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让灵车把马华公会载走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2-27 18: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揭四馬華部長支持茅草行動 林冠英促廖中萊向華社道歉

27/02/2014 11:53

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兼峇眼區國會議員林冠英表示,如果馬華總會長廖中萊堅持認為安華在道德上有罪,在內閣集體負責的製度下,廖中萊也應該代表馬華四部長向華社道歉,以尋求原諒,因為這四名部長支持了1987年的茅草行動。

他指出,盡管安華並非當年簽署逮捕令,以內安法令之名展開茅草行動的始作俑者(內政部長),但,廖中萊卻持續針對此事責備安華。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較早前已承認且表示負責,當初是他簽署逮捕令,在茅草行動下逮捕106名反對黨及非政府組織的領袖。

他披露,身為這項行動中的被捕者,他可以作證,是馬哈迪讓他從1987年10月27日進入牢獄,直到1989年4月19日,長達18個月後始獲釋。

“很明顯的,廖中萊試圖轉移視線,轉移馬華無法為馬來西亞人和華社爭取正義和尊嚴的失敗,並試圖隱藏馬華推翻了本身因上屆大選成績差強人意,決定不入閣的原則之恥辱。馬華當年支持茅草行動,違背正義和人民尊嚴,才是導致馬華失去華裔選票的原因。”

林冠英表明,將錯誤指向安華並無法贖救和賺回馬華的支持率,因為安華已經決定向國陣的壓迫、不公平和貪汙腐敗開戰,而馬華依然隻是為了貪圖部長職津貼和特權,而甘於做一個向腐敗極端份子和種族主義者低頭屈服的奴隸。

他強調,行動黨相信華社會繼續支持安華,因為他敢站起來,為所有人的尊嚴及正義,與國陣及巫統對抗。反之,馬華因為不敢這麼做,而被華社唾棄。

他重申,馬華應該從興權會領袖瓦達慕迪身上,學到這痛苦的教訓,其中瓦達慕迪在當了8個月痛苦兼沒有取得任何結果的副部長後辭職,因為他意識到被巫統的謊言所欺騙,並拒絕當那些歧視及分裂馬來西亞國人的人之奴隸。

他說:“瓦達慕迪辭官而去,顯示了任何在巫統之下的部長官職都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在政策或改革上絲毫起不了任何改善人民生活的作用。而馬華,卻選在這個時候,迫不及待地的要回到內閣去當官。”



稱馬華也是茅草行動受害者 蔡金星促林冠英勿忘掉往事

27/02/2014 16:11

馬華中宣局主任蔡金星反擊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稱林冠英不要忘了茅草行動的始作俑者是時任教長的安華,而如今卻因為政治需要,就試圖替安華塗粉抹脂。

“馬華總會長廖中萊認為安華當年在茅草行動中犯錯,是因為當時若非安華強硬手段對付華教,企圖同化國內華小,就不會有後來的茅草行動。當時的種族關係緊張,導火線就是派遣不諳華語者到華小任高職一事,這個火頭是安華親手點燃的。”

蔡金星表示,當年的行動黨還一度與馬華聯手,共同在天後宮與華團發起抗議大會,兩黨也一再透過各方向教育部施壓,以期解決華小變質的問題。

“當時,馬華領袖丶行動黨領袖都指責安華,而安華也以強硬的態度對抗,如今,就隻因安華與行動黨結盟了,結果行動黨就可以完全忘掉這段往事。”

他說,行動黨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今天竟然替當年的“敵人”緩頰,並把槍口調轉對準當年曾一度與行動黨同一陣線的馬華。

蔡金星也呼籲林冠英,不要刻意把自己打造成“英雄”,讓人誤以為隻有他在茅草行動下被逮捕。

“當年,馬華不少領袖都被逮捕,其中包括時任馬青總團長的葉炳漢,以及鄧詩漢丶陳財和等人。而根據前輩的轉述,時任馬華署理總會長的李金獅若非正好出國公幹,他同樣也在內安法令下被逮捕了。因此,說馬華當年支持茅草行動,這是不正確的,畢竟馬華本身也是受害者。”

蔡金星表示,林冠英要如何維護安華,那是林冠英的個人自由,但是,林冠英不應就此顛倒黑白,甚至故意藉此打擊同樣是茅草行動受害者的馬華。



光华日报

马华垮了,华人的前途会更好吗?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 晚上十时三十五分

文:张三成

大家有没想过,在下届大选,如果马华输到精光,失去了代表华人的政治地位,我们华族群体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华人的前途会更好吗?

马来亚的独立是以三大民族和谐相处,团结一致,共享平等政治地位为建国基础,不是单一种族,由马来人建立的国家。

以目前的政治发展趋势来看,华人的政治地位开始动摇,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密切关注未来的政治前景与地位,将会面对怎样的局面,不可掉以轻心,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等闲视之,以免当我们失去了政治地位,才哀怨不尽。

目前,我们遭受种种奚落和责难,说什么华人不爱国、华人忘恩负义、华人大海啸、不喜欢马来西亚可以移居外国去等等狂言乱语,令人生气的话。

那些权贵当政者,板起脸开始对我们口头发难。我们未来将会面对更多的指责和严厉的批评,面对大考验,危机四起,不能不省思,必须认真看待,加以检讨,面对狂潮之将起。

我们不能再意气用事,一面倒向反对党,非要将马华搞垮不可,以泄心头之怨气。这样想法和思维很危险,可能因一念之差而造成千古恨,无法拦阻厄运到来,而失去一切和尊严。

“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英国战时首相邱吉尔讲的一句名言。如果有一天,马华不在政治主流,丧失了在政府里头代表华人的政治地位,三大民族共同建国的基础垮了,由单一种族,马来人主导全民的命运和前途,我们的前途有保障吗?

说不定到时巫统会和伊斯兰党联手再加上公正党的马来人议员联合组成“泛马来人团结统一阵线”成为国会强大的政权力量,一党专政,掌控国家命脉,而华人的声音消失了,没有话语权,试想将会产生怎样的局面?

目前,我们只是表面上看到伊斯兰党和巫统不咬弦,公正党反对国阵,大家也许认为,只要马华垮台,还有行动党可以为我们发声,就算给伊斯兰党执政也无所谓。

但是,如果没有了马华代表华人的政治地位,国会里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员都是马来人,他们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族群,同类相聚的他们强烈的民族意识,他们没有理由不会相拥相抱,联成一体,回归民族情怀,联合组成单一种族强大的马来人政权,掌控整个国家。

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当他们独揽大权,主导国家命脉之时,我想他们最先想到的,是修改国家宪法,将之改成马来西亚伊斯兰教国,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要实行伊斯兰教化的马来人政治理念为核心政权。

任何不可思议的事都会发生

其次,就是落实“最终目标”的单一语文教育条文,马来西亚所有学校和教育机构只有一种语文教育,那就是马来语文体系的教育政策。到时,董总跳脚、反对、示威、罢课能有用吗?

第三,就是明文规定全国经济体、工商企业机构,马来人必须占有30%股权或更多。

其他就不必说了,只要宪法列明这三条为立国之本,人人必须遵守。谁能抗拒宪法至高无上的精神和威严?

就算行动党有孙悟空的本事,能够在下次大选囊括全部马华议席,成为强大的在野党,他们还是少数票。林冠英再厉害、再会算,也只能靠边站,无力挽回多元种族、多元文化教育、多元宗教信仰的建国格局。

要建立起单一种族的马来人伊斯兰教国政权,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民族大梦。70年代发生越南船民投奔怒海之际,巫统青年团的领袖就曾说过,只要没有华人在,就算他们席地而坐,没有高楼大厦、汽车满街,也无所谓。

所以,当华人丧失政治地位之后,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发生,我的预测不是危言耸听。

我们必须对未来深思远虑,登高望远,认真洞察时局的发展,为我们的未来命运作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避免不测之风云;重新检讨心态,对未来政局的走向,作明智抉择。不能一意孤行,要搞垮马华,就可以大快人心。

马华由二毛子操纵垄断的时代,一直为巫统背书,使华人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节节败退,累得我们艰苦度日,失去尊严。不过,往事已矣,无法挽回,惟有往前看,把握时机,仍可继续手中尚存机宜。

虽说马华百病在身,但还不至于病入膏肓之境。那就是华人社会重视它是代表华人政治地位的一环,给予机会,使之能保住华族是三大民族共同建国的结构,不可失去应有的权位。

现在,马华选出新的领导层都是华教出身的精英。他们受过中华文化的熏陶,懂得民族大义,华人不能变成奴才,必须联系应有的尊严与地位。他们有良知、有智慧、学识丰富、眼光远大,不能为了权利地位而出卖灵魂,更不应该搞派系斗争,自取灭亡。

他们应该懂得浴火重生之道,就是党同志要团结。惟有团结,同舟共济,共赴时难,马华才能有翻身的机会,别无选择。再斗下去,闹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有再大的本领,再大的政治手段,也是无力回天。

马华只有团结,努力为华社说话,争取华人的权益,就像巫统为马来人争取权益一样的心态去打拼。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是唯一的出路,别无选择!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3: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反嗆若要馬華就茅草行動道歉 姚偉豪:林冠英就該切腹自殺

03/03/2014 14:14

馬華組織秘書長姚偉豪反問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如果馬華需要就茅草行動而道歉,那林冠英今日支持茅草行動的始作俑者,他是否就該“切腹自殺”以示謝罪?

“一手造成當年茅草行動的人,就是時任教育部長,現在是民聯共主的安華,如果馬華要為當年安華一手造成的錯誤而向華社道歉,那林冠英今日力捧安華,還要捧安華成為大馬首相與雪州大臣,林冠英豈不是要‘切腹自殺’以謝罪了?”

姚偉豪表示,林冠英因為要轉態力挺安華而選擇“失憶”,把馬華在茅草行動中也是受害者的事實忘得一乾二淨,今天更要聯同當年的“罪人”而壓迫“受害者”。

他說,1986年開始,安華就一再打壓華教,包括象征式撥款10令吉丶關閉華校董事部丶派遣不諳華語者到華小出任高職等,以致後來演變成風波,更促成當時華社空前的大團結。

“那個時候,馬華與國內華團與華教人士同仇敵愾,把矛頭指向時任教長的安華,天後宮的抗議大會,馬華和馬青更是主導單位之一,哪怕之後的茅草行動,馬華多位領袖都遭逮捕。”

姚偉豪說,林冠英當年被逮捕時,仍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馬華多位領袖同樣被逮捕,其中包括已是馬青全國總團長的葉炳漢,當時葉炳漢還是雪州行政議員。

“馬華是連當官的都在內安法令下被逮捕,今天,林冠英要馬華為茅草行動道歉,這豈不是很好笑?況且,林冠英為了昔日的‘罪人’,而要曾經是‘受害者’的馬華道歉,這更是無比諷刺。”

他說,隻因為安華今日與林冠英同陣線,林冠英就可以完全調轉槍頭,替安華說盡好話,不但忘記安華過去的作為,更不用說要求安華公開道歉,林冠英這種為了政治利益把曆史忘得一幹二淨的態度,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斥马华把政治当成小孩子玩泥沙 张聒翔:蓄意扭曲历史污蔑安华

06/03/2014 11:19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团长张聒翔抨击,马华把关系到众人之事的政治当成“小孩子玩泥沙”,为了即将来临的加影州议席补选,竟然随意扭曲历史,诬蔑安华为茅草行动的罪魁祸首。

他说:“马华更颠倒是非黑白,白沙罗新村华小原校明明就是被教育部强行关闭,却可以偷换概念强说成是搬迁华小!”

他指出,马华在去年选出新领导层后,就信誓旦旦改革转型走出新路,而面对加影补选,还高谈“健康两线制”。

他提醒马华,言行一致是从政者的基本素质,但他察觉到,环顾马华过去两周的文宣内容,却是不断歪曲事实,扭曲历史之极致,这与马华的华丽词藻大相径庭。

也是森州亚沙区国会议员的张聒翔表明,如果马华真的要重新出发,就必须勇敢面对以下几项历史。

他说:“第一, 白小原校确曾被关闭,也是教育部的公开决定,马华以及时任灵北区国会议员的周美芬无从抵赖。但过去几天,我们却看到马青总团长张盛闻诬蔑在野党及非政府组织炒作‘诸如白小事件这些不再是课题的课题’;而马青总秘书梁捷顺甚至指控隆雪华青‘政治化白小事件攻击马华’,完全无视各界人士保卫白小的8年抗战,并且企图扭曲真相,推卸政治责任。”

“第二, 茅草行动本是巫统内斗分裂,为转移视线而引发的大逮捕行动。许多证据皆显示前首相敦马哈迪为幕后黑手。早前,马华前副总会长叶炳汉和马华组织秘书姚伟豪还抹黑安华为始作俑者。叶炳汉忘记了他自己也是当年马哈迪亲手关进扣留营的,现在卻选择为巫统当年的恶行护航,这根本就是‘认贼作父’。”

“第三, 马华‘败选不入阁’本来就是大选前威胁华社的政治承诺,大选后为了当官召开特大推翻‘不入阁’决定;当外界质疑其诚信时,马华副总秘书黄日升竟然说‘马华入不入阁是自家事’,明显当初就是政治投机和信口开河。”

张聒翔表明,为谋求一己私利,马华可以公然撒谎,把做过的和说过的全盘否认,企图与历史往事一刀切,这犹如“小孩子玩泥沙,风吹沙就散”。

他认为,这个回避历史,逃避现实及毫无诚信的政党,如何能够引领人民走向未来?

因此,他促请,马华不要再浪费舆论空间和公然撒谎,並呼吁选民在即将来临的加影补选,以选票继续拒绝国阵,唾弃马华。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21 15: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冠英讥中莱“幸好不是交长” 马华反击:英文好就可当?

2014年3月21日 下午1点44分



马航失联客机事件也引起马华与行动党的口水战,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日调侃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英文能力欠佳,幸好廖中莱不是交通部长,否则不知道如何应对外国媒体。

根据《中国报》报道,也是槟州首长林冠英昨日颁发拨款给州内教会学校的仪式上发表谈话时,提到国家领袖的英语掌控能力。

他说,英语掌控能力很重要,邻国如印尼国家领袖的英文掌控能力,越来越好。

“我们呢?幸好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不是交通部长。”

老一辈英文水准高

他也说,槟州老一辈的人英文水准都很高,但年轻人的就较差。

“我去到浮罗山背乡下,与一位老先生交谈时都感到惭愧,因为对方的英文太好了,我只敢用国语与他对话。”

林冠英建议在场者,到今日开始的“大坏狼”英文书书展购买书籍,读多一点书。

当了首长坏了脑

不过,马华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今日反击林冠英,是不是英文好就可以当交通部长?

他讥讽林冠英当了首长坏了脑,一边自认自己英文不好,另一边却调侃别人英文差,林冠英的“狂妄傲慢症”越来越严重?

他今日发表文告说,廖中莱的英文水准不由林冠英操心,总会长从政经验丰富,曾担任副部长和部长,英文水平如何,公众自己可以评价。

“不过有一些英语词汇,总会长或许真的不如林首长厉害,比如说'you print, I sue'等,总会长就不会用了。”

应学习谦虚之道

他劝请林冠英把宝贵的时间花在政务、党务和民联三党貌合神离的整合上,不要满脑子想着这些无谓的问题,不只没有价值和没有建设,只能显示出林首长的水准到那里。

“所谓半桶水敲起来特别响,如果林冠英自认英文还不够好也不应自卑,应该去自修,那就不必惭愧到只敢用国语与人对话了。”

他提醒林冠英既然是在书展发表谈话,言论应该是有水准、真诚和鼓励,不好再冲着敌对党乱骂,因为这种言论不只无法抬高自己,也得罪了全世界英语不好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应学习谦虚之道,堂堂一州之长若谈话不得体,只会丢脸丢到外国去!”



校长工会称朝中有人好办事 马华将争取副教育部长职位

2014年3月20日 下午2点10分

随着马华特大通过入阁议案后,马华率先宣布将向内阁争取教育部副部长职,以期解决华社特别关注的教育领域问题。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说,马华争取副教长一职,是因为教育部向来都是该党一个很重要的部门。

他说,入阁最重要的是为民解困,为人民解决问题,特别是华社的问题,华教是重要的一环,马华将秉持过去的精神,在教育一环做得更好。

他说,鉴于马华中央代表在刚落幕的特大支持入阁,因此,马华将积极确保在各领域扮演好角色。

校长职工会吁争取

廖中莱今日与马华中央领导层在党总部,会见以主席彭忠良为首的全国校长职工会中央理事,讨论数项华教课题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这么指出。

该职工会顾问江秀坤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呼吁马华争取出任副教长职。

江秀坤说,他在2000年至2006年担任校长职工会主席期间,马华就曾协助解决多项重要的华教课题,如坚持使用母语教数理及争取原本作为国小校舍,成为如今的柔佛再也华小的努力。

朝中有人好办事

他提到的其他课题包括马华赞助开发数理教学软件、开设假期师训班及延长华文教师退休年龄。

“回顾过去种种,我认为马华需要在教育部争取副教育部长的职位,朝中有人好办事。”

他希望马华与各个团体配合,一起解决华小所面对各种难题。

另外,廖中莱说,马华新领导层以积极的心态和热忱,全面协助华文教育的成长。

他指出,取代马华教育局的马华教育发展委员会,将多跟国内各教育团体互动,包括在近期内举办华文教育展望的研讨会。

随着马华在去年全国大选面对史无前例的重挫并遵守特大议决拒绝入阁后,该党领袖一直以来担任的教育部副部长职,由沙巴团结党的斗湖区国会议员叶娟呈出任。

247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3397

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4-3-22 23: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17: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内阁料再增2首相署部长职 马华或得3部长包括卫生部

31/03/2014 10:37

特别报道!内阁一旦改组将再增2首相署部长职,而马华将得到3个部长名额,其中包括重新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国阵高层消息指出,内阁原订于在两场补选后改组,但基于MH370事件的发生,以致内阁改组一事被搁置。

不过,消息指称,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其实早已有所部署。在砂州万年烟州席补选中,砂州选民传达一明确讯息,砂州仍是国阵的“定存州”,在这情况下,内阁改组基本上不会对砂州所获分配之官职有所更动。

“在更动有限的情况下,首相料会增加部长官职,即增加首相署部长职,有关部长职分别专司管理华裔事务和印裔事务。”

消息称,管理华裔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将由马华代表出任;而专司管理印裔事务的部长,则是由现任卫生部长苏巴玛廉转任。至于之前因辞职而悬空的首相署副部长职(印裔事务)则不会被填补。

随着把苏巴玛廉调任首相署部长,留下的卫生部长空缺将交回给马华,而马华代表也会出任目前由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代任的交通部长职。

无论如何,基于目前政府正全面解决MH370事件,内阁改组是否会在现阶段进行仍是未知数,有指内阁改组料延后至4月杪或5月初,配合首相上位一周年后再重作调整。

马华早前已通过特大,推翻之前不入阁的议决,即马华上下可全线入阁出任官职。一般预料,总会长廖中莱丶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和总秘书黄家泉,都将是内阁部长的人选。



当今大马

不应以过去表现嘲笑廖中莱 周美芬反指批评者尖酸刻薄

2014年3月31日 上午9点52分

面对一些政治人物揶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若现在出掌交通部肯定无法应对马航失机事件,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力挺同僚,并反指这些批评者“尖酸刻薄”。

“我就觉得人的东西很刻薄很尖酸,其实我理解为什么当初会有这些问题。”

周美芬上周接受《KiniTV》专访时表示,虽然一些人以廖中莱过去的表现来断言廖无法胜任高职,但如此嘲笑有欠公平。

“为什么我们一直因为一件事情而给他标签,他就是这个样子吗?我小时候很坏蛋啊,现在你觉得我坏蛋吗?我自己觉得我(现在)不坏蛋。”

当《KiniTV》提到廖中莱对外能力较为逊色时,周美芬说:“那你到时再看嘛,你不要以过去(的表现)来一直嘲笑他,我觉得这个不公平。”

林冠英批廖英文不好

我国政府在处理马航失机事件的表现受到国际聚焦,除了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的应对备受关注外,国内一些政治人物也未放过马华,特别是揶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若在失机事件前入阁出掌交通部,可能无法应对国内外媒体的质询。

其中,前交通部长翁诗杰就嘉许希山慕丁应对空难危机的态度,同时暗批廖中莱沟通技巧差劲,可能无法应对外国媒体。

此外,槟州首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调侃廖中莱英文能力欠佳,并称幸好廖中莱目前不是交通部长,否则不知如何应对国际媒体。

交通部长职向来是马华的传统官职。由于马华在505大选惨败而不入阁,这个职位目前由希山慕丁暂代。不过,马华已经推翻了不入阁议决案,预料将在短期内重返内阁。

太小心反而含糊不清

周美芬解释,大部分国阵领袖在2008年的308大选之前“相当快乐”,直到网络世界崛起,经常可见网民的批评,导致国阵领袖如今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结果一些领袖在发表谈话时可能过于在意,反而说得含糊不清,引起误会。

“(对于)每一个从政者,尤其是国阵的从政者,那种心理压力是很可怕的。有时候,一些心理压力搞到本身在讲话的时候都要三思而后行。但是三思而后行,反而过于小心的时候,就会说得含糊不清令人误会。”

她续说,308大选前我国没有强大的反对党,国阵领袖处在非常舒适的政治环境。然而,周美芬认为,这严峻的考验未必是坏事,若不是两届大选的冲击,马华和国阵也不会被逼到改革的墙角。

“你没有到那个时候,大家不会有那种迫切感(urgency)。就是说,我们大家一定要改,但如果去到一个关口的时候,说不改不行的时候,速度就可以比较快,而且会有比较大的幅度。”

国阵在位久养出陋习

周美芬也坦承,国阵面对最大的问题,就是执政太久之后养出了陋习,但最关键的还是人民的求变心态,导致国阵改革之路更为艰难。

“确实,当你在位太久,你习惯了(现有的)运作方式。你在处理事情的时候跳不出以前的方式,但有时候你激烈一点,那个门就开了。”

“你要一夜之间改不是那么容易,即使你改,以现在的情况,即使国阵现在改到非常好,它在下届大选也未必容易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民求变。”

“你看新加坡,他们(政府)做得很好,但人民还是求变。这是整个世界的浪潮,但国阵不改的话,就什么机会都没有。”

询及是否曾对国阵和巫统失望,周美芬回应:“确实是会有,如果我告诉你没有,那是骗你的。”

马华或需要十年磨剑

针对马华的改革,周美芬认为,要让马华重新回到以往的辉煌状况,可能需要10至15年的时间。

她不忘提醒,在国家民主动态面对变化之际,朝野领袖必须要有负责,避免无限量操弄民主和玩弄政治,否则让国家赔上沉重的代价。

“我觉得我没有办法接受的是,即使是朝野政党,我们对峙也不需要口出污言。现在的语言暴力尖酸刻薄,动不动就讲人脑残,动不动就骂人祖宗十八代。”

“我到现在没有办法接受这种生态,到最后(即使)你赢得了政权,但你把社会的文化礼仪牺牲和解体。”

全党拼改革必能翻身

询及是否认为马华再也不能翻身,周美芬则以行动党的例子强调,政治局势一直在变,而马华未必无望。

“你看行动党也曾经输到剩下一两席,林吉祥也输过好多次。”

“政治一直在变,只要马华的理念是对的,上下一心做出改革,我想我们还是会回来。”



光华日报

你还是老板吗?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 晚上十时三十一分

文:陈嘉亮

林首长说,幸亏廖中莱不是交通部长,不然以他(廖)的英文水平,将“无法应付国际媒体”!

虽然林首长同时也调侃自己的英文也不怎么样,但林首长太谦了,大家都知道,多次在国外隔着国门骂祖国的林首长,有那一次不是用英文的?英文要是不好,通常只会点头微笑数钞票,又怎么会骂得七情上面头头是道?

对以英文好就该委以重任这个论调,相信林首长是贯彻始终,槟城植物园的园长顾问,就是林首长从“英国皇家植物园”高薪礼聘回来的洋专家史迪瓦亨切!但却又好像不尽然,火箭郭庭恺先生不也是英文超好吗?甚至好到足以出席美国总统就职礼,还不是被林秘书长喀嚓掉?反而罗兴强先生与章瑛女士的语文水准远不如小郭,却步步高升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再说,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的英文不也好过林首长很多吗?那林首长准备退位让贤吗?

其实,虽然林首长在公正党曼梳先生封神时笑眯眯不出声,但毕竟也和你我一样,都是喜欢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的凡人一个;早前周美芬小姐接受专访时说了一句“我不敢与神比”,不就把林首长气得扎扎跳,即刻回应马华副总会长兼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小姐,“不要泼妇骂街对他做人身攻击,掩盖自己的弱点,应该带来良性政治文化,以政策比政策来竞争”吗?咦!一个月前才要人别“人身攻击”“泼妇骂街”,怎么转眼就忘啦?

至于说到“以政策比政策,带来良性政治文化”,姑且不说林秘书长任由丘光耀博士发扬民联式粗口文化,单看火箭集团在加影补选上的表现:林吉祥说要让周美芬失去按柜金、邓章钦叫周美芬退选以接受雪州市议员委任等,难道就是“良性政治”的表率?民主行动党以“民主”挂帅几十年,但在口袋里多了373%薪水、屁股下坐了S300马赛地之后,就变成“民主杀手”、走向0反对党路线啦?

今天加影补选结果如何,都对稳若金汤的雪州政权动摇不了,但原本应该作为老板的老百姓,如今似乎被成群结党的伙计耍弄得团团转。就以那些远渡重洋、漂洋过海回来投票的朋友来说,加影原任议员李景杰在人民支持下坐上州议员,在任内可有任何建树?就好像老板通过面试聘请员工,提供各种优惠待遇、训练提升之后,这员工一句唔该都没有就悄然离职,你这个做老板的不但不敢声张,还要帮他说尽好话并接受他的姨妈姑爹来接班,你还好意思告诉别人你是老板?

沉醉在民粹政治

火箭党在308前不断为两线制敲锣打鼓,就连杂货店也要有两间对开,强调有竞争才有进步,有监督才有廉政,但今天林吉祥这位民主老爸爸却要让反对党连按柜金都拿不回,打得又是什么算盘?而作为老板的你,若也认同这种理论,那岂不是拿自己的公司来开玩笑?如果连老板对员工最基本要求的:“确保员工言而有信”、“天花乱坠不如务实以对”都无法得偿所愿,那这老板和茶水间阿婶又有什么分别?

就以槟州为例,海底隧道工程以63亿Sub(承包)出去,又还要丢多价值3亿500万令吉的9.5依格土地给另外一家公司当“海底隧道可行性勘察费,你认为合情合理?你身为老板,会任由你的经理在一单工程合约签订以后,才额外拨出一笔巨款去“研究工程的可行度”?你现在要是还没有破产,应该要感谢你的祖上积德够厚,要不就是累积家产够多!

再说秃头山,设在光大28楼的经理室遥望翠绿青山变黄土高坡,而大权在握的新任经理却说他什么事都不知道;公司产业的两片土地被卖了十多亿,却让客户欠账60个月;公司的业绩,前三年还有前任经理的屁股可以当新经理的脸皮,而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靠那几个浮筒就堪称“全亚洲首个海上主题乐园”(http://tinyurl.com/owxjlvt)来混日子?这岂不是要那迪士尼乐园、美国环球影城的世界顶级主题乐园设计者、加拿大FORREC公司所规划设计,亚洲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的《南京欢乐水魔方水上主题乐园》(http://tinyurl.com/pxk6pa6)羞死又笑活?

作为老板的你我,是否还要继续沉醉在民粹政治里?林首长在槟城和首相纳吉谈笑风生、和纳兹里热情拥抱、和阿末扎西十指交扣上潜艇,却在加影造势会上巫统奸巫统烂的骂个不停,所有华人都被骂到团结在火箭旗下,除了当官的高薪厚爵万亩良田之外,你我这些“做老板”的,又能怎样?反巫统?倒巫统?事实告诉我们,从308到505,民政成了3合1白咖啡,马华成了7-11便利店,那巫统倒了吗?现在的政府难道不是巫统政府?反而林首长和纳吉等高官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好!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4-21 10: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胡一刀

天风吹树几时休 朦胧避路野花羞

胡一刀《光华日报》专栏隆门客栈(4-4-2014见报)

一人一票,还是不要一人一票?

沙希旦发表依种族分配议席论,马华与民政领袖群起斥责。只是,胡一刀不免好奇,马华和民政如此维护一人一票,他们的党选何以对一人一票直选制如此感冒呢?

民政姑且不说。马华过去十年,接连换了翁大侠、蔡细历、廖中莱三位总会长,对直选制说了又说,讲了又讲,至今只闻楼梯响?

原来,马华早在2008年党选时,直选制已炒到热火朝天。当年竞选总会长的翁大侠,狠批中央代表党选制催生了贿选绑桩买票手段。翁大侠还特地表明,“自2005年竞选副总会长职时,便开始提出在马华推行直选制,并非迟至2008年竞选总会长才提出这个倡议。”

可是后来,直选变成空中楼阁,翁大侠是这样说的:“遭到党内部的抗拒,有人认为直选会架空中央代表和地方领袖的势力。”

2013年马华党选,再次竞选总会长的翁大侠,也再次建议马华直选制度。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翁大侠在位时没有及时落实直选,结果栽倒在他所谓的“贿选绑桩买票手段”中。

好了,翁大侠是否咎由自取不说。不过,一般坊间看法确实认为,要是马华早已落实直选,2010年重选时翁大侠或不会输给蔡细历、黄家定,而马华历史恐怕又不一样呗。

到了蔡细历上台,明确表明马华暂时不会落实党员直选制。

为什么呢?那时是2010年10月马华大会,一姐尤绰韬建议2014年马华三机构落实直选,蔡细历说受询时回应说,“会长理事会两次讨论直选,可是没有一个人同意。”

2013年又党选,廖中莱竞选总会长时,承诺马华将推动直选制,可是今年初的223特大,马华只提出一项入阁议案。特大当天,马华大厦外面有人悬挂横幅,大字写着“特大——直选提案呢?”,借意讽刺廖中莱的竞选承诺。

如此说来,在可预见的未来,究竟马华会不会落实直选制?

根据探子,直选方式尚未有定案,“何况,直选必须先修改党章,一定要特大才能修章,而且要三分二通过才行。”

江湖传闻,虽然未有定案,据说马华准备分两步走,在2016年下一届党选,先落实扩大代表制直选,就是巫统目前沿用的模式,然后2019年下下一届党选才全面直选。

果真如此,目前牢控马华的廖中莱、魏家祥,到时是否能够通过直选,获得马华上下全党支持,现在说来还真言之过早。

那么,全党直选是不是难度很高?马华内部消息说:“其实不难。只是费用太大,犹如迷你大选,而出席率最是关键。”

说来也是。马华虽号称百万党员,但这个数目并不实在。据说,党内有人担心,直选自曝其短,并列举某公正党区部6000党员,落实直选却只有百多人投票。

但有人反认为对马华是好事,“假党员、冬眠觉党员,可以一次过清理,可能少了几十万党员,但剩下来的都是马华忠诚党员了。”

“虽说,大选支持力量,无关党员多寡,可是有一点很关键,至少党员先要支持马华,当然还有他们的家人亲属,如果连自家党员基本盘都失去了,马华还怎能在当前的环境里寻求生存?”

听起来,马华党的教育工作非常不足,马华基层党的意识亦很差劲,不然马华党员怎么会不投马华?

哎呀,单单一个直选制建议,马华居然耗费10年而毫无进展。可以想见,马华所谓的内部改革罄竹难书。说完了,如果不是大气候,如果不是马华不争气,如果不是华人选民唾弃国阵,民联恐怕也没有今天的半壁江山?

宋代辛弃疾诗云:“天风吹树几时休,朦胧避路野花羞。”

几时休,野花羞?一句话呗,要是不能正视问题症结,要是所谓改革不能从党内开始,马华欲如何说服争取华人支持?



光华日报

一个马华,几个部长?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 下午五时三十一分

文:董格宁

甲午马年,似犯太岁,马国多难,诸事不利,内阁不安。一众部长,不论大小,人人一个头两个大。同时兼任国防和交通两职的希山慕丁,犹是难为:MH370失联之后,接近一个月他入宿酒店,家门也回不得。

好消息是,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透露,两千中央代表一起举手合力通过特大入阁提案,马华入阁已成事实。《光华日报》援引廖总的话说:本党正副部长名单已呈首相,一切交由首相定夺云云。

但是,“至于首相几时宣布,马华仍在等待消息”。等着等着,加影补选了;等着等着,客机不知去向;等着等着,上海游客高华赟在仙本那岸外新佳马达岛(Singamata)的度假村被掳。躁动不如静思,再等等吧。

不管怎样,总之,事情快了,确实快了。纳吉5月领团北上中国之前,想必一定着手小改组,招揽MCA领导建议的代表,出任代表,以壮多元的声势。外人点评,也好看一些。

不好看的,是当前马华YB结合而成的一点点份量。第13届大选输到残剩微不足道的7国11州,内阁的门面,谁人担当,马华既不能当家,马华也不能当权,自不待言。

是的,独立年月一党的辉煌都是过去的,也是过期的。陈祯禄爵士、林苍祐医生、陈修信领航那些风风光光的大时代,恍如大清王朝的康雍乾盛世:举国安定,民心归一,马华可以话事,马华也可以做事。

历经50年代的变迁,游戏规则沧海桑田。从联邦到州属,马华分得的那一席位子,可有,也可无。马六甲的州元首、槟城的首席部长、财政部长、贸工部长,如今不再属于马华领导的任何一人。

就是地方议会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九品芝麻官,半岛各州马华原有的配额,如今也大大减少了。缘由为何,大家知之。内阁就算加入马华的脸孔,士气可以因此振奋吗?

马来西亚的民意,还是和308一样的民意。马来西亚的月光,也是与505一样的月光。说实在话,华社、华商、华教、华团、华裔的一张张选票,其实没有回归马华的怀抱里。

那么,站在政治的十字路口徘徊, 马华何去何从?分得一个部长,或是两个部长,只要马华不能当家,只要马华不能当权,哪有分别?三个副部长还是四个副部长,也是这样,岂会因此一举改变马华的下一步?

万一,分得是希山慕丁名正言顺退还的交通部长,那才要命。眼前这一架客机之事,悬念重重;以马华的弱势,自惭形秽,游走在n个部门隙缝之间,恐怕也不容易,甭提要指挥他们一起尽忠报国。

立誓重振本党门户的廖总怎么办?踟蹰内阁门外,领导和基层左右为难,进退两难:一个马华,几个部长?没了鸡腿,鸡肋行吗?安邦路大厦的庭院,风水坏了;要不是那一场祈福的法会,人气之少,一目了然。

这个马年,凶克马华。马华的伟哥仍在痴痴地等,建国的海誓山盟,是段不朽的传奇;怎么料到一柱擎天,只是前辈政治生命中短暂的插曲。交通部长烫手,希山才不要。



马华已经提呈部长人选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 下午五时三十一分

马华公会创党以来首次徘徊内阁外,至今已经长达11个月,经过纷纷扰扰的争议以及2次特大表决,才让入阁具有正当性。

选后,政府不可能因为马华不入阁而不组阁。国阵在没有马华的参与下,照样运作了一年,在马华“收回成命”后,国阵基于政治承诺与合作精神,当然会为马华的重新加入团队而进行改组,首相纳吉最有可能改组入阁的时机是在下月间。

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声称,马华已经提呈部长人选,总秘书黄家泉则表示:至少总会长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必须是内阁部长,因为内阁需要华裔代表的声音及处理华社问题,并体现我国的多元种族特征。

以黄家泉的声明看来,马华争取的底线是2位部长。在与505选前的4位正部长恰好少了一半,真是时不我与,毕竟马华在本届全国大选的战绩已经惨不忍睹,在处处讲求实力的政治圈里,马华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只能头低低的“忍辱负重”,处于人给什么就拿什么的窘境。

马华只赢取7国11州议席,被砂拉越土保党趴头后,“国阵第二大党”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为此,马华的政治诉求只能自知量力,不宜太过乐观与强求。所幸西马其他成员党的表现也差强人意,才不致于被大队遗弃,同苦共难应对在野党的强攻。

马华聊以告慰的是在上月间的补选中,虽然同样落败,不过,该选区的华人票支持率已从18%提高到25%,是否显示马华已从谷底回弹呢?

马华必须向华社展示她在经历苦难之后,已经蜕变及了解到华社摒弃他们的原因,同时,国阵更须配合马华的改革步伐,别让马华只能在执政团队里当消防员,不断在替不公平的政策灭火及消毒而已,如果入阁仅能做这些,那么,其重新入阁的意义看来并不大,发挥的政治效益也不强。

实际上,这是马华展示能量的最后机会,马华应该珍惜及证明他们的确能为华社做事,真正是在代表大马700万华人。



是宝?是烦恼?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 晚上十时五十七分

文:巫伟强

古语“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中有一位老人,就好似有一件宝物,但是,如果这个老人家在退位后还整天跟你喋喋不休,指指点点,恐怕这一老在一些人眼中看来就未必是宝,而是烦恼。巫统有老马,国大党有三美,马华比较幸运,除了有蔡细历,还加一个翁诗杰,虽未五胡乱华,却常常让你屁股如针刺。

社会中的组织,多数会在元老退休后在组织上安插一个职位,有些职位的出现是为了纪念他,感激他对组织的付出,希望他能退而不休的继续给予指点。不提巫统,不谈国大党,就谈谈马华两老好了,蔡细历和翁诗杰对现今领导层,似乎有很多意见,一个始终对入阁事件看不化,另一个好像还对竞选总会长只得160票感到介怀。

国阵成员党之中,马华算是拥有最多退位总会长的政党,前有梁陈之争的李三春,梁维泮和陈群川,后有林良实,黄家定,翁诗杰再到蔡细历,7位前老总当中,最活跃于关注党务,时不时吐嘈的,前有翁诗杰,后有蔡细历。其他总会长是退位后就退居幕后,最后面的两位前老总,还继续手持代表权,是中央代表呢。

蔡细历是在自家区会竞选代表,老翁才厉害,一飞就到吉打州最北端拿代表权。老翁对党的关心,是超乎大家想象的,很多人都不懂,今天是廖中莱当总会长第几天,老翁可很关心廖总,还选在将近100天时发文告,消遣这位前爱将,马华新领导层上任将近100天,没有多大表现,除了举办一场特大和补选受到重挫。

哗噻,几够力一下!不过,话说回来,老翁可不是特别照顾老廖,在老蔡当总会长时,一样频频发射长短炮。他曾经说过,政客可以为了政治利益而无所不用其极,他曾经给老蔡扣上不少帽子,他曾经形容老蔡偏聋,更曾轰蔡细历不让马华入阁,却还安安稳稳,继续当他槟城港务局主席。

当然啦,蔡总也是常常对老翁和老廖左右开弓,最经典语录莫过于这一句,退休不代表自己“脑死”,反之将以中央代表身份继续关心马华,包括批评廖中莱的领导。敢情是说,7位前老总都做到“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马华应该不至于会像今天开7-11连锁店。

的确,老人家的经验比我们多,固然是希望他们可以给我们提点,将经验告诉我们,跟我们分享,作为我们的借鉴,这样我们就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甚至还有捷径可抄。最怕就是遇到倚老卖老,动不动就把“过桥多过你走路,吃盐多于你吃米”挂在嘴边,一老未成宝,制造出烦恼。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20: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有事未传报,向领袖开炮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 下午五时五十七分

“鬼吹灯”的张三爷在金盆洗手时有说过这么一句话;来兵来将弟传报,有火有水弟通;下有黄土上有天,弟和众兄一线牵;铁锤碎牙口不开,钢刀剜胆心不变。可惜,马华这个大帮派之内,却有人常常未传报,即通过媒体开炮,忘了弟和众兄一线牵,胆未变心却变。

看来67岁的蔡细历还真的是闲来无事说几句,他批评今天的马华新领导层,在反击伊斯兰刑事法上显得无力和不强烈,并促请以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为首的领导层,以实际行动和更坚定的立场反伊刑事法,而非只是空喊口号或发文告而已。

江湖中有人笑言,蔡老总肯定不是脑死,他只是没有留意报章,马华、民政党、砂州人联党和沙巴自民党不是已达成协议,会反对到底吗?只是骆冰我要掩嘴偷笑,4党加起来的人数,把国大党也算进来好了,都抵不过一个人民公正党哩。更何况,巫统这方面都按兵不动,他们会不会都倾向支持?

廖中莱竞选总会长时,打出“为下一代,走出一条新路”宣言,小喽喽为廖老总背书,要推动改革蓝图中的多项计划,首先得入阁,首相一委任就会让大家看到当家当权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能做的是休戚与兴,华社为重。君不见廖中莱最近不是这里飞、那里去,见华团谈议题吗?你又怎知没谈伊斯兰刑事法?

今天如果是蔡老总还是老总,敢呛声吗?给大家看一段历史,2010年12月5日的国阵大会上,蔡细历毫不避忌的直言在国阵里不应该存有大哥或小弟之分,国阵成员党是同等的伙伴关系。他当时提出,重要的国家政策不应该在巫统大会或巫统最高理事会议上宣布,因为这两个单位都不能等同于内阁地位。

他甚至还连消带打,要所有国阵领袖停止使用“马来人主权”、“乘客”、“外来者”等敏感字眼。结果,招致一些巫统领袖,包括副主席希山慕丁批评,但蔡细历站稳立场,坚持他说出了应该说的话。可惜,这话说得太早,2013年5月5日,很多人都忘了这回事,只记得他语带威胁的输选不当官,就这样输到只开7-11连锁店。

江湖中有两事很敏感,宗教、权力,我认同蔡老总的那句,穆斯林议员须支持,除非伊斯兰党提出法案当天,有很多巫统议员,凑巧有事未克出席,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变。伊斯兰刑事法我骆冰和四哥都摸不着、看不透,只知道民主行动党要力抗到底,公正党呢?这派中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议员的立场如何?

廖总是书生型的大侠,他不会乱发暗器,他更不懂高调问政,该说“不”的时候就直接呛声,该用策略和智慧的时候就得谨慎思考,促成国阵运作模式的调整,降低双极社会的对立,落实真正的“政权分享”精神。这不是我骆冰说的,字字都摘自廖总的竞选宣言。现在是4月尾,再等等,廖总肯定会说“不”。

“金盆洗手”是武林中人退隐时举行的一种仪式,洗手人双手插入盛满清水的金盆,宣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出拳动剑,决不过问武林中的是非恩怨。仪式多数是邀请武林同道观摩作证。可惜,这东西似乎并不适合用于当今社会,你看江湖上有多位高手、大侠,退隐后还怕江湖会把他们给忘记,时不时要站出来讲几句,讲多讲少,得罪人不少。

看来,马华一众领袖都忘了党训精神,更搞不懂廖老总要为下一代走出一条什么新路。还好有位蔡老总,退而不休,还喋喋不休继续提出谏言。无奈,在廖总眼中,老蔡已经是历史,他爱说什么都可以。



辣手网

首相改组内阁面对大考验 马华民政4部长职有难度

07/05/2014 14:20

首相纳吉料在近期内重组内阁,然而,在调动有限丶内阁臃肿的困扰下,纳吉的委任将面对考验。

马华和民政已推翻不入阁议决,两党都将准备重返内阁,民政党向来拥有一名内阁部长,据悉,这次也将同样争取1名部长职;至于马华方面,505全国大选遭重挫,一般相信无望重取4名部长额,但马华也力争3名部长。

换言之,若要满足马华与民政的要求,首相在内阁改组中,就必须拥有4个空缺供调动,否则,他必须增加部长名额,但这却叫内阁太“沉重”,内阁将因增加部长职而变得臃肿。

若要避免内阁“臃肿”,首相就必须从现有的部长中着手,当中至少2名部长需除名,但这也使到首相面对内部压力,尤其若他“开刀”的对象是巫统领袖。

一般相信,在505全国大选中,替国阵稳住中央政权的沙砂两州,其代表不会在内阁改组中遭除名,一旦要除名,就只能向巫统领袖“开刀”。

有消息传出,现任贸消部长哈山马烈表现不佳,预料将会被除名,在这情况下,也将出现一个部长空缺。

目前,内阁只有交通部长一个空缺,暂时由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兼任,内阁改组时,该职将交给马华。

国阵内部流传,早前呈辞的首相署副部长,是专司管理印裔事务,而其呈辞对印裔社群有一定影响,为利于国阵重新争取印裔支持,首相料把该副部长职务提升至部长等级,即专司处理印裔事务的首相署部长。

一般相信,现任卫生部长苏巴玛廉将调任该部长,而他留下的卫生部长将交回给马华。

在最有可能的排阵下,若贸消部长被除名,其中一名巫统部长将调任该职,而留下的空缺将由民政或马华出任。有传闻指出,房地部长或会交回给马华,

不过,也有可能出现其他安排,目前流传的包括增设专司处理华裔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或从贸工部长的职权中,划分出第二贸工部长,专司处理中小型企业。

可以预见的是,在牵涉最小调动的情况下,首相将倾向于增加内阁部长职,虽然这会被抨击内阁过于“臃肿”,但至少所冒的政治风险较低。



民政党也争部长职 协议下郑可扬出任

07/05/2014 14:19

民政党将争取出任部长,而在民政党党选的“协议”下,前代主席郑可扬将受委上议员并入阁。

《辣手网》探悉可靠消息,民政党已经提呈受委名单,而民政党将致力于争取部长职,有关人选正是郑可扬。

民政党内部消息也告知,民政党现任主席马袖强与郑可扬之间,在去年的民政党党选曾有协议,郑可扬让路给来自同阵营的马袖强,全力支持马袖强问鼎党主席,而“牺牲”的郑可扬则将在较后受委上议员并当官。

目前,民政党拥有2名上议员空缺,分别是前主席许子根和前副主席柯希兰留下的空缺。许子根是在去年12月辞去上议员职务。

内部消息指称,其中一个空缺将是丹州主席,民政前总财政黄贞真,而另一个空缺则是给郑可扬。两人都是前主席林敬益的中坚班底。

据悉,马袖强将遵守“协议”,代表民政党推荐郑可扬入阁,而在这情况下,将考量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的分配,尤其民政和马华都争取重新入阁之下,现有内阁的调动将成棘手问题。



马华争取入阁并非为争取官职 廖中莱冀藉政府资源协助华社

04/05/2014 16:39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表示,马华争取入阁不是为了官职,而是为了服务人民和国家!

他指出,马华冀望藉着政府所提供的资源协助解决华社所面对的问题。

他披露,各州马华领袖将会陆续出任行政议员职。

提及马华想在内阁出任的官职,廖中莱说:“我们不会在媒体面前讨论这项课题。”

他坦言,在入阁的课题,马华与首相纳吉进行坦诚和直接的交流。

廖中莱是在出席马佛青举办的2014“一步一愿行”护法行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纳吉承认领导层内部问题削弱马华 欢迎马华重入阁惟须解决内部问题

03/05/2014 14:26

首相纳吉表示,他欢迎马华重返内阁,并认为马华重新入阁将能协助壮大马华,但入阁时间则由他决定。

他指出,马华并不能置身政府之外,而是在内阁一同决定国家政策。

“如果马华要装壮大,就必须进入政府,协助制定国家的未来、公平的政策,如果有检讨政策必要,我们也会聆听马华的意见。”

纳吉今日为马华“团结势更强”集会主持开幕式说,不管怎样,身为国阵主席,他仍需要聆听国阵其余13个成员党关于马华入阁的意见。

“我们必须聆听他们的意见,希望你们(马华)明白,但相信我,马华是重要的伙伴,我要马华与时并进,必须代表华社的声音。”

纳吉也承认,马华领导层过去面对的内部问题,确实削弱马华,马华若要改革,必须从内部着手。

“很抱歉的说,马华领导层面对的内部问题确实削弱马华,马华必须解决。”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就算巫统也面对同样的问题,但我们必须解决。”

纳吉说,身为国阵主席,他承认也珍惜马华作为资深伙伴的贡献。

“马华从本来的37个国席到15个,到剩下7个,我们无法承受失去更多议席,我希望马华能委任最好的候选人。”



称政府政策打造和谐公平环境 纳吉:让华裔企业家创造财富

03/05/2014 14:42

首相纳吉指出,国阵政府的政策让国内商家尤其是华裔企业家,有更好的环境去经商及累积财富。

“我们可以看到,政府的政策打造了和谐及公平环境,让华裔企业家有成功的条件。”

纳吉也强调,在教育方面政府并持公平的态度,除了中国台湾以外,只有马来西亚将华语列入国家教育系统。

“我们没有采取同化政策,这不同于泰国、印尼,我们还有华小及独中,这都显示我们的诚意。”

他也举例,政府以一元对一元资助拉曼学院,甚至在他出任教育部长时,仍冒着政治风险将华文教育列入教育系统。

“这是关于国家建设,而不仅仅是为了选举,我们采取中庸政策。”

“当世界充满了种族与宗教紧张,只有马来西亚是相对和平的,虽然有小纠纷,但我们没有忽视。”

“我们不允许任何极端主义,任何极端分子都将面对法律制裁。”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6-13 08: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国家元首华诞册封逾千人 诗杰细历燕燕获“丹斯里”

2014年6月7日 下午2点25分

配合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华诞庆典,69特种突击队历史英雄已故莫哈末扎比里及全国总警长卡立今日获颁最高勋章,另有1620人来自政界、军警、商界、社团领袖及个人也获册封。

在1975年误踩地雷殉职的特种突击队小组指挥官二扎比里受册封Seri Pahlawan Gagah Perkasa勋章,这是联邦勋章内的最高荣誉,至于卡立则获PMN丹斯里勋衔。

另外有46人获得PSM丹斯里勋衔,包括联邦法院法官哈山拉、律政司长依德利斯哈伦、教育部秘书长马迪纳、联邦法院法官阿邦迪阿里及陈国华。

获得PSM丹斯里勋衔的政党领袖包括,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和蔡细历、旅游部前部长黄燕燕、交通部前部长江作汉、房屋与地方部前部长曹智雄、民政党顾问郑可 扬、柔州前州务大臣阿都干尼、上议员阿都拉欣、前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贾玛鲁丁、人民进步党主席卡维斯、柔佛州议长莫哈末阿兹,以及沙巴国民统一机构前领 袖拉桑。

此外,有55人获得PJN拿督勋衔及6人获PSD拿督勋衔。



冀纳吉委马华重新入阁 张天赐称有助处理投诉

2014年6月8日 傍晚6点28分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张天赐认为,马华重新入阁很重要,因为将协助该局更有效解决案件。

他希望首相纳吉将委任马华代表入阁,进而减轻公共服务及投诉局职务,继续协助需要帮忙的人士。

提供更好服务

“马华需要在内阁内有一名部长或副部长提供这服务。社团及商家找我们,认为没有马华(在内阁),相当困难。”

他今日在公共服务及投诉部讲座后,向记者这么说。

张天赐说,有1973名马华中央代表投选要求马华重新入阁,显示早前决定第13届全国大选重挫不接受官职的做法是错误的。

他说,重新入阁除了可提振党士气,也确保该局能协助社群及继续提供很好的服务。

他说,与此同时,也能减轻该局处理涉及内政部及移民局的海外案件。



马华当设下重返内阁的先决条件

2014年6月10日 晚上8点00分

现今的交通部,可谓是一个功能遭蚕食的部门,以致它在制定未来交通政策方面并未扮演太多角色。因此,马华在重返内阁之前,应当设定先决条件,好让它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在2013年全国大选后,首相为了保留交通部长职位给马华,于是安排该部由一名代部长掌权。因此在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马华应顺理成章重拾交通部长一职。

目前坊间流传,在马华重返内阁布局中,总会长廖中莱将替代其国大党同僚苏巴马廉,重任卫生部长;并由他凭着交通规划完成博士的副手魏家祥来出任交通部长。根据英文《星报》专栏作者的谈话,马华领导层正在商谈争取第三名部长配额。

事实上,国人鲜少在乎马华在内阁与否。在505大选期间,当马华撂下狠话说,倘若该党无法保住2008年所赢获的议席数目就不入阁,但没获得多少人关注。结果第13届大选成绩揭晓后,马华失去半壁江山,赢获的国席从原有的15席减至7席。

随着新的马华领导层渴望体面重新入阁,那么该党应当要求首相,让其入阁行动为国人带来意义。

今天,我只专注讨论已成为马华“囊中之物”的交通部。

首先,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必须置在交通部管理之下,而不是由首相署掌控。

我国联邦政府权力高度集中在首相身上,就连决定吉兰丹州或槟城州的巴士路线,也在首相管辖范围之内。

在陆路交通委员会成立以前,公共交通是由商业车辆注册局负责,它是由一名巫统部长所领导,管辖巴士、德士、罗里及其他商用车辆的执照发放。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沦为巫统支持者与其朋党敛财的工具,而非为全民提供更好的公共交通。

当陆路交通委员会法案在2010年提呈国会辩论时,我指出该委员会必须由交通部监督,以便拥有更良好的政策协调,及消除部门之间的叠床架屋。

当希山慕丁被委为代交长时,我在私下和媒体上公开呼吁,无论是巫统还是其他政党领导该部门,公共交通必须是部门政策的核心事务,从而为全民提供安全、方便及有效的代步工具。

第二,机场管理在1990年之前,一直都在交通部职权范围之内。现在的交通部,竟然沦为一个没有机场管理控制权的“管理者”。通过广泛的“企业化”计划,国库控股成为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最大股东,但前者却不受交通部长指挥。

同样的,海港管理也是面临类似问题。举个例子,槟城港务局只是交通部辖下的一个小小机构,但延伸出来的私营机构槟城港口私人有限公司,是由财政部所拥有,过去20年都是由巫统委任的人员进行管理。在数名前任马华总会长的协助下,就连这些小小的巫统受益人,都必须让路给大亨赛莫达。

为了让即将领导的交通部显出意义,马华应设定先决条件,以全面改革以往的陋习。

第三,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撤销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的验车垄断权。

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是至今最具权威性讨论我国长途巴士弊病的文件。里头严正建议撤除属于多元重工业(DRB-HICOM)的子公司电脑验车中心的垄断权。该中心在2009年再度获得长达15年的合约。但在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建议下,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保护全民利益免受朋党公司继续侵蚀。

没有上述权力,马华重掌交通部就毫无意义可言。

注:作者刘镇东是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国会议员。



李志亮何国忠入阁有理

2014年6月12日 晚上8点27分

马华今年2月23日召开特大通过重新入阁议案至今已约四个月,入阁之路却一波三折,先是发生马航失联事件,后又有登州政权危机及忙于马中建交四十周年纪念活动,内阁改组一拖再拖。

可能因为僧多粥少及难以面面俱圆,首相在改组内阁必费尽心思,也似乎不急于改组内阁,可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马华内部也出现了谁该入阁,谁不该入阁的争议。

亲蔡派网站认为,马华第一高票副总会长李志亮及第二高票副总会长何国忠在大选中败选,不该出任副部长,反而应该让位给柔佛地不佬国会议员邱思祥及阿罗亚牙国会议员古乃光。

据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此次向首相提呈了3正5副部长名单,正部长是他本身、魏家祥及黄家泉,副部长人选是李志亮、何国忠、蔡智勇、黄日升及张盛闻,如果首相照单全收,那当然是皆大欢喜。

不过,马华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犹如砧板上的一块肉,没有谈判的本钱,甚至有报导指马华只获得分配一个部长及三个副部长的配额。

马华在最强盛时期,拥有31名国会议员及76名州议员,马华总会长向首相推荐的内阁名单,首相一般上都会照单全收,党职越高者出任越高的官职,这是理所当然,也没有任何异议。

马华最风光时期拥有4名部长、7名副部长及3名政务次长,一般上都根据党职作出分配,部长由总会长、署理总会长、第一高票副总会长及总秘书出任,副部长则由其他3名副总会长、马华妇女组主席及马青总团长出任,总会长也会委任他的亲信出任副部长及政务次长职位。

马华曾因为部长职位不够分配问题引发双林党争,林良实更曾因为此事出走澳洲,愿意让出部长职给陈广才,令到陈广才非常尴尬及骑虎难下。

马华一名资深领袖认为,除非特殊情况,否则马华的官职应该根据党职安排,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及第一高票副总会长才是党的头三号人物,总秘书只不过是总会长委任,并不是票选,应排在副总会长之后。

因此,马华所获分配的官职,应先由头三号人物出任,接下来才是总秘书、第二高票副总会长、第三高票副总会长及席末副总会长,马青总团长及马华妇女组主席也是副部长的人选。

如今出现争议的是,马华的第一高票副总会长李志亮及第二高票副总会长何国忠都在大选中败阵,他们该不该以上议员身份出任部长或副部长职位,仰或由其他新科国会议员越位出任?

该名资深领袖说,李志亮及何国忠虽然在大选中败选,但过去他们都曾以国会议员身份出任副部长,表现也标青,经验丰富,他们在马华党选中获得中央代表的委托,也就是中央代表认同他们出任阁员的共识。

他表示,党职绑官职是我国的现实政治操作,如果没有党职在身,又如何代表党与盟党在内阁中谈商及议论,例如民政党主席许子根以上议员身份出任部长,陈莲花虽是国会议员,也只能出任副部长,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更没有任何官职。

注:作者部落格http://www.bondsaw.blogspot.com



光华日报

诸山落木萧萧夜 醉梦江湖一叶中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 晚上九时

胡一刀

“今年223,廖中莱上台后,面对蔡派重重压力之下,推动特大推翻不入阁决定,要是只换来一席正部长的官职,谁去接受这个部长来做都将换来骂声。马华某高层回应胡一刀询问说:马华若只得一正,不要也罢!又称:至少2正,否则无人敢入阁。”

内阁改组谣传已久,这一次看来是真的,而且会赶在本月杪斋戒月开始之前落实。

决定重返内阁的马华,能够分配多少个席位,以及人选又如何分配,在在考验马华新当家的手腕和智慧。

马华雪州老二林祥才放话,即使最终只能分配一席正部长,马华没有选择恐怕也必须入阁。

是吗是吗?这是林祥才个人意见,还是马华当家的立场?

今年223,廖中莱上台后,面对蔡派重重压力之下,推动特大推翻不入阁决定,要是只换来一席正部长的官职,谁去接受这个部长来做都将换来骂骂声。

一位马华高层回应胡一刀询问时说:“马华若只得一正,不要也罢!”又称:“至少2正,否则无人敢入阁。”

嘿嘿,无人敢入阁?哦,听起来大气凛然。哎呀,要是有人贪图官位,一席正部长也接受,恐怕在马华将落得千古罪名呀。

可以想见,马华的底线是至少二位正部长,再加若干副部长,可以是3副也可以是5副。当然关键还是正部长。

问题是,纳大人的内阁已经臃肿,32位正部长、26位副部长的阵容,照理是不可能再继续扩大的。

可以想见,巫统到手的部长不会轻易让出来。摆在眼前的事实是,除了纳大人承诺民政马袖强的正部长,还有希山慕丁暂代的交通部部长,其他成员党欲争取多一席部长都难。

所以,才有传闻说,马华或只能分配一席正部长和三席副部长。

虽然有人争辩说,国大党只有4位国会议员,何以能获得2正2副?马华7国会议员应该分配更多部长才对呀。

话是没错,但持此论者大概忘了,国大党505大选的中选率是44%,而马华中选率只有19%。如果根据中选率,马华部长分配是不是应该比国大党少一半?

话虽如此,江湖游戏规则不是单看数据。很简单,马华1995年中选率高达88.6%、1999年中选率亦有80%,可是马华照样还是4位部长,又不见得论功行赏增加一席部长?好了,现在2013年惨败中选率剩下19%,马上就要把马华部长减至一席?

所以,比较合理的推断,马华可能分配到2正4副。如今形势,马华不得不承认,4席部长是不可能了,3席部长也是微乎其微。

如果只有两位部长,不要说一定是老大廖中莱和老二魏大人。至于曾经出任部长的总秘书黄家泉,不可能甘心屈就副部长,唯有另外安排打算了,比如出任等同部长级的外国特使,就如黄家定目前担任的中国特使一样。

不过也有传闻,要是马华获得两位部长,除了保留给马华的交通部部长,卫生部部长、房屋部部长可能都拿不回来,反而可能分配次要的旅游部部长。

至于副部长,目前有待填补的空缺包括副财长、首相署副部长、旅游部副部长。据称,在安排人选方面,马华的确有点头痛,包括如何安置蔡公子蔡智勇?

为什么马华还有这么多顾虑?根据马华某高层回应胡一刀询问:“蔡智勇落马?党争即刻爆发,蔡细历必定反攻!”你看,一句话说明个中奥妙了。

除了蔡智勇,其他副部长人选,据悉包括李志亮、何国忠、黄日升、张盛闻。要是有5席副部长就皆大欢喜,要是只有4席就淘汰一人,要是3席就淘汰2人。胡一刀听说,李志亮、何国忠机会比较大,黄日升、张盛闻机会比较低。

说完了,巫统下届大选的策略,是否继续争取华人票,是否欲继续依靠马华,从这次内阁改组便可窥见其中端倪。

黄庭坚唐诗有云:“诸山落木萧萧夜,醉梦江湖一叶中。”哦,诸山落木,醉梦江湖?马华重返内阁,是喜是忧犹未知也?



马华应稳固607新村地基

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 晚上八时三分

●潘君胜

七八十年代,国内452个华人新村,可说是马华的直隶政治地盘,几乎每个新村的村委会主席,也就是一般人尊称村长的新村领导人,都是由当地马华领袖担任。加上逾十名委员在内所组成的村委会,配合各州马华华裔行政议员,以及由马华中央领袖担任的新村暨房屋部长协助下,每一个新村都成为马华一座坚强堡垒,而马华在每届大选中,主要的票源还是来自这些华人新村。

到了今天,新村地方管理权还是由马华地方领袖负责,可是随着社会发展需求,国内新村发展架构已有巨大改变。新村数目从452个增加到目前607个:450个新村、113个重组村以及44个渔村,合共607个。只是今非昔比,新村已经不再是马华的政治堡垒,而马华也很清楚新村不再是马华的屏障。

最明显的是即使是位置偏远的新村,民联的行动党和公正党都纷纷设立支部。民联的高层领袖,更时常出席由新村基层举行的政治座谈会,通过时事和国事分析,乘机突出指国阵政府贪婪及巫统一党独大而马华当家不当权的宣传。而马华的一些新村领导人缺乏积极态度或是视若无睹,使新村蔓延反风,从2008年和2013年两届大选中,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候选人,在多个州属的乡区把马华或民政党候选人击败,甚至全胜,这是前所未有的。

马华州级和中央级领袖鲜少会见新村基层,即使三几年之中有四五次到新村一行,也多数是与村委会主席等几人见面和聚餐而已,对一般委员和基层鲜少接触,更不要说能够共餐。而马华部长亦疏于访问。近年来,由马华担任的地方政府暨房屋部长很少官式访问新村。有些州属的新村,长达四五年都未见部长访问,马华基层心声不能下情上达,村民心声亦未有机会向部长反映。

最近,马华霹雳州联委会主席马汉顺,特别选择在打巴甘榜彭亨新村举行州级会议,让州级领袖和地方基层见面和密切交流,这是一项改变,也是好的开始。往后,马华能够在国内其它州属掀起选择新村举行各级会议,将有助推动新村发展,提升新村设备以纳入国家发展主流。事实上,华人新村除了缺乏部长、行政议员与人民交流,也缺乏一笔庞大的发展基金。新村排水系统、道路设备、房屋规划以及地契问题,向来都是村民迫切须要解决的课题。

马华要在新村重振声威,要重新赢回村民支持,虽然前途崎岖,但是如果各级领袖深入民间与村民坦诚交流,积极争取,新村还是马华的堡垒,马华仍然有机会挽回民心。



穿党服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 晚上八时五十七分

林英翰

大人物高谈阔论国家大事,小人物如我,只有关注小细节的份儿。

日前采访马华振林山区会常年大会,依据过去采访各党大大小小常年大会的经验,党员出席大会时会穿党服,就算穿便装,来到现场还会赶紧到厕所或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换上党服,让大会更觉整齐、有纪律和显示团结。

不知道该区会历届常年大会,是不是都让党员“自由发挥”,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使到当天现场一眼望去甚是热闹,出席者有的蓝、有的红、有的T-恤、有的有领,有的长袖、有的短袖、有的穿裙、有的穿裤......,出席者像去听讲座会,多过是出席党大会。

当大人物在台上高谈内部改革和团结的宏图大愿时,我看到这些党员连党服都不穿的景色,真为该党感到担心,恐怕该党要取得内部改革的成效,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据现场观察,除几名要上台拍照的领袖有穿党服外,其他大部分都是便装出席,试问,当党员连党服都没有,或有也不穿的时候,真要做到“团结势更强”,愿意为党付出兼为民服务,谈何容易。

505大选前,槟城国阵主席邓章耀曾说,国阵成员党员连要穿上印有BN(国阵)字眼的衣服都不敢,穿上了还要感觉不好意思(怕民众翻白眼),要大家不害怕穿上BN衣已是一项挑战。

马华领袖指“马华代表华社”的感觉已不存在,必须在接下来的日子努力服务,重拾这种感觉和尊严,话虽这么说,但是,与其把重心放在争取华社支持,倒不如先着重在争取党员的支持更来得实际,没有党员配合跑基层和参与活动,如何争取华社支持?难道拨款就有支持?

要成就大事,往往需从小细节着手,让党员愿意穿上党服,穿上后还要感觉自在自豪,才好大大方方走出去争取华社的支持,不然两头不到岸,最后还是落得两头空。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1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更新】陈禎禄思想与马华公会研討会‧陈中和:马华曾带领巫统壮大

2014-06-15 07:27

(吉隆坡14日讯)拉曼大学中文系主任陈中和指出,马华与巫统识於微时,曾经一起共患难,如果马华现在不受尊重,就是因为那一段歷史已经被淹没。

他指出,马华创立时是华社共同支持的政党,当时是很强大的政党,而马来政党还有独立党、伊斯兰党,巫统开始时是比较弱小的政党,马华带领巫统的成长。

当时助巫统贏取选举

他今日在“陈禎禄思想与马华公会”研討会上,发表主题为“重建马来西亚的立国精神:省思陈禎禄和东姑阿都拉曼的建国之路”的演说时说:“巫统別忘记这一段歷史,马华当时协助巫统贏取选举,打败独立党和伊斯兰党,才从联盟时代到如今的国阵精神,这段歷史不容忘记,否则如何告诉今日的巫统。”

他希望马华整理当年的资料,翻译成英文、马来文。如今巫统壮大,基於往昔的革命情义,必须带领马华壮大。

努力化解马来人恐惧

他说,由於英殖民政府分而治之的后遗症,马来人对华人感到恐惧和受威胁,马华创党总会长敦陈禎禄非常努力向马来人伸出橄欖枝。

他指出,陈禎禄看到马来人杂誌有排华的言论,他立即致函该杂誌,声明华人是要在我国生活,华人不是外来移民,华人要求马来亚独立,並不认同中国。

他与退出巫统后组织马来亚独立党的拿督翁惹化吃饭时唱马来班顿,也学唱马来歌、跳马来舞,其马来语和班顿的造诣,连翁惹化也表示自嘆不如。

马华应秉持陈禎禄精神 “每天都要维护公平”

“那时候我们有这样一位领袖愿意张开双手拥抱马来文化,愿意向马来人坦诚华人的心声,现在马华有没有这么努力,还是努力去竞选?”

陈中和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强调,马华不只是热衷选举,而是应该维护中华文化、公平正义的社会,这些不是选举才做的事情,每天都要做。

“首先我们有没有尊重马来人、瞭解马来人、与马来人交心?我们做了,才能要求別人。”

他指出,马华创立时不仅代表华社利益,也协助弱势,曾经对马来人伸出援手,巫统才感受到其真诚。

“请问马华有没有伸出友谊之手,与巫统和其他国阵友党交心?”

曾协助解决巫统財困

他说,马来人与华人的误会一直存在,先自我检討,是不是马华本身做得不够。

他也说,巫统曾经是一个很穷的政党,东姑阿都拉曼担任主席时曾经为了巫统卖掉店屋,马华也协助解决財政困难。当时英殖民政府支持翁惹化的独立党,巫统势力单薄,当时马华与巫统曾经共患难,如果不是马华出钱出力,巫统可能撑不到今天。

黄文斌:投票率说明一切 “马华勿再当鸵鸟”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院长黄文斌忠告马华不要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里,然后自我催眠说“马华一定强”,因为308及505大选的投票率已说明一切。

他发表题为“从华人文化视角看陈禎禄与马华公会”的演讲时说,很多马华党员可能也是把票投给民联,因为他们看不过眼巫统的霸道。

黄家定表现最好

“很多人说,马华在(前总会长)敦林良实领导的时代是最好的,当时刚好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强权的时代,其实我觉得(前总会长丹斯里)黄家定做得更好,只是时不他予。”

针对目前的马华仍保留多少陈禎禄思想的问题,他说,黄家定担任总会长时曾拜祭陈禎禄,这就是中国文化,但没有人解答这个举动,因为认为这与政治无关。

“把敦林苍祐的肖像掛在马华歷代总会长的肖像中,没有人说这个动作到底有甚么意义,虽然他(林苍祐)是民政党领袖,但他当过马华总会长,你(马华)需有更宽大的胸怀来正视歷史。

“这些小动作具有文化內涵,只是人们不会去解读。”

针对马华是否有未来的提问,他说,马华是否有前途,胥视党员对党有没有感情,若对一件东西有认识,就会有感情,有了感情,就愿意牺牲和奉献。

“若连陈禎禄是谁也不认识,党发展数十年走过甚么路也不知道,那么就不会有感情,大灾难一来可能就逃跑了,你(党员)有感情,这个地方(马华)就有希望。”

陈妙恩:1948年向英专员建议 李孝式推动创立马华

马大歷史系博士研究生陈妙恩指出,一般上提及马华公会的歷史,多数从敦陈禎禄担任总会长开始,根据她的研究发现,其实敦李孝式也是创立马华的推手。

她以“马华公会的创立:陈禎禄与李孝式”为主题,分享马华创立前的经过时,也播映一部歷史影片,影片中东姑阿都拉曼率领代表团到伦敦签署独立协议,李孝式也是代表团成员之一。

巧遇专员进行交流

她说,李孝式於1948年12月6日在檳城机场遇到新上任的英国最高专员葛尼,他们进行交流后,李孝式回到吉隆坡马上向其他的华裔立法议员提议,成立一个由华人所组成的政治组织,以抵抗马共。

“为免被联邦政府或巫统代表、其他马来政党误解,16位议员在12月15日安排了一场晚宴,並邀请葛尼爵士出席。由李孝式向葛尼提出建议,葛尼对他们的提议表示深感兴趣,並让他们马上採取行动。”

她指出,16位华籍议员较后发出邀请函给各州中华总商会、侨领及团体,邀请他们出席在1949年2月27日在吉隆坡所举办的“马华公会”成立大会。

被选为首任会长

“李孝式也於2月19日在雪兰莪马华公会成立大会上,被选为首任会长;马六甲的马华公会则在马华总会成立后,在3月10日才成立,而陈禎禄在当选总会长后才当选州主席。

她说,章程起草初期是由杨旭龄主导,但由於杨旭龄缺席当天的大会,陈禎禄和李孝式成为唯一的两个被考虑的候选人。

“当时葛尼认为,陈禎禄当选是因为其政治经验和诚恳的性格,並且他在华社的地位,让他能够得到不同方言群的支持。

“李孝式也有同样的见解,因为陈禎禄海峡侨生的身份,只有陈禎禄能够团结不同的方言群体。此外,他也获得左派的支持。”

说服陈禎禄加入马华

她指出,根据原不二夫教授的研究,李孝式在成立马华之初曾与陈禎禄会面,有可能是李孝式说服陈禎禄加入马华,所以当有人因为陈禎禄不諳华语而反对陈禎禄出任总会长时,是李孝式站出来为陈禎禄说话。甚至在接下来的马华大会,也是李孝式再次提名陈禎禄出任总会长。

【本篇內容已在2013-07-11 11:05AM 更新。】



【更新】马华党校重启仪式‧廖中莱:加影补选反映基层弱

2014-06-15 07:33

(吉隆坡14日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说,马华在加影州议席补选中看到党基层脆弱的一面,在马华联繫的逾2千600名当地党员中,其中70%表示不会支持国阵兼马华候选人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这是马华必须探討及关注的问题。

他今日在马华党校重启仪式暨《陈禎禄思想与马华公会》研討会开幕礼上致词时说,加影补选给予马华很大启示,党员面对各项课题时,不仅不瞭解党的立场,也不懂得如何反击。

面对反对党易气馁

“马华补选中发现党员表现脆弱,尤其是面对反对党的宣传时,容易感到气馁,甚至跟隨反对党的说辞,人云亦云。”

他说,补选竞选委员会主席拿督魏家祥当时成立了联络中心,联繫加影区的4千多名党员,最终找到2千600多人,当中只有30%党员表示肯定会支持周美芬。

“另外30%党员表示不会支持周美芬,40%反问为何要支持周美芬,並提出许多疑问;他们是填表格及签名入党的党员,不是普通选民,但在补选的关键时刻,却没有支持党。”

他指出,因此,马华认为有必要加强党员的政治思想,通过培训来灌输党意识,让党员掌握创党的政治理念,以有效地贯彻党的核心价值。

“重启党校是一个重要步骤,它能强化党员的党意识,加上培训课程,能让马华化积弱为强盛;我们以后不要再看到这样的局面,马华党员必须100%支持马华及国阵候选人。

周美芬受委党校校长

“另外,很多新党员不认识陈禎禄,不瞭解党的斗爭理念和党章,因此这(培训)是我们必须做的。”

廖中莱也宣佈委任马华副总会长拿汀巴杜卡周美芬为马华党校校长。

宣传局每日发千封 收到短讯须转发

廖中莱说,行动党僱用许多“红豆兵”,网民也协助红豆兵转发讯息,使到该党能在短时间內影响许多人,因此,他呼吁马华党员也要把党中央发给他们短讯,转发给身边的党员和朋友。

“马华宣传局每日发出约千封短讯给党员,党员只是收起来,没有转发,那么你就不是党的`改革代理人’;从今天起,收到党的讯息后,把他传给身边的党员和朋友,发挥你的影响力。

“他们(行动党)的確有红豆兵,他们请了很多红豆兵,红豆兵发出的讯息,別人会协助转发,因此能够在短时间內广泛影响许多人。”

他指出,党领袖及党员必须积极主动落实和推动改革,他呼吁马华各阶层领导不能抱持观望態度,反之必须主动成为改革催化剂及代理人。

“基层领导必须討论,如何在区会及支会落实改革,大家必须主动推行改革,若每天等待中央指示,这是被动的。”

已向会长理事会建议 推实习生制栽培人才

廖中莱说,他已在马华会长理事会上建议,在马华中央领导层中推行实习生制度,以栽培新一代人才。

他指出,中央政府已推行实习生制度,每名部长都有招收数名实习生,因此,马华也可招揽年轻有为的大学毕业生或在籍学生,成为马华领导层的实习生。

“政府的平台能让实习生瞭解政府制度,因此,马华作为执政党,也必须拥有实习生制度,以栽培更多人才。

“回顾敦陈禎禄精神,创党时,马华积极走群眾路线,在歷史中展示了强大力量,从而奠定了国家基础,因此,马华必须坚决捍卫它,以带领马华走出瓶颈。”

另外,他说,在“团结势更强”下,马华將在近期內推出新擬定的《华社发展蓝图》,以將强马华与华社的互动,同时为华社提供政治方向,確保华社与马华並肩作战。



当今大马

领袖受党糧福利不可冷处理

2014年6月18日 傍晚5点56分

马华基层良知行动委员会就前总会长蔡细历揭露现任马华中央领袖有领取党糧福利,要求马华中央明确厘清,而非以否认或没兴趣回冷处理逃避责任。

基层良知行动委员会指出, 虽然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已解释司机和轿车都是个人聘用,副总会长何国忠以16字真言驳斥,总会长办公室主任尤绰韬以没兴趣回应来应对,然而现有马华领导层向以维护党产为己任,就有必要厘清糧仓蛀米虫课题。

委员会担忧,尤绰韬没兴趣回应论让人有闪避课题的感觉,而这将进一步打击基层对党领袖的信心。

“掌管策略研究机构的何国忠指本身是义务工作,总团长张盛闻也作出澄清,但总会长办公室主任、党校校长等职位是否通通都是义务工作,有必要说清楚,毕竟,饿着的人只有革命不会政治义务”。

基层良知行动也不满身兼马华党校校长的副总会长周美芬指责她离开马华3年回来最大的变化是党员变得“没粮草就不做工”,直批该言论是对广大基层的侮辱。

委员会说,这项没有根据的指控伤透党员的心,因而对于党领袖是否有支薪也该讨个明白,不然领袖也会落得“有粮草才做工”的冤屈。

“基层被批‘没粮草不做工’很难受,因而也不希望党领袖蒙冤, 所以才希望党中央厘清事实”。

委员会认为,之前发动救党委员会3.0以及保护党产委员会的领袖如今身处在领导核心,救党委员会发起人蔡宝镪更出任副总财政, 另一发起人蔡金星出任副组织秘书长兼宣传局主任,当初为其中一员的关炳顺也当上总财政。另外,保护党产委员会主席姚长禄成为受委中委,因而皆有必要向党员交待情况,以展示维护党产党威的一致言行。

基层良知行动表明,蔡宝镪与姚长禄等领袖需交待的包括被点名的领袖是否有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领取薪酬和享有福利,党产有否遭滥用,公布党产保护的进展,尤其是当初对马登控股、拉曼校地变卖事件等指控需作出实质报告,方能以正视听。



马华面对僧多粥少窘境

K C Wong 2014年6月15日 上午11点34分

廖中莱每天都说,内阁马上就要改组了,好像在廖中莱脑里只有当官。除这一件事,其它的事都无关痛痒。廖中莱越急,纳吉越高兴,越慢改组,以便树立他对廖中莱,对马华的绝对统领能力。廖中莱,庸才就是庸才。马华如果真的指望廖中莱,大概可以关门大吉了。

马华新届领导层千方百计要入阁当官。这是马华的本性,也是传统华人的本性。几千年下来,华人的传统莫不过是,十年寒窗苦读无人知,一举金榜题名天下知。华人当官为的是要光宗耀祖,荣华富贵。马华当官当然也不例外,就连一个芝麻绿豆小官,都可以争到你死我活。

现在,廖中莱与魏家祥终于苦尽甘来,如愿以偿,有官可以做了。马华有七个国会议员,三个不是国会议员的副总会长,一个不是国会议员的马青总团长,以及一个不是国会议员的妇女组主席。算一算,这一次,马华有十二人金榜题名,大家都在伸长脖子,等纳吉赏赐官位。

纳吉为了应对上届大选,对华社下足本钱,换来的只是15%的支持率,纳吉对华社早已兴致索然。马华有七个国会议员,还不到巫统的十分之一,是土保党的二分之一,只比砂拉越人民黨多一席。马华早已不复当年勇,还吊起来卖,以为内阁是它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上一次,马华出走内阁,丢失贸工部长职。这一次,交通部长职或许已经情归其它的政党。上一次,马华因内阁部长职位分配,出了乱子,陈广才得不到正部长职,引发 A队和B队的大混战,马青还上演丢椅子大戏,南洋商报也成了赔葬品。

据闻,廖中莱向首相提呈了三正五副部长名单,正部长是廖中莱、魏家祥及黄家泉,副部长是李志亮、何国忠、蔡智勇、黄日升及张盛闻。

但,纳吉只给一正三副,另外一个部长职给了马袖强。马华上下惊觉,内阁正副部长职僧多粥少,新一轮党争或又将粉墨豋场。

注:作者部落格 http://www.myjasonwong5e.blogspot.com



光华日报

敦林好寂寞!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 晚上八时五十五分

文:潘君胜

人间冷暖情为贵,世事沧桑愈坚强。曾经叱咤风云的林良实,日前以拉曼大学理事会主席暨大马脑力认知协会主席的身分,到金宝拉曼大学的霹雳校区出席第10届脑力开发盛会,只见出席的马华党要寥寥无几,若与昔日当任马华老大时获基层前呼后拥的气势相比,真的是天渊之别!

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何止是一般豪门巨室才见一针见血?政坛上更为现实与残酷!很多曾在政坛上呼风唤雨、炙手可热的人物,在任时的支持者前呼后拥,有人代吆喝开路,有人簇拥护卫,声势壮大好不威风!可是一旦离职或失势后,以前的跟班和支持者马上消失一大半。再过一些时候,除了门前冷落车马稀,身边知心战友已寥寥无几!

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领导马华时,个人声望如日中天,林氏发动筹募建立拉曼大学基金运动,以收取被拒于国立大学门外的华裔莘莘学子。当时林良实身为马华总会长,手握行兵调将和操生杀大权,要各路诸侯积极响应,在各州各区会发动筹款运动,主办千人宴、义卖义跑等。林良实一句号令,下属纷纷听命。

可是自林良实从政坛引退,以前的忠坚分子逐渐离开其身边。当林氏被控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计划购地事宜上欺骗内阁一案,步上法庭抗辩时,很多受他提拔的亲信都鲜少露面。即使林良实在此案最终被法庭宣判无罪,林氏以往的支持者包括部长级副部长级或行政议员党要,与他的距离已愈来愈远。

对在政海里经过大风大浪的林良实来说,谁对他始终如一?谁对他背信弃义?谁在他在政治高峰时一直围绕在左右?谁在他退位后即翻脸不认人?他应该心里有数。

当林良实仍是马华总会长暨交通部长时,每次林氏从首都乘坐客机来到怡保机场时,机场已经挤满了各级党要、亲信和支持者,列队等着与老总握手。在迎接林良实的地方诸侯和州级党要阵容中,包括一些平日鲜少参加党活动或出席会议的领袖,这些人到机场的目的,只是要和老大握手而已,好让老大能看到自己,日后很多事情便好商量。

唐朝白居易《迁叟》诗有云:冷暖俗情谙世路,是非闲论任交亲。回想林良实当日手握遴选各州属的国州议席候选人人选,以及可委任各州州舵主大权时,每到一处都会听到不少党要向他歌功颂德。如今再回到金宝拉曼大学,环境依旧,只是党内人事全非,再也不能像以往出现敲锣打鼓的热闹一幕!

林良实应该感受到他得势时不少人在奉承巴结他,他失势时即对他不理不睬的情结。宋代周密也有诗云:节物后先南北异,人情冷暖古今同。敦林现时已远离政坛,人不在朝中,以前的亲信和忠坚分子一一舍他而去,唉!这种现实人生观,在大马政治圈子内,又岂止敦陈一人?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6-26 11: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纳吉今日宣布内阁小改组 马华获两部长及3副部长职

25/06/2014 13:26

首相纳吉今日进行内阁改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及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分别出任交通部长及首相署部长。

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受委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丶蔡智勇受委财政部副部长,而另一名副总会李志亮则受委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

此外,在刚结束的安顺补选中立下大功,为国阵重夺安顺国会议席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则受委首相署部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内阁改组只涉及增加华人正丶副部长职,其馀原任的正丶副部长都原封不动,没有任何的变动。

马华在505大选前,曾表明若大选成绩较2008年大选差,将不会接受任何的官职委任,不过,这项不入阁决定在马华改换新领导层,即召开特大推翻不入阁,重新接受各层次的政府官职委任。

至于民政党则是由于纳吉在安顺补选期间承诺,一旦马袖强中选为安顺区国会议员,即会被受委部长职。

首相在记者会上也强调,这项内阁改组是有必要的,以确保内阁里拥有3大种族的代表。

内阁小改组:
交通部长:廖中莱
首相署部长:马袖强、魏家祥
贸工部副部长:李志亮
财政部副部长:蔡智勇
妇女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周美芬





新内阁阵容可兑现大选承诺 纳吉高兴马华民政重返内阁

25/06/2014 15:45

首相纳吉有信心,随着新内阁阵容出炉将可以有效地兑现在大选期间向选民许下的承诺。

他指出,新内阁阵容将有助国阵兑现大选承诺,同时引领国家迈向进步和繁荣。他披露,新内阁阵容也体现了国阵向来致力维系的多元治国理念。

“国家建国以来,华裔、印裔和其他少数族群,都在国家行政中扮演角色,这也反映了国家的多元色彩。”

他感到非常高兴马华和民政的代表重新回到内阁阵容中,而所有新受委的内阁成员将在周五宣誓就职。

“我感到高兴,代表华社的马华回到内阁,而内阁也有了民政党的代表!”

首相纳吉是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内阁改组时发表谈话。

他表示,这次的委任也反映了国阵和各族人民共享政权的精神,並反映国阵的团结一致。

纳吉也提到,由于受到马航客机失联事件的影响,所以内阁改组被迫延迟。

他强调,政府必须把专注力放在搜寻客机上,而在搜寻客机进入新阶段后,也是时候宣布新内阁阵容。

他重申,政府探讨新交长廖中莱是否会取代希山慕丁负责搜寻失联客机的任务。

另外,纳吉阐明,内阁阵容被扩大是无法避免的,惟相信扩大后的内阁阵容将可为人民提供更加的服务。



一场寿宴邀约惹的祸 彭茂燊与翁诗杰闹翻

25/06/2014 15:52

社会爱心基金会主席彭茂燊因寿宴邀请而与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闹翻,后者却称本身身在国外未克出席。

彭茂燊与翁诗杰两人都以“好友”相称对方,两人曾经在同一阵线,而时任交通部长的翁诗杰,也与彭茂燊同仇敌忾,然而,彭茂燊昨日发布文告,称邀请翁诗杰出席75岁寿宴却不受理,进而令他感到失望。

彭茂燊在发给各媒体的文告中,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形容翁诗杰,并指有人告诉他翁诗杰为人无情无义,而彭茂燊说,在本身经历后不得不相信。

他也提及在面子书贺4名马华前部长受封“丹斯里”,言语中暗示,他或因恭贺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受封“丹斯里”,进而引起翁诗杰不满。

翁诗杰公开手机短讯反击

不过,翁诗杰随后也回击,并在面子书公开他回复彭茂燊的英语手机短讯,短讯志期5月29日,即彭茂燊大寿的前2天,内容称他因更改不了航班时间而未克赶回国出席,并称较后会补上一份小礼物。

他也在面子书中表示,他曾因未克出席寿宴而向彭茂燊道歉,但从彭茂燊公开发飙的反应看来,缺席有关寿宴无异是犯了“天条”而需公开“讨伐”。

“此刻,我还在海外,风尘仆仆,其实早已置身政坛恩怨是非之外。对他这种贬人损己的人身攻击, 我只关心他气急攻心,伤及身心;同时也希望他谨记,身为敬畏上帝的基督徒,任何的是非曲直,当须面对上帝最后的审判,不由得个人妄加入人以罪。 ”

不过,以两人公开透过媒体与面子书的“交恶”,却令众人感到惊讶,尤其彭茂燊向来力挺翁诗杰,却未想到两人因一场寿宴而公开决裂。

尤其彭茂燊的文告措辞严厉,而翁诗杰更公开短讯反击,这都使两人关系顿时成为焦点。



光华日报

内阁扩大的隐忧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 下午五时三十一分

严格说来,这并非是内阁改组,小改组也称不上,首相纳吉只是在扩大现有的内阁,当中完全没有涉及到阁员的更改,更遑论是删减一些部门,致使目前的内阁更形臃肿。

当中唯一涉及到的更改,是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所担任的交通部长职位,该职本来就是预留给马华的,希山慕丁只是暂代,因此说不上是更改,只是填补而已。

无论如何,首相今日的宣布,对华社而言,仍然具有其意义的,毕竟华社还是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华裔部长在内阁当中,这次的3人,两个是来自华裔政党,另一个则是强调多元的民政党,使现有的内阁更具代表性。

然而,令人感到讶异的是,首相今次也首开了另一项纪录,即先委任部长,却没有阐明所委任的职责,犹如是“不管”部长,这一先例并不健康。

在宣誓就任之后,首相署部长魏家祥与马袖强仍然无法正式投入工作当中,这是因为他们还需要与首相商讨,到底他们需要负责什么职责,此一安排,肯定遭到挞伐,埋下了伏笔。

总括而言,首相今次的宣布是令人感到有一点失望的,他不愿意去得罪任何一个国阵成员党,在政治上玩平衡术,虽是迫不得已,特别是在如今政治斗争激烈之际,惟从公职方面监视之,却可能因为要侧重于政治的平衡,导致了摆放一些不应该在其位的部长。

被誉为是我国“爆料王”的拉菲兹,近期对多个部门展开一系列的爆料,当中肯定有些是为了“博出位”,但无论孰假孰真,各部长在应对指控方面,都予人软弱无力的印象,让前者有机可趁,继续进行炒作,久而久之,政府部门的形象遭糟蹋,也会使人民的信心动摇。

类似的事件可以看出,部长在维护本身的部门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部长必须充分了解部门的运作,树立本身鲜明的形象,也要懂得危机的管理。

最后,也冀望华裔部长的入阁,能够为内阁到来平衡,新部长们也必须要懂得本身任重道远,倘若辜负了人民的委托,担任部长并非是一项优势,反而是累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4 02:3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