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谈“警察扣留期间死亡事件”(上)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 22: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延扣申请程序更新:推事需确保嫌犯有律师

Sep 13, 2021 4:33 PM  更新: 4:45 PM

联邦首席大法官东姑麦文指示,所有推事在处理延扣程序时,必须确保嫌犯拥有律师代表

东姑麦文上星期五向全国法官和主簿官,针对《刑事程序法典》第117条文(被扣留者权利)发出新的程序指示。

她说明,若嫌犯有意得到法律援助,则延扣申请程序期间必须有律师在场。

这些措施为是为了保障嫌犯在延扣程序过程的权益。

根据文件,这份程序指示将从星期三(15日)起生效,同时一并取消2003年及2011年所发出的程序指示。

这份程序指示的副本也同时发给了各大法庭法官及主簿官、总检察署、律师公会、沙巴律师协会及砂拉越律师协会。

确认是否要找律师

同时,东姑麦文指示,在处理延扣申请程序前,推事必须确认嫌犯是否已经联系律师,同时询问没有律师代表的嫌犯,是否需要法律代表。

她说明,如果嫌犯没有法律代表或请不起律师,推事必须向嫌犯说明对方有权向国家法律援助基金会(YBGK)取得律师服务,前提是嫌犯是大马公民,同时不在预防性法律、绑架或诱拐法律下面对调查。

她补充,推事可以把延扣程序展延至合理的时间,以便律师能够出席相关程序。

她也强调,若嫌犯不要律师代表,或给予一段合理时间后仍没有律师出席,推事可以继续处理延扣申请程序。

了解嫌犯健康状况

另一方面,东姑麦文规定,推事在处理延扣申请时,必须向嫌犯了解对方在扣留期间所得到的待遇和健康状况。

她说,若推事发现嫌犯需要医药治疗,警方调查官(IO)必须确保嫌犯会送往医院检查和治疗。

她也表示,在扣留程序开始前,调查官必须确保扣留申请、调查记录副本和其他与扣留程序有关的文件已经通过法庭电子系统e-kehakiman呈交。

她续称,调查官必须确保扣留程序期间,把嫌犯带到推事面前,同时必须向推事说明扣留申请的状况,如是否是新的申请,或是再延长扣留。

她也规定,所有延扣申请可每天,包括周末和公共假期,在法庭或所有宪报为扣留中心的地点来处理。



人民之声坚称,内政部漏报警局扣留所命案数据

Dec 1, 2021 6:15 PM  更新: 6:15 PM

内政部长韩沙今年9月披露,2021年只有6宗警局扣留所命案,唯人权组织人民之声坚称,有关官方数据严重低于实际发生的案例。

《马来邮报》今天引述人民之声莫哈末阿都拉(Mohammad Abdullah Alshatri)说,尽管符合定义,内政部却未将一些事件归类为扣留所命案。

“在鹅唛警区总部离世的西华巴兰(S Sivabalan)和死于巴生南区警区总部的乌玛法鲁(Umar Faruq Abdullah),就是被这些数据所忽视的案例。”

“这令人质疑,内政部或警方是如何定义所谓的命案,以致内阁部获得相关的数据。”

“我们要求他们使用国际标准,而涵盖警方扣留所外的死亡案例,同时要求每个扣留中心提供常年报告。”

他是今天在人民之声推介2021年人权报告的活动上,向媒体如此表示。

明显漏报2宗案例

人民之声在报告中提到,比较了他们自己或媒体报道所纪录到死亡案例,他们有理由相信,警局扣留所命案的官方数据严重少报。

虽然媒体报道,牛奶商贩格纳巴迪(A Ganapathy)和西华巴兰在距离不到一个月内先后去世,但内政部却声称今年只有一名印裔在警方扣留所中丧命。

报告批评,官方的数据未将2名明显属于扣留所命案的受害者纳入其中。

“因在鹅唛警方扣留所受伤而死于士拉央医院的格纳巴迪,以及被鹅唛警方逮捕不久后的逝世西华巴兰,都是被内政部遗漏掉的案例。”

根据内政部,2021年1月至8月共录得6宗警局扣留所命案,而移民局扣留所截至8月23日则录得28宗死亡案例。

此外,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警局扣留所、监狱和移民局扣留所的命案共105宗。

明显漏报2宗案例

人民之声引述数项报告表示,政府提供的扣留所死亡数据严重前后不一。

人权报告提到,志期2020年11月24日的国会回复曾指出,2020年共有296宗扣留所命案。

而该组织根据社交媒体和新闻统计,2020年1月至11月16日期间共有19宗扣留所命案。

其中10宗将死因归类为“健康原因”、3宗为“自杀”、3宗因为不明的伤势不治,以及2宗没有相关的报道。

其中两宗命案是发生在鹅唛警局、其余是在铅县、蕉赖、巴生南区和哥打峇鲁警局,以及瓜拉雪兰莪、瓜拉冷岳、北根及哥打峇鲁警区总部。

此外,一名身份不明的人士在冼都警方于10月6日的一项搜查行动中去世。

人民之声和消除扣留所死亡虐待阵线(EDICT)曾怀疑,内政部数据是否仅记录扣留所内发生的死亡案件,而非人权委员会(Suhakam)定义的扣留所命案。

人权委员会于2016年定义的扣留所命案,包括逮捕期间、拘留期间、拘留期间前往接受治疗的路上,以及拘留期间被认定需要治疗,最终却死在医疗单位的死亡案例。



今年扣留所命案不仅6宗,再有NGO质疑内政部数据

Sep 22, 2021 5:14 PM  更新: 5:42 PM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指今年仅出现6宗扣留所命案,但再有非政府组织质疑这个数据。继人民之声后,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EDICT)也认为,内政部的数据有误。

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指出,内政部对于“扣留所命案”的定义不准确,以致数据有误。

该组织今天发文告表示,他们今年1月至8月已处理10宗扣留所命案。

其中雪兰莪与柔佛占最多宗,各有4宗命案。吉打与吉兰丹则各有一宗命案。

死者族裔方面,外籍人士占最多,有4宗。印裔有3宗、巫裔两宗、华裔一宗。

韩沙声称今年仅6宗

韩沙上周三(15日)在国会回应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的质询时指出,今年截至8月为止,发生在拘留所的死亡案例只有6宗。

韩沙当时说明,霹雳、柔佛、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沙巴各出现一宗扣留所命案,涉及两名巫裔、两名华裔、一名印裔以及一名外籍人士。

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的数据并没有计入发生在霹雳、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沙巴的扣留所命案。若计入这些案例,今年发生的扣留所命案数字可能更高。

它呼吁内政部,以更精确的扣留所命案定义,以便取得准确的数字。

它强调,警方拘捕某人之后若此人死亡,就属于扣留所命案,而不仅仅局限于发生在警察扣留所内的案件。

“扣留所死亡……指的是(发生)在警方权限与责任范畴内的拘捕,无论拘捕地点是警车内、追捕时或在医院接受治疗时。”

它说,一个人遭警方逮捕后,若在拘捕期间死亡,都应列为拘留所死亡。

“许多庭案已足以说明,拘留所命案并不仅限于在扣留所内发生的死亡案件。”

此前,人权组织“人民之声”也质疑,政府的定义过于狭窄,可能漏报数据。

呼吁为拘留者打疫苗

另外,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也提醒,冠病疫苗接种计划没有涵盖拘留者与囚犯。

“众所周知,监禁场所的冠病感染率非常高,监狱也出现许多冠病死亡病例。”

“我们呼吁卫生部长凯里解释,卫生部已采取什么措施,确保各个监禁场所顺利为各个受拘留者施打疫苗,这些场所包括监狱、移民局扣留所、警察局扣留所。”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上周三表示,过去一年以来,有8777名囚禁于移民局扣留所的外籍人士感染2019冠病,其中有11名患者不幸逝世。

马来西亚出现多个监狱与扣留所相关的冠病簇群,包括拿笃堡垒簇群爆发点的斗湖监狱、触发石墙簇群(Kluster Tembok)的亚罗士打监狱、触发希望路监狱簇群(Kluster Penjara Jalan Harapan)雪兰莪双溪毛糯监狱、武吉加里尔(Bukit Jalil)扣留所等等。



内长搬出详细数据,2年共105扣留所命案

Sep 29, 2021 5:42 PM  更新: 6:48 PM  傍晚6点26分更新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两周前提到,今年警察局扣留所命案仅有6宗,结果引来质疑。他昨天进一步提供详细数据指出,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警局扣留所、监狱和移民局扣留所的命案共105宗。

韩沙昨日在国会书面答复中提到,截至目前为止,2021年共有 42人在拘留期间死亡,而警局扣留所命案占了其中的6宗。

易言之,2020年共有63宗各类扣留所命案。

韩沙也提供监狱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发生21宗命案的细节,但未细分年份。

他是回答行动党籍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Kasthuriraani Patto)的问题,而发表上述言论。

韩沙于9月15日在国会表示,截至今年8月,仅有6宗扣留所命案。不过,人权团体人民之声(SUARAM)和消除扣留所死亡虐待阵线(EDICT)怀疑,内政部数据是否仅记录扣留所内发生的死亡案件,而非人权委员会(Suhakam)定义的扣留所命案。

人权委员会于2016年定义的扣留所命案,包括逮捕期间、拘留期间、拘留期间前往接受治疗的路上,以及拘留期间被认定需要治疗,最终却死在医疗单位的死亡案例。

CCTV安装完成40%

此外,韩沙在书面答复中提到,政府今年4月15日起,在警局扣留所安装闭路电视,目前已经完成40%进度。

“警局扣留所的闭路电视安装工程预料在今年年底完成。”

他是回复卡斯杜丽的另一道问题,作出上述回应。她问道,自2020年财政预算案拨款后,所有警局扣留所安装闭路电视的进度。

政府之前通过2020年财案拨出5000万令吉,让警局扣留所、移民局出入境安装闭路电视,以改善扣留所的状况。

重申将召开验尸庭

另一方面,韩沙在书面答复中重申,警方已经要求召开验尸庭,调查格纳巴迪的死因。

“关于格纳巴迪一案,调查已经完成,并向雪州检察长办公室建议召开验尸庭申请。”

“这项召开验尸庭的建议已在2021年7月12 日获得采纳。随后,警方于2021年8月30日向沙亚南验尸庭提出申请。”

韩沙是回应行动党籍的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Gobind Singh Deo)和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Charles Santiago)的提问。

他补充,西华巴兰(S Sivabalan)、苏仁德兰(S Surendran)和乌玛法鲁(Umar Faruq Abdullah)的扣留所命案仍在调查中。

青年扣留者2881人

另一方面,韩沙提到,截至今年8月25日,监狱和移民局扣留中心的21岁以下青年,共有2881人。

他说,当中,45人是在押犯(remand prisoner),其余2836人则是已定罪的犯人。

“截至8月25日,1490名青年扣留犯是在全国各地的移民扣留营和临时移民扣留营。”

他是通过国会书面答复,回应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Fahmi Fadzil)的问题,而发表上述言论。法米问,监狱与移民局扣留中心的青少年(teenagers)数据。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6-10 18: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看扁查囚室命案新单位,阿鲁质疑只为回避IPCMC

Dec 6, 2021 6:05 PM  更新: 6:05 PM

内政部宣布成立特别单位来彻查扣留所命案,社会主义党署理主席阿鲁仄万质疑,此举是为了藉故回避设立“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的诉求。

阿鲁仄万(S Arutchelvan)今天发文告形容,上述做法“悲哀”。

他质疑,内政部为何选在国会即将提呈《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IPCC)时,才有意这么做。

“为何选在国会准备通过新法案时才突发奇想这么做?”

“这难道是延续政府一直以来的做法,援引诸多理由,以便不断拖延‘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的成立?”

抨团结党推缩水版法案

阿鲁指出,17年来公众一直都在等待设立IPCMC,不过政府却碍于警队压力而缺乏政治意愿。

“尽管公众大力支持IPCMC,政府却因警队成员不欢迎,而缺乏政治意愿落实。”

“韩沙所属政党(土著团结党)执政后迅速出台缩水版的IPCMC,即IPCC。IPCC的权限甚至不如现有的‘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

“如今他又拿这个新设立的调查单位,来炒作扣留所命案课题。”

承认过往调查不达标?

他也质问,成立新单位是否意味着韩沙再努丁与警方承认,之前针对扣留所命案的调查“不达标、有纰漏或是软弱的”?

针对韩沙称新单位能够提升警队的形象,阿鲁并不苟同。他认为,要挽救警队形象只能通过设立外部监督机制。

韩沙再努丁今天宣布,在警队廉正与标准执行局(JIPS)之下成立一个扣留所死亡刑事调查单位,该单位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运作。

IPCMC是皇委会在2005年的主张,惟该委员会迄今仍只闻楼梯响。前朝希盟政府在2019年7月于国会提呈IPCMC法案一读,允许IPCMC委员会有权直接对付犯错的警员,罚则从警告到减薪皆有。

该法案原定在2019年12月提呈国会二读,不料希盟却临时踩刹车,把法案展延至下季国会,即去年3月。不过,法案等不及在3月提呈国会就发生喜来登政变。

掌管法律事务的时任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于8月26日,在国会宣布撤回IPCMC法案,并在当天下午提呈IPCC法案一读。



人民之声:警方、内政部、检署到底谁查扣留所命案?

Feb 16, 2022 2:49 PM  更新: 2:51 PM

今年首一个月半就发生了8起扣留所命案,人权组织人民之声质疑,为何警方、内政部与总检察署之间没有任何协调,以调查扣留所命案。

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今日发文告,不满内政部与总检察署对扣留所命案爱理不理,行动缓慢的态度。

“人民之声想要质问,目前究竟展开了多少个验尸庭,为何所有扣留所命案没有依据刑事程序法典,自动展开验尸庭调查?”

“内政部则对扣留所命案事件爱理不理。为何警方、内政部和总检察署在调查和处理扣留所命案的事件上毫无协调?”

2个月8命案让人担忧

同时,斯文批评,雪兰莪鹅唛警区总部昨日发生一名39岁男子被捕不到两小时后,就在扣留所死亡的事件完全无法让人接受。

他点出,这已是今年内的第八宗扣留所命案,这样的现象实在让人担心。

“要是这样的现象持续下去,一年内将至少发生50宗扣留所命案。”

他质问,这现象究竟是纯粹扣留所命案在今年激增,还是内政部往年给出不准确的数据?

要求公布最新命案详情

“在这宗最新命案里,人民之声要求警方公布几项报告,包括为何扣留者会在被捕一小时后就呼吸困难,当他申诉呼吸困难时有何应对行动?”

“其次,警方应该解释扣留者在被捕期间和之后的情况,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被捕,包括是否在逮捕过程中有发生扭打。”

斯文表示,警方应该公布这名死者的验尸报告,让验尸调查得以透明执行。

“若扣留所死亡刑事调查单位 (USJKT)真的有心解决扣留所命案事件,那么他们必须透明处理这个课题。”

“他们应该对外公布案件的细节与资料,包括验尸报告和调查结果,以便能够维护警方的可信度和诚信。”

昨日,警队廉正与标准执行局(JIPS)总监阿兹里(Azri Ahmad)透露,扣留者昨天因涉嫌藏毒而被鹅唛警局逮捕,惟前后不到两小时,即在医院逝世。

他说,扣留者是在2月14日下午4点45分被捕,同日下午5点半在上述警区总部投诉呼吸困难,然后获送进士拉央医院接受治疗。惟一小时后,这名男子不幸在医院逝世,得年39岁。

警方扣留所命案数字高企不下,2022年才进入到第二个月,即已录有7宗扣留所命案。但经过调查,阿兹里上周三(9日)声称,其中只有一宗存在犯罪成分。

他说,上述7宗拘留所命案中,其中4名死者死于拘留室内,另两名死在医院里,一名死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支持新单位彻查扣留所命案,惟Edict要看到检控

Dec 7, 2021 8:27 AM  更新: 8:45 AM

随着内政部宣布成立特别单位以彻查扣留所命案,消除拘留所死亡虐待阵线(Edict)表达欢迎,并形容这是改革扣留系统的第一步。

该组织昨天发文告表示,成立特别调查单位符合人权组织一直以来的诉求,即类似的案件不该由命案所在的同一个警局来调查。

“随着成立这个特别单位,Edict希望当局能公开和透明地调查,并提供令公众信服的结果。”

“(当局)也必须根据刑事法典调查,如果发现某宗案件涉及刑事成份或疏忽,则必须检控涉及者。”

查案官不能来自同警局

Edict也提醒,就2009年古纳斯加兰命案,死者胞姐甘卡扣丽(R Ganga Gowri)曾入禀上诉,挑战验尸庭结果。

而承审法官卡玛丁(Kamardin Hashim)当时給了重要裁决,即在警局扣留所命案上,查案官不应该来自涉案警局,尤其当警局人员面对指控。

古纳斯加兰(R. Gunasegaran)在2009年7月16日死在冼都警察局扣留所。

家属宣称,古纳斯加兰遭警方虐待致死,但警方否认指控,声称对方是在打手印的时候,晕倒死亡。

社党质疑回避设IPCMC

除了成立新调查单位,Edict也重提他们的法律改革建议,即草拟全新的《验尸庭法案》来取代现有的验尸庭制度,同时恢复曾在2019年提呈国会的设立“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法案。

IPCMC是皇委会在2005年的主张,前朝希盟政府曾在2019年7月于国会提呈IPCMC法案一读。

该法案原定在2019年12月提呈国会二读,不料希盟却临时踩刹车,把法案展延至下季国会,即去年3月。不过,法案等不及在3月提呈国会就发生喜来登政变。

掌管法律事务的时任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于去年8月26日,在国会宣布撤回IPCMC法案,并在当天下午提呈IPCC法案一读。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昨天宣布,在警队廉正与标准执行局(JIPS)之下成立一个扣留所死亡刑事调查单位,该单位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运作。

不过,社会主义党署理主席阿鲁仄万质疑,此举是为了藉故回避设立IPCMC的诉求。



政府欲延长国安法期限,玛丽亚陈吁所有议员反对

Mar 22, 2022 10:09 PM  更新: 10:09 PM

内政部有意延长落实国安法5年,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呼吁所有国会议员反对通过这项提案,并要求政府废除国安法。

玛丽亚陈今天发文告指出,《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SOSMA,简称国安法)即将在今年7月31日到期,惟内政部有意寻求延长5年。

她批评,内政部的提案“完全扭曲正义”,所有国会议员必须拒绝之。

“内政部的举动是倒退、压迫和让异议噤声。”

“所有国会议员必须拒绝这项提案,要求废除国安法。”

根据玛丽亚陈,国会将在明天(23日)辩论这项提案。

侵害扣留者基本权利

玛丽亚陈认为,国安法内含许多条文侵害扣留者的基本权利,因此不应该延长期限。

“国安法应该废除,因为我们已有足够的法律,涵盖相关罪行。”

她批评,国安法否定扣留者获得公平审讯和保释的权利。

“即使嫌犯获释后,检察官仍可援引国安法向法庭申请扣留嫌犯,直至上诉结束,而且法庭必须批准申请。”

所以,她说,部分扣留者在未经审讯下,坐牢超过7年。

除此,她指出,国安法允许起诉方向被告和代表律师隐瞒证人,他们也不能交叉盘问这些证人,导致被告难以挑战证人的可信度,为自己充分辩护。

她续批,国安法阐明被告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向任何人发表的任何陈述,都可以作为证据,即使被告是在胁迫下供证。

政府去年9月提呈第12大马计划,表明将会修订包括国安法在内的多项法令,以确保这些法律能够“适宜和有效地”提升公共安全。

随后,捍卫自由律师团协调员再益玛立(Zaid Malek)抨击,恶法根本无法改进,废除是唯一的途径。



强迫汤姆斯“青蛙跳”等,家属控诉移民局疏忽致死

Jun 10, 2022 1:32 PM  更新: 2:03 PM

吉隆坡高庭今天审理尼日利亚籍博士生汤姆斯猝死案。挑起诉讼的汤姆斯家属向法庭控诉,当局的非法逮捕及疏忽,是汤姆斯在扣留所枉死的原因。

汤姆斯家属代表律师拉杰什(Rajesh Nagarajan)在总结陈词时指出,移民局官员的疏忽行为,包括强迫患有高血压及肥胖症的汤姆斯”跳青蛙”

拉杰什指出,34岁的汤姆斯虽然持有有效护照和学生签证,但移民局执法人员依然在2019年7月4日非法逮捕和殴打他。

不但如此,移民局执法人员在扣留所,更强迫他“青蛙跳”。

“汤姆斯被罚青蛙跳而受伤。他相当肥胖,体重介于130到140公斤,患有高血压。移民局没有检查他的血压,官员还声称他的手臂太粗,无法放入血压测量器。”

擅自给治疗高血压药

拉杰什进一步声称,扣留所的一名医疗助理后来提供汤姆斯治疗高血压的药物氨氯地平(amlodipine)。

而这个药物也是汤姆斯在5天后,即2019年7月9日心脏病发作的潜在原因。

“这种药物受到《1952年危险药物法令》的管制,只能由合格医生开出,但这名医疗助理并没有相关资格。”

拉杰什也指出,扣留所的恶劣环境进一步诱发汤姆斯的心脏病,如其中一名扣留者所供称,汤姆斯被迫睡在硬地板上,用水瓶当枕头。

非法逮捕与本案无关

另一方面,代表政府的副检察司卡玛鲁(Kamarul Aris Kamalluddin)反驳拉杰什的说法。

他强调,本次诉讼旨在厘清汤姆斯的死因,而所谓的非法逮捕与案件无关。

卡玛鲁补充,验尸报告表明汤姆斯死于自然原因,即心脏病发,而非挨打。

“根据病理学报告,验尸结果没有发现死者体内存在氨氯地平药物,所以,怎么能说是这药诱发死者的心脏病?”

不过,卡玛鲁承认,验尸官发现,如果汤姆斯心脏病发昏倒时,若及时获得医治则有活命的机会。

他说,救护车到达之前,移民局官员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挽救汤姆斯,包括为汤姆斯进行了600次心肺复苏(CPR)。

“因此,验尸官认为死者是自然死亡,没有犯罪因素或人为疏失。”

承审的高庭法官阿资哈(Azhar Abdul Hamid)在审讯尾声表示,法庭需要时间考量双方的陈词,因此将择日下判。

验尸庭裁定自然死亡

汤姆斯(Thomas Orhions Ewansiha)生前是林国荣创意科技大学的管理系博士生。他是在2019年7月4日于吉隆坡甲洞逸福园(Desa Aman Puri)的公寓被捕,而移民局以验证资料和取得上课记录为由扣留他。

不过,汤姆斯后来却死在扣留所,而移民局总监凯鲁声称,根据扣留者的说法,汤姆斯7月9日凌晨睡觉时痉挛(suffered fits)死亡。

吉隆坡端姑慕赫力医院同年7月17日发布的验尸报告证实,汤姆斯没有外伤。随后,汤姆斯家属入禀吉隆坡特别推事庭,要求验尸庭鉴定死因。

吉隆坡验尸庭于2021年11月2日裁定,汤姆斯在被羁押期间自然死亡,当局没有疏忽或犯罪元素,无需为汤姆斯死亡负责。

不过,汤姆斯家属不满验尸结果,继而入禀法庭寻求推翻裁决。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8-30 20: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新国公民亲身经验说法,移民扣留营内确有“买卖”

吴湘怡  Jul 26, 2022 8:58 AM  更新: 10:16 AM

“你(记者)所知道的,不正确。”——这是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给《当今大马》的答复。

《当今大马》上个月底引述中国客工的亲身说法,揭露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存在着官员“间接索贿”的舞弊。

其中,贪腐官员通过“牢头”,以高昂价格向外国籍扣留者“出售”货品或服务,例如100令吉在扣留营内,只能买到5个肥皂,或三四罐叁巴辣酱,或一条毛巾,或打电话10分钟等。

不过,一名新加坡人出面驳斥韩沙的说法,他以个人亲身经历向《当今大马》确认,上述中国客工的说法绝非虚言。

这名新加坡公民是现年65岁黄振权,他目前是退休人士,他原是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级工程师,2009年开始在公司委派下来马,并在隔年取得第二家园计划(MM2H)特别签证,一度置产长居柔佛。

黄振权控诉自己于2018年无辜被移民局逮捕,前后被扣留在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长达五周,再被驱逐出境。

官员靠跑腿做“买卖”

根据黄振权,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内的“阶级分明”,扣留者一般上无法直接与狱卒或官员沟通,若有任何“要求”,都必须通过牢房里同是扣留者的牢头,或称“checker”或“kawasan”来间接传达。

其中,“checker”的角色类似牢房里的队长,主要担任移民局官员与扣留者之间的“沟通桥梁”,也需要控制扣留营里的纪律和点算人数。

至于“kawasan”则扮演着跑腿的角色,负责为移民局官员和狱卒做些差事,同时协助安排扣留营内的“买卖”,如洗衣粉、肥皂、牙膏等。

他忆述,就连打电话也需要付费,短短三分钟通话时间要价100令吉。

黄振权表示,这些为官员当跑腿的扣留者,一般会享有某些“特权”,如能享有放风时间,或赚取一些零钱。

他也控诉,移民局没有派发卫生用品给扣留者,因此他便曾经被迫穿着同一套衣服两个星期,直到当局允许他的妻子送来换洗衣物和梳洗用品。

他表示,若扣留者需要购买梳洗用品,则必须向“checker”提出购买要求。

扣留者染鼠尿病死亡

除了贪腐弊端,黄振权也证实,一如中国客工所言,移民局扣留营存在严重疾病和医疗问题,他甚至亲眼目睹其他“狱友”因为没有获得及时治疗而死亡。

他向《当今大马》指出,他曾见到一名印度籍扣留者,因病在牢房里痛苦挣扎,但狱卒却无暇理会,迟至傍晚才把对方送到医院救治。

“那时候,他的情况更糟了。当他被送院时,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时日不多了。”

“确实,这名扣留者再也没有回过来了。我们从一名较友善的‘kawasan’(牢头)口中得知,对方已经死了,据称是死于鼠尿病。”

黄振权进一步指出,上述死亡事件后,扣留营展开大扫除和消毒,还用化学物品洗清蓄水槽,这某程度证实了对方的死因。

北干那那扣留营男性牢房的厕所与蓄水池。该蓄水池是牢房里的唯一水源,主要用于如厕、洗澡、洗衣和清洁食物托盘。

忍剧痛三小时才送治

不幸的是,黄振权的身体也出现状况,某天早上,他突然感觉膀胱剧痛,无法正常排尿,怀疑自己患上泌尿道感染(UTI)。

然而,狱卒当时却忙于处置新一批刚到的扣留者,完全无视黄振权必须紧急看医生的需要。

他控诉,他因此在牢房内受尽3个小时的疼痛折磨,狱卒才姗姗来迟,把他押送到扣留营诊所求治。

这是因为,根据标准作业程序(SOP)规定,扣留者要在至少一名狱卒护送下才能离开牢房送医。

“这些狱卒和官员的思维,是对扣留者的性命不屑一顾的。即使有人瘫痪在地上快要死了,他们也不会在乎。”

“最重要是你乖乖待在里面,是生是死并不重要。要是你在里面发生什么事,他们就能怪罪SOP。他们会说:‘哦,没有狱卒(护送就医)啊,那你等吧!’”

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的牢房结构,由黄振权描绘,再经《当今大马》重制。

“若我还在那里必死”

黄振权也投诉,他一度被关押在居銮监狱期间,虽然他早已告知狱卒自己患有高血压和哮喘,但还是难逃蹲站的人头“例常检查”。

“他们指示我们脱光衣服,把所有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要求我们双手抬起快速频密蹲上蹲下,这么做是会导致我哮喘复发,但他们完全没有理会。”

他透露,他返回新加坡约4个月后,就心脏病发作,所幸及时入院就医。

“要是我还在这种没人性的地方,我必死无疑,就算情况危急,你还是要等,因为那些官员必须在所有职务和时间上遵守SOP。”

黄振权直言,相比死于扣留所的尼日利亚籍博士生汤姆斯(Thomas Orhions Ewansiha,下图),他算是幸运得多。

汤姆斯生前是林国荣创意科技大学的管理系博士生。他是在2019年7月4日于吉隆坡甲洞逸福园公寓被捕。

但被捕不到一星期,汤姆斯便死在扣留所。其家属目前已入禀法庭,起诉当局非法逮捕及疏忽,导致汤姆斯枉死在扣留所。

惟对于扣留所死亡事件频频发生,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却毫不在意,反称什么地方都可能死人,而他无法预知死亡,也没办法阻止扣留营命案的发生。



“给钱就可以帮到你”,新国公民踢爆移民官剥皮术

吴湘怡  Jul 27, 2022 8:56 AM  更新: 8:56 AM

柔佛移民局四年前的一次取缔行动,全面颠覆了黄振权的生活。

即使如今终身无法再入境,黄振权依然竭力透过投报和兴讼,纠正大马移民局的滥权行为,为自己讨回公道,更揭发当局的各种贪腐滥权,包括非法扣留和索贿行径。

“如果你可以提控我,也请提控那些(滥权的)移民局官员!我已经付出我的代价,但每个犯事的官员,也应该受到对付!”

“我的原则是,我只做对的事。我报案就是为了揭露真相而已。”

黄振权的努力于去年5月4日在高庭取得小胜。法官诺林巴达鲁丁裁定柔佛移民局违宪和非法扣留,当年在逮捕黄振权超过14天才把他带上推事庭。

联邦宪法第5(4)条文阐明,若在移民法令下,一名非公民若被捕而没有获释,则当局必须在14天内把他带上推事庭,同时不得在没有推事批准下继续扣留。

黄振权现年65岁,是新加坡公民。他在退休前,原是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级工程师,2009年开始在公司委派下来马工作。隔年,他取得第二家园计划(MM2H)特别签证,置产长居柔佛。

同时,他也活跃于柔佛一家慈善机构,除了定期捐款,还在依斯干达公主城购置一间独立洋房充作慈善之家,收容流离失所的弱势群体。



不允许妻子送来护照

不过,厄运却在2018年2月28日晚上降临。当时,黄振权如常抵达慈善之家时,却发现一批移民局官员已闯入搜查。

“移民局官员要求查看我的证件,我出示了我粉红色的新加坡身份证。我也说明,我持有大马第二家园的长期逗留签证。”

“遗憾的是,我的护照遗留在我新加坡注册的轿车上,而车当时停在我的马来西亚住家……距离洋房只有8分钟的路程。”

他接受《当今大马》连线专访时控诉,虽然他当时请求移民局官员允许她联系妻子,把他的护照带过来,但是对方却一口拒绝,直接把他带到甘拔士实达热带(Setia Tropika)移民局扣押,之后再送往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

认罪缴罚款却没获释

前后扣押27天,严重超过14天的法定期限之后,当局才于同年3月26日把黄振权带到新山推事庭,控以《1959/63年移民局法令》第55E(1)条文下的收留无证移民罪。

黄振权当场认罪,推事判以3万令吉的罚款。

虽然黄振权家属当时立即缴清罚款,同时取得法庭的释放令(order of discharge),但是黄振权却无法如愿重获自由。

黄振权指出,移民局官员在审讯后硬把他送到居銮监狱,扣押3天,又把他转回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直到当年4月4日才正式获释,遣返新加坡。



询及既然坚称无辜,但为何却在法庭俯首认罪时,黄振权解释说,恶劣的扣留环境使得他不得不设法尽快脱身。

“我当初选择认罪的唯一理由,仅仅是为了尽快逃离扣留营。”

“我被遣返回到新加坡没几个月,就心脏病发作,所幸及时就医,抢回一命。要是我那时没有选择认罪,让他们继续无限期把我关在移民扣留营里,结果难以想象。”

给钱就能“帮忙”?

不但如此,黄振权也指控,在他身陷大马囚牢时,移民局官员通过各种方式“剥皮”,向他和他的家人勒索要钱,宣称能够“帮忙”。

其中,在扣留营初期,一名移民局官员找过他和他家人,并“建议”他们通过中间人支付贿赂,让他得以直接离开扣留营。

“他(官员)声称他是在帮我,要我同意让家人给贿,以不必通过律师来让我脱离困境。”

“我家属成员当时紧急开会商量,认为这是官员设下的陷阱,最终决定拒绝用钱来换取我的释放。”

三千元贿赂换自由?

黄振权补充,在他认罪和缴付罚款后,却继续被扣留在监狱的那段期间,有官员同样以提早释放为诱,向家属开口要钱。

他指出,他在居銮监狱期间,曾遇到一名跟他处境类似的中国人,对方同样在法庭认罪后依然无法获释。

“那时,这个中国人的妻子到移民局找丈夫,官员却说,若要她的丈夫尽早获释,则需支付3000令吉,让人帮忙做“某些事情”。”

“付款之后,移民局就释放他了。”

黄振权认为,若非有新加坡驻马最高专员署的介入和跟进,否则他极可能也难逃要付“赎身费”,才能换回自己的自由身。

一万令吉“优惠价”?

在扣留营的五个星期期间,黄振权坚持拒绝贿赂,并寻求正当管道争取自由身。

然而没料到的是,就连他在等待遣返回国,遭到移民局列入入境黑名单的当下,依然有官员声称可以“走后门”,把他的名字从黑名单删除。

“在等待回国的时候,有个移民局官员给了我一个联系号码,说能通过后门方式,把我的名字从黑名单上删除。我出于好奇就拿了那个号码。”

“我之后尝试拨打这个电话,还真的有人接听,对方开价1万令吉,还说市价一般要1万5000令吉。但我知道,这完全是骗局,有谁会相信这种愚蠢的游戏?”

无论如何,时隔四年,这个电话号码已是空号。

抨移民局法侵害人权

回顾自己的惨痛经历,黄振权感叹,大马移民局法无疑是“反外国人”兼“反人权”的法令。

他点出,相对于大马人享有的24小时逮捕期限,在移民局法令下,外国人逮捕期限却大幅拉长至14天,之后才需要带到推事面前申请延扣。

“这个移民局法令给了他们额外权力,可以无审讯扣留任何外国人长达14天。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有在遵守这个规定!就如我所经历的那样,还有那个无辜死去的尼日利亚籍博士生。”

“这法令给了他们很大的滥权空间,对被捕的外国人造成巨大伤害,尤其是那些来自穷国,被非法中介带到大马工作的人。一旦他们被遣返回国,整个人生都已经毁掉了,他们很穷,却还要忍受移民局的贪污滥权行为。”

黄振权希望他花了超过10万令吉赢得的司法小胜利,能够提醒大马当局务必依法行事,切莫肆意侵害外国人的权益。

“对我来说,能够把这些事件记录在案,裁定为法定事实,这笔钱其实微不足道。”



巴拉扣留所命案民事诉讼:高庭判政府警方须赔偿

Aug 30, 2022 6:42 PM  更新: 7:00 PM

巴拉穆鲁甘扣留所命案民事诉讼有了结果,吉隆坡高庭今天裁定,大马政府和警方必须负责,支付巴拉穆鲁甘赔偿

巴拉穆鲁甘家属的代表律师再益玛立(Zaid Malek)发文告指出,高庭法官裁定政府和警方必须为巴拉穆鲁甘(S Balamurugan)的死负起民事责任。

他指出,高庭法官阿末巴仄(Ahmad Bache)裁定,政府和警方涉及非法监禁、失职及违反法定义务,导致巴拉穆鲁甘在攻击和殴打下死亡。

再益玛立是捍卫自由律师团(LFL)的律师,其当事人为巴拉的泰籍遗孀娜塔楠(Natthanan Yoochomsuk)和胞弟包拉(S Balraj)。

再益玛立指出,高庭将择日裁定赔偿额。

本案答辩人分别是大马政府、全国总警长和4名警员。他们的代表律师是高级联邦律师诺法武再尼(Norfauzani Mohd Nordin)。

验尸证实死于殴打

44岁的巴拉穆鲁甘是于2017年2月6日遭警方逮捕。他当时与另外二人共车,而其中一人被发现是通缉要犯。两日后,巴拉穆鲁甘被发现毙命于巴生北区警区总部内的休息室。

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随后针对巴拉穆鲁甘命案,召开听证会。

当时,与巴拉穆鲁甘一起被扣的证人塔米拉山(Tamilasan Karapiah)供称,在送到巴生北区警区总部之前,巴拉穆鲁甘和另两名扣留者曾在巴生新镇警局遭重案组警官莫哈纳思瓦兰(Mohaneswaran Thiagarajah)暴打,并指莫哈纳思瓦兰自称是警局内的大佬。

但莫哈纳思瓦兰在供证时否认暴打指控。

听证会也揭露,一名与巴拉穆鲁甘相识的警察,在看到巴拉奄奄一息的照片后笑称,给巴拉喝啤酒就没事;巴生新镇警局主管哈伦阿布巴卡(Harun Abu Bakar)在供证时则坦言,警局内的闭路电视只是摆好看的“花瓶”。

巴拉家属曾争取到沙亚南高庭于2017年2月15日批准第二次验尸,以调查真正死因,而家属律师苏仁德兰和拉蒂花透露,二次验尸结果证实,巴拉死于殴打。

2020年,娜塔楠和包拉入禀诉讼,向政府和警方索偿。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4-2-28 00: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新国公民再告赢移民局,因“非法扣留”可获赔偿

吴湘怡  Sep 12, 2022 5:00 PM  更新: 5:00 PM

新加坡退休工程师黄振权再次取得司法胜利。吉隆坡高庭裁定,大马移民局非法扣留黄振权长达八天,必须支付赔偿。

这是黄振权(65岁)第二次通过法庭,挑战大马移民局于2018年期间违法扣留他的做法。

黄振权代表律师阿伦卡西(Arun Kasi)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联系时证实,吉隆坡高庭法官阿玛吉星(Amarjeet Singh)今早裁定,大马移民局在2018年3月28日至4月4日期间,违法扣留黄振权八天。

他透露,法官同时也要求移民局赔偿其当事人,并择定11月16日聆讯赔偿额事宜。

“鉴于这个(非法扣留)的颁布,法庭也下令评估损害,即要求移民局向黄振权支付赔偿,并会在11月16日聆审损害赔偿的评估。”

缴罚款后未得释放

黄振权是于2018年2月28日晚上大约11点05分时,在其位于柔佛新山的一间住宅遭到柔佛移民局逮捕。

他随后被关押在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直到同年3月26日才被带上新山推事庭,并在《1959/63年移民局法令》第55E(1)条文(收留无证移工)下被控。黄振权当时选择认罪,并当场缴付3万令吉罚款。

然而,柔佛移民局却无视法庭的释放令,继续扣押黄振权在居銮监狱和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长达八天。

法官驳移民局说辞

对此,阿伦透露,移民局在证词中辩称,他们在2018年3月27日向黄振权发出扣留令及驱逐令,以便在推事庭下令释放黄振权后仍然可以继续扣留对方,但法庭认为,这两项指令没有法律效力,因此属于非法扣留。

“法庭认为,这两项指令已经超出法律范围,因此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不能视之为合法扣留黄振权的证据。”

今天代表大马移民局的是联邦律师莫哈末沙列胡丁(Mohammad Sallehuddin Md Ali)。

黄振权是于今年1月26日向法庭入禀本案,要求裁定大马移民局在2018年3月28日至4月4日期间,违法扣留他长达八天。

黄振权:跟绑架无异

此前,黄振权基于柔佛移民局在2018年2月28日逮捕和扣留他之后,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在14天内把他带上推事庭,反之继续扣留他直到3月26日,因此起诉移民局非法扣留。

高庭法官诺林巴达鲁丁于去年5月4日裁定,柔佛移民局非法扣留黄振权长达13天。

对于两次皆赢得官司,黄振权向《当今大马》表示,他感到非常开心。

他不客气地批评大马移民局是“有牌的恐怖分子”,对他的两次非法扣留与“绑架”无异。

“随着法庭宣判这两次的扣留非法和违宪,我能想到促成这种犯罪行为的原因包括,这个犹如绑架的扣留,旨在向我家人索取’赎金’以换取我的自由身,同时制造被扣留者的恐惧。”

“我能够赢得这两次的官司,对于所有对抗这种国家支持的恐怖活动的扣留者来说是一大胜利。”

认罪才躲逃过死劫

黄振权忆述,要是当时自己不在庭上认罪,移民局肯定会继续无限期扣留自己,甚至面对死亡的风险。

“这两次的法庭裁决,证明了大马移民局当时滥用权力,恣意扣留我。”

“毋庸置疑,要是我没有在2018年3月26日当天选择认罪,我肯定会继续被扣留在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并以等待审讯为由,无限期地扣留我。”

《当今大马》已联系移民局寻求回应。

黄振权此前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透露,他在北干那那扣留营之时,不但亲身“体验”到移民局扣留营存在严重疾病和医疗问题,甚至亲眼目睹其他“狱友”因为没有获得及时治疗而死亡的事件。



非法扣留新国公民案:法庭谕令移民局赔5万

Nov 16, 2022 3:19 PM  更新: 3:19 PM

继9月12日裁定,大马移民局非法扣留新加坡退休工程师黄振权长达八天后,吉隆坡高庭如今谕令,前者赔偿黄振权5万令吉。

黄振权(65岁)的代表律师阿伦卡西(Arun Kasi)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联系时证实此事。

他说,吉隆坡高庭法官阿玛吉星(Amarjeet Singh)经过评估后裁定,大马移民局需赔偿5万令吉和支付5000令吉堂费给黄振权。

代表移民局的联邦律师莫哈末沙列胡丁(Mohammad Sallehuddin Md Ali)也证实了有关赔偿数额。

“赔偿额为5万令吉,另加5%的利息(从下判日算起)和5000令吉的堂费。”

移民局没对判决提上诉

根据莫哈末沙列胡丁,移民局之前并没有针对9月12日的判决,提出上诉。

黄振权是于今年1月26日向法庭入禀本案,要求裁定大马移民局在2018年3月28日至4月4日期间,违法扣留他长达八天。

这也是黄振权第二次通过法庭,挑战大马移民局于2018年期间违法扣留他的做法。

黄振权于2018年2月28日晚上大约11点05分时,在其位于柔佛新山的一间住宅遭到柔佛移民局逮捕。

他随后被关押在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直到同年3月26日才被带上新山推事庭,并在《1959/63年移民局法令》第55E(1)条文(收留无证移工)下被控。黄振权当时选择认罪,并当场缴付3万令吉罚款。

然而,柔佛移民局却无视法庭的释放令,继续扣押黄振权在居銮监狱和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长达八天。

此前,黄振权基于柔佛移民局在2018年2月28日逮捕和扣留他之后,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在14天内把他带上推事庭,反之继续扣留他直到3月26日,因此起诉移民局非法扣留。

高庭法官诺林巴达鲁丁已于去年5月4日裁定,柔佛移民局非法扣留黄振权长达13天。



男子从监狱领出“儿子遗体”,葬礼前却获知儿子还活着

Mar 6, 2023 9:30 AM  更新: 9:50 AM

监狱局摆乌龙,让一名父亲误以为儿子在扣留所毙命,甚至领回了遗体并举办丧礼。

就在这名父亲和家人悲痛数日后,当局却在遗体下葬前通知,说是搞错了,这名父亲的儿子其实还活着。

根据《阳光日报》报道,来自森美兰的一名男子詹特兰(Chantren)是在上周三(3月3日)接到通知,指19岁的儿子前一天毙命于双溪毛糯扣留所。

詹特兰随后与家人赶到医院,领出了“儿子的遗体”。

“当我们看到(遗体),我们发现有点不同,因为经过解剖后有缝合的痕迹,头发也被剃光了。”

下葬前接到当局电话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领出遗体,在其位于森美兰淡边的住家举行丧礼,并准备在昨天下葬。

岂料,就在下葬仪式前,詹特兰却接到当局通知,说他的儿子其实还活着。

“我们在下葬仪式前的3、4小时前,接到监狱局的电话,告知我们的儿子还活着。”

“那家里的遗体是谁?”

“他们通过视频通讯(显示儿子活着)。我不知要如何表达我的感受。我们的儿子还活着,那现在在我们家里的遗体又是谁?”

根据詹特兰,当局随后到也到他们的住家领回这具遗体。

詹特兰表示,他至今不知道儿子遭到逮捕扣留的原因,但已要求到监狱见儿子。



内长自掏腰包,赔偿错领“儿子遗体”家庭

Mar 8, 2023 7:44 PM  更新: 7:54 PM

由于监狱局摆乌龙,森州一户人家平白为不认识的死者举办丧礼。内政部长赛夫丁对此深感遗憾,并将自掏腰包向这户人家支付2万令吉,作为白办丧礼的补偿。

赛夫丁是今午在国会下议院,回应希盟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的问题。

根据古拉,这户人家花了2至3万令吉准备丧礼。

48小时内赔偿2万令吉

赛夫丁说,他将在48小时内赔偿这户人家。

“我个人将赔偿那户人家的费用。没有问题,请直接通知他们。既然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我们可以明天就付款。”

“这对他们不公,因为死者不是他们的儿子。可能他们来自贫穷的家庭。”

“2万令吉的费用不菲,所以我会在48小时内解决。”

赛夫丁解释,其实死者家属曾到双溪毛糯医院验尸,但可能解剖的关系,家属无法误认死者的身份。

他坦言,现有的处理程序有所疏忽,有待改进。

下令彻查监狱局乌龙

因此,他说,他已经指示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以探讨如何改进。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监狱局在3月3日通知森州男子詹特兰,声称其19岁的儿子前一天毙命于双溪毛糯扣留所。

詹特兰随后与家人赶到医院,领出了“儿子的遗体”。虽然发现遗体有点不同,但由于经过解剖与剃光头发,家属还是领出遗体,并在住家举办丧礼,准备安葬儿子的遗体。

岂料下葬前,詹特兰却接到当局通知,说他的儿子其实还活着。当局随后到也到他们的住家领回这具遗体。



应彻查反贪会扣留所命案,黄业华促杜绝免责文化

Jun 18, 2023 6:29 PM  更新: 6:38 PM

日前再有一名反贪会嫌犯在扣留期间猝死,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呼吁警方彻查,也要求政府杜绝反贪会的免责文化,严惩涉案者。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主席黄业华今天发文告,谴责反贪会再次罔顾被扣留者的基本人权。

黄业华说,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指死者因身体不适,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死亡,但阿占巴基不应该暗示死者在医院自然病故。

“有鉴于反贪委员会曾经发生两宗命案,即赵明福和阿末沙巴尼案件,警方应该全面调查反贪会的新一宗扣留所命案。”

黄业华认为,警方不应该受到反贪会诱导,往死者病故的方向调查,而是调查死者有无可能被刑求致死。

不曾对付调查官

黄业华指出,反贪会不曾对付涉及扣留所命案的调查官,而放任侵权的调查官继续参与执法行动,可能导致扣留所命案重演。

“若政府欲重拾人民对反贪会的信心,政府必须展开公正和透明的调查,找出死亡案件的真相。”

“欲终止反贪会的免责文化,政府必须对滥权者采取严厉的法律行动,也应追究过去涉及赵明福和阿末沙巴尼命案,根据法律逮捕和提控违法者。”

没吸取明福案教训

黄业华批评,反贪会署理主席旺沙布丁声称反贪会传召的证人没有法律代表权。

“反贪会剥夺赵明福的法律代表权,长时间单独盘问赵明福至凌晨5点,最终导致赵明福死亡,14年后反贪会高层却没从侵犯人权导致的悲剧吸取教训和深刻反省。”

“我们呼吁希盟政府坚定改革反贪会的决心,确保反贪会执行反贪任务的同时,绝不能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

3名男子涉嫌彭亨非法采矿活动洗钱案在周三(13日)遭反贪会扣留,其中一人身体不适而在隔早送往布城医院治疗,最终在医院死亡。

阿占巴基承诺,反贪会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这起死亡事件,相关反贪会官员将给警方口供,反贪会也已把闭路电视记录交给警方助查。

验尸报告显示,死者死因是心脏病。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4-4-5 20: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格纳巴迪死于细菌感染,惟验尸庭判警方有疏忽之责

Feb 27, 2024 7:06 PM  更新: 7:06 PM

牛奶商贩格纳巴迪4年前在警方拘留期间受伤,送院逾一个月后不治身亡。沙阿南验尸庭今日裁定,格纳巴迪死于右下肢细菌感染,但警方有疏于照看的责任。

验尸官拉诗亚(Rasyihah Ghazali)
表示,士拉央警局的警员疏于照顾使得格纳巴迪(A Ganapathy)感染,同时也未能确保格纳巴迪服药和处理他因糖尿病而存在的伤口。

拉诗亚认为,若格纳巴迪按时服药,并遵循指示处理伤口,感染是可预防的事情。

“(警方)应关注拘留所里高风险和有慢性疾病的拘留者。”

她表示,格纳巴迪右腿严重细菌感染,导致右下肢坏疽性筋膜炎并发败血症。

无法裁定伤口由来

但验尸庭无法裁定,格纳巴迪伤口是由警方或其他因素造成。

死者家属的代表律师维斯瓦纳丹(M Visvanathan)在验尸庭裁决死因后透露,他们最迟会在4月入禀法庭挑起民事诉讼。

2021年2月24日,年约40岁的格纳巴迪遭警方逮捕,以协助调查据称是通缉犯弟弟的案件。

随后,他母亲塔纳勒楚米(S Thanaletchumy)于3月时,到雪兰莪鹅唛警区总部报警,申诉她儿子疑似遭到警方殴打,送院后其腿部需要切除。

格纳巴迪在入住士拉央医院加护病房一个月后宣告不治。

验尸报告显示,格纳巴迪是死于脚部和颈项重伤。

后来,《当今大马》记者也因三篇有关格纳巴迪死于扣留所的新闻,而遭传召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问话。



纳文母亲等百人再陈情,获知检署终送交上诉通知书

实习记者尤杍珧 & 实习记者徐永恩  Apr 5, 2024 5:02 PM  更新: 5:02 PM

经过数次到总检察署陈情后,“纳文行动联盟”终于得知总检察署已把上诉通知书,交给印裔少年纳文案的5名被告。

纳文(T Nhaveen)母亲珊蒂(Shanti Dorairaj)、“纳文行动联盟”(Nhaveen Action & Investigation League, NAIL)主席阿伦(Arun Dorasamy)、逾百名亲友今早11点在总检察署前集会,希望向总检察署陈情,同时了解案件进展。

珊蒂在阿伦和三名律师的陪同下,进入总检察署大楼与上诉组官员
见面。大约40分钟后,他们走出大楼召开记者会,阿伦向在场人士转述总检察署官员的说法。

“首先,上诉通知书已经通过被告律师交给被告。”

据阿伦所述,总检察署正在等待槟城高庭发出司法通知,以决定是否可以继续上诉。

根据阿伦,总检察署向他们保证将尽力确保上诉程序开展。

不满推托申请逮捕令

不过他补充,总检察署官员告知很难申请逮捕令来缉捕被告。

“这是我们所不能认同的。因此,在所有程序完成后,我们将会坚决施压,以获取逮捕令。”

上周五(3月26日),阿伦、珊蒂与几名纳文亲属到总检察署欲递交备忘录,向案件重要负责人陈情和了解上诉最新进度。

阿伦当时透露,纳文家属欲了解的两件事是:(1)上诉通知是否已送达被告手中?(2)总检察署是否准备向法庭申请逮捕令,逮捕5名被告?

不过,他们在总检察署枯等了近5个小时,珊蒂一度情绪失控大声哭诉。最终依然求见负责人未果,黯然离去。

纳文是在2017年6月9日晚间,与友人普雷文(T. Previin)一同回家途中遭人骚扰和攻击。

当时纳文遭掳绑,普雷文侥幸脱险并到纳文家中求助。隔日清晨,纳文被发现时身体多处受重伤,送入医院抢救后最终在6月15日傍晚辞世。

不过,槟城高庭在去年10月3日,以控状存在重大缺陷为由,宣判5名被告表罪不成立,而当庭释放。

5名被告分别是哥比纳(S Gopinaath)、拉哥苏丹(J Ragesuthan)、哥古兰(S Gokulan)和另外两名在案发时未成年的男子。



诗华日报

批赛夫丁淡化沙巴金马利扣留营事件 捍卫自由律师团促政府对事件展开调查

2022年12月12日

(八打灵再也12日讯)人权组织捍卫自由律师团(LFL)批评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淡化沙巴金马利扣留营所发生的食品及健康危机,并呼吁政府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

该团总监再益马力形容,赛夫丁做出“似是而非且荒谬的回应”。

“内政部长完全驳回一名被拘留者在视频中提出的严重投诉,这是不可接受的。赛夫丁没有下令进行调查,而是将责任归咎于拘留者,声称他们不健康的身体状况是在被拘留之前发生的。”

他失望地表示,长期自我标榜为“改革派”的希盟所领导的政府,正追随其前朝滥权的后尘。

为此,他呼吁政府立即对拘留者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同时保护线人和投报者的身份,以免他们受到骚扰。

“内政部长还必须公开承诺,视频中的被拘留者不会因发表言论而受到任何形式的惩罚。”

早前,网络上流传一则视频及几张照片,瘦骨如柴男子自称被关押在金马利扣留营,并表示他和同伴都没有获得足够的食物及饮水,并且全身发痒,但官员却对他们提出的药物请求视而不见。

而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则在本月9日否认相关事件,并称这有可能是因为拘留者在受到拘留前,身体本来就瘦弱。



去年竟然有150人死于非命 邹宇晖:扣留所宛如人间地狱

2023年2月23日

(吉隆坡23日讯)劳勿国会议员邹宇晖指出,根据统计数字显示,高达150人毙命于移民局扣留所,其中7人是孩子!而另外有11人死于警察扣留所,9人死于监狱。

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迪安在本月21日于国会下议院,针对邹宇晖的提问,给予的书面回答时,如是表示。

邹宇晖对扣留所高企的死亡人数感到震惊,因为这等于平均每两天就有一人死于扣留所;而移民局的扣留所死亡人数更是三大扣留所之冠,宛如一所人间地狱,多少人直著进去,横著出来!

邹宇晖指出,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命,每一个人命的背后则是一个心碎的家庭;内政部这项公布让人感到不寒而栗,也应证了马来西亚执法单位之前如何草菅人命,因此新政府必须要有一个迫切的改革,才能体现这是一个捍卫人权的政府,重新赢得人民的尊重。

“执法单位是否已经对这些死亡人数和案件感到麻木?”

邹宇晖表示,内政部处理扣留所命案的手段极度欠缺透明,若非媒体主动报道,公众难以得知命案的详情及事发原因。

“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内政部应该立刻检讨相关标准作业程序。公开每个调查环节,并定期向受害者家属及公众报告调查结果,将调查报告交给验尸庭及副检查司,以将加害者绳之于法,给予死者及家属一个公道。”

他披露,虽然警队在2022年设立扣留所命案特别调查小组(USJKT), 但此小组至今尚未向公众交代各命案的细节与死因,形同虚设。他进一步建议,警方有责任最短时间内把调查报告交给副检查官;而后者必须尽快在将案件登记在验尸庭中,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他点出,虽然《刑事程序法典》(Criminal Procedure Code) 的第334条文明确指出,任何扣留所命案都必须交由验尸庭调查死因;但他进一步提问,内政部与总检察署是否将一视同仁,为难民和无证件移工死者在验尸庭登记案件呢?

另外,邹宇晖表明,目前的马来西亚验尸官是由地庭 (Session Courts)法官兼任。换句话说,该法官除了需负责死因审讯,还需要审理其他刑事案件,负担极重。

验尸庭所需审理的扣留所命案性质与其他刑事案不同,验尸官需尽快找出死因,以防止有心人士破坏案发现场或销毁证据;而时任大法官也透过实务指引 (Practice Direction) 要求每个案件的调查需在6个月之内完成。但现有的资源有限,因此,他进一步提议政府尽快草拟并呈上国会通过《验尸庭法案》(Coroner’s Bill),设立优先处理扣留所命案的验尸庭。

邹在最后表示,扣留所命案频频发生,追根究底是因为执法单位缺乏问责文化,也缺乏对于生命及人权的尊重。他呼吁团结政府把握执政良机,立刻启动扣留所改革议程,规定执法单位进行人权培训,保障最基本的“生命权”。



因无大马卡被扣押4年 父亲盼求释放儿子

2023年8月7日

(务边7日讯)基于出生证明上亲母的资料不完整,1名26岁男子无法获得大马卡,在4年前被执法单位突检时无法出示大马卡而遭移民局扣押,饱受4年思念儿子的折磨,54岁父亲极力寻找儿子的母亲下落,申请新出生证明,希望能让执法单位释放他的儿子。

该位父亲R拉玛章丹指出,26岁的儿子R达亚兰在这之前,一直努力申请获取大马卡,然而因面对出生证明母亲资料栏不完整,而迟迟未获批准获取。

“我和妻子分开已久,随著分开时间越久,事情越难以解决。”

他今天在务边翁嘉化宗教私墪,连同该私墪主席达鲁迪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R达亚兰在12岁时,被送入该宗教私墪学习知识和培训修车技能。”

他说,儿子被逮捕时,他正在怡保佳邦一间修车厂协助修理轿车,碰上警方展开的执法行动,儿子无法出示大马卡,于是被扣查,并转移至移民局,目前被扣押在移民局的扣押中心。

达鲁迪则指出,在R达亚兰被扣押后,大家自6月起协助处理移民局所需要的文件程序,包括必须寻回亲母填补出生证明的资料空缺,以便可以获取达亚兰或伊斯兰教化名莫哈末法里完整的出生证明。

他说,他们已经成功寻回当事人的母亲,并且已在国家登记局进行宣誓,目前预料等至来临9月,将可获取新的出生证明。

他表示,他们已尽全力协助R达亚兰被释放,截至目前,他们只被告知之所以扣押当事人,是因为没没持有身份证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4 01:5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