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焦点:走入吉兰丹之一]在吉兰丹的马华与华社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1-1 21: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丹州明年起食肆只准开到午夜12时

2019年10月22日

(哥打峇鲁22日讯)吉兰丹州政府宣布,从明年开始,州内的餐厅和路边摊等食肆一律只能营业到午夜12时,以降低社会问题。

伊斯兰党喉舌《哈拉卡》昨日引述丹州大臣拿督阿末耶谷说,根据一项研究显示,青年常深夜外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午夜12时后仍有餐厅营业。

他说,虽然社会问题涉及众多因素,但州政府有意落实夜生活不要超过午夜12时的条例。

“所以,我们要求所有公务员全力支持,而地方政府将监督,确保减少青年深夜溜达在外的诱因。”他表示,即便是先进国,也落实规定部分商店在晚上提早关店的措施。

“有些商店甚至可能在晚上8时就关门了,如上苍所愿,我们会在2020年尝试实行。”



星洲日报

丹行政议员:鼓励食店试行 · 午夜12时停业或免执照费

2020-01-01 19:34:00

(哥打峇鲁1日讯)吉兰丹州行政议员依扎尼胡欣披露,州内饮食业商家若遵守午夜12时停止营业,或可豁免一年的营业执照更新费。  

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他,今日出席州行政会议后这么表示。

探讨强制停业执行方案

他说,此举是为了鼓励商家遵守午夜12时停止营业的条规。尽管地方政府还在探讨午夜12时强制停业的执行方案,但政府鼓励商家试行,以进行调适。

“如果商家们符合特定资格,我们(政府)或许可以考虑豁免他们一年的商业执照更新费。”

此前,吉兰丹州政府宣布,州内饮食业包括所有餐厅及路边摊,今年起一律只能营业至午夜12时。不过,地方政府尚未完成制定执行方案。

而丹州州务大臣阿末耶谷主张,政府先进行教育执法。

州政府指出,一项研究发现,餐厅等饮食店在午夜12时之后继续营业,是造成青年人经常深夜外出的原因之一。而政府相信,限制有关食店的营业时间,有助于解决青少年的社会问题。

午夜后营业必须申请

依扎尼胡欣也说,地方政府其实早已规定所有商店的营业时间不得超过午夜12时,不过对于有需要的商家,他们可以个别提出申请在午夜后营业。

“不管是餐馆业或24小时商店,只要在午夜后营业,都必须提出申请。”

询及有关措施是否对丹州旅游业造成冲击,他说到,游客在出行前,应该会对造访城市进行初步了解与认识。他认为,游客在出行前就已有心理建设和基础认知,这应该不会造成太大问题。

他举例,比如我们作为游客,到日本或其他国家旅游,我们也必须尊重其他国家在下午6时或更早的时间休业的措施。

他表示,州政府要求商家午夜12时停止营业,也是为了让人民有更多的休息或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大臣证实· 丹州公务员 每周四戴宋谷

2019-12-25 16:06:42 

(吉兰丹·哥打峇鲁25日讯)吉兰丹州男性公务员规定需在每周四头戴宋谷(songkok)上班,并从明日起生效。

这项州政府通令是在本月19日发出,并由丹州政府副秘书东姑阿兹米所签署。

根据该通令,在今年11月6日进行的第23次吉兰丹州议会上,已通过该州男性公务员在每个星期四戴宋谷上班的建议。

有关指令即刻生效。

针对此事,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莫哈末阿玛向本地媒体《每日新闻》作出证实。

“有信函就算是确实了,”他通过WhatsApp回应道。



中国报

阿末耶谷吁全民祈祷-洪灾不要袭击丹州



当今大马

寻找吉兰丹历史之根

Zaidi Musa原著  |  发表于2019年11月10日 08:51  |  更新于2019年11月10日 11:28

参观者群聚在吉兰丹博物馆前,忙着与骆驼合照。2015年10月20日至2016年1月31日期间,这里有场展览,名为“优质教育展:吉兰丹马来英雄督央古、君士坦丁堡征服者苏丹莫哈未艾法特,以及先知敌人法老王的秘密”(Pameran Pendidikan Perdana; Tok Janggut Pahlawan Melayu Kelantan, Sultan Muhammad Al Fateh Penakluk Konstantinopel dan Misteri Firaun Musuh Para Nabi)。

可能主题和君士坦丁堡及法老王有关吧,也可能主办单位认为,督央古曾在麦加留学,所以摆一头骆驼吸引旅客也不为过,让人有进入沙漠之感。

彆扭的并列

博物馆是记载及陈列一切与历史相关的场所,例如文章、相片、影音及手稿等。历史指涉根源、血脉、过去特定事件、故事、传说及生活史。然而,把苏丹莫哈未艾法特、法老王与督央古摆在一起,其实相当彆扭。

鄂图曼帝国的苏丹莫哈未艾法特和埃及法老王都以他们的暴行为世人所知。主办单位在现场展出一头骆驼(阿拉伯文化的符征)供游客拍照或骑乘,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若他们曾学习过吉兰丹历史,他们必然会知道吉兰丹的象征动物其实是麂鹿(kijang)。传说在仄茜蒂旺根邦(Che Siti Wan Kembang, 1610年的女君主)统治期间,她认为麂鹿聪明及温驯而饲养它们。

大约1990年代,汉查路(Jalan Hamzah)交通圈中央曾有座会喷水的麂鹿塑像(类似喷水池)。不过现在大钟楼交通圈那裡(很靠近州博物馆),已改为种植椰枣树。这背后原因不得而知(或许是要创造阿拉伯文化氛围)。但可以肯定,斋戒月期间,穆斯林确实大量购买椰枣乾。

感觉历史的亲近感

督央古本名是哈兹·莫哈未哈山·宾·邦礼玛姆纳斯(Haji Muhammad Hasan bin Panglima Munas,1850年-1915年)。他反对1909年的英暹条约让吉兰丹被迫接受英国“顾问”。他于1915年在巴西富地(Pasir Puteh)发动起义抵抗大英帝国殖民,反对英国插手吉兰丹行政事务及实施新土地税条例。

无可否认,督央古的斗争亦受到抗英的鄂图曼帝国影响,因为当时许多吉兰丹人完成宗教私塾(sekolah pondok)教育后便赴麦加深造,鄂图曼帝国的事蹟亦流传到吉兰丹来。可以这么说,所有的抗争都是受到历史上各种起义所推动的。

博物馆展览主题聚焦在教育上,我原先期望与吉兰丹历史上人民斗争的成败有关。我们必须了解,历史教育应从本地史开始学习,才能够通往更远处。

历史教育的呈现,应从平易近人及有趣的方法开始,例如围绕我们生活周遭的事件若在此展览中呈现,得以让人们有所体会,进而爱上历史。

遗憾地,展览的内容无法良好传达,就如学校历史教育的枯燥乏味一样,只是死记硬背日期、地点、事件。要如何以平易近人的方式进入历史,以让学生和社会感觉历史的亲近感,就应该从本地史开始,尤其通过如此的展览。

日军首在哥打峇鲁登陆

有关督央古的展览,我们其实可以纳入日军自1941年12月8日登陆吉兰丹的殖民历史。相比起埃及法老王的暴行,这个历史事件不是更接近我们吗?

直接问问曾经遭受日军暴行的年长一代:被迫喝肥皂水、爬椰树採椰子给日军、武士刀的威吓、女孩们被迫躲藏起来等等许多各式的施虐酷刑。

日军在马来亚的第一个登陆点就是哥打峇鲁彭加兰吉巴(Pengkalan Chepa)的班台沙巴沙滩(Pantai Sabak)。

如果问问一般人对日本侵略史的了解,大多数会说“是的,日军在哥打巴鲁登陆”,其实他们是想起比南利(P.Ramlee)电影《哈山军士》(Sarjan Hassan)的台词。

简言之,日军登陆吉兰丹,是为了进攻整个马来半岛。研究显示,日军在侵略马来亚6个月前,就已有日本国民涌入哥打峇鲁,甚至开了咖啡茶室、经营照相馆和杂货店等其他生意。

1941年12月8日,英军及日军交战2个小时,英军就被迫撤退到瓜拉吉赖(Kuala Kerai)及乌鲁吉兰丹(Ulu Kelantan)。12月11日,日军从哥打峇鲁迈进乌鲁吉兰丹追击英军,英军被迫炸毁古西奥铁路桥(Jambatan Keretapi Kusial,据称是当时全亚洲最长的铁路桥,注1)以阻止日军往内陆进攻。英军持续撤退至马来半岛南部,最终于1943年2月15日在新加坡投降。

舒克里参与创马来青年协会

除了著名的督央古外,另一位博物馆应该记载的人物是阿萨德·舒克里(Asad Shukri Haji Muda,1905年2月25日-1971年1月25日)。阿萨德·舒克里出生在哥打峇鲁的甘榜清真寺(Kampung Masjid)。他创办青年俱乐部(Putera Kelab,1929年10月1日),这是个期许开创新态度及新思维的青年组织,曾发行同名杂志《青年》(Putera),但随后被禁。

他之后出版另一本刊物《黄金》(Kenchana,1930年4月),展开各种笔战和论辩,议题涵盖历史、宗教、社会、经济、改革派和保守派问题、妇女地位问题等。

日据期间,阿萨德·舒克里及他朋友曾受命出版《旭日》(Matahari,1941年),他也不停参与各式组织,包括村长大会堂(Dewan Penggawa,1930年)、青年联合会(Persekutuan Setiawan Belia,1931年)。

这些俱乐部在战前就投身在艺术、文学及知识对话中,主要成员是低阶公务人员、政府学校及宗教学校的职员和学生。他们举办多场论坛,甚至邀请吉兰丹州以外的著名人物开讲。

阿萨德·舒克里也参与了马来青年协会(Kesatuan Melayu Muda,KMM)在吉兰丹的草创。日本投降后,他被英殖民政府逮捕。获释后,由于面对许多限制与困难,他在1947年搬到新加坡3个月。

他于同年重返吉兰丹,加入反殖民组织马来亚马来国民党(Parti Kebangsaan Melayu Melaya,PKMM),成为该党吉兰丹支部的领袖,并随后成为吉兰丹人民力量中心(Pusat Tenaga Rakyat)成员。1950年2月,他再次搬到新加坡从商,后来担任医疗助理,并同时积极活跃于吉兰丹文艺界。

舒克里编辑约20本词典

凭藉丰富的经验,他在1957年受聘为国家语文局(Dewan Bahasa Dan Pustaka)柔佛州新山(Johor Bharu)的外部研究员,并稍后调派至吉隆坡总部至1959年为止。

1960年代他就不活跃在政治上,把多数时间耗在收集及校勘词典。1930年代至1960年代期间,他总共编辑了约20本词典,但并非所有都出版。他的词典种类包括语言、武器、医药、货币、政治、艺术及文化等。

这也难怪,他在杂志及报章上的写作触及各种领域,从宗教、政治、经济,到妇女解放、历史、语言和文学等方面。他自1930年代也写作了数本小说、短篇故事及戏剧等作品,最后在麦加过逝。很可惜地,在“优质教育展”中没有这号人物的出现,以让社会大众和当下世代能够铭记他。

除了阿萨德·舒克里,也有不少我们应该知晓的吉兰丹本地人物,包括阿都卡迪尔·阿达比(Abdul Kadir Adabi,文学家及政治家)、阿斯里·慕达(Asri Muda,青年觉醒团[Angkatan Pemuda Insaf,API]吉兰丹代表)、阿都拉·纳库拉(Abdullah Nakula,吉兰丹历史及文化艺术作家)、法蒂玛·布素(Fatimah Busu,文学作家)、卡迪嘉·阿旺(Khadijah Awang,玛蓉舞蹈家)、阿都拉·巴玖梅拉(Abdullah Baju Merah,皮影戏艺术家)及瑟曼·瓦乌布兰(Seman Wau Bulan,马来传统民谣Dikir Barat表演家)。

建筑风格受北大年影响

除了这些人物以外,我们也应突出吉兰丹各历史事件和历史建筑。尤其,不少历史建筑都以发展之名被拆毁,特别是在哥打峇鲁市中心。

例如,历史性的哥打峇鲁市政局市场被拆迁,由高级公寓取代。此外,一些地名和路名也被改名,例如原有的彭加兰吉巴路,改名为督谷鲁路(Jalan Tok Guru,注2)。

这些事件都应该被记载,让未来世代可以知晓,甚至可成为无价的遗产。如今的状况是,大部分当代本地人不认识也不深入了解各种和吉兰丹有关的历史。我们的进步基础似乎只是现代化发展,并不在回溯历史根源。

除了忘了根源,我们却如此强调外来文化,例如哥打峇鲁一带的建筑物许多都以圆顶为设计,彷彿试图模彷阿拉伯文化。

吉兰丹的建筑风格原来深受北大年(Patani)影响,例如角锥形屋顶(perabung lima)、宋卡粘土砖屋顶(atap senggoro)及封檐板(papan meleh)等和本地环境契合的设计。这才是我们的文化和根源。

我从社区长者口中收集不少老故事,但我不确定有关吉兰丹街道、地方及建筑物的历史故事是否已被记载成书。如果我提供的资讯不准确,希望更具知识的人能指正。

身为公民,我们都有责任维护历史、保存根源。历史价值的消灭是一种背叛,且不会获得将来历史的原谅。

注释

1. 也称为吉尔玛桥(Guillemard Bridge),建于1925年。

2. Tok Guru为“师尊”之意,是对已故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Nik Abdul Aziz Nik Mat,1931-2015)的尊称。

按:顶端大图为甘榜勞勿清真寺(Masjid Kampung Laut),该清真寺位于哥打峇鲁南部Jalan Kuala Krai Nilam Puri,相传是18世纪传教士所建,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本图为当今编辑所加,原文无此配图)

编按:本文原题为“博物馆和装填物:我们的根在何处?”(Muzium dan Pengisian: Di mana Akar Kita?),曾于2016年1月发表于对话计划(Projek Dialog)网站,中文译文由岑建兴、苏颖欣翻译,刊于2019年11月出版的《黑白书店10年》小志中文版。小志由黑白书店和业余者共同出版,配合作者本月赴台湾演讲而作。本文获得业余者授权转载,谨此致谢。

萨伊迪穆沙(Zaidi Musa)在吉兰丹哥打峇鲁创立黑白书店(Kedai Hitam Putih),十余年来每週五到穆斯林祈祷后聚集的知识广场(Medan Ilmu)早市摆书摊,以非主流的印尼和马来文学、历史和左翼思想书籍为主。

萨伊迪穆沙前往台湾,于11月11日开始主讲三场讲座,分享创设黑白书店的经验,谈及马来文独立出版的异议与抗衡,以及伊斯兰、左翼书籍阅读经验。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7-5 14: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登州娱乐指南出炉 戏院必须男女分开坐

2020年3月12日

(瓜拉登嘉楼12日讯)  登嘉楼娱乐指南正式出炉,州政府规定戏院必须男女分开坐,同时酒店业者在出租客房前也必须确保共住一室的穆斯林男女,属于合法夫妇。

登州大臣拿督斯里阿末三苏里是于今日推介登州政府筹办娱乐、文化及旅游活动指南。该指南规定登州戏院必须设有3种座位,包括男、女及家庭座位。

男生及女生在戏院必须分开坐,男性座位只限男观众,女性座位只限女观众。至于家庭座位,这是保留给有家庭、夫妇或有亲属关系的家庭。

另外,指南亦说明,穆斯林观众在戏院必须穿著得体,包括遮盖羞体;非穆斯林也必须穿著整齐,过紧、透明或太短的衣著都不适合。

指南亦规定,戏院播映电影的时间,是每天早上10时30分至午夜12时为止,除了周四只能营业至傍晚6时,周五只能从傍晚6时开始营业,至到午夜12时。

凡伊斯兰重要节庆来临的前一天,戏院须于傍晚6时停止营业,直至节日当天傍晚6时之后才可开始恢复营业。

指南亦规定戏院业者准备祈祷场所予民众。同时,观众不允许携带酒精饮料入场,场内也禁止任何赌博性质的活动。

另外,这份指南亦规定酒店及民宿业者,在出租客房前必须先确保上门,并打算共住一室的穆斯林男女,属于合法夫妇。

同时,当局将划出比基尼区,非穆斯林受促衣著必须得体,只能在限定的地区穿著比基尼。

有关游客住宿地点也禁止进行赌博、迪士可或卖淫等活动,而水疗、按摩及健身等活动,也必须符合伊斯兰教规。

阿末三苏里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份指南经过多方商讨所拟定,之后将会派发给所有政府部门和机构,作为参考。

他指出,这不是一项法令或执法行动,倘若有人违反,并不会被惩罚,只是希望任何地方政府和有关当局在做出任何活动申请时,应按照这项指南行事。



登州戏院男女分开坐 吴添泉形容作法开倒车

2020年7月5日

(吉隆坡5日讯)针对瓜拉登嘉楼市政厅规定戏院必须男女观众分开坐的措施,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形容为开倒车的作法。

他希望当局重新检讨这项把娱乐活动一律伊斯兰化的政策,并不应涉及到非穆斯林观众。

吴添泉今天发表文告,针对瓜登市政厅规定戏院在昨天(4日)复业后首次落实的上述新措施作出评论时说,在宗教信仰与文化自由的多元国情下,当局规定非穆斯林社会也必须受到这项措施的限制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

他希望国盟中央政府关注此事,并通过由同属国盟的伊斯兰党执政的登州政府关注与纠正这项措施,确保非穆斯林社会或观众不受到上述新措施的影响。

“既然当局可以允许非穆斯林观众在购买‘家庭座位’时只需口头告知夫妻关系就可以同座,为何还要硬性规定非穆斯林观众必须在‘非家庭座位’方面,采取男女分开看戏的措施?”

他说,瓜登市政厅的上述戏院男女分开措施并不属于中央政府在批准戏院复工的标准作业程序内,而是为了配合登州政府在今年3月初推出的娱乐、文化及旅游活动指南。该指南规定州内戏院必须设有3种座位,即男、女及家庭座位,以确保男性座位只限男观众,女性座位只限女观众,至于家庭座位,则保留给有家庭的观众、夫妇或有亲属关系的家庭。

“指南也说明,穆斯林观众在戏院必须穿著得体,非穆斯林也必须穿著整齐,过紧、透明或太短的衣著都不适合。”

吴添泉表示尊重和不反对当局向穆斯林社会实施的任何伊斯兰化政策,但在多元种族、宗教信仰与文化国情下,不应把同样的宗教化政策或措施落实在非穆斯林社会,这是有违国情的作法。

有关戏院当局以系统待改进为由而暂停网上订购戏票,改以柜台售票方式作业方面,他希望能够尽快恢复网上或电子购票系统,以符合中央政府鼓励人民使用“无接触付款”(contactless payment)的措施。



光华日报

部长捍卫丹伐木问题不正确 环境部:是州政府权限

2020年3月12日

环境部表示,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捍卫吉兰丹州伐木的课题并不正确,并强调伐木课题是州政府权限。

该部今天(12日)发表文告说,环境部只是根据法律来处理保护环境、生物多样化及国家财产的工作。

文告续说,在处理森林永续性及多样化生物、部门将会提高监督及执法,以确保符合法律,若发现任何人士违法,部门将毫不犹豫采取行动。

“环境部长将与各州政府及相关单位商讨,寻找对策应对环境与生物多元化的课题。”

他说,这是为了在发展国家之际也维护环境永续性及生物多样化课题。

端依布拉欣周三到环境部上班,被指伊斯兰党执政下的吉兰丹素来因伐木问题而遭受批评时说,丹州伐木公司拥有国际认证,他也认为种植榴槤也会污染河流。



星洲日报

副大臣:2018起分阶段·丹购14马赛地充官车

2020-01-16 19:16:35

(哥打峇鲁16日讯)吉兰丹副州务大臣拿督莫哈末阿玛证实,丹州政府自2018年起,先后购入了14辆马赛地,作为州行政议员的官车。

他强调,这些车是分阶段购买,与去年杪获得的4亿令吉联邦政府特别拨款无关。最后购入的是州务大臣和他的官车,两人的官车属于不同型号,购买官车的钱是州政府的钱。

他今日在其选区办公室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他的官车是在去年12月杪使用,大臣的新官车则于今年1月1日使用。

“已故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任职时,就已经购入马赛地作为官车,无需大惊小怪。”

各方考量才决定换官车

他说,旧官车已使用超过10年,而且部分州行政议员在上届大选后已易人,州政府在各方考量下才决定更换官车。何况,马赛地的安全性更理想,其维修费比起普腾将相更节省。

他表示,不清楚州政府购入的马赛地价格,因为这是由州政府财务处处理。

“我不太清楚具体的价格,不过豁免税务后,相信有近50%的折扣。”



中国报

瓜登戏院称获市政府指示 男、女、家庭 分区坐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22: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效仿登州 伊党建议彭亨戏院男女分开坐

2020年7月13日

(关丹13日讯)彭亨州伊斯兰党将会提呈州政府,效仿登嘉楼州戏院男女分开坐的建议。

根据《每日大都会》报导,彭亨州伊斯兰党主席罗斯利阿都嘉峇指出,在登州采取戏院男女分开坐措施成效良好,并且与伊斯兰教义相符,因此伊党准备将是项建议,在近日提呈予彭亨州政府。

“此措施良好并且符合教义,也让前往戏院的男女观众感到舒适。”

“伊党并不急于这项建议在彭亨州落实,除非彭亨州政府完全认同这项举措。”

登嘉楼州政府在早前公布,戏院男女分开坐的措施于今年7月4日起落实。

登嘉楼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三苏里当时指出,州政府尽管面对各方压力,但不会放宽戏院男女分开坐指南准则。



登州1商场TGV 开始实施男女分区坐

2020年9月4日

(甘马挽4日讯)登州甘马挽市议会下通牒,Mesra商场的TGV电影院即日起,实施男女分区坐!

继瓜登LFS影院率先在今年7月初开跑男女分区坐,如今位于登州甘马挽Mesra商场的TGV,也遵从当地地方政府的指南,实行有关政策。

TGV官方面子书于周三发布贴文,内容指其位于登州甘马挽的戏院,遵从甘马挽市议会的规定,即从今年9月3日(周四)起实行观众席新指南。分别以男性、女性以及一个家庭,各别分配座位。

登州甘马挽Mesra商场的TGV电影院,遵从地方政府指示,在当地实施男女分区坐政策。从该戏院发布的观众席分布图,蓝色代表男性座位、粉色是女性座位,而黄色是家庭座位。登州甘马挽Mesra商场的TGV电影院,遵从地方政府指示,在当地实施男女分区坐政策。从该戏院发布的观众席分布图,蓝色代表男性座位、粉色是女性座位,而黄色是家庭座位。

与此同时,入场观众也需遵守仪容,即穆斯林穿著需遮蔽羞体(Menutup Aurat);非穆斯林穿著则不能过度暴露,包括紧身、遮体太少以及太短的服装。另外,也禁止携带任何酒精类饮品入场。

当地民众受促根据新区域座位表购买戏票,并且遵守当局设下的规矩。

登州政府今年3月调整娱乐指南,其中电影院必须分成男女各别一个区域。当地政府指出,此举主要是针对非夫妻关系的男女观众,而家庭成员并不受影响。



登戏院禁男女自由坐 章瑛:加深社会性别歧视

2020年7月18日

(槟城18日讯)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性别包容和非伊斯兰宗教事务行政议员章瑛指出,槟州妇女发展机构近日就登嘉楼政府于娱乐场所男女分开坐措施作出分析,而分析显示,性别隔离政策将加深社会性别歧视及成见,并使我国更加偏离达到两性平等及包容的轨道。

她今日发文告说,研究显示,性暴力始于两性权力的不平等,而并非男女的接触。

她指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指出,将两性隔离作为公共场所性别暴力的防范措施是短暂及不可行的,这类措施将深化性别歧视,并间接强化性暴力文化。

她说,欧洲两性平等领域法律专家网络 (European Network of Legal Experts in the Field of Gender Equality)指出,男女隔离政策将加剧了于性暴力事件中责怪受害者的偏见,也将男士视为所有女性的威胁。

“这对男女两性而言都是不公平的,因为对女性施暴是一小部分的男性,政府应针对这一部分的错误行为立法惩罚,而非施行一个将所有男女视为可能随时随地做出不适当行为的政策,如在戏院禁止男女自由坐政策。”

她说,以赋权女性,促进两权为目标,政府更应该采纳具有性别敏感性政策,如槟州政府所推行的性别包容政策和今年刚通过的槟州家庭安全政策,及每年配合国际制止女性受暴日及国际妇女节,大事宣扬两性平等的重要性。

她指出,一直以来,马来西亚全国妇女政策都著重于将两性平等纳入国家发展的宏愿。此外,我国也釆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包括两性平等、妇女赋权。

她提及,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也指出了男女隔离政策将加剧两性的不平等及阻碍妇女赋权。

“这将导致国家为两性平等及创造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社会数十年来所付出的努力付诸流水。”

她说,研究也显示,男女不平等将影响国家经济发展。胡志明经济大学于2018年的研究指出,两性平等在吸引外资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两性隔离所产生的道德绑架将加强化我国两性不平等的形象,引起外资的担忧,进而影响我国经济发展。

因此,她说,男女隔离政策将会是我国达到两性平等及包容的绊脚石,其委员会和槟州妇女发展机构强烈要求中央及各州政府聆听女性纳税人和女性选民的诉求,注重于有性别敏感性的政策来有效的解决两性不平等及性暴力事件,而并非只有短期效应的保护政策,进而加深社会的性别歧视和成见。



蛇形印度煎饼爆红 引发“不清真”疑虑

2020年7月10日

(哥打峇鲁10日讯)吉兰丹近来出现“蛇形”印度煎饼,深受当地民众的喜爱,但也引发“不清真”的疑虑。对此,丹州宗教司莫哈末苏克里表示,只要印度煎饼的材料是清真的,那么穆斯林就允许食用(tidak haram)。

莫哈末苏克里表示,只要是出自于食用的目的,而非崇拜,那么穆斯林可以购买及食用这些模仿危险动物形状的食物。

“大家都知道印度煎饼的主要材料是面粉,只要材料是清真的,那么就不存在禁止食用蛇形印度煎饼的问题。”

无论如何,莫哈末苏克里强调,穆斯林依然禁止食用蛇肉,因为这对人体有害。

莫哈末苏克里是于今日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这么表示。

他提醒,民众在食用蛇形印度煎饼时,切记不可用来藐视伊斯兰教。

“例如,穆斯林喝白开水时,不能够想像著是在喝酒精饮料。因此,在吃蛇形印度煎饼时,也不应该想像成在吃著蛇肉,这相等于藐视伊斯兰教义。”

他也呼吁,社会大众切勿急著为不确定的事项下定论,相反应该从正面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事务。



中国报

卡拉OK比赛不OK 23男女遭扣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20 15: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大学教授指丹州华裔被同化 华总丹华堂直斥以偏概全

2020年9月7日

(吉隆坡7日讯)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认为,国立大学民族研究所教授拿督张国祥发表的“吉兰丹州已经出现族群同化”现象,是以偏概全的个人看法,华总和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不表认同。

他强调,我国是一个多元国情国家,任何州属地区因历史渊源或先辈迁徙因素,导致一些族群之间在客观生活环境下,长期以来出现的亲善融洽,在一些生活习惯中互相接纳包容现象,并不能被视为“被同化”现象!

他说,有关论述欠客观,当事人应该出示足以让人信服的数据来佐证,否则便是没有数据根据的自我诠释。

吴添泉今天发表文告,针对张国祥在一项主题为“民族国家发展:我们身在何处及去向”的国家对谈会上发表的“大部分丹州子民,无论是华裔、印裔和暹罗裔都已经被‘同化’,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和愿意承认自己是“大多数族群”的一分子,而马来文是他们的语言”作出评论时,表示对此无法认同。

他说,张国祥所指的应该是丹州一些乡区的华裔同胞或土生华人(当地人俗称福建暹),但只占了州内华人的一小部分,不能代表大部份丹州华裔。

“尽管这些乡区或土生华人日常喜欢以马来话沟通,年长一辈甚至在家中有穿纱笼和以手抓饭的习惯,但绝对不能视为‘被同化’。因为这些华裔同胞多年来仍然坚持本身的华人宗教信仰,家中祭拜神明和祖先,欢庆华人传统节日庆典,也坚持同族子女同婚,对许多华人传统非常执着!”

他说,华总属下的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内,也展示了丹州土生华人在家里祭拜祖先和神明的神坛,以肯定他们对华裔传统的重视,以及在乡区生活环境下,慎终追远方面的坚持。

他说,张国祥个人的“被同化”标准是不可苟同的。

另一方面,华总副总会长兼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拿督黄保俊也强调,张国祥有关论述是缺乏实际根据的,他应该进行实地深入考察。

他说,这些居住在乡区的华人信仰神明,家家有祖先神坛,历代都坚持华人的宗教信仰,近年来一些家境比较好的家庭也安排下一代到城镇区接受华小的母语教育,根本没有“被同化”这回事!



丹州逾30年零贪污 伊党:证明伊斯兰可治国

2020年11月4日

(吉隆坡4日讯)丹州副大臣拿督莫哈末阿玛指出,伊斯兰党在过去30多年执政吉兰丹州,保持零贪污的记录,显示伊党的良好执政能力。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他说,能做到零贪污,是因为伊党根据伊斯兰教义执政。

“如果我们阅读政治书籍,一个政府的关键性测试就是贪污指数。”

“我们执政丹州,上苍保佑,在阿拉的允许以及各造的合作下,我们保持零贪污记录,这是很大的成就。”他坚信,伊党会继续维持令贪污记录,主要的原因是伊党领袖以伊斯兰为本。

“以伊斯兰教义施政,所以伊党领袖都很诚实、信任与谦卑。”

“如果我们全体上下都能保持这种施政素质,上苍保佑,我们会永远执政丹州。”

他认为,伊党在丹州的30年执政模式,即以伊斯兰为现代政治的基础,是可以在全国落实的。

“在过去30年,我们成功印证伊斯兰是可以成为国家政策的,可以运用在丹州以及全马。”

“这意味着伊斯兰与国家行政没有很大的冲突。”



当今大马

丹州议会一致通过修法,增加议员薪资

2020/11/9 1:54 pm  更新: 2020/11/9 2:01 pm  下午2点更新

尽管遇上反对声音,但吉兰丹州议会今天依然一致通过修正案,提高丹州行政议员及州议员的薪资。

丹州副大臣莫哈末阿玛在议会提呈这项议案时表示,这次修正是有必要的,因为目前丹州行政议员和州议员都面对极其挑战的情势,而且也有必要跟上其他州属的薪资。

“此外,行政议员和州议员的任务越来越重,人民寄予厚望,尤其在2019冠病疫情下更是如此。”

“所以政府建议修改这项(《1980年州议员及州行政议员薪酬法案》)法令。”

冀议员更竭力服务人民

“我们这次的修法能促使行政议员和州议员们更努力工作,竭力地协助和服务人民。”

莫哈末阿玛提呈修正案之后,议会在没有议员要辩论下,一致通过这项的法案。

这次修法之后,吉兰丹州议员及行政议员明年将加薪,涨幅在3000至5000令吉之间。

不过,全国伊斯兰学生协会(PKPIM)吉兰丹分会反对丹州政府这次做法,认为州政府应该把资金优先给有需要协助的B40群体,以及额外拨款给抗疫的前线人员。



丹州两周464人染冠病,中学生占56%

马新社  2021/4/20 2:04 pm

4月3日至16日期间,吉兰丹有464人感染2019冠病,其中256人或56%是中学生。

吉兰丹卫生局长再尼胡先(Zaini Hussin)说,除了中学生之外,其他确诊者分别是教师、学校职员、小学生、7岁以下儿童,以及19岁以上人士。

他今日接受《马新社》询问时说,多达111名确诊者(24%)是介于7至12岁的小学生;至于7岁以下的确诊儿童,则有8人(2%),另外86名确诊者(19%)则是超过19岁(教师及学校职员)。

“在这464宗确诊病例当中,哥打峇鲁占189宗高居榜首,接着是道北(113宗)、丹那美拉(55宗)、巴西马(36宗)、马樟(20宗)、万捷(17宗)、巴西富地(15宗)、瓜拉吉赖(8宗)、日里(7宗),以及话望生(4宗)。”

最容易在宿舍传染开来

再尼指出,调查结果显示疫情在校内迅速扩散是由各种因素所致,最容易在宿舍传开。

他指出,校方未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导致出现传染。

再尼也说,根据州内的情况包括通报新簇群,州卫生局预测本周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介于200至300宗。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1 21: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吉兰丹默罗州议员尤斯南逝世

2021/4/30 8:24 am  更新: 2021/4/30 10:37 am

吉兰丹默罗(Melor)州议员尤斯南(Yusnan Yusuf)今天凌晨2点28分与世长辞,享年53岁。

尤斯南是因为心脏病病发,在其选区内的住家逝世。

尤斯南的儿子莫哈末奥扎益(Mohd Auzaie)在面子书贴文表示,葬礼将在今午举行。

尤斯南也是丹州副行政议员。

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Ahmad Yakob)在面子书贴文,代表丹州行政议会和吉兰丹伊党向家属致哀。

尤斯南曾是国际伊斯兰大学副教授。他是在2013年首次当选州议员,随后出任前吉兰丹伊斯兰发展事务副行政议员。

目前全国实施紧急状态,所有国州议会选举暂停。



丹州政府拟在叻波,建大水库解决水供

Oct 11, 2021 8:51 PM  更新: 8:53 PM

吉兰丹民众长期面对水供问题,丹州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透露,州政府已鉴定在马章(Machang)叻波(Labok)建造大型水库,以解决这个困扰多时的问题。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Nik Abdullah)透露,他们在顾问公司的协助下,发现吉兰丹需要建造大型水库,以解决丹州的水供问题。

“根据最新顾问的看法,我们需要一个大型水库。顾问已经鉴定了叻波,是需要建造水坝或水库的区域。”

“一旦推行(这个项目),我们将能够解决吉兰丹未来的所有水供问题。这已经经过讨论了。”

“我们也跟联邦政府商讨过,相关部门已初步同意。因此我们恳请人民等候,并给予空间。”

莫哈末阿玛昨天在线上的丹州穆斯林社群对话会(Majlis Dialog Ummah Negeri Kelantan)中,提及该州水供问题时如此表示。

他说,丹州的水供问题经常是多方谈论的课题。

水供问题如慢性病

莫哈末阿玛也是班卓(Panchor)州议员。他敦促人民保持耐心,并给予更大的空间让政府找寻更好的解决方案。

他提到,早期当人民代议士时,他的家里的水也很浑浊。

“当我们与吉兰丹水供公司(AKSB)讨论时,(发现)水浑浊是因为水管损坏,更换后(问题)就解决了。不是吉兰丹的水的问题,而是我们家的管道。”

“许多人不理解,也不接受我们在水供议题上的解释。”

莫哈末阿玛承认,水供问题由来已久,而他们也正努力解决。

“过去10年里,我们为解决水供问题投注许多努力。”

“如果以人来比喻的话,就是染上慢性病。如果人中风无法起身,则需要数个月或更长时间来痊愈。”

中央拨70亿惟未下放

他解释,至少丹州政府正在努力改善,而且自从国盟执政中央后,也批准了拨款。

“部长说已通过70亿令吉(拨款)。这笔资金还未拨到,但基本上已经获批。”

除此,他透露,州政府正采取新管道,即利用河水作为水源,供应给人民。

他说,吉兰丹有几条河流的水干净又清澈。

“例如彭加兰拿督河(Sungai Pangkalan Datu)、士美腊河(Sungai Semerak)的水。很多水的水质良好。我们同意在士美腊(巴西富地)建设滤水站,以从河里取水。

“专家认为,这些河水足以解决巴西富地(Pasir Puteh)和万捷(Bachok)部分地区的水供问题。



丹政府拟开放清真寺,供已完成接种者祈祷

2021/6/10 11:37 am  更新: 2021/6/10 11:56 am

吉兰丹州政府正在探讨,是否要允准已接种两剂2019冠病疫苗的民众到清真寺参与集体祈祷

掌管地方政府、房屋及卫生事务的吉兰丹行政议员依扎尼(Izani Husin)昨天出席丹州安全理事会后告诉媒体,这项提议会先呈给吉兰丹伊斯兰宗教理事会(MAIK)定夺。

“我们提议,开放清真寺给已接种两剂疫苗的人。他们染疫的风险较低。”

“因此我们提议不限人数,开放给他们(集体祈祷),但仍需遵守SOP。”

政府此前宣布,全面封城期间,祈祷活动只允许最多12名清真寺和祈祷室的理事参与,其他活动一律禁止。其他宗教的膜拜活动也限12名理事参与,信众不允许到场。

丹州有意自购疫苗

依扎尼也是伊党基姜(Kijang)州议员。他表示,随着丹州人民接种疫苗意愿逐渐提升,丹州政府如今也有意自行购买冠病疫苗。

他补充,此举能确保该州的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取得成功。

“(购买疫苗)得依据情况,要看疫苗供应、疫苗价格以及政府的财力。”

此前,砂拉越、雪兰莪、槟城州政府皆相继宣布自行购买疫苗,惟联邦政府属下的冠病免疫特工队(CITF)表示,若各州透过相同的厂商采购疫苗,则联邦政府仍然获得优先供应。

不过,槟州首长曹观友周一表明,由于联邦政府保证槟城将会获得足够疫苗供应后,槟城将会搁置自行购买疫苗计划。



丹州巫医声称能治冠病,惟“担心染病”下取消服务

2021/6/2 2:31 pm

吉兰丹是国内2019冠病疫情的重灾区之一,社交媒体近日流传一张传单,其中两名当地巫医宣称提控治疗冠病的服务,引起网民的议论。

不过,《当今大马》记者联络其中自称“铎尔”(Dor)的巫医时,对方却表示,由于担心受到感染,他们已经取消这项治病服务。

现年50岁的铎尔坦承,他跟朋友“玛特”(Mat)原本计划在哥打巴鲁以南的武吉玛腊(Bukit Marak),每周轮流替冠病患者治病。

“但我们取消了这个计划,因为这跟现代医学相冲突。”

“我和朋友一开始有意用伊斯兰疗法,即朗诵可兰经文,协助治疗冠病患者或密切接触者。”

“不过,这与现代医学有冲突,很多人不相信伊斯兰疗法可以治疗冠病。”

铎尔也表示,他没有料到自己的传单会广为流传,迄今已有50人联系他求治。

促外界停止散布传单

铎尔补充,无论如何,由于担心自己及家人感染冠病,他最终被迫取消这项服务。

“(我们)考量到某些风险,如自己及家人被传染(冠病)的风险,因此取消了这个计划。我们嘱咐他们(患者)到诊所或医院接受治疗。”

“无法治疗冠病患者,我很抱歉。我请所有人停止散布那张传单。”

铎尔声称,他过去只是替人医治扭伤(Sakit Urat)。

丹卫生局促民勿迷信

无论如何,吉兰丹卫生局总监再尼胡先(Zaini Hussin)劝请民众,不要轻信没有科学根据的冠病疗法。

他强调,科学研究已经证明,冠病是由病毒造成。

“病毒的传播也有确实的资讯能够佐证,我希望(有症状的)民众立刻前往诊所或医院就医。”

根据卫生部资料,昨天,吉兰丹是继雪隆和砂拉越之后,单日确诊冠病例最多的州属,录得531宗病例。

此外,根据报导,武吉玛腊当地于2月中初曾爆出冠病簇群,属于社区感染,截止3月1日,这个簇群录得66名确诊者。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1-6 20: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付石油税只给回馈金?丹州促联邦厘清财长声明

Nov 27, 2021 4:54 PM  更新: 5:00 PM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昨日声明,国油公司不会支付吉兰丹任何石油税。对此,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严正看待,并敦促联邦政府澄清与交代。

阿末耶谷今天发文告指出,东姑扎夫鲁本周四(25日)的国会书面答复,不符合联邦政府之前的立场。

“吉兰丹政府严正看待东姑扎夫鲁的书面答复。他的答复与联邦政府之前的声明不符,希望联邦政府能够进一步厘清此事。”

他说,联邦政府在2018年6月7日通过国家财务理事会决定废除开采回馈金计划(Program Wang Ehsan),而是直接支付石油税给吉兰丹政府。

不过,东姑扎夫鲁在国会书面答复中提到,联邦政府只会针对吉兰丹临近水域所生产的石油,支付开采回馈金给丹州政府。

东姑扎夫鲁在回复伊党巴西马国会议员阿末法德里(Ahmad Fadhli Shaari)的提问时说,这是因为石油钻机其实是在吉兰丹水域外钻取石油。

前朝答应付石油税

无论如何,阿末耶谷强调,联邦政府之前早已答应支付石油税。

根据阿末耶谷,前朝政府分别在2019年10月30日于国会下议院答应支付石油税;同时也在2020年7月28日,通过当时的经济事务部和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承诺此事。

他表示,联邦政府直接支付石油税是正确的作法,符合州政府与国油公司在1975年签署的协议。

“这也符合联邦政府过去的立场和决定。”

他补充,伊党也认为,这符合联邦制和大马一家的精神,保障吉兰丹人民的福祉。

过去,吉兰丹州一直向联邦政府追讨石油税。

希盟前朝政府执政期间,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联邦已在2019年9月归还石油税予丹州。但阿末耶谷当时反驳说,联邦政府仅支付丹州政府开采回馈金,而非石油税。

希盟在第14届大选时承诺,增加给予沙巴、砂拉越和其他产油州的石油税至20%或相等值的数额,以更公平地分派产油所得及让有关州可肩负更多州内的发展义务。

但时任经济部长阿兹敏后来声明,联邦政府无力按照收益支付20%石油税,否则国油就没法经营下去。据他指出,一旦国会修改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才能支付20%石油税。

2020年3月,随着国盟取代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后,吉兰丹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在派发石油税给该州人民方面,不会再面对任何阻力。



伊党以怨报德终食其果,拉惹卡玛鲁讥丹州失油税

Nov 29, 2021 4:26 PM  更新: 4:44 PM

伊党吉兰丹州政府敦促联邦政府交待石油税课题,登嘉楼诚信党主席拉惹卡玛鲁讥讽,伊党当初与巫统和土著团结党联手击垮希盟政权,想不到现在却遭到友党抢走石油税

拉惹卡玛鲁(Raja Kamarul Bahrin Shah Raja Ahmad)今天发文告指出,在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政府按照承诺支付石油税给产油州,包括伊党执政的丹州。

批伊党夺取希盟政权

不过,他批评,伊党以怨报德,夺取希盟政权。

“可怜的伊党,它与巫统和团结党从希盟手中抢走布城,如今石油税的权利却被自己的朋友抢走!”

“难道这就是最大的马来伊斯兰政府阵线合作共处的方式?”

拉惹卡玛鲁指出,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建议联邦政府与丹州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商讨石油税课题,但这个建议却“诙谐古怪”。

他说明,伊党在联邦政府已有多名正副部长,因此无需成立特委会,况且当初夺取希盟政权时,伊党与其盟友没有成立任何特委会也能成事。

“想想吧,伊党。希盟政府在没有任何谈判或讨价还价下,就直接付石油税给登嘉楼和吉兰丹。”

他说,这是伊党贪得无厌的后果,无法得到不断追求的事物,原本拥有的也将失去。

未与登巫统分享拨款

拉惹卡玛鲁也是前房地部副部长。他说,冠病疫情爆发初期,登州政府获得联邦政府1000万令吉拨款,但却没有跟巫统登嘉楼分享,以致登州巫统主席阿末赛益(Ahmad Said)公开抱怨。

“虽然巫统在登州政府的32席中,握有10个席位,但却连一个行政议员职都没有。”

“官联企业委任也是如此,巫统州议员受冷落。”

他讥讽,登州大臣阿末三苏里忙着应付州外的富有企业家,没空理会其盟友巫统。

“所以,巫统为首的联邦政府撤回所有石油税,那有什么出奇?伊党的确不懂与朋友共享的道理。”

上周四,东姑扎夫鲁在国会书面答复中提到,联邦政府只会针对吉兰丹临近水域所生产的石油,支付给丹州政府开采回馈金,而不是石油税。他解释,这是因为石油钻机其实是在吉兰丹水域外钻取石油。

不过,这番言论引起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的不满,并敦促联邦政府澄清与交代。他强调,联邦政府之前早已答应支付石油税,因此东姑扎夫鲁的声明不符合联邦政府之前的立场。

随后,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披露,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已答应吉兰丹政府的要求,共商州内石油、发展和水供这三大课题。



伐木依法也非水灾主因,丹州政府不喊停

Jan 6, 2022 6:25 PM  更新: 6:25 PM

虽然近期大水灾使得禁止伐木的呼声高涨,但是吉兰丹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却不为所动,强调丹州不会停止伐木,因为一切依法行事。

《马新社》报道,莫哈末阿玛指出,丹州伐木活动乃按照《1984年国家林业法》的条款和条件所批准。

他指出,国家林业委员会给每个州属一定的伐木配额,而且规定必须在砍伐之后,在原地重新造林。

莫哈末阿玛也表示,树木有一定的寿命,树老则必须砍掉,否则将会倒下,砸坏其他的植物。

“例如,如果今年拿到的配额是3000公顷,则我们就不该(砍伐)超过3000公顷,否则国家林业委员会将对付我们。配额并非由州政府决定,而是国家林业委员会。”

“伐木不仅为吉兰丹州提供收入,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州属都依赖林木产品,尤其是彭亨和砂拉越。”

反伐木联署获回响

莫哈末阿玛是今天在哥打巴鲁参加大臣新年致词活动后,受媒体询问下,发表上述的回应。

记者指出,网民最近发动网路联署,要求暂停森林砍伐,以防止严重水灾再度发生,而这个联署获得逾20万个人联署。因此,他们要求莫哈末阿玛回应这次发展。

这个题为“立即停止伐木和破坏环境”的网路联署,由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以及大马生态组织(PEKA)所共同发起。

勿全然归咎于伐木

不过,莫哈末阿玛认为,伐木并非丹州水灾的主因,因为当地水灾几乎年年都有。

他也补充,丹州政府在10月到12月之间的季候风时期,并不允许森林砍伐活动。

“洪水所冲下来的树桐可能是之前就已砍伐下来,并存放在储存区。”

莫哈末阿玛呼吁民众不要把水灾的问题,全然归咎于伐木活动。



南洋商报

续运作冠病低风险中心 祖莱里盼丹州回教中心降租

2021年06月29日

(哥打峇鲁29日讯)吉兰丹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主任祖莱里医生希望吉兰丹回教宣教中心可降低租金,让设在该中心的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可继续运作。

他说,该隔离中心主要收容女病患,目前病患之多,暂不能关闭,惟吉兰丹回教宣教中心的租金高,因此希望有关方面可降低租金。

他昨日巡视吉兰丹国家文化与艺术局的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并接领丹州慈济移交的一批物资后,向媒体这么说。在场者包括哥打峇鲁苏丹后再娜二世医院院长拿督丝拉莎华蒂医生。

他说,目前州内的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仍有700名病患,若来临的哈芝节,病患剧增,现有的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仍有足够床位收容病患。

他透露,州内的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可在同一时间收容3000名病患。

“目前已有2间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关闭,另有2间即将关闭。”

“由于确诊病患下降,我们议决关闭部分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而病床将分配给州内10间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3-9 15: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丹水灾灾黎等大臣视察,要当面诉苦

Mar 9, 2022 12:13 PM  更新: 12:52 PM

吉兰丹上个月底遭遇水灾,兰斗班让德鲁善村(Kampung Terusan)的灾情更是严重。这场洪水冲走当地5间房子,另有50间受损。

期间,除了人民代议士,非政府组织、伊斯兰宗教理事会和吉兰丹伊斯兰宗教理事会(MAIK)纷纷前往支援。

此外,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最近到吉兰丹视察后,宣布为重建洪水冲走的房子,受影响的灾黎才松了一口气。

《当今大马》昨天走访德鲁善村时,当地居民形容,这次的水灾是他们经历过最严重的一次,但至今尚未见到吉兰丹大臣阿末耶谷和其副手莫哈末阿玛的身影。

“我们要诉苦!”

居民代表阿里芬(Ariffin Ismail,60岁)说,这段期间各方人士都有来村里视察,包括妇女部副部长兼兰斗班让国会议员西蒂再拉(Siti Zailah Mohd Yusof)。

不过,他说,村民都在等待大臣或副大臣亲自来灾区一趟。

“我们要州务大臣亲自来村里看看,或是副州务大臣也好。我们要诉苦。”

“这次的水灾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来看看我们吧!”

住了63年的房子

现年80岁的玛丽安(Mariam Mamat,下图)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忆述,她是在暂住临时疏散中心的第二天,获悉洪水冲走了自己的房子。

当时,她吓了一跳。她们住在那间房子已经63年。

“我跟媳妇和8名孙子住在家里。现在我们暂住在村里的祈祷室,等待孩子找房子租。”

“我非常感恩,政府要建新房子,人民代议士也会在这段期间,帮我们负担房租。”

盼政府不会建太久

54岁的罗迪(Mohd Rodi Zakaria)说,他们一家希望政府不会耗费太长时间建造新房子。

“现在,我、妻子和6个孩子暂住在妈妈的家。”

“看着洪水冲走房子,当时也是不知所措,得知政府要赔建后,才松了一口气。”

先夫辛苦攒钱所建

另一灾黎里玛(Limah Awang Senik,70岁)则感叹道,冲走的房子充满一家人的回忆,也是她先夫生前辛苦攒钱建来的房子。

“我的先夫以前在新加坡工作赚钱,这栋房子是他一点一点建起来的。”

“阿姨愿意接受眼前的一切,希望房子会尽快建好。”



过度伐木森管认证才遭撤,NGO斥丹州“依法论”

Jan 9, 2022 8:01 PM  更新: 8:14 PM

吉兰丹政府强调州内伐木依法刑事,而且非水灾主因,因此拒绝喊停。但环保组织“霹雳生态之友”批评,这种说法令人费解。

“霹雳生态之友”今天发表文告指出,吉兰丹没有遵守SIRIM QAS国际有限公司的要求,所以森林管理证书在2016年遭撤回。

组织说明,其中主因就是过度伐木,超过了每年树倒比例(AFR)的限额。

而随着这项证书撤销,吉兰丹森林管理单位已不再是大马木材认证体系(MTCS)旗下获得PEFC森林认证的单位。

“这显然说明,吉兰丹既没有制定永续森林政策,也没有朝可持续的森林管理方式努力。”

28%永久森林已开发

“霹雳生态之友”也强调,并非质疑丹州伐木活动是否合法,而是反对州政府以伐木乃收入来源为由,以争议手段开发环境。

组织点出,吉兰丹几乎28%的永久保护林已开发,转为种植单一作物,“这是有争议开发的强烈讯号;而且这个数据还不包括因为采矿和采石活动所牺牲的永久保护林。”

组织说,大面积转种单一作物采矿石,都会破坏本土植物,反过来会影响森林的水文地理情况(hydrology),并使土壤表面直接暴露在高降雨量下。

“这将破坏森林多样性原本所具备的功能,导致地表过度流失、山坡水土流失、破坏河流结构,以及水质恶化。”

“原始森林是需要保护的重要资产。树木和植物吸收雨水,而森林地面上的腐化物可以保护土壤免受雨水的直接冲刷。另外,森林受破坏,气温就会越来越高。”

组织续指,吉兰丹有数个被认定为中央森林脊柱(Central Forest Spine)的主要范围,属于环境敏感地区,一旦遭受破坏,将严重影响环境生态体系。

“这种不受管控的开发,将会带来水灾及其他更糟糕的灾难。”

盼丹州实践永续发展

“‘霹雳生态之友’希望吉兰丹州政府及相关单位可以遵守并实践真正的永续发展计划,以及根据现有法令来执法。”

事缘,近来半岛各地大水灾,使得禁止伐木的呼声高涨。惟吉兰丹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上图)强调,丹州不会停止伐木,因为一切依法行事,按照每年配额来砍伐,而且伐木单位会在砍伐之后,于原地重新造林。

莫哈末阿玛认为,伐木并非丹州水灾的主因,因为当地水灾几乎年年都有,因此呼吁民众不要把水灾的问题,全然归咎于伐木活动。

他也提到,伐木为吉兰丹州带来收入。



丹州两年获4亿石油收益,财长拒评是税或回馈金

Jan 16, 2022 3:28 PM  更新: 3:30 PM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透露,吉兰丹州政府在2020年和2021年共获得4亿令吉的石油收益。

他解释,有关数额是丹州附近油田所得的5%。

“重要的是,(丹州)2019年前获得的直接拨款是2800万令吉,目前的联邦政府则在2020年和2021年各拨出2亿令吉,即(收益的)5%,我们一分钱都没拿。”

他是今天在吉兰丹公务员汇报会的问答环节上,如此表示。

直接拨款没用来抵债

东姑扎夫鲁之后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牵涉法律课题,他不能评论到底有关款项是石油税或回馈金(wang ihsan)。

“这取决于法律(的定义),我不能回答。我专注在拨款。”

他强调,联邦政府之前没直接拨款给吉兰丹,而是先扣除州政府债务,并没给予全额。

“他们之前先扣除(了债务)再给。因此以2019年为例,只有2800万令吉罢了。在现任联邦政府下,我们直接拨款给州政府,而且是100%。”

“结果,这项拨款比2800万令吉增加了几倍。去年(2021年)是2亿令吉,前一年2020年也是2亿令吉。支付的数额将端视当时的石油收入。”

希盟前朝政府执政期间,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联邦已在2019年9月归还石油税予丹州。但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当时反驳说,联邦政府仅支付丹州政府开采回馈金,而非石油税。

东姑扎夫鲁去年尾在国会书面答复中提到,联邦政府只会针对吉兰丹临近水域所生产的石油,支付开采回馈金给丹州政府;国油公司并不会支付吉兰丹任何石油税。

阿末耶谷事后表示,此举不符合联邦政府之前的立场,并敦促联邦政府澄清与交代。



胡桑劝丹州善用石油收益,“务必惠民勿挥霍享乐”

Jan 17, 2022 8:01 AM  更新: 8:06 AM

随着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透露,丹州政府过去两年共获4亿令吉石油收益,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胡桑慕沙提醒,后者必须透明使用拨款来造福人民。

胡桑慕沙(Husam Musa)也是上议员。

他昨天在面子书贴文警惕,吉兰丹州政府切勿滥用和挥霍石油收益,而忘记照顾人民。

“每次收到(拨款后),州政府都没告知吉兰丹人民。只是一味沉默,就如人说的爱理不理,但却意外获得一笔财富。”

“请规划一些措施来让人民享受吉兰丹的天然资源成果,就像已故争取石油税之父聂阿兹的遗愿一样。”

“千万别白白浪费,领袖别用来挥霍享乐。”

许多群体有待救济

胡桑慕沙也提到,州内仍有一些群体有待州政府的援助和救济。

“要记得贫穷的人民、苦行者、孤儿、宗教私塾的师生、富有创意的年轻人、寡妇、乐龄群体、小商家和企业家,并创造从商机会和培养掌握数码科技的一代。”

“勿再以黑箱作业方式花费石油税。”

东姑扎夫鲁昨天透露,吉兰丹州政府在2020年和2021年共获得4亿令吉的石油收益,即丹州附近油田所得的5%。但由于牵涉法律课题,他不能评论到底有关款项是石油税或回馈金(wang ihsan)。

希盟前朝政府执政期间,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联邦政府已在2019年9月归还石油税予丹州。但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当时反驳说,联邦政府仅支付丹州政府开采回馈金,而非石油税。

东姑扎夫鲁去年尾在国会书面答复中提到,联邦政府只会针对吉兰丹临近水域所生产的石油,支付开采回馈金给丹州政府;国油公司并不会支付吉兰丹任何石油税。

阿末耶谷事后表示,此举不符合联邦政府之前的立场,并敦促联邦政府澄清与交代。



诗华日报

开课首日火车却过站不停 逾百学生被逼回家自修

2022年1月9日

(瓜拉吉赖9日讯)吉兰丹州开课第一天,原定早上7时到站的火车班次,在抵达甘榜瓜拉吉里斯站时竟过站不停,逾百学生最终被逼回家自修!

根据《阳光日报》的报导,该学校距离甘榜瓜拉吉里斯(Kampung Kuala Gris)约10公里,学生若乘车需要25分钟,唯乘搭火车只需17分钟。

故此,原本渴望返校上课的学生,对该班车过站不停感到失望;而学生们也在苦等半小时后,发现仍无火车靠站后,逾百学生最终决定返家不上课。

18岁就读达蓬国中(SMK Dabong)的西蒂玛斯塔受访时透露,她于今日凌晨5时起床准备上学。

她指出,由于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应该非常有趣,而且有点紧张和期待,可惜,当火车抵达站点时,却不停靠,让人感到失望。

她透露,由于父母都已经上班,想要搭乘其他公共交通上学有点难度,经过和其他同学商议讨论后,最终唯有选择回家。

与此同时,甘榜瓜拉吉里斯村长峇鲁沙胡丁在该车站会见被滞留的学生时,透露会联系马来亚铁道公司(KTMB),以汇报上述事件。

他向媒体透露,他对今早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如果是旧款火车,车长过站还可选择自行折返载学生,不过,这种新款的柴油内燃电动火车(DMU),则无法这样操作。”

他表示,希望往后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因为今天是丹州开学的第一天,大家都非常兴奋。

另一方面,《阳光日报》记者在联系马来亚铁道公司时,负责人已确认收到有关事件的投诉,并透露已对该事件展开调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6-15 22: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退休教师向廉政委申诉,促查丹州保护林遭盗伐

Jun 7, 2022 10:08 PM  更新: Jun 8, 2022 12:06 AM

吉兰丹退休教师扎里雅谷向廉政委员会(EAIC)检举该州森林局,指该单位疏于执法,导致充公的5000吨原木遭盗走。

扎里雅谷(Zarir Yaakob)来自吉兰丹的巴西富地(Pasir Puteh)。他今天前往布城的廉政委员会递交检举信。

扎里雅谷受访时指出,原木遭盗走的事件发生于话望生能吉利(Nenggiri)森林保护区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

他指出,约有5000吨原木遭盗走,市价约500万令吉。

“我挺身检举是履行吉兰丹人的责任,因为不忍看到州内的森林资源任意遭盗取。”

“我认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是因为吉兰丹森林局执法人员的疏忽和错误。该局应该为此负起责任。”

“因此,我要求该委员会援引《2009年廉政委员会法令》第1(3)条文调查可能有的舞弊。”

质疑保护区有伐木

此前,“拯救吉兰丹”组织主席胡桑慕沙揭露上述原木本来被森林局充公,但遭人盗走。

胡桑也揭露,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而涉及的是丹州政府属下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

州行政议员兼Daulah Najah董事会成员哈尼巴阿末坚称,该区域是能吉利水坝拟议建造地点,因此允许伐木。

丹州森林局总监阿都卡林(Abdul Khalim Abdul Samah)则拒绝回应此事。

扎里雅谷今天敦促廉政委员会调查上述两起事件。

“这些事情攸关吉兰丹州和人民的利益。”



丹政府承认原木遭窃,惟“公司有错不能怪政府”

Jun 15, 2022 3:46 PM  更新: 4:47 PM

吉兰丹警方日前接获原木被盗投报,州政府承认,州内确实发生盗木,而吉兰丹森林局也会采取相应行动。

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Abdullah)今天在哥打巴鲁出席州行政议会后指出,吉兰丹就如国内其他州属一样,也有原木被盗。

“我们吉兰丹当然也有人偷取原木,我们确实接到投报并采取行动。”

“当局充公(原木)以便调查,我向森林局查证时,当局说充公了原木,以确认谁涉案。”

莫哈末阿玛也是班卒(Panchor)州议员及伊党副主席。他是在受询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近来声称,能吉利永久森林保护区发生偷窃原木案一事时,如是回应。

胡桑慕沙此前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伐木者便是丹州政府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该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他还指控,有者从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盗走价格约500万令吉的原木;丹州反贪会已接获投报,正研究案件资料。

孩子犯错不能怪父亲

询及Daulah Najah有限公司涉案一事,莫哈末阿玛指出,胡桑慕沙所提及的两家公司,都持有在上述地点的伐木执照,“但不可否认,可能有人趁机偷取木材。”

唯他强调,尽管州政府不否认有偷取原木事件,但不能因此怪罪州政府

“就比如,如果是孩子偷窃,不可能我们要说爸爸犯了错?他(胡桑慕沙)的孩子之前就涉及吸毒,我们也没说他犯了错。”

“我们不否认(有人偷木),事情发生在森林里,不能怪罪政府。如果有公司偷木,就是大臣或行政议员犯了错吗?这不对啦,我们的孩子偷东西,难道是我们的错?”

他续说,丹州伐木活动由来已久,早期国阵执政时甚至是州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

“国阵掌政时期也伐木,(已故前丹州大臣)聂阿兹时期也伐木,胡桑慕沙在政府的时期也伐木,所以为何要提出伐木的问题呢,那是州收入的一部分。”

“但现在我们多方面开源后,(伐木)不再是主要收入来源。所以伐木也受到规章的约束,比如不能超过联邦政府规定的年度采伐定量(CTT)。”



官联公司涉砍伐保护林,胡桑慕沙促丹政府解释

Jun 4, 2022 8:52 PM  更新: 8:52 PM

公民组织“拯救吉兰丹”要求该州政府和森林局解释,州政府旗下企业涉嫌在能吉利森林保护区伐木一事

该组织主席胡桑慕沙(Husam Musa)今日在布城召开记者会表示,他是于周三揭露此事,而至今已过了4天,丹州政府和森林局理应有足够的时间回应,但却没有这么做。

“已经过了4天,森林局和丹州政府仍然未有任何否认或回应。”

胡桑慕沙也是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他此前在面子书上贴文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

该区段被列为原始森林保护区。

此外,他声称,丹州政府所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他因此要求州政府公布,该公司从能吉利森林保护区砍伐的原木数量及获利金额。

哈尼巴否认有非法伐木

对此,丹州行政议员兼Daulah Najah董事会成员哈尼巴阿末在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否认了胡桑慕沙的指控。

他说,该区域是能吉利水坝拟议建造地点,因此允许伐木。

“没有盗伐的问题。如果有盗伐,警方可随时展开逮捕。”

而丹州森林局总监阿都卡林(Abdul Khalim Abdul Samah)则拒绝回应此事。

“抱歉,不能(回应)。州政府不允许我谈论任何关于森林的课题。”

500万令吉原木遭盗窃

另外,胡桑慕沙也指控,有者从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盗走价格约500万令吉的原木,并声称执法人员仅需追踪该伐木区域机器的持有人或租赁人,即可找到盗窃者。

“因此,你能够得知谁是窃贼。州政府应当立即调查,否认或证实我的投报,抑或就此事发表媒体声明,因为这涉及至少约500万令吉的大笔金额。”

胡桑慕沙表示,该些原木已被马来西亚半岛森林局充公。



胡桑:森林之前转为垦殖区,是否还算保护林?

May 7, 2022 12:23 PM  更新: 12:23 PM

联邦政府去年12月同意暂停批准永久森林保留地的垦殖申请长达15年,惟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胡桑慕沙质问,之前转为垦殖区的林地是否还会颁发给私人企业发展

胡桑今天发文告表示,在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宣布上述暂停令之前,国家土地理事会(MTN)原本批准12万7050公顷的森林保留地转为森林垦殖区(forest plantation),而这些土地尚未批给任何一家公司。

他质问,暂停令颁布之后,政府是否还会把土地颁发给任何公司。

“剩余的12万7050公顷森林保留地已批准转为垦殖区,这些林地将以森林垦殖地的名义等着清除。”

垦殖区还算是森林地?

胡桑也是前诚信党全国副主席。他补充,暂停令才落实五个月,因此联邦政府声称各州属还没超出伐木额度是未经检验的说法。

胡桑也质问,垦殖地取代原本的森林后,林地是否仍能视作永久森林保留地?

他呼吁联邦政府提供详细的数据,以说明森林垦殖区项目下,有多少永久森林保留地遭到砍伐。

他也认同大马环境之友(SAM)的呼吁,要求政府废止森林垦殖项目。

垦殖区是指清除树林,以用来种植榴莲树或橡胶树等经济作物。环境组织向来批评,这种做法将破坏森林保留地的生态。

部长声称没有新计划

昨天,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达基尤丁表示,没有任何州属的伐木数量超出他们的年度伐木额度(Annual Felling Ration)。

他也补充,各州政府并没有批准新的森林垦殖区项目。

“州政府可以批准一家公司重新种植一个森林垦殖区,并且砍伐一个区域,再交给该公司重新种植新的树木。”

“我现在可以证实,政府没有发布新的森林垦殖区执照。没有发布新的执照意味着没有新的森林发展计划。”

达基尤丁也说,虽然森林属于州政府辖权,但管理森林属于州森林局与联邦森林局的权限,而森林局也会控制林产品执照。



丹警方接盗窃原木投报,胡桑促大臣亲自查访

Jun 12, 2022 1:10 PM  更新: 1:13 PM

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此前指控吉兰丹能吉利森林保护区有原木被盗,丹州警方如今证实接获有关投报

话望生警区主任习俊符(译音,Sik Choon Foo)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此事。

同时,胡桑慕沙(Husam Musa)向《当今大马》出示报案书,并透露护林员是在10天前,即6月2日前往报警。

胡桑慕沙也是“拯救吉兰丹”(Save Kelantan)主席,以及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他早前也在面子书发文,敦促丹州大臣阿末耶谷走访有关地点。

“丹州大臣今早在能吉利的甘榜实达(Kampung Star),出席能吉利水坝的动土仪式。我建议大臣花点时间,在仪式后去看看能吉利永久森林保留地盗窃原木案的地点。”

“既然已经在这里,请对丹州及人民的资产展现负责任的态度。执法应该不偏不倚。忍受弄脏自己一会儿,进去看看吧。看看那里有没有大规模的原木盗窃案。”

胡桑慕沙同时呼吁丹州政府透明处理此事,“上苍无所不知……如果仍然不采取行动,会让理智的人民怀疑有什么猫腻。”

州政府公司涉伐木

胡桑慕沙此前也在面子书贴文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伐木者便是丹州政府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该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此外,他还指控,有者从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盗走价格约500万令吉的原木,并声称执法人员仅需追踪该伐木区域机器的持有人或租赁人,即可找到盗窃者。

州行政议员兼Daulah Najah董事会成员哈尼巴阿末坚称,该区域是能吉利水坝拟议建造地点,因此允许伐木。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6 20: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全马最大迈汀落在哥打峇鲁,沙努西声称丹州多富人

Jun 28, 2022 12:34 PM  更新: 12:38 PM

尽管吉兰丹是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惟伊党选举主任沙努西认为,吉兰丹人民购买力强劲,显示吉兰丹实际上有许多有钱人。

“吉兰丹的购买力强劲。尽管人们说吉兰丹州贫穷,但我知道吉兰丹人有钱。”

“你们别不承认吉兰丹人的购买力强劲。”

“这也是为什么全马最大的迈汀超市(Mydin)会坐落在哥打巴鲁。如果(吉兰丹人)没有购买力,谁要到(吉兰丹)开最大的超市?”

沙努西也是吉打州务大臣。他补充,尽管大马衡量贫穷率的方式不利于吉兰丹,但吉兰丹人也无需因而感到羞耻。

沙努西近日在吉兰丹青年事务秘书处的活动上致辞时表示,尽管吉兰丹在国内生产总值或贫穷率等经济数据上表现不佳,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事实上,吉兰丹人都富裕。”

吉打去年获683亿投资

根据面子书影片,沙努西表示,其掌管的吉打将会努力跟随吉兰丹的步伐。

“吉打将会跟随吉兰丹人的步伐,尽管在人均收入州属排名中,只能在(排名)下方找到吉打和吉兰丹。上方是其它州属,必须看下方。”

“有沙巴、吉兰丹、吉打。但我们将会努力,为吉打带来尽可能多的工业投资,并提供就业机会。”

至于他掌政的吉打,沙努西透露,吉打于去年录得683亿令吉的外来投资,打破了60年来的纪录。

他表示,吉打以前整年的外来投资都难以达到20亿令吉,而如今情况已有所改变。

“我们在去年获得683亿令吉的外来投资,而今年截至6月,就已经获得200亿令吉。”

“就连上苍也在帮助我们。认真好好工作,(是否有)收获是上苍所决定的。”



借“拯救吉兰丹”炒课题,聂阿玛抨胡桑意在自救

Jun 15, 2022 5:12 PM  更新: 5:19 PM

吉兰丹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成立“拯救吉兰丹”后,近来频频挑起丹州政府的治理问题,但丹州副大臣莫哈末阿玛批评他只是想借此自救。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Abdullah)今天出席州行政议会后指出,“拯救吉兰丹”组织名不副实。

“胡桑的出现是因为大选近了,他要让人知道他还存在,可能之后有政党会给他机会在某处上阵。”

“(这组织)有政治议程,不是要拯救吉兰丹。胡桑慕沙操弄事实来挑起课题,目的是提高自己的形象。”

“对我而言,这个‘拯救吉兰丹’组织,其实是要拯救胡桑。”

莫哈末阿玛是受询及,如此回应胡桑慕沙近来抨击州政府,包括能吉利永久森林保留地原木被盗一事。

胡桑当官时就发准证?

莫哈末阿玛也是伊党副主席兼班卒(Panchor)州议员。他认为,胡桑慕沙在伐木事件里,把官联公司Daulah Najah与州政府挂钩,是在操弄事实,来满足自己的政治议程。

他解释,胡桑慕沙还在伊党的时期,上述(官联)公司就已获得州政府的伐木许可证,以解决高速公路费用。

“就是他(胡桑)宣布州政府要建高速公路,并且开始了部分工程。为了支付该公司的债务,政府成立Daulah Najah公司,并发出伐木许可证,而收入将用来支付给(大道)承包商。”

“因此,Daulah Najah公司里有州行政议员(担任董事)。这是官联公司,而非行政议员的个人公司。”

“但是胡桑慕沙的写法,好像这家公司是个人公司。他操弄事实,让不知情的大众以为行政议员涉及(伐木)生意,这就是问题。”

丹诚信党试图撇清关系

胡桑慕沙此前在面子书贴文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伐木者便是丹州政府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该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丹州行政议员兼Daulah Najah董事会成员哈尼巴阿末坚称,该区域是能吉利水坝拟议建造地点,因此允许伐木。

胡桑还指控,有者从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盗走价格约500万令吉的原木。莫哈末阿玛早前坦言,州内确实有偷木事件,丹此情况全国各地皆有,丹森林局也会调查对付。

胡桑慕沙在诚信党的地位也不乐观。他在2020年9月辞去副主席职,最近更批评诚信党监督政府不力,反遭吉兰丹诚信党主席慕哈末胡塞因指违反党章。

胡塞因也澄清,“拯救吉兰丹”与诚信党毫无关系。



反贪会接获资料,正研究丹保护林盗伐指控

Jun 15, 2022 1:42 PM  更新: 1:42 PM

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指控吉兰丹能吉利森林保护区有人盗伐后,丹州反贪会主席罗斯里证实,已接获及研究着案件的资料。

罗斯里(Rosli Husain)今天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表示,反贪会正在审视资料,以判断是否有抵触《2009年反贪会法令》。

他是受询及,反贪会是否正调查胡桑慕沙近期的揭露时如此表示。

罗斯里补充,丹州反贪会欢迎公众呈交任何有关这起案件的贪腐与滥权资料。

伐木者是官联企业

胡桑慕沙也是“拯救吉兰丹”(Save Kelantan)主席。他此前在面子书贴文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伐木者便是丹州政府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该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他还指控,有者从第25区段(kompartment 25)盗走价格约500万令吉的原木,并声称执法人员仅需追踪该伐木区域机器的持有人或租赁人即可找到盗窃者。

但是,吉兰丹州行政议员兼Daulah Najah董事会成员哈尼巴阿末坚称,该区域是能吉利水坝拟议建造地点,因此允许伐木。

丹州森林局总监阿都卡林(Abdul Khalim Abdul Samah)则拒绝回应此事。

无论如何,丹州警方较早前证实,已接获有关案件的投报。



能吉利水坝选址先伐木采矿,移走历史文物

Jun 16, 2022 2:15 PM  更新: 2:15 PM

吉兰丹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透露,当局会在能吉利水坝动工以前,会先在计划选址伐木和采矿,同时把当地的历史文物移走。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Abdullah)表示,获颁水坝项目的国能公司已同意这次的迁移。

“如果(这些资产)遭淹没,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因此,我们已经跟国能商讨过。收益将归(州)政府所有。”

“这片区域占地5000英亩。我不确定关于伐木区(的具体状况)。”

“这片区域也含有矿物。我们将允许一家公司开采矿物,直到该区域遭到淹没。”

他昨日是在丹州行政会议后,如此向媒体透露。

UKM鉴定谁来安置古物

阿玛表示,除了原木和矿物,察洞(Gua Cha)中的考古文物也会获得转移。

“国能正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的一支研究小组合作,以鉴定由谁来重新安置这些文物。”

察洞是马来西亚著名考古遗址,内含可追溯到1万年前,人类活动的证据。

能吉利水坝耗资50亿令吉,预计将在2027年中投入使用,一般供电量为300兆瓦。



私人公司否认非法伐木,告胡桑诽谤索偿6千万

Jun 27, 2022 11:33 AM  更新: 11:40 AM

吉兰丹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成立“拯救吉兰丹”后,近来频挑起丹州的伐木课题。之前遭胡桑点名的Al Dar资源私人有限公司如今入禀诉讼,起诉胡桑诽谤并求偿6000万令吉

Al Dar 资源公司代表律师阿吉尔(Azeel Eskandar Azmi)表示,该公司是基于胡桑在6月3日和6日的面子书贴文,向吉兰丹哥打峇鲁高庭入禀诉讼,起诉胡桑诽谤。

阿吉尔昨晚召开记者会表示,胡桑的指控完全不实且无根据,具诽谤成分,破坏了Al Dar 资源公司的良好声誉。

胡桑慕沙也是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他此前在面子书上贴文指控,能吉利森林保护区(Hutan Simpan Nenggiri)第26区段内有伐木活动。

该地区受列为原始森林保护区。

此外,他声称,丹州政府所持有的Daulah Najah有限公司,获颁伐木特许权。

面临千万损失

根据阿吉尔,Al Dar资源公司要求胡桑,就诽谤言论赔偿1000万令吉。

该公司也要求另外4000万令吉的赔偿,作为公司因胡桑言论而导致的损失。

Al Dar资源公司的持有人莫哈末哈菲兹(Mohd Hafiz Mohd Rasdin,38岁)则要求1000万令吉的一般赔偿。

该公司也要求法庭,下令胡桑撤回面子书帖文,并且禁止胡桑本人或通过其他人,继续发表相关具诽谤的指控。

“答辩人也必须作出书面道歉,作出加重损害赔偿、惩戒性赔偿以及律师费用。“

阿吉尔也透露,已在6月12日向胡桑发出律师信,但一直未收到回复,所以分别在6月21日和22日入禀法庭。

他指出,法庭将在7月13日为案件过堂。

合约无关伐木

诉讼文件列出Al Dar资源公司因胡桑言论而导致的损失。

其中,诉方指控由于胡桑的言论,导致公司无法履行价值超过180万令吉的合同,进而面临4000万令吉各项损失。

Al Dar资源公司的持有人莫哈末哈菲兹也表示,其公司是获得Daulah Najah公司的合约,以在能吉利森林水坝建设中,清除木材残渣。

根据诉讼书,该公司的合约不是伐木合约,而是清除木材残渣,并且重新建设原住民村落。

“我要强调,说我涉及伐木的指控是不正确的。我是清除所有的木材,以便工程可以顺利进行。”

“我也强烈否认一切指控,我会在法庭上进一步解释。”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11-14 11: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油棕园给高薪也不要,聂阿玛叹丹州人爱到外州谋生

Jul 27, 2022 2:43 PM  更新: 3:05 PM

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指出,当地人除了不喜欢从事种植业外,也不喜欢留在本地工作。

丹州副大臣莫哈末阿玛昨天直指,吉兰丹人喜欢到外地工作,跟他们喜欢四处游历的态度有关。

“吉兰丹人民不太想在州内工作。照我看来,他们不是不知道这里有工作机会,而是他们的态度。”

“他们可能不喜欢在这里工作。”

“真正的问题是态度。我们要如何鼓励他们在本地工作。”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Abdullah)昨晚在哥打巴鲁出席晚宴,主题为“2022年吉兰丹发展与经济繁荣对话会”。

他是受询及吉兰丹政府是否会设立平台,让当地雇主宣传工作机会时,发表上述回应。

拟设雇佣平台传播讯息

莫哈末阿玛表示,他也不确定工作机会的资讯,是否有顺利传达给当地人。

但他说,种植业者告诉他,当地人不会考虑这个领域。

“例如,种植业有很多工作机会,但油棕公司告诉我,本地人不感兴趣。”

“虽然薪水很高,但他们都没兴趣在油棕园工作。”

“所以,我们被迫从印尼和其他国家引进劳工。”

他补充,州政府将会考虑为当地人设立雇佣平台,为他们提供他们感兴趣的招聘讯息。



官联公司须赔伐木商逾500万,胡桑促丹政府解释

Aug 2, 2022 8:00 AM  更新: 8:00 AM

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一再追击吉兰丹伐木课题。他敦促吉兰丹政府解释属下木材机构(KPK)必须赔偿逾500万令吉给伐木公司AS Timber Trading一事。

胡桑慕沙是“拯救吉兰丹”主席。他昨天发表文告说,联邦法院在7月7日驳回木材机构的司法审核申请,并维持哥打峇鲁高庭此前的判决。

“这意味,法庭维持哥打峇鲁高庭于2017年12月31日的判决,即木材机构必须按照伐木合约,缴付逾500万令吉给AS Timber Trading。”

胡桑慕沙指出,法庭还谕令木材机构必须缴付该款额的5%年利息,从下判日算起,至缴清日为止。

胡桑慕沙也是诚信党哥打巴鲁区部主席。他敦促吉兰丹政府解释为何发生这起事件,并说明要如何缴付这笔巨款。

“如果木材机构无法在期限内缴付款项,银行户口和公司(财产)就会被冻结和充公。”



丹州土地水源问题惹民怨,抨伊党加入联邦也没用

Nov 12, 2022 9:56 AM  更新: 10:07 AM

吉兰丹数十年来饱受水供问题的困扰,加上土地溢价越来越贵,是当地人民迫切希望政治领袖优先处理的民生课题。

《当今大马》走访这个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时,多名选民都纷纷抱怨州政府多年来都无法解决水供问题。

在私人界打工的阿都哈林(Abd Halim Che Muhammad)甚至形容,制水就是吉兰丹的代名词。

他批评,尽管伊党后来是联邦政府的一员,但水供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制水就是吉兰丹的同义词。伊党州政府至今无法解决,虽然他们已经掌政吉兰丹几十年。”

“即使在佳节期间,水压将会很低,更糟糕的是,水会变成拉茶的奶黄色。”

“这是吉兰丹人民被迫面对的问题。”

“我认为丹州政府到现在还是失败,虽然他们已经成为(联邦)政府的一部分。”

长久以来的水供问题,向来是国阵和希盟攻击伊党州政府的课题。

补地价涨但割地没变快

另一方面,畜牧业者诺玛哈山(Mohd Noor Mahasan)在吉兰丹万捷受访时说,除了水供课题,土地溢价或补地价(Land Premium)飙涨也是竞选政党亟需正视的课题。

他说,土地溢价越来越高,会加重人民尤其是贫穷群体的负担。

“不仅如此,土地分割以申请地契的程序,往往要花一年以上的时间。但我们却需要交付高昂的土地溢价,不符合我们所获得的服务品质。”

吉兰丹选民莫哈末艾曼(Aiman Ismail,下图)也向《当今大马》投诉,当地水源不干净。

“水供不是新课题,几十年来都没有解决。人们要求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吉兰丹州政府至今无法解决,我希望未来执政一方可以优先处理这个课题。”

吁关注年轻人需求

另一年轻选民法克鲁(Muhammad Faqrul Azam Ibrahim)则认为,政治人物必须关注年轻人的需求。

“吉兰丹有很多方面需要发展,包括水供、道路和基础设施。”

“政治领袖肯定必须关注年轻选民的需求。”

伊斯兰党自1990年以来,就一直掌握吉兰丹的州政权。不过,由于吉兰丹州议会并未解散,因此当地选民将在本次大选中只是投选国席。

此前,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放话说,有信心能够保住该党执政的3个州属的国会议席,其中包括吉兰丹。



“李光耀造访也满意”,聂阿玛推销丹州经验

刘存全  Sep 2, 2022 8:05 PM  更新: 9:54 PM

伊党副主席莫哈末阿玛表示,伊党在吉兰丹平等对待各族,就连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也认同当地的施政。

他戏称,若李光耀当年待在吉兰丹更长时间,可能会投票支持伊党,甚至加入“伊党支持者大会堂”(DHPP)。

莫哈末阿玛今天在双溪大年的甘地大会堂出席“伊党支持者大会堂”大会时指出,伊党执政丹州,不曾干扰华裔社群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Nik Abdullah)也是丹州副大臣。他说,丹州保留东南亚最大的卧佛像,以及华人村子,足见伊党政府抱持开放包容的态度。

“这是我们可以推销的产品,这是我们要告诉他人的事。”

莫哈末阿玛说,前伊党大长老聂阿兹在世时,李光耀曾在造访马来西亚时到访吉兰丹。

“他在回国前问聂阿兹,如果伊党执政马来西亚,会怎么对待新加坡以及华裔?”

“聂阿兹笑说,如果伊党执政马来西亚,会用对待丹州华裔的方式对待新加坡和大马华裔。李光耀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幸好李光耀在吉兰丹待不久,否则他可能就投票给伊党,或者加入伊党支持者大会堂了。”

这场活动有约上百人出席,大部分是非穆斯林华裔与印裔。这些参与者也在活动上高呼“伊党服务所有人”(PAS for all)口号。

“当首相并不难”

莫哈末阿玛也赞赏,伊党执政州属有优秀的人担任大臣,包括宗教司、专业人士和社运人士。

他说,这些大臣不曾有过当官经验,却凭着清晰理念顺利治理州属。

“很多人说伊党没有执政联邦的经验,但我常说当首相并不难。”

他举例,当首相就像是屋主请人建屋子,即使没有经验,凭借设计师与承包商的协助就能顺利建屋子。

“最终屋子建好了,不是屋主亲自去建的。我们执政马来西亚也是同样的情况,虽然没有执政经验,但我们有愿景。”

伊党将在明天和后天在亚罗士打召开母体大会。



国阵放眼攻下丹州9席,惟消息称仅4席为“白区”

Nov 14, 2022 11:29 AM  更新: 11:29 AM

国阵之前表明有信心在吉兰丹赢得14个国席当中的9席,惟如今或许只能攻下4席。

了解国阵民调的匿名消息透露,目前只有四个国席是国阵的“白区“,而伊斯兰党预料将继续稳掌州政权。

这四个国席分别是话望生、马章、格底里和日里。

”目前,国阵在吉兰丹只有四个国席是白区。“

”无论如何,国阵还有时间制造惊喜。这是根据一周竞选结果所得。“

”国阵看起来有能力在另外三席制造惊喜,即巴西富地、道北和万捷。“

“由原任议员上阵的道北国席,看来很有机会被国阵抢走。”

原任道北国会议员是原属伊党籍的仄阿都拉。上一届大选,他在道北三角战中,代表伊党以1万7500张多数票胜出。

不过,伊党这次大选改派姆塔丝(Mumtaz Md Nawi)上阵。仄阿都拉于是转投国阵,以寻求连任。

本届大选,道北出现五角战,即仄阿都拉(国阵)、姆塔丝(国盟伊党)、仄莫哈末阿瑟玛力(Che Mohd Asemari Che Ali,土权党)、凯鲁阿祖安(Khairul Azuan Kamarrudin,民兴党)与莫哈末佐哈里(Wan Mohd Johari Wan Omar)。

估计希盟将在丹州败选

另一方面,消息人士估计,希盟将在吉兰丹败选。

“在这段期间,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若按年轻选民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的情绪,国阵如果抢走伊党几个国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上周四(10日),吉兰丹国阵主席阿末加兹兰表示,国阵在当地的士气正盛,并且有信心可赢得州内14个国席当中的9席。他还说,他们正在鉴定另外两个对国阵有利的国席。

在上一届大选,国阵在吉兰丹赢得5个国席,包括了马樟、格底里、日里、丹那美拉以及话望生。

不过,日里议员慕斯达法及丹那美拉议员依克玛希山(Ikmal Hisham Abdul Aziz)后来却跳槽到团结党,而团结党是国盟成员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4 01:2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