「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8|回复: 32

爪夷文纳入华小国语课本风波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9-8-8 15: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华日报

张念群:爪夷书法现没考试 未来会否考试需大家监督(附视频)

2019年7月27日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表示,现阶段爪夷文书法不会纳入考试范围,未来会否纳入考试范围则得靠大家监督。

“我现在能够和你讲的就是,没有考试。我觉得说,这个艺术就像你课堂活动的演讲等活动,不会纳入考试。”

张念群今天在部门与非政府组织交流后,在记者会上受询及是否能够保证未来也不会纳入考试时,如是表示。

在今天的交流会上,有与会代表反映唐诗宋词在教导初期也没有考试,最后却纳入小六评估考试,因此也担心爪夷文书法未来也会纳入考试的范围。

另外,张念群说,部门在2016年与2017年决定修订课程纲要时就决定那部分纳入课程。

询及这项政策是否势在必行或者修改的空间时,她说,会收集今天的意见再开会详细的讨论。

询及教育部在准备纳入爪夷文书法部分时,是否曾咨询非政府组织时,她表示教专组织。在记者进一步询问是否曾咨询其他华文教育组织时,她相信,由于这是在2016年及2017年的事情,她相信教育部曾咨询华文教育机构。

对于今天的交流会出现不同的看法,包括建议教育部将爪夷文与华文书法纳入美术部分等看法,张念群重申,会聆听各方意见再讨论。

提及有人担心会对学生造成负担,张念群认为,部门的出发点旨在让整个课堂变得更多元和生动。

爪夷文书法并非新单元

教育部在2016年时,就将介绍爪夷文书书法列入明年四年级,国小和国民型小学的国语趣味语文的部分。

教育部说,在20世纪前,马来文主要使用爪夷文作为书写文字,后来受到外部影响,才转为使用被称为Rumi的罗马字母进行书写。

“爪夷文书法并非一个新的单元,而仅仅是成为‘趣味语文’教学的其中一个部分。其他‘趣味语文’包括了朗诵、演唱诗歌、根据故事进行表演等。”

部门说,目前,在四年级马来文课本有24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有“趣味语文”。当中爪夷文书法的内容只占了162页课本中的6页,一整年的教学也只学写5个马来文熟语(Simpulan Bahasa)。

教育部为了解答这项课题引起的争议而透过问与答来厘清。

问:什么是爪夷文书法(Seni Khat)?
答:爪夷文书法属于一种艺术书写方式,通过线条的粗细展示其文字的优美。在马来文科目里学习爪夷文书法,类似在华文科目里学习书法。

问:为什么要加入爪夷文书法?
答:爪夷文书法书法是马来文科目里“趣味语文”的其中一个部分,既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和审美观。这和让学生在中文课也接触书法是同样的概念。

问:考试是否会测试爪夷文书法呢?
答:不会。趣味语文的环节包括爪夷文书法并没有纳入考试范畴。

问:学习爪夷文书法是否和教导宗教有关系?
答:没有。爪夷文书法并没有涉及宗教的元素,其注重的要素在于文字的优美。

问:学生是否要学习所有爪夷文字母?
答:不需要,爪夷文共有37个字母,趣味语文只是将几个字母介绍给学生。

问:爪夷文书法的教学标准是否经过研究和测试?
答:在正式推出新课程前,已经有5所学校参与实验班 (Sekolah Rintis),当中包括国小、华小和淡小,并获得学生正面的反应。学生们十分期待上爪夷文书法的课程,也享受进行书写,并将书写成品展示于课室内。

问:国民型小学的教师如何看待爪夷文书法?
答:涉及爪夷文书法测试和课程研发的老师,包括是非巫裔的老师,都给予正面的评价。

问:是否曾经和外界团体讨论爪夷文书法的教学?
答:教育部曾经和全国教师职工会(NUTP)进行讨论,并达致共识,使用“爪夷文书法”(Seni Khat)的字眼。

问:老师们,特别是非巫裔的老师如何掌握教导爪夷文书法的方法和技巧?
答:为了协助老师进行教学,在师范学院里选修国文的老师都必须上一个学期,也就是约15个星期的爪夷文和罗马字母文字系统的课程。而学校里的老师们目前正在参与明年四年级马来文的课程培训,课程中将会给予老师们爪夷文书法的培训。



诗华日报

曾学过爪夷字母 刘镇东:我的民族身份没因此改变

2019年7月29日

(吉隆坡29日讯)国民型小学教爪夷书法课题引起华社的批评,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强调自己也曾学过爪夷字母,这并没有改变他的民族身份,因此他认为此课题已经被人故意渲染。

他发表文告说,他是在澳洲留学时,学习爪夷字母6个星期,之后得以阅读以爪夷字母撰写的《汉都亚传》与《马来纪年》。

他形容,那是一段愉快的学习经验,即使他学了爪夷字母,也没有变成另一个人。

“我还是同一个人,同一个身份认同,只是多一点新的经验而已。”

刘镇东说,其实小四国文课本中教爪夷字母书法,跟华文课本的中文书法与学习文字历史一样,然而此事被渲染成,令人遗憾。

他说,民主社会不同意政府的政策实属正常,不过反对立场必须有根据与理由,而不是建立在虚无的假消息和无知上。

也是国防部副部长的刘镇东说,爪夷字母教学课题始于某媒体的报导,而有关报导只是以某教师的说法来炒作,引起家长担心孩子需要多学一种语言。

他解释,其实爪夷字母并非语言,而是字母(script),所以才会叫“tulisan jawi而不是“bahasa jawi”;以前马来语就是以爪夷字母来拼写,后来才改成罗马字母。

他坦言,我国人民经过长期的分而治之,导致社会缺乏互信,甚至不了解彼此的文化,所以人们才对爪夷字母教学课题产生担忧。

“马来西亚一直都靠恐惧因素来进行族群分而治之,马来人怕华人,华人怕马来人,特别在文化领域。”

“我们对友族缺乏信心,甚至威胁,华人认为马来官员要消灭华人文化,马来人也担忧华人要支配马来人。”

他强调,多元民族、文化、语言,是我国的共同资产,很多人都能够掌握其他种族的语言,显示这是大马人的天赋。

他说,如果大马要稳健发展,国人需要培养互信精神,而不是分开生活,各自恐惧对方、各自架起围墙。



【学爪夷文争议】张念群重申不会纳入考试范畴

2019年7月31日

(吉隆坡31日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就华淡小“学爪夷文”争议,表明希望让教育回归教育,坦言她愿意开启聆听的大门,希望大家能继续提供理性的意见。

张念群昨晚在脸书撰文时强调,趣味语文教学都不会纳入考试范畴,不会有考试的负担。

“到底学习书法应不应该作为趣味教学的一环?或是应该用什么方式进行?”

她认为,无论是华淡小还是国小,针对一个语言的教学,都有认识或学习书法的方式,让学生了解该语言造字和文化背景。

她说,教育部在2014年至2016年修订课程时,就将爪夷文书法的介绍列入小四马来语的趣味语文教学。

因此,无论是国小、华小和淡小,都会在2020年的课程有相关的内容。

“我上星期接到这个消息后,隔天就召集了相关的华文教育和泰米尔文教育团体进行对话和交流。

“我理解这个课题受到的高度关注,所以至今都依然和和许多单位交换意见,也有网友私信发表看法,我都乐见其成。

“我想在这里分享一些‘语文教学’的信息,希望能解答一些疑问,也愿意继续地认真聆听。”

她说,不论是马来语、英语、华语、泰米尔语、伊班语等的“语文教学”,都会从分成5个技能板块,即听说(Kemahiran Mendengar & Bertutur)、阅读(Kemahiran Membaca)、书写(Kemahiran Menulis)、趣味语文(Seni Bahasa)和语法基础知识(Tatabahasa)。

“而在Seni Bahasa(趣味语文)的部分,所建议的教学活动包含朗诵诗歌、吟唱童谣、习写书法、分享阅读心得等,目的是让语文教学可以更生动有趣,而非仅仅是死背硬记单字和语法。

“这些学习元素,是为了加强学生对文化的理解,而非要求任何的背诵,或是测试记忆力。”

至于华小华语如何进行趣味语文教学事宜,张念群举例,华小小四华语课本,一共有20个单元,其中8个单元是习写毛笔字和教导基本笔画、10个单元背诵古诗,其他则是进行语文游戏、诵读诗歌和分享阅读心得。

“小学英语如何进行趣味语文教学?小学英语课本的趣味语文教学则是在单元的小活动中进行朗诵诗歌、分享阅读心得,其他包括Cursive writing(英语草书书法)在书写技能的板块里。”

那么,国小华语如何进行趣味语文教学?张念群解释,国小华语是当成第二语言学习,当中也包括语言的发展和汉字造字法的部分。举例小三华语课本,76页当中有6页通过以甲骨文、象形文字等巩固学生对生字的认识。

至于华淡小国语如何进行趣味语文教学,张念群说,这次受争议的小四国语课本,共有162页,分为24个单元。趣味语文则是通过Bercerita、Sajak、Nyanyi和Seni Khat个别占6个单元里的其中一项小活动。

换言之,马来语的Seni Khat是在6个单元中进行的趣味语文教学,总共占了6页。

“其他语言都有趣味语文教学和学习书法?除了华巫英,其他日语、韩语课程设计等,都会教导或介绍该语言书法的部分。

“为什么马来语的书法是写爪夷文?在马来语还没有在19世纪采用罗马字母记音之前,马来语是以爪夷文书写。”

她说,因此,马来语要教导Seni Khat或书法艺术,就是以爪夷文呈现。



97%民众反对华小学瓜夷文

2019年7月30日

亚庇30日讯|沙巴华文教育总会于上周日,展开针对教育部2020年,在华小学习瓜夷文的民调,反对意见几呈一面倒,显见政育部的这项政策极不受欢迎。

这项透过Whatsapp群组做出的民调,提问相当直接明了,即:「你支持在华小推动学习瓜夷文吗?」,结果两天来,反对意见高达97%,只有少数人给予支持。

该会副主席黄利嘉今天受联络时表示,民调结果非常悬殊,反映出人们极力反对教育部的这项政策。

他说,该会发起的这项民调运动将持续一周,过后会再正式公布民调结果。

声称会将民调结果向政府反映时,他相信政府有能力修正,调整出符合民意的政策。

他也表示,了解人们对政府推动在华小学习瓜夷文的举动,乃是同化政策开始的忧虑。

「是否有这议程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也仅能限于猜测。」

无论如何,他指出,除了华教团体,相信华社与华团都认为没有必要(在华小学习瓜夷文)。

目前,全国董教总和马大新青年已表明反对有关政策。

表明该会亦持反对立场的黄利嘉指出,教育部应该看清实在的问题,特别是学生在学习三语的环境下,若再花时间学习瓜夷文,已逼使学生的学习差不多达到顶点。

「我们发起这项民调运动,证明我们重视华教,尤其是冲击到华教的政策。」

「我们是在做份内之事,不要对华教不利的政策噤若寒蝉;然而,我相信政府会从善如流。」

此外,拿督周惠卿也表示,教育部此举确会加重莘莘学子的负担。

「如果说是要鉴赏或学习书法,应是有兴趣才学,不该被加入节课内容。」

他说,该会会将收集到的民调意见向教育部反映,惟在这之前,会先行开会讨论。



指”把他没说过的话塞他嘴里” 刘镇东斥媒体报导不实

2019年7月30日

(吉隆坡30日讯)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遗憾,《星洲日报》恶意捏造新闻,把他没有说过的话,塞在他的嘴里。

刘镇东说,在不实资讯充斥互联网空间的年代,传统媒体不需要也不应该和内容农场竞争假新闻市场,因此他对《星洲日报》违背新闻作业操守深感遗憾。

他称,他昨天(7月29日)把周日晚上在巴生中华小学教学楼及综合礼堂落成典礼致辞所谈的内容,以讲稿形式发给媒体,题目为“文化自信与互信精神” ,但《星洲日报》的标题与新闻引言却无中生有,捏造出他讲稿中没有的字句,塞进他的嘴里。

“整篇讲稿和当晚的演讲没有用到‘小题大作’四个字,但是《星洲日报》的标题却直接排版成‘刘镇东:小题大做’。这根本是扭曲造假,把我(刘镇东)根本没有说的话,强加在我名字之上,没有彰显新闻专业精神。”

他提到,纵观讲稿全文,除了没有用到“小题大做”四个字,就连意思都不存在。

他说,相关讲稿的原文是:“最近关于爪夷文的喧闹,是令人遗憾的。民主社会里,不同意政府的任何决策,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不同的意见,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而非建立在虚无的假消息和无知上。”

他说,《星洲日报》的新闻引言,截取文章中的两段文字放在一起呈现,把完全没有出现的文字直接加在2段原文当中,恶意扭曲他的原文意思。

他称,这篇新闻用他真实的文章,包装成假的及不存在的讯息,正是所谓的“不实讯息” (disinformation),不仅内容有错误,而且是为了伤害特定对象;这比百分之百内容造假的假新闻更容易误导人。

他认为,任何负责任的媒体,除了不应该在没有掌握事实基础的情况下写新闻,更不应该恶意变形捏造不存在的故事。



当今大马

13州议员联署,要求行动党部长反爪夷书法课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7月31日14:35  |  更新于 2019年7月31日15:03   下午2点50分更新

13名行动党州议员与大批基层今日联署,疾呼行动党内阁部长反对爪夷文植入华小和淡小的政策。

他们呼吁行动党部长,要求教育部撤回这项决策。

“民主行动党建党核心价值是追求一个各族平等的社会,并以捍卫多元世俗为己任,过去半个世纪,行动党都是对抗国阵政府‘一个民族、一个语言、一个文化’同化政策的先锋,如今行动党已经执政中央,更应该把核心价值落实在政策里,而不是反其道而行,重蹈马华覆辙。”

“因此我们呼吁行动党所有在朝阁员,坚决反对爪夷文植入华小和淡小的政策,并要求教育部撤回这项决策,以确保国民型学校不会变质,更防止爪夷文进一步体制化,威胁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的完整性。”

截至今天下午2点,共有13名行动党州议员、14名社青团与行动党基层领袖、138个支部与国会联委会参与联署。

13名联署州议员是发起人——彭亨都赖州议员邹宇晖、砂拉越朋岭州议员杨薇讳、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美律州议员李政贤、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东甲州议员黄俊历、柏岭州议员邹裕豪、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永平州议员周碧珠、九洞州议员谢宝恒与直凉州议员梁耀雯。

侵蚀华淡小本质

联署文告指出,他们坚决反对教育部欲在国民型小学的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文的课程。

他们认为,这项新的教育政策将侵蚀华小与淡小的本质。

“华小与淡小向来秉持‘三语三文’政策,即以母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包括文字),也学习国语国文及英语英文。”

“若在马来语文课植入爪夷文学习内容,华小与淡小学生的‘三语三文’政策将变相成为‘三语四文’,国民型学校本质将会受到冲击,而在教育部无法保证未来是否也把爪夷文纳入考试评估的当儿,贸然植入爪夷文学习内容将让华小与淡小加重负担,更有变质之忧。”

“我们不否认爪夷文有其艺术价值,但应该鼓励民间自发鉴赏和学习,而不应该强加在教育制度上。”

防爪夷文体制化

此外,他们也认为,有必要防止爪夷文进一步体制化。

他们说,在马来西亚的政治语境里,爪夷文已成为伊党玩弄种族课题的手段之一,更是保守力量强推的议程,进一步侵蚀马来西亚社会的多元精神。

“如今除了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和登嘉楼州强制广告招牌须附上爪夷文,国阵执政的彭亨州各地方政府更是已经开始发出通告,要求商家必须在广告招牌附上爪夷文。”

“而在2014年,更传出马六甲教育局发函要求华小添加爪夷文。伊党更是在最近的大会上要求政府在国小加入爪夷文课程。”

“种种迹象显示,当前各界所极力推动的爪夷文课程或措施,已经不单纯的只停留在鉴赏的阶段,一旦在华小与淡小落实爪夷文学习内容,将会是一种‘温水煮青蛙’的议程,让有心人士在未来更有借口全面强制性在各层面推广爪夷文,甚至效法丹登彭的地方政府政策,在全国各地落实广告招牌强加爪夷文。可见,爪夷文的体制化,将会撕裂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

不点名驳刘镇东

他们也不点名反驳行动党政教主任刘镇东的“缺乏互信论”。

“早前有舆论指出,指华社不接受爪夷文课程是因为马来西亚社会缺乏互信所导致。我们认为马来西亚各族社会缺乏互信的根源在于国阵政府多年来实行的种族政策,无关有没有学习他族的语文或书法。”

“新政府的任务应该是破除这些种族政策,废除固打制,实行不分肤色地全民公平入学,而不是去延续国阵的政策,植入毫无迫切和需要性的爪夷文书法。”

“事实上,没有公平与平等的制度,就算小学鉴赏了爪夷文书法,长大后却因为肤色问题进不到大学,各族猜疑将无法得到解除,社会也无法建立任何互信。”

爪夷书法课掀议

上周四,《星洲日报》以封面新闻报道,指国民型小学的第二阶段马来文科,将在明年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目的是栽培学生对爪夷文书法艺术的兴趣与鉴赏能力。

报道也指出,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组志期2018年4月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标准课程及评估纲要文件,在小学第二阶段,学生将通过谚语学习来接触爪夷文书法艺术,以通过这方面的学习,学生能以有趣的技术变化,以口述或书写形式来制作及呈献各类型的创作作品。

此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这项课程早在2016年已纳入四年级马来文课本,并会在2020年落实。她解释,这次受争议的小四国语课本,共有162页,分为24个单元。其中,马来语的Seni Khat是在6个单元中进行的趣味语文教学,总共占了6页。

张念群也透露,教育部已经与华淡团体、非政府组织代表等进行交流,并将把各方意见整理后带入教育部会议,作进一步商讨。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曾学爪夷文觉使用度不大 邱孝利:促教育部重检决定

2019年7月31日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兼柔州联委会秘书邱孝利曾在就读中六时,学过1年半的爪夷文,他以过来人身份表示,爪夷文的可使用价值不大,对生活和工作上都派不上用场,没有带来帮助,他以前所学的都已“归还”给老师。

他周三发文告说,官爷说让学生学习爪夷文,有利促进各族互相了解,进而促进和谐。如果这话站得住脚,为何不是各族互相学习彼此的语文呢?

透过彼此了解才是真正的促进和谐啊!就比如巫裔和华裔也学习淡米尔文或巫裔和印裔也学华文,那才是因了解而体谅,因体谅而和谐。

他指出,和谐不是单靠认识某种族的语文认识就可以达成的,以促进和谐来漂白学习爪夷文的说法过于表面,只是为“漂白而漂白”才说出口的话,没有说服力。

他提及,华小与淡小四年级学生需学习爪夷文和位于昔加末亚罗拉新村的多语路牌被拆除更换后,只剩下马来文及爪夷文的路牌,华文字则“不翼而飞”,两件事是那么的让人充满遐想,到底希盟政府想怎样?

他说,借学爪夷文同化国民,想来也并非没有根据,要不然为何这边厢鼓励小学生学爪夷文,那边却厢拆除有中文字的路牌,更换上只有马来文和爪夷文的路牌呢?这不是要逐步“去中文化”吗?然后借助强化爪夷文的使用和能见度,潜移默化的同化各族人民。

他表示真心希望,希盟政府能够重新检讨华淡小四年级学生学爪夷文的决定,不要浪费时间学习没有太大意义和价值的事情上,同时,重新在亚罗拉新村安装多语路牌,那样才是真正促进和谐的做法。



顺天而为少闯祸 逆道而行易翻车

2019年8月01日 文:胡一刀

509大选变天后,听闻有行动党议员私下称,如果有机会当副教长也不接受,因为这个职位很容易万箭穿心,君不见当下的张念群就是一个,为爪夷文背书的两位副部长张健仁、刘镇东亦同样中箭?

话虽如此,华社期望华裔副教长站岗,为的是守住华教的一条底线,最近爪夷文风波闹得满城风雨,就是华社担心保不住这条底线的表现?

希盟两大政党最近陷入多事之秋,当公正党由于男男性片分裂成安华派、敏大人派,行动党也因这次爪夷文风波,导致领导层与基层意见分歧,而且看似还不是一般的分化?

最惊疑是,批评和攻击行动党最激的,不是马华或国阵枪手,反而是行动党基层干部,以及509大选最给力行动党的铁粉。胡一刀从脸书收集了比较尖锐的意见以供参考:
行动党州议员张玉刚:“多个政策因马来社会反弹而U转,希盟(火箭)一再退让。这个时候,你无法要求华社把爪夷文书法当成单一课题看待。希盟政府在下半场,备受质疑的已不再是管治能力,而是管治威信及诚信。”

行动党超人丘光耀:“准备要念马来学系(民族学)的同学,可以在大学阶段学习爪威文,小学生大可不必浪费时间。……继续Tulisan Jawi后,lynas执照更新问题接踵而来,再逆来顺受,我们肯定扑街。”

曾任行动党候选人的游长城:“这个爪夷文功能就是一个套路。这套路同时也是削弱某党影响力,但要怪就怪某党的YB太年轻,资历太浅,太极拳没学过,就踩进套路还不自知,给人卖了还帮忙算钱,马来西亚华人最敏感什么,只能说老马不简单,资历太浅的党员不应该担大旗,会误事。”

两位行动党市议员的看法:“一个支持我们超过30年的大哥,要我传达一个信息给高官们,要选票或是爪夷文,只可以选一样”、“傲慢与偏见,只会加速民众远离我们,马华就算全部华裔不选他,还有巫统的票支持他,我们如果也被华裔拋弃,那我们还靠什么票过关?”

其他行动党干部的看法还有:爪夷文用火箭的生命搏什么?但就知道肯定失去80%的华人票了、我只想告诉行动党的部长,见好就收!民调显示你们已经失民心了!还有三年10个月,记得坐稳穏你的椅子!醒少少,唔使啤人屌、请想想那95%的华裔选票!请想想为什么才一年两个月时间都反了?

刺激吗?再看看希盟和火箭铁粉的一些意见:“什么小辣椒,什么东方不败,什么贱人?什么政客?只不过一年就变色啦?当初的义正词严只须一年就湮了?变成笑柄?这类代议员下届给轰了!大家紧记!”

“有人说我,才几天我就把行动党上下都得罪完了,厉害!我说,行动党才一年就把支持它的华社全得罪了,更厉害”、“火箭很多议员及党员一直都很努力为民服务,尽心尽力,但最后死在好大喜功的部长及火粉的态度上!火箭要不要飞,会不会继续飞,盲虫是绊脚石。”

说到爪夷文,胡一刀初中时,在国中也上过爪夷文的书写,但毕业后把一切都交还给学校了,一个爪夷文字母都不认识。

张念群对爪夷文书法的解说,张健仁、刘镇东等的护航,显然并没有得到华社大多数人买单。再巧言令色的大道理都抵不过民心所向,NTV 7电视九成观众便认为应撤回决定,光华日报网调94%反对华小爪夷文书法。

犹记得早在2008年大选前,吉隆坡行动党四位国会议员陈国伟、方贵伦、陈胜尧、郭素沁,不认同市政局竖立有爪夷文的路牌,理由是多数市民看不懂爪夷文,并反建议改成有马来文、中文和淡米尔文的亲善路牌。

想来,行动党官爷对华社的抗拒和恐惧心理有欠敏感。抗拒,是因为过去华教经常受打压,华社被官爷一骗再骗骗到怕了;恐惧,则因为爪夷文让人联想到伊斯兰化,华社担心华小受到伊斯兰化的影响。

且胡凑一句:“顺天而为少闯祸,逆道而行易翻车。”爪夷文风波,地雷如今在行动党脚下,是顺天而为敢敢拆雷,还是逆道而行大力踩雷,就看行动党的衡量与拿捏矣?一句话,好自为之。



当今大马

敞开心理解爪夷文,扫除不必要的学习恐惧

艾德里  |  发表于 2019年8月1日13:49  |  更新于 2019年8月1日15:29

部分社会人士对于马来文课本纳入爪夷文学习表示强烈不满。基于要提供儿童最好教育的基础,诸如爪夷文学习会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或者加重教师的教学负担的担心是没有错的。

然而,如果因缺乏信息而假设错误,或因没有明确认知而恐惧,导致怨言满天,情况将变得更糟糕。

从幼儿园到高中,我是华文源流学校的学生。我非常珍惜以华文教学,但也突出马来西亚其他文化的科目华文教育。

对于我从华文课本中首次了解米南加保人的起源故事(虽然我的祖母是米南人),我还记忆犹新。此源流学校所倡导的准备学习多元化的精神应该持续下去,包括了认识爪夷文字母也该是如此。

《国文法令》第9条文阐明,国语字体是罗马字,但在使用马来文时,并不禁止爪夷文书写。由于考虑到实际性和统一性,我们甚少使用爪夷文。

许多人并不理解,爪夷文其实是马来亚和新加坡独立前,人民所使用的其中一种文字。随后,罗马字推行并成为马来文的官方文字。1980年代左右,爪夷文也被纳入马来文的教学课程。

如果细看爪夷文的历史,它确实源自阿拉伯文,但并不是直接抄取,而是经过一些调整以符合马来文。比如,“pa”“nya”“nga”这些字母,和其他不在阿拉伯文里的字母。

是马来文历史的一部分

对于那些不熟悉爪夷文的人来说,可以想象:任何用罗马字朗读的马来文文本,如果转换为爪夷文,仍然具有相同的读音和意思。它不是全新的语言,它是一种书写形式,是马来文本身历史的一部分。

在爪夷文仍在使用的某个时期,我们可看见非马来族群在使用它,尤其是在宣传生意时,甚至是啤酒广告也可见爪夷文踪迹!说爪夷文是一种独特的马来西亚艺术和文字遗产也不为过。

如果任何方面试图将爪夷文,描述为他们的种族或宗教的绝对权力,那就是他们的错,而不是爪夷文的错。

这6页关于爪夷文的介绍,纯粹是关于马来文曾使用爪夷文作为书面文字的历史介绍。正如我们在历史科中学习关于东南亚的早期文明,我们就如此学习马来文曾使用爪夷文的历史。其实,爪夷文如今仍使用中,尽管没有以前那么广泛了。

非强迫学生掌握爪夷文

如果我们以教育的角度去看这涉及爪夷文介绍的6页课文,就能清楚了解它的目的不是要掌握爪夷文。那6页不足以让任何学生理解,更何况是掌握爪夷文。那介绍仅仅是马来文科涉及历史和艺术元素的附加单元。若称之为爪夷文书法艺术的介绍而非掌握爪夷文拼写,可能较为合适,也不夸张。

其实,如同教育部的解释,这爪夷文介绍完全没有以在小六鉴定考试(UPSR)和大马教育文凭(SPM)等大考中测试学生为目的,更何况是强迫学生们完全掌握爪夷文。

促抛弃宗教恐惧与焦虑

如果我们以敞开的心去理解什么是爪夷文,无论是国民学校或国民型学校的学生,其实都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

爪夷文恐惧只是基于偏离现实真相而爆发的心理情绪。我们理应庆幸教育课程里的多元性,以便让马来西亚人民知道大马国民的多元性和独特性,除了知道马来文的起源和历史发展。

我恳请马来西亚人民把自己从任何形式的不理智恐惧中释放出来。无论是基于宗教的不理智恐惧,或是对于爪夷文的不理智恐惧。只有在我们都准备好松懈我们的焦虑,并且互相学习和理解后,才能达成和谐。

艾德里(Edry Faizal)是行动党社青团全国中委兼杜顺大区州议员。



诗华日报

反对学爪夷文联署 2火箭议员突然撒回

2019年8月2日

(怡保2日讯)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与九洞州议员谢保恒今日宣布,撒回两人日前坚决反对教育部欲在国民型小学的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加入学习爪夷文课程的联署声明。

两人今日通过发给报馆的简短电邮表示,他们欣慰党领袖愿意对上述决策,正视和聆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他们在文告说,“为了给予党领袖和教育部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讨论和检讨这项措施,我们在此宣布撤回7月31日的文告联署。”

7月31日,行动党包括张哲敏及谢保恒在内的13名州议员,联同15社青团领袖、前州议员及138个支部,发表联合声明,坚持反对“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四课程。

当时,张哲敏与谢保恒也是霹州唯一两个响应联合声明的行动党州议员。行动党在霹州总共18名州议员。



「今天可以是jawi明天可以是silat」 丘光耀:编列正课会重挫华社对新政府信任

2019年8月2日

(吉隆坡2日讯)爪夷文书法课题延烧迄今,华社各界闹得沸沸扬扬。丘光耀昨日再对此事件发表个人看法,认为是时候建构非马来人不安的论述。

“今天可以是jawi,明天可以是silat,都是seni。

如果是兴趣班/学会,让小朋友多理解友族文化之美,我第一个赞成。

如果是编列正课,我会说这不利于民族关系和谐,甚至会重挫华社对新政府的信任,导致希联盟政府倒台。

因为巫统60年的同化霸权统治,让非马来人忧心忡忡。大爱主义者与其将问题归咎给华社“惊弓之鸟”,倒不如深切反思导致华社“惊弓之鸟”的历史/政治脉络。

行动党领袖应该公开告诉马来同胞,请多多理解和包容“非马来人的不安”,这都是巫统同化霸权之过,而不是华人沙文主义作祟。”

昨日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已表示,针对爪夷文书法会不会喊停,目前还在等待谘询阶段,一旦有结果就会作出宣布。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虽然面对华社强烈反对 教部维持推行爪夷书法计划

2019年8月02日

教育部宣布,按原定计划在华小和淡小推行爪夷书法课程,并强调教学不会加重师生负担。

教育部今日傍晚发文告说,该部了解各方对上述课题的反应,然而,该部自2014年透过重新检讨课纲而推出爪夷书法的计划,且已与教育及语文专家商讨。

“推出爪夷书法旨在贯彻马来文的传承价值及国族认同。”

教育部说,爪夷书法是传承马来文的重要学习,这也与马来文作为官方语文及团结语文的地位一致。

“爪夷书法也出现在国家的纹章、州级纹章及国币。”

文告说,教育部致力共同打造的大马,对国家传承方面拥有强稳的了解与知识。



当今大马

“爪夷文就在我们周遭”,马智礼亮令吉钞票举证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8月3日10:05  |  更新于 2019年8月3日12:14

教育部在华淡小纳入爪夷书法教学的决定,引起华社大反弹后,教育部长马智礼首次回应,更拿出1令吉钞票说明,爪夷文其实就在我们生活周遭,非陌生或外来之物。

马智礼昨日在八打灵再也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说,部分社群或许对爪夷文缺乏理解,担忧学习爪夷书法乃是伊斯兰化或同化政策。

他补充,但事实上,爪夷文不仅是国家历史文化的一部分,更是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马智礼随即向记者借来一张1令吉蓝色钞票,指着钞票背面左上角的爪夷字符说道:“你看,这行字就是‘马来西亚’的爪夷文写法。”

修改内容以贴近生活

教育部昨晚已宣布将按照原定计划,在小四国文课中纳入爪夷书法教学。马智礼受访时坦言,他阅读了现有的课本草稿后认为,爪夷书法的教学方式仍有待改进。

现有的课本草稿设计,原本要求学生以爪夷文笔画来学习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马智礼透露,他已向教育部课程发展局建议,修改为书写更贴近生活的内容。

“我看了他们要教的那本课本,现有的内容可能对学生和家长来说,难以感受到连结。因此,我已经建议课程发展局往新的方向改进。”

国徽州徽都有爪夷文

马智礼也举例说,除了国人熟悉的纸钞之外,马来西亚的国徽、各州的州徽都有爪夷文字的踪迹。

“如果透过这些东西学习爪夷文,他们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陌生而外来的东西,也不是伊斯兰化政策,而是国家历史文化的一部分。”

“……爪夷文其实并不陌生,你也不会看了爪夷文就变成穆斯林,更不会看了它就被同化了。你只需要将它视为国文历史的一部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仅介绍爪夷书法而已

马智礼接着也解释,教育部仅希望向国民型小学生介绍爪夷书法,并不是要求学生成为爪夷文专家,同时也不会纳入考试或评估范围。

《星洲日报》7月25日报道揭露,国民型小学的第二阶段马来文科,将在明年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后,引起华社、华基在野党,甚至行动党内部的大反弹。

马来语的书写系统,数百年来经历多次的更迭。爪夷文(tulisan Jawi)曾是马来语的其中一种书写体,它系统源自阿拉伯文字系统,加入几个字符变化而来,书写方式由右到左。

大马人所熟悉的罗马字(tulisan Rumi)是在16世纪由欧洲殖民者传入。直到独立后1963年,政府制定《国文法令》(Akta Bahasa Kebangsaan)正式宪报生效,罗马字才成为马来西亚国文的标准,惟爪夷文也获准继续使用。



前朝决策封闭使民疑虑,教长强调爪夷课没隐议程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8月3日11:40  |  更新于 2019年8月3日17:24   下午2点50分更新

小四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课题延烧,教育部长马智礼强调,学习爪夷书法并无任何伊斯兰化或同化政策的“隐议程”,教育部将举办更多对话会与民交流。

他也说明,自己明白国内不同族群缺乏互信及对政府信任透支,才引发这样的巨大反弹。

马智礼昨日在八打灵再也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称,他认为前朝政府治理方式封闭,使得人民不信任政府,经常假定政府政策必有隐议程,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个课题应该放在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如果你只看到爪夷书法本身,它就会引起特定社会群体的愤怒。这些群体认为,这是制度化爪夷文的议程,或这是同化政策等等。”

因宗教背景而生偏见

“我认为,这个课题的脉络和背景是,我们的社会出现了相互的信任透支。人们经常预设政府推行任何政策,背后一定有什么秘密的议程,就像马来谚语说的‘别有居心’(ada udang di sebalik batu)。”

马智礼也提到,部分人士也因为他的宗教背景,就认定他在推动伊斯兰化的隐议程,而这些都仅是缺乏互信带来的偏见。

“很多人试图依照他们的偏见贴我标签,例如有人说我是隐蔽的原教旨主义者(closet fundamentalist),好像因为我的宗教背景,因为我祈祷,我就变得不可相信,认为我肯定有隐议程要对抗华裔或非穆斯林……”

前朝未倾听民间意见

马智礼解释,希盟上台以来一直积极推动教育改革,而爪夷书法教学乃是《星洲日报》上月底以头版报道后才掀起反弹成为课题,但这并非希盟所制定的新政策。

他续说,前朝政府推行政策时,并无对外搜集民意及妥善对话,令部分团体认为自己遭边缘化及权利受损。

马智礼强调,新政府乐于倾听民意及对话。

“当我回头检视时发现,教育部当时确实做了很多对话会,但是范围不够广泛。那时候邀请了很多语言学专家,还包括各族的代表,有华人,也有印度人。不过,这些人大部分来自教育部内部。”

“当你没有将非政府组织、家长协会、民间不同社群的教育团体之意见纳入考虑时,他们会认为,自己无法参与政策制定。当他们无法参与时,他们便认定你有隐议程。”

众所皆知,希盟选前承诺的教育相关重大改革包括了承认统考文凭,惟迄今仍无定案。当记者询及承认统考文凭进度时,马智礼拒绝回应。

准备举办更多对话会

另外,既然看见社会当前缺乏互信,政策制定亦缺乏民意基础,则当记者询及教育部是否应暂缓此政策时,马智礼却仍表明既有政策将继续推动。

惟他补充,教育部将会修订爪夷文书写的内容,让学习内容更贴近生活,同时也举办更多对话会与民沟通。

“我们将会继续推动已经制定好的政策,我们也会举办更多对话会,同时检讨推行的方式。”

“我们要让学生学习跟他们更贴近的爪夷文,例如国徽、州徽和令吉钞票上的爪夷文字。”

教育部曾于7月26日举办对话会,由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会晤华文教育及淡米尔文教育团体。

前天已会晤华团代表

马智礼也透露,他在8月1日已经亲自会晤华教团体及华社代表,其中包括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前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以及政治学者黄进发等人。

《星洲日报》7月25日报道,国民型小学的第二阶段马来文科,将在明年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目的是栽培学生对爪夷文书法艺术的兴趣与鉴赏能力。

之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澄清,这本原定2020年推出的小四国语课本共162页,爪夷书法艺术只占课本的6页,属于6个单元中的小活动,而且不会纳入考试与评估范围。

此课题引起华社、华基在野党,甚至行动党内部巨大反弹之际,教育部昨晚发文告宣布,将会继续推行既有的政策,惟将改进教学方式。



“我也在学华语”,马智礼吁国人学多种语言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8月3日13:35  |  更新于 2019年8月3日13:37

华淡小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教学激起华社大反弹之际,教育部长马智礼以自己为例,鼓励国人多多学习不同的语言文化。

马智礼的母亲是华裔客家人,因此他可说是拥有一半的华裔血统。

他昨日于八打灵再也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他目前正在积极学习华文,包括练习书写华文。

“第一、我们应该共同赏析和体验国家的历史遗产;第二、我们应该接纳及珍视彼此的差异;第三、我们要互相尊重;第四、我们应该尊重差异之余彼此学习。”

“对我来所,我们必须培养孩子在未来掌握多语。除了为自己的国语、国家历史遗产及国族认同感到自豪,孩子们也应该有能力学习第三语言,甚至第四语言,这将马来西亚未来的趋势。”

盼子孙掌握多种语言

马智礼接着说,他希望他的孩子和孙子能够精通多语,学习他族语言。他相信,学习其他语言,并不会影响孩子们的身份认同。

话锋一转,他强调自己除了学习马来语及英语之外,第三语言是阿拉伯文,第四是德语,而第五个正在努力学习的语言,就是华文。

“就像我,我自己现在也在学华语!我学习写华文时,我在想,(笔画)怎么那么多?”马智礼边说边露出困难的表情。

“我希望看到马来西亚人能够学习更多语言,因为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工业革命4.0的世界将会需要掌握超过两种语言。”

爪夷书法招华社反弹

《星洲日报》7月25日报道,国民型小学的第二阶段马来文科,将在明年开始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目的是栽培学生对爪夷文书法艺术的兴趣与鉴赏能力。

此课题引起华社、华基在野党,甚至行动党内部巨大反弹。董教总发文告反对之外,行动党基层发起的反对联署,截止昨晚已获得208个支部或国会选区联委会及12名州议员签署。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已澄清,这本原定2020年推出的小四国语课本共162页,爪夷书法艺术只占课本的6页,属于6个单元中的小活动,而且不会纳入考试与评估范围。

教育部昨晚发文告宣布将会继续推行既有的政策,惟不延续以爪夷文来书写马来成语,将采取易懂的教学方式。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跟马智礼交流爪夷书法课题,我们谈了这些……

陈亚才  |  发表于 2019年8月3日17:36  |  更新于 2019年8月3日19:15

有媒体记者来电求证,指教育部长曾在今年8月1日与一些不代表团体的个别人士会面,针对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课题进行交流(不是会议);副部长也直接或间接地表示与会者并没有反对华小四年级认识爪夷字的安排,记者问这是不是当天达致的共识?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和揣测,我就个人部分提出说明和看法,不代表其他与会者。8月1日在部长办公室的交流,我是受邀者之一,部长亲自主持,副部长及教育部相关的官员也出席。

部长一开始便声明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的推出,并非要以爪夷字取代现有的罗马字母书写(Rumi)。让小四学生认识爪夷字的概念是在2016年提出,并确定在2020年开始执行。部长强调爪夷字是马来语文的文化资产 (warisan),让小学生认识马来文在使用罗马字书写之前,曾采用爪夷字。部长准备聆听及收集各方的意见。
广告

部长并表达担心此事会影响国民团结。对此,有与会者指出华社的疑虑在于是否有把爪夷字提升到罗马字同等地位的隐议程,并提醒这即使在马来社会、东西马之间都会引起争议。部长否认有上述隐议程,只是要学生认识这一文化遗产。

不能忽视华社反弹

我个人不会因为看到爪夷字就心生恐惧或排斥,也不认为让小四学生认识几个爪夷字,就会成为压死华教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由于各种综合因素,包括希盟在兑现竞选宣言的跳票、教育部这些日子来推出的政策或措施争议甚大、统考尚未承认、雪州路牌独尊一种语文等等,累积的怨气不少也不小。这一回遇到爪夷字课题,大家对此项计划的必要性、有效性、潜在的隐忧以及对政府缺乏信心和信任等等,华人社会对爪夷字课题的反弹有增强的趋势,不能等闲视之,避重就轻;若不妥善处理,社会矛盾恐怕会加剧。

出席交流会,不是为教育部背书,而是大家集思广益,反映不同层面的观点,尝试找出解套方案,至于采纳与否,最后由教育部定夺。交流会上的确畅所欲言,包括提出处理不当可能导致的危害性和严重后果。当天与会者向教育部长提出的具体解决方案,主要可归纳为四个选项:

(1)有鉴于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爪夷字书法笔顺练习,未见其利,却已引发广泛争议和忧虑,因此建议教育部参照马哈迪处理ICERD 的做法,快刀斩乱麻,马上宣布搁置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课纲,以制止争议扩大,节外生枝;整个计划从长计议。

(2)既然课程设计的目的是要提高学生马来文的乐趣,建议以Pantun取代爪夷字笔顺联系。Pantun的押韵作为语文学习,预期效果更佳。

(3)既然爪夷字笔顺练习的课纲是通过书法艺术来欣赏文字之美,与其让社会人士觉得现有计划只是针对华小的单向做法,不如让各源流小学相互学习文字之美,在华小的推行爪夷字欣赏,在国小推行中文书法,在淡小推行印度文字Kaloi的书写,以解除华社的疑虑,同时促成文化交流。

我的理解是,若在华淡小四年级的国文课推行爪夷字书法,就也应在国小四年级的华淡文课推行中文书法与淡米尔文Kaloi书法,等同处理,同时公开预先小五和小六爪夷字书法教程,以释公众之疑。

(4)由于原本构思的小四爪夷字笔顺练习,并不列入考试范围,因此建议选修课程,让有兴趣者自行选修,而不是强制性上课。

我的理解是:用课外活动同时在各源流学校同时推展爪夷、汉字和kaloi三种书法,以促进文化交流。


编按:作者陈亚才是著名时事评论人兼文史工作者,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长期在华团组织耕耘。经作者同意转载,经稍许润饰,标题为本刊添加。

马智礼昨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透露,他在前天(1日)已经亲自会晤华教团体及华社代表,其中包括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陈亚才,以及政治学者黄进发等人,商讨华淡小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学习的事情。



诚信党挺华淡小爪夷课,惟主张亦推广他族书法

马新社  |  发表于 2019年8月3日19:12

国家诚信党支持教育部拟于明年在小学四年级国文课程纲要增设爪夷文书法的措施,并建议推广其他族群的书法。

该党副主席玛夫兹说,政府此举旨在振兴爪夷文,确保学生不会忽略这门艺术。

“我认为推介爪夷文书法不是问题,只是我们有的人会情绪化看待此事,认为这是让非穆斯林伊斯兰化,其实这不属实,因为这是一门艺术,爪夷文字很优美。”

“不只爪夷文书法,也可以宣扬其他书法如中文书法,因为这些书法艺术能带来好处,也能创造收入。”

玛夫兹也是人力资源部副部长,他今天在亚罗士打的社险机构开放日活动上对记者这么说。

他深信,教育部会向各造阐明这个课题,说服大家并落实该举措。

诚青团长有同样看法

另外,诚青团长莫哈末沙尼也建议推广各族母语的书法艺术。

他今天在森州芙蓉表示,除了爪夷文书法,中文和印度文书法也是值得学习,因为这是友族祖传的文化。

他指出,大马是多元种族国家,各族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

“因此,我非常鼓励学习多元种族的文化,因为每个族群的良好文化值得参考和学习。”



爪夷书法教学争议:七道题帮你抓住要点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8月2日下午1点19分  |  更新于 2019年8月2日下午4点48分

国民型小学国语课程拟纳入爪夷书法教学,掀起华教团体、政治人物及民间的反弹,各方意见纷飞。惟意见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知识,爪夷文书法课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今大马》以七道题为你梳理脉络,抓住实事要点。

一、国民型小学的学生,未来必须多学“一个语言”?

有人担忧,国民型小学的孩子目前已学习三语,而若要增加爪夷文教育,将让孩子倍感吃力。

但事实上,教育部准备把“爪夷书法”写法纳入现有的国文科,并不是增设新的语言科目。

而且,爪夷文其实是一种文字(script),并不是一种语言(language)。

根据教育部志期2018年4月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KSSR BM SJK Tahun 4),教育部除了希望让学生学习最基本的听、说、读、写之外,亦能掌握语法及“语言艺术面向”(aspek seni bahasa)的能力 。(备注:教育部将seni bahasa译作“趣味学习”)

爪夷文书法是“语言艺术面向”之中的其中一项学习。除了爪夷书法之外,课程内容包括学习成语、谚语、马来诗歌、歌词及故事等等。简言之,爪夷书法是国语课本单元中的“小活动”,它不是一个完整的章节,更不是一堂新的语言课。

二、那么,爪夷书法占了课本多大篇幅?孩子需要学些什么呢?

根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说法,这本原定2020年推出的小四国语课本共162页,共有24个单元,每个单元之中都会安排这种“语言艺术面向”的小活动。这24个单元之中,说故事(bercerita)、新诗(sajak)、唱歌(nyanyi)和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这4种方式,各占6个单元中的小活动。

这本课本目前仍在草拟中,尚未正式印刷出版,《当今大马》尝试向教育部索取课本草稿,惟教育部拒绝公布。此课题引发争议后,教育部曾在7月26日召开对话会,与华文教育和泰米尔文教育团体沟通,对话会当天亦不允许拍照。

《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之中写明,爪夷书法的学习除了用爪夷文书写马来成语(simpulan bahasa)之外,也包括学习认识、辨认、读出所写的爪夷文发音。

参与教育部对话会的消息人士举例说,教育部所展示的课本页数中,让孩子通过爪夷文学习成语“Ringan Tulang”(勤劳之意),这其中有8个爪夷字符所组成。学生可以认识字符的发音,并沿着虚线练习书写。全年的课程之中,这样的爪夷书法学习预计出现5到6次。

三、爪夷文跟马来文有何关联?

马来语的书写系统,数百年来经历多次的更迭。爪夷文早期曾是马来语的其中一种书写体,系统源自阿拉伯文字系统,加入几个字符变化而来,书写方式由右到左。

16世纪由欧洲殖民者传入罗马字(tulisan Rumi)后,马来文才转以之为书写体。

其实,罗马字及爪夷文在马来群岛出现以前,公元8至13世纪之间,古马来语(Bahasa Melayu Kuno)曾经以源自印度婆罗门文字系统的“仁聪文”(tulisan Rencong)、“帕拉瓦文”(tulisan Pallava)及“卡维文”(tulisan Kawi)为书写体。

爪夷文是约公元1300年随着伊斯兰传入马来群岛,由于爪夷文有助于理解宗教经典《可兰经》及《圣训》(hadith),因此获得广泛使用,进而取代原有的梵文书写系统。

直到独立后1963年,政府制定《国文法令》(Akta Bahasa Kebangsaan)正式宪报生效,罗马字才成为马来西亚国文的标准,惟爪夷文也获准继续使用。

《国文法令》第9条文写道:“国家语文的书写体为罗马字:但条件是这不禁止国家语文使用马来字,或一般人通称的爪夷字。”

四、这是希盟政府推行的政策吗?

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局官网,教育局最近一次修订小四国文课纲是在2017年,并将“爪夷文书法”的介绍列入小四马来语的趣味语文教学内容。这份《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语小学标准课程》最新的版本志期2018年4月,而希盟政府是于2018年5月首次在选举中击败国阵,执政中央。

换言之,纳入爪夷文书法的课程内容乃是前朝政府之政策。

这份课纲里如此形容,“语言的艺术面向指的是,学生必须理解及掌握马来语的美与精致优雅。掌握语言的艺术面向,包含了理解、表达及赏析这个美丽的语言之能力。”

“课程将会向第二阶段(意指小学四至六年级)学生介绍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透过学习成语的方式,打开学生对爪夷书法的认识。这是为了培养学生对于爪夷书法的兴趣。”

“透过这个面向的学习,学生能透过口说及书写这些有趣的形式及技巧,做有创意的作品。语言的艺术面向也希望让学习变得有趣。”

五、为什么这个课题突然吵起来?

《星洲日报》于今年7月25日(星期四)以全国版封面发表一篇特别报道,引述不愿具名的校长揭露,教育局要求学校派出老师受训,这些老师所获得的教学指南内容包括爪夷文书法艺术。惟教学内容不甚明确,仅以鉴赏为主,无需深入学习语法及应用。

同日,教育部随后发文告表示,国文课纲里说的“ seni khat ”指的是“马来文的艺术文字或书法”,而“不是爪夷字”( bukannya tulisan Jawi)。教育部也解释说,这是为了让学生学习语言的艺术面向,不列入考试和评估范围。

无论如何,教育部隔日召开对话会,强调此政策仍有讨论空间,教育部搜集意见后会再详细研究。

据悉,对话会上教育部所展示的课本草稿,确实教导学生以爪夷文写出成语。教育部的先前的文告为何宣称“不是爪夷字”,则令人费解。

六、反对的人,他们反对的原因有哪些?

华淡小教授爪夷书法的事件引起关注后,不少教育团体及政治人物的反弹。反对者认为,学习爪夷文书法可能加重学生学习负担,抑或增加老师的负担,无法达到“趣味学习”的目标,反而可能徒增压力。

董教总是其中一个提出反对的华教团体。 董教总认为,学生“鉴赏马来文书法艺术”并没有问题,惟要求学生必须认识、辨别及阅读爪夷文字母和发音,并以书写呈现时,这样学习模式已非止于艺术鉴赏,将会加重学习负担。

此外,部分反对者则认为,马来文目前以罗马拼音为官方书写方式,教导爪夷书法缺乏实用价值,无法帮助学生更好地掌握国语,不符合教学目标。

前教育部副部长兼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就召开记者会批评,学习爪夷书法无助提升国语能力,若政府希望学生能够鉴赏爪夷文的优美,应该纳入美术课的书法单元之中。

“通过鉴赏爪夷文来加强学习国语,来掌握国语,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不能直接了当通过罗马字学习?那就没有趣味吗?”

另外,部分反对者担忧,政府可鼓励民间自发鉴赏和学习,而不应该强加于教育制度中,因为制度化学习爪夷文,或有推动同化政策之嫌。

彭亨都赖州议员邹宇晖就发起反对联署,并获得另12名行动党州议员、14名社青团与行动党基层领袖、138个支部与国会联委会参与联署。他们认为,马来西亚的政治语境里,爪夷文已成为伊党玩弄种族课题的手段之一,更是保守力量所强推的议程,因此有必要防止爪夷文进一步“制度化”。

他们以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强制招聘须附上爪夷文为例,断定推动爪夷文措施“已经不单纯的只停留在鉴赏”,并形容这是一种“ 温水煮青蛙”的议程。

七、支持/不反对的人怎么说?

支持/不反对教导爪夷书法者则认为,现有的华文及英文课纲,亦有教导学生认识和学习书法,因此鉴赏及学习国语的书法,其实并不稀奇。

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点出,小四国文课本有6页介绍爪夷字母书法的艺术鉴赏,正如小四华文课本中,也会有中文书法与学习文字历史来源那般。他认为,此课题之所以遭到渲染,乃是马来西亚各族缺乏互信,经常视他者为威胁。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引述思特雅大学(UCSI) 莫哈末达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 提出有趣的观点。他认为,他并不反对教育部推动爪夷文书法教育,但若教学目的乃是提高语文鉴赏能力,惟同时也应该让学生认识比爪夷文渊源更久远的“帕拉瓦文”。

他也建议,若要达到学习及鉴赏“语文的艺术面向”,未必要以纳入正课的方式推行。他举例,学校可邀请来宾到学校示范爪夷书法,或带领学生参观博物馆,亦是有趣的学习方式。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吉祥透露狱中自学爪夷文,“这无损我华人特质”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8月4日12:17  |  更新于 2019年8月4日12:27   中午12点27分更新

行动党一众基层公开反对下,该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今天首度回应华淡小爪夷书法课题,以自身经验强调,学习爪夷文不会损害华裔特质,更有益国民团结。

无论如何,他今日发文告强调,各族应该离开自身族群框架,了解并接触其他族群文化语言,以便达致大马各族融合,进而获取自信。

“或许有人应该用其他方式问,一人学习爪夷文是否背叛华人族群、语言和文化。我不认为如此。”

“当我首次在1969年于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我在扣留期间中自学爪夷文。这没有令我减少华人特质,或许反而让我更是马来西亚人。”

不要分化同化要融合

接着,林吉祥抛出疑问,大马处于多元种族、语文、文化和宗教,国族建设应当使用同化(Assimilation)还是融合(Integration)?

他续称,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1994年公开宣布国阵政府放弃同化政策,因为此政策不适宜落实在多元社会的大马,因而提倡融合。

但是,林吉祥点出,大马还出现第三种替代国族建设路线,没有同化或融合,不同社群住在隔邻却在同一政治体系下分开。

“我一直提倡融合,不是同化政策,也不要不同社群住在隔邻,却在同一政治体系下分开。”

反对族群疏离不交流

“有些华人完全活在华裔社区中,没有跟其他族群交流。同样的,也有马来人和印度人完全活在各自马来或印度社区中。”

“这不是我所追求的马来西亚。”

他盼望,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能够离开各自世界,与其他群体交流。

“他们能够学习、珍惜和接受,大马不是任何社群独有,而是把这片土地当作祖国的所有社群。”

“华人不会因为拥有精致爪夷文书写,就背叛族群和文化,马来人不会因为参与巴拉坦纳也舞蹈(Bharatanatyam)而背叛族群和文化,抑或印度人不会掌握高超中文书法而背叛族群和文化。”

各族有大马面貌特质

基于此,他提倡,大马华裔不是100%华人,大马马来人不是100%马来人,大马印度人不是100%印度人,而是纷纷拥有额外的马来西亚特质。

林吉祥补充,倘若马来西亚人都认为,他者是国内其他族群,那么大马国族建设就还未成功,因为他者应该是非马来西亚人,如印尼、中国、印度或世界其他地方的人。

不过他赞同,大马教育体系当务之急,就是推行改革,以便大马学生能够在国际测试中争取到优越成绩,排在顶尖三分之一国家,而不是继续落在最差三分之一国家中。

各族陷于受威胁情绪

林吉祥感叹国人目前未能善用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化交汇的条件,打造伟大的国家。

“这个特别情况是,马来人感觉受到威胁、华人感觉受到威胁、印度人感觉受到威胁、卡达山人感觉受到威胁、伊班人感觉受到威胁。每一个群体被灌输相信,他们的文化族群包受生存威胁。”

“谁为各族制造威胁?不只是各族感受威胁,伊斯兰和非伊斯兰宗教也感觉受到威胁。”

因此,他呼吁国人必须自信和放眼更高的目标,驱散假想的恐惧和恶魔。

联署运动破200支部

《星洲日报》率先封面报道爪夷书法课后,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邹宇晖就发起反对爪夷书法课的联署运动。

7月31日发布的联署文告时,共有13名州议员、14名社青团与行动党基层领袖、138个支部与国会选区联委会参与联署。

他们疾呼行动党内阁部长反对爪夷文植入华淡小的政策,同时不点名反驳行动党政教主任刘镇东的“缺乏互信论”。

截至昨日晚上,参与联署的支部与国会选区联委会已经上升至212个。

教育部昨日傍晚宣布将按照原定计划在华淡小推行爪夷书法课程,而副部长张念群也强调,教育部议决改进教学方式,同时将明确注明此部分内容不纳入考试范围,以消除家长的疑虑。



“应加强华小生国文”,槟公正党州议员反对爪夷课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8月4日16:57

华淡小爪夷书法课题延烧10天后,槟城公正党武吉淡汶州议员吴俊益表明反对教育部这项决定,强调与其推行爪夷书法教学,倒不如设法加强华小的国文水平。

吴俊益昨晚在面子书以国文撰帖表示,他曾在华小担任6年家教协会主席,了解华小生不擅国文,进而寻找对策加强华小国语能力。

“无论如何,我感到伤心,因为教育部不但没有采取适当措施,提高华小生的马来文使用和掌握,反而不适当地向小孩介绍爪夷书法。”

“爪夷书法可以成为中学的选修课,而不是归纳在使用罗马文的国文课。”

强调非种族极端分子

吴俊益说明,身为马来西亚人,他向来支持国文或马来文,在州议会、政府官方会议以及有马来同胞的所有场合都会使用国文。

他还胪列8点,强调自己虽然反对在华淡小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教学,但他并非极端种族语言主义分子。

他更胪列了8个大理由佐证:

一、马来甘榜出生;
二、自小跟马来人交朋友;
三、其城市规划办公室只有马来人,运作第一天就准备祈祷空间;
四、在大学曾与马来人同房;
五、初级教育文凭及大马教育文凭国文成绩A等;
六、曾学习爪夷书法;
七、曾担任6年7个月公务员;
八、孩子在小学鉴定考试国文成绩A等。

教育部决定明年开始在华淡小的国文课程内,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但是这种决定引起华社、华基在野党,甚至行动党内部巨大反弹。

惟教育部坚持推行既有政策,惟表明不延续以爪夷文来书写马来成语,将采取易懂的教学方式。



诗华日报

1984年曾反对爪夷文必修 林吉祥遭批选择性失忆

2019年8月4日

(槟城4日讯)民政党全国署理主席胡栋强炮轰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在首相敦马哈迪才批评行动党不应该反对爪夷文后,就突然表文告捍卫教育部的做法,是急于向敦马表明忠诚。

他说,行动党成功进入布城后沉迷在权力当中,而忘记原则,以前强力反对爪夷文列入华校必修科,现在却变成了支持!

他说,1984年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在国会反对了列爪夷文为华小必修科,时隔多年,林吉祥选择性失忆,他周日突然发表文告捍卫了在华小和泰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中介绍爪夷文书法(khat)的做法。

“首相敦马哈迪才批评行动党不应该反对爪夷文,敦马语音才落,林吉祥就在国外突然的发表文告捍卫教育部的做法。显然,林吉祥是急于向敦马表明忠诚,他要让敦马知道行动党没有反对在华小介绍爪夷文书法。”

他指出,林吉祥曾经做了多年的反对党领袖,是一名资深的政治领袖,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温水煮青蛙”,对介绍爪夷文书法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而且学生也不必考试,但成功打开一个缺口后,将来会变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缺口一旦打开,当局会一步一步的进逼,谁敢保证,日后,爪夷文书法不必考试?林吉祥说教育部没有同化只是融合,没想到为了保住行动党权位,林吉祥什么话也敢说,颠倒是非!”

他认为,林吉祥已经表态了站在教育部这边了,华社不能再依靠火箭在爪夷文书法课题上捍卫华社利益,所有关心民族教育的人士和民间组织必须挺身而出,站出来反对这项计划,希望可以通过民意的表态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我对今天林吉祥的言论感到失望,他必须收回他的言论和向一路来支持他的人民道歉!”

胡栋强也是槟州民政党主席,他也说,在国民型小学落实爪夷文书法的决定上,华人政治前线州属的槟州,竟然没有任何一个火箭议员表达反对意见。

他说,据媒体报道,行动党共有212个支部发动联署反对,当中只有12人为州议员。

“槟州行动党从308大选至509大选,连续3届选举都获槟城华人最大的支持,甚至可说是全马行动党最典范、标青的前线州,然而却没任何一个议员,在这大是大非的时刻,以实际行动来回馈华社。”



柔佛各地出现横幅 怒讽刘镇东张念群

2019年8月4日

(新山4日讯) 爪夷文书法课题引起关注,全柔各地今日出现多条横幅,嘲讽行动党柔州主席兼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及教育部副部长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在事件上的言论及立场。

据了解,上述横幅出现在新山、峇株巴辖、新邦令金、居銮及麻坡武吉甘密等地。

在新山,横幅出现在已关闭的新山大马花园巴刹;而在峇株,横幅则出现在峇株花园、市中心巴刹、靠近家乐福霸级市场的陈瑞和街。

在古来,上述横幅则出现在吉隆花园;居銮方面,横幅则吊在南峇街居銮中华二小的篱笆上及市中联成大巴刹。

据悉,横幅出现后引起民众注意,有者拍照后发布上网,惟各地市议会随即采取行动,拆除上述横幅。此外,由于横幅内容及设计皆相同,因此相信是同一团体制作及张挂。

刘镇东政治秘书兼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已接获上述横幅出现的通知。


居銮中华二小篱笆,遭不明人士挂上嘲讽刘镇东的横幅。(图取自面子书)

他披露,据本身了解全柔各地出现8条横幅,各地区地方政府已采取行动取下。

他也说,刘镇东已获知会发生述情况,惟目前无意发表任何回应。

无论如何,郑凯聪表示,希盟政府接受民众在课题上提出意见的权力,并指行动党大门会永远开启,准备与民众交流。


嘲讽张念群的布条出现在古来吉隆花园,并已遭古来市议会执法人员拆下。(图取自面子书)

“地方政府执法单位拿下这些横幅是基于没有人为他们申请任何广告执照,我建议张挂布条人士或团体,可以为此申请执照,确保横幅不被取下。”

另一方面,张念群选区助理兼行动党古来市议会党鞭黄勃扬受访时,也表示已受到这些横幅出现的消息。

“我们吁请做出张挂横幅的人士停止龌龊行为。我们已经通知市议会关注,有必要的话也会报警。”



针对爪夷书法教学课题 刘伟强:应Relax看待此事

2019年8月4日

(山打根4日讯)针对由民主行动党基层发起联署签名反对教育部实施华淡小爪夷书法教学课题,首相署部长(法律事务)拿督刘伟强表示,彼等应“轻松(Relax)”看待此事,并强调这是无需大惊小怪的课题。

他认为,爪夷文是一种语文,然而多学一种语文是利多于弊,这也是我国多元种族和文化特色。

此外,他指出,沙巴华小有着一种特殊现象,既会有许多友族同胞和土著的孩子进入华小就读和学习中文,甚至有些就读基督教学校,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成为华人或者是基督徒,然而学习爪夷文也不会成为巫裔。

拿督刘伟强是于今日上午11时,在出席假三脚石休闲公园举办的大扫除活动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此表示。

「以我为例,我从小学接受华文教育,并于中学初中一至三时期报读爪夷文科目,因此才能够学习到爪夷文的语法,这对我而言爪夷文只是一种语文,然而学习多一种语文为本身带来更多的优势,这也跟我们学习日文、韩文、法文、阿拉伯文和中文的道理相同的。」

与此同时,他披露,其从小到长大的生活环境围绕着各种籍贯华人和其他族群的民众,因此他可掌握中文、客家、广东、福建、海南再到卡达山以及巴夭语,并认为这些优势可有助于日后的生活。

刘伟强也鼓励年轻人以及学生可以多学习各种语言,在现今科技发达的时代,无需教师亲自教导仅透过手机应用程序即可学习到其他语言,并举例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也透过应用程序学习基本的法文与法国领袖沟通交流。

「除了中国和台湾之外,马来西亚是相较于其他国家拥有较多的机会学习中文,然而有许多友族同胞也开始学习中文甚至可操一口比华人更流利的中文,因此认为是否去学习一种语言取决于自身,而爪夷文不应成为课题。」

最后,他说,爪夷文书法教学应该给予自由选择而非强迫性,同时也呼吁父母们鼓励孩子多学习其他语言。



学Jawi书法 马大中协:应学Java

2019年8月4日

(吉隆坡4日讯)马大中文系毕业生协会(马大中协)坚决反对教育部在华小第二阶段的马来文课增设爪夷文书法鉴赏单元的计划,同时呼吁教育部长收回成命,不要再加重学生负担。

该协会会长拿督黄东海指出,爪夷文(Jawi)并非国文的组成部分。

“我赞同UCSI大学马来学者达祖丁教授的看法,即爪夷文已经是过去式的语文。爪夷文作为马来文的书写符号已被罗马字母取代。”

他认为,爪夷文应该只出现在伊斯兰宗教科目;若把爪夷文书法当作是趣味语文的教学部分,那就应该把它列入美术科目,而非国文科目。

他发文告指出,目前华小生要学习三语,又要适应最近新加入的高思维教学模式,要建立正确的道德观与环保意;若还行有余力,应该学习电脑技术,如电脑编程(Java)以应付资讯时代之所需,或学工业4.0的相关科技以使自己跟得上时代发展步伐。

他提到,语文要学以致用,才能发挥效用,不然就会忘记;另外规定学生学爪夷文书法而不先学爪夷字母的音读与拼写法没有意义,等同于欣赏一些不知所云的字符。

他提及,要不懂爪夷书法的老师在短时间接受培训后,就教导学生书写爪夷书法,恐怕无法深入教导学生。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仅小部分火箭议员反对 敦马:爪夷书法可在华淡小推行

2019年8月03日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认为,华淡小纳入爪夷文书法教学的措施,可以推行。

他以土耳其为例,该国也是采用罗马文字,但是在爪夷文书法的雕刻或篆刻上,还是做得非常优美。

他指出,政府从未拒绝中文字或中文书法,不像一些国家如印尼、泰国、菲律宾等,只是采用自己的文字。

“爪夷文书法是一种艺术。”

敦马是周六下午在马六甲,与本地大专生进行爱国情操交流对话会上,回答一名学生针对爪夷文纳入小四国文科课本的课题时,如是回应。

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四国文科课本课题引起华社激烈反弹,同时行动党38名议员及社青团领袖,与212个支部联署反对,情势越演越烈。

无论如何,敦马说,并未因为此事而与行动党吵架,不是整个行动党都反对,只是少数不赞同。

“所以,我认为,它(华淡小纳入爪夷书法教学的措施)可以推行。”
敦马(次排坐者右3)与大专生们开心合照。

另外,敦马较早前回答交流会主持人拉菲克州行政议员的问题时强调,每个民族都有争取自己权益的权力,弱者才无法为自己捍卫。

他说,我国是多元种族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由争取自己族群的权益,这不能被视为种族主义。

“有一些马来人不敢公开承认自己马来人的身份,担心被视为激进、极端种族主义份子,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面对压力,所以到最后只有退让,无法捍卫自已权益。”

“是我们的权益,我们就去争取。”

出席交流会的包括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礼端、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沙鲁丁嘉玛、掌管甲州教育事务的行政议员诺芬迪等。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希盟政府肯让年轻人出任重职,也接受满18岁国人可以投票,是因为只要够成熟,就能有所担当。

“在我们的年代,当时参与政治也是很年轻,诸如已故敦拉萨,40岁就成为副首相。”

他指出,现今政坛很多老领导人,是因为他们不愿下放权力,并担心可能会被比他们优越的年轻人取代,位子不保,因此只接纳愚蠢的党员,接着栽培出来的便是愚蠢的接班人,一代又一代,造成政坛的素质越来越低。



诗华日报

罗马字马来文普及 教长:不表示爪夷字可“被消失”

2019年8月4日

(吉隆坡4日讯)教育部长马智礼指出,虽然国人已习惯用罗马字母学习马来文,不代表可以将传统的爪夷字与马来文切割。

他说,要将爪夷字和马来文分割开来,这是不切实际的,因为爪夷字仍是国家遗产和特征。

他认为,目前以罗马字来学习马来文已非常普及,不表示作为马来文发展的爪夷字可以被消失。

“如果强行把爪夷字和马来文切割,自然会觉得,认识爪夷文是一项额外负担。不过,政府有责任纠正华社这长久以来的这错误印象。”

马智礼今早针对近日引起热烈反弹的爪夷书法风波,在与中文媒体的见面会上如是指出。

他指出,在教育部于2014年开始的课程检讨中,其中一个需要加强的重要元素,就是向学生介绍爪夷书法。

他表示,其中,教育部所考量的重点是,爪夷字和马来文同义,且在作为国家团结语言和国语的马来文发展史上,有著密切关系。

询及华社不满的是教育部强制学生学习爪夷书法,马智礼指出,爪夷书法是学习马来文遗产的重要元素,况且马来文是国家语言,并反问华社是否对强制学习马来文感到开心?

他说,政府之所以会把其列入在必修课内,因马来文是国家语文和团结人民的语文。

他强调,他们希望大马人民能够尊重国语,就如他们会把马来文列入必修课那样,而作为马来文遗产元素的爪夷书法也应该纳入在内。”

此外,马智礼强调,教育部在国民型小学推出加入认识爪夷书法的用意是希望各族人民,能够认识和了解爪夷书法,而并非学习爪夷文。

“我们向学生介绍爪夷文的由来,但我们不会强制学生必须掌握该语言或成为该语文的专才。如果是个人有意掌握爪夷文,那是他个人选择,我们不会阻止。”



【爪夷文风波】沙火箭8国州议员联署声明 要求落实沙砂自行决定权

2019年8月4日

(亚庇4日讯)针对教育部宣布于明年起实行小四国语课程中增加认识爪夷文书法的趣味语文环节,我们的立场如下:

1. 近日网络上流传一个列表,误导群众以为沙巴全体行动党国州议员“支持”这个政策。我们必须郑重声明,这列表具有严重恶意和污蔑的意图,尽管我们没有针对这课题表态,但不代表我们支持。特此声明,以正视听。

2. 行动党一部分议员和支部联署反对这项政策,我们尊重党内有不同意见和立场。我们身为人民代议士,已听到人民的质疑、不满、愤怒和忧虑,我们会在明天晚上的党紧急会议,透过内部渠道转达民意,我们感谢这些天来民众的关心和质询。

3. 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推动联邦体制改革,立志联邦政府应下放权力给沙巴和砂拉越。 因此,我们要求联邦政府在这次事件上,落实希望联盟竞选宣言《希望宣言》中的第44条 —— 赋予沙巴和砂拉越在教育和医疗事务上的“自行决定权” (希望宣言,第68页)。

4. 这是因为沙巴拥有更多特殊的民族语言和习俗文化,「因此在教育方面,我们希望家长将能自行选择,让其子女接受母语教学或有能力提供英语教学的学校学习,并且提倡课程纲需包含本土元素,以让沙砂子弟能更好地认识当地语言和文化。」(希望宣言,第68页)

5. 马来西亚是多元的社会,我们深信,多元是我们屹立世界的优势和强处,不该是分裂我们的软肋。

6. 诚如林吉祥所言,我们想看到的马来西亚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从他们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与其他社群互动;学习、欣赏和接受马来西亚不是属于任何一个社群,而是所有不同的社群使这片土地成为他们的祖国,一个华人没有因其精湛的爪夷文而背叛种族和文化;一个马来人不会因为他的婆罗多舞曲目而背叛种族和文化,或者一个印度人因为掌握了中文书法而背叛了种族和文化。

7. 我们认为,学校里的趣味语文教学,应该教导孩子们认识不同语言的美丽,可以是爪夷文、中文书法、卡达山杜顺族文化图腾等。回归初衷,多元语文教育是为了消弭种族之间的猜疑和不信任,促进国民团结。

8. 综上所述,在这个课题上,我们要求联邦政府赋予沙巴和砂拉越自行决定的权力,以更多元的心态纳入更多民族、文化、语言的趣味语文教学,真正达到社会融合互信,打造新的马来西亚。



促教育部搁置爪夷书法 12华团及华印组织议决不同意

2019年8月5日

(加影5日讯) 12个华团和华印教育组织今日召开联席会议,并议决不同意在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落实“学习”爪夷文书法的课程内容。

惟他们认为,教育部可参考目前华泰小五年级马来文课本有关介绍各族群书法艺术的单元,其中就包括了对爪夷文书法艺术的介绍。

不过,12个团体促请教育部在未厘清有关细节之前,先搁置这项措施,另作讨论。

他们认为,教育部的声明仍有许多细节待厘清,因此他们要求教育部公布具体的修正情况,让大家清楚知道如何在华小和淡小落实介绍爪夷文书法的内容,以解除大家的疑虑。

基于不符合学习马来文的实际需求,华团、华印教育组织不同意教育部在华小和泰米尔小学(泰小)里,增设学习爪夷文书法的内容。

董总主席陈大锦和教总主席拿督王超群分别宣读华文和马来文的声明时指出,在小学阶段,提高马来文的水平是华泰小必须努力的方向。

“因此,作为其中一项增加马来文学习乐趣的管道,只要向学生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就足够,这些规定必须列入课程与评估标准(DSKP)内,让老师有所依据。”

声明强调,不同意马来文科增设学习爪夷文书法的内容,并非否定马来文或爪夷文,亦非拒绝多元文化,而是依据教学原理与师生负担为考量。

声明也指出,他们将在明天和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就此课题进行交流,以了解具体的情况,同时也向教育部传达的我们的立场和要求。

声明希望,教育部能委任华教团体和淡米尔教育团体的代表参与有关的课程修订,以免教育部在没有征询利益相关单位的意见和进行双向讨论的情况下,做出令人担忧的决定。

联署团体:
‧教总
‧董总
‧华总
‧中华总商会
‧校友联总
‧留台联总
‧独立大学有限公司
‧林连玉基金
‧华理会
‧留华同学会
‧泰米尔基金会(Tamil Foundation)
‧Persatuan Titian Digital Malaysia



星洲日报

刘伟强:学爪夷文勿大惊小怪·“能学华文应谢政府”

2019-08-04 18:48:00

(山打根4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促请民主行动党以“放轻松”的心态,看待教育部决定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马来文课,推行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元素的课程。

他今早出席非政府单位组织的大扫除活动后受访时表示,国人应该感谢政府提供机会,让国人能在马来西亚学习到华文,因为除了中国及新加坡外,其他国家都没什么机会学习中文。

学多个语言利多弊少

“一些巫裔在华小学习华文,而且讲得比我们更加流利,所以(学习爪夷文)并不是大惊小怪的事情,学习多几个语言对我们而言是利多弊少的。”

刘伟强说,爪夷文只是众多语言的一种,学习语文能展现出个人特点,就如首相敦马哈迪最近利用手机应用程式学习法文,并在法国以法语,与法国人进行简单的问候及交流。

“很多友族或土著进入华小,甚至是教会学校学习,并不代表他们之后就能成为华人,或者是基督徒。我认为,不用强迫学生学习爪夷文,而是要让学生自行选择想要学习的语言。”

他也透露自己在小学期间学习华文,初中时期也曾学习爪夷文。“以前有住不同籍贯的邻居,我也学习到客家、福建、海南话等,同时也学了巴瑶、马来语及英语。这些语言能帮助到我们的生活,所以我鼓励学生学习各种的语言。”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犹叫意大利人学拉丁文”,再益反对爪夷书法课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8月5日16:37  |  更新于 2019年8月5日17:46

爪夷书法课题惹议,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认为,小学课堂时间有限,应用来学习实用知识,而书法等美术可由用课余时间自主学习。

再益依布拉欣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学生要学习的东西非常多,知识也有很多不同的分支,为何要推行这个?”

“学校里课堂时间有限,我们最好能够学习有实际用途的东西。你可以用自己的时间和钱去学书法或其他世界上美丽的东西。”

教育部决定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教学,引来巨大反弹。教育部长马智礼此前回应说,此政策并没有任何伊斯兰化的隐议程。

马智礼也解释说,向小学生介绍爪夷书法,有助提升学生对国家历史的认识及加强国族认同。

希盟喜欢展现权力

询及为何希盟会推行此政策,再益依布拉欣说:“希盟政府的部长总是喜欢显示自己懂得比较多,例如他们所谓的爱国或文化倾向。”

“他们喜欢展现权力,这就是为何他们要推行此政策。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所推动的政策并没有人照做,而只是表面功夫。”

再益目前是行动党党员。早前,他在推特上发文宣称,强制要求任何类型的学校学习爪夷书法,就像“叫意大利学生去学拉丁文”。

虽然爪夷书法课是由前朝政府修订课纲时纳入,教育部上周五宣布将延续此政策,于明年起将爪夷书法纳入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课,而这项决议也获得首相马哈迪支持。

惟此政策掀起巨大社会反弹,行动党超过200个支部及国会选区联委会联署反对,以董教总为首的12个团体今日也要求“先搁置,再讨论”。



诗华日报

爪夷文书法不过是一种字体 潘俭伟:华社是不是太过敏感了

2019年8月5日

(八打灵再也5日讯)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秘书潘俭伟认为,爪夷文书法不过是一种字体,如同罗马字母ABC,它不是阿拉伯文,更与宗教无关,因此他希望大家别在还没理解前,就奋力反抗。

根据《精彩大马》报导,潘俭伟昨晚出席SS2第30届盂兰胜会庆典仪式平安晚宴时说,以前的马来文不是用ABC来书写,而是爪夷文。

他说,将爪夷文书法纳入课本,是要学生知道马来文的词源,这只是认识,不算教导。

他也说,爪夷文书法在马来文课本只有6页,而学生只会认识10个爪夷字母。

他说,这些字母只是一个示范,而华社却以“好像天快要塌下来这样”的态度看待此事。

“我们是否应该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

他指出,希望马来同胞也能够接受中华文化,让马来西亚真正成为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国家。

“我们(华人)也必须有耐心、尊敬及好奇的心态来接受其他友族同胞的语言及文化。”

潘俭伟希望大家正面看待学习一事。



光华日报

火箭急欲灭火反惹火 网民:若是反对党还会支持?

2019年8月06日

近期闹得满城风雨的“爪夷文书法”(Seni Khat),似乎成了华社对民主行动党不满的导火线,只要把行动党及爪夷文连接在一起,任何社交网站就随即燃爆。

翻看网民的留言,网民对于行动党的不满是在于无法兑现大选时曾许下承认统考的诺言,而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将开设学习“爪夷文书法”(Seni Khat)课程的消息被揭露后,华社的不满已经是到了爆发边缘。

网民一开始还很理智的向来自行动党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陈情,以便要求教育部撤回这项措施。

然而,张念群为华社带来的就是不断的在脸书及记者会上重复表示,“爪文”课程只是“认识爪夷书法”、“不会纳入考试”,而不是人民想看到的撤销有关政策,以致网民彻底爆发。
网友质问,如果行动党仍是反对党,林吉祥会怎么看待爪文书法。

随后,只要张念群在脸书发帖,与爪夷文课题与否,都遭到网友的留言轰炸,而相关贴文也肯定被网民贴满愤怒的表情包。

似乎看到形势不对,行动党的一些议员也赶紧替张念群灭火,其中,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首先站出来表示,自己曾在澳洲留学时曾上过古典马来文课,其中有6个星期是学习爪夷字母,并强调,“看懂爪夷字母后,我还是同一个人,同一个身份认同,只是多一点新的经验而已。”

然而,刘镇东的“看懂爪文还是同一个人”的言论,并无法浇灭网民的怒火,因此雪州莲花苑州议员黎维裮也跳出来表示,他认识张念群多年,深信对方的为人,在爪夷文书法课题上绝不会出卖华社。

然而有关声援的新闻上载各媒体的脸书后,也迅速成为华裔网民炮轰的对象,甚至只要一上载与张念群相关的进展与消息的脸书专页,都成了网友留言及贴上愤怒表情包的重灾区。
网友纷纷留言附和,“换了位置,换了脑袋”。

眼看事件越发不可收拾,远在印度的行动党党魁林吉祥也不得不出脸了,而他表示,自己曾于1969年第一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时,在扣留营内学习爪文,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华人特质减少,反而让他变得更像马来西亚人。

不过,对于林吉祥的“更像大马人”论,网民也不买账,连他也一起骂,甚至还有网友翻找出林吉祥在上世纪80年代,曾为教育部建议爪夷文列为华小的必修科而指责教育部的政策竟没有依照现有宪法,反对教育部做法的新闻剪报。

对此,网友也开始质疑,行动党的议员在获得官职后,都变了个样,也网友开始留言附和,“换了位置,换了脑袋”,而网民也质问他,如果真的如他所说的,学习了更像大马人,为何1984年时的他却又强烈反对。

甚至有网友也质问他,如果今时今日行动党还是反对党的话,行动党是否还会对此事不发一言,而网友则是很鬼马的,帮他撰写了一则谴责文呢?

而在脸书上有关林吉祥帖文的留言,甚至一度看到了超越张念群之势。



从爪夷文想到繁体字

2019年8月05日  文:谢诗坚

《光华日报》的“光华网”进行一项民意调查,结果发现在2万2千人参与的民调中,有94%(即2万人)反对从明年开始,在小学四年级的课本内附上6页的爪夷文供学生学习“书法的艺术”,而只有6%(即1200人)支持这项新措施。

其实这种结论是理所当然的,也是时下华人社会的一种普遍想法,因为孩子已需要从一开始就学马来文和英文,如果是华校生还要多读华语华文,为什么还要再学爪夷文的艺术?

就我们了解,爪夷文若放在美术课是不恰当的,虽说是一门“艺术”,但也未见过有这类的书法比赛,反而汉字就有书法之美,也经常举办比赛。但书法似乎也不列入美术课,这说明了书法和美术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因为爪夷文只有文字而马来语的发音已是罗马化,因此它的普及自然远不及当下的马来语发音和马来文的书写。

由于用上罗马字母,马来文就和英文一样,并没有所谓文字的艺术。

也因为历史的变化,在中国周边国家的“汉化文字”也早已变形和自我发展,比如日文的变迁是很明显的,那些脱离了汉字形态的日文,用上片假名的拼音,但一般都不注入日本的书法艺术中,这些“日文书法”只能以汉字来表达。其他如韩文和越南文也莫不如此。

就爪夷文的历史而言,它应该像中国历史中的文言文,较为适合在大学推行,而不需要给小学生增加压力。

既然谈到爪夷文,我们自然也想到中国文字的变化历史和语言的多样化,这将有助于我们对语言和语文的作用和其扮演的角色。

中华文化一般上被形容有5000年的历史,也就从三皇五帝开始;尤其是黄帝和蚩尤的战争到夏朝的成立,而到了秦始皇时代文字才归趋统一。从这一点来看,不论是秦始皇实行的政策过于独裁或失当,他统一汉字直到今天确实是了不起的“壮举”。也因为他的“一统天下”,才有了“一统文字”。这个一统从此奠定了汉字只有一种书法,其他省份的语言虽有不同,但文字是一样的(除了极少数的地区用方言制造文字外,但不流行)。

汉字的发展是由繁到简的,例如经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的出现,都是为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

这当中的漫长过程,我们看到了:其一,历朝历代的语文有不同的使用,但都没有改变汉文字和汉文化。

其二,让文字变得大众化和平民化,也就是将文言文转成白话文,使民众得以理解和提高思想认识。

其三,汉字本身笔画繁杂,有简化的必要,否则将会成为古文化和化石文化。这样一来,汉字的简化也在后来成为政治大课题。

其四是排版由上至下到从左到右的横排,也就是向西方的阅读方法学习。

根据科学家的研究,人类的眼睛由左看到右不容易疲倦,且阅读方便;若眼睛从上看到下会容易疲倦。

可是汉人本身却是因意识形态的不同而产生了抗拒和拒绝改变的保守心态,甚至有时开倒车。

当1949年,毛泽东解放中国后,就进一步推动汉字的改革和简化,甚至也曾一度想改用罗马拼音将汉文转成拼音法,以方便与世界接轨。

这就是汉语拼音的出现。但后来发现汉文字不能弃,也不可能拉丁化和罗马化,因此简化汉字也就成为了新中国的重要议程。

第一个步骤是成立中国改革协会(1949年)。

第二个步骤是在1956年,中国正式公布统一的简体字。1960年进行了修正,使简体字趋之完善和大众化。

第三步骤是如何将汉字罗马化,但发现汉字自成一格,无法被改变成拼音文字。后来文字的改革也波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1969年新加坡推出汉字简化表,并在1976年接纳中国的简体字表。

马来西亚也在70年代开始研究将汉字简体话,以方便学习。1981年正式出炉与大陆相似的简体字表。

但是香港(当时仍是殖民地)和台湾则拒绝使用简体字,并将简体字形容为“共产文字”。为此港台直到今天还是以繁体字为主,以和中共对着干。

不仅于此,港台依然使用直排法而拒绝横排法。

除此之外,台湾也在各方面去中国化,企图打造一个与中国没有关系的地方。其实不论港台如何拒绝,大陆产生的影响是十分震慑的。

回到马来西亚,爪夷文的出现正如将繁体字复活,而反对简体字的推行。

因为时代的车轮已向前开动,不会走回头路。也因此教育部推出的爪夷文是不合时宜的,也对时代的进步产生阻力。为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搁置这一措施,在教育上引进新知识、新科技,迷恋过去有时反而会误了下一代的智慧成长。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爪夷书法风波】 教育部释出10题问答录解疑惑

2019年8月6日

(布城6日讯) “爪夷文书法”纳入国民性小学小四马来文课程仍引起华社强烈反弹,教育部今日在释出解答,重申“爪夷文书法”课程不会有考试,且内容仅占四年级164页马来文课本中的6页!

根据教育部今日发出的10题问答录中解释,该部并不是“强迫”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反之是一项提升学生对艺术、传承和马来文历史认识的努力。

该部解释,再加上,爪夷字已在2015年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教导,这可在现有五年级的马来文课本中的第85至88页看到。

教育部也说,“爪夷文书法”是在语文艺术的一项额外内容对,以加强学生对艺术、传承和马来文历史的知识。

该部指出,这项课程不只是在国民型小学落实,而是所有小学,包括国小。

“‘爪夷文书法’是在小学第二阶段落实,即2020年起的4年级、2021年的五年级和2022年的六年级。而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小学不会涉及这项课程。”

昨日,董教总等12个团体召开联席会议,表明不同意在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落实“学习”爪夷文书法的课程内容,并促请教育部,在未厘清有关细节之前,先搁置将“爪夷文书法”纳入明年小四马来文课程的这项措施。

他们也不同意在华、泰米尔小学马来文课程里增设学习爪夷文书法的内容,因为这不符合学习马来文的实际需求,也无助于提升学生掌握马来文的能力。

教育部释出10题针对在华小和泰米尔小学落实“爪夷文书法”课程的问答录:

1. 究竟发生什么事?
解答:小学标准课程(KSSR)(检讨)在四年级马来文课程纳入“爪夷文书法”介绍,作为额外内容。

2. 介绍“爪夷文书法”的目的是什么?
解答:它是在语文艺术的一项额外内容对,以加强学生对艺术、传承和马来文历史的知识。

3. 内容如何落实?
解答:“爪夷文书法”内容将纳入马来文课本里。在164页的课本里,有6页是关于“爪夷文书法”艺术语文活动的内容。

4. 学生是否能通过这6页掌握爪夷文?
解答:正如上述解释,这只是对于“爪夷文书法”的介绍,以加强学生对艺术、传承和马来文历史的知识。这不是一项掌握爪夷文的广泛学习。

5. 它是否只在国民型小学执行?
解答:不。此推行是在所有的国小和国民型小学落实。

6. 是何时决定?
解答:“爪夷文书法”的计划,早在2014年的小学标准课程的检讨时落实。

7. 是否只是涉及四年级?
解答:“爪夷文书法”是在小学第二阶段落实,即2020年起的4年级、2021年的五年级和2022年的六年级。而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小学不会涉及这项课程。

8. “爪夷文书法”是否会在测验和考试中测试?
解答:不会。“爪夷文书法”不会有任何评估。

9. 为何强迫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
解答:这不是一项强迫,反之是一项提升学生对艺术、传承和马来文历史认识的努力。再加上,爪夷字已在2015年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教导,这可在现有五年级的马来文课本中的第85至88页看到(在第6章节:珍惜族群文化的第17单元:艺术字)。

10. 为何是“爪夷文书法”,而不要专注在“编码”(coding)或其他知识?
解答:“爪夷文书法”是马来文科目的一项附加内容。教育部已在2017年的小学标准课程和中学标准课程(KSSM)的检讨中,加入编码课程。小学第二阶段已有编码课程。中学则在初中一至三。编码课程已纳入“科技与设计”以及“基础电脑科学”科目。



爪夷书法课题 林冠英:不满源自《星洲日报》报导

2019年8月6日

(吉隆坡5日讯)甫从海外回国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称,他今日已就爪夷书法课题就见了首相和教育部长,同时在今晚聆听党内民选代表、社会运动者的意见与看法,过后将会就此发表一份正式的文告。

林冠英称,他在海外四天后归国,面对的是非马来社群的不悦,并指他们的不满源自于《星洲日报》报导了华小与泰米尔文小学四年级的国语课本将会包含爪夷书法。

“即便爪夷字体乃是国语的前身来源,但是这项报导却成功引起了人们对影响华小与泰米尔文小学身份认同的恐惧。”

他今日在召开行动党会议期间,通过面子书发表简短的图与文时,发表上述看法。



陆兆福:敦马没分化华人

2019年8月6日

(梳邦6日讯)交通部长陆兆福表示,首相马哈迪并没要分化华人,来团结马来人。

陆兆福说,马哈迪是一位政治家,也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首相。

他是今早在梳邦出席一项活动时,受媒体询及网络流传一个视频显示疑是行动党成员指责这名94岁的领导人利用爪夷书法课题来制造分裂时,发表上述看法。

询及他是否认同这一点时,陆兆福则反驳记者的提问,并称“不要把话塞进(我的)嘴里。”

他强调,他从来没表示他相信这件事,反而他认为马哈迪是一位政治家,也是所有大马人的首相。



张念群服务中心遭丢蛋

2019年8月6日

(古来6日讯)爪夷文课题延烧,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位于古来国会选区的服务中心昨日遭愤怒的民众丢鸡蛋!

身为张念群的古来选区助理兼行动党古来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黄勃扬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表示,他们已经报警处理,交给警方调查。

他表示,助理是昨日上午10时到服务中心开门上班时发现门口被人丢鸡蛋。

“由于情况并不严重,因此服务中心仍照常开放。”

据附近商家指出,昨早开店营业时,就发现古来国会议员办公室前有鸡蛋壳和蛋液,相信是趁附近商店打烊或尚未开店前丢鸡蛋。

日前,来自万里望的周属铭通过面子书直播,在行动党怡保万里望州选区服务中心丢鸡蛋,随后遭警方扣查,行动党万里望区州议员周锦欢事后到警局与前者会面,两人最终握手和解。



华侨日报

沙进步党副主席余田雄昨发文告 指统考未承认爪夷文先登场 与世界趋势背道而驰

August 06, 2019

【亚庇五日讯】沙巴进步党副主席余田雄今日发表文告,对爪夷文事件,作出剖析。文告内容如下:「希望联盟在其竞选宣言中,口口声声答应要让全国独中毕业生持有的统考文凭受马来西亚政府承认,当权后非但没有承认统考文凭,反而却默许爪夷书法被纳入各源流学校的教科本。

作为非巫族政党的民主行动党,为爪夷文普及化政策托出一大堆理由:「学会爪夷文不是背叛种族和文化」、「爪夷文和中文都是以毛笔字写下的书法字体,没有不同」,甚至还将其美化为「趣味语文教学能促进国民团结」等,硬要马来西亚华社接受。

教育部副部长谎称这项硬性规定必修的教科,只不过是「趣味教学」。

在首相署当部长的沙巴民兴党议员宣称「学多一个语言利多弊少,学爪夷文勿大惊小怪」,但他却忽视爪夷文在沙巴的实用价值。如果联邦内阁是希望学生具备更强竞争力,应该要推行其他更有价值的语文。

沙巴目前的情况,爪夷文和伊斯兰宗教几乎划上等号。虽然爪夷文当沙巴在15世纪属于汶莱领土时被广泛使用,但在二战之后,爪夷文已日渐式微,仅存在于鑽研宗教文献。

在沙巴,除了伊斯兰教堂和慕斯林商店有使用爪夷文之外,大街小巷皆不需要这种语文。在沙巴反而可以看到许多韩文、中文的招牌林立,主要是因为这两种语言的游客流量极高,有其实用价值。纵使学校教科内完全没有韩国语,但随着商业的需求,人民自然会学习应用;由于现有教育制度内存有华教,沙巴商家在应用华文经商显得更得心应手。

中国已崛起成为世界强国,渐成为世界的主导,以华语为主要教学的统考课程的重要性及实用价值绝对会比爪夷文更高。相比之下,政府更应该要在各源流学校增设华语课,来充实未来国人的竞争能力。

希盟在为国家拟定教育政策时,竟然与世界趋势背道而驰,令人民感到无助、无奈、彷徨、绝望。

如果行动党想要测试爪夷文的实用价值,可以尝试在即将到来的中秋节,在月饼上用爪夷文标示馅料、用爪夷文打灯谜、用爪夷文讲述嫦娥奔月的故事吧。他们也可以继续在明年新春,在党所张挂用爪夷书法写的春联。」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现小五课本仅1页 明年小四却有6页 华教人士最怕爪文再倍增

2019年8月06日 报道:洪玉璇

当大家在为小四生增设爪夷文书法起争议的时,其实华小五年级的国语课本已有爪夷文字出现,不过这只有一页纸的爪夷文字介绍,与即将推出的6页纸小四爪夷文书法教学有所不同。

华教人士担心,一旦四年级爪夷文字书法纳入课程实行后,接下来小五、小六课本会跟着修订,增加更多爪夷文。
小五国语课本也教导学生中堂书法,包括楷书、草书、行书……以及印度人的淡米尔文字。

据了解,在华小五年级的国语课本中,第17单元中的第85、86和87页,分别教导学生爪夷文字、华人的中堂书法,以及印度人的淡米尔文字,而第88页则是一则涵盖三大种族文字的文章。

至于第84页则是教导学生各族的传统服装,包括华人的旗袍、马来人的宋谷(Songkok),以及印度人的传统服装莎丽(Sari)。

而教育部将于明年推出的小四爪夷文书法(Seni Khat),是纳入小学四年级的国语课本,归为“趣味语文”,据教育部说法,不会纳入考试范围。

根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较早前的解释,爪夷文书法将占162页里的6页。也就是说,小四生即将学的爪夷文书法,将比五年级国语课本中所教的1页爪夷文更多。

李添霖:不做好最后防线 五年级国语课本或会修改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副主席兼槟威华校董事联合会主席准拿督李添霖担心,如果华社不做好最后的防线,五年级的国语课本将会修改,至少增加到6页,六年级的国语课本可能会增加到至少8页,最后受影响的是华社的未来。

他最近几天才发现,华小五年级的国语课本有教爪夷文,但是经过跟老师们了解后,有关教学只是简单的认识,学生根本不需要从学习发音到文字书写。

他说,教育部指未来学生要学习的爪夷文,是属欣赏、艺术,但是是如何进行教学,还是一整年一节带过,至今并没有详细说明,因此,他促请那些支持小四教爪夷文书法的人,应该先去清楚了解未来的小四课本内容。

他也说,现在小学生的功课压力已经是去到极点,如果政府要提升学生的国语水平,应该是教学上协助老师提升,而不是让学生学很多东西,就似乎变得很“厉害”。

“我们不反对有兴趣的人去学习爪夷文,但是应该当作课外去学习,而不是强迫性!”

骆保林:要10岁小四生学爪文很不适合

槟州华校校友会联合会前任主席拿督骆保林表示,教育部要年纪仅10岁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学爪夷文字,根本不适合,他坚决反对小四生学爪夷文书法。

“五年级的国语课本有介绍爪夷文,我们并没有注意到。如果课本中所教的,是三大种族的文字,旨于促进国民团结,我也没有反对。不过,若要学习其他种族的语文或文字,则需视个人兴趣,政府应该要听取民意,不能一意孤行。”

他说,其实华社并没有反对学爪夷文字,只是认为,要10岁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学爪夷文字,并不适合。

他解释,一是自从教育部废除小学一至三年级的学校考试制度后,当他们升上四年级的时候,要重新适应考试制度应付UPSR,同时要多学习爪夷文字,这是一种负担。

“二,是现在的华小低年级的学生,连学习三语、中文书法字都写不好,根本不适合去学其他的种族的书法;三,教育部说学生只是学不用考,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政府的承诺根本不能相信,现在华校的华文科节数越来越少,就是其中一个最好的例子。”



针对爪文书法课题 90马来团体移交备忘录于董总

2019年8月06日

90个马来团体就爪夷文书法课题移交备忘录于董总,今午在和谐的气氛之下落幕。

董总代表中委罗志昌及执行长梁胜义,亲自从代表莫哈末阿斯拉夫手中接过备忘录。周二2时30分钟,这些团体代表即在董总教育中心外聚集,此外,警方也派出警员在驻守,引起了紧张。

但到了3时30分,在警方引许之下,阿斯拉夫率领10余人代表团移交备忘录。

罗志昌随后向媒体表示,他们尊重来自各方的意见,也感谢这些团体的举措,董总中委会在研究了备忘录后,将给予回馈。

阿斯拉夫则表示,他们的群体从之前的47个迅速增加至90个;而为了尊重董总没有举行示威,他们也同意取消示威。他们也感激董总派出执行长亲自接过备忘录 。



魏家祥发6点马华声明 阐述对爪文课题立场

2019年8月06日

针对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文书法”,及一些有心人士的抹黑和栽赃,马华公会特此发表6点声明,以正视听。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今午在脸书发文马华文告,以下为6点声明:

1- 马华鼓励各族国民自由学习爪夷文书法,爪夷文书法可以列入小学的美术课、选修课或课外活动。
然而,马华明确反对希盟政府在国民型小学的国文课程强制加入爪夷文书法的做法,这加重学生的负担及增添华小变质的忧患。

2- 马华认同现有小五课程纲要的编写。摘自前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的文告:“目前华小5年级国文课本第17单元标题为书写艺术(Seni Tulisan),共有4页(第85至88页),里面一共介绍了3个不同的书写艺术。第85页是介绍爪夷文,第86页介绍了中文书法,而第87页也是介绍淡米尔文,第88页也是老
师与各族学生展示各自书法艺术的对话课文。”;这个单元旨在介绍多元族群的3种书写艺术,这是更加平衡及符合多元社会的做法。

3- 马华或国阵领袖也没在2016年支持强制华小生学习爪夷文书法。当时,是课程发展司通过相关课程编写,但尚未带上教育部部门会议(部长副部长主持的决策会议)。最新的国民型小学马来文“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是于2018年4月才出炉,当时正值国会解散期。因此,一直都没具体通过。

4- 马华秉持多元尊重的精神,高度认同爪夷文书法的文化价值,也呼吁国民在多元的社会,展开更多的对话和聆听。有心人士,尤其行动党人士的抹黑和栽赃,不只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更加突显行动党领袖的心虚。

5- 过去华文教育的发展,证明马华秉持务实、对话及尊重态度的有效性。希盟政府,尤其行动党领袖如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等,无力在多元社会中,通过对话解决争端,而之后行动党领袖的逃避和推卸,才促使这课题在我国多元社会趋向尖锐化。

6- 马华尊重多元,爱惜各族文化,谴责行动党领袖逃避和栽赃的态度。教育部必须以更多的尊重及包容处理爪夷文书法课题。



网民谩骂马华民政变少 爪文书法助华基反对党重铺路?

2019年8月06日

火箭因为“爪文书法争议”事件而惹了满身蚂蚁,落魄的马华及民政党,看到翻身曙光?

自从国阵于去年大选兵败后,马华及民政党作为反对党,无论是发布任何捍卫华社及华裔的文告,都会遭到华社无视,甚至在社交媒体上还遭到网友无情贱骂。

尤其在去年509选举后,两个政党较以往低调了很多,然而近期因爪文书法争议,行动党霎时成了网民炮轰的对象,让马华及民政党有了发言机会。

在“爪文书法争议”事件引爆后,两个政党都紧咬课题,文告次数比过去频密,尤其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及署理主席胡栋强,几乎每天都捉紧论来连番炮轰行动党默不作声。

马华方面也不落人后,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也率领众马青领袖开始发动攻击,鞭挞行动党的不作为。

两个政党更连番提及“统考”一事,痛斥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把承认统考的承诺都抛诸脑后,要求张念群在“爪文书法争议”事件上引咎辞职谢罪。

由于爪文书法争议对华社而言关系重大,因此网民难得减少对马华及民政党谩骂,罕有地认同他们的言论,把枪口对准了教育部,要求教育部撤销
爪文书法。

不过,也有部分网民质疑,如果今天还是国阵执政,马华与民政党还会有如此反应吗?

也有网民表示,马华和民政党如今可以肆无忌惮的抨击行动党,就像行动党执政前的做法一模一样。

因此,网民只是因为“爪文书法争议”而才暂时与马华、民政党站在同一阵线,不代表网民已可以重新接纳马华与民政党。

刘华才:会做好监督执政党的角色

对于民政是否借着爪文书法争议重获民心,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表示暂没想过这点。

对于网民难得的符合改党言论,刘华才表示,民政党只是坚持做认为正确的事,并没有考虑到政治因素。

他说,执政党一意孤行要落实“爪文书法”,因此民政党的声音就格外重要,他们更加需要坚持,和人民站在一起力争到底。

“我们的立场很清楚,就是要求教育部撤销在华淡小开设学习“爪夷文书法”(Seni Khat)课程。”

他也强调,民政党目前要做的,就是做好他们作为第三势力,监督执政党的角色。不过他也透露,近期出席盂兰胜会的活动,他察觉到,民众对待民政党领袖的态度都很正面。

“民政党并不会因此而自我感觉良好,相反的,他们会做好监督执政党的角色,并时刻和人民在一起。

魏家祥:了解“爪文书法争议”的重要性,会坚持到底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感谢,有民众在爪文书法争议课题上,给予马华正面认可,惟马华并不是要籍此获得人民的支持,相反的这是在捍卫华社底线。

对于有民众给与认可,他认为这是对于马华的一个认可,不过马华并没有奢望什么,反而现在只想做好本分,好好的服务人民。

“爪文书法争议牵涉太广,是一项涉及全民的议题,马华了解这当中的重要性,所以会在这事件上坚持到底。”

魏家祥:这是在捍卫华社底线。

另外,他指出,从这事件上,相信人民已可以看到了一些端倪,就是马华在这事件上并没有给行动党吃死猫。而他也表示,希盟现在已是执政党,决策权是在他们的手上,而不是在于反对党。

他说,行动党日前甚至还把“爪文书法争议”的责任推给媒体,对此他揶揄,行动党是以鸵鸟心态在处理“爪文书法争议”。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159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8 15: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反对强制学习爪夷文 拉菲达挑战马智礼:你也会不及格

2019年8月7日

(布城7日讯)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成员丹斯里拉菲达表示,她并不支持国民型小学国文课纳入爪夷文书法单元。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她认为,政府不应强制任何人学习书法。

她表示,她已传讯息给教育部长马智礼,劝说不要将爪夷文书法设为一个科目。

“我会是第一个不及格的人,我敢挑战你,你也会不及格。”

也是前国际贸工部长的拉菲达认为,与其学习书法,不如学习多一种语言。

她说,现有教育制度已充斥各种荒谬政策,无需再加入该些非必要且无意义的科目,以免加重负担。

教育部日前就“政府在华淡小的马来文科里,加入爪夷文书法单元的决策”一事,重申没强迫非巫裔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

教育部说,政府没强迫学习,反而致力提高所有学生对艺术、文化和马来文历史的认识。



星洲日报

周惠卿:谁来教爪夷文?·华社忧破坏华小特质

2019-08-07 00:00:00 

(亚庇6日讯)华教工作者担心,一旦爪夷文书法纳入四年级马来文课本,将会打开侵蚀华小特质和主权的“大门”。

沙巴华文教育总会主席拿督周惠卿受访时表示,该会坚决反对教育部将爪夷文书法内容纳入国民型小学马来文课本,因为这措施可能导致更多不谙华文的教师被派到华小,进而破坏华小特质。

周惠卿:谁来教爪夷文?

周惠卿指出,上述措施将于明年实行,现有的华小教师肯定来不及接受爪夷文书法的培训,一旦教育部认为华小教师无法应付教学,可能会强行调派该部门认可的教师到华小指教。

批张念群毫无作为

周惠卿批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爪夷文书法课题上没有为华社争取权益,可说是史上最令人失望的华裔副教长。

他表示,张念群完全罔顾华社的意愿,多次支持爪夷文书法措施,而且她也无法保证这措施会不会对华小主权造成影响,也无法保证爪夷文课程的发展方向。

“虽然教育部长马智礼声称爪夷文书法未必会列为考试内容,可是这不能保证将来会不会(列入考试),可能将来进大学都要爪夷文及格!”

他也批评张念群在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方面毫无作为。

华社非因报道而反对

对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非马来社群在爪夷文书法课题上的不满源自《星洲日报》的报道,周惠卿强调,华社并非因为报纸上的报道而反对,而是根本没有兴趣,也不想孩子被强迫学习爪夷文。

他表示,华小学生的课业繁重,现有的三语课程已经让他们喘不过气来,加上爪夷文的字母非常难学,华小学生的兴趣不大,甚至连参加“爪夷文兴趣班”的兴趣都没有。

依温:反对爪夷书法纳正课 “应考虑沙砂人口结构”

州乡村发展部长拿督依温贝尼迪反对教育部将爪夷文书法列为正课内容。

依温今日发文告表示,教育部计划明年在国民型小学马来文四年级课本纳入爪夷文书法内容,这做法已经引起社会各阶层的反应。他认为,教育部在实行有关措施之前,应该考量到沙巴和砂拉越的人口结构。

他表示,教育部如果要实行爪夷文书法课,可以将之列为选修课,而非必修内容。他称,学生家长应该有权选择是否送孩子参加爪夷文书法课。

他强调,教育部应该把焦点放在更重要的课题,特别是学校基本设施和教师福利,而非学生鞋子颜色或者在马来文课本加入爪夷书法内容。

学校兴建计划出问题

依温表示,教育部在沙巴展开的很多学校兴建计划都有问题,包括延迟完工或者“烂尾”;一些计划完工了可是设施不完整,比如校舍没有办公室,宿舍没有厕所。

“沙巴还有587所破旧学校待修,应该受到关注。”

他说,沙巴很多乡区没有道路通往学校,学生必须走数个小时的路上学,因为学校没有学生宿舍。

此外,他称,教育部应该关注和解决的问题包括将沙巴本土教师比例提高到90%、提高学生英语水平以加强国际竞争力及私立学院太多等。
依温反对爪夷文书法内容纳入小学马来文课本。

谭永恩:缺谙爪夷文教师 华小忧师资文化受影响

古达华小校长协会前任主席、哥打马鲁都开明华小退休校长谭永恩认为,教育部将于明年在华淡小学执行的爪夷文书法政策引起争议,是因为大多数华教工作者担心华小的师资结构、传统文化、宗教信仰及文化价值受影响。

谭永恩向媒体发表文告时表示,近年大批被派去中东国家或在国内专读伊斯兰学系及阿拉伯文学系的毕业生严重失业,因此,华教工作者担心,政府推行这个政策是为了解决这些毕业生的失业问题。

他进一步解释,爪夷字(Tulisan Jawi)是大学国文系的必修课,不是爪夷文(Bahasa Jawi)。不过,华小国文教师(尤其是在沙巴及砂拉越)很多并非马来人,而且不是选修国文系,没有教爪夷文的基础,不可能教学生学爪夷字。

他提到,若政府将来规定执教爪夷字的教师必须拥有阿拉伯文学文凭,这不但会为上述留学生提供出路,同时也会直接影响到华小的师资结构及传统文化。

不过,他表示,若这项政策纯粹是为了让学生学习国家的重要文化,充实个人的语文才华,在这多元种族社会里无可厚非。

他说,只要教育部不是强行规定必须要拥有阿拉伯文基础的教师才可以在华小执教国文,那么华裔家长也不必太担忧孩子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受到影响。

执政1年未承认统考

另外,谭永恩也提到,教育部虽然早已将学习爪夷字编入国文课程里,但考虑到教师的能力及华小于谈小的文化背景,这么多年来没有硬性规定国语教师必须教爪夷字,或许是考虑到它的敏感度。

不过,他不明白为何新任政府在这“非常时期”作出改变,相反的,已经纳入希盟竞选宣言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承诺,已执政一年多了仍然没有去执行。



光华日报

华社不满爪文课题归咎报道引起 庄迪澎:火箭再现政治公关与传播败笔

2019年8月07日

针对民主行动党总秘书林冠英将华社对爪夷文书法课题不满导因,归咎于《星洲日报》报道所致,传播学者庄迪澎发文直言,火箭再次暴露失败的政治公关和政治传播。

庄迪澎在个人脸书发文直指,这不是行动党一次的失败,而是两次。他在贴文中以两个论点来剖析行动党处理这起争议课题的败笔之处。庄迪澎的贴文重点:

“一、从刘镇东到林冠英,皆把此次争议怪罪於《星洲日报》,此举无疑是试图掩饰该党掌握42个国会议席却对马哈迪和土团党趋奉迎合,以致当家不当权(咦,很熟悉的说法)的政治现实,并将责任推卸给《星洲日报》。但是,民主行动党忘了,2018年5月9日之前,它攻击《星洲日报》会得到共鸣,是因为它是弱势的在野党;2018年5月9日之后,它已是掌握权力机关的执政党,在政策引发争议后,将矛头指向媒体,不仅不会得到共鸣,反而会激化不满,得到同情的不是行动党,而是《星洲日报》。

二、政党和从政者,不论朝野,都应该对公共舆论有更大的包容,即便所谓的公共舆论是以较为粗糙的方式表达。这种包容的胸襟其实是一种民主素养。有这种胸襟和素养,就会避免动辄对批评者诉诸法律行动(不论是诽谤民事诉讼或向警方报案诉诸刑法)。最近在霹雳州的万里旺和柔佛州的古来,发生了民众因不满民主行动党的表现,而到党所和议员服务中心丟鸡蛋。我们固然可以批判此举违法、粗糙云云,但丟鸡蛋的行为并不伤人或造成严重财物损失,向警方报案以图涉事者被捕(并因此有可能被「绳之以法」),实可避免。报案只会招致更多不满。”

他也点出,民主行动党的政治公关和政治传播如斯失败,恐怕不是因为知识上的不足(民主行动党人才济济唷),更多的是因为权力的傲慢,揭橥了本国从政者的民主素养何其薄弱,所以在野无权时言必民主,在朝掌权后便想要便宜行事,诉诸国家权力/暴力来压制异议和批评者。

他在贴文结尾时,毫不客气地批评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慢如龟步,不是没有原因的。



重新开设英校,各族一起学习

2019年8月05日 文:李铁

509以后,马来西亚确实来到了一个崭新的分水岭–各民族之间的不信任加剧,对政府抱持的怀疑也来到了一个新高度。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文风波中,我们就可略窥一二。

姑且不论把爪夷文书法当成趣味学习的对错与否,我们从中可看到的是华社与马来社会当中的巨大分歧,却又没有彼此理性对话的机会和平台;华社对希盟政府也一步一步地从希望走向失望,在反映了强烈反对的意愿后,教育部依然一意孤行,更是惹得怨气冲天。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未来四年类似的情况依然继续上演,对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文化与种族的国家而言,肯定不是一桩好事!

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样?政治人物绝对要负上一定的责任,因为他们在英国人走后,仍然用“分而治之”的方式来继续分化各族,各种的煽动、尖锐对立的语言从不间断,让各民族之间的信任度不但没有加强,甚至一直往下掉。到了最后,变成我看不起你,你看我不顺眼,彼此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却甚少交集,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作为马来西亚的一分子,我们首先必须清晰明白一项事实,那就是这个国家拥有不一样肤色、文化的族群,从来就不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如韩国、日本般拥有单一的语言及文化。后者因为是单一源流的缘故,政府在制定各种各样的公共政策上,少了种族和语言上公平的问题,确实简易许多。但作为多元文化共存的国家,我们亦拥有自己的优势,即多语的掌握以及跨文化沟通的能力,这是让许多单一民族国家所羡慕的。

可如今,因政治力的破坏,种族间少了和谐共处,各族之间像一盘散沙,无法好好团结起来,共同为马来西亚的前景而奋斗。更甚的是,各族都有各自的保守份子,死守各自的语言与文化,已经来到“犯我者虽远必诛”的极端地步,令人不寒而栗。希盟政府若有心减少各族的猜疑与增进彼此的交流,这个时候,有必要拿出魄力与担当,好好思考如何走出第三条路,让马来西亚各个民族之间能够有机会团结起来。

而恢复“英校制度”,应该是一个比较可行的方法。在这所理想中的学校里面,各族学子在同一屋檐下,用能够和世界接轨、融入主流社会的语言–英语来学习各种知识、如科学、数学、历史、地理、商业、会计、设计、美术等等。当然,大家还是必须学习马来语,毕竟这是国家的语言。除此之外,学校也必须设有各族的母语/宗教课,让各族学子在学校内仍得以学习到自己族群的语言和文化。

不要忘记的是,这些年来,我国学生在英语会话及书写掌握能力出现显著的下降,因此各造都必须发挥共同力量,让新生代有更多学习英语的机会,以提高在国际上地位,并面对工业4.0带来的挑战。而我国向来奉行多源流教育制度,有华文学校、淡米尔文学校、宗教学校、国际学校及私立学校等,因此设立英文学校根本不应是一项课题。

英校的设立,将能巧妙地避开各族因母语情节而带来的争端,让不同肤色的小孩有机会在一起生活、受教育,彼此用最有力的语言去学习与沟通,而同时间,又能上各自母语课程以及学习国语,完全不失“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认同。更重要的是,倘若国人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将增加自身的竞争力,也能够进一步提升我国在国际舞台的地位。当然,说英文不是因为美国国力强大,我们不学英文就比较弱;而是因为美国强大,各个国家都在学英文,所以英文够好就像拿到精神上的免签护照。只要一个语言,你就可以跟世界交流、掌握世界的脉动。

恢复以前曾经创建的英校,也许会是一个再度能够把马来西亚人团结起来的契机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12-16 10:4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