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谈“警察扣留期间死亡事件”(上)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8-4 22: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达门登案在逃警官自首料被控 总警长承诺调查“替死鬼”指控

2013年7月29日 上午11点55分



下午4点更新

达门登扣留所命案的通缉犯警官——哈惹克立斯南(Hare Krishnan)今早向警方自首,预料将在明日被控。

哈惹克立斯南是在今早10点半,向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自首。过后,他在大约上午11点,被带到金马区警局,以录取口供。

在哈惹克立斯南自首后,其家属一度声称他将在今日被控,但较后证实他将在明日才被控。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上午在武吉阿曼召开的记者会上,证实此事,并指哈惹将在明日被控。

“他在律师的陪同下,向刑事罪案调查总监何喜双自首。”

针对哈惹声称自己成为“替死鬼”,卡立表示,警方将会调查这项指控。

“我们将会调查,诚如我所说,我们将调查所有投报。但如果要我们挖掘真相,他必须站出来。现在他站出来了,所以我们将会找出真相。”

报案喊冤沦为替死鬼

哈惹是达门登案的第4名嫌犯。《当今大马》上周四(7月25日)独家报道,哈惹在旷职失踪之前,曾在命案发生后的9天后,即6月1日报案,声称未涉达门登命案。

他强调,自己在案发当时根本不在警局,更力陈沦为“特定人士”的替死鬼。

三人被控哈惹遭通缉

31岁的达门登是在5月21日被发现毙命于吉隆坡警区总部的D9警察扣留所。他是在5月11日被捕,以调查一宗持枪意图谋杀案,并从5月12日开始延扣至身亡为止。

吉隆坡中央医院5月22日的验尸结果显示,达门登的死因是“多重钝器创伤,进而引发软组织损伤扩散”,身体多处更曾遭到订书钉。

逾两周后,3名涉嫌致死达门登的警员于6月5日以谋杀罪名被控上法庭。根据控状,此案还有一名嫌犯,还未被缉拿归案与提控。

警方迟至7月16日才公布被通缉的警员就是哈惹,同时公开其照片。

吉隆坡刑事调查组主任邱震华称,哈惹原本在吉隆坡刑事调查组任职,但是从6月15日开始旷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7003



立宣誓书证明达门登案清白 哈惹妻子否认丈夫畏罪潜逃

2013年7月29日 中午12点53分



下午2点25分更新

尽管警方早前把第4名涉及达门登扣留所命案的警官——哈惹克立斯南(Hare Krishnan)列为通缉犯,但是其妻子却否认,哈惹克立斯南畏罪潜逃。

其妻子莎米妮(Shaarmini Balakrishnan)宣称,哈惹所申请的假期是在6月15日届满,之后没有回到工作岗位,是因为他被告知本身已经被冻结职务。

律师致函警方没回应



莎米妮(右图)告诉《当今大马》,哈惹已经聘请一名律师,并曾多次致函警方,但是都没有回复。

“这些信函都没有得到回应。他不曾逃跑。律师可以联络上他。”

哈惹的律师是斯里古玛(Sri Kumar Ganapati)律师楼。

立下宣誓书力称无辜

此外,莎米妮也透露,哈惹已经立下一份法定宣誓书,力证本身在达门登命案中是无辜的。

她说明,哈惹当初在家里接到金马警察总部电话,被告知达门登已死亡的时候,她也在场。

“他当时在家休息。当他获悉达门登死亡后,我听到他高喊起来。”

总警长允让正义伸张

莎米妮表示,全国总警长卡立答应哈惹,若他自首,则会确保正义得以伸张。

“事实上,警察要求他自首同时重新上班。他只是被要求录供而已。”

哈惹今天上午11点到金马警察总部投案。

报道出街使警察正视

莎米妮指出,其丈夫之前一直在等待警方的白纸黑字保证,说明他们会调查他在6月1日的报案内容。

“只有在《当今大马》报道此事之后,警方才发表声明,说他们会调查他的警察报案。”

《当今大马》7月25日之前独家报道,哈惹在达门登命案爆发后9天,即6月1日傍晚7时曾向吉隆坡十五碑警察局报案,声称无涉达门登命案,并力陈自己沦为“特定人士”的替死鬼。

他在报案书强调,达门登于5月21日被发现毙命扣留所当天,自己并未现身扣留所。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7017




第四名警员被控谋杀达门登 遗孀法庭室外怒喝被告律师

2013年7月30日 上午10点56分



下午1点20分更新

涉及达门登扣留所命案的第四名警察嫌犯——哈惹克立斯南警长(Hare Krishnan)在昨日自首后,于今早被控上吉隆坡推事庭。

他在刑事法典第302条文和34条文谋杀罪名下被控,如果被判罪成,将有可能面对死刑刑罚。

推事诺阿米娜杜(Nur A'minahtul Mardiah Md Nor)择定此案将等待控方获得解剖报告后,才在较后过堂。该报告预料将在8月2日交到控方手中。

哈惹是由律师卡维达(S Kavita)和卡雅娜(N Kalyana Sundaram)代表。
喊冤只是“替死鬼”
《当今大马》上周四(7月25日)独家报道,哈惹在旷职失踪之前,曾在命案发生后的9天后,即6月1日报案,声称未涉达门登命案。

他强调,自己在案发当时根本不在警局,更力陈沦为“特定人士”的替死鬼。
警方早前在6月5日已经提控哈惹的三名同僚,于2013年5月21日中午12时20分至下午2时50分,在吉隆坡警察总部7楼的重案组调查室谋杀达门登。

这三名警员分别是现年44岁的嘉菲里警曹、45岁的纳哈伍长,以及32岁哈斯瓦迪伍长。

达门登家属喝律师

在哈惹被控后,他的伴侣莎米妮一踏出法庭审讯室就按不住悲伤而大哭。



更戏剧性的是,死者遗孀玛丽(左图,S Marry Mariay)因为不满哈惹律师的一句话,结果向对方怒喝。

事缘达门登的律师拉蒂花接受记者访问时,以潜逃警官来称呼哈惹。不过,哈惹的律师斯里古玛(G Sri Kumar)却不满这种说法,介入拉蒂花的记者会,要求对方勿再指哈惹“潜逃”。

“他并没潜逃,我希望你停止使用这个字。”

不料,这句话却激怒了玛丽。她高声表示,如果哈惹不是致死她丈夫的凶手,就应该揭露谁是真凶。

她激动地说:“他们说他并没潜逃,那么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一旁的家属见状,趋前安抚玛丽,她在逐渐控制情绪,离开法庭。

质疑警方办事不力

较早前,拉蒂花在记者会上质疑,为何警方无法在6月5日一并提控哈惹与另外3名被告?

“如果警方可以找到40余名集会者的住家,为何却找不到哈惹?”

31岁的达门登是在5月21日被发现毙命于吉隆坡警区总部的D9警察扣留所。他是在5月11日被捕,以调查一宗持枪意图谋杀案,并从5月12日开始延扣至身亡为止。

吉隆坡中央医院5月22日的验尸结果显示,达门登的死因是“多重钝器创伤,进而引发软组织损伤扩散”,身体一些部位更曾遭到订书钉。

警方一度宣称达门登死于呼吸困难,较后才把此案列为谋杀案处理。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7101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1 22: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皇家警察惊变“警察是王” RTM播出遭窜改警徽掀波

2013年9月11日 傍晚6点31分



国营电视台的新闻片段播出遭窜改的警徽,引起警方和不满和投诉。经调查后,通讯及多媒体部门揪出了涉案职员,同时发现这是刻意行为。

这个掀起争议的警徽,把底下的警队名称,从“大马皇家警察”(Polis DiRaja Malaysia)窜改为“警察是大马国王”(Polis Raja di Malaysia)。

《新海峡时报》报道,揭露这次篡改是一名高级警官。他在观看国营电视台报道警方“斩草除根”行动新闻时,发现这个“变种”的警徽。

报道也指出,这个窜改警徽从8月17日开始使用。

广播总监将发声明

NONE报道也表示,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部长阿末沙比里已承诺警方,将彻查这次显然有意诋毁警察的事件。

阿末沙比里(右图)表示,他已指示国营电视台广播总监诺哈雅迪(Norhayati Ismail)针对这次事件正式发表声明。

已确认是故意行为

他指出,当局已确认涉案者的身份,虽然尚未能掌握干案缘由,但闯祸者肯定是故意为之。

“涉案者以合约形式受雇,如果证实有罪,他将会被开除。”

阿末沙比里透露,他们已经通知全国总警长卡立相关结果,同时会跟警方合作解决这次的问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0871



店里外劳被逮捕的经过

zac sia   2013年9月3日 中午12点33分

9月1日逮捕外劳事件
地点:Nilai3
时间:12.30pm

9月1日,我店里两个缅甸员工午餐时步到附近打包,结果被警员捉去。他们打电话告诉我地点。我到了那里,移民局的官员说2点在文丁(Mantin)区警局集合并带去缅甸员工的文件。我去到那里时下着大雨,却只有一个官员有权检查文件并放人。

我给了他看我员工的护照时,他说我的员工是在吉隆坡公司名义下登记,他不应该在nilai工作。我说这是外包员工(outsourced worker),请你看清楚,还把外包协议书(outsourcing agreement)给他看。他就很大声地说,这不是他的工作。这是调查的工作,他只负责看护照云云。

我就没回应了。他好没礼貌。同时我的员工要到洗手间都不敢问,我问了一个移民局职员。她说:“Ahhlahh saya dari pagi pun tak ada toilet u pun tak payah toilet lah” ????马来西亚竟然有这种人,我觉得很羞耻!结果我去找了警察。幸好警察还有人性。马上安排女警察带他们去厕所。过后我问了其他负责人。他们说明天再到森美兰的移民局。

隔天我和店里的经理去到了森美兰的移民局。去了四楼,官员拿了我员工护照,并抄下了经理的身份证,签了名就说好了,要我们等电话,说在两个星期以内。我就问他关于昨天的事。她完全听不到!!我问了第二次。结果她还是耳聋。我们人民是给公务员受气的???我真的很不明白!旁边还挂着很大的布条“senyum”之类的,好不服气!

我就到2楼的做护照的柜台,问了一个移民局官员同样的问题。她说要到4楼去。我说那里只有一个人在柜台,其他约二三十个人都在后面的办公室有说有笑的工作。完全不理会我们!她叫我到六楼直接对他的最大老板。

我到了六楼,又重复说了我的事情,职员说她老板在忙,开会,要我们去4楼!我说那边的人很骄傲,没一个人会理会我。他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叫我下去找他。她说会联络那个人。我们又回到了4楼,重新再说我面对的问题。

我告诉他:

一、我的员工是外包的,所以护照里肯定不是写明在我这家公司上班,护照也有注明这是外包工人。

二、我有带外包协议书,给当天负责带头执法的ketua pengawai 看。可是那官员说不是他的工作!他只看地点。

三、我问他,我还需要准备什么文件,才能保障我的员工不被捉走。

四、要是放人了。下个月又来捉。请问我们需要怎样应付?我们没错,员工没错啊!问题出在捉人的不会看外包协议书!

最后她和我说对不起。昨天他们不够人手。nilai3的ketua pengawai不是他的正职。他是imigresen commander。当天代表去operasi罢了。我问他,现在我的员工没错,而是你的pengawai弄错了是吗?

她说她的pengawai不了解。我回应他“as a pengawai he should know all of that” 她说对不起,没办法,因为现在已经是交到警方处理。等警方弄好资料。再交给移民局
调查部门,和我们负责人 settle all the thing 才能放人。这样出错?很矛盾吧?

我的员工好无辜。没犯法,但却被关在里面,吃着没营养的食物。这完全不是我们人民的错!更不是外劳的错!是他们的系统很有问题。腐败的国家。就有腐败的政府。

最气的是,9月2日电报章说有文件就直接放人!可是我们nilai3面对的是完全不同。我隔壁店的员工护照写着同个地方,都没捉去关。

我很感谢这些公务员为人民服务贡献,但是请使用正确方法好不好。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40094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2: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扣留所冤案一:数字背后的扣留所冤案

发表于 2018年3月17日 09:00  |  更新于 2018年3月17日 09:19

印裔中年巴拉穆鲁甘(S Balamurugan)、工程师卡鲁那(P Karuna Nithi)、英达丽水员工达门登(N Dhamendran)……他们不过是扣留所命案的冰山一角,人还没机会上庭接受审讯,就已魂断警察局扣留所。

许多人以为扣留所命案的受害者,只有印裔族群。

不过,经过比较人民之声(SUARAM)、媒体报道及官方数据后,《当今大马》发现,虽然扣留所命案受害者以印裔居多,可是,还有许多宗命案,尤其是涉及巫裔族群的案件,却没有获得媒体的关注。

内政部去年3月28日在国会答复中提到,2002至2016年期间共发生了257宗扣留所命案。但根据人民之声的数据,只有62宗命案获得投报与媒体报道。

换言之,还有四分之三的扣留所命案,未为普罗大众所知。

逾半命案未曝光

这种现象,可能有几种原因。

人权委员会委员杰拉德约瑟(Jerald Joseph)解释,惟有接到死者家属的投报,或经媒体报道后,人民之声和人权委员会才会知道扣留所发生命案。

他认为,许多扣留所命案未曝光的原因之一,是受害者没有可联系的家属……



遇警察暴力逮捕,如何自救?

当今大马团队   |   2018年3月17日

不论任何原因以及是否无辜,警方一旦逮捕你,法律专家都建议你找个律师帮忙。

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执行总监艾力保森(Eric Paulsen)提醒,人人都有必要确保自身的权益不受侵害。

    “虽然警察不是敌人,但他们可也不是你的朋友……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请个律师。”

艾力保森建议在不同情况下,可以跟警方有不同的交涉方式,这些方式如下(为维持简洁易读,建议经过精简浓缩):

一、为何非得要聘用律师呢?

若调查无法在24小时内完成,则警方查案官可向推事庭申请延扣令,延长扣留你3至4天。若没有律师,你将难以应对。

二、警察盘问时,你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警方录供时,你有权保持沉默。即便你真的涉及罪案,你也可向警方表明,保留到法庭抗辩之权利。

不过,若你配合警方,就能协助警方进一步查明真相。例如,警方在你的轿车上发现毒品而逮捕你,但你却是无辜的,则你可以跟警方说,毒品不是你的,而是他人所有。

警方或许会接受你的解释,转而把调查焦点转移到别人身上。反之,你若拒绝给警方合作,则他们会认定你就是唯一的嫌犯。

尽管警方不得使用虐待或胁迫你招供,但记录显示,警方暴力逼供事实上是存在的。

三、如果警察使用暴力捉人呢?我可否反击保护自己?

反击并非明智之举,因为它会引发警方更加暴力地对待你,曾有人因而被打成重伤,甚至死亡。

四、若便衣警察在没有表明身份下逮捕我,该如何应对?

正常情况下,警察会表明他们的身份。我们通常会建议你勿在逮捕时反击,因为你可能因此惹来更大的麻烦。

若你不知道对方是谁而反抗,从技术上而言,你没有错。不过,一旦完成逮捕,警员必须表明他们的身份。

五、警方逮捕时,怎样的举动算是合理的?

如果逮捕对象没有使用武器,则警察就不应该使用武器。

若嫌犯逃跑,警员追逐并扑倒他是可以的。如果嫌犯挥拳攻击警员,则警员可以为了制服并逮捕嫌犯,而挥拳还击,这也算是合理的举动。

但是倘若嫌犯逃跑,而警员开抢射击或开车撞他,则这就超越合理的范围。

六、如果目睹警方暴力逮捕,我可以怎么做?

这种情况不容易处理,毕竟若你横加介入,则或会构成阻差办公的罪行。

你或目击者可能在事后向警方报案,揭发警方暴力。

七、既然检举内容不利警方自己人,他们会接受这种报案吗?

警方通常会接受你的报案,因为警局柜台人员不太可能跟这宗警察暴力案件有关联。

然而,若警方真的基于你严重指控警员,而拒绝你的投报,在你可以咨询律师,或甚至向国会议员挑起这种问题。这会迫使警方更严正地处理你的投报。



扣留所冤案二:遇警察暴力逮捕,如何自救?

发表于 2018年3月17日 09:00  |  更新于 2018年3月17日 09:19

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执行总监艾力保森(Eric Paulsen)提醒,人人都有必要确保自身的权益不受侵害。

“虽然警察不是敌人,但他们可也不是你的朋友……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请个律师。”

艾力保森建议在不同情况下,可以跟警方有不同的交涉方式,这些方式如下(为维持简洁易读,建议经过精简浓缩):

一、为何非得要聘用律师呢?

若调查无法在24小时内完成,则警方查案官可向推事庭申请延扣令,延长扣留你3至4天。若没有律师,你将难以应对。

二、警察盘问时,你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警方录供时,你有权保持沉默。即便你真的涉及罪案,你也可向警方表明,保留到法庭抗辩之权利。

相关阅读  数字背后的扣留所冤案

不过,若你配合警方,就能协助警方进一步查明真相。例如,警方在你的轿车上发现毒品而逮捕你,但你却是无辜的,则你可以跟警方说,毒品不是你的,而是他人所有。

警方或许会接受你的解释,转而把调查焦点转移到别人身上。反之,你若拒绝给警方合作,则他们会认定你就是唯一的嫌犯。

尽管警方不得使用虐待或胁迫你招供……



称“罪犯杀警不出奇”被围剿 槟州行政议员否认羞辱警方

2014年3月6日 中午12点00分



警方扣留所在今年首3个月发生3宗命案,其中两宗更先后发生在槟城。槟城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在推特关注此事时,因称“罪犯杀害警察不足为奇”,结果惹祸上身,遭亲国阵组织抨击。

阿菲夫于昨日凌晨2点1分就在推特留言说,“罪犯杀害警察不出奇,但当维护法律的警察杀死扣留者就成问题了。”

对此,亲国阵组织正蚁联盟(SEMUT)主席范清渊就恫言,今天到警局举报阿菲夫羞辱警员。

国阵之友面子书专页也刊登有关留言的截图质问,难道警察在面对生命危险时,没有权利自卫?

“他说,罪犯杀害警察不出奇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公正党州议员的态度和文化,时常维护罪犯。这就是为何我国会发生犯罪事件。”

意指警员执勤已知风险

雪州巴生在昨日才刚发生一宗外劳袭击警方案,结果导致警员1死1伤,而其中两名袭击警方的外劳也被击毙。警方和政府高官皆强力谴责此案。

阿菲夫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有意在推特中羞辱警员或诋毁警队。

他也否认,留言是针对特定人士。相反的,只是基于近期发生3宗扣留所毙命案,而疾呼针对警队展开制度性的改革。

“当我说罪犯杀害警察不出奇时,我是指,这是警员值勤时就知道的风险。正如医生,我们曝露在感染危险疾病的风险中。政治人物也同样要面对被一些人士扭曲言论的风险。”

“警察面对的风险,不只是在值勤时被罪犯枪伤,同时也包括在摆设路障或追捕飙车族时受伤。”

否认对警处境漠不关心

阿菲夫也是槟州公青团团长,他否认,对警方的处境漠不关心。他表示,尊重警队的希望,所以才建议改革来改善他们的工作状况。

但当发生扣留所死亡案件时,他难免感到惊讶,毕竟警察本身是执法者。

“制度改革是必要的,扣留所死亡案也发生在反贪污委员会。我们要去正视和解决这个课题,首先要懂得分辨警察和流氓。”

今年第三宗扣留所死亡

槟城在本月初再传出一宗扣留所死亡案,发生地点是去年正式启用的峇央峇鲁警局的集中扣留所“集中扣留所”(Centralised Lockup)。

警方指50岁的印裔男子拉玛沙米在扣留所投诉疼痛,然后警方就召来槟城中央医院的救护车,经过检查后就证实死亡。验尸报告显示死因是心脏衰竭。

这也是2014年以来第三宗扣留所死亡案,首宗是发生在槟城高渊警局,40岁的印裔男子波尼雅那登被发现赤裸倒闭在扣留所内。第二宗则是吉隆坡金马警局,死者是古兰丹甘。

沈志强被拒探访扣留所

另一方面,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也关注拉玛沙米扣留所死亡案,并且尝试安排昨午探访峇央峇鲁警局的集中扣留所,但却不被警方允许。

沈志强是向槟州西南县警区主任黎华兴提出要求。

“他否决了我的要求。他说,没有权力批准我的请求,并叫我向武加阿曼警察总部申请。”

“我献议与警方合作,特别是了解可以如何去改善集中式扣留所。此扣留所是由内政部去年提出,用来防范警方扣留所死亡案的计划。”

附属在峇央峇鲁警局的集中扣留所于去年正式启用,此座设有63个监房及装有186 架闭路电视严密监控的扣留所也是槟州首座集中扣留所。

平均每个月一宗死亡案

沈志强表示,警方应跟各造合作改善他们的形象。

“无人指控他们犯规,但当你建造一座防范死亡案的扣留所却依然发生命案,肯定会产生许多疑团有待解答。“

“扣留所死亡案的数据可不是开玩笑。2000年起,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宗案件。2003年至2007年期间,包括其它执法单位的扣留所死亡案共超过1500宗案件。”

他希望,武加阿曼警察总部最终会准许他和其它维权组织参观有关扣留所,同时他也会在下一次国会中提起此事。



向蓝利道歉了结诽谤官司 慕沙哈山需支付堂费一万

2013年10月30日 中午12点27分


      
警队前高官的诽谤官司今天有了结果。前总警长慕沙哈山为其“白武士,黑武士”言论,向前全国商业罪案调查部总监蓝利尤索夫(Ramli Yusuff)道歉,为诉讼划下句点。

慕沙哈山今天是在沙亚南高庭法官巴拉萨(Prasad Sandosham Abraham)的内庭,向蓝利道歉。

另外,法庭要求慕沙哈山向蓝利支付1万令吉的堂费。

不满白武士论毁损形象



蓝利(右图)在今年2月28日入禀起诉慕沙哈山,指后者去年12月在马来西亚罪案监督组织(MyWatch)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构成诽谤、中伤和谎言。

他认为,慕沙指责他犹如“白骑士”,而慕沙本身则是“黑骑士”的言论,已经让他的形象蒙污。

他也指出,这番言论如同影射他是不诚实、贪污、犯下罪行并且应该坐牢,以及针对其财产立下假宣誓书的人。

蓝利的代表律师是哈维德吉(Harvinderjit Singh),而慕沙的律师是阿都阿兹(Abdul Aziz Abdul Rahman)和沙鲁丁(Shahrudin Ali)。

也是前马航主席的阿都阿兹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说,各造今日在内庭会面,并同意解决这宗案件。

“双方握手和道歉。这是需付的最低费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5339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21: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西蒂卡欣伸援受家暴女子,警方以阻差办公罪逮捕

发表于 2018年6月24日08:09  |  更新于 2018年6月24日08:38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因为伸援一名面临家庭暴力问题的女子,昨晚遭警方以阻差办公罪名逮捕。

有人在面子书直播了这次的逮捕过程。

当局指控西蒂卡欣把强制禁闭在自己的家中。

另一支面子书视频则显示,涉案女子A(暂隐其名)在半掩的门后表示,“这不对,她(西蒂卡欣)没有绑架我。”

西蒂卡欣上周四(21日)在面子书贴文表示,她的当事人遭雪州宗教局和警方“绑架”。

母亲举报信仰动摇

事缘,A的母亲报案,指控自己的女儿精神有问题,而且“(伊斯兰)信仰动摇”。

另一名自称是A阿姨的女子则告诉《当今大马》,A的母亲虐待家人,包括她和她们的母亲都深受其害。

而据悉,A之前因为遭母亲掐脖攻击,而选择逃离住家。

A的阿姨也指出,A后来决定到西蒂卡欣住家暂住,而她一直跟A有联系。

女子昨晚二度被捕

她进一步指出,雪州宗教局上周四曾盘问A,而他们更把A带往加影医院接受精神测试,较后获得释放。

不过昨晚约8点,A再次向她和西蒂卡欣求助,声称执法人员试图硬闯她所在住处,即西蒂卡欣位于泗岩末达兰(Segambut Dalam)的住宅。

接着,当局把A带往加影警区总部。

西蒂卡欣昨晚8点05分推文透露,警方破门硬闯她的住宅并带走A,她对警方这种粗暴表现十分不满,更担心A的人身安全。

事发当时,西蒂卡欣正在雪州出席一项研讨会,而伊斯兰姐妹会的计划主任莎莉娜(Shareena Sheriff)也在同一个场合。

西蒂驰援反遭逮捕

莎莉娜指出,她跟西蒂卡欣闻讯赶赴加影警区总部后,警方要求西蒂卡欣进入一间房间,然后宣告要逮捕她。

A的阿姨指出,虽然她和其他两名姐妹当时也在场,但警方并不允许她们跟A见面。

据称,西蒂卡欣也不被允许会见其当事人A 。

《星报》报道,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尔(Fadzil Ahmat)澄清,他们是在阻差办公罪名下逮捕西蒂卡欣,并没有较早传闻的绑架罪。

“她是在刑事法典第186条文,阻差办公罪名下被捕。”

《当今大马》目前尚无法独立核实A母亲的报案,或西蒂卡欣、涉案女子A和其阿姨的说法。

《当今大马》也正在联络加影警区警方,寻求他们的回应。



斥警方滥权逮捕西蒂,人权组织与律师齐声谴责

发表于 2018年6月24日13:28  |  更新于 2018年6月24日13:30

警方逮捕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后,人民之声谴责警方骚扰人权分子,疾呼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遏制警方滥权和侵权的问题。

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Sevan Doraisamy)今日发文告,严厉谴责警方逮捕西蒂卡欣。

“警方仅仅基于信仰和精神不稳问题,逮捕一人和其律师,这是很荒唐的事情,警方这种逮捕律师和人权斗士的做法,形容自我摧毁形象。”

“西蒂卡欣只是履行自己的法律权利和捍卫其客户的权益。”

针对雪州刑事调查组澄清,警方昨晚破门闯入西蒂卡欣的住家,是为了“拯救”涉案的24岁受害人,但斯文认为,根本没有证据显示受害人有意或正在伤害自己或他人。

“警方无法停止侵权和骚扰人权斗士显示,有必要成立IPCMC予以调查。”

“人民之声重申,严厉谴责逮捕西蒂卡欣,要求警方立即放人,而发出逮捕指示的警官也得停职调查。”

律师履职不应受阻挠

另外,多名律师也声援西蒂卡欣,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发文告表示,西蒂卡欣只是执行律师任务,无需害怕。

“西蒂卡欣只是执行律师专业,当一名律师因为害怕被捕、刑事提控或骚扰,而无法保护他们的客户,那他们就无法保护人民的权益。”

“一名律师无时无刻都必须获准保护客户的利益,不应受到阻挠、恐吓或起诉。”

林立迎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西蒂卡欣。

重复国阵滥权模式

来自公正党的律师苏仁德兰则形容,逮捕西蒂卡欣非常不合理,更是“国阵滥权的模式”。

他在推特写道:“(内政部长)慕尤丁必须有所行动。”

另一名人权律师兼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沙立占也在推特贴文,质疑警方为何逮捕西蒂卡欣。

他说,警方大可要求西蒂卡欣和其客户到警局录供,而非逮捕他们。

盲信一人的报案

捍卫自由律师团执行 总监艾力保森(Eric Paulsen)则认为,警方已滥权。

他在推特写道:“我们可以看到一名成年女子向西蒂卡欣寻求协助,但警方却逮捕那名女子和律师?”

“就仅仅因为一个人报警,不代表警方在未调查报案书前,就可以采取行动。”

“这很鲁莽,不要滥权,大马皇家警察。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IPCMC。”

警方昨晚破门硬闯西蒂卡欣位于泗岩末的公寓单位,带走后者的当事人,即一名24岁声称遭受母亲虐待的女子。警方声称,女子母亲投报其女儿遭人绑架。

西蒂卡欣后来赶赴加影警区总部驰援过程,遭警方以阻差办公的罪名逮捕。

雪州警方今天上午向法庭申请延扣,惟这项申请遭推事驳回。



西蒂警方一起开记者会,允合作解决风波

发表于 2018年6月24日17:07  |  更新于 2018年6月24日17:09

推事驳回警方延扣申请下,人权律师西蒂卡欣今午获释,她随即跟加影警区主任阿末查菲尔并肩召开记者会,向外解释整起风波。

阿末查菲尔(Ahmad Dzaffir Mohd Yussof)首先解释,涉案女子阿妮丝(Anis)的父母报案,指控西蒂卡欣从加影医院“绑架”其女儿下,警方才会逮捕西蒂卡欣助查。

“警方是根据自己的权限行动,并已在今午释放西蒂卡欣。”

他指,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第186条文的阻差办公罪名调查西蒂卡欣,并会在完成调查后把报告呈给总检察署。

无论如何,阿妮丝已否认遭西蒂卡欣“绑架”。

西蒂警方将合作

与此同时,西蒂卡欣则解释,她仅是律师的职责,并且会与警方合作。

“所发生的一切,我仅是根据律师职责去行事。我只是执行自己的职责,我会给予警方全面合作,以解决此事。”

“我们将共同合作,因为背后有太多事情(发生)……”

“所以,我体谅他们(警方),因为有时候,你不知道整个情况或整个故事,所以我想,这是为何推事听取了整件事情和真实情况后拒绝(警方延扣申请)。”

仅尽力保护客户

询及对待警方时是否过于偏激,西蒂卡欣说,自己仅是为了阿妮丝尽力而为。

“我很确定,若任何人聘请一个律师,你肯定想要你的律师做到最好,并且为你奋斗,而你不会进一步被逮捕。”

记者会尾声,西蒂卡欣和阿末查菲尔握手示好,西蒂卡欣也邀请阿末查菲尔共进午餐,但阿末查菲尔需要出席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而婉拒。

警方昨晚破门硬闯西蒂卡欣位于泗岩末的公寓单位,带走后者的当事人,即一名24岁声称遭受母亲虐待的女子。警方声称,女子母亲投报其女儿遭人绑架。

西蒂卡欣后来赶赴加影警区总部驰援过程,遭警方以阻差办公的罪名逮捕。不过,雪州警方今天上午向法庭申请延扣时,遭推事驳回申请。

警方逮捕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后,人民之声和律师谴责警方骚扰人权分子,疾呼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遏制警方滥权和侵权的问题。



人权会抨警方逮捕西蒂侵权,EAIC则宣告要彻查

发表于 2018年6月25日19:58  |  更新于 2018年6月25日20:01

警方前晚逮捕人权律师西蒂卡欣的做法,引来滥权及执法过当的批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今日宣布,将彻查警方是否依据标准作业程序执行任务,而人权委员会则直批警方在这次执法过程已侵犯人权。

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主席阿都阿兹(Abdul Azeez Abdul Rahim)在文告指出,该委员会将彻查警方逮捕西蒂卡欣的过程是否依循警方标准作业程序(SOP)。

阿都阿兹强调,警方昨日的逮捕行动被指执法不当及滥用权力,而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必会严正看待并彻查此事。

“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将会调查此事,以裁定警方是否遵照标准作业程序执行逮捕行动,并调查有关警方执法不当的指控是否属实。”

“这种做法符合2009年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法令(700号法令),因为它阐明只要事情涉及公共利益,这个委员会即可展开调查。”

未充分调查就逮捕

另一边厢,人权委员会(SUHAKAM)主席拉扎里(Razali Ismail)在文告则谴责警方未经充分及合理的调查,就逮捕西蒂卡欣,实属无可接受的不合理行为。

“她被指绑架她的客户和妨碍警方执行任务,但警方却未充分及合理地彻查案件的真实情况。”

与此同时,拉扎里也指出,警方滥权问题已存在已久,新政府成立的体制改革委员应积极改善及重组警队,确保警方专业行事。

“尽管体制改革委员会已承诺,将改革警方标准作业程序,但警方仍在未完成调查前就逮捕(西蒂卡欣),人权委员会对此感到失望。

已侵犯拘留者人权

拉扎里表示,警方逮捕及拘留西蒂卡欣的行径,或已造成执法过当的问题,并且侵犯了被拘留者的权益。

他强调,西蒂卡欣仅是履行律师保护客户的职责,而警方没理由及没必要逮捕和拘留她,因此他呼吁警方务必停止针对西蒂卡欣的骚扰行为。

“警方这次的逮捕和拘留行动并未尊重人权,已违反了《联合国律师作用基本原则》及《人权捍卫者宣言》。”

宗教局左右警方堪忧

除此之外,拉扎里表示,人权委员会密切关注阿妮丝的权益,并认为,宗教局左右警方一事令人担忧。

“在警方没有充分厘清事实的情况下,雪州宗教局已能影响警方行事,这会令人担忧国内的宗教监督问题。”

警方前晚破门硬闯西蒂卡欣位于泗岩末的公寓单位,带走后者的当事人,即一名24岁声称遭受母亲虐待的女子阿妮丝。警方声称,阿妮丝的母亲报案声称女儿遭人绑架。

西蒂卡欣后来赶赴加影警区总部驰援过程,遭警方以阻差办公的罪名逮捕。不过,雪州警方今天上午向法庭申请延扣时,遭推事驳回申请。

警方逮捕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后,人民之声和律师谴责警方骚扰人权分子,疾呼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遏制警方滥权和侵权的问题。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 18: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一旦危及公共秩序,警方可查民众手机或窃听

马新社 发表于2019-11-18 18:17:49 08:00

警方有权检查民众的手机,以确保没有储存任何含色情、邪恶、威胁及影响他人与国家安全的内容。

内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Mohd Azis Jamman)指出,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赋予警方权力,检查民众手机,以维持公共秩序。

“不过,人们在接受随机调查时,必须知道自己的权益,包括可要求执勤警员出示证件作为记录,以防警方违反标准作业程序。”

他今日在下议院回答希盟亚罗士打国会议员曾敏凯的提问时,发表上述回应。曾敏凯提问,是否有接获投报,指警察在检查民众手机时违反标准作业程序。

阿兹加曼指出,若民众觉得警方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可以到邻近警局或武吉阿曼投报。

可窃听任何人

另一方面,他指出,若接获任何人举报涉及安全课题的案件,警方则将动用所有措施,包括电话窃听调查。

“这无关对方是否是政治人物;商人或任何人,只要涉嫌参与影响安全课题的事件,我相信警方将会采取适当行动。”

他是在回应国阵百乐(Bera)国会议员依斯迈沙比里(Ismail Sabri Yaakob)的提问。依斯迈沙比里提问,警方是否会使用电话窃听,对付在野党领袖。



寻找街友:J伯消失36小时

发表于 2018年10月8日晚上6点45分  |  更新于 2018年10月9日00:30

J伯在街友圈子中是表表人物,不仅仅是因为他已在街头过了40个春秋,也因为他待人温文儒雅。认识J伯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某一晚例巡到吉隆坡派送日常用品时,正巧碰见J伯过来领取食物,我们俩就坐一块儿聊了一阵子。离别时,谁也没说再见,但也没想到,当我们再次见面时,竟是在扣留所内。

犹记当天星期日凌晨3点,J伯传了数封短讯给S,告知他被执法单位送至双溪毛糯扣留所(注一)。S临时组了个群组与大家商讨对策,我自动请缨前往有关单位了解状况。由于J伯提供的资料不多,我们也摸不着头绪,他到底人在哪儿、因何被拘留。

与S通了电话后,我决定先前往市政局问一问。无奈那天市政局公休,吃了个闭门羹。我上网查看双溪毛糯扣留所的所在地,随即驱车前往。想当然尔,在监狱门口前我立即就被拦着。

监所管理员给了我两组联络号码,查询J伯的下落,但需等到週一有人上班才行。他也好意劝告我走一趟警察局,以了解为何J伯被逮捕。我赶往附近的警局后,不料发现我们仅有J伯旧式的身份证号码,让整个寻人过程中吃尽苦头。

不连贯的查询系统

抵达第一家警局时,警员态度相当不友善,看了一眼身份证号码,马上摆起高高在上的官腔说道,现今的系统只有新身份号码才可以对证,旧的不行。二来,J伯也未告知我们他在何处被抓,因何事被抓,警员对我一问三不知的状况,更令其不耐烦加倍升级,在电脑敲打一番,她板着脸说查不到,便请我离开。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J伯时是在秋杰路,便贸贸然去一趟秋杰路的警察局查问。幸而这一次的警官相当落力,虽已知旧身份证号码能够查找的机率不高,但他们还是帮我去一家一家警局的资料库探查。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整个系统的连线并不完善。再一次查无此人后,警员还安慰我,至少J伯不是因为什么滔天大罪而被警察逮捕。他们建议,第二天再到市政局查问。

我把整个过程写下传送至群组,一律师友人W马上联络我,并告诉我通常会扫荡街道的单位有哪些,让我第二天一早尽快联络这些单位。W说,一般上被拘留24小时候,有关单位会把当事人送上法庭申请延扣。他还吩咐我明天预先准备3000令吉保释金以备不时之需。仓促间,跟好几位友人筹了些钱便回家休息。

第二早立马把所有的单位联络一番,但大部分电话一直没人接通,我又向W求救,W建议我试试联络福利部,但还是吩咐我尽快到法庭去等候,如需要律师马上通知大家。我赶紧到法院驻守后,继续拨电至各个单位寻找J伯的下落。

是拯救还是被抓?

经过无数次电话往来,终于在福利部找到了J伯的资料。问及J伯为何被抓时,福利部马上反驳“被抓”的字眼。按官方说辞,J伯是在前一晚的“拯救街友行动”中被拯救,原因是他被当局发现在市中心大街睡觉。

听完后,我愣了一愣,内心不住大骂一番,这理由分明就在惩罚赤贫人士。

由于我和J伯不是亲属,所以得呈交信函担保J伯有工作有住所,才能把J伯带走。不过,W认为,我还是先驻守在法院直到中午,确定J伯没被送上法院,才前往福利部。

期间,我开始联络数位友人,请他们以其单位名义发出保证书。匆匆在临近找了影印店把所有信件和证明列印,又赶去福利部。一律师友人F也一并前往。

尽管我们手上有各式信函,甚至亲身上门以资保证,但福利部仍不停要求我们提供各式保证,担保当局将来不会再看到J伯在街头溜达。虽然我们内心对公共空间的使用权存有不同看法,但还是乖乖把保证书签上。

近一小时的交涉,我们最终得到当局发出的“释放信”。我和F立即奔往双溪毛糯的收留所,所幸在收留所官员下班前15分钟抵达。可是,我们又历经一番问话,才终于见到J伯。近两天在不同部门交涉,所有的疲惫和无力感在见到他人后顿时烟消云散。

赤贫法与街友为敌

J伯脸色苍白,明显受了多时惊吓,略略告诉我们前一晚的经历。原来当晚在广场看完世界杯半决赛后,与三两好友在街头聊天当儿,正遇上当局的“拯救”行动。大家束手无策,唯有乖乖被“拯救”。

我总觉得《1977年赤贫人士法令》对赤贫人士是极大的讽刺。不仅谁该“拯救”,如何“拯救”的定义极为笼统,甚至当事人也无权拒绝被“拯救”。这次整个寻人过程,也见证当局如何无理地切断J伯与外界的联系,才让我们一开始如同无头苍蝇,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查找,过程相当折腾。

甚至最后确定J伯的位置时,我们也无法马上顺利把一位没有伤害任何人,仅是在街头活动的自由人士带走。J伯的不自由也象征着我们的不自由,类似的事件也有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

离开前,我们望了一望扣留所一眼,里头还有很多和J伯一起被送进来的街友。这些街友到底是谁,最后下场如何,我们全然没有答案。我们只知道当天晚上,有数十人在我们周遭突然消失了,可悲的是,竟也太没多人察觉到。

附注:双溪毛糯扣留所原是福利部收留所,专门收留老人和妇女,不过,其操作却按扣留所进行。譬如,扣留所官员会把人们的电话和身份证件,扣押在吉隆坡支部,并且,不允许他们联络律师或外界。当局只是假庇护之名,而行扣押之实,漠视街友的人权,故本文使用“扣留所”称呼之。

美玲,Kedai Jalanan的协调员



隆雪华青抗议团长受骚扰,吁解散政治部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7月7日13:10  |  更新于 2019年7月7日15:13   下午3点13分更新

隆雪华青团长谢光量和另一名社运分子因为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活动,遭警方政治部盘问和恐吓后,隆雪华青严厉谴责警方骚扰,并呼吁解散政治部。

隆雪华青今天发文告抨击警方以恐吓及威胁手段,扬言对付集会参与者及活动主办单位之举,形同严重干预民间组织举办活动、表达及集会结社自由。

“本团与群议社于6月19日联办的‘你的一国,我的两制’讲座,是以理性分析及探讨近期香港民众针对反对‘逃犯条例’而发起公民运动。”

“本团成立宗旨之一为持维护及宣扬民主人权,也向来针对国内外之政经文教、国家政策、民主人权的课题举办座谈会,提倡社会理性对话及讨论。未料,政治部竟因此公开讲座而传召本团团长谢光量问话。”

“另外,警方也因参与6月16日的‘撑香港反送中’游行而传召来自马大新青年同时也是本团理事的黄彦铬同学,该集会乃以民主人权价值国际声援处于香港被警方武力镇压的公民运动,该集会全程以和平方式表达立场。”

抨击政治部滥权横行

隆雪华青也抗议说,除了干预民间组织,政治部警官更抛出“政治部权力很大”、“取消社团注册”、“进200万令吉入你们的户口让你的学会解散” 、“让你不能毕业、找不到工”等的流氓式恐吓。

“这根本是违反警察职业操守,严重侵蚀人民的自由表达、言论、集会及结社自由之权利。”

“隆雪华青对于警方及政治部如此滥权横行的作法感到非常失望,政治部如斯作风全因该部门不受任何一方的监督,该部门警员的功能、权力及责任也不受任何法令限制,而只向首相汇报。”

“既然希盟政府打着改革议程上台,誓言缔造‘新马来西亚’,就应该是时候解散政治部,而以‘安全情报机构’取而代之,成为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单位,而非只为执政者对付异议者的工具。”

把资源用在打击罪案

隆雪华青敦促警方立即停止骚扰及打压社运分子,转而把警力资源投入在打击罪案、维护社会治安。

“我们也吁请希盟政府付诸行动,实现‘希望宣言’承诺,而非延续前朝的做法。”

《当今大马》昨天率先报道,谢光量黄彦铬参与主办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相关活动,遭警方政治部秋后算账。

他们在不同日期受传召到金马警区总部接受问话,过程中,一名政治部警官警告他们不得参与反送中运动,免得破坏马中邦交及干涉中国内政。

随后,政治部总监莫哈末法立(Mohamed Farid Abu Hassan)承诺将彻查事件。

政治局举动令人发指

另外,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青年团(华总青)也发文告,严厉谴责警方政治部这次“令人发指”的骚扰及恐吓举动。

“我们认为,上述活动完全是在和平及理性的情况下进行,也是履行了宪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

“世界人权宣言阐明,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的自由,华总青认为,警方政治部的恐吓行为已经是滥权、干扰民间组织及侵蚀人民表达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对于政治部警察的恐吓手段,我们极度愤怒,不满和不认同。”

华总青批评警方政治部已沦为打压异议的工具,并吁请政府理应把警队资源全力用在打击罪案及维持治安的本分。

他们也要求政府尽早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便遏制警察滥权行为。



扣留所死者曾遭囚友殴打,人权会查悉“警员下令”

2021/1/21 5:54 pm  更新: 2021/1/21 6:15 pm

彭亨文冬警区总部去年爆发扣留所命案,人权委员会发现,一名警员曾指示另外两名扣留者殴打死者。

人权会专员约瑟(Jerald Joseph)今天在召开线上记者会时说,验尸报告显示,扣留者贾斯特斯(G Jestus Kevin)是因钝力创伤导致脑部肿胀而死亡。

“根据法医的声明,人权委员会确认,死者身上出现多处伤痕,包括肋骨断裂。”

“扣留所的其他扣留者供称,死者生前被人用毯子绑住,遭其他扣留者殴打。闭路电视录影也证实了这一点。”

去年4月,贾斯特斯因涉嫌偷窃而被扣留在文冬景区总部的扣留所。

精神不稳定未不受理

约瑟表示,当时一名警员指示其他扣留者“制伏”贾斯特斯,还全程在旁看着贾斯特斯被打,完全没有出手相救。

那些殴打贾斯特斯的扣留者,还获得香烟作为”看管“贾斯特斯的酬劳。

约瑟提到,贾斯特斯早在被殴之前,就应该已经获得医疗支援。死者生前的精神不稳定,出现意图自杀、自言自语、爬墙和跳跃等行为。

”但死者却继续被扣留着,还受到其他扣留者的伤害。“

已鉴定涉案人士身份

人权委员会已经确认了涉案警员和扣留者的身份,并要求当局严厉对付他们。

它也建议当局,处置那些罔顾贾斯特斯安危的所有执勤警员。

这是因为,这些警员在贾斯特斯出现精神障碍的症状后,依然无动于衷,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贾斯特斯去年4月2日因涉嫌偷窃而被扣留。三天后,即4月5日,执勤警员在凌晨12点50分发现他呼吸困难,而联络救护车前去拯救。不过,救护车才刚抵达扣留所,就在凌晨1点10分发现贾斯特斯不幸逝世,享年30岁。

随后,人民之声质疑贾斯特斯的死因可疑,要求政府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334条文,查明他的死因以及生前在扣留所的待遇。

大马监狱和扣留所多次爆出命案。这也是社运分子多年来呼求设立警察独立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原因。

不过,国盟政府上台后,就撤回IPCMC,并推出缩水版的《2020年警察行为独立委员会(IPCC)法案》,而引人诟病。IPCC委员会只能执行调查,而没有权力惩罚犯错的警员。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18 1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詹德兰9年前死在扣留所,法院判政府赔家属35.7万

2021/3/22 11:45 am  更新: 2021/3/22 2:00 pm  下午1点13分更新

男子詹德兰(P Chandran)9年前在死在金马警区扣留所后,其家属兴讼向政府索偿。案件今天在联邦法院下判,警方与政府须赔偿死者家属35万7500令吉。

无论如何,在这次由警方和政府所挑起的上诉中,他们其实取得六对一的胜利,阻止了詹德兰家属索取惩罚性赔偿(exemplary damages)。

联邦法官罗扎丽雅(Rhodzariah Bujang)读出七司多数裁决判词时表示,根据《1956年民事法令》第8(2)条文,死者家属无权索得惩罚性赔偿。

不过,她补充,死者家属仍然有权索取加重赔偿(aggravated Damages)。

罗扎丽雅因此裁示,家属原本获判的20万令吉的惩罚性赔偿,将改为同等金额的加重赔偿。

除了罗扎丽雅,另外5名持有多数意见的法官分别是上诉庭主席罗哈娜(Rohana Yusuf)、东马大法官阿邦依斯甘达(Abang Iskandar Abang Hashim)、联邦法院法官阿都拉曼瑟布里(Abdul Rahman Sebli)、扎巴丽雅(Zabariah Mohd Yusof)及哈斯娜(Hasnah Mohammed Hashim)。

唯一提出异议判决的是娜丽妮(P Nallini)。

受害者才可索惩罚赔偿

罗扎丽雅表示,若起诉人要索取惩罚性赔偿,他或她本身必须是可受惩戒行为的受害者。

她表示,这是由于法律并非旨在赔偿受害者,而是惩戒答辩人,避免答辩人以及其他人犯下这个错误。

“其次,联邦宪法没有以任何直接方式阐明,受害者家属有权获得惩罚性赔偿。”

惩罚赔偿改为加重赔偿

无论如何,她表示,联邦法院六司无意驳回高庭所许可的赔偿数额。

她解释,这是由于惩罚性赔偿与加重赔偿相互交织,而死者家属起初是索取加重赔偿,但高庭并没有允准。

“我们已决定,搁置高庭法官所裁定的惩罚性赔偿数额,但同一数额改由加重赔偿取而代之。”

“该数额是正当合理的,也足以反映联邦法院对上诉人过失导致死者死亡的行为憎恶。”

她表示,虽然此案的严重程度不及拘留所中一些受拘留者所面对的滥权问题,但死者家属仍有权索取这笔赔偿。

她补充,法院这次没有要求堂费。

异议法官挞伐扣留所命案

另一方面,持异议意见的娜丽妮主张驳回上诉,她裁定,死者家属有权针对詹德兰的死亡索取惩罚性赔偿。

她在读出异议判词时指出,扣留所命案是法治且文明社会中,最应受到谴责的错误。

“当国家赋予一些人保护和照护的责任,例如此案的上诉人,但他们本身却做出非人道行为、疏忽、忽略或暴力,最终导致扣留所命案发生时,情况更是如此。”

“一个进步社会中,人类生命的神圣是最受珍视的价值。”

“不幸的是,詹德兰在扣留期间被剥夺了基本生命权。他死在金马警区扣留所。”

法院须保护被扣者权利

娜丽妮表示,她与多数裁决的看法不同,她认为若有一名公民的基本人权受到侵犯而面对问题,所有高庭皆有酌量权,让此人获得赔偿。

“没有补救措施,(人们)就没有权利。权利和补偿是相互交错的。否则,这些权利就成了人们的一系列崇高理想,却是无望享受虚幻权利。正义将得不到声张。”

“法院在保护被扣者的权利时应小心谨慎,确保他们不会成为扣留所暴力的(受害者),但法院也应该同样警惕,驳回具有错误动机与轻率的上诉申请。”

“这符合社会利益,确保警方能够无需畏惧且有效地执行任务。”

娜丽妮补充,这宗上诉案件中,死者家属要求警方与政府赔偿是合适与恰当的。

今天判决成为日后参照

审讯接受后,詹德兰家属的代表律师维斯瓦纳丹(M Visvanathan)证实,法院今天的多数裁决裁定,他的当事人将会获得35万7500令吉的赔偿。

他也表示,今日的裁决基本上说明,若有人针对扣留所命案入禀兴讼,那么诉状就必须索取加重赔偿,而非惩罚性赔偿。

詹德兰生前是一名司机,他在2012年9月6日被捕,并且关押在金马警局扣留所。警察却在4天后,即10日晚上7点20分被人发现死在扣留所,得年47岁。

验尸庭于2015年1月16日宣判,蕉赖与金马警区未提供药物和治疗予詹德兰,导致他在扣留所死亡。 詹德兰家属同年2015年入禀民事诉讼,把5名警官、全国总警长及大马政府列为答辩人。

吉隆坡高庭于2017年1月9日宣判警方及大马政府,必须赔偿35万7500令吉给詹德兰家属,其中包括20万令吉的惩罚性赔偿、14万4000令吉的收入损失、1万令吉的抚养费损失(loss of dependency)、3500令吉的特别赔偿作为葬礼费用。

2017年5月,上诉庭驳回政府针对这项赔偿的上诉申请。



男子拘留期间疑遭殴,入院后被迫截肢

2021/3/11 8:11 pm  更新: 2021/3/11 8:25 pm

一名妇女今天报警申诉,她的儿子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拘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送院后其腿部需要切除。

今年60岁的塔纳勒楚米(S Thanaletchumy)告诉《当今大马》,其儿子格纳巴迪(A Ganapathy,40岁)目前在士拉央医院加护病房,腿部已经切除、肾脏功能毁坏。

根据《当今大马》浏览的报案书,她透露,警方是在上月24日逮捕格纳巴迪, 以协助警方调查一宗案件。

她说,警方也在寻找她的的另一儿子。

“在警方逮捕我的儿子前一天,我的女儿看到他的哥哥(格纳巴迪)在一家摩哆店和警方谈话时,他看起来健康开心。”

“格纳巴迪告诉他的妹妹,警方只是要寻找我的另一儿子。”

“但是,到了晚上,有个朋友告诉我,我的儿子被捕了。”

“现在我的儿子获释了,并住进士拉央医院加护病房,情况危急。”

塔纳勒楚米今天在代表律师卡纳斯(K Ganesh)陪同下,到鹅唛警区总部报案,要求警方彻查此案。

被捕时身体十分健康

报案书指出,格纳巴迪虽然患有糖尿病与心脏病,但被捕时身体十分健康,走路也没问题。

“警方逮捕我的儿子两天后,就打电话给我女儿,要求我们把糖尿病和心脏病的药拿去给他。她当时拿药过去,并要求见格纳巴迪,可是警方不允许。”

“突然,在3月8日,一名曹长(sarjan)打电话告诉我说,我的儿子已入院,而且还说他是清白的,没有犯罪。“

指警用橡胶水管打人

报案书续指,塔纳勒楚米到医院探访儿子时,发现儿子的情况“恐怖”,脚肿起来。当时,她的儿子告诉她,警方用橡胶水管殴打他。

“我问警察为什么逮捕他,他说,他们正在找我另一儿子。”

“我的孩子原本十分健康,可是现在他的肾部有问题,也已截肢。这是因为他受到严重虐待,我知道这也是因为他的脚肿起来和‘黑青’。”

称院方阻止拍下伤势

报案书也指,她一度要替孩子的伤势拍照却遭院方阻止,最后只来得及拍下脚部。

格纳巴迪是一名牛奶商贩,育有两名7岁和5岁的孩子。

根据报案书,塔纳勒楚米的另一儿子也被捕了,她也担忧他的安危。她也称,警方没有告知逮捕原因。

《当今大马》正在洽询鹅唛警区总部寻求回应。

律师扬言诉讼讨公道

另一方面,代表律师卡纳斯则质问,为何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在被捕后,会忽然伤得那么严重,以至于必须切除腿部,肾脏也坏了。

“因此,我们会先观察会发生什么事。之后,我们会把此事带上法庭。”

“我们要为生活被毁掉的受害者与家属讨回公道。”

警察拘留所近期频频发生违反人权的事件,包括扣留所暴力案件、命案以及扣留所性侵案。

维权组织多次呼吁,政府应成立警察独立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杜绝警察和执法人员滥权。。



议员募得二手图书30万,为监狱囚犯打开学习窗口

刘存全  2021/2/12 9:14 am  更新: 2021/2/12 9:14 am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有一个故事环节让人印象深刻,即主角安迪(Andy Dufresne)在服刑时,被安排到监狱图书馆服务。

但他发现,所谓的图书馆简陋无比,藏书量也少得可怜,因此他发动写信运动,每周不间断地写一封信给政府单位,要求图书经费,历经六年终于如愿以偿。

在马来西亚,同样也有人伸援,帮助丰富监狱图书馆的藏书,试图为囚犯打开学习求知的窗口。

去年12月,行动党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Rajiv Rishyakaran)在网上号召“捐书给囚犯”的活动,而且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在短短四周内,筹得超过30万本书籍。

他告诉《当今大马》,这数目远超他的预期,让他“十分惊喜”。

他也说,尽管目前筹书活动已结束,至今却仍有人送书上门,他们所捐赠的书籍类型包括画集、漫画、小说、传记等等。

拉吉夫补充,这个活动构想实际上来自关注囚犯权益的非政府组织Sivadakthi社会福利组织(Pertubuhan Kebajikan Sosial Sivadakthi)创办人阿南达(Ananda Rao)的提议。

“去年10月,阿南达在一次会晤时向我提议,向大众筹募二手书给监狱,我当时就想,我的团队能够应付得来,就决定帮助他。”

借上色挑起学习兴趣

阿南达今年63岁,是一名退伍军人。退役后,他曾到庙宇担任志工教师,10年前开始到监狱向兴都教徒教导宗教课程。

他向《当今大马》分享,曾有印裔囚犯向他索讨宗教书籍,或是印有印度神像的图集。

“你知道吗,当我给他们图书上色时,他们非常喜欢。”

“我们也藉机让他们学习……他们为神像上色时会问:这是什么神?为什么一只手上握着刀,另一只手又握着其他物件?我就慢慢向他们解释。”

阿南达以图书与绘画上色为媒介,让囚犯找到学习之门。

但阿南达指出,无论是铅笔或画笔,在监狱都是违禁品,囚犯不得在囚室内使用。

此外,囚犯也不够把书籍借回囚房,只能在获得批准时,在图书馆逗留30分钟,阅览书籍。

“就算一本漫画也有用”


在狱中教课时,阿南达也发现狱中图书馆藏书少,大多数属于旧书。于是,他决定通过Sivadakthi社会福利组织,为这些图书馆找新书。

“许多人不敢向监狱管理层提出要求,但我当过兵,不怕向监狱局长提出要求。我友善地表达建议,他也很乐意帮助我。”

“我告诉他,这些囚犯非常孤单,总是想着家人……即使只是看一本漫画,也能够帮助他们缓解压力。”

阿南达表示,该组织会在接下来两个月整理这些书籍,之后再捐赠给10所监狱或少管所(juvenile),其中包括双溪毛糯监狱、本查阿南(Puncak Alam)少管所、打巴(Tapah)监狱、华都牙也(Batu Gajah)监狱、太平监狱、双溪北大年监狱等。

他补充,虽然筹募得到的书本多,但每间监狱最多只能容纳500本书籍,剩余的书籍将考虑捐赠给学校与公共图书馆。

冀给囚犯更多机会阅读

大马基督徒关怀协会(MalaysianCare)的社区发展经理(监狱与成瘾)林耀君告诉《当今大马》,国内监狱内确实有图书馆与藏书,但他遗憾这些硬体设备并没有用于帮助“囚犯更生”(prisoner rehabilitation)的计划。

林耀君建议,政府应该建立更好的借阅规定与系统,鼓励囚犯更常使用图书馆。

“我们认为,或许需要建立更完善的制度,让囚犯可以使用图书馆设施。”

“目前(使用图书馆时)没有太多回旋空间——囚犯提出请求,然后去图书馆,但30分钟后就得离开。”

“我希望(监狱管理层)在顾及安全考量的情形下,提供囚犯更多到图书馆阅读的机会。”

林耀君也表示,监狱管理层可以考虑举办阅读相关活动或比赛,藉以提高图书馆的使用率。

图集在狱中最受欢迎

林耀君自2009年开始为大马基督徒关怀协会工作,也到数所监狱或少管所教课。据他观察,男性囚犯较有兴趣的书籍包括传记、灵异小说、爱情小说以及名车跑车的图集。

他解释,许多少管所青年并不识字,因此他们更喜爱阅读有许多图片的书籍。

“他们一般较喜欢有许多图片或有故事的书籍,包括鬼故事或爱情故事……特别是在少管所。”

他也指出,如果图书量少,则刑期较长的囚犯往往阅读同一批书,因此他认同筹募书籍活动,以便监狱图书馆藏书更加丰富。

限行期允借阅助缓压力

林耀君也说,监狱在限行期间不接受访客与非政府组织造访,许多活动与课程因而暂停。

此外,监狱遭颁布加强限行令(EMCO)时,所有囚犯必须长时间待在囚房,不得出外“放风”,面对巨大心理压力。

有鉴于此,林耀君认为监狱管理层应让囚犯借阅书籍,改善他们无法离开囚房时的精神状态。

2019冠病爆发期间,多个监狱及扣留所因过度拥挤,而成为病毒蔓延的温床。

去年11月,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曾引述监狱局数据说明,截至11月3日,全马39间监狱内共有6万5139人正在服刑,比原定人数超出了1万8710人,或40.33%。

监狱局去年10月曾宣称将提早释放轻罪犯,以舒缓监狱内部过度拥挤的问题,但韩沙再努丁指称,现有法律禁止政府提早释放囚犯。

去年12月,国会成立跨党派小组,涵盖上下议院的朝野议员,研究牢房过于拥挤的解方。



教会为尼籍男子奔走呼告,盼勿强行遣返拆散家庭

2021/4/17 9:05 pm  更新: 2021/4/17 9:24 pm

政府关押尼日利亚男子西蒙超过一个月,其妻子是马来西亚公民。吉隆坡圣若望主教座堂呼吁当局尽快释放西蒙,并将在明日晚上8点举行线上祷告大会,祈求西蒙尽早与家人团聚。

西蒙(Simon Adavize Momoh)因酒驾遭罚款和监禁一天,惟之后持续被关押超过一个月,如今移民局还计划遣返西蒙回国。

吉隆坡圣若望主教座堂(The Cathedral of St John the Evangelist)今日发文告呼吁政府释放西蒙,为对方伸张正义。

“眼前正发生严重不公的问题,我们希望当局能够考量他妻子和年幼孩子的幸福。”

体制恐有种族偏见

该教堂指出,西蒙被捕后已经认罪、缴付罚款和坐牢一天,然而当局却没有信守承诺释放西蒙,反之把他转到移民扣留中心,还可能遭遣返。

“虽然我们愿意相信当局的决定是公正的,并且按照法律、人权和理性行事,但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体制是否缺乏明确和真正的公正?”

“这是否可能是个人背景、有意或无意的偏见、甚至是种族和肤色的判断,在实际的法律状况中占据更重要的角色?”

该教堂称,西蒙是该教堂的教区信徒,是充满爱心的父亲,认识西蒙的人都对其遭遇感到震惊和悲伤不已。

“西蒙拥有合法的长期配偶签证,而且也已经服刑完毕,不应该再遭受遣返,必须立刻释放。”

勿对家庭带来创伤

该教会表示,希望国家领导和国会议员能够纠正错误,因为如此不公对待一个人,不仅是对社会和受害者亲属带伤害,也对西蒙两个年幼无辜的孩子带来创伤。

因此,圣若望主教座堂将在明日晚上8点,通过Zoom视讯连线方式,为西蒙及其家人祷告。

视讯ID和密码分别是:891 2037 0060 以及JUSTICE。

欲知祷告会详情,可登入圣若望主教座堂面子书专页。

判刑一日后仍被囚

3月15日,西蒙因酒驾被捕,并被控触犯《202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令》第45A(1)条文。

他的妻子刘嘉慧(Low Kar Hui,译音)随后还清1万2000令吉的罚款,也获通知西蒙会在谐街警局拘留所服刑一日后释放。不过,眼见西蒙却迟迟没有获释,刘嘉慧便委托律师,将此事带上法庭兴讼。

然而,当局却已援引《移民局法令》第8(3)(d)条文,将他列为“不受欢迎移民”(undesirable immigrant),并拟将他遣返,同时吊销西蒙的长期配偶签证。

法庭谕令展延实施遣返令,并择定4月21日续审西蒙的人身保护令申请。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5-18 19: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曾投诉在拘留期间遭殴,男子入院逾一个月后不治

2021/4/19 9:44 pm

一名男子之前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拘留期间,疑遭警方殴打而送院及切除腿部。昨天,他在入住士拉央医院加护病房一个月后宣告不治。

死者格纳巴迪(A Ganapathy)的姐姐丹卡玛拉(A Thangamalar)指出,院方已证实其弟弟的死讯。

警方是在3月8日送格纳巴迪(40岁)入院。

丹卡玛拉向《当今大马》指出,他的弟弟是在昨晚10点55分离世,死因仍不详,当局将在明天才解剖遗体。

警方仍在等解剖结果

鹅唛警区主任阿里菲(Arifai Tarawe)受询及时也表示,警方仍在等待解剖结果。

“(我们)已全面地调查。目前,我们还在等解剖结果。”

3月12日,阿里菲曾告诉《当今大马》,他已命令彻查此案。

格纳巴迪生前是一名牛奶商贩,育有两名7岁和5岁的孩子。

律师促局长引咎辞职

另一方面,家属的律师卡纳斯(K Ganesh)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敦促,有关警局局长辞职,因为至今仍无法回答此案的各项疑点。

“一小撮不负责任的人士毁了格纳巴迪的家庭。”

“为何局长可以不清楚他的警局发生了什么事?这清楚显示他玩忽职守。”

“他必须辞职。本案必须被归纳为谋杀,并应该重新调查。"

他也质疑,为何至今无人遭到逮捕,因为格纳巴迪在案发后仍然清醒,并告诉家属其遭到警方殴打。

指警方用橡胶管殴打

3月11日,格纳巴迪的母亲塔纳勒楚米(S Thanaletchumy)报警申诉,她的儿子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拘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送院后其腿部需要切除。

她在报案纸中透露,警方是在2月24日逮捕格纳巴迪, 以协助调查一宗涉及其另一儿子的案件。根据报案书,格纳巴迪虽然患有糖尿病与心脏病,但被捕时身体十分健康,走路也没问题。

“警方逮捕我的儿子两天后,就打电话给我女儿,要求我们把糖尿病和心脏病的药拿去给他。她当时拿药过去,并要求见格纳巴迪,可是警方不允许。”

“突然,在3月8日,一名曹长(sarjan)打电话告诉我说,我的儿子已入院,而且还说他是清白的,没有犯罪。“

塔纳勒楚米指控,格纳巴迪曾投诉警方使用橡胶水管殴打他。

格纳巴迪之后在医院被证实有肾脏问题,且需要切除腿部。他的家人认为,他的状况是因为遭到殴打而恶化,他们也发现他的脚肿起来和有“淤青”。



网络饶舌歌谴责族群歧视,格纳巴迪命案后受关注

2021/5/6 1:04 pm

格纳巴迪命案不断受到公民社会与政治领袖的关注,本地饶舌歌手赛殷9个月前创作的反种族主义歌曲,上周开始也渐在社交媒体火红起来。

这首说唱歌曲名为“我不会忘记”(I'll Not Forget/Aku Tak Akan Lupa/Marakka Maten),以英文、马来文与淡米尔语道出本地印裔社会面对歧视的心声。

歌里,赛殷(Saint TFC)也罗列羞辱印裔的各种词汇,如贱民(pariah)、吉灵(keling)与外来者(pendatang)等。

这首歌采用嘻哈的说唱韵律,副歌则具有R&B风格,在英巫淡语之间转换的歌词,则是创作者赛殷内心的质问:为何他会因为肤色而受压迫?

歌词也提醒,所有人都流着一样颜色的血,死后也会回归同一片土地。

黑人权益运动启发

上周,这首歌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关注,但赛殷对此并不惊讶。

他告诉《当今大马》:“其实这首歌早在9个月前就发布,但老实说,逢国内族群之间关系紧张,就会有人关注这首歌,这或许是种表态。”

赛殷本名山森托马斯(Samson Thomas),现年34岁,家乡是吉隆坡冼都。

谈到创作动机,赛殷说,他父亲认为,印裔名字导致自己成长时屡遭歧视,因此他决定给自己的孩子取英文名,避免重复他所承受的坏事。

“这使我有许多的疑惑,直至‘黑人的命亦宝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发生时。我开始崩溃,想到自己所遭遇的各种歧视。”

“我意识到我将很多事深埋心底。我决定要把这些想法写出来,让其他人听见。”

歌曲引起众多回响

无论如何,《我不会忘记》获得赞贬不同的反馈,让他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

“一个60多岁的人通过社媒私信我,分享他受歧视的故事。我很庆幸,我的歌曲达到预期目的,但同时我也难过且失望,很多人都有相同经历,这让我睁开眼睛注视周遭。”

“简而言之,很多人庆幸终于有人发声,开启讨论。”

尽管赛殷创作了43首歌,但他没有发行过专辑。

“我第一首播出的淡米尔文歌曲是2009年发布的‘Ennavaley’,截至今日,这首歌仍吸引大马印裔音乐爱好者。”

他透露自己也曾为印度玛拉亚拉姆语(Malayalam)电影“Ranam”编写歌曲,这首歌在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颁奖礼上荣获“2018年最佳歌曲”。

“贼脸”也有出头天

针对艺名“Saint TFC”的由来,赛殷解释,“Saint”的缩写是ST,那正是其姓名Samson Thomas的缩写。

“TFC则是‘贼脸队’(ThugFaceCrew)的意思,这是朋友在我14岁那年为我取的名字。从小到大,我们就发现,外人总把我们的肤色跟黑帮挂钩起来。”

“所以,我们立志要让人知道,我们除了有‘贼脸’,也有才华,也会成功。这想法化成我初入乐坛时的饶舌乐团名字,我最终保留这个名字,提醒自己的初衷。”

赛殷原本就读广播传媒科系,但受限于财务问题,必须放弃学业,在偶然机会下开始当活动主持人。

“我当专业主持人已长达16年,近几个月也开始主持一些电视节目。”

赛殷也表示,选择以三语创作《我不会忘记》是为了呈现马来西亚的多元。

“这是我学习与成长过程所使用的语言。歌曲中没有中文或粤语,理由很简单,我倾向自己写歌。不幸的是,我不谙这两种语言。我并非不愿尝试。”

赞黄明志勇敢发声

有趣的是,赛殷欣赏黄明志,认为他敢于挑起众人回避的话题,而且他所创作的《狗一样!》及《Negarakuku》不应该受到外界的挞伐。

“其实我并不认为他需要被挞伐。他总是分享所有人有过的想法与点子,只是我们只敢在家说。”

“你若抛开其歌曲的噱头与话题,实际上他挺有道理。”

格纳巴迪生前被扣留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不过他的母亲于3月11日报警,投诉格纳巴迪遭殴打,以致送院后发现肾脏有问题,腿也坏死需要切除。

格纳巴迪随后于4月18日宣告不治。 根据格纳巴迪的家属律师,医生向家属汇报验尸结果时指出,格纳巴迪是死于脚部与颈项重伤。不过鹅唛警方声称,没有证据显示,格纳巴迪曾在扣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

格纳巴迪家属律师日前透露,如今有人赞助悬赏1万令吉,以索取有助于揪出肇事者的情报。



指纳巴迪命案报导掀不安,警方调查《当今》记者

2021/5/18 4:59 pm  更新: 2021/5/18 5:36 pm

武吉阿曼警察总部针对《当今大马》三篇有关格纳巴迪死于扣留所的新闻,而传召记者及助理编辑问话。

《当今大马》马来版助理编辑鲁尼占(Rusnizam Mahat)及艾迪(Aedi Asri Abdullah)偕同代表律师纪慧仪于今日上午11点抵达武吉阿曼警察总部。

马来版记者南达谷玛(B Nantha Kumar)同样受到警方传召,但由于他尚在居家隔离,因此无法现身。

武吉阿曼刑事调查行动组警官沙里尔(Shahrir Mohamad)及纳西尔(Nasir Abu Hasan)为鲁尼占和艾迪两人录供长达一小时。

据了解,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505b条文(蓄意导致公众恐慌及破坏社会安宁)调查此案。

这三篇新闻分别是:《格纳巴迪验尸报告出炉,显示死于脚颈重伤》、《国大党促独立调查格纳巴迪死因》、《曾投诉在拘留期间遭殴,男子入院逾一个月后不治》。

马来文版原文为:"Peguam: Bedah siasat tunjuk Ganapathy mati akibat cedera teruk di kaki, bahu”、"MIC tuntut siasatan bebas berhubung kematian Ganapathy”、"Mangsa didakwa dipukul polis mati lepas lebih sebulan di ICU"。

《当今大马》探悉,一名处理格纳巴迪命案的调查官,此前向警方报案。

疑似脚部与颈项重伤

格纳巴迪生前被扣留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不过他的母亲于3月11日报警,投诉格纳巴迪遭殴打,以致送院后发现肾脏有问题,腿也坏死需要切除。

格纳巴迪随后于4月18日宣告不治。 根据格纳巴迪的家属律师,医生向家属汇报验尸结果时指出,格纳巴迪是死于脚部与颈项重伤。不过鹅唛警方声称,没有证据显示,格纳巴迪曾在扣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

格纳巴迪家属律师日前透露,如今有人赞助悬赏1万令吉,以揪出加害人。



家属投诉10扣留者被虐待,下体肛门遭喷胡椒粉

2021/5/1 9:37 pm  更新: 2021/5/1 11:03 pm

10名双溪于浪监狱的扣留者家属声称,他们的亲人投诉在日叻务监狱隔离14天期间惨遭虐待,因此已向警方报案。

他们面临的虐待方式包括,性器官和肛门遭喷胡椒粉,以致无法大小便。

部分家属在陈述他们的经历时忍不住掉泪。根据他们,有扣留者甚至因承受不了类似的虐待,萌生自杀的念头。

其中一名扣留者卡莱拉山(B Kalaiarasan)的妻子拉瓦尼雅(R Lavaniyaa)通过非政府组织Sebaran Kasih署理主席牧师普林斯约翰(Prince John)的翻译说,他的丈夫就曾想要轻生。

“我的丈夫说,如果我继续留在里面,我将死在狱中。我会自杀,否则我会被殴打至死。”

谈至此处,拉瓦尼雅已哽咽至无从继续说下去。

无法确认是否狱卒

拉瓦尼雅和其他扣留者的家属今天在蕉赖召开记者会,讲述家属遭虐待的事件。

根据拉瓦尼雅报案纸,她的丈夫和双溪于浪监狱(Penjara Sungai Udang)的其他扣留者在4月8日从芙蓉法庭回来后,就被送去日叻务监狱(Penjara Jelebu)隔离。

她说,狱卒用塑胶管毒打扣着手铐的扣留者,接着数人使用藤鞭、水管、木枝和椅子等物品群殴他们长达1个小时。

据她陈述,殴打他们的人中有一半身穿普通的T恤,短裤和拖鞋,以致其丈夫无法确定他们到底是否狱卒。

之后,扣留者受促两人一组进入一间房间,并脱掉裤子和内裤。然后,狱卒就朝他们的肛门和性器官喷胡椒粉,再命令他们赤裸躺在地上。

狱卒在指示所有扣留者进入该房间后,又开始不停殴打他们至晚上。

下体和伤口仍淌血

根据拉瓦尼雅的嫂子依丽莎(Elisha Teh),他们在事发后第一次见到卡莱拉山是4月27日,这也是他们今年首度有机会跟对方见面。

依丽莎指出,卡莱拉山当时投诉,下体和伤口仍在淌血。

她说,遭殴打的22名扣留者全都没有送院治疗,除了其中一人,因为对方患有肺结核。

根据普林斯约翰,至今10名扣留者的家属已经报案,另外12人尚未这样做,因为他们居住在其他州属而未有机会与家属会面。

更令他担心的是,只有半数在日叻务监狱隔离的扣留者已重返双溪于浪监狱,包括卡莱拉山。至于仍在日叻务监狱隔离的扣留者,他们的命运未卜。

狱方有不同的说辞

除了拉瓦尼雅和依丽莎,其他家属也都担心亲人在监狱内的状况。

一些仍在日叻务监狱的扣留者家属说,他们尚未获得狱方的任何消息,就算每天拨电至该监狱也无法得到任何答复。

普林斯约翰告知,22名扣留者都是因涉嫌参与有组织性的犯罪活动,而于2019年遭《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SOSMA)》扣留,他们都是印裔。

根据依丽莎,他们正向芙蓉高庭提出上诉,但今年8月才会有下一次的聆讯。

她声称,年龄介于20岁至45岁的扣留者是首度遭类似的虐待。

不仅如此,她说,查案官在她报警时告知,狱方其实也已针对此事件报警,但却提供不同版本的说辞,即22名扣留者当时爆发争执,以致狱方必须采取行动。

避免格纳巴迪事件

普林斯约翰表示,他们不是要质疑有关当局的职权,只是反对朝扣留者私处喷胡椒粉的暴力行为,而否定他们和家属的人权。

他补充,家属有必要发声,以避免重演格纳巴迪(A Ganapathy)的事件。

针对此,雪隆Illyala Thalaimurai组织主席马拉鲁瓦南(D Malaruvanan)也认同此说法。

“我们不晓得,他们(扣留者)犯了什么罪。我们可以根据他们的罪行来惩罚他们,但不至于要这样虐待。他们是否有错,我们还不晓得,交由警方(去调查)。”

“只是我们不愿见到,本案演变成之前的(格纳巴迪案件)。仅此而已。”

“监狱是一个矫正的场所。扣留者去那儿(受刑),他(理应)会回到家人的怀抱,不是消失掉。”

《当今大马》正向有关当局寻求回应。

4月18日,一名声称遭警方殴打的男子格纳巴迪在医院治疗后宣告不治。他生前被扣留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不过他的母亲于3月11日报警,投诉格纳巴迪遭殴打,以致送院后发现肾脏有问题,腿也坏死需要切除。

根据格纳巴迪的家属律师,医生向家属汇报验尸结果时指出,格纳巴迪是死于脚部与颈项重伤。鹅唛警区主任阿里菲昨天却声称,没有证据显示,格纳巴迪曾在扣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5-28 10: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满调职报导影射失职,鹅唛警官要FMT赔千万

2021/5/20 4:59 pm  更新: 2021/5/20 5:05 pm

新任总警长近期走马上任,警队高层也大换血。被调职的鹅唛警区主任阿里菲不满新闻网站《自由今日大马》报导影射其失职,因此发律师信要求道歉,并索偿千万。

阿里菲(Arifai Tarawe)将在6月21日起,调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担任廉正和遵守标准局(JIPS)副主任(调查/法律/案件研究)。

阿里菲不满的《自由今日大马》(FMT)两则英文与马来文报道,标题分别为“备受抨击的鹅唛警区主任调往廉正局”(Under-fire Gombak police chief transferred to Integrity Unit),以及“鹅唛警区主任调往武吉阿曼廉正局”( Ketua polis daerah Gombak ditukarkan ke Unit Integriti Bukit Aman)。

该报导提到,宣布调职时,阿里菲和鹅唛警局正因为格纳巴迪(A Ganapathy)的扣留所命案而备受关注。

阿里菲昨天发表声明指出,那两则报道损及其诚信和声誉。

他指该报导让人以为,警方和其本人必须为格纳巴迪的死负上全责。

此前,鹅唛警方声称,没有证据显示,格纳巴迪曾在扣留期间遭到警方殴打。不过,根据格纳巴迪的家属律师,医生向家属汇报验尸结果时指出,格纳巴迪是死于脚部与颈项重伤。

要求删文道歉赔偿千万

阿里菲昨天委托阿当阿兹律师楼(Adam Aziz & Co)发出律师信,要求《自由今日大马》在24小时内删除那两则报道,并在48小时内道歉,同时赔偿1000万令吉。

《自由今日大马》若无法满足三大要求,阿里菲将会起诉该新闻网站。

《FMT》表明不会让步


不过,《自由今日大马》已表明不会屈服。

《自由今日大马》执行编辑多莱拉(Dorairaj Nadason)表示,该报导无论是对警队整体或各别警员,都没有不当或错误的推论。

“我们的律师会作出适当的回应,并采取必要的行动捍卫我们的记者。”

传召《当今》记者编辑

5月18日,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也就《当今大马》三篇有关格纳巴迪死于扣留所的新闻,而传召记者及助理编辑问话。

《当今大马》探悉,一名处理格纳巴迪命案的调查官,此前向警方报案,而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505b条文(蓄意导致公众恐慌及破坏社会安宁)调查此案。

格纳巴迪生前被扣留在吉隆坡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不过他的母亲于3月11日报警,投诉格纳巴迪遭殴打,以致送院后发现肾脏有问题,腿也坏死需要切除。格纳巴迪随后于4月18日宣告不治。



与FMT对调职报导达和解,鹅唛警官撤告

2021/5/27 10:32 am  更新: 2021/5/27 10:40 am

鹅唛警区主任阿里菲强调,对于格纳巴迪的扣留所命案无所隐瞒,但也明白媒体只是履行报道职责,所以决定撤回对新闻网站《自由今日大马》的法律行动。

警队是在上周宣布高层大换血,当中阿里菲(Arifai Tarawe)将在6月21日起,调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担任廉正和遵守标准局(JIPS)副主任(调查/法律/案件研究)。

对此,《自由今日大马》(FMT)两则英文与马来文报道,标题分别为“备受抨击的鹅唛警区主任调往廉正局”,以及“鹅唛警区主任调往武吉阿曼廉正局”引来阿里菲的不满,因此发律师信要求道歉,并索偿千万。

阿里菲近日接受《自由今日大马》的访问时则表示,他是基于有关报道也附上格纳巴迪(A Ganapathy)命案的背景而感到不满。

“但在经过思考后,我明白(报道)无意把我描绘为负面印象,而媒体也只是履行他们报道新闻的职责。”

“所以,我决定最好与《自由今日大马》友好的解决争端。我们同意会面,我解释了我的立场,而《自由今日大马》也说明,他们无意破坏我或我的官员。”

“所以,我撤销对《自由今日大马》的法律诉讼。”

命案影响了警队士气

此外,阿里菲也在访问中,承诺透明调查格纳巴迪的扣留所命案。

他说,格纳巴迪(下图)命案,以及之后同样毙命于鹅唛警区总部的西华巴兰(S Sivabalan)命案,都严重影响了其官员和家属的士气。

“格纳巴迪的死,然后格纳巴迪命案……这些事让我们深感不安。没有警员会要伤害任何扣留犯,而我要再次说明,我们没有伤害任何遭我们扣留的人士。”

“多年来受到公众的关注,我已经习惯面对批评,但当我的孩子告诉我,他们的朋友说他们的父亲是一名‘坏人’,这真的让我感到生气。”

孩子因报道而感受伤

“他们知道他们的朋友所言并非属实,但他们还是感到受伤;作为父亲,看到他们难过让我心碎。”

阿里菲表示,指控警方滥权,对警队造成打击,而且很难可以改变这种负面影响。

“谁会要这种标签?我们会作出一些导致公众不满我们的事,这没道理。”

“在警队,我们的信条是‘社会与警队密不可分’,所以,我们绝对不希望公众负面看待我们。”

所以,阿里菲表示,一旦有关命案的调查结束,他也准备接受调查。

警方也传《当今》问话

格纳巴迪生前被扣留在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不过他的母亲于3月11日报警,投诉格纳巴迪遭殴打,以致送院后发现肾脏有问题,腿也坏死需要切除。格纳巴迪随后于4月18日宣告不治。

此外,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也在5月18日,就《当今大马》三篇有关格纳巴迪死于扣留所的新闻,而传召记者及助理编辑问话。

《当今大马》探悉,一名处理格纳巴迪命案的调查官,此前向警方报案,而警方是援引《刑事法典》第505b条文(蓄意导致公众恐慌及破坏社会安宁)调查此案。



经无审讯下拘留于柔监狱,一男子败血性休克逝世

2021/5/27 11:59 pm  更新: 2021/5/28 12:29 am

扣留所命案频传后,监狱也爆发死亡案例。一名无审讯扣留男子,遭转至柔佛新邦令金监狱不到一个月,今早就在居銮医院逝世,得年21岁。

《自由今日大马》报道,男子苏仁德兰(Surendran Shanker)逝世后,一名狱卒今天向警方报案。

根据该媒体所浏览的报案书,狱卒指称居銮医院医生阐明,苏仁德兰是死于“败血性休克(septic shock)与多重器官衰竭”。

不过,报道称,苏仁德兰的母亲古玛塔美里(Kumatameri Asirvatham )指出,她的孩子向来没有健康问题,因此怀疑本次逝世或有不法原因。

“我们必须接受他逝世的逝世。但是,我认为这当中有不公平。我们觉得这当中有犯法行为,因为苏仁德兰向来没有健康问题,而他才21岁。”

去年6月涉毒品罪被捕

根据报道,苏仁德兰去年6月涉嫌犯下毒品相关的罪行,而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被捕和延扣4天。

之后,他才在《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POCA)法令下被扣留。此法令允许执法单位在未经审讯下,扣留嫌犯。

他去年8月被送到柔佛麻坡的康复中心,然后在今年4月25日再转到新邦令金监狱。

古玛塔美里透露,昨天(26日)下午4点半,新邦令金监狱狱卒通知她,说苏仁德兰在投诉“肚子严重疼痛”后,本周二(25日)被送去居銮医院。

她亲自联络医院后,得知苏仁德兰“病情危急”,院方好请她迟点再打去医院,跟主治医生通话,以获取更多详情。

同一天(26日)晚上8点左右,苏仁德兰的亲戚苏仁塔尔(Surenthar Richard)打去医院时,院方告知苏仁德兰的情况变差;今早清晨1点15分再打去时,一名警官告知,苏仁德兰已在今天凌晨12点半左右过失。

律师:还须丢掉多少性命?

苏仁德兰家属的代表律师为卡纳斯(K Ganesh)。他也是扣留所死者格纳巴迪的代表律师。

他质问,”在政府认真看待和采取行动前,还有多少性命必须就此丢去?“

“人们必须醒觉到,这件事可能发生在我们任何人身上。”

今年扣留所爆发多宗命案,单单是雪州鹅唛警区总部就已涉及两起拘留者死亡的案子。其中,一名男子格纳巴迪(A. Ganapathy)疑似遭警员殴打而重伤,肾脏出问题,腿部也必须切除,最终在4月18日宣告不治。验尸报告显示,格纳巴迪士死于脚部和颈项重伤。

另一名男子西华巴兰(S Sivabalan)则在5月20日遭警方逮捕后一小时后死亡。警方事后指,吉隆坡中央医院验尸后证实是心脏病发。

此外,一名54岁男子3月8日,在吉隆坡蕉赖警区总部拘留所的牢房上吊而死。不过,维权组织指自杀说法不合理,敦促当局开验尸庭彻查死因。

另一宗则是维权组织2月3日揭发,吉打铅县爆发的扣留所命案。31岁的阿菲斯(Mohd Afis Ahmad)遭警方逮捕之后,证实遭人以钝器重击头部,最后送医不治。



网上为格纳巴迪申冤,赛沙迪面对警方调查

2021/5/21 2:14 pm  更新: 2021/5/21 2:16 pm

继以制造恐慌罪名来调查《当今大马》记者之后,警方也调查之前评论格纳巴迪命案的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

赛沙迪今天在推特视频指出,警方昨天联系和通知他这次的调查,而原因是他之前在社交媒体贴出视频,为格纳巴迪讨公道。

赛沙迪在推特写道,“我只是要求公道,为何警方要调查我?”

无论如何,赛沙迪强调,他会充分配合警方,因为他们不是他的敌人,反之他们是“我的朋友和盟友。”

“调查滥用法治的人吧”

“少数无视法治的人,才是我们的真正敌人。”

赛沙迪不忘在视频点出,他昨天收到警方通知的同时,鹅唛警区总部又爆发另一起命案,其中一名保安人员昨早11点20分被捕一小时后,于中午12点30分骤逝。

“使上述保安员之死更加悲剧的是,其案发地点就是格纳巴迪命案的同一个警局。这是令人难以容忍的事情。”

“为何要调查履行基本职责、要求正义和捍卫法治的国会议员,请调查那些滥用法治的人吧,而非调查我。我要求透明和廉正。”

鹅唛警区总部的拘留所3月中爆发格纳巴迪(A Ganapathy)命案,其中格纳巴迪疑似遭警员殴打而重伤,肾脏出问题,而且腿部需要切除,较后他更在4月18日宣告不治。

而验尸报告显示,格纳巴迪士死于脚部和颈项重伤。

此外,一名保安人员昨天(20日)早上11点20分被捕一小时后,就于中午12点30分,在鹅唛警区总部刑事调查组办公室骤逝。

鹅唛警区主任阿里菲声称,这名保安员保当时呼吸困难,尽管他们招来救护车急救,但他依然在不久后宣告死亡。

另外,本周二(18日),武吉阿曼警察总部针对三篇有关格纳巴迪死于扣留所的新闻,而传召《当今大马》记者及助理编辑问话。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6-24 11: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男子乌玛毙命巴生警局,家属律师呼“必有内情”

2021/6/4 8:11 am  更新: 2021/6/4 10:40 am

尽管总警长阿克里沙尼周一才表明会改进扣押嫌犯的程序,避免再发生扣留所命案,但如今却再传出类似不幸事件。

36岁男子乌玛法鲁(Umar Faruq bin Abdullah @ Hemanathan,36岁)遭警方逮捕一天后,昨天毙命于雪州巴生南区的警方扣留所。

家属代表律师马诺哈兰(M Manoharan)昨晚发文告透露,5名警察本周三(2日)下午约4点至5点之间,在瓜拉雪兰莪破门逮捕乌玛。

之后,乌玛被扣押在巴生南区警区总部。

乌玛的25岁妻子胡迈拉(Humairah Abdullah @ Kannagi)昨天上午10点接到警方电话,要求她带食物给乌玛,因为他已长时间未进食。

“当她抵达巴生南区警区总部时,警方要她先等等。”

“她一等再等,直到大约下午3点半,一名警察才告诉她,她的丈夫在巴生南区警区总部扣留所去世了。”

“她极度震惊,崩溃大哭。她之后联系我,寻求法律咨询。”

称死者曾试图逃跑

马诺哈兰在文告指出,警方告诉胡迈拉,乌玛跌倒后死亡。

“她不相信(这种说法)。她说自己的丈夫非常爱孩子,不可能就这样死了,遗弃他的挚爱。”

乌玛与胡迈拉育有3名孩子,年龄介于6个月至5岁之间。

马诺哈兰也透露,调查官告诉他,巴生推事庭批准警方扣押乌玛4天,而乌玛因此试图逃跑。

“我怀疑当中有猫腻。肯定是有内情。”

将起诉警方与政府

“我认为,警方必须为乌玛的死负责。我将会起诉警方和大马政府。”

“总警长必须要回应这个问题,为何扣留所命案屡屡发生?”

雪州总警长阿祖乃迪(Arjunaidi Mohamed)受询时向《当今大马》表示,雪州警察总部已派出一支队伍调查乌玛命案,而他会在今天较后发文告说明问题。

最近接连爆发三宗扣留所命案,其中包括4月18日死于雪州鹅唛警区总部的格纳巴迪(A Ganapathy),以及5月20日死亡的西华巴兰(S Sivabalan);此外,还有苏仁德兰(Surendran Shanker)死亡案,他原先被扣留在雪州,后来转扣留在柔佛新邦令金监狱,但于5月27日送医不治。

上述三名死者的家属都质疑死因可疑。

不但如此,在乌玛命案之前,巴生南区警区总部早有存在扣留所命案及警方暴力的记录。

2017年,戛纳斯瓦兰(G Ganeshwaran)在巴生南区警区总部给口供时,投诉身体不适,之后在医院逝世。

其家属控诉,戛纳斯瓦兰在失去意识前声称遭人踹踢颈部;但警方声称死者没有外伤,死因不存在可疑之处。

2019年,两名分别患有精神疾病的18岁及24岁少年,据信遭到同个警局的警员暴力虐待,逼迫他们承认多宗摩托车失窃案。

警方当时援引《1959年防范罪犯法令》扣押两名少年,因此案件未经审讯。警方后来承诺调查暴力逼供的指控。



辣椒粉与天那水:动画记叙少年在扣留所遭虐打

2021/6/13 6:00 pm  更新: 2021/6/13 6:02 pm

近期内发生多起警察扣留所命案与暴力事件,维权组织首映动画纪录片《辣椒粉与天那水》(Chilli Powder and Thinner),讲述少年扣留犯遭遇警员虐打的经历。

人民之声(Suaram)与自由电影网络(Freedom Film Network)在昨晚合办这场线上首映会。

故事讲述16岁的青少年山(化名)与另外两人遭到警方逮捕与殴打的过程。

纪录片以动画呈现,他们如何遭捆绑,并且遭警员以木棍或塑料水管殴打。

之后,他们身上又被洒满辣椒粉以及天那水。

见证另外两人逝世

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Sevan Doraisamy)今日受询时表示:“这部动画是关于16岁男孩在警察扣留所所经历的事。”

他说,警员用辣椒粉与天那水来涂抹山身上的伤口,逼其认供。

斯文说,人民之声正在处理山的案子,山是涉嫌持有赃物而遭警方逮捕。

斯文指称,山愿意配合警方调查,但却遭“残忍的方式虐待”。另外两名一同监禁的扣留犯则在之后逝世。

“这名16岁青年是虐待的见证人。”

援未审先扣法令对付少年

斯文说:“他之后获释。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要调查扣留所命案,因此将他列为证人。警方援引《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POCA)再次逮捕他。”

斯文指出,《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是用于对付重罪疑犯,不应用以逮捕涉嫌持有赃物的少年。

《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授权执法单位不经审讯扣留嫌犯。人权组织曾批评,一旦警方决定援引《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调查某人时,连串延扣(chain remand)的情况会加剧,扣留期限可长达60天。

今年发生多起扣留所命案

今年扣留所爆发多宗命案,单单是雪州鹅唛警区总部就涉及两起扣留所死亡案,即4月18日死于雪州鹅唛警区总部的格纳巴迪(A Ganapathy),以及5月20日死亡的西华巴兰(S Sivabalan)。

此外,还有先是扣留于柔佛新邦令金监狱的苏仁德兰(Surendran Shanker),他于5月27日送医不治。

6月3日再发生一起警察扣留所命案。36岁男子乌玛法鲁(Umar Faruq bin Abdullah @ Hemanathan)拘留于巴生南区警区总部时,坠楼身亡。

上述四名死者的家属都质疑死因可疑。

内政部因此要求警方,定期改善逮捕扣留所嫌犯标准作业程序(SOP)。全国总警长阿克里沙尼则表示,警方在拘留嫌犯之前,会先鉴定对方健康情况,以确保警察拘留所不会再发生死亡命案。



旧疾新病夹击“沙丁鱼罐头”:疫情下的牢房纪实

刘存全  2021/6/24 8:24 am  更新: 2021/6/24 11:17 am

午夜时分,空气有点闷、打鼾声四起时,T在吉兰丹彭加兰吉巴(Pengkalan Chepa)监狱的过渡牢房倚墙而坐,等待睡觉机会。

“还不能睡,必须再等机会,”他这么想,然后盯着眼前一排紧挨彼此,睡成一排的囚友。

他必须伺机而动,见有人因为动扰而半醒,就赶紧凑过去请求:“能不能让我躺一下?我有点辛苦了。”若对方同意起身,他便立即挤进去,侧躺尽快睡一睡,直到惊醒,他人提出相同的让位要求。

T是在2019年初入狱,先是关押在专门收容新囚犯或待审被告的“过渡牢房”。

他说,“大家都睡得很辛苦”,往往没有一顿好觉。为了善用每个空间,囚犯须侧躺而睡,紧挨旁人,“我抱着你的脚睡,你抱着我的脚睡”。

T补充,有时候,有人睡得正熟而不愿让出“床位”时,双方就会相互推挤与踢撞,大半夜为了争抢睡眠空间而大打出手。

他匿名受访时告诉《当今大马》,在监禁期间,他曾住过大小不一的牢房,而无论是哪一种牢房都是“爆满”,寸步难移,更不必谈维持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要求的身体距离。

他也记得监狱布告栏告示上写明,这所监狱原来只能容纳1500人,但当时却关押着接近3000人。

牢房不断有囚犯加入

无独有偶,曾在雪州两所监狱服刑逾半年的约翰(John,化名)也形容,牢房本来就拥挤异常,但疫情期间仍不断有新囚犯加入,使牢房挤得“如沙丁鱼罐头”。

约翰去年8月先在一所监狱服刑,数月后移监到另一所监狱,他在今年2月出狱,这期间恰好是国内第三波疫情爆发时。他指出,在第二所监狱时,牢房“不断有新人加入,真是没位子了”。

约翰透露,后来睡觉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令人难以入眠,“但久了之后也习惯了,不睡觉的话可以挨多久呢?我们肯定需要睡眠。”

两人所在的监狱并非监狱爆满的单独个案。根据内政部2019年7月的国会书面答复,国内38所监狱中有26所爆满,其中有4所监狱超载超过90%。

全国实施限行令期间,情况恶化。去年12月17日,内政部在国会书面答复表示,根据监狱局11月9日为止的数据,国内39所监狱仅能容纳4万4620人,然而实际却住了6万4732名囚犯,整体超载39.45%,或1万8312名囚犯。

监狱局也在去年11月倡议提前释放1万1018名轻罪犯,他们是刑罚低于一年且服刑期仅剩不到3个月的非暴力案囚犯,但内政部以法律不允许为由,回拒这项建议。

虽然监狱局、国会议员与公民组织早已预见问题,更提醒政府改善,但监狱拥挤问题仍持续,也爆发多个监狱相关的冠病簇群。

清洁用品补给困难

除了空间不足,使得囚犯无法良好睡眠、维持身体距离外,监狱里基本物品稀缺,也导致囚犯的卫生状况恶劣。

监狱局预算有限下,监狱内部资源紧张,各类基本清洁卫生必需品都严重短缺,如衣裤、毛巾、肥皂、牙膏、牙刷等,更别说抗疫必备的酒精洗手液与口罩。

T与约翰都在刚入狱时领取到囚服、肥皂、牙膏与牙刷,不过入狱后不再有机会领取。虽然监狱内设有小贩卖部,但若没有访客来访与掏钱购物,囚犯就无从获取这些必需品。

据两人观察,监狱内有大约四成至六成囚犯没有访客。换言之,这些囚犯若牙膏与肥皂用尽、衣物破损,或需要额外食物充饥时都求助无门。

大马基督徒关怀协会(Malaysian CARE)的社区发展经理(监狱与成瘾)林耀君时常探访国内监狱,他直言,监狱总是弥漫一股异味,而原因是囚犯没有足够的洗漱用品。

“当人靠近狱友时总会觉得他们没有洗澡。但他们其实有洗,但往往只能用清水洗澡。监狱局预算不足,所以囚犯入狱时,只能给他们两块肥皂,若用完,又没人探访,你就只能拜托狱友帮你买。”

林耀君指出,政府每年给监狱局的预算不多,倘若能改善拥挤问题,监狱局或许就能腾出更多预算,改善囚犯的卫生状况。

牢房的被单潜规则

除了清洁用品,囚犯的衣物和被单也同样是稀缺品。

T说,狱方只给他一件囚服,加上他在狱中购买的一套衣服,只有两套衣裤。起初,他连冲凉后擦身体的毛巾都没有,必须拿囚服代替。有些囚犯则只有一套衣物,清洗衣服时就必须向他人借衣服暂穿。

部分囚犯长时间没有换洗衣服,身上发出异味,因而遭到其他囚犯殴打。T禁不住同情对方:“他们因为衣服肮脏所以被打。但他们也只有一件衣服,无法换。他们才进监狱一、两个月,没有家人来探望他们。”

而约翰透露,稀缺的缘故,被单成为潜规则的对象。他指出,刚入狱时,监狱方会给每人一件被单,但这些被单不久会被“没收”。

“监狱位于山上,晚上真的很冷,一片单薄被单的确不够。所以那边的‘旧人’不会只用一件被单,他们用好多件被单,一些裹起来当枕头,一些当被单盖。”

像约翰这样的新人,手上的被单往往会被“旧人”强硬夺去,为了免于挨打,他也只能无奈缴出被单,晚上挨冷。

“我也不能做什么,不给的话会挨打,他们有一群人,我一个人又能做什么?”

“那是监狱啊,如果我向教官投诉,教官当然会教训霸凌者,但霸凌者之后还是会回到同一间牢房。住在同一个房间,我们只能看人脸色。”

约翰忍气吞声,只能请求睡在旁边的狱友与他共用被单。

后来,约翰在监狱内结识朋友,这个朋友比他早三个月入狱,早已成为“旧人”。“遇到他之后,我才拿到被单和裤子,不再挨冷。”

对方哪里找来多余的衣物呢?约翰不好意思地笑说:“他也从别人那边抢来。在里面就是要有朋友,有朋友就过得去,没有朋友的话,就真的很难挨。”

对此,林耀君表示,狱内类似霸凌问题屡见不鲜,关键祸根在于狱卒人手稀缺,往往一两个狱卒必须照看整栋监狱,难以分身阻止霸凌事件。

咬坏牙齿的夹砂菜

除了空间、清洁用品、衣物被单都成为问题,狱中饮食也深深打击囚犯的健康。

T透露,监狱伙食恶劣,他入狱初期都难以下咽,总会把吃不完的食物让给其他狱友。

“监狱的食物非常差。所有人都知道,菜里都有沙,没有清洗过……(咬下去的话)牙齿会崩裂。”

T进一步指出,监狱伙食不佳,使得部分囚犯自己掏钱买东西吃,但这又引发其他人看不过眼而暴力抢夺的问题。

他也坦承自己饥饿时看到别人吃零食,心里十分难受:“刚开始我也是很饿,看到人家吃就有感觉,忍不住很想吃。”

约翰受访时也坦言菜里有沙,吃菜时口腔会发出“咔咔咔”的咬嚼声,若拿水来冲仍会洗出一堆沙子。他也因为饭量不足,在监狱内总是吃不饱。

不过,食物在监狱中既是冲突的主因,也是交朋友的手段。T说,自己在监狱内结识一位照看他的“大哥”,他在监狱里的情况也随之改善。许多囚犯在家属来访后,会把家人买来的食物“上缴”给这位“大哥”,他也因此“有吃不完的食物”,出狱后甚至变胖了。

一般监狱小贩卖部会买到什么食物呢?两人说有零食、泡面、黑酱油、白糖、即溶饮料等等。

在牢房里面怎么煮泡面呢?T说:“用冷水或自来水来泡面。”

T说自己曾住过两种牢房,一种房内有厕所,也装有水喉,当不够水喝时,房内的人就会通过水管“吸水”。“那个水喉有问题,扭开水喉时并不会有水流出来,你就要用嘴巴吸水管,吸了就会流出一杯水的水量,再吸就再流一杯。”

另一种则属于“过渡牢房”,新囚犯会先入住几天,之后才分派到个别牢房。这牢房既没有厕所,也没有水喉,只是放置一个黑桶,供囚犯如厕时使用。“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塑料桶,我们就坐在上面大小便。大便之后就拿另一个桶的水来清洗。”

T说,每天早上与傍晚,狱卒会分派食用水给他们,平均每间房会分到两、三勺子的水。“其实水并不够喝的,尤其房间内多人的时候。没有水喝了,怎样办呢?就拿那个(清洗身体)水桶的水来喝。”

“真的口干时没有办法,大便是那桶水,喝水也是那桶水。”

一直到隔天早晨,房内囚犯把黑桶内排泄物拿去倾倒时,才能换一桶干净的水。

狱内常见传染疾病

T认为,囚犯之间感染传染性皮肤疾病,除了食用水不干净,另一个主因在于牢房地板长时间没有清理,使得囚犯躺卧地板休息时相互传染。

两名受访者皆在受刑期间染上皮肤病。

T说,自己在监狱时染上牛皮藓,奇痒难忍,甚至会捉出血。虽然监狱诊所会提供止痒药膏,但感染部位仍旧经常复发,即使出狱,牛皮藓还纠缠不去。

约翰则先是在第一所监狱感染传染性脓疱病(又名黄水疮,Staphylococcus aureus),身上多个部位长满脓,之后更发高烧长达一个月。“不知为何,在监狱里身体康复得特别慢。那一个月我都咽不下饭,食物都送人。”

之后去到第二所监狱,约翰的手脚又感染上疥疮(scabies),令他疼痛得无法动弹,就连洗澡都需要其他狱友协助。

不仅如此,约翰更指控,他服刑的第二所监狱爆发过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今年一月时囚犯集体食物中毒。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那就算了,但牢房内70%的人都食物中毒。”

“我们告诉狱方,但他们不理。结果时间越长就越多人中招,全部泻肚子、发烧无法起身,只在上厕所时勉强起身。”

“5天后他们才要采取行动,给我们盐水喝,说是会减缓泻肚子的情形。”

“染上冠病怎么办?”

约翰不满,每次他告诉狱卒自己生病时,都无人理会。“若我们染上冠病怎么办?恐怕到我们死也没人要理睬我们。他们只顾我们有没有闹事,但完全不管我们的健康。”

但这并非约翰唯一一次在监狱内面对医疗迟缓的状况。去年12月,约翰在第二所监狱与其他狱友起争执,他的左耳遭殴伤,但直至两个月后他出狱时,都还没有机会到监狱诊所治疗。

“那人打中我的左耳,耳朵出脓,开始听不见声音。我请求教官让我见医生、接受治疗,但直到我在2月出狱为止,都不曾接受治疗。”

“我也很绝望了,耳朵一直流脓,我非常害怕自己聋掉。”

约翰出狱后到诊所看诊拿药,点滴药物后才恢复听力。

早就沦为疾病温床

囚犯无法维持身距与经常洗手,居住环境和身体的整洁也无法维持,加上无法及时获得医疗援助,导致监狱老早就是疾病温床,而冠病疫情就像计时炸弹。

事实上,早在多所监狱爆发冠病簇群之前,传染病学专家就已警示,马来西亚监狱是艾滋病(HIV)、结核病(Tuberculosis,又称TB)、肝炎等传染性疾病散播的温床,而囚犯则成了将疾病扩散到社区的“载体”。

2010年,马大艾滋病研究卓越中心(CERiA)与耶鲁大学推动的调查发现,囚犯感染艾滋病比一般民众高15倍;2014年,传染病专家阿迪巴(Adeeba Kamarulzaman)等人到加影监狱的调查发现,约90%的囚犯属于“隐性”(latent)的结核病患者。

行动党籍上议员刘镇东是国会跨党派监狱及扣留所改革委员会(APPGM)成员。他受访时告诉《当今大马》,希盟执政时他曾造访过国内监狱,发现结核病是监狱内的“沉默杀手”(silent killer),不仅囚犯,就连狱卒也遭殃。

“2019年我去过几所监狱,监狱官就告诉我(狱内)结核病肆虐,就连他们的同事也莫名奇妙地(感染上结核病)去世了。”

刘镇东认为,倘若不解决监狱拥挤的问题,冠病会不断卷土再来,不单是在监狱里爆发,更会蔓延至社区。

“因为监狱有承包商、监狱食堂有工作人员,那些狱卒也有家人,”他指出,这些出入监狱的人员就成了冠状病毒传播的途径与潜在受害者。

医疗媒体《CodeBlue》统计显示,今年2月22日至4月2日之间新增的9316个冠病例中,有5.62%或523个病例属于拘留中心簇群。

这是具有第四多病例的簇群,较工厂(48.06%)、社区感染(12.55%)、建筑工地(11.56%)少,但比教育场所(5.53%)与购物中心/商店(4.78%)来得多。

惩戒关押无法解决毒瘾

解决监狱拥挤问题,该从何下手呢?内政部在2019年7月18日国会书面答复中指出,61%囚犯的判刑罪名与毒品有关。

长期关注囚犯与更生人权益的社区工作者的林耀君指出,这些囚犯主要是触犯《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15(1)条文(吸食毒品/体内含有毒品成分)以及第12(2)条文(拥毒),属于轻型罪名罪犯。

他估算,实际上,因毒品而入狱的囚犯数目可能更大,包括为了购买毒品而盗窃者。他说,这些人实际上面对的是毒瘾问题。

林耀君表示,现有法律制度将吸毒者一贯视为罪犯,而非需要医治的病患。

“为何不从医疗角度来看待他们?毒瘾是一种疾病,你不正视的话,他们出狱时(毒瘾)又会复发。”

更糟的是,他发现许多囚犯因轻型罪名入狱后,反而在牢狱生活中认识因不同罪名入狱的罪犯与毒贩,监狱宛如“罪犯学院”,让他们陷入更大犯罪网络中。

林耀君相信,倘若吸毒除罪化,监狱人口将大幅减少,各所监狱也会有更多预算,去改善囚犯的生活条件与卫生状况。

人权律师桑吉柯(Sangeet Kaur Deo)认同,现有的法律体系过于强调“惩戒”(punitive)而非“改造”(rehabilitation),不仅无助于吸毒者解决毒瘾,反而把他们推向犯罪深渊。

“他们出狱后,失去家人的联系与支援,又因为留下案底而背负污名,找不到工作。他们能怎办?他们只能回头去做犯法勾当,然后再次入狱。这成了恶性循环。”

“当吸毒者有问题,他们不敢求助,因为外人把他们视为罪犯;你也无法找警察,他们不会帮你,只会逮捕你。”

桑吉柯也是国会跨党派监狱及扣留所改革委员会成员。她也指出,监狱里不重视戒毒辅助治疗,倘若囚犯只服刑2到3个月,时间太短,疗程也不会见效。

约翰与T都表示,在监狱里有吸毒罪名的囚犯不曾接受任何戒毒辅助治疗。

囚禁于“国家动物园”

自从监狱与扣留所爆发多个冠病簇群后,监狱收紧抗疫规定,包括禁止访客、禁止探监、禁止囚犯上庭、取消各种监狱活动,甚至连“放风”活动也取消。

约翰表示,第一所监狱允许囚犯早上7点至中午2点之间离开牢房,出外活动或参与步操训练,但移监到第二所监狱时,监狱恰好也开始实施限行令,他就再也无法离开牢房半步。

此外,家人无法探访、通话时间缩短也让约翰感到孤独与痛苦不堪。

更让他无奈的是,限行令从去年10月开始打断法庭审讯,要苦等到今年2月才复审。尽管当时立即恢复自由身,但约翰还是只能自叹倒霉,因为他蹲牢的时间超过刑期。获释后,他如今尝试在疫情期间找新工作。

T所在的彭加兰吉巴监狱,则是早在疫情爆发前就没有任何放风活动,除了早晨洗澡、领取食物、每周一次的宗教活动或有人探监时,囚犯们24小时待在狭窄牢房里。

至于为何如此,狱方的答复是,职员不足因而难以监管。

《当今大马》已就两人的指控索取监狱局以及内政部的回应。

T说,囚犯们关在牢房整天无所事事,只能聊天、下棋、玩牌赌博(虽然没有赌博筹码),倒卧补眠或装睡——避免被房内大哥唤去帮忙按摩或搧风。

T指出,有些囚犯会在牢房里强逼他人纹身,原因却是“贪图好玩,因为太无聊没事做。我们24小时被关在房间里,没有活动也没有电视机,什么也没有。”

重获自由身的T目前从事建筑业,他如今住在工人宿舍。他说自己识字不多,但不断强调牢狱生活“太辛苦、太难过”。

“(监狱)里边根本就是动物园,我们像动物一样被关起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13 13: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槟高庭禁阿伦评论纳文案,否则视同侮辱法庭

2021/8/6 11:17 am  更新: 2021/8/6 11:21 am

槟城高庭向社运分子阿伦发出禁口令,禁止他公开评论印裔少年纳文,四年前疑遭同侪霸凌虐杀致死一案。

《马新社》报道,承审法官莫哈末拉兹(Mohd Radzi Abdul Hamid)昨天说明,阿伦(Arun Dorasamy)在社交媒体或公共领域发表的任何相关言论,都可能影响审讯。

因此,他决定批准控方申请,禁止阿伦评论纳文(T. Nhaveen)案的案情。

“法庭认可你拥有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但任何声明都必须负责任。本案尚在审讯中,你不可以在审讯期间预判。”

“公众必须相信和尊重法庭和司法权。若不遵守庭令,则将视同侮辱法庭。”

案件终结前不可发言

随着上述裁决,阿伦禁止在社交媒体或任何媒介,以口头或书写的形式发表公开相关言论,直至案件终结。

本案主控官为州检方总监凯鲁安努亚(Khairul Anuar Abs Halim),其他控方成员包括副检察司莫哈末安琉(Mohd Amril Johari)、雅兹(Yazid Mustaqim Roslan)和诺阿祖拉(Noor Azura Zulkiflee)。

阿伦的代表律师则是阿伦卡纳斯(Arun Ganesh)。他也是“纳文行动联盟”(NAIL)的主席。

两个月前,纳文的母亲珊蒂(Shanti Dorairaj)证实已授权他为家属代言,协助为已故的纳文追讨正义。

她说,阿伦已找到更多案件相关的目击者,收集许多证据,但主控官却拒绝会见。如今,检控官要求法庭禁制阿伦的发言,令她担忧和不解。

求见主控官惟遭拒

纳文是在2017年6月9日晚间与友人普雷文(T. Previin)回家途中遭骚扰攻击,普雷文脱险后到纳文家求助。纳文隔日清晨被发现时身体多处重伤,送医抢救后2017年6月15日离世。

这起谋杀案目前有四名被告,其中两人犯案时未成年。今年5月底,普雷文、珊蒂及纳文的舅舅卡鲁纳卡兰(Karunagaran)向警方投报,指涉案凶嫌不止4人。

普雷文报案时宣称,他相信涉案的有约20人。普雷文近期因遭遇死亡恐吓,基于安全考量已离开槟城。

“纳文行动联盟”主席阿伦之前宣称,已掌握少年纳文4年前遭霸凌致死案的新证据,并求见主控官,惟控方拒绝会见,更在两个月前向法院入禀禁言令申请,以禁止阿伦在公众场合谈论案情。

《当今大马》当时已尝试联系此案主控官莫哈末安琉,惟截稿前未获任何答复。



班纳迪拘留所命案:高庭判家属获28万赔偿

Sep 13, 2021 1:19 PM  更新: 1:41 PM

距离班纳迪(T Benedict)在增江扣留所逝世逾4年,其家属今日终于胜诉,吉隆坡高庭谕令警方和政府,须赔偿家属28万1300令吉。

家属代表律师维斯瓦纳丹(M Visvanathan)表示,高庭司法专员郭秋顺(Quay Chew Soon,译音)是依据盖然性的权衡(Balance of Probabilities),作出如此判决。

法院判罚的赔偿包括:
-5500令吉遗产管理证书费用
-4000令吉葬礼费用
-3万令吉丧亲抚恤金
-9万1800令吉抚养费
-5万令吉创伤赔偿
-10万令吉加重赔偿

除此,据维斯瓦纳丹,法院也谕令答辩人向原告支付4万令吉的堂费。

“然而,法院在此案中并没有判罚警方的不当过失。”

他透露,家属虽对这个判决感到满意,但依然会考虑是否继续上诉。

EDICT称仍有进步空间

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EDICT)发表文告表示,虽然他们赞赏法院的判决,但认为尚有待进步的地方。

“我们赞赏吉隆坡高庭的判决,但我们相信仍有可以进步的地方,以使这类案件能够作为执法者在处置被拘留者时的教训和范例。”

班纳迪是在《1985年危险毒品(特别防范措施)法令》下,于2017年6月29日被拘留在增江扣留所。他在7月10日被发现昏迷,并在送往吉隆坡医院后宣告死亡。

班纳迪的妻子嘉纳其(N Janagi)和女儿安泽琳(B Angeline )就警方疏忽,未在拘留期间确保班纳迪获得所需药物和治疗,于去年7月起诉23名警员、全国总警长和马来西亚政府。

去年11月,吉隆坡验尸庭裁决,班纳迪若获得医疗援助,则可逃过死劫。

验尸官玛永达利(Mahyon Talib)当时谕令,总检察长和全国总警长根据刑事程序法典和宪法,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对付疏忽的警员。



不满阿敏夏美玉被查,逾六十团体抨警方钳制异议

2021/7/3 6:26 pm

警方大动作调查动画纪录片《辣椒粉与天那水》,招致公民团体、智库及文化团体的批评,同时为自由影展网络执行长夏美玉与动画师阿敏兰达叫屈。

独立新闻中心(CIJ)及自由影展网路(FFN)今日联合发文告,批评警方这次调查和登门搜查之举,乃是试图在钳制警长渎职的相关指控。

“警方的暴力及滥权已成为网路热议的话题,但是当局却惯常地用刑事调查的方式,威胁这些个人及压抑讨论。”

“人权分子、艺术家及记者提升(社会大众)对人权侵犯的关注,而这种针对他们的报复调查,更凸显保护表达自由及确保大马警员接受问责的必要。”

CIJ与FFN强调,依循法治透明处事非常重要,而警方必须接受公共检视,因此它应该停止调查及威胁夏美玉、阿敏兰达及其他与短片有关的人士。

文告也呼吁,尽速设立警察独立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确保警方的专业及问责。此文告获得了61个公民组织及24名个人的联署,完整名单置于文末。

《辣椒粉与天那水》是一部根据真实故事制作的动画片,今年6月12日举办线上首映,目前亦可在网路免费观看。片中呈现一名少年叙说,他在拘留期间如何目睹朋友遭警察捆绑,以木棍或塑料水管殴打,还有在身上又被洒满辣椒粉以及天那水。

侵犯宪赋言论自由

另一方面,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也发文告谴责,警方动辄登门搜查,侵犯宪法第10条所保障的言论及表达自由。

“这样的调查与宪法精神背道而驰,宪法条文保障了我们身为大马公民的基本权益。如果真有合理的调查基础,那么必须依照适当的法律来行事。”

IDEAS续称,人权分子应有适当空间来教育民众,让他们了解人权议题,尤其执法机构所涉及的案例,毕竟它们是本应保护社会安全的机构。

“拘留间死亡仍是严重且待解的议题,我们须支持公民社会努力让这些议题被看见。IDEAS也支持设立IPCMC,以保障警员福祉及加强警队的专业及问责。”

IDEAS强调,警方调查及登门搜查自由影展网路的办公室,已阻碍了大马人权、良好治理、问责及透明施政的发展,这种对媒体及艺术的审查已进一步侵蚀早已脆弱不堪的民主。

本土杂志出版《Svara》编辑团队也发文告,声援并提出类似呼吁,即批评此举违反言论自由,应停止调查及威胁夏美玉等人。

“警方不只是调查,还到FFN办公室及阿敏兰达的家去,拿走了几个电子设备说要继续调查。这显然是在欺负人,要干扰和恫吓大马人不得有异议。”

“……成熟而令人信服的国家,不应以权欺人。任何群体的良知与智慧,尤其是掌权者的,都应该奠基于法律及真确之上,而不是反之。”



校车司机还押候审时死亡,家属疑当局殴打和疏忽

2021/6/29 1:18 pm

29岁校车司机莫哈末依克巴还押监狱候审已9个月,但昨天却在医院骤逝,家属和律师质疑其中有猫腻,要求当局验尸彻查。

死者依克巴(Mohd Iqbal Abdullah)生前被控谋杀罪,而被关押在双溪毛糯监狱待审。

依克巴家属的代表律师马诺哈兰(M Manoharan)受询时表示,当局应全面验尸彻查依克巴生前是否遭受暴力对待,而当局是否犯上医疗疏忽。

“我要求全面验尸调查,厘清2020年9月逮捕他的警员,以及两三个月前一名狱卒暴力对待他的指控。”

依克巴育有两名孩子,家住雪兰莪士拉央。他与两个哥哥等20多人被控谋杀。

还押两周后投诉胃病

马诺哈兰声称,依克巴遭还押两周后,就投诉胃不舒服。

他补充,依克巴去世后,他的家属接到一通来电,对方自称是认识依克巴的双溪毛糯监狱囚犯,知道依克巴送院前的内幕。

“这名囚犯声称,他昨早在监狱诊所见到坐轮椅的依克巴。他说,依克巴被送往丹绒加弄(Tanjung Karang)医院,以重新预约专科医生,治疗胃病。”

而且对方也告诉依克巴家属,依克巴透露过自己分别在去年9月和三周前遭人殴打。

“他每次上庭(见到家人时),都会抱怨胃痛。他的妻子最后一次见到依克巴是在今年2月,她说他瘦了很多,十分虚弱。”

“家人相信他确实遭到暴力对待。”

依克巴的哥哥分别是31岁与32岁,两人在《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POCA)下遭监禁于吉打波各先那(Pokok Sena)监狱。

质疑延误治疗而丢命

依克巴的妻子努莎姆西亚(Nursyamsiah Yakathali,28岁)昨天向警方投报,指控负责依克巴的查案官、监狱以及医院疏忽,导致依克巴不幸逝世。

根据《当今大马》过目的报案书,努莎姆西亚指控,依克巴患有痔疮,健康极差,但没有立即获得医治。

“他在双溪毛糯医院接受治疗,但最后却去了丹绒加弄医院。丹绒加弄医院医生(当时)告诉我,他会在6月20日进一步接受治疗。”

“我认为这个日期太迟了,他的健康状况可能进一步恶化。”

律师促监狱局长辞职

马诺哈兰昨天发文告表示,依克巴从去年9月28日开始就关押在监牢,同时遭遇非人道待遇,监狱局总监依比里山(Ibrisam Abdul Rahman)应该立即辞职谢罪。

“鹅唛警区总部的警员涉及错误逮捕,我也呼吁立即革除他……根据依克巴妻子,依克巴并没有犯案,事情是警方所捏造。”

“我呼吁联邦首席大法官东姑麦文(Tengku Maimun Tuan Mat)调查这起仍在等待审讯的谋杀案,本案因副检察司(DPP)提出无根据理由而遭到延迟。”

《当今大马》正在索取警方以及监狱局对此事的回应。一名监狱局官员受询时指出,监狱局正在调查相关指控。

今年爆发多宗扣留所命案与监狱命案,引起维权组织和公民社会关注。其中有两宗扣留所命案发生在雪州鹅唛警区总部,死者分别是格纳巴迪(A. Ganapathy)与西华巴兰(S Sivabalan)。

另一宗监狱命案则是一名不审被扣的男子,遭转至柔佛新邦令金监狱不到一个月,就在5月27日于居銮医院逝世,得年21岁。

律师玛诺哈兰曾建议法院改进审批延扣程序,以便减少扣留所死亡案例。联邦首席大法官东姑麦文则回复称司法机构已评估相关指南,以便改善申请延扣程序。

《当今大马》日前采访在疫情期间蹲狱的前囚犯,他们也控诉自己在狱中患病或受伤,但却没有及时获得医疗救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4 01:5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