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小狼女

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

[复制链接]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9节:为什么突然不爱我了呢

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给秘书和他讲过我的事情,但无可非议的是,经过那个讲故事的加班之夜,他们和我的关系更接近私人。

我也曾不止一次地私下对他说,能抓住的时候就千万不要放手,男女感情这种事情,一步错,步步错,再也回不来。

他回应我的往往是一个笑容。

闭上眼,笑容展开,然后睁开眼的时候,眼神仿佛看进我心里。

我一直不明白,他何以笑成这样。

但现在我明白了。

寒彻心底。

在电视里看到他匆匆一眼的下个星期里,我照常上班,照常下班,照常在公司里和他讨论工作,照常看着他和我的小秘书亲密。

直到那个星期四。

那个星期四的下午,我从办公室到楼层的洗手间,看到秘书红着眼睛。

事情终于开始渐渐裂变。

怎么了?

他要和我分手。

我心里明白,秘书的价值只在于女儿的地址。

等到女儿回去,她就失去价值。

这和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

他说他不爱我,他爱另一个人。

她抬起头,看着我。

他为什么突然不爱我了呢?

我望着她的眼神,如此熟悉的眼神,几年前,有另一双眼睛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爱你了,和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两者哪个更容易接受一点?

得到后失去,和从来不曾得到过,哪一个更让人难受?

我笑笑,拍拍她的背脊。

至少她认为她被爱过,只能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天加班,秘书再也没有留下来,她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全公司全陆续走了,她也走了。

我和他相对坐着。

我们研究最后方案的定夺,后天就要参加决战。

坐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他始终不露声色,我终于放下案卷。

聊一聊?

他看着我,突然说,给我一支烟好么。

我皱了皱眉,把烟推过去。

突然觉得很像电视里被审问的犯人问警察要烟的画面。

他拿起烟盒,抽出一支。

没有点起,而是把烟放在手里,用手指慢慢捻动,细小的烟丝碎屑纷纷掉出来。

聊什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的。

那一瞬间,我知道我们已经互相摊牌。

听说你们分手了?因为另一个人?

我玩弄着打火机,不经意地问。

他点点头。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笑起来。

我也笑。

我们就这样对视而笑。

过了一会,他收敛笑容,很认真地看着我。

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但……受过很大伤害。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7

主题

3753

帖子

2万

积分

积分
24396
发表于 2009-7-21 13: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好, 精彩.
不过, 正如早前四叶说的, 还真是个贱男人.
非要失去了, 才来珍惜, 那不是真正的男人应该做的.

一开始对"女儿", 觉得思想有差距, 分手.  这倒还罢了.
接下来是因一时失足跟女友分开,  就想跟女友结婚, 我还可以把这当作是浪子回头.  虽然"女儿"在搞屎棍, 糊煲不成功, 乃非战之罪.
到"女儿"离开了就开始寻她.  (这有点那个了), 但, 我还可以接受说当做是发现他真正的爱.  归根结底, 女友这时已经不可挽回了.
结果寻到了妻, 安定了下来, 就应该就此结束之前的一切藕断丝连.

后来的发展就纯粹是贱男人了.

0

主题

2765

帖子

1万

积分

积分
12478

局长良民

发表于 2009-7-21 13: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2F liverpool 的帖子

就是咯~
很坏 ~

♀四叶草象征幸福♂
☆小草★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0节:怎么说他也帮过女儿

第30节:怎么说他也帮过女儿


我心脏狂悸,努力压制自己,淡淡问,她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我,眼神纯净。

和你没关系吧?

是吗?

他嘴角扬起。

不是吗?

我点点头,然后低头笑着翻着资料,不经意地问。

她爱你吗?

我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我安静看着他,等他回答。

他不说话,指着桌上的碎烟丝。

你说我把这些再塞回去,这烟会比原来松呢,还是会比原来更紧?

我皱眉。

他一边把烟丝慢慢捻起,一点点塞回烟卷,一边跟我解释。

这支烟本来是你的,现在是我的,无论是我把它捻碎,还是弄回去,但只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这支烟还是我的,无论是松是紧,完全不重要。你明白吗?

他把烟恢复原状,放在唇上。

打火机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他静静看着我,等着我手里的打火机。

我缓缓把打火机递过去。

然后他笑了。

他笑着打火,六次。

没有点着。

我轻轻从他手里取过打火机,微微用力。

火苗就窜了出来。

让火苗燃着,等着他把烟凑过来。

这个打火机不是谁都会用的。

他没有把烟凑过来。

一个人低着头,他也明白。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坐了很久,也没有说话,没有看我,我甚至有些不忍心。

怎么说他也帮过女儿。

但也是他,让女儿从一个地狱到另一个地狱。

他苦心孤诣,他的爱很可怕。

最后他深深吸了口气,问我,你想见她吗?

我看了他很久,终于点头。

好。他说。

第二天中午时分,他进来说带我去见她,我开着车带着他一路走着,心情紧张,好像去见我的岳父母般,甚至在心里反复练习见到她的第一句话。

甚至还不顾身份地,稍稍有些紧张地问。

她知道我去见她吗。

他点点头,不发一言地朝我指着方向。

我们在一个宾馆前停下来,他先下车,对我说,她在房间里,我上去和她最后交代点事,你半小时后上来。

他告诉我房间号码。

我坐在车里,半个小时,如半个世纪。

我一直看表,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我下了车,进了宾馆,找到他告诉我的房间。

凝立半天,敲门。

过了好些时候,他来开门,看着我。

眼神很奇怪,一步步往后退,我一步步走进去。

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

我的妻。

她在床上,把被单遮着身子。

惊恐地看着我。

我脑子一懵,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我呆呆地转头看他。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1节:为什么你知道吗?

他看着我,背着妻,对我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18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景象,我的妻子,睡在旅馆的床上,拿着被单遮住身体,惊恐地看着我。

她在他面前坦陈身体。

在我来到后却拿被单遮住身体。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我呆呆地看着他,一时间,我的表情里,困惑大过震惊。

但我终于还是明白了。

整整十几秒后,我终于明白了。

他在耍我。

他早就布置好一切,他潜入我公司,打探我一举一动,他利用秘书得知女儿的住所,抱回孩子,然后他接近妻,勾引妻,然后最后在我面前奉上妻赤裸的身体。

他完全成功。

这是他最后一击。

干净,有力,致命。

我反应过来,彻底反应过来,我发出了我自己也不能想象的吼声,冲过去把他扑倒在地上,挥拳,连续不断地打下去。

他没有还手,甚至躺在地上,虽然被我殴打着,仍在安静赏鉴我。

妻冲过来,拼命地拉我。

我扭过脸看着妻,眼神无法形容,痛到骨里。

她被我的眼神慑住,一动不动。

我冲着她大喊,走!

妻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怔怔看着我们,不知在看谁。

我再也没有管妻,我把他从地上活生生揪起来,往门外拖。

拖进车里,扭转钥匙,疯狂地开出去。

他在我后面,自然地拿着边上的纸巾擦着鼻血。

经过一个幽暗的弄堂,我把他拽出来。

用一种近乎崩溃的眼神看着他。

她需要好强烈。

他用手擦了擦鼻血,笑着对我讲。

我已经不想打他了,我要杀了他,我必须杀了他。

这是一定的。

那个时候我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顾虑,无论我是否会被判刑,无论我是否会被偿命。

我一言不发地转身,自车后备箱里,开始挑选工具。

他逃不掉,天涯海角,我都会杀掉他。

他低着头,拿出手机,一边按一边对我说。

你先忙你的,我发个消息。

我躬着身,心里突地一跳,静止了动作。

他的自言自语开始传入我耳朵。

其实刚开始,我只是一个跑错病房的人。

他笑道,然后继续讲。

然后在你不在的时候,我就陪她聊天。

然后渐渐,她居然把什么都告诉我。

然后你就把她接出院了。

然后在你在高架边等着发呆的时候,我就一直陪着她。

你应该感谢我。

是我让她觉得有了爱情,他自言自语地笑笑,你知道她有多需要我?

为什么你知道吗?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2节:哇,你说那有多开心?

因为我让她觉得我多需要她。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起来。

如果到最后,让她知道,一切原来还是个谎言,全是假的,全是因为同一件事,全是因为同一个人,她还是一个牺牲品。

哇,你说那有多开心?

我背脊的神经突然一阵巨痛,是神经痛。

原来真正的杀手锏在这里。

他要的并不仅仅是让我目睹妻的出轨,那是正常的,每个正常男人都可能会遇到的场面,不足为奇。

现在才真正致命。

绝对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经受得住这个,绝对不会有。

因为那是一种绝对的摧毁。

那是对一个女人,最最残酷的摧毁。

我一直低估了他。

我紧紧地抓着扳手,一步步朝他走过去,看着他的眼睛。

他看着我,笑着说,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

他的手按在手机的发送按键上,对我说,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

你来杀我,我来按按键。

我们看谁手快。

如果你快,我就死,如果我快,你老婆死。

他笑了,是不是很像西部牛仔片?

我开始数数,我数到三,就开始!

一……二……

我突然就崩溃了。

彻底崩溃。

几乎是毫无征兆地喊起来,你要什么!要什么!你要什么!我答应你!

我玩不起这个游戏,根本玩不起。

他看着我,满心疼爱地笑起来,像一个父母在看淘气的孩子的眼神。

不如你把公司给我?

我给你。

回到公司,我签文件,转让股份。

他一直站在我身边,带着谦逊的笑容,像个被传衣钵的好徒弟。

而不是一个篡位的贼子。

快下班时,我召集了公司所有同事,宣布了这件事。

他坐在我边上,还是静静的样子。

同事们虽然有些惊讶,但他们很快接受了,好像这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我终于把数年心血拱手送人。

回到公司的停车场,坐在车里,一时脑子发涨,痛得厉害。

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面对妻。

我不容许她对我解释,因为那一定是拙劣的。

如果她一定要拙劣地解释,那我就全盘接受。

她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到了家楼下,停好车,下车往大楼走。

就在这个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发出短消息的声音。

我突然止步,默默站了很久--可能也只有几秒钟--才拿出手机,打开看,里面只有三个字。

对不起。

与此同时,一个人从楼上坠落下来,砸在我的车上,车被完全压得凹了进去。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3节:终于一无所有

发出了一声巨响。

我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

看了很久,直到人们拥上来,我才慢慢走过去,把妻的手轻轻掰开,拿出她握着的手机。

翻到她的通讯记录。

我不该相信他。

直到那时,我终于一无所有。

19

我几乎忘记之后的一个多月我是如何度过的。

我跑到"他"公司,像个疯子一样,拿着酒瓶砸,被保安拉出来。

没有人认识我。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名字还是那个名字。

只是所有以前的同事全部消失,只有一张张陌生的脸。

我整天候在公司楼下,逐渐像个乞丐。

等着等着,我连等的兴趣也没有了,就一个人走在路上,有时候会突然摔倒。

爬起来继续走,但是我不知道走去哪里。

我再也没有住在家里,那些房间对于我来说,已经变成禁区。

取而代之的,我常常睡在街心公园。

因为天也不是很冷,而且那个公园到了晚上,会有绿色的光,从树下面散发出来。

每次回家,只是拿一瓶酒,从橱柜里取出一瓶瓶当年自己买的,别人送的酒,小心地灌在一个小玻璃瓶里,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

一个月十七天后我遇到秘书。

那天我早早地就睡了,我在外面走了一整天,非常累,走到街心公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

我坐在公园门口,呆呆地看着人来人往。

一辆车经过,是我以前用过的车型。

我转过身,连滚带爬地向公园内冲去。

蜷缩在石凳上,狠狠闭上眼。

我在公园角落的石凳上睡了很久,老感觉被人拍。

终于醒过来,迷茫地看了好一会,这才认出那是我秘书。

她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俯身搀起我。

她把我带到了她家。

我在她家昏睡两天。

从她嘴巴里得知,他在我走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换血,不到一个礼拜,所有原来的同事全被陆续辞得干干净净,包括她。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好像她在说一件和我毫无关系的事,一个毫无关系的人。

先住在这里,她对我说。

我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

她伸出手,按住我,看着我的眼睛。

以前你照顾过我,现在我来照顾你。

后来每天早上,她去新公司上班。

我就在房间里睡觉,睡一天。

到了晚上,她回家,我做好一桌菜等她,她在饭桌前吃,我就去洗澡,洗完澡出来,也不理她,躺在地毯上闭上眼睛。

我听着她洗碗,洗澡,穿着睡衣上床,打开电视,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节:我都不干了你还赖着干吗

到了十一点多,她拧熄了灯,躺下睡去。

我就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看着,直到天亮,听见她起床的声音,再把眼睛闭上。

整整一个星期,我们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那个星期天的晚上。

她看完电视,关上灯,半个小时后,她在上方的被窝里轻轻问我。

你睡着了吗?

我不理她。

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好么。

我还是没有理她,任她自言自语。

过了一会,她抓着头发坐起身。

喂,你在我这里住了一个礼拜,讲个故事哄我睡觉又怎么啦?

我讲不来故事。

那就讲真事。她躬着膝想了一会,嗯,就讲以前和你加班的女孩子,后来你们怎么样了?

我身子一抖,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我睡在地板,秘书睡在我边上的床上。

她俯下脑袋,看着我的眼睛。

后来呢?

黑暗中,她的眼神和女儿一模一样。

我翻身闭上眼睛,狠狠地闭着,但往事还是潮水般涌来。

那天加班的晚上是女儿第一次抱我,我们蹲在地上,无声地,安静地抱了很久。

你回不去学校了。

我去你那里。她轻声地说。

我闭着眼睛,点点头。

我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她突然想起还有碟片存在我电脑里。

我打开电脑,取出给她。

打开电脑之后,我彻底呆住了,一股凉意在我背后窜起。

我电脑里所有的工作文件全没了。

怎么可能?

我关电脑前还是好好的。

怎么会这样?我语无伦次地看着她。

我不能不紧张,事实上,当时我已失措到眼神焦点都聚不拢的程度。

明天,我就必须拿着这些文件,画稿,去为公司争取一个很大的项目,一套产品的系列广告。

公司的宝全押在我身上。

但前一夜所有努力荡然无存。

我惶然看着她。

桌面上的鼠标一直没动,过了一会,屏幕保护程序启动。

是一个我没有设定过的程序,一行字幕一直划过。

是女儿在聊天室用的ID。

是她那个网友干的。

我静静地望着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怯生生地站在边上,一会眼泪从她眼角滴出来,她低着头狠狠地擦去。

就这样左擦右擦。

我看了她一会,决定辞职,我深深吸了口气,让她先回去。

你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

回去好吗?

不回去。

我终于爆发。

我都不干了你还赖着干吗!

她身子一震,但没有吓倒,咬着嘴唇,突然扬起头,对我大喊,我可以演啊!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5节:后来呢?成功了吗?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你所有的准备,不就是为了让对方知道这广告出来是什么样吗?

你可以带我去演给他看啊!

她像个精灵一样,远远看着我,负气地,不服地,甚至,坚决地。

眼泪滚落下来,再也顾不得擦。

我呆呆地看了她很久,才不确定地朝她点点头。

她笑着奔过来。

那时天已经快亮了,远处都有鱼肚白。

我和女儿在无人的办公室,我一遍遍给她排戏。

投入到角色中去,她不再调皮,不再孩子气。

而变得成熟,风情万种。

这边,看这里。

这里?

嗯,然后再这样……

我跟她讲完,她一个人在大堂里反复练习,碰到不确定地,再跑来问我。

我坐在角落,用她早先发配给我的小本子,小铅笔,回忆资料里的一鳞半爪。

我要讲稿,而她,变成了我的作品。

居然是我第一次见她照片时的夙愿。

三个小时后,我们出发,去了客户的公司,比稿。

后来呢?成功了吗?

秘书在黑暗中,静静地问我。

蜡烛早就熄掉。

一个小时后,对方总裁指定由她主演这条广告片。

那天晚上,她对我说,让我答应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经历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

我靠在橱边,额头顶着橱柜。

我答应了她。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宿舍,刚睡下没多久,她打电话来。

爸爸,答应我。

嗯?

无论怎样,你都不会放弃。

什么?

原来我答应过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经历什么困难,我都不会放弃的。

黑暗中,秘书没有看见。

我很轻松地说着,其实已经泪流满面。

我一夜无眠。

妻死后的两个月十四天,我重新走进这间熟悉的公司。

看到我徒弟,那个杀人凶手。

他远远地,一边和什么人高声说着话,一边笑着迎面走来,看到我,脸上突然怔住。

我们相隔三米站着。

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我是来面试的。半分钟后,我抬起头,淡淡对他说。

20

眼前是万分熟悉的场景,陌生的人我们四周穿梭。

他站在我面前,过了很久,露出笑容。

好。

两个月不见,他看来比以前疲惫得多,似乎也少了敌意。

我跟他走进去,那一刹那,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我会见到她。

她会在办公室里,或者和我在通道擦肩。

总之,她在这里。

这个预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我一步步走在这个公司里,呼吸越来越艰难。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10

主题

3166

帖子

3万

积分

积分
31685

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3: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6节:古怪的表情,我好熟悉

但是没有,那天我没有见到女儿。

只有一张张陌生而稚嫩的脸,陪伴了我一整天。

一整天,他都在我以前的玻璃外墙的办公室内坐着。

或许是没有料到我来,或许是没有料到自己会留下我。

我们总会做一些自己不愿的事。

或许那仅仅是因为骄傲。

一整天,他都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办公桌前的相框。

我就这样留了下来,从老板变成员工。

我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的座位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一页页翻阅他这两月来的工作。

使我意外的是,公司并未就此颓败。

他做得很漂亮。

一个星期后,我见到了那张相框。

那天我一个人留在公司,九点多的时候,公司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泡了咖啡,安静地扫视。

最后落在那扇门。

我走进去,坐在我以前的座位上。

看着面前的相框。

我呆呆地看着相框,慢慢开始颤抖起来,眼神再也无法转开,我依然看着。

在一个昏黄的楼道里,一个女孩子靠着墙,坐在楼梯上。

昏暗的灯光洒下来,女孩子的脸苍白而冷漠。

是的,那天,那我不曾亲见的情景。

一个女孩子无处可去,在昏暗楼道里一直坐着,眼前出前的是一幕幕残酷的画面。

她依赖的"爸爸",从床上爬起来,懒散地叫她滚。

她没有哭,默默地在楼道里坐了一夜。

这时,一个男人走上来,给她拍了一张照片。

在我镜头下的女儿如此甜蜜而释放。

在他镜头下的女儿,眼珠都毫无灵魂。

然而他依然把它放在桌前。

我呆呆地坐着,突然公司回廊外的大门口,有了脚步声。

我连忙放下相框。

但动作在那一刹那顿住。

我听到了一个女孩子兴高采烈的声音。

到了到了。

累死我了。

那是女儿的声音。

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听错了。

可是没有,是她。

他们远远走过来。

我呆了不知多久,可能只有一秒,我做出了一个举动。

我站起来,走到门口,关上门,靠在门上。

心脏跳得都有回声。

你的员工都是些什么人啊?

走了也不关灯。

她小声咕哝着,兴高采烈地路过我的门口。

喜欢吗?他问她。

都是你的?

……

广告公司?

嗯。他微微笑。

不错嘛。

我闭起眼睛,仰起头。

我似乎见到她斜着眼的表情,古怪的表情,我好熟悉。

我带你参观。
~个人网店~ 得空的话就看看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7-16 10:5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