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回教党走对了路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0: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IMG-20170405-WA0000.jpg

当今大马

愿九千万献金真相浮现 胡桑无惧伊党入禀喊告

发表于 2017年2月10日 下午4点58分     更新于 2017年2月10日 下午5点3分

前伊党副主席胡桑慕沙指控,伊党接获总值9000万令吉的现金,遭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喊告。但胡桑无惧此事,更宣称法律行动将能让真相水落石出。

胡桑也是诚信党沙罗州议员。他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在2月6日于巴西富地所发表的伊党接收9000万令吉的言论,正确无误。

“(伊党喊告),或是其中一个方法,让大家能了解真相。”

个人还是党立场?

胡桑认为,端依布拉欣或是不知晓细节而仓促发表声明。

“我也不确定,他欲诉诸法律行动,只是个人立场,抑或代表伊党。”

周一,胡桑在巴西富地的诚信党讲座上,暗指伊党收取巫统相关的献金。

他也宣称,该笔献金存在马来西亚的一家银行内。

显巫伊两党密切

尽管胡桑没有明确指巫统金援伊党,但他挑起这项课题,以彰显两党关系日渐密切。

“如果明日大选,我们(伊党)会领取该笔资金。但这只限与巫统合作。若他们不与巫统为伍,那么巫统将领回该笔资金。”

昨日,端依布拉欣出面驳斥这项指控,更称该党有意提告胡桑。

“我们会上庭对付胡桑,就如我们之前起诉《砂拉越报告》一样。”

砂报告率先报道

2016年8月6日,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刊登一篇评论,指首相纳吉为了唆使伊党离开在野党阵线,而在最近数个月,支付伊党最高领袖约9000万令吉。

端依布拉欣已经驳斥《砂拉越报告》。但《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解释,这项消息纯属政坛广传谣言。

经过数个月的隔空喊话后,伊党在12月12日正式发律师函,给《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



公正党“谢”哈迪澄清五州论 惟行动党再批伊党前后不一

发表于 2017年3月19日 晚上9点48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20日 凌晨1点46分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否认伊党在来届全国大选只想拿下5州而其余交给巫统,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感谢”哈迪阿旺澄清言论,让人厘清伊党的真正目标。

赛夫丁(Saifuddin Nasution)今日在莎亚南出席希盟联邦土地发展局大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虽然哈迪否认自己曾发表“5州”言论,但他仍感谢哈迪的澄清。

“所以我不知道哪个(真)哪个(假),但若他(否认伊党只想拿下五州)的言论属真,我要向他说声谢谢。”

“因为这能显示伊党的真正目标,即伊党在来届全国大选会如何为自己定位。”

诚信党指伊巫会合作

另外,诚信党瓜拉登嘉楼国会议员拉惹卡玛鲁巴林(Raja Kamarul Bahrin,见图)受访时表示,哈迪的言论显示,伊党与巫统有很大可能合作。

他认为,伊党有必要向公众及党员说明清楚。

“我想这很不健康,例如(哈迪)修正355号法令,所有伊党党员有必要参与其中。”

批哈迪言论前后不一

柔佛行动党宣传助理秘书赛奥玛(Sheikh Omar Ali)也谴责哈迪“前后不一”的言论,更举例哈迪曾把巫统党员标签为“异教徒”,但之后又改变立场。

“这就是哈迪……之前他认为巫统是异教,但现在不再这么认为。就如他的‘五州’言论,现在他却说相反的言论(否认)。”

他说,哈迪反复不定的言论也破坏了伊党与前民联盟友的合作。

“当他(哈迪)提到3、4或5州以及他将让巫统领导(其他)州属,这已显示伊党反复不一的立场,并显示伊党没有决心要撤换国阵政府,或撤换纳吉及国阵政府领导下的恶劣政策。”

他指,当哈迪一开始发表只想拿下五州的言论,早已显示他不准备改变现任政府或为人民落实更好的政策。

哈迪否认只想拿五州

此前,社交媒体流传一个1分钟10秒的影片显示,哈迪表示,伊党必须治理5个州属,即登嘉楼、吉兰丹、吉打、霹雳及雪州,其余交给巫统。

但哈迪昨日否认自己曾发表来届全国大选伊党只有意要治理5个州属,其余交由巫统的言论,并指伊党基本上想要夺下40个议席。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1 22: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伊党盼上电视解释“哈迪训示”

发表于 2017年8月24日 下午1点20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24日 下午1点24分

随着默玛里事件重浮台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之子,即伊青团长莫哈末卡里尔(Muhammad Khalil Abdul Hadi)要求电视台提供一小时档位,供其父解释“哈迪训示”争议。

马来报刊《阳光日报》引述莫哈末卡里尔指出,哈迪阿旺并不怕受访畅谈此事。

“让哈迪有一小时在任何电视频道,直播解释(哈迪训示)课题。”

“这项课题在稍早前浮现时,哈迪阿旺要求上电视一小时,以提出解释,但却未获机会。”

“若他有(机会)解释,则会澄清很多(有关哈迪训示的)课题。”

再成为新闻焦点

1981年,哈迪阿旺在瓜拉登嘉楼一场讲座阐明:“我们反对国阵,不是因为他们在位太久,而是因为他们保存了殖民地主义者的宪法,保存了非信徒的法律,保存了伊斯兰前的条规,把巫统党人定性为‘异教徒’”。

一些批评者认为,“哈迪训示”煽动伊党党员升级对抗巫统的行动。1985年,警方到吉打州默玛里逮捕伊党领袖依布拉欣马莫,与依布拉欣的追随者爆发冲突,最终造成14名村民与4名警员惨死的悲剧。

依布拉欣马莫被指散播极端伊斯兰主义,并煽动众人展开武装斗争。

默玛里事件最近再度成为新闻焦点,事缘8月13日,团结党青年团举办的“毫无隐瞒2.0论坛”上,马哈迪在回应一道关于默玛里事件的提问时,突然有人朝站在舞台上的马哈迪方向丢掷鞋子、水瓶和椅子,接着就有人在观众席位释放燃烧棒,并丢掷到其他观众席,最终引发骚乱。

接着,国阵与伊党即连番挑起默玛里事件,以之攻击马哈迪。其中,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即呼吁政府,设立皇委会调查默玛里事件。

政府拟设皇委会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日前在推特上披露,政府正在考虑设立皇委会,调查1985年的默玛里事件。

伊党则透露,他们将设立一个特委会来维护受害者,同时尽快安排受害者家属会见副首相阿末扎希。

周三(22日),拉欣诺和林吉祥不约而同指向哈迪阿旺,聚焦他于1981年发表的“哈迪训示”。

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今天则发文告说,若政府设立皇委会调查此案,哈迪阿旺应成为证人之一。



分析员相信巫伊合作有可能

发表于 2017年8月27日 中午12点19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27日 中午12点29分

媒体报道伊党和巫统互动频密共谋夺取雪州政权,政治分析员认为,双方合作是可行的,但却有一些条件限制。

政治分析员阿末阿图里(Ahmad Atory Hussain)说:“从表面看来,如果巫统获得伊党的协助,那么就有可能胜选,但是我不认为这是容易的事情,因为现在有诚信党和团结党。”

他说,尽管巫统和伊党是宿敌,但双方的结盟并非不可能。

“看看雪州大臣(阿兹敏)要和伊党紧密联系有多困难,似乎他无法说服伊党避开三角战。”

未必削弱伊党支持

许多人认为,巫伊合作会削弱伊党的支持,但阿末阿图里(见图)认为情况未必如此。

“或许可能有一点反挫,但是大部分的伊党党员会追随主席。你要记得哈迪毫无异议地赢得党主席一职,这显示他获得伊党党员的鼎力支持。”

他认为,伊党越早表态支持国阵,那么纳吉就会越早宣布大选。

“如果伊党摆出这样的立场,国阵就会更有信心,因为他们有信心赢得大选,而伊党如果胜选就会支持国阵组成政府。”

合作对伊党有利

政治分析员邱继平也相信巫伊合作是可能的,因为这对伊党有利,特别是伊党已经明确表态与希盟划清界线。

“如果伊党和巫统可以谈出选举合作方案和避免三角战,那么这个联盟将对伊党有利。”

邱继平认为,如果两党都可以说服其支持者,那么这项结盟是明显对两党有利。

“不是全部人都会被说服,但是有足够的时间。”

“(但是)也会造成分化,特别是那些忠诚的党员,他们双方都互相猜忌。”

伊党结盟前就被“宰割”

另一方面,民主与经济事务机构执行长旺赛夫(Wan Saiful)则说,如果巫伊联盟在大选前成真,伊党可能在那之前就被“宰割”。

“这是因为伊党党员还不能接受与巫统建立选举联盟。这可能会引起内部权力斗争。”

他补充,伊党党员也有可能拒绝出来投票。

旺赛夫说,若两党在雪州结盟,其影响不会仅限于雪州。

“这会导致全国性的混乱,而伊党最终将在各州被宰割,包括吉兰丹。”

“这就是为何我认为,伊党在第14届大选还会与力抗巫统。不过事后如果他们想要,也有可能达成某些协议。”

询及巫伊合作,对巫统内部有何影响,旺赛夫认为,这会导致国阵内部的信任度崩解,尤其非马来人对巫统更加怀疑。

“巫统的马来人支持度可能提高,不过支持国阵的非马来人却会减少。”

不会公开宣布结盟

另一方面,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Ibrahim Suffian)说,巫伊联盟虽然会助巫统夺下雪州,但他认为两党不会公开宣布此事。

他附和旺赛夫的看法,即这么做会造成反巫统的伊党人士不满。

“要让巫统夺回雪州,就只需安插伊党候选人到公正党议席上阵,那就会分散马来票。”

他说,如果伊党上阵公正党议席,而诚信党或团结党上阵伊党议席,则在野党就会面对相互破坏的局面。

“是的,伊党若不和其他在野党协商,就可能输掉雪州大部分议席。”

“如果他们无法找到办法解决和诚信党之间的分歧,也可能导致他们失掉吉兰丹。”

大部分领导自视过高

依布拉欣说,伊党和希盟的问题是大部分领导都自视过高,认为他们可以赢下反国阵选民和中间选民的票。

“根据国家过去60年的选举模式,选民的政治归属很大程度是可预测的。”

“伊党、公正党、团结党、诚信党和国阵的多角战,只会有一个胜利者——国阵。只有行动党可能在多角战中胜出。”

他以国阵赢下大港和江沙补选为例,指目前的状况没有太大的改变。

“另外,演讲的人数并不能成为计算支持者的指标,特别是乡区。”

哈迪纳吉频密联系

此前,新加坡《海峡时报》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指哈迪与纳吉近几个月来几乎每天都频密联系,以商议合作夺取雪州政权。

报导甚至指,哈迪动心脏手术后修养期间,经常和纳吉通电话。

报导也指,前雪州大臣卡立是伊党和巫统考量的替代雪州大臣人选,“他(卡立)近期数次出现在首相办公室。”

不过,雪州伊党行政议员依斯干达沙末昨天驳斥报道,坚称伊党没与巫统合作以拿下雪州。他狠批,这些不实报道是为了破坏伊党形象,甚至是国际阴谋。



吉打伊党宣布不派玛夫兹上阵大选

发表于 2017年10月21日 晚上6点13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21日 晚上7点20分

晚上7点20分更新

伊党吉打区部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努希今日宣布,吉打伊党将“告别”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来届全国大选不会提名玛夫兹上阵。

莫哈末沙努希(Muhammad Sanusi Md Nor)在吉打召开记者会表示,玛夫兹看起来与希盟关系紧密。

“若他(玛夫兹)已准备与希盟站在一起,那他肯定不能是伊党候选人,不能。”

“我可以确认,他没有在(伊党)第14届全国大选的候选人名单中。他可寻找另外的上阵平台。”

“不管他是否会公开或不公开地宣布他要离开伊党,我们就向他说‘拜拜’(bye-bye)。”

莫哈末沙努希是针对玛夫兹今早出席诚信党在吉打举行的第二届党大会一事,如此作出回应。

询及伊党是否对付玛夫兹,莫哈末沙努希说,将交由党中央决定。

诚信党今早在吉打举行第二届党大会,玛夫兹及三名该党州议员公然与党唱反调,出席该大会。

玛夫兹坚持不退党

尽管被剔除出下届大选竞选名单,玛夫兹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坚称,不会脱离伊党。

“我要向伊党党员传递一个讯息,他们无需脱离伊党而参与任何希盟政党,最重要的是支持希盟。”

他也说,是否成为下届大选的候选人并不重要。

“我斗争的目标不是成为候选人,而是确保这个国家的政治权力转移。”

此前,莫哈末沙努希透露,伊党将会竞选吉打州的15个国席和32个州席。

“伊党非常有信心从国阵手中夺回吉打,我们会攻打所有议席。如果希盟要参选,那就来吧。我们会在三角战或四角战中争斗。”



与党中央唱反调力挺希盟,伊党四议员出席诚信党大会

发表于 2017年10月21日 下午4点10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21日 下午4点18分

诚信党在吉打举行第二届党大会,伊斯兰党国会议员玛夫兹及三名该党州议员公然与党唱反调,出席该大会。

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Mahfuz Omar)受访时表示,同行的有安南武吉州议员阿米鲁丁(Amiruddin Hamzah)、古邦洛丹州议员纳西尔(Mohd Nasir Mustafa)、峇都布洛区州议员赛阿兹曼(Syed Azman Syed Ahmad Nawawi)。

“身为老朋友,我欣然接受我国其中一个在野党的邀请,并与他们一起庆祝。”

“诚信党与希盟坚定地站在一起,并将在第14届大选决定国家的政治权力面貌。”

不过,玛夫兹表示,尽管支持希盟改变国内政局,但是却无需脱离伊党。

“我不会退党……但是希盟致力推动政治改变,不像(伊党领导的)和谐联盟。”

“这是因为伊党昨天说,他们在第14届大选只是竞选10席,所以伊党并没有想到从国阵夺取(政权)……”

玛夫兹是引述《阳光时报》报导伊党主席哈迪阿旺透露的消息。

相信不会遭党对付

尽管公然与伊党唱反调,但是玛夫兹深信不会遭伊党对付。玛夫兹今晚也会在诚信党于安南武吉举行的政治讲座上演讲。

“基于他们所谓的成熟政治立场,我相信伊党不会对付我。所谓的新政治其实就是鼓吹透明开放。”

“从政者可以参与任何政治活动,这是没有错的,因为我们应该支持更开放的政治。”

玛夫兹、阿米鲁丁和纳西尔曾被喻为绿皮橙肉的“香甜芒”,意即身在绿色标志的伊党,心在橙色标志的诚信党。

玛夫兹被视为伊党开明派,但在2015年党选失利后,并没随其他战友出走及加入诚信党,反之继续留在伊党。

他在党内独来独往,更不时炮打司令台,包括抨击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外国干政论”、吁请伊党退出雪州政府,甚至恭贺伊党对手希盟敲定领导阵容及标志。

冀希盟不再有叛徒

今早,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在诚信党大会致词时说,投票支持给伊党只会浪费选票,因为该党竞选的席位不足以筹组成联邦政府。

他也抨击伊党背叛民联,并提醒希盟不要犯上同样的错误。

“希盟应该要避免曾经笼罩民联的背叛和没有信义的阴影。我们盟党之间不该竞选同一议席。”

“不要再有希盟不支持或不投选自己候选人的情况,就像伊党曾经在马章、格底里(Ketereh)、丹那美拉(Tanah Merah)那样。”

诚信党今天开始一连两天在亚罗士打的皇家酒店(Hotel Royale Signature)举行党大会。共有898名代表出席大会。

出席本次大会的希盟领袖有:团结党总裁马哈迪、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18: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成立月余获5万人申请入党 诚信党惊喜吉兰丹反应热烈

发表于 2015年10月13日 下午2点0分     更新于 2015年10月13日 下午2点20分

国家诚信党创立逾40天后,如今已接获逾5万人申请入党,其中1万2000人来自伊斯兰党的大本营——吉兰丹州。

诚信党总秘书安努亚达希(Anuar Tahir)今日在记者会上披露,诚信党也接获非穆斯林的入党申请,大约有1000人。

“我们在吉兰丹获得最多的入党申请,高达1万2000人,真的意想不到。”

有信心明年达十万党员

随着获得振奋人心的进展,安努亚表示,诚信党有信心将在2016年达到10万名党员。

他也披露,诚信党已经找到一所党总部,位于吉隆坡怡保路毗邻的Sri Utara路。

“我们把党总部命名为国家诚信党大厦。这座大厦将在2015年11月7日举行的仪式上正式开幕。”

安努亚说,诚信党最近也委任3个要职,分别是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出任党的通讯主任、前瓜雪国会议员祖基菲里阿末出任党策略主任、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哈达蓝利出任党选举主任。

此外,诚信党也委任万艾莎(Wan Aishah Wan Ariffin)进入全国中委会,以代表艺文人群体。

诚信党感谢各方的协助,包括社团注册局的专业处理,迅速批准诚信党的名字、党徽、党旗与组织架构。



玛夫兹退出伊党,惟未决定新去向

发表于 2017年12月31日 下午3点19分     更新于 2017年12月31日 下午3点22分

继安南武吉州议员阿米鲁丁(Amiruddin Hamzah),吉打伊党再丢失一名议员,其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今天宣布退党。

据吉打诚信党面子书,玛夫兹今日在亚罗士打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过去留在伊党,试图说服伊党加入希盟,惟不果。

最终,他唯有退而求其次,私下会晤伊党党员,请求他们在来届大选支持希盟。而既然能所的都已经做了,他因此决定离开。

“由此一来,我会按照党章,通过电邮去函伊党总秘书,在2017年12月31日晚上11点59分终止伊党党籍。我入党已有34年。”

玛夫兹身穿绿衣,举着伊党党员证说,即便退党,他也不忘旧情,不会扔掉伊党文件及证件。

形容退党如丧妻

询及会否参与其他政党时,他笑着比喻说,退党犹如丧妻,必须服丧,而他需时考虑未来的动向。

“我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以思考我未来的政治生涯。”

不过,玛夫兹强调,他会在大选前公布自己的动向。

玛夫兹向来被视为是伊党开明派,但在2015年党选失利后,他并没随其他战友出走及加入诚信党,反之继续留在伊党。

他此后在党内独来独往,更不时炮打司令台,包括抨击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外国干政论”、吁请伊党退出雪州政府,甚至恭贺伊党对手希盟敲定领导阵容及标志。



宗教局上诉无证传教案,卡立沙末质疑阻拦上阵

发表于 2017年12月18日 下午4点50分     更新于 2017年12月18日 晚上7点16分

下午5点10分更新

沙亚南伊斯兰高庭上个月降低诚信党通讯主任卡立沙末“无证传教案”的刑罚,但雪州宗教局却在上周申请上诉。卡立沙末质疑,有者通过雪州宗教局,企图阻止他上阵大选。

沙亚南伊斯兰高庭在11月24日维持卡立沙末罪成,但把罚款从2900令吉降低至1900令吉。

卡立沙末今日召开记者会说,雪州宗教局已在上周入禀上诉,挑战伊斯兰高庭11月24日的裁决。

“我认为,这就像是要阻止我继续当议员。若这真是雪州宗教局的意图,那将让人非常失望,因为雪州宗教局遭到不喜我的人利用。”

重申纯分享加沙经验

卡立沙末重申,2011年8月16日晚上到雪州巴生一间祈祷所,纯粹是分享造访加沙的经验,而非传播伊斯兰经学知识。

他促请雪州政府,通过雪州宗教局与掌管宗教事务的行政议员,厘清在祈祷所与清真寺传教的定义。

“我再次促请州政府与雪州宗教局,给传教下一个定义。我之前并非传授宗教知识,而是分享我在加沙的经验。”

“要知道,教课与谈论一件事并不同。”

他强调,马来西亚并非共产国家,没理由禁止任何人谈论伊斯兰教,更何况谈论者是穆斯林。

伊斯兰高庭降低刑罚

雪州宗教局数年前曾传召卡立沙末,以调查他被指于2011年8月16日晚上10点至11点30分期间,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在巴生一间祈祷所进行宗教演讲的事件。

之后,他在雪兰莪伊斯兰行政法令第119(1)条文下被提控,罪成最高可被罚款2900令吉。

结果,巴生伊斯兰法庭今年1月19日裁定卡立沙末罪成,施予罚款2900令吉,或坐牢3个月。

今年11月24日,沙亚南伊斯兰高庭维持巴生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裁定卡立沙末在清真寺非法传播伊斯兰经学知识的罪名成立,但却降低刑罚,把罚款从2900令吉降低至1900令吉。

随着罚款额降低,卡立沙末也获准在下届大选中上阵。根据联邦宪法第48条文,如果一名国会议员被判监超过1年或罚款超过2000令吉,将失去议员资格。

借助旺爱莎名气竞选

另外,针对诚信党中委旺爱莎(Wan Aishah Wan Ariffin,艺名为Aisyah)在马来综艺节目《Gegar Vaganza》夺冠,卡立沙末不排除,诚信党将利用旺爱莎名气,在来届大选成为宣传利器。

他笑言,相比起首相纳吉,旺爱莎声望高企,可说是诚信党一大助力。

“我们希望旺爱莎能够吸引年轻及中间选民。真主所愿,只要艾沙愿意助选,我们会帮助她……若她有意做好事,我们会协助她完成心愿,而且利用其《Gegar Vaganza》冠军名气,来为希盟和诚信党助选。”

“她不是一名坏人。或许她参加演艺界受到质疑,但纳吉予人印象更差。”

旺爱莎是1990年代著名歌手,过去以《你甜蜜的承诺》(Janji Manisnmu)走红。她在2012年加入伊党,受到寄望掀起名人效应,扩大伊党的支持者盘。

2015年党选中,伊党开明派出走创立诚信党,旺爱莎也离开伊党,加盟诚信党,更受委为全国中委,以代表艺文人群体。



星洲日报

哈迪被沙地列支恐者.总警长:警方知情将续观察



光华日报

吉州伊党的三剑客

27/10/201717:57

新鸳鸯刀 文:骆冰

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吧。伊斯兰党经过这一年来的拉拉扯扯,终算有个了断,伊党正式作出宣布,来届大选不会再派遣玛夫兹竞选吉打州波各先那国席。这对一直觊觎该议席,想当候选人的领袖来说,这是好事,对巫统来说,未必是坏事。

江湖有人不明白,靠向诚信党的何止是玛夫兹一人,还有两个跟州议员跟前同志的关系一样好到不得了,玛夫兹被对付,其他人难道就可以继续背着伊党和希联领袖卿卿我我?这你就不明白了,这招叫杀鸡儆猴,杀一敬百,给其他有意靠拢诚信党的领袖一点颜色看。要嘛就快快自我了断,留下来还是蝉过别枝,不要留在党内散播离心或负能量。

虽然伊党已经跟希联切割了,但是,有很多州属的伊党议员还是跟希联领袖不错,他们不只有联系,还有如盟友又伙伴的合作关系。就拿吉打州来说,今年7月,有三位基层领袖曾经一起缺席伊党全国大会,他们的暧昧行为,早被列入伊党密切关注雷达之中,其中一人正是玛夫兹。

伊党先了结玛夫兹,皆因这位开明领袖跟伊党保守派已经渐行渐远,现在留住他,不表示未来他会继续跟你一起走。若不想临阵被插一刀,不如自己先动手。三剑客现在是缺一了,接下来就看现任安南武吉州议员阿米鲁丁和古邦罗丹州议员纳昔尔识不识趣,你们最好是识做一点点,不然,嘿嘿。

敢情是说,这三位一体的领袖都去了诚信党,会对伊党的实力会有影响吗?你要是认为没事,你要听中国娃娃的歌;大错特错不要来,污辱我的美。江湖就只有一句话,少了三剑客,建设不大,破坏十足!骆冰只想用点一首歌给伊党的党魁哈迪阿旺听;黄舒骏的《她以为她很美丽》。为什么是这首歌?你们就自己去看看歌词吧!

玛夫兹(60岁)在基层拥有不俗的支持力,可惜,草根领袖未必获得党中央代表青睐。玛夫兹曾任伊青总团长,伊党全国副主席和宣传主任。大家不知道的是,在安华未与伊党结盟之前,玛夫兹和诚信党全国主席莫哈末沙布,曾经在全国大选时到峇东埔挑战安华。而且还轮流上阵,单挑安华。

莫哈末沙布是在1986年和安华交手,以1万479败下阵。4年后换上33岁的玛夫兹上阵,同样落败,这回的多数票是1万6150张。随即,玛夫兹在1995年大选就移师波各先那,他是5朝元老,从1995年打到2013年,是选民们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玛夫兹在波各先那的成绩是3赢2输。初试啼声,他输了。1999年再战江湖,打败原任议员旺哈那菲,2004年大选输给阿都拉曼依布拉欣。后面两届他是赢家。2008年大选,打赢寻求卫冕的阿都拉曼,2013年更将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的胞兄沙兰打败。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玛夫兹同意,诚信党肯定会很乐意打开双手欢迎他加入之余,一併把出战权也交给玛夫兹,让玛夫兹第六度竞选波各先那。来届大选,伊党若真的舍弃玛夫兹,三角战难免,伊党可有胜算?只能说,会差,还可能让巫统有机会赢回这个议席呢。

阿米鲁丁是现任伊党吉打州反对党领袖,他是在2002安南武吉州议席补选时首次代表伊党出战。他当时的对手是巫统的查卡利亚沙益,即他父亲的“前老板”。阿米鲁丁的父亲汉查则是查卡利亚沙益的秘书,结果,他成功突围,不仅为伊党保住安南武吉,这州议席自此之后,变成了伊党的堡垒区。

莫哈末纳昔尔是伊党的后晋领袖,他目前所代表的选区是属于前吉州大臣拿督斯里赛拉萨的强区。不过,在过去2届大选,这选区都归伊党所有。吉打州伊党有三剑客,现在缺了一角,剩下两位剑客会留下来为月亮卖命?伊党领袖还是不要想得太美就是了!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3: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伊党尽失华裔票,纳斯鲁丁或弃守淡马鲁

发表于 2018年1月9日 上午10点19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9日 中午12点25分

伊党与希盟决裂后,非巫裔票尽失,一些选区选情告急,甚至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心腹大将,即宣传主任纳斯鲁丁也恐会放弃淡马鲁国席,移到登嘉楼或吉兰丹安全区“避难”。

数名熟悉淡马鲁选区的人向《当今大马》透露,纳斯鲁丁近年鲜少在当地露脸,似乎已无心恋战。

淡马鲁是半城乡区,也是伊斯兰党唯一在彭亨国席据点,以巫裔选民居多。就第13届大选而言,选民结构为马来人64%,华裔24%,印裔9%。

上届大选,伊党在彭亨14国席当中竞选6国席,唯有纳斯鲁丁脱颖而出,以1070张多数票气走原任的时任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

赛夫丁阿都拉当时属巫统阵营,如今已转投人民公正党,并出任希盟秘书处主任。

华裔票保送纳斯鲁丁

当时票箱一开,赛夫丁囊括不少马来票,但投选纳斯鲁丁的华裔票高达7成以上,成为这场选举的造王者,一举把纳斯鲁丁送进国会。

纳斯鲁丁是宗教师出身,为党主席哈迪阿旺心腹。身为保守派大将的他,近年在党内扶摇直上,从伊青团长升任长老会一员,去年一度在党内大佬祝福下,欲更上一层楼,角逐伊党副主席,惟落败。

他立场保守,过去反对庆祝情人节、力挺355法案、抨击党内开明派,激怒不少非穆斯林,以致上届大选有人呼吁华裔含泪投纳斯鲁丁一票。

有鉴于伊党与希盟决裂后,立场更趋保守,又与巫统渐行渐近,在非穆斯林社群尽失人心,纳斯鲁丁若是捍卫淡马鲁,恐有落马之虞。

逃到丹登安全区避难

淡马鲁底下共有3个州席,分别为瓜拉士曼丹(Kuala Semantan)、联增(Lancang)与文德甲(Mentakab)。

诚信党瓜拉士曼丹州议员赛哈密(见图,Syed Hamid Syed Mohamed)受访时分析,纳斯鲁丁如今已成彭亨伊党的“拖累”,守土淡马鲁的可能甚微。

“纳斯鲁丁可能不会竞选,因为他没有服务人民。”

赛夫丁也揣测,纳斯鲁丁可能会转战吉兰丹,抑或前往哈迪阿旺老家登嘉楼寻求“庇护”。

“由于伊党与其个人在若干课题的立场,纳斯鲁丁(在彭亨)无法获得足够华裔票,而马来人则质疑他鲜少在淡马鲁露脸,出现也只是在讲座(而非拜访选民)。”

纳斯鲁丁不评谁上阵

不过,纳斯鲁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解释,自己抱恙在身,近来才鲜少在淡马鲁现身。

“上季国会后,我韧带受伤,静修了1个多月。(数年不顾选区传言)不正确,我常有下乡。”

惟再三追问下,他对会否守土一事,始终不置可否,仅说交由党决定。

“从党的角度,伊党必会捍卫淡马鲁,但派谁上阵,这是党的权力。我百分之百交由党决定。”

“竞选的不是我,而是党,个人只是党(在选举)的代表,竞选的是党。若伊党害怕,就不会上阵,但伊党会捍卫此席。”

端依布拉欣坐镇守城?

《当今大马》获悉,倘若纳斯鲁丁移师别地,伊党淡马鲁区部主席尤索夫(Yusof Darus)可能接棒守土,又或甚至不排除由伊党全国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坐镇,以期守住这座在彭亨最后的城池。

不过,眼见淡马鲁选情不利伊党,一旦烧及端依布拉欣,恐是得不偿失。端依布拉欣也是伊党彭州主席,他上届攻打瓜拉吉桡(Kuala Krau)底下的增卡(Jengka)州席,但以1303张多数票落败。

希盟前日完成议席分配,诚信党已经确认获得淡马鲁上阵权。由此一来,赛哈密代表诚信党与希盟上阵的机会甚大。不过,《当今大马》向他询问此事时,他并未回应。

巫统派纳吉支持者守土

随着赛夫丁在2015年退出巫统并加入公正党,国阵人选顿时出席空缺。盛传首相纳吉的忠坚支持者,即巫统淡马鲁区部主席萨卡(Mohd Sharkar Shamsudin)将披甲上阵。

萨卡是联增4届州议员,也是彭亨行政议员,掌管旅游与文化事务,更是巫统最高理事兼彭亨巫统署理主席。

就在前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在党内炮轰纳吉时,萨卡挺身而出,发起区部民调要求对付慕尤丁;而在纳吉饱受26亿门缠身时,萨卡也担任纳吉辩护士,宣称巫统有幸纳吉这名“公开透明”的领袖。

可以预料,一旦伊党在淡马鲁守土,再加上卷土重来的国阵与来势汹汹的诚信党,来届大选淡马鲁势必战事激烈。



马哈迪傲慢太甚,伊党:只能独善或与国阵执政

发表于 2018年1月26日 下午1点52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6日 下午1点56分

就在希盟总裁马哈迪讥讽伊斯兰党大选执政中央乃“愚人幻想”后,伊党愤然回应,马哈迪之傲慢,逼得伊党在来届大选只剩两个选择:继续成为在野党,或与国阵组成联合政府。

伊党智库主任朱迪(Mohd Zuhdi Marzuki)今日在伊党喉舌《哈拉卡》发表文告时写道,伊党竞选130国席,放眼赢下40席,外人不可小觑。

“伊党尚未决定,若出现悬峙议会,伊党会与国阵或希盟组成联合政府,或是伊党继续成为国会一个强大在野党。”

“不过,由于马哈迪傲慢,伊党只有两个选择,继续成为主要在野党,抑或与国阵组成联合政府。”

马哈迪拒伊党支持

朱迪也回呛马哈迪,看扁伊党执政或组成联合政府的能力,等同拒绝伊党支持。

他指出,一旦国阵、希盟与伊党无法自成政府,马哈迪无法获得伊党支持,二度拜相的计划正是“愚人幻想”(angan-angan Mat Jenin)。

他解释,以马来西亚政治现实而言,欲组政府,须获大部分马来选民支持。

“基于现况,马来选票来自两大马来政党,即巫统与伊党。”

“正如江沙与大港双补选所示,行动党与其希盟盟党,包括团结党在内,无法吸引马来票。”

伊党放眼执政中央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近日放话,伊党准备在来届大选执政中央,若无法单独执政,至少取得一定的议席,以便与他党合组联合政府。

哈迪阿旺也宣称,伊党将在来届大选攻打至少130个国席,并放眼伊党在雪州执政,但拒绝透露将攻打多少个雪州议席。

对此,马哈迪不客气地讥讽,此乃“愚人幻想”,更认为伊党参选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分裂在野党阵营的选票。



亲近雪政府惹祸,伊党议员遭撤党州委职

发表于 2018年1月2日 下午12点37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日 下午12点42分

巴耶加斯(Paya Jaras)州议员凯鲁丁宣称,雪州伊党近来将他从州中委会除名,原因恐是他与雪州政府关系亲近。

凯鲁丁曾是雪州伊党秘书。《阳光日报》报道,凯鲁丁说,雪州伊党是约2个月前将他除名。

“我不否认,我与雪州政府亲近(mesra),因为我们(伊党)是行政一员……我认为,雪州政府应获得保留。若非如此,一旦在来届大选出现三角战,我们将会把雪州交给国阵。”

“难道这不是人民在2008年与2013年赋予我们的信托吗?雪州大臣(阿兹敏)、我们的行政议员证明,相较其他州属,雪州政府具有诚信。。”

“现在才提起这件事,我觉得奇怪。我仍是伊党一员……是否还需要我的服务,此事应由雪州伊党领导层决定。”

伊党左右搏击

2013年大选,伊党赢获15席,但其中2名州议员已转投诚信党。

由雪州大臣阿兹敏领导的州内阁共有10人,伊党占有其中3席。

目前而言,伊党已与公正党断交,但伊党以在2013年大选获得人民委托为由,继续担任雪州政府一员。伊党一再表明,将在大选左右搏击,在雪州迎战希望联盟与国阵。



锁定赢取40席,伊党要当造王者

发表于 2018年1月13日 下午3点3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13日 下午3点35分

随着伊斯兰党与希盟分裂,来届大选多雄争霸,大量选区料出现三角乃至于多角战。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推测,届时或无一方能取得112国席以简单多数执政,而伊党若能攻下40国席,则可成为造王者。

伊党喉舌《哈拉卡》报道,哈迪阿旺昨日在其马江选区出席活动时说,一旦伊党取得如此有力筹码,则可开条件,与他党合组联合政府。

“若伊党有40国席,其他政党只能靠这40席(联合执政),否则无法成立政府。”

“若伊党有40席,意即谁要成立政府,都要靠我们。有了40席,伊党有影响力,可要求任何事情。”

“虽然其他政党有100席,80席,但要成立政府,最少须112席。”

只剩13国会议员

《哈拉卡》指出,来届大选,伊党放眼在登嘉楼上阵8国32州。

此前,伊斯兰党总秘书达基尤丁说,伊党或在大选攻打超过100个国席,目标是赢得其中40席。

上届大选,身为民联一员的伊党独得21国席,但随着开明派出走,6名国会议员已加入国家诚信党,1人则加入公正党。近来,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也宣布退出伊党,伊党现有国会议员只剩13人。



光华日报

伊党将两头不到岸

14/01/201818:17

文:谢诗坚

马来西亚默迪卡民调中心(Merdeka Centre)在今年正月7日发表的民调显示,希联的支持率已下滑,而国阵将在大选中获胜,甚至会重夺国会2/3议席的优势。

根据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Ibrahim Suffian)的估算,虽然在去年12月展开的民调显示,国阵的总体得票率或会下跌,但在三角战及选区重划的加持下,国阵将能保住优势,毕竟国阵只差13席就可以超过2/3的议席。

他也说由于伊斯兰党在主席哈迪阿旺的带领下,不但已脱离民联(2015年),分散了马来选票,也让巫统占尽优势。即便来届大选伊党会在吉兰丹州及雪兰莪州的议席有所失,但这种损失能换回一些“不明奖赏”(应指委任上议员及部长,但前提是伊党要保住10个国席和丹州政权)。

与此同时,民调也显示仅有21%的受访者满意希联的表现,若以种族分析,也仅有13%的马来选民对希联表示满意。

民调中心进一步指出,因为缺乏可靠的替代政府,纳吉的马来穆斯林形象及逐步缓和的经济等因素有助巫统能继续巩固其领导地位不受动摇。

另一方面,由公正党拉菲兹所参与的Invoke组织的民调显示,希联有可能赢得未来的大选。所持的理由是:新选民会投选希联,华裔支持率保持,而伊党的支持者(38%)会有不少转向希联。

但此份调查受到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所驳斥,指责Invoke忽略一个事实:就是希联无法赢得足够的马来选票,也就不可能威胁到国阵(巫统)。例如在2015年的大港与江沙的两个国席的补选,已说明希联无法赢得马来选票而落选。

反过来,马哈迪则看扁这份民调,他说历史显示,凡是伊党单打独斗时,就没有取得好成绩,也惟有与在野党合作下才能取得较佳的成绩。

就我们分析,因为在独立后的1959年、1964年及1969年的大选,伊党与反对党有默契与间接合作,而分别赢得13个国席(执政丹州和登州)、9个国席(保住丹州政权)及12个国席(保住丹州政权),也就具有条件在1972年与巫统组联合政府,更有两名内阁部长;也在1974年正式加入国阵。

但在1977年伊党被开除出国阵后又未与其他反对党合作,导致它在1978年的大选只剩6个国席(失掉丹州政权)。1982年大选剩5个国席;更在1986年的大选仅剩1个国席,前景不明。惟有到了1990年伊党与46精神党及行动党进行间接的合作才又翻身,拥有7个国席及重夺回丹州政权。

回顾过去,伊党的最大突破是在1999年的大选,与安华的公正党及行动党结盟,而取得亮丽的成绩,拥有27个国席(夺得丹州和登州的执政权)。

可是在2004年反对党在四分五裂下,伊党又跌剩7个国席,也输掉登州政权。

当它在2008年及2013年与反对党组成民联时,才又重新崛起,分别拥有23个国席(增加执政吉打州)及21个国席(但有5人已退出伊党,组织诚信党)。

由此可见,伊党若过于自信能单打独斗取得胜利或有能力“教训”希联一起失败,那是不现实的。过去没有这样的先例,未来也不可能创造奇迹。因为伊党的选票将会被诚信党、土团党与公正党所瓜分,甚至会影响国阵的得票率。

对此马哈迪预言如果伊党参加80个国席竞选,它可能保住15席。但这也算是比较高估的。在巫统“不放票”及希联又紧抓伊党“痛打”下,伊党将会重蹈失败的悲剧。因为今日的世界连最保守的伊斯兰国家已赶上文明,为何伊党要往后退呢?沙地阿拉伯、伊朗、土耳其甚至叙利亚和阿富汗及伊拉克已摈弃保守的教条。如今处在多元种族中的伊斯兰党为什么看不到世界已在改变?很可能它将面对两头不到岸的困局。

基于伊党的执着与强调宗教至上,连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都无法接受。这就是说,伊党越表明与巫统走在一起,国阵的其他成员党将会更加不自在。这也是为什么国阵其他成员党不能接受伊党重入国阵和向宗教政治的道路滑下去。

为此,在希联涌现下,不是伊党起了保住巫统政权的关键性作用,而是国阵(巫统)必须靠自己在反对党排山倒海的攻势下突出重围。

无可否认的,希联是在情非得已下挑出马哈迪及旺阿兹莎率军,但它产生的第一个效应是这个希联已是土团党和公正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若是土团党和公正党无法打破巫统的堡垒,则剩下行动党也不可能执政。

因此下来的政治焦点就落在马哈迪与纳吉的短兵相接。第一步自然是马哈迪要在哪里上阵了,他自己说有三个选项,即布城、浮罗交怡和古邦巴素,但有学者建议他在浮罗交怡上阵,理由是马哈迪也是浮罗交怡的“发展之父”;也有学者主张他移向吉隆坡竞选,看来他选择浮罗交怡的可能性较大。

另一方面,新加坡国立大学尤索夫依萨研究所(Yusof Ishak Institute)(首任总统之名)的访问学者旺赛夫则指出,土团党的存活在于它在柔佛州大选的表现。

持不同意见者认为,既然公正党主政雪州、行动党主政槟州,那么土团党若能在吉打或霹雳有收获也不错,不一定要在柔佛州取得执政地位(这是巫统的发源地易守难攻)。

就土团党而言,它将在西马角逐45个当下属于巫统细微的选区,其中有23席是巫统得票成绩不超过56%的,自然成为双方的生死决斗的战场。

无论如何,国阵在最近得利于经济情势的改善和政局的稳定,也使到纳吉有所宽心。只是面对当政22年的首相马哈迪,他又绝不能掉以轻心的。

以今日的形势来看,马来西亚的政局正上演一出前所未有的“兄弟阋墙”的大戏。不仅叹为观止,而且也是对历史的颠覆。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22: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伊党敲定候选人名单,铁定竞逐130国席

发表于 2018年2月4日 下午4点53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4日 下午4点59分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说,党已拍板敲定上阵第14届全国大选的候选人名单。

他指出,各伊斯兰党州联委会提呈的名单,已在3周前获得长老协商理事会通过。

他说:“可能有许多新脸孔(候选人),因为旧脸孔已年老。我们也将委派许多年轻候选人,包括女性及非回教徒。”

他今天出席与非政府组织对话后,对记者这么说。

可能竞逐更多议席

哈迪阿旺说,截至目前,伊斯兰党铁定竞逐130个国会议席。

“可能会竞逐更多(议席)。我们将在国阵和希望联盟参选的地区上阵。”

哈迪阿旺说,目前伊斯兰党在“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之下已集合数十个非政府组织和3个政党,分别是爱国党、马来西亚民族联盟党及伊斯兰阵线(BERJASA)。

询及伊斯兰党将在槟州竞逐的议席,哈迪阿旺说,党将胥视在特地区的情况。

另一方面,出席对话的槟州伊斯兰党主席莫哈末法兹说,峇东巴西州议员莫哈末沙烈在来届大选没被列入候选人名单。

无论如何,他说,莫哈末沙烈仍是党员。


雪伊党邀卡立攻州席,“无党籍或挂党旗皆可”

发表于 2018年2月4日 中午12点8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4日 中午12点23分

虽然前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多番重申,不会在来届大选上阵,但雪州伊党主席沙乐汉仍极力拉拢,献议卡立依布拉欣上阵雪州州席。

《新海峡时报》昨晚报道,沙乐汉(Sallehen Mukhyi) 欢迎卡立协助伊党,但尊重卡立无意加入伊党。

“我认为,卡立现时无需加入伊党,或许他还是无法适应。若他要使用伊党旗帜,或独立人士身份上阵,我们都会支持他。”

“如果他要以无党籍身份攻打雪州伊党参选的议席,那么我们可以考虑不派遣候选人,以让路给卡立。”

卡立不是陌生人

沙乐汉补充,自2008年大选迄今,雪州伊党与卡立关系密切,更指卡立遭逼宫下台时,伊党在旁声援卡立。

“对于雪州伊党而言,卡立不是陌生人,我们能跟他合作。当他担任雪州大臣,获得雪州伊党全力支持。他有政绩,施政透明,而且是备受尊重的企业家。”

“我不认为他为了报恩,才来协助雪州伊党。反而他看到伊党持续斗争,因此他愿意协助我们。”

助伊党拉巫统票

沙乐汉指出,即便卡立被视为亲巫统,但不会威胁雪州伊党,反而有利伊党获取巫统支持者选票。

“卡立有许多巫统朋友。我认为他尝试说服他们在来届大选投选伊党。这是一项拉票策略,而伊党不能只依赖党员支持。”

“我们需要其他政党党员及中间选民的支持。”

巫统欢迎助伊党

另一边厢,雪州巫统署理主席末纳扎里(Mat Nadzari Ahmad Dahlan) 欢迎卡立协助伊党,而这有利于国阵夺取雪州政权。

“我会这样诠释卡立:无论他支持巫统或伊党,其目的是要推翻希盟州政府。”

“我们应该尊敬卡立,因为他不人身攻击政敌,反之利用大选来推翻雪州执政党。无容置疑,这有利于雪州国阵。”

卡立依布拉欣是前公正党党员。2014年,雪州大臣风波爆发时,卡立曾获得伊党力挺留任,但最终无法违抗党命,更遭公正党开除党籍。他如今是无党籍敦拉萨国会议员和巴生港口州议员。

去年杪开始,他出席伊党及巫统活动,更称准备来届大选与两党合作。

不过,他重申,不会加入伊党,也不会在来届大选上阵任何国州议席。



沙列曼无缘上阵大选,伊党剔除亲槟州议员

发表于 2018年2月4日 晚上10点41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4日 晚上10点52分

伊党将在第14届大选,剔除亲槟州政府的现任峇东巴西州议员沙列曼。

《Astro Awani》报导,槟州伊党主席穆哈末法尔兹(Muhammad Fauzi Yusoff)证实该党不会在下届大选委派沙列曼(Mohd Salleh Man)上阵,并宣称这是为了让位予新人。

沙列曼曾担任槟州伊党主席,也是伊党在槟州唯一的州议员。

沙列曼被认为亲近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2015年,伊党与民主行动党断交后,槟州政府解除众多伊党领袖在槟州政府及相关机构的职务。

但唯一例外的是沙列曼,他仍保留槟伊斯兰理事会主席及槟州天课机构(Zakat Pulau Pinang)主席等职务。

林冠英也曾对外宣称,沙列曼忠于槟州政府。



玛夫兹45天后揭动向,“若不上阵仍可挺希盟”

发表于 2018年2月1日 中午11点46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1日 中午11点53分

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退出伊党后,至今未透露新动向,惟终于表明,将在45天后或3月17日,宣布其政治新动向。

玛夫兹在亚罗士打昨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这45天是从今天算起,并称已列好最后的选择清单,但绝不包括巫统。

他打趣地说:“完全没有,一点也没有(考虑加入巫统)。但你们都知道我可能加入行动党。”

称不一定要上阵

玛夫兹已担任三届波各先那国会议员,即1999年、2008年及2013年,他透露,本届大选或不上阵。

“我不一定要做候选人,我依然可支持希盟,成为其顾问,并在来届大选协助其选举策略。不管结果如何,我会在45天内宣布。”

询及为何要等45天之后,玛夫兹拒绝回应,仅表示届时他或会在国会。

至于以什么条件来决定要加入哪个政党,玛夫兹说:“若以在希盟内的实力来看,所有政党都一样。”

“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决定上阵,我会考虑让波各先那选区内的所有政党都合作。整体上,所有政党似乎都有在该选区跑动,并且看起来良好地互相合作。”

已见昔日旧战友

自去年最后一天宣布退出伊党后,玛夫兹已到柔佛和吉兰丹等州属,以会见那些已加入诚信党的昔日伊党战友。

这也让外界揣测他会加入诚信党,诚信党是由前伊党开明派领袖所成立。

传言指,玛夫兹会追随另一名吉打伊党本加兰昆洛(Pengkalan Kundor)州议员帕罗拉兹(Phahrolrazi Zawawi)的脚步,后者退出伊党后于2015年加入诚信党。

但也有人揣测,由于玛夫兹大力支持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担任希盟首相人选,因此玛夫兹也有可能效仿其前战友安南武吉(Anak Bukit)州议员阿米鲁丁(Amiruddin Hamzah),后者于去年加入团结党。

已向基层解释退党

玛夫兹也表示,已向伊党基层解释为何退出伊党,那是全盘考量后的决定,而非仓促行事。

他说,基层已大致了解,并接受其退出伊党。

“我去到基层,每次会见20至30人,并向他们解释整个情况。我必须说,他们的回应很鼓舞。我告诉他们,尤其伊党支持者,我只是退出伊党,并非离开我的朋友。”

但他说,伊党拒绝向支持者承认伊党正流失党员,甚至在马来腹地如吉打乡区,也出现退党情况。

“很多人静静地退党。他们不想宣传他们的离去,因为他们在党没有职位,他们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一些人加入诚信党、团结党或公正党,一些人则选择继续留在伊党,但保持低调,并停止参与党的活动或竞选运动。这些肯定都对希盟有好处。”

他也透露,经常在宴会上见到政敌,而他们都会开玩笑地说“加入我们吧”,而他会回答“只有疯人才会加入巫统”。

“当他们问我为何,我会告诉他们,谁要加入巫统,连中坚领袖如马哈迪也已退出巫统。”

玛夫兹向来被视为是伊党开明派,但在2015年党选失利后,他并没随其他战友出走及加入诚信党,反之继续留在伊党被,被冠上“香甜芒”(Harum Manis)的称号。香甜芒为外绿内橙的水果,意在讽刺他身在青色党徽的伊党,心却在橙色党徽的诚信党。

去年10月,吉打伊党议决将玛夫兹除名,不会委派他当第14届大选的候选人。12月31日,玛夫兹宣布退党,结束34年伊党生涯。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靠拢巫统丢失丹州政权,伊党重蹈40年前覆辙?

发表于 2018年3月3日 早上8点55分     更新于 2018年3月3日 上午9点0分

伊斯兰党近年与巫统愈行愈近,研究显示,这恐会让伊党在来届大选流失民心,甚至丧失丹州政权。

政治分析员诺沙里尔(Norshahril Saat)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尤索夫依萨研究所(Yusof Ishak Institute)发表研究写道,2018年的伊党,与40年前的伊党多有相似。

他还指出,自上届大选开始,即有多个因素困扰伊党,以致在丹州流失影响力。

“在很多方面,伊党处于1970年代的类似处境。虽不像当年正式结盟,但伊党现在与巫统交好……伊党表明,它愿自行其路,但比起希盟,它对巫统较少批评。”

“基层反对与巫统正式结盟,伊党似乎察觉到这点……1970年代巫统背叛的回忆,仍萦绕在许多伊党党员心中。”

伊党路线之争再现

诺沙里尔指出,伊党近年的保守派与开明派之争,犹如1970年代保守派与马来民族主义派之争,而来届大选,伊党就会面对昔日战友,今日的敌人诚信党。

他再比较,1970年代,伊党无人能挑战时任主席阿斯里,与哈迪阿旺现在地位相似。

他说,聂阿兹在世时,始终强烈反对与国阵合作。

“现在没人挑战哈迪阿旺的权威……在吉兰丹,现任大臣阿末耶谷(Ahmad Yakob)地位不同于(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

经济牌增国阵胜算

诺沙里尔不忘指出,国阵将会大打发展牌,增添大选胜算。

他指出,早在大选来临之前,首相纳吉就宣布会扩张苏丹依斯迈机场(Sultan Ismail Petra airport),并为吉兰丹河计划投入5亿7200万令吉。

1970年代,伊党在马来民族主义者阿斯里领导之下,加入国阵,但却在1978年爆发丹州危机,痛失丹州政权,怒而退出国阵。

1980年代,宗教师在伊党抬头,逼走阿斯里,伊党意识形态逐渐抹上浓厚的宗教色彩。

伊党在2015年与民联决裂后,与民系党等组成和谐联盟,并宣布将全面跟希盟与国阵开打。



雪伊党盘算一:赢25州席,高姿态等希盟来请

发表于
2018年3月13日 08:27  |  更新于 2018年3月13日 14:41

雪州伊党跟民联旧盟友分道扬镳后,准备在大选大展拳脚,出战雪州逾七成半的州议席,以便收集足够的政治筹码,选后跟希盟谈判和共组雪州政府。

雪州伊党选举主任罗斯兰(Roslan Shahir Mohd Shahir)透露,雪州伊党暂定上阵43州席,所设想的最理想状况是赢得25席,即捍卫13个原有议席,同时夺回“叛将”所带走的淡江(Hulu Kelang)和摩立(Morib)2个议席,并新增10席。

他说,这43州席已排好候选人,目前只待伊党中央通过。

雪州伊党在上届大选赢得15州席,但民联分裂后,淡江州议员沙阿里顺吉,以及摩立州议员哈斯努转投诚信党。

雪兰莪州议会共有56个议席,因此只要赢得29席就能执政,38席则能进一步掌控三分之二议会优势。

目前,伊党有13席、诚信党2席、行动党14席、公正党13席、巫统12席、独立人士2席(遭公正党开除党籍的前雪州大臣卡立和遭行动党开除党籍的罗志兴)。(见下地图)虽然伊党已和希盟切割,但雪州伊党目前还留在雪州政府。



料巫统席次再受侵蚀

罗斯兰日前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他们预估,在即将来临的大选,包括伊党在内的所有政党皆无法单独执政雪州,即赢得29席或以上。

而且,他们更预测,雪州巫统的席次会进一步受侵蚀。

如此一来,询及届时会与谁组织联合政府时,罗斯兰直言,雪州巫统未来状况不佳,他们没有寄望巫统。

“我认为雪州巫统很难提升表现,它(雪州巫统)当然说自己没问题,但若下到选区跑动,则会发现它的记录很糟糕。”

“若它不能大胜,我们怎么能接受它?除非它能赢得15席或20席,那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但从我们的观察,它很难再增加州席,甚至可能减少。”

“所以,是的,雪州伊党没把希望放在雪州巫统。”

冀有造王者地位开条件

当记者追问,这是否意味伊党只能与希盟组织雪州政府时,罗斯兰表示,伊党持开放态度,接受任何可能。

“说不定届时那些朋友(希盟)还愿意与我们交朋友。我想,行动党和公正党也必须等选举成绩出炉后才能作决定。”

但他强调,一旦伊党占据造王者地位,对方就必须接受伊党所开出的条件。

“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若你跟随我们,我们就接受。”

暗示绝对不容诚信党

“现在变成这样(民联分裂),就是因为行动党和公正党无法接受(伊党条件),我们说我们不要诚信党,他们说不能接受,那是他们的朋友。”

他笑说,诚信党若在大选全军覆没,那么事情就变得好办了。

询及是否有大臣候选人,他指,一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言,伊党没讨论首相或大臣人选,一切等胜选后才谈,何况届时也得先看谁是最大赢家以及协商条件。

提醒“政治变幻莫测”

罗斯兰也透露,雪州伊党本届的竞选主题是“引领雪州繁荣”(Menerajui Kesejahteraan Selangor)。

“引领(Menerajui)的意思不代表我们单独执政雪州,意思是我们会带领(lead), 所以我们有信心,来届大选雪州会出现悬峙议会,但伊党会成为造王者。”

“政治变幻莫测,就像我们也无法想象(前首相)马哈迪现在会和(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坐在一起,但选举之后,可能公正党要和我们一起,为何不可?”

“抑或行动党发现伊党没错,并来找我们和支持我们,我们都很开放。我们会成为造王者,就算我们只赢15席,虽然这有点紧,但也可以成为造王者。”

准备战行动党四州席

罗斯兰也透露,在43个暂定上阵的州席中,包括4个属于行动党现有议席,即适耕庄(Sekinchan)、直落拿督(Teluk Datuk)、新古毛(Kuala Kubu Bahru)、双溪比力(Sungai Pelek)。

他说,这是伊党首次在雪州直捣行动党议席,而挑选这4席的原因是,它们拥有约40%马来选民,且伊党过去一直在当地助选。

他指,伊党比较有希望拿下的是新古毛和双溪比力,因为这两席是在伊党的伸援下,行动党才成功打败马华。

“在4席中,我们认为至少能夺取两席,可能是新古毛和双溪比力。新古毛是行动党的新议席,他们在2013年胜出是因为得到伊党很大的帮忙。”

双溪比力有一定胜算

双溪比力也是行动党必须小心提防的议席,他们在2013年才赢得此议席,但我听说他们现在面对候选人问题,会撤换候选人。”

现任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是赖玉兰,罗斯兰说,伊党将会派一名当地人上阵,该候选人在市议会工作,并在当地有服务记录。

在2004年和2008年大选,行动党在新古毛和双溪比力皆败给马华,直到上届2013年大选才成功胜出。

“好助手”出战黄瑞林

至于适耕庄,罗斯兰表示,适耕庄周围被马来选民占多数的议席包围,行动党一开始也是获得伊党的协助,才会赢得此议席。

他说,本届大选伊党将派一名马来候选人,并形容这名马来候选人是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的好助手,上届大选帮助黄瑞林胜选。

“他在当地非常出名,是伊党适耕庄前五把交椅,之前帮了黄瑞林很多,黄瑞林肯定知道这个人是谁。”

黄瑞林已连任三届适耕庄州议员,即2004年、2008年和2013年。

至于直落拿督,罗斯兰说,行动党该议席同样出现候选人问题,其原任行动党党籍州议员罗志兴已因涉嫌滥用州选区基金,而被行动党开除,成为无党籍议员。

虽然直落拿督的马来选民只有约30%,但罗斯兰说,与城市华裔选民不同,乡区华裔比较注重地方联系,因此伊党将以服务记录来迎战行动党。

余下13席或由盟党打

罗斯兰也说,余下的13个州席,伊党计划交给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的盟党上阵。和谐阵线由伊党领导,另两个成员党是民系党与爱国党。

而这13个伊党不竞选的州席,多数是行动党议席,其马来选民一般少于40%。

但罗斯兰也强调,一切未有拍板定案,或许伊党最终上阵的州席会增加。

攻打逾九成雪州国席

至于雪州国席,罗斯兰透露,他们也准备出战雪州逾九成的国会议席,即22个国席中的20个。

他说明,伊党不上阵的两个国席是八打灵再也北区(灵北)和巴生,或同样交由盟党上阵。

灵北和巴生是行动党的堡垒区,同样也是华裔占多数,在上届大选,灵北选民就有77%华裔、巫裔仅14%、印裔7%;而巴生选民则有46%华裔、巫裔32%、印裔20%。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以4万4672张多数票守土,而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则以2万4685张多数票守土。

放眼争取两成华裔票

对于华裔选民,罗斯兰说,雪州伊党的目标是至少获20%华裔票,这就能保证伊党的胜利。

他说,其竞选团队旗下有一个非巫裔计划(Program Non-Malay, PNM),由其团队成员哈丽玛(Halimah)领导,并已走访雪州各地争取华裔选票。

“普遍上,大家都说雪州伊党会输,因为没了行动党及公正党和我们一起,但我认为,不管是巫裔或华裔选民,他们首要都会看服务记录。”

“很多批评者说伊党的华裔票将是零,但我们的目标是20%,我们有信心能争取到。”



胡桑与丹诚信党主席遭褫夺“拿督”

发表于 2018年2月7日 下午12点43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7日 下午12点46分

吉兰丹诚信党两名领袖,即沙罗州议员胡桑慕沙和前哥打峇鲁国会议员万阿都拉欣,前天分别遭吉兰丹州皇室褫夺“拿督”勋衔。

胡桑慕沙(Husam Musa )和旺阿都拉欣(Wan Abdul Rahim Wan Abdullah)都是前伊党领袖,前者目前是诚信党全国副主席,后者是丹州诚信党主席。

他们今天发表联合声明说,吉兰丹州秘书昨天下午致函告知他们,吉兰丹州苏丹莫哈末五世(Sultan Muhammad V)已御准褫夺之前赐封给他们的勋衔。

莫哈末五世陛下目前也是第15任国家元首。

还勋章但表明仍效忠

随着被褫夺勋衔,他们表示,今早已奉旨归还勋章和委任信给皇宫。

“我们要趁机感谢陛下,并重申我们对莫哈末五世陛下的绝对忠诚。”

根据礼节和国际会议秘书处网站,胡桑慕沙是在2006年担任吉兰丹行政议员期间受封“ 拿督”(DJMK)勋衔,至于万阿都拉欣则是在2005年出任吉兰丹州议会议长时,受封相同的勋衔。

他们并未获得其他州或联邦颁发的“ 拿督”勋衔。



哈迪:聂阿兹生前已“嗅到”行动党不妥

发表于 2018年2月8日 下午1点55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8日 下午2点1分

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在世期间,多次力挺民联合作。不过,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即便是聂阿兹,生前也已“嗅到”行动党的问题。

哈迪阿旺声称,许多人不知道聂阿兹在生前,曾私下找他讨论行动党的问题。

“聂阿兹长老生前已嗅到行动党的态度,他找过我讨论几次,这并不为外人所知。”

哈迪阿旺续称,聂阿兹的立场从未改变,经常要求行动党与民联不要踩过界,以致于影响各党的斗争原则。

“事实上,聂长老自己也说过,行动党与民联的态度越渐开放,显得负面对待宗教与族群关系,让他感到不舒服。”

延续聂阿兹斗争

哈迪阿旺是在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回应为何聂阿兹逝世后,伊党与其他在野党决裂的问题。

哈迪阿旺面子书专页今日上载这篇访问逐字稿。

哈迪阿旺表示,在聂阿兹逝世后,行动党变本加厉,还拉拢一些伊党领袖搞事,企图成为民联的老大,迫使伊党听从行动党。

他说,这些伊党领袖如今已退党。

虽然并未明言,但哈迪显然是在说伊党的分支——诚信党。

哈迪阿旺续称,从以前到现在,伊党斗争从未改变,也延续已故聂阿兹的斗争及领导。

重申未加入巫统

他强调,伊党坚守伊斯兰概念,公平对待各方。因此,他呼吁华裔支持伊党。

他也重申,虽然伊党与巫统在罗兴亚与355号法令等课题合作,但并不代表伊党要加入巫统,或与巫统合并。

“我们必须区别,合作并不是加入巫统。诚如我所说,伊党与巫统合作不代表伊党加入巫统。”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1: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柔伊党选情如何?麻坡老党员的两种预测

发表于 2018年4月2日 13:27  |  更新于 2018年4月2日 13:37

暴风雨来袭前刮起狂风,把屋外插着的伊党党旗吹得翻腾。旗下不远处,柔州伊党资深领袖赛依布拉欣(Sheikh Ibrahim Salleh)坐在木椅上,手指轻敲椅子手把,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

这里是麻坡迪沙花园。赛依布拉欣(Sheikh Ibrahim Salleh)与同伴莫哈末达斯林(Mohammad Taslim)曾在1999年和2004年大选连吃败仗,但两人耕耘多年后,终于在2008年大选反败为胜,代表伊党攻下新加望马哈拉尼州议席。

接着,在2013年大选,两人以更大多数票成功蝉联。

不会寻求蝉联

但在第14届大选即将来临之际,赛依布拉欣(见图)在3月3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却形容柔州伊党的选情,就像当天的天空一样灰暗。

“就我个人而言,我们必须务实。柔州伊党不能在马来选民约50%的选区参与三角战……伊党在这些地区的胜算不高。”

他提醒,若在非马来选民超过40%的议席出现三角战,再加上马来选票分裂,则将有利希盟。

他也指出,这个道理,放在伊党在2013年赢得4个柔佛州席皆准。

赛依布拉欣透露,来届大选他将不会捍卫新加望议席,还会暂别政坛。

巫统继续执政

但他强调,纯粹因为个人因素而暂时告别政坛。

他也否认将如传言般,加入伊党的分支诚信党。

“我仍会留在伊党。”

至于马来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尤其是垦殖民区,赛依布拉欣认为伊党及希盟的胜算都不乐观。

赛依布拉欣指出,巫统将在这些马来选区或垦殖民区占有优势,而国阵与巫统将继续执政柔州。

不算十分悲观

相对于赛依布拉欣的悲观,《当今大马》隔日在麻坡镇上一家诊所访问莫哈末达斯林(见图)时,却听到比较乐观的伊党选情预测。

莫哈末虽然担任马哈拉尼州议员,但依然在这间诊所驻诊。他承认伊党流失许多非马来支持,但选情未如想象中的悲观。

“或许我们的非马来支持会降低,但我们看看伊党给了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奉信伊斯兰并履行职务。感谢上苍,社会将能看见,他们会看到我们的良好工作表现。”

“我们仍然保有他们(非马来选民)的支持,每当我走出诊所,仍有很多非马来人向我打招呼和问我 ‘YB你好吗?’‘YB我仍然支持你’。”

他指出,伊党在2013年大选赢得的新加望、优景镇(Puteri Wangsa)及巴力雅尼后,一直在这3个州席辛勤服务,例如与当地清真寺合作举办慈善活动,抑或为穷人每月供应白米等等。

新人填补空缺

询及对于三角战的看法时,莫哈末表示,伊党已下定决心要击垮国阵及巫统,而希盟不应介入干扰这场战役。

谈及诚信党,他则指出,有者相信柔州伊党会因为最高领袖的出走而元气大伤。不过,他认为诚信党的出走反而让新生代有更多的机会。

“当他们走了之后,其他领袖已经崛起。”

选区重划效应

《当今大马》访问两名伊党领袖后,国会已在上周三(3月28日)通过选区重划。

这次的选区重划,可能有利巫统与莫哈末达斯林,因为马哈拉尼州议席底下的西镇(Bandar Barat)投票区,已被搬到文打烟(Bentayan)州议席。

此投票区以华裔居多,是行动党的强区。随着这项更动,即使马哈拉尼爆发三角战,当地非马来选民也已经减少,进而减低对伊党的杀伤力。

赛依布拉欣的选区新加望,隶属于峇吉里国席底下。峇吉里属下的另一州席则是文打烟。

而莫哈末的选区马哈拉尼州席,则隶属麻坡国席底下。麻坡国席属下另一州席是双溪峇浪。



雪伊党盘算二:马来海啸给力,专业人士拓土

发表于 2018年3月14日 07:43  |  更新于 2018年3月14日 10:25

大选将至,希盟领袖不断推销马来海啸的预言,雪州伊党也相信存在马来反风强烈,但它更相信,自己会是最后的得利者。

雪州伊党选举主任罗斯兰认为,马来海啸的选票不会流到国阵或希盟手中,因为这两大联盟如今各有争议课题。

“马来海啸起源于不满国阵,但也不会流到希盟,因为马哈迪加入希盟已令一些巫裔感到生气。马哈迪代表着国阵的旧历史,所以巫裔会把票投给更稳定的政党。”

或许部分基于这种信念,雪州伊党放眼在第14届大选全面开打,出战56个州议席及22个国会议席,而专业人士则是它所倚重的建功战将。目前,雪州伊党已确定会攻打20个国席和43个州席,余下议席或交由和谐阵线的盟友出战。

证明伊党仍有专业人士

罗斯兰(Roslan Shahir Mohd Shahir)向《当今大马》表示,雪州伊党的候选人布局是70%专业人士,仅30%拥有宗教师背景。

3年前,伊斯兰党在开明派领袖出走另组诚信党后,就为宗教师派系所牢牢掌控。这次的用人决策,就是为了打破保守落伍印象,同时强攻诚信党,包括夺回丢失的3国2州席。

“这是为了证明,诚信党虽然声称所有专业人士都已追随他们,但事实是,我们依然还有专业人士。”

他说,如此排阵也是为了平衡专业人士与宗教师的比率。

在雪州22国席中,雪州伊党已暂定上阵20国席,候选人仅有5名宗教师,其余15名候选人都是专业人士,即3名副教授、3名工程师、1名建筑师、4名博士、2名医生和2名女性。

至于56个州席中,雪州伊党也暂定出征43州席,候选人同样仅有14名宗教师,余下29人是专业人士,包括3名医生、1名律师、1名建筑师、2名博士、1名工程师、7名女性和11名政府退休人员、当地市议员和非宗教背景毕业人士。

史上派最多女性候选人

罗斯兰说,这也是雪州伊党派出最多女将的一次,共有9人,即国席2人和州席7人。

“我们要公平对待女性,这已算是伊党历史中最多的一次。”

至于青年方面,他说,国席共有5名青年候选人,州席则有6人。

他指,雪州伊党在上届大选攻下的15席,基本上所有原任州议员都会守土,除了两个跳槽至诚信党的州席,即淡江(Ulu Kelang)和摩立(Morib)。

“可能有一或两名州议员或安排(转而)上阵国席,但基本上,没有撤换任何原任的州议员。”

派“更强者”战卡立沙末

雪州诚信党目前有3个国席,他们都是从伊党出走的开明派领袖,即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下图左)、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下图右)和哥打拉惹(Kota Raja)国会议员西蒂玛丽亚。

为了强攻这3个议席,雪州伊党将派遣专业人士批甲出战。

“我们将结合专业人士力量,对垒诚信党所谓的‘开明派’人士。”

罗斯兰放话,雪州伊党将派一名“比卡立沙末更强”的候选人,上阵沙亚南。

他说,该名候选人是伊党中央委员前5名,若以昔日作比较,其职位比当时也是中委的卡立沙末来得高。该候选人也是一名副教授,住在沙亚南,但不是当地人。

“他比卡立沙末更强,所以请叫卡立沙末准备好。沙亚南是伊党其中一个最多党员与支部的国席。”

沙亚南旗下有两个州席,即峇都知甲(Batu Tiga)和哥打安格力(Kota Anggerik),罗斯兰透露,雪州伊党也将派一个名人(celebrity)上阵其中一个州席。

“那个名人在面子书有超过100万关注者,他在社交媒体上蛮出名,尤其在马来社会。卡立沙末得当心了,因为哈迪阿旺说,伊党放眼在全国拿下40个国席,而沙亚南正是其一。”

派区部领袖战淡江摩立

至于雪邦,雪州伊党将派一名工程师,他是新将,属当地人,在雪邦区部中有职位。

而哥打拉惹,罗斯兰说,雪州伊党安排一名副教授上阵,同样是伊党中央委员,西蒂玛丽亚过去在伊党也任中委,两人算是实力相符。

他指,伊党比较有信心的是沙亚南和雪邦,而哥打拉惹比较挑战,因为该区只有约40%马来选民。

至于诚信党的两个州席淡江和摩立,雪州伊党分别委派医生和宗教师征伐,两人在鹅唛和瓜拉冷岳区部皆有职位。

“淡江候选人在鹅唛区部任职前五把交椅,摩立候选人同样在瓜拉冷岳区部任职前五位。鹅唛和瓜拉冷岳也是伊党最多党员和支部的地区之一。”

淡江摩立皆是边缘议席,在2013年上届大选,伊党候选人分别以2881张和766张多数票,险胜巫统候选人。

铁定上阵所有巫统州席

除了上篇提到的上阵行动党4个州席,伊党也将上阵巫统所有12个州席,而这种作战策略是告诉马来选民,伊党与巫统没有任何合作关系。

“这些(伊巫合作指控)都是诚信党的议程。我们会上阵所有巫统州席,若要合作怎么可能对打?”

他也认为,巫统领袖卷入贪污事件,如两名前雪州大臣哈仑(Harun Idris)和基尔因涉贪而入狱,这些事件足以使巫裔拒斥巫统。

至于公正党州席,罗斯兰点出,公正党部分州席过去属于伊党,例如士文达(Sementa)过去就一直属于伊党,只是后来让予公正党。

“在2008年时,公正党士文达候选人没出席提名日,导致巫统不战而胜。在2013年,伊党的大力助选下,公正党才赢下士文达。”

他指,伊党将派一名女候选人上阵士文达,她是州级领袖。

至于从巫统分裂出去,如今是希盟盟党的团结党,罗斯兰认为,以该党目前的势力来看,不足以影响雪州选情。

“我身为伊党选举主任,当我下到选区跑动,我没看到团结党有组织性的竞选团队。所以团结党对雪州选情影响不大,不是我小看他们,可能他们会对巫统带来一些影响吧。”

若出现伊党—诚信党—巫统、伊党—团结党—巫统、伊党—公正党—巫统的三角战,罗斯兰认为最难打的是遇上公正党的三角战。

派三非巫裔战公正党区

至于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的州席国际山庄,雪州伊党将派一名当地人上阵,但罗斯兰承认,对垒大臣是一场艰巨的战役。

大港国席则会派一名当地人上阵,罗斯兰说,乡区选民一般拒绝外人,因此不看好巫统空降妇女组主席莎丽扎上阵。

2013年上届大选,大港属边缘议席,国阵仅以399张多数票战胜伊党,但到了2016年补选,当时民联已分裂,因此大港爆发国阵—伊党—诚信党之间的三角战,最终,国阵候选人布迪曼以1万6800张选票(超过一半)胜选,布迪曼也是双溪班让(Sungai Panjang)州议员兼大港人。

至于丹绒加弄,雪州伊党同样将派当地人兼丹绒加弄区部主席赞里(Zamri)上阵,但未决定上阵国席或丹绒加弄旗下州席。这名候选人是宗教师,也是名人,之前曾在第九电视台(Tv9)主持宗教节目。

得胜后将维持现有政策

另外,罗斯兰也透露,雪州伊党将派出3名伊党支持者大会堂(DHPP)的非巫裔候选人,上阵公正党的议席。

“我们将向选民宣传,若这三人胜出,他们将受委为行政议员,这是为了确保州议会中有非巫裔代表。”

伊党支持者大会堂由非巫裔组成,成员以华裔和印裔为主。

询及雪州伊党主要的竞选课题,罗斯兰说,雪州伊党在选后将继续落实雪州政府政策,因为有关政策是由包含伊党在内的现任州政府所制定。

第二则是关注巫裔的经济地位,以及加强伊党的服务记录。



诚信党圈点法兹诺儿子,伐槟伊党唯一城池

发表于 2018年4月14日 13:17  |  更新于 2018年4月14日 13:22

诚信党向伊党叫板宣战,委派伊党已故主席法兹诺的儿子莫哈末法依兹上阵,攻打伊党在槟城唯一掌握的州议席——峇东巴西(Permatang Pasir)。

41岁的法依兹(Faiz Fadzil)毕业于国际伊斯兰大学(UIA )法律系,目前是一名执业律师及担任诚信党全国青年团署理团长。

法依兹出生于吉打,家里排行第五,加入诚信党前曾是森美兰伊青团执委。

1999年巫统分裂及革除前副首相安华后, 法兹诺(Fadzil Noor)领导的伊党选择与安华和行动党合作,共组替代阵线。但法兹诺于2002年去世,哈迪阿旺之后就接任领导伊党至今。

原任议员无缘守土

峇东巴西为峇东埔旗下的州选区,过去几届都是伊党硕果仅存的州议席,可谓该党在槟城的传统强区。

上届大选,该州选民有73%巫裔、25%华裔及2%印裔。

最终,原任伊党议员沙列曼(Salleh Man)成功以6826张多数票,击败巫统的安华费沙(Anuar Faisal)。民联瓦解后,与希盟保持良好关系的沙列曼仍被视为执政党议员,唯却遭伊党边缘化而无缘守土。

至今,伊党仍未公布峇东巴西的候选人。

清一色是专业人士

诚信党在槟城将攻打1国3州,4席原本均属伊党竞选的议席。除了莫哈末法依兹,诚信党槟州主席姆查希昨晚在威北双溪赖的讲座上,也向冒雨聆听演讲的500名群众公布了其他3名候选人。

4人清一色为专业人士,即2名律师、1名医生和1名工程师。

甲抛峇底(Kepala Batas)的候选人是48岁的儿科专科医生再迪查卡利亚(Zaidi Zakaria)。

再迪毕业于理科大学,目前在KPJ槟城专科医院任职,之前曾在多州政府医院服务。

巫统险胜两州选区

诚信党的峇六拜(Bayan Lepas)候选人为38岁的阿兹鲁(Azrul Mahathir Aziz)。拥有工程师背景的他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槟州政府的峇六拜协调员。

他目前是槟州诚信党青年团副主席,之前曾是伊党浮罗山背区部的执委。

双溪赖(Sungai Dua)将由48岁的尤斯里(Yusri Isahak)上阵。同样毕业于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律系的他曾担任律师,惟目前已经从商。

峇六拜和双溪赖都属于“边缘选区”。上届大选,巫统的诺丁和莫哈末尤索夫只凭458张和357张多数票,险胜伊党的阿斯娜(Asnah Hashim)和查哈迪阿末( Zahadi Ahmad)。



凯鲁丁透露已加入诚信党,上阵甲州野新国席

发表于 2018年4月14日 15:49  |  更新于 2018年4月14日 15:51

前巫统党员凯鲁丁过去是追击一马案的急先锋,甚至2015年一度在国安法下被扣留。如今,他已加入国家诚信党,准备在大选竞逐马六甲的野新国席。

虽然诚信党领袖 尚未正式宣布,但凯鲁丁今天在诚信党总部,向《当今大马》透露上述的消息。

“我会尽力履责,拿下野新国席。”

“我要在第14届大选竭尽所能地,给诚信党和希盟贡献一个议席。”

自信能拿下野新国席

“这并非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已经感受到野新当地的反风。”

“加上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强力合作,我十分有信心,我们能够拿下野新。”

凯鲁丁过去是前首相兼希盟总裁马哈迪的忠实追随者,不过,他在后者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却似乎格格不入,最后选择淡出。

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今天在党总部,为该党的大选候选人举行一项汇报会,而凯鲁丁的现身让媒体感到意外。

召集全体候选人开会

诚信党今天的汇报会举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其27个国会议席和逾100个州议席候选人大部分都出席了会议。

不过,诚信党妇女组主席西蒂玛丽亚(Siti Mariah Mahmud),以及盛传将代表诚信党出战的伊党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的长男聂奥玛并没有现身。

据悉,西蒂玛丽亚将放弃在哥打拉惹国会议席守土,让路给末沙布上阵;而她将移师到斯里沙登(Seri Serdang)州席。

不过,希盟各党对斯里沙登州席的分配仍未有定案,这是他们尚存的6个有争议州席的其中之一。



玛夫兹宣布加盟诚信党

发表于 2018年3月15日 12:32  |  更新于 2018年3月15日 12:35

退出伊党3个月后,无党籍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宣布,加入诚信党。

他今日在国会临时大厦召开记者会时表示:“我宣布,结束无党籍国会议员生涯,加入诚信党,与希盟同伴一起改变马来西亚。”

在场的诚信党领袖包括主席莫哈末沙布、署理主席沙拉胡丁阿育、总秘书安努亚达希等。

入党34年的玛夫兹是去年12月31日宣布退党。当时他身穿绿衣,举着伊党党员证说,即便退党,他也不忘旧情,不会扔掉伊党文件及证件。

玛夫兹向来被视为是伊党开明派,但在2015年党选失利后,他并没随其他战友出走及加入诚信党,反之继续留在伊党。

他此后在党内独来独往,更不时炮打司令台,包括抨击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外国干政论”、吁请伊党退出雪州政府,甚至恭贺伊党对手希盟敲定领导阵容及标志。

此外,玛夫兹在党内也频频被冠上“香甜芒”(Harum Manis)的称号。香甜芒为一个外绿内橙的水果,意在讽刺他身在青色党徽的伊党,却心向橙色党徽的诚信党。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7: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末沙布转战雪州,上阵“安全区”哥打拉惹

发表于 2018年4月22日 16:09  |  更新于 2018年4月22日 16:16

国家诚信党证实,主席末沙布将在第14届大选上阵雪兰莪的哥打拉惹国席。

雪州诚信党主席依占哈欣(Izham Hashim)今日在沙亚南诚信党总部表示,末沙布将取代妇女组主席西蒂玛丽亚(Siti Mariah Mahmud)到雪州竞选。

记者追问末沙布为何到那里竞选时,他仅说“我受党推荐,上阵哥打拉惹” 。

记者再追问哥打拉惹是否为安全区时,末沙布则四两拨千斤,宣称在大选当中,没有任何选区是安全的。

“我们只能等5月9日(投票结果出炉)。”

至于西蒂玛丽亚,诚信党则委派她到斯里沙登州席上阵。

前三届未曾胜选

末沙布在退出伊党前,曾先后在吉兰丹尼南普里(Nilam Puri)、古邦阁亮(Kubang Kerian)和吉打港口担任国会议员,但在前三届大选出征吉打港口、瓜拉登嘉楼及吉打本同(Pendang)都饮恨败阵。

早在去年,《当今大马》即引述党内高层消息报道,末沙布可能攻打哥打拉惹,而西蒂玛丽亚则转战斯里沙登。

西蒂玛丽亚是哥打拉惹两任国会议员。

哥打拉惹国席是个城市选区,拥有44%巫裔、29%印裔和25%华裔选民。西蒂玛丽亚在2013年选举中,以伊党的旗帜上阵,凭着2万9395张多数票在四角战中获胜。



伊党开除聂奥玛党籍,狠批“聂家之耻”

发表于 2018年4月28日 16:02  |  更新于 2018年4月28日 16:05

随着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长男聂奥玛今早确定在公正党旗帜下,竞选吉兰丹的真巴卡州席,伊党也马上祭出纪律大铡,开除聂奥玛党籍。

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说,在他跟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等领导讨论后,伊党决定开除聂奥玛,即时生效。

“他一代表其他党参选,我们就决定开除他。”

“他加入由行动党领导的在野党联盟,无法让人接受,只会让自己的家庭蒙羞。”

达基尤丁也是伊党哥打峇鲁候选人。他在哥打峇鲁受访时不断批评聂奥玛,蔑视聂氏家族。

“聂奥玛的举动,蔑视其一家的政治信仰。”

当今率先报道

但达基尤丁强调,聂奥玛参选不会影响伊党。

“虽然聂奥玛在公正党旗帜下竞选,但伊党不会受影响,因为他在党内原本只是一名普通党员。”

一如《当今大马》今日凌晨的报道,聂奥玛今早到彭加兰吉巴国会选区提名中心,以提呈提名表格,代表希盟竞选真巴卡(Cempaka)州席。

真巴卡州席是彭加兰吉巴国席下的三州席之一,也是聂奥玛乃父聂阿兹担任了4届州议员的选区。

聂阿兹生前在1995至2013年间,担任4届真巴卡州议员,并出任吉兰丹州务大臣。

据悉,由于诚信党沙罗州议席候选人胡桑慕沙不为丹州王室所喜,聂奥玛可能成为丹州希盟的大臣人选之一。

不影响兄弟情

聂奥玛的胞弟聂阿兹则在伊党旗帜下,竞选万捷国会议席。

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聂奥玛表示,他依然会为胞弟祈祷胜选。

他也相信,聂阿都也会为他祈祷。

“肯定的,我会祈祷他在万捷胜出。我也相信聂阿都会为我在真巴卡胜出而祈祷。”

聂奥玛说,两人的兄弟情,不会因为政治理念不同而受到影响。

“我们可能看法不同。但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去‘麦加’,只是每个人的方法不同,有者可能使用飞机,有者可能乘船。”

希盟比伊党好

聂奥玛说,跟其他政党相比,希盟的斗争最好。

他表示,之所以会选择在真巴卡上阵,是为了延续父亲的斗争。

“我很早就在留意真巴卡州席,那时父亲还在世。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出来,延续父亲在这个选区所做的事情。”

“我依然尊重伊党的斗争,只是我认为希盟的斗争更好。”

他说,希盟的方式,更接近父亲聂阿兹的理念。

“我尊重伊党,但就马来西亚政治策略而言,希盟四党是强大的联盟。我们认为,他们能够带给马来西亚曙光。”



传无法上阵大选,雪诚信党竞选主任退党

发表于 2018年4月18日 21:48  |  更新于 2018年4月18日 21:51

距离大选提名日只剩不到10天,雪州诚信党竞选主任兼哥打拉惹区部主席嘉化三苏丁(Jaafar Samsudin )却骤然退党,即日起生效。

诚信党哥打拉惹(Kota Raja)区部副主席西蒂玛利亚(Siti Mariah Mahmud)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嘉化三苏丁辞职退党的消息。

“这是真的,我已在《大马时间线》上读到这新闻。我联系不到他。我们内部的通讯群组已收到通知。”

控诉自己不获重视

今日较早前,亲诚信党媒体《大马时间线》报导嘉化三苏丁辞职退党的消息。这篇报导附上的辞职信指出,嘉化三苏丁退党的理由是希望专注于家庭事务。

然而,嘉化三苏丁告诉《大马时间线》,他认为诚信党未倾听他的意见,而全国及州级领袖也未珍惜他的贡献。

“我觉得我在党内的存在,并没有带来什么帮助……我听闻(别人说)我的坏话,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

“我感觉非常难堪,身为州选举主任却受到如此对待。”

嘉化三苏丁今年62岁,他在1998年加入伊党,后来在2002年至2015年间担任雪州伊党选举主任,直至2016年才出走到诚信党。

此前,他曾先后加入巫统及46精神党,也曾为前雪州大臣哈伦伊德利斯(Harun Idris)工作。

否认无缘出战退党

询及是否因为未能出战哥打拉惹国席及中路(Meru)州席时,嘉化三苏丁否认此事。

“我已获提名为中路及哥打拉惹候选人,但是有者对我不满。老实说,我不在意谁能上阵参选。”

不过,西蒂玛利亚则认为,嘉化三苏丁退党是因为他没机会出战本届大选。

“这是党的决定,而我们必须接受。这在政治的世界里很平常,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亦有传言指出,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将会空降到哥打拉惹国席出战,因此才引起嘉化三苏丁感到不满。

不过,西蒂玛利亚则认为此传言不可能是事实,因为嘉化三苏丁就在州领导层之中。



伊党与盟友伊斯兰阵线闹翻?

发表于 2018年4月29日 15:46  |  更新于 2018年4月29日 15:58

伊斯兰党、伊斯兰阵线(Berjasa)与民系党组成和谐阵线出击本届大选,但如今传出伊斯兰阵线退出和谐阵线的说法。

根据马来文《阳光日报》昨日报道,伊斯兰阵线中委再纳阿比丁(Zainal Abidin Abd Rahman)说,由于伊党只给他们攻打华人区,而马来区则全由伊党竞选,所以他们决定退出和谐阵线。

再纳阿比丁宣称,他本来要在霹雳的峇都古楼州席竞选,但和谐阵线却安排他出战后廊州席。

瓜拉古楼是个马来区,马来人占63%、华裔35%、印裔1%。而后廊则是个华人区,华裔56%、马来裔27%、印裔17%、其他种族1%。

峇都古楼四角战

在这种情况下,再纳阿比丁并没遵照和谐阵线的安排竞选后廊,反而到峇都古楼上阵。

如此一来,峇都古楼出现四角战,除了公正党与国阵候选人,伊党与伊斯兰阵线也在此区碰头。

针对这则报道,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却否认和谐阵线瓦解。

他否认伊斯兰阵线已退出和谐阵线。

“不正确。”

和谐阵线共有3个成员,即伊斯兰党、伊斯兰阵线与民系党。另外,伊党也跟爱国党与大马希望党结成选举联盟,出战大选。



星洲日报

马来乡区有忠坚支持者‧要刮走伊党铁票,难!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6: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分析员:聂奥玛将逆转“伊斯兰海啸”

发表于 2018年4月30日 16:32  |  更新于 2018年4月30日 16:40

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长男聂奥玛加入希盟,并上阵其父亲原来选区,是否将撼动丹州伊党政权?分析员认为,此举将冲击伊党的伊斯兰政治话语权,甚至将掀起一股对抗伊党的“伊斯兰海啸”。

政治分析员玛兹兰(Mazlan Ali)告诉《当今大马》,支持伊斯兰议程的马来人,如今皆必须思考,伊党是否是唯一推动伊斯兰议程的政党。

他说,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虽然自我期许能成为替代伊党的伊斯兰政党,却一直未获得穆斯林的信心。不过,这个情况在聂奥玛加入希盟后,极有可能扭转。

“许多人依然认定,只有伊党能推动伊斯兰议程,其他政党都不行,包括诚信党。”

“当聂奥玛选择希盟,证明这个原则已经被打破了。尤其,聂奥玛和已故长老(聂阿兹)很亲。”

激起第二波挺希盟浪潮

玛兹兰也是工大(UTM)高级讲师,他分析,聂奥玛上阵父亲原来选区真巴卡(Chempaka)州席,将会在本届大选激起第二波支持希盟的浪潮。

他认为,第一波浪潮发生在伊党开明派于2015年出走,并在之后成立诚信党。当时,许多伊党支持者和党员转投诚信党怀抱。

“对于那些之前害怕支持伊党以外政党的人来说,聂奥玛(加入希盟)排除了他们之前的所有疑虑。”

“如果像聂奥玛那么虔诚的人都加入了诚信党,我们算什么?”

“如果‘聂奥玛浪潮’和(希盟总裁)‘马哈迪浪潮’结合,这将会推翻乡区的马来城墙,那原本是在野党最大的障碍。”

玛兹兰说,在马哈迪和聂奥玛联手以后,这个现象将更加明显。

“我相信聂奥玛(加入希盟)会对全国上下造成巨大回响,尤其对那些原本难以决定该投选伊党或诚信党的伊斯兰追随者而言。”

逆转“伊斯兰海啸”

另一方面,国民大学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所(IKMAS)研究员丘伟荣也呼应玛兹兰的观点。他认为,早前伊党自称会掀起一股“伊斯兰海啸”,目前的状况显示,这股海啸很可能“逆转”。

“依目前的发展而言,暗示可能有一个逆转的‘伊斯兰海啸’。”

“(伊党支持者)不满伊党与巫统亲近,以及令人费解的选举策略,因此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考虑投票给希盟。”

“有了聂阿兹长男聂奥玛的背书,很可能在伊党支持者当中激起如此(投希盟)的情绪。”

聂阿兹仍举足轻重

丘伟荣昨天在面子书撰文说,聂奥玛的行动将会为希盟在全国加注“强力的宗教凭证”,尤其聂阿兹在伊党支持者心目中仍然举足轻重。

“这不止在丹州造成巨大影响,也可能影响其他州的伊党支持者投票给希盟。”

不过,他认为,目前尚不清楚这股“伊斯兰海啸”会否足够强劲,让希盟和诚信党足以胜选执政。

聂奥玛是在最后一刻下定决心,在希盟旗帜下竞选真巴卡州席。

真巴卡是彭加兰吉巴国席下的三州席之一,也是聂奥玛乃父聂阿兹担任了4届州议员的选区。

聂阿兹生前在1995至2013年间,担任4届真巴卡州议员,并出任吉兰丹州务大臣。

随着聂奥玛在希盟旗帜下竞选,伊党已马上开除其党籍。



伊党上下追击聂奥玛,胞弟搬出母亲加入围攻

发表于 2018年4月30日 18:11  |  更新于 2018年4月30日 18:42

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长男聂奥马加入希盟上阵大选,震撼丹州政坛。连日来,伊党除了革除其党籍,以党主席“梦境寓示”攻击,如今也搬出“妈妈牌”打击聂奥玛。

身在伊党的聂阿兹另一子聂阿都今天发文告宣布,其母亲端莎巴黎雅(Tuan Sabariah Tuan Ishak)将会在聂奥玛上阵的真巴卡州席,为伊党候选人阿末法汉(Ahmad Fathan Mahmood)助选,对抗聂家长男。

“出于健康因素,行动不便的母亲原来只想专注在万捷(Bachok)助选,同时加强伊党竞选机器。”

“但如今家中面对一些事端,尤其是真巴卡州席,所以她决定加入该席的伊党竞选机器。”

聂阿都是伊党中委,本届大选将上阵万捷国席。

母亲两次受伤害

聂阿都也在文告中,为周六提名日的“意外”向全国伊党党员致歉。当时,聂奥玛宣布代表希盟上阵父亲老巢真巴卡。

“母亲被一个叫Ikram的人射伤,需要休息几天。两天前,那人直接向她的心口开枪。”

聂阿都所说的“Ikram”,指涉亲诚信党的伊斯兰友好协会(IKRAM),而聂奥玛是其中成员。

聂阿都也说,那是母亲端莎巴黎雅第二次遭射伤,第一次是前首相马哈迪以内安法令逮捕其另一名儿子。

2001年,聂阿兹的另一名儿子聂阿德里(Nik Adli)因加入激进的“大马圣战组织”(Kumpulan Mujahidin Malaysia),遭马哈迪政府以从事恐怖活动为由,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马哈迪和Ikram现在携手合作,要推翻伊党执政的丹州政府。”

母亲在政治中的角色

文告中,聂阿都也提醒兄长,《古兰经》中阿都拉依本(Abdullah Ibn al-Zubayr)反抗第二任伊斯兰哈里发耶齐德(Yazid)的故事。

他说,阿都拉依本在决定是否向倭马亚王朝(Ummayad)投降或战斗至死时,他的母亲阿斯玛(Asma Abi Bakr)泪流满面。

聂阿都说,这就是一位母亲在政治和圣战中的角色。

“母亲是我们生命中的灯塔。如果母亲没在父亲身边,没有必要提起父亲。”

“没有母亲的话,我们是谁?只是被遗弃的精子。”

哈迪也全力攻击

除了聂阿都以外,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全力攻击聂阿都。他今天在面子书撰写一封公开信,送给“遗弃领袖父亲斗争的孩子们”。

他引述诺亚方舟的故事,讲述诺亚的儿子如何小看父亲的方舟。

“事实上,伊党领袖的孩子,不应该乘上希望联盟的方舟。那目前是由想要让国阵方舟沉没的马哈迪领导,已经进了水,岌岌可危。”

“因此,伊党并不支持国阵或希盟。”

哈迪也声称,希盟仰赖“公开反伊斯兰”的行动党,也充斥着“自由派穆斯林”,而且其领导立场反复。

矛头对准诚信党

哈迪也瞄准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痛斥他们只是政治游戏的一环。

“最终,他们组成一个不以伊斯兰为原则的政党,只是个毫不重要的角色。”

“如果他们(诚信党)胜出,他们仍然没有力量;而如果他们输了,他们就会被浪潮吞噬。”

聂奥玛是在最后一刻下定决心,在希盟旗帜下竞选真巴卡州席。伊党旋即祭出纪律大铡,革除其党籍。

在这之前,他原本因为没有得到母亲的祝福,而决定不出征大选,对抗伊党。

随后,看守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宣称,在聂奥玛加入希盟前一天,哈迪阿旺曾梦到聂阿兹失了一腿。大长老也声称,梦境攸关丹州政权。

聂奥玛的父亲聂阿兹生前在1995至2013年间,担任4届的真巴卡州议员,因此,这个议席属于伊党的传统强区,也有象征意义。

分析员认为,聂奥玛代表希盟硬碰伊党,将冲击伊党的伊斯兰政治话语权,甚至将掀起一股对抗伊党的“伊斯兰海啸”。



“从小就听他讲梦见先知”,妻侄讥哈迪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8年5月1日 13:45  |  更新于 2018年5月1日 13:50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聂老单腿梦”引起民间议论,但哈迪妻侄米达扎卡利亚反讥说,哈迪梦到先知的说法不过是老调重弹而已。

米达(Miqdad Zakaria)也是诚信党马江区主席。他表示,他从小就听闻哈迪梦到先知的故事。

“哈迪这一两天来在推销他的梦。原谅我必须说一句,因为这一两天,他不断在讲梦到先知的事情。”

“这种梦境的故事,我从小就不断听说,以致有一次我问,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

“那些期待梦见先知的人变成偏执,为何会变成那样。”

米达之前一度传闻将出战登嘉楼马江国席,硬碰哈迪。他昨晚在吉兰丹慕龙一场政治讲座中主讲时,发表上述的看法。

吉兰丹看守副大臣莫哈末阿玛最近宣称,在聂奥玛加入希盟前一天,哈迪曾梦到伊党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失了一腿。

而伊党大长老哈欣耶新也接踵声称,哈迪经常在大事发生前梦见先知穆罕默德。

梦先知不该公开谈论

米达进一步指出,直至他34岁,依然听闻哈迪梦先知的故事。

他表示,自己虽然不否认上苍托梦的情况,但条件是梦者不能够公开谈论它,但反观哈迪,他却到处跟别人讲述。

米达补充,梦者若要透露自己的梦境,也必须透露予有诚信之人,不会到处宣扬,甚至把它当作是上苍的启示。



直言攻击聂奥玛过火,伊党老二说“他有权进希盟”

发表于 2018年5月1日 16:31  |  更新于 2018年5月1日 16:47

伊党上下追击聂阿兹长男聂奥玛代表希盟参选,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却强调,聂奥玛加入希盟参选只是个人选择,无需放大,并指人身攻击言论过火。

端依布拉欣今天发表文告为聂阿都争议言论灭火。此前,聂阿都搬出“遗弃精液”论抨击其兄长聂奥玛而引起哗然。

端依布拉欣说,聂阿都的言论只是代表当事人的家庭观点,没有必要发出其他的言论。

“他(聂奥玛)代表希盟参选是他个人的事务和选择,不应该加以放大。”

“伊党认为,任何攻击他(聂奥玛)的过火言论,是过份的举止。”

端依布拉欣也澄清,伊党立场须以党内主要领袖言论为准,其他言论则一盖不负责,与聂阿都言论划清界线意味浓厚。

“伊党要强调,主要领袖言论才是党的正式声明,其他言论,伊党一概不负责。”

有权参与认同的政党

端依布拉欣指出,马来西亚奉行民主,因此任何人有权选择所认同的政党。

“这不是马来西亚政治的新鲜事。现在和以前都有很多的案例。”

此前,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长男聂奥玛加入诚信党,并上阵大选,震撼丹州政坛。伊党遂革除聂奥玛党籍,全党上下也一再追击聂奥玛。

搬出“遗弃精液”论

聂阿兹儿子聂阿都抨击兄长聂奥玛违抗母亲端莎巴黎雅(Tuan Sabariah Tuan Ishak)的意愿,加入诚信党。

“母亲是我们生命中的灯塔。如果母亲没在父亲身边,没有必要提起父亲。”

“没有母亲的话,我们是谁?只是被遗弃的精液。”

聂阿都的言论一出,顿时引起社会哗然。

此前,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全力攻击聂阿都。他在面子书撰写一封公开信,送给“遗弃领袖父亲斗争的孩子们”,指伊党领袖的孩子,不应该加入希盟。

出征父亲聂阿兹选区

聂奥玛是在最后一刻下定决心,在希盟旗帜下竞选真巴卡州席。伊党旋即祭出纪律大铡,革除其党籍。

在这之前,他原本因为没有得到母亲的祝福,而决定不出征大选,对抗伊党。

随后,看守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宣称,在聂奥玛加入希盟前一天,哈迪阿旺曾梦到聂阿兹失了一腿。大长老也声称,梦境攸关丹州政权。

聂奥玛的父亲聂阿兹生前在1995至2013年间,担任4届的真巴卡州议员,因此,这个议席属于伊党的传统强区,也有象征意义。

分析员认为,聂奥玛代表希盟硬碰伊党,将冲击伊党的伊斯兰政治话语权,甚至将掀起一股对抗伊党的“伊斯兰海啸”。



“以前爬椰树挂旗掉胸毛”,末沙布讽伊党现风光有钱

发表于 2018年5月2日 16:23  |  更新于 2018年5月2日 16:40

伊党本次大选竞选547个国州议席,甚至比巫统还多。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质疑,伊党哪来这么多竞选经费,而且伊党的竞选海报印刷精美,还有彩色。

莫哈末沙布昨晚在巴生的希盟政治讲座主讲。莫哈末沙布再次发挥其幽默的演讲作风,嘲讽伊党近来的转变。

莫哈末沙布忆述,以前在伊党时,为了悬挂伊党旗帜,经常要爬椰树。

“以前,我们要爬椰树张挂伊党旗帜或标志,往往连胸毛都不保。”

莫哈末沙布的打趣说法,让在场的4000名听众哄堂大笑。

末沙布说,自从和其他同僚离开伊党并创立诚信党后,伊党看来更加风光,有彩色的宣传海报,品质更加好。

“他们从哪里拿到这些钱?”

他也质疑,伊党总共竞选547个国州议席,从哪里得来这么大笔的竞选经费。

按照选委会规定,参选国席须交付1万令吉抵押金,州席则须付5000令吉。这还不包括在选区张挂宣传品,需向地方政府支付的抵押金。

来自“个人捐款”

此前,政坛传言伊党收取巫统的庞大资金。原任波各先那国会议员玛夫兹指控,伊党收取特定巫统领袖的资金。其中,中央发展局收到150万令吉的汇款,而三名登州伊党领袖则收取100万令吉。

伊党中委朱迪(Mohd Zuhdi Marzuki)承认,伊党获得250万令吉捐款,但称这些捐款不是“糠麸”(dedak),也不附带任何条件。

朱迪说,伊党收到的上百万令吉乃“个人”的捐款,绝非来自巫统。

伊党已多次受到“拿巫统钱”的指控,也因被指收取首相纳吉9000万令吉而状告《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诽谤。

诚信党方向正确

末沙布也提到,出战大选的候选人当中,有三人是前伊党领袖的子嗣,其中一人是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长男聂奥玛,这证明诚信党的斗争方向没有错。

此前,聂奥玛加入诚信党,并上阵大选,震撼丹州政坛。伊党遂革除聂奥玛党籍,全党上下也一再追击聂奥玛。

聂阿兹儿子聂阿都甚至搬出“母亲牌”与“遗弃精液”论抨击兄长。

末沙布将出战雪州哥打拉惹(Kota Raja)国席。末沙布也回应国阵指其是空降候选人的说法。

“是的,我曾在吉打、槟州、登嘉楼和吉兰丹竞选。”

“但是,我住在雪州沙亚南将近40年了。”

因此,末沙布说,这次在哥打拉惹竞选,其实是“返乡”竞选。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17: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聂奥玛丢失祈祷司职务,聂阿都取而代之

发表于 2018年5月18日 14:52  |  更新于 2018年5月18日 16:55

第14届大选落之际,聂阿兹长男聂奥玛因加入希盟参选,如今非但遭人家排斥,连清真寺的祈祷司一职也遭撤换。

就在今早,聂奥玛如常到浮罗马六甲清真寺(又称聂阿兹清真寺),为人们举行清晨宗教讲座(kuliah subuh),却发现其祈祷司职务被弟弟聂阿都取代。

聂奥玛今日在哥打巴鲁聂长老大厦(Wisma Tok Guru)向人们讲解此事。

他说,聂阿兹辞世后,他们几名兄弟就开始担任浮罗马六甲清真寺祈祷司,而他主要负责周三与周四晚间宗教讲座(kuliah Maghrib),以及周五的清晨宗教讲座。

“打招呼不会弄脏吗? ”

他语带哽咽说,今早祈祷时,聂阿都突然告知她,将会取代他成为祈祷司。

“他(与我)打招呼后,我(向他)说‘这打招呼没问题吗?不会弄脏吗?’。”

“我想说声道歉,出于许多原因,我无法专注,无法发表演讲。”

参加希盟不走回头路

“他(聂阿都)说这是家人的决定。因此,我不获成为祈祷司(伊玛目)……当我去(参加希盟),就不会走回头路。”

他强调,这是他加入希盟所付出的代价,但他不会言悔。

本届大选,聂奥玛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在希盟旗帜下上阵真巴卡州席,但最终落败。

他在三角战中仅获得2418票, 国阵候选人莫哈末法里斯(Mohd Fareez Nor Amran)夺得7075票, 而伊党候选人阿末法汉(Ahmad Fathan Mahmood)则以1万549票当选。



欣慰全国人民创造改变,聂奥玛谦卑反省败走丹州

发表于 2018年5月18日 16:45  |  更新于 2018年5月18日 17:13

尽管面对家人强烈阻挠,伊党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的长男聂奥玛在第14届大选提名日最后一刻投入诚信党,出战先父的旧选区真巴卡州席。

聂奥玛最终在自己的故乡惨败,但却带着感谢上苍的心情欣然接受选举结果。他认为,希盟在吉兰丹的失败或是上苍赐予的良好平衡,需要反省改进不足。

《当今大马》近日专访聂奥玛,谈及本届大选的心路历程及看法。此访谈对话录如下:

《当今》:您经历第14届大选及现在国家的改变,您有什么想要与马来西亚人民分享的吗?

聂奥玛:简单来说,无论我们在任何领域,我们的目标都相同。我们身为真主阿拉的奴仆,我们所做的贡献都是为了伊斯兰。

政治领域则更为广泛,我们决定要踏入政治时,必须面对挑战也更大。感谢真主,我们会继续努力。原则上,我们必须依据自己的能力来贡献伊斯兰,为宇宙万物的完整及真主的恩泽贡献。

《当今》:虽然您踏入政坛的时间很短,但你目前对于自己(在政坛上)的贡献满意吗?

聂奥玛:感谢真主,坦白说,我还有余力可以贡献。目前,若我们的目标是促进国家的政权改革,而我们达致了目标。

由于我们的推动,国家现已交由新团队来领导,并受到选举承诺及宣言的约束,尤其在联邦层级。

《当今》:第14届大选期间,有哪些经验令你印象深刻的吗?

聂奥玛:本届大选我正式受委成为真巴卡州席候选人。在这9到10天的竞选期间,我也离开吉兰丹(到其他州属)去唤起人民的醒觉和信心。我让他们知道,无论是联邦或者州层级,都是时候改变这个国家政权了。

这次的竞选经验非常宝贵,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全程参与。若以真巴卡州席来说,我(有机会)接触到人民的现实生活。(竞选工作)从早到晚,虽然很累,但是我个人感到很满足。

《当今》:联邦政权在本届大选易手,但吉兰丹希盟却没能赢取选民的支持因而惨败。您认为原因何在呢?

聂奥玛: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吉兰丹选民的选择。我们要求州政府尽力履行职务及责任,并且要公正无私地照顾人民。

同样的,我们也敦促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秉持公正态度,并非只是(服务)支持他们的选民,而是要(服务)所有人民。

其次, 我们必须事后反省及研究(失败)原因。不过,我个人不能(对外)说些什么,因为我们应该交由党来发表看法。然而,这(次的落败)确实反映出我们有一些需要接受和改进的弱点。

其中可能的原因是,人民仍然相信现有的政府,我们必须向他们解释及揭露。我们希望能够改善国家的治理。我们看到还有很多改善空间,全都是为了人民好。

《当今》:(希盟在吉兰丹)州落败得相当严重,您认为竞选期间最大的策略疏失是什么呢?

聂奥玛:其实我和丹州希盟主席胡桑慕沙讨论过,我们必须专注于(争取入主)布城。这个州属算是桥梁,但是我们参选、讨论和策略都是布城。

因此,我很开心能够促成改变。(当然这也是)人民自己的意愿。我们不能否认真主阿拉的决定,我们的存在都源自于祂。

(希盟在吉兰丹)州落败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朋友们都很平静,这些都是上苍做的美好决定,没什么问题。

如果我们赢了整个州属,马来西亚可能会发生骚动,(希盟)可能会骄傲自大。不过现在上苍赐予良好的平衡,在一些地方我们需要反省,在一些地方给我们机会,而我们会确保最后一切回馈于人民。

《当今》:希盟在联邦取得胜利并推翻国阵,您如何看这样的改变呢?

聂奥玛:这其实是上苍的恩泽,这也是人民的力量。马来西亚人民已经突破恐惧,敢于创造改变,就像我们此前看到其他国家发生的那般。

感谢真主,马来西亚人民也勇敢创造改变了。这是非常引人注目的正面发展,这也是上苍给我们的恩赐。  

这意味着(政府应)尊重人民的需求及履行我们的宣言,尤其是联邦政府百日新政的承诺,那很重要。

《当今》:您对马哈迪政府的内阁有什么期待吗?

聂奥玛:我认为马哈迪并非独自一人,我们认为,在党的层次,他仰赖希盟主席理事会;在国家的层次,他仰赖内阁。

我们让马哈迪及他的团队有机会组成内阁,而他不能耗费太久的时间。我们希望他能在一个星期内解决所有(内阁名单),因为人民等了许久,但我们也不需太仓促。

如果真的拖延了(也没关系),因为希盟四个政党需要讨论。我希望在这个斋戒月,各位穆斯林能够对上苍心怀感激,这个国家现在处在正确的轨道上。

《当今》:您在第14届大选中被视为一个能够吸引众多支持者的重要人物,您对此感受如何呢?

聂奥玛:若是说在州内尤其是真巴卡的话,因为能够深入了解人民的生活,我非常满足。这不仅是身为候选人的责任,也是我们作为穆斯林的责任。

至于全国的情况,公众对我的热烈接纳其实让我感到惊讶,尤其是非穆斯林。我现在说的这些,其实我之前已经提过了。

我看到人民能够接受(改变),其中还包括非穆斯林的时候,我感谢上苍。重点是这不是个人或小群体的利益。

我个人其实有信心希盟能够执政中央,只不过这需要由马来西亚人民明确地表达出来。当我(们)入主布城的时候,我看见马来西亚人民想要实现改变的明确意愿。

《当今》:您对本届选举投下一票的选民有什么话要说吗?

聂奥玛:首先,我们认为人民所做的选择很正确,而我们不需要太仓促。我们需要给马哈迪所领导的新政府及整个领导层一些机会。

我们需要给他们机会组成一个坚毅、优秀及值得我们信任的团队,以提供最好的服务。基本上这就是我们在宣言里承诺的。

第二点,特别是我们穆斯林应该经常感谢真主,我们必须要维系和上苍的连结,并与所有穆斯林及非穆斯林保持良好关系。

我们赢了但不要骄傲,不要觉得高高在上,而是要负起责任。换句话说,当我们胜利时,我们需要承载更多东西。当我们要求一件事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我们贡献了什么。

现在我们获胜了,我们不能仅是坐享成果。反之,我们要继续付出劳力、想法、资源及努力。

对于穆斯林,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所做的得到真主的应允。至于非穆斯林,我认为他们应为这个国家奉献,我们是大马公民,各自拥有权利、互相尊重,并尊崇希盟主席理事会所同意的章程。

《当今》:关于安华重获自由的事,您与什么感受可以分享吗?

聂奥玛:每当安华前去瞻仰我已故父亲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通常我都会在旁。我从中看到他的的人格、他的精神、他的个性,而我父亲给他的最后一个绰号就是“男子汉”(anak jantan)。在吉兰丹人口中说的“anak jantan”,是类似汉都亚(Hang Tuah)及汉惹拔(Hang Jebat)那样的人。

我身为大马公民及穆斯林,我对他的获释感到万分欣慰。我们要感谢大马人民促成他重获自由。

我们也承蒙国家元首的仁慈,国家元首在很短的时间内批准特赦他。此事也展现出马哈迪处事透明且富有威严。

《当今》:借此机会,我想代《当今大马》读者向您问好,尤其是一群向来关心您动向的旅德马来西亚籍学生。

聂奥玛:愿上苍赐福予您,感谢真主,我知道他们可能还非常激动,因为记得我的聂老(Tok Guru)的精神。我只是聂老的孩子,我还没到达他的水准。

如果他们想要感受那种精神,目前我们能够分享的只有一点点。感谢真主。我知道自己尚有很多不足,但我们并不担忧,因为我们并不是独自前行,无论在吉兰丹或是全国,我们都与一个队伍共同前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15 04:22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