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惊见马来行动党人?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3 19: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佬 于 2015-7-7 02:18 PM 编辑

当今大马

证明行动党是多元种族政党 槟马来人大会盼五巫裔入围

刘嘉铭   2012年12月13日 下午4点49分

距离行动党全国党选倒数两天,槟州马来人大会(Penang Malay Congress)希望,该党5名马来候选人入围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委)名单,以证明该党是个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政党。

槟马来人大会主席拉玛(Rahmad Isahak)希望,行动党言行一致,不是只一味玩弄政治修辞。

二巫裔更上一层楼

拉玛(左图)今天召开记者会表示,槟马来人大会将认真观察本周末在槟城举行的行动党大会,检验后者是否准备为拉拢更多马来人入党踏出第一步。

“过去,马来社群常标签该党反马来人。”

他说,如果8位被提名的马来候选人中,有5人入围30名中委会阵容(票选20人),行动党将掀开在马来社群巩固力量的新篇章。

他特别点名,行动党珍惜两名资深马来领袖,即前柔州主席阿末顿(Ahmad Ton)及前全国副主席祖基菲(Zulkifli Mohd. Noor)过去25年的贡献,同时确保他们担任更高的职位,即副主席以上。

阿里芬再里尔上榜

在今年举行的民主行动党第十六届全国党员代表大会暨改选,共有66名候选人角逐20个中央执行委员的职位。

不过,上周当选社青团团长的马口区州议员张聒翔已宣布退选,以专注领导社青团的团务。

名单中的8名马来候选人分别是阿末顿(Ahmad Ton)、获槟政府推荐为上议员的阿里芬(Ariffin S.M.Omar)、秘书长政治秘书再里尔(Zairil Khir Johari) 、哈伦阿末(Harun Ahmad)、索莱曼(Solaiman Syed Ibrahim)、东姑祖普里(Tengku Zulpuri Shah Raja Puji )、罗瑟里(Roseli Abd. Ghani)及祖基菲(Zulkifli Mohd. Noor)

来自全国各地逾2500名中央代表,将票选20人组成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中选者再复选各职位及另委任不超过10名中委。

促宣布巫裔候选人数

拉玛表示,党选后,行动党接着要确保马来领袖在下一届大选中占有一席之地。

他吁请,身为秘书长的林冠英在全国大会致辞时公布马来候选人,特别是在槟城上阵的人数。

“不用提到候选人名字或所攻打的议席,只要传达讯息给那些一直觉得行动党反马来人及不会允许马来人参与选举的人士。”

“选举已经近在眉睫,如果行动党真要获得马来社群的支持,就不再需要隐藏马来候选人的讯息。”

他相信,行动党在槟城拥有19个议席,要宣布分配一个议席给马来候选并不是件难事。



不满“纯巫裔”皆落选中委会 马来组织抨行动党假装多元

2013年9月30日 傍晚6点14分

槟州马来人公会不满,行动党中委重选维持上届阵容,即去年12月胜出的所有20人再次中选,而多名巫裔候选人继续榜上无名。

拉玛前天宣布“退党”的槟马来人公会主席拉玛(Rahmad Isahak)质疑,为何只有一名穆斯林候选人(再里尔)胜出,另7名“纯马来人”却纷纷落选。

再里尔(Zairil Khir Johari)也是升旗山国会议员,他在昨天的重选中以1132张票排名第12位。但是,一些马来非政府组织早前批评,他不是“纯种马来人”,因为他的母亲是华裔。

其他票数较高的巫裔落败候选人包括原任副主席阿里芬(Ariffin SM Omar,441票)、文德甲州议员东姑祖布里(Tengku Zulpuri Shah Raja Puji,441票)和阿末顿(Ahmad Ton,351票)。

阿里芬之后受委为中委,并再度担任副主席一职。

此前大力抨击林冠英的前全国副主席朱基菲里(Zulkifli Mohd Noor)也只获得220票而落选。

至于另外一名巫裔候选人罗斯里(Roseli Abdul Gani)则退选。

拉玛今天发文告炮轰,行动党领导层对接二连三的批评视若无睹,更毫不留情地惩罚党内的资深马来领袖。

“行动党理应捍卫的多元种族概念去了哪里?马来人现在和永远都不能再寄望和信赖行动党,或向该党寻求庇护。”

他觉得,行动党已是我国马来社会的“头号负累”(liabiliti utama)。

“如果民联在第14届大选赢得布城,马来人将遭遇什么命运?”

拉玛表示,行动党一再宣称有能力捍卫马来人,以及在上届大选获得更多马来人的支持。但是,7名马来候选人却被代表否决。

“如果他们真的能帮助马来人,为何7名领袖都悉数落败?”

他说,至少两三名马来人候选人应该中选为中委,而不是事后才委任,以充当橱窗来展示党的多元种族形象。

“为了证明在党内有价值,行动党的马来人还要出卖他们尊严多久?”

拉玛最后呼吁,民联的友党,特别是伊斯兰党检讨与行动党的合作关系。

“这是伊斯兰党必须和需优先处理的事。”

他质问,以宗教司领导的伊斯兰党难道要继续支持和合理化行动党的举止,尽管该党种族主义的作风是伊党争取马来人支持的负累。

“目睹友党如此轻蔑伊斯兰教和马来人,伊斯兰党要容忍至到什么时候?



中国报

骂林冠英是希特勒 民行巫裔党员退党

28 Sep 2013 17:04

(檳城28日讯)行动党巫裔党员拉末因不满该党多年来未珍惜巫裔权益,更直指该党秘书长林冠英为现代希特勒,无法忍受对方的行事作风,今日宣佈退党。

拉末也是檳州马来人联合会主席,该联合会被视为是支援行动党的外围组织。

拉末(49岁)于去年6月8日入党,由于他在第13届大选,以独立人士身分上阵峇都茅,因此于4月24日接获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的开除党籍信函。

不过,拉末今日在商贸酒店大厅举行的记者会上宣称,由于早前该党大会兼改选不受承认,所以他认为陈国伟发出的信函並不成立,他是自愿退党。

他说,多年来未看到行动党內有巫裔担任要职及珍惜巫裔,如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阿末诺逝世后,也未看到该党作出任何举动。

他奉劝行动党要悔过,並努力朝向多元种族政党的目標,以他所见,该党主要由还是由华裔及少数印裔支配。

他也不满行动党內出现家族政党现象,如林冠英及其父亲林吉祥(行动党国会领袖)和妹妹林慧英也在党內。

他直言,林冠英经常引用的伊斯兰名言“ala umar Abdul Aziz serta istilah Amar Makruf Nahi Mungkar”其意图,是为取得巫裔的支持,他认为,林冠英应该停止此举动。

他提及,过去大选中,他有被提名上阵,但最终未被党委任,他指这是该党用以欺骗巫裔的障眼法,也显示巫裔党员不具资格在行动党党旗帜下上阵。



南洋商报

未退出行动党或闹双重党籍 祖基菲里成立人民替代党

2014-09-17 09:31

(槟城16日讯)马来西亚日宣布成立新政党,民主行动党前副主席祖基菲里在尚未退党的情况下,“自立门户”成立人民替代党(People's Alternative Party,PAP),放眼在第14届大选上阵全国所有席位。

祖基菲里今早以人民替代党筹委会主席的身分召开记者会,宣布成立该新政党,并指已于昨日(15日)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成立该党,目前只等待社团注册局的批准,就能委任各州及国席的领袖。

已宣布辞去党职的祖基菲里仍是行动党党员,因此今次另起炉灶或引发双重党籍纠纷。

人民斗争平台会上,他也说,人民替代党是多元种族的政党,党理念主要是尊重君主、遵从宪法、维护马来人特权及尊敬非马来人。

他强调,人民替代党是人民斗争的平台,绝不会被任何一方所利用,并希望没有加入任何政党,或是已退党者加入,入党费为10令吉。

党员典当妻子金饰组党

人民替代党筹委会秘书拉末指出,人民替代党将作为人民的喉舌,把人民的意愿传达给领导层。

拉末也是槟城马来人联合会(KMPP)主席,他笑言,有党员为了筹备资金来成立政党及全国收集意见,甚至不惜典当妻子的金饰。

“我们绝非蚊子党,也不会‘死在半途’,我们将会成为人民的选择。”

行动党交纪委会处理

“我们会交由党纪律委员会来处理!”

民主行动党槟州社青团团长兼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指出,尽管祖基菲里在未退党的情况下,以“筹委会主席”身分成立新政党,但基于有关政党是以针对行动党为主,因此将交由纪律委员会处理。

据了解,由于祖基菲里没有“正式”加入新政党,加上该党也还未获得通过,因此,行动党无法以“双重党籍”来对付前者。

由于人民替代党的成员拉曼早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新政党以制衡行动党为主调,因此,祖基菲里的行径俨然触犯了党纪。



陆兆福:成立新政党 祖基菲里被行动党开除

2014-09-20 14:52

(槟城19日讯)民主行动党党全国组织秘书兼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证实,随着党前全国副主席及槟州州委职祖基菲里宣布成立新政党,他的党籍讲自动被开除。

他于周五在接受电访时,根据党章,任何党员一旦自行加入其他政党,将自动失去该党党籍。

“虽然祖基菲里自称自己是新政党的筹委会主席,但随着他公开宣布成立新政党,这也意味着他已经触犯党章了。”

当被询及行动党是否会对外公布其党籍被开除一事时,陆兆福并不认为有此必要。

此外,副宣传秘书兼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和槟州社青团团长兼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在接受电访时皆证实,祖基菲里已失去党籍一事。

曾挑战党领袖开除党籍

祖基菲里是于日前宣布成立新政党,即人民代替党(People's Alternative Party),以成为第三股政治势力。

此外,祖基菲里自去年起,就不断通过媒体炮轰行动党,在辞去党职和由槟州政府委任的职位之余,也尝试挑战党领袖开除其党籍。

无论如何,记者也尝试多次拨电予祖基菲里以要求后者针对开除党籍一事作出回复,但却无法成功联络上对方。



若加巴星愿退位 祖基菲里自荐火箭主席

2013-09-25 08:26

(槟城24日讯)若加巴星愿退位,祖基菲里自荐成为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

继多日前召开记者会促请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为重选风波负起全责而退出重选,行动党前全国副主席祖基菲里今日再度召开记者会这么指出。

应选巫裔当党主席

祖基菲里说,在过去47年,巫裔领袖从没在行动党担任党主席,在这一届中委重选时应该创造历史,让一个有资格的巫裔成为党主席,一并洗脱单一种族政党的形象。

他指出,行动党全国代表应该勇于拒绝“家族政治”的文化,并阻止该文化在党内盛行,避免党的民主制度被破坏。

他担忧,如果行动党仍然没有一个巫裔领袖在党内任何高职,那该党将无法继续获得更多巫裔的支持。

“出席了多场的竞选宣传活动后,一些州属的代表都认为是时候把‘乌巴’(ubah)的理念贯彻在这次中委会改选,拒绝家族政治的入侵,以防止党内会因为这不健康的文化而分裂。”

他说,如果他成功在这一次的中委会改选再度获选,他将寻求中委会的意愿,在复选时遴选他为全国主席,惟前提是加巴星愿意退位。

祖基菲里透露,如今他已展开了竞选宣传行程,并曾拜访数个州属如玻璃市和雪兰莪,接下去他也会前往柔佛州拜会党代表,并收集基层的声音和建议。

此外,他也呼吁代表投票选出一个年轻且有能力的党领袖成为秘书长。

行动党将于本星期日(29日)在吉隆坡召开代表大会,以重新遴选新一届的中委会。

呼吁代表倒林冠英

祖基菲里也基于几点,呼吁中央代表拒绝现任的秘书长林冠英再度连任。

他说,行动党经历了许多低潮,但仍有许多党元老仍然愿意陪伴党度过这些风雨,可是这些元老却无法获得重视和承认。

“他们为了党作出许多牺牲,也一直在维护着党,可惜有些人却忘了他们的贡献。”

他批评,这种做法犹如忘恩负义,并导致这些元老在党内的位置日益边缘化。

他讽刺秘书长说,一些曾经是其他政党的“青蛙”如今却能在党内渗透,甚至能在党内或是州政府里获得权力,这足以证明了秘书长的不足之处。

他说,党员和代表也不希望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再次出现操控手段,主导这次重选的成绩。

有人操纵招标工程

他说,基层已经反映了,州政府的一些公开招标工程中,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些招标工程,让特定人士获利。

他遗憾,之前党内不断批评国阵在执政州政府时,许多招标工程都是暗地里进行,如今民联执政后,该情况竟然变得更严重,表面看来是公开招标,实际确实有人在背后操纵着。

“党代表更希望这一次中委会重选是透明、干净与民主,而不是一些人士用上述的欺骗方式来操控重选成绩。”

不担心秋后算账

当记者询问祖基菲里是否担心自己在党选后因发表上述言论而被秋后算账,他直言表示不担心。

“行动党是为全民而奋斗,而不是为了一个家庭,而且行动党是一个强调民主的政党,如果我因阐述事实而被对付,足以证明这党已经成为一个独裁的政党。”

他气愤地说,自己也参与了创党的过程,如今却有一些人坐享其成,犹如一个工匠在建好屋子后,外人擅自拿了钥匙进入屋子内享福。



东姑阿兹:父子截然不同 “吉祥可靠 冠英不讲情理”

2012-05-16 19:07

(吉隆坡16日讯)刚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的东姑阿都阿兹形容,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及秘书长林冠英给他的印象截然不同。

在行动党担任副主席的东姑阿兹说,他信任林吉祥,但觉得后者的儿子即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是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这名78岁的前国家银行顾问接受《星报》专访时,谈及他对行动党领导层的看法。

冠英没覆函缺礼仪

《星报》指他甚至以“深感庆幸得以摆脱专制的政党”形容本身的感受。

东姑阿兹说,林冠英针对他不赞同净选盟在独立广场静坐抗议一事发表评论后,他曾致电邮予对方,不过,这名首长甚至没有回邮给他。

吉祥两度上门拜会

他说:“我献议,为了顾全党的和谐,若有需要,我可以先辞去中委会职位,过一段适当的时期再退党。

“但是没有回音,冠英没有覆函给我。他不懂这方面的情理。然而,吉祥两度来家里找我,希望事情不要去到那个地步。

“吉祥和我已是老朋友,我信任他,但他的儿子是另一种人。”

东姑阿兹透露,他也通知行动党领导层,表示愿意针对自己就净选盟发表的言论面对纪律行动。“他应该这么做,但是他没有做任何事情。那是领袖应履行的职务,但他什么都没做。”

支持净选盟 反对上街头

针对净选盟,曾领导马来西亚国际透明度组织的东姑阿兹说,他反对走上街头,因为他知道情况会失控;不过,他强调本身绝对支持净选盟争取自由公正选举的运动。

“我并非反自己的党,我只是反对秘书长的态度,尤其是不确实的指责我违反行动党支持净选盟的决定。我一直都支持自由公正的选举。”

他说,林冠英对他作出的斥责,令人们误以为他的言论违反了党的立场及反对净选盟的斗争,因此,他决定退党。

“行动党领袖忽视道德廉正”

东姑阿都阿兹说,许多民主行动党领袖其实已违反了本身制定的法规,甚至在他们本身执政及成立政府的州属。

他说,针对各项课题,这些领袖都已忽视了需要维持崇高道德及廉正的大局。

他说,他曾在行动党中委会多次提出这种不道德问题,但其他成员却置若罔闻。

他说,他无知的认为整个行动党都认同他一向坚持的政治原则及理念,例如言论自由。

“一名主要领袖在未经地方议会批准下,于八打灵再也设立火箭咖啡厅;其他成员提起此事时,它被扫进地毯下,没有采取行动。”

东姑阿兹指出,这件事发生于行动党作为州政府一分子的雪兰莪州。他说,该党许多领袖都不了解地方议会的重要性,事实上,那是人民与政府之间最主要的接触点。

“在这宗案例中,行动党是政府的一分子,如果人们产生恶劣印象,行动党便面对指责。”

阻议会对付非法小贩

东姑阿兹举另一个滥权例子,指另一名主要领袖阻止地方议会执法人员对付非法小贩。

“他保护小贩,只因为他们是行动党的支持者。那是错误及不道德的。我在中委会提出这宗案例,但他们显然感到不快。他们必须了解,道德及廉正课题都重要。”

部分行政议员须严密监督

东姑阿兹认为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执政槟州及雪州的表现都还可以,不过,他担心上述不道德举措所带来的后果。

他说,行动党百乐镇区州议员谢永贤致函该党,指雪州行政存有许多缺点,其实只是“冰山一角”。

“我同意行动党有一两名行政议员需要受到严密监督。如果这就是行动党与其民联盟党的态度,这些人可以被委以更大的责任吗?”

东姑阿兹质疑民联是否已做好执政中央的准备。

谈及槟州政府,他认为首席部长林冠英花太多时间,把一切问题归咎于前朝政府。“要当一名好领袖,则必须是一名好的聆听者。冠英需要聆听更多。”

5万元新职献议形同侮辱 “林冠英没教养”

东姑阿都阿兹透露,后来林冠英在星期日致电给他,献议他出任一个新职位,更加速了他退党的决定。

“我不知道那是基于同情,或针对失去上议员职位作出的补偿,他献议我出任槟州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到了昨天(周一),再里尔基尔佐哈励(林冠英的政治秘书)又来电,再度提出上述献议,并说明有关职位有5万令吉俸禄。

“我认为这项献议完全是一种侮辱,来自一名完全不谙尊重之道的人。他难道认为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东姑阿兹说,他把对方的这项举措视为企图贿赂他。

“身为长者,我认为那是一种‘没有教养’(biadap)的行为。这是导致我决定宣布退党真正原因。我不能和这个人一起工作。”



光明日报

阿都阿兹退党‧集会立场不同看法受尊重‧林冠英挽留阿都阿兹

2012-05-16 10:23

东姑阿都阿兹在迎接全国大选的非常时期,突然宣佈退出民主行动党,引起各界议论纷纷。(图:光明日报)

(檳城15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挽留宣佈退党的全国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他说,儘管东姑阿都阿兹在净选盟3.0与行动党持有不同的立场,但行动党尊重东姑阿都阿兹的不同看法,並声称行动党领袖皆不愿阿都阿兹离去,希望他能继续留下来。

党有足够空间容纳歧见

“我希望我们能以党同志团结一心的精神,解决党內的任何歧见。我將会联络阿都阿兹,与他会面商量,希望他可以回心转意。”

林冠英说,行动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东姑阿都阿兹作为全国副主席,並容纳他与行动党之间,针对净选盟要求在独立广场静坐抗议不能妥协的歧见。

“上议员东姑阿都阿兹宣佈退党时,指他与行动党领导层存有‘不能妥协的歧见’。阿都阿兹不同意行动党的正式立场,即支持净选盟3.0在独立广场静坐抗议,要求更乾净、自由及公平的选举。不过,行动党容纳他与行动党之间存在歧见。”

林冠英也引述《当今大马》报导说,东姑阿都阿兹声称他公开反对行动党,並且选择放弃被提名为上议员,因此,他的上议员职位並不是行动党革除的。

阿都阿兹也建议党领袖应该就他的不同意见,像对待其他党员一样,对他採取纪律行动。由於行动党没有对他採取纪律行动,他决定退党以避免更多的难堪情况。

“我对於退党的决定感到难过。行动党相信言论自由,每一个党员及领袖都可以拥有不同声音。我不赞同对他採取纪律行动。”



阿都阿兹退党阴影罩基层‧郭素沁:致巫裔落选火箭中委

2012-12-18 11:37

(吉隆坡17日讯)民主行动党新任副主席郭素沁指出,前任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退党的阴影依然笼罩党基层代表,再加上基层代表对巫裔候选人认识不深,以致8名巫裔候选人在中委改选中落败。

她形容8名巫裔候选人在党中委改选落败,令行动党大会“美中不足”。

指基层接受异族领袖

她声称,东姑阿兹入党后隨即受委上议员,党也安排他到全国各地演讲,结果他在退党后却利用各平台抨击行动党为种族主义政党。

“东姑阿兹在主流媒体上大肆抨击行动党及党领袖,企图摧毁整个党,基层难免对类似空降式的巫裔领袖抱有戒心,。”

她希望代表能瞭解种族並不足以作为退党或跳槽的標籤,她举例党主席卡巴星、副主席古拉及委员哥宾星皆是高票中选的中委,显示党基层能接受异族领袖。

“我们也有前朝华裔代议士跳槽,就好比许月凤。我们需花一点时间让代表瞭解不应標籤巫裔领袖。”

她指出,本身在改选前就陪同竞选中委候选人之一的阿里芬会见代表,毕竟基层在投票时需考虑多元种族党领袖的趋势。

她声称,巫裔候选人在中委改选中落败,也是因为党基层代表对他们认识不深,甚至没见过巫裔候选人。

郭素沁週一出席“雪州绿色趋势讲座会”受询时,如此回应。

她说,行动党新一届中委已委任卡达山、伊班及马来人领袖,党中央领导层朝向多元种族化。

“首相纳吉在批评行动党之余,为何巫统不修改党章容纳其他非巫裔加入该党,甚至竞选该党要职?巫统没资格批评行动党没有容纳巫裔领袖。”

任党全国组织秘书致得票低

有者分析郭素沁因担任党全国组织秘书一职,以致她在改选中得票远比2008年党改选时来得低,郭素沁毫不否认此说法。

她声称,担任全国组织秘书4年期间,她必须作出艰难及不受欢迎的决定,必须忍受被代表误解或被视为思想偏激。

她坦言,不是很多人瞭解在2008年党改选期间,她是为党利益而无可避免的接受全国组织秘书一职。

“我的朋友发简讯恭喜我,儘管面对许多负面留言,也能被选入20最高票中委。他是针对我过去两个月来面对许多留言攻击但是依然中选,而由衷地恭喜我。”

她对卸下全国组织秘书一职感到鬆一口气,她声称如今可专注於党务上,尤其是为大选作好准备。



星洲日报

行动党重选不乾净‧祖基菲里:不会退党

2013-10-03 17:11

(檳城3日讯)行动党前副主席祖基菲里批评行动党中委会重选在“不乾净”情况下进行,但他强调,自己不会退出行动党。

他今日在檳州马来人联合会主席拉末陪同下召开新闻发佈会时说,他接受在重选中败选的事实,但批评重选存有疑点。

他举例说,有一些投票箱“好像”、“看起来”关盖得不好、他在重选两天后才收到代表们的名单,导致他不能联络这些代表为自己拉票、点墨很容易就可被去除等。

他透露,他的名字並没有在“林冠英的菜单”中,而他当天看到很多出来投票的代表是新面孔(没在去年党选中投票)而感到失望。

指845代表缺席无声抗议

他也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父亲林吉祥的得票少200多张,是羞耻的事;重选当天有845名代表没出席,他认为这些代表在作无声抗议,意味反对林氏父子的票有超过1千张。

儘管如此,他说,他不会退党,应该退党的人是那些破坏行动党体制的人,他抨击行动党在308大选后只是一个“假多元”的政党。

不过,祖基菲里补充:“狗的主人不喂食,反而是隔壁的邻居喂这只狗,狗最终跑去邻居那边也是一件正常的事。”

247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3397

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2-12-13 20: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养蛇吃鸡,后患无穷 !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00: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再里尔的内伤、外伤、自伤、致命伤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下午五时二十四分

要不然,再里尔不但要独自承担内伤、外伤和自伤的致命惨痛,网络上对他血统的流言蜚语,最终只会淡化“火箭拥有票选巫裔领袖”的形象包装。

每逢江湖大决战,火箭帮都会祭出无数新彗星,当着招牌菜来抢票。有些彗星射出星空闪耀,如陆兆福、潘俭伟;有些则出师不利而当空爆炸。背着已故巫统元老部长佐哈利光环的林冠英身边红人再里尔,就是一颗凌空爆炸的火箭新彗星。是谁害死他?

江湖有人说,害死再里尔的人,是火箭自己,连累这颗彗星内伤攻心,肺破腑碎。也有人说,再里尔是外伤严重,被火箭叛徒东姑阿兹揭穿不是基尔佐哈利亲生骨肉,后被天秤报章及部落客大肆炒炸,火箭容载再里尔马来贵族血统的神话,因而破灭。

当然,江湖也有人传说,再里尔是自伤,在政治游戏里过份无知,不懂得家族盛名竟是一把双刃刀,开头是借系出名门而轻易空降火箭帮,随即家族背景和血统神话被质疑,遭受流言围剿而成政治困兽。

说到再里尔被火箭帮过份“梦幻”包装,结果遭受严重内伤,不是没理由。

再里尔是于2010年9月入帮,当初火箭不管青红皂白,便大力宣传他是基尔佐哈利的儿子,短短五个月后,即被委任为秘书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2012年初,刘镇东在槟城州政府智库槟州研究所(Penang Institute)闯祸,被智库长官副首长拉玛沙米责问而离职,智库重新洗牌,引进国际经济学者胡永泰博士从美国遥控,再里尔趁虚而入,年方三十而立即被擢升为智库首席执行员。

上任不久,刚好碰到前火箭副主席东姑阿兹上议员不获续任风波,再里尔受命以电话向东姑献议客卿学者闲职,加补每年五万大元考察费,东姑阿兹觉得再里尔乳臭未干竟敢隔空侮辱前辈,才会愤然大怒,脱离党籍,剿攻火箭至今,火力一波比一波吃紧。

去年,火箭中委改选成绩出现摆乌龙,使到原本落败的再里尔,死而复生,踢走伍薪荣而成功跻身中委会。可是,帮内有大把噪音,不能接受电脑计票错误的解释,反而将之视为林吉祥父子使计把爱将推向高层。

再里尔以特级天兵身份落籍槟城老鼠岛支部,选择只在槟城象牙塔阶层活动,更甭论模仿当年林冠英、拉玛沙米、刘镇东与黄泉安“四大天兵”亲民形象,设立基层。有关火箭刻意为再里尔物色槟城安全选区上阵的传言,也进一步激发党帮内本土兵对他的愤懑。

数月前,再里尔否认自己会被安排上阵双溪槟榔州议席,似乎暗喻草根选区不符他的高鼻子格调。与此同时,也有传言指他将取代将要出走柔佛竞选的刘镇东,代他上阵升旗山国会议席。最新又有传言,说火箭高层借故于大决战前夕,冻结老鼠岛州议员郭庭恺六个月党籍,纯粹目的是为再里尔铺路,让他鹊巢鸠占。当地选民看了不爽,在报章和网络力挺郭庭恺,火箭中央投鼠忌器,不得不刹车U转,把郭庭恺六个月徒刑减成一个月。

再里尔血统神话的确给他带来无妄之灾,如果不信,你只需谷歌搜寻,击入关键字“再里尔”,就会发现一连串有关网民对他血统真伪的质疑。最近更凶,亲巫统、亲麻花部落格竟还搬出再里尔底细,道明他不但不是基尔佐哈利的亲生骨肉或私生子,出生原名竟是Christopher Ross Lim,生父为新加坡人Howard Lim,出生日期是1982年10月17日,出生地点是美国夏威夷,直到1997年6月23日才追随母亲皈依伊斯兰教,取名Zairil Khir Johari bin Abdullah,不是Zairil bin Khir Johari。

针对东姑阿兹对他做“不是基尔佐哈利亲生子”的指责,再里尔表示感到非常伤痛与失望,除了阐明攻击他的人旨在摧毁他的意志,他继续强调身体里还是流着先父基尔佐哈里的血。

现在,火箭剧本怎么写下去?火箭为了祭出一个“票选”马来中委而护航,结果再里尔却被指为“非正版”马来人。为何不请名律师帮主加巴星将东姑阿兹揪上法庭,在法官面前审阅再里尔报生纸,甚或验证DNA,再向他追索诽谤赔偿,一了百了?

要不然,再里尔不但要独自承担内伤、外伤和自伤的致命惨痛,网络上对他血统的流言蜚语,最终只会淡化“火箭拥有票选巫裔领袖”的形象包装。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3/01/25/83.html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5-7-5 22: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森王子证实行动党曾邀加盟 非议东姑阿兹公开会谈内容

2013年1月29日 下午4点37分



森美兰州二王子东姑阿比丁证实,森州行动党主席陆兆福确曾委托该党前副主席东姑阿兹邀请他入党。不过,他非议东姑阿兹,公开这项私人会面的内容。

东姑阿比丁(Tunku Zain Al-’Abidin ibni Tuanku Muhriz)今日发表文告,回应东姑阿兹日前的言论。

“不幸的,这项私人会谈被公开。政党理应可以自由地接触任何马来西亚公民,以讨论法律范围内的机密献议。”

“我要感谢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他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不接受,我们也就闭口不谈而已。尊重隐私。好像你求婚不成功,也不需要大肆喧嚷。’”

与政党私下会面正常



不过,东姑阿比丁(左图)表示,随着此事变成了公共议题,他也谨此证实东姑阿兹所形容的会面内容,大致上准确。

王子透露本身是在数个月前,跟行动党代表会面。

“由于这是非正式会谈,所以没有记录在案。但要知道的是,我也曾受到类似的邀请,跟其他政党代表展开非正式与私人会谈。”

东姑阿兹爆料引议论

据《马新社》报道,东姑阿兹周六在一场讲座会上爆料称,陆兆福曾托他游说王子入党,以攻打一个州议席,并承诺只要民联拿下森州政权后,王子就会出任森州大臣。

东姑阿兹表示,虽然王子拒绝了这项献议,但陆兆福再次托他游说王子竞选一个国会议席,而如果民联赢得中央政权,王子将会出任内阁部长。

东姑阿兹批评行动党这项献议不合逻辑,因为王子的父亲已经是森州严端,王子没有理由还要当大臣。

王子参政并非新鲜事

针对此,东姑阿比丁回应道,王子参政并非新鲜事,在此以前已经有5名统治者的孩子从政。

这包括了国父兼吉打州王子东姑阿都拉曼、森州王子东姑阿都拉(Tunku Abdullah ibni Tuanku Abdul Rahman)、吉兰丹州王子东姑依布拉欣(Tengku Ibrahim ibni Sultan Ismail Nasiruddin Shah)、彭亨州王子东姑阿兹兰(Tengku Azlan ibni Sultan Abu Bakar)以及玻璃市州王子赛拉兹兰(Syed Razlan Jamalullail ibni Syed Putra Jamalullail)。

“在过去5年内,我敬服那些有纪律及勤劳的政治人物,不管他们属于什么政党。但是,就我看来,今时今日没有一个政党能够体现独立之父(东姑阿都拉曼)的信念,足可让我考虑加入。”

周五专栏进一步回应

东姑再因指出,我国公民社会的空间在过去数年大幅跃进,而他也一直在这个环境下扮演活跃的角色。

“打从我父亲上任成为森州严端后,我已是如此。我希望在这个空间,继续付出我的贡献,特别是通过我创立的智库民主与经济事务机构(IDEAS)及我所服务的各个基金会。”

东姑阿比丁表示,本身将在本周五刊登的报章专栏中,进一步回应此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0188



再一马来女青加盟行动党 西芙拉笑看族群叛徒标签

2014年7月14日 上午9点22分



继委派亮丽马来女子黛安娜上阵安顺补选成功制造话题后,民主行动党如今再招纳一名“马来美女”入党,瞄准攻占马来选民的心。

行动党马来文党报在介绍现年25岁的西芙拉时,更以“awek cun”一词来形容她。

这个通俗词语广被马来年轻男子使用,以形容马来年轻美女。

有关文章第一段就写道:“行动党的‘马来美女’党员正在增加。在安顺补选之后,越来越多人填写入党表格,加入长期被抹黑为华裔沙文主义共产党的行动党。”

曾经出席净选盟集会

根据报道,西芙拉昵称为“拉拉”(Rara)。有别于黛安娜的时髦形象,拉拉是一名戴头巾的马来女生。

西芙拉的母亲是伊斯兰党活跃分子,她共有6名兄弟,是家中独女。报道指出,西芙拉曾经出席净选盟集会,并为人摄下照片,在网络上流传,成为年轻人的话题之一。

报道说,西芙拉加入行动党后,虽然获得许多人的赞好,也免不了一些人攻击她为族群叛徒。

不过,她只是淡然看待这些批评,而其家人也支持她加入行动党。

“当我加入行动党时,很多朋友感到吃惊,全部人都在问,为何选择行动党?”

黛安娜现象促成入党

据报道,社交媒体上已有人图文并茂指控西芙拉,加入行动党企图废除马来人特权。

她说,由于之前参与净选盟3.0集会时,已遭到各种抹黑,因此早有经验面对类似的攻击。

“我已经习惯了,且让他们攻击。当我加入行动党时,我已经做好准备,我一笑置之而已。”

她解释本身选择加入行动党,是因为该党的政策拒绝种族政治,不计背景开放给全民参与,但契机还是全国爆红的黛安娜现象。

“我加入行动党的最主要原因,是该党为马来年轻女子提供发挥的空间。我们甚少年轻女子领导,可能在公正党有努鲁依莎,而伊斯兰党的话,我则不很清楚,可能大家也只知道艾曼姐。”

她希望加入行动党后,能够产生抛砖引玉的效果,吸引更多年轻女子加入争取民主与公正的行列。





星洲日报

继狄安娜与茜夫拉‧马来女作家入行动党

2014-10-01 17:45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日讯)继两名年轻马来女子加入行动党后,22岁马来女作家美拉蒂拉欣(又名嘉米拉拉欣Jamila Rahim)也申请入党。

美拉蒂拉欣与前两人的作风截然不同,她戴面纱和穿长袍,予人印象是保守派的穆斯林。

陆兆福:不影响政治路线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对星洲日报说,美拉蒂拉欣是昨天呈上入党表格,并表示其个人独特风格并不会影响行动党的开明路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我们不能阻止他人的宗教自由。一个人的作风,不会影响党的政治路线。”

他表示昨天才获悉美拉蒂申请入党,对后者的背景和为人并不清楚。

积极开拓党多元化路线

行动党一心为摆脱华基政党形象,近期积极开拓党的多元化路线,拉拢马来人入党。

早前有28岁的狄安娜与年轻马来女子茜夫拉加入行动党,两人的风格较为时髦。狄安娜成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政治秘书,也在安顺补选上阵。

美拉蒂曾着作多本书籍,她的代表作是《第一级的妓女》(Pelacur Kelas Pertama)。

她接受行动党总部《roketkini》网站访问时表示,她加入行动党是“非常普通”的事,认为该党贯彻的以民为本方式与其他政党有所不同。

美拉蒂表示,她决定加入行动党,是因为翻阅了行动党党章、观察其议员的言行态度与住家环境,以及受到行动党议员为民服务态度的感召。



光华日报

美拉蒂行动

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 晚上八时五十一分

文:司徒瑞琼

严守伊斯兰教遮盖羞体教义的22岁马来女作家嘉米拉拉欣(Jamila Rahim),穿着长袍、戴着面纱递表申请加入行动党,火箭开拓马来社会的部署似乎又有寸进、拓展到巫裔另一群体,势必再引起热议。

然而,相对黛安娜时期引起巫统上下骚动,这次的“美拉蒂行动”(Melati Move,美拉蒂为嘉米拉昵称),更可能震动以伊斯兰教义为斗争目标的伊党,继彭佳兰古堡败阵后,重新审视它在马来社会尤其对巫裔青年的吸引力。

其实,在雪州大臣危机告一段落后重新检视加影行动,行动最大“功绩”是将伊党内部竞争完整曝露人前,让华社对伊党从本来的雾里看花,发展至几乎人人都能对伊党内争,在咖啡店高谈阔论。

伊党自上世纪70年代末受伊朗革命浪潮影响、80年代以哈迪等为首少壮派推翻时任主席阿斯里后崛起,势力一直盘踞东海岸。直到1998年安华事件,影响力才拓展到城市选区的西海岸。

所以,代表恪守传统教义、什么都遮盖只剩一双眼睛的马来女性竞选火箭、弃月亮,必然继代表城市新马来女性的“黛安娜现象”后,又掀起另一轮政治现象议论,探讨伊党的未来。

宪法专家阿兹巴里曾说,伊党当下最大问题是保守派团队核心太强,年轻专业人士上不去,在党没插足或发挥余地,保守派不肯与时并进已无法与年轻马来思潮接轨,对青年引力渐失。但青年才是激活党的主药剂。

只是,嘉米拉受访时说有火箭人警惕她,别妄想一入党就能当“YB”,但回看再里尔入党不久即上阵升旗山、黛安娜获委上阵安顺补选,姑且勿论成败,火箭看准的是两人的才华,还是两人巫统世家的背景、足以在巫统思想根深蒂固的巫裔社会,掀起浪潮,不言而喻。

所以只要嘉米拉顺利入党,并通过最基本考验,相较其他党员必能更快在来届大选轧上一角,肩负进军乡区重任。

民联3党当下关系充满张力,形势更微妙。伊党前路更形艰难。民联共主安华已在脸书上,为10月28日肛交案上诉开审倒数,一旦伊党在明年党选分裂、公正党因安华入狱而内斗、势力萎缩。

相对平稳的行动党,会否在此消彼长下崛起为新的马来人首选政党?一切似乎还言之过早,但当下大马政治变幻太快,总是叫人意想不到。



光华日报

彭亨行动党内讧 文德甲州议员辞党主席职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 上午十时五十八分

(文德甲12日讯)彭亨行动党内讧!行动党彭亨州联委会主席兼文德甲州议员东姑祖布里辞去党主席一职?

探悉,彭亨行动党於周日下午在文冬召开州委会议,但却发生前主席梁金福州议员与现任主席东姑祖布里州议员,因一些事情发生争执,现任主席认为权威受到挑战,最终不满的抗议离席,及开口说要辞去州主席一职。

彭行动党州委原於周日下午2时召开州委会议,以议决下个月州代表大会,并且要通过财政和会务报告,不过州主席东姑祖布里则在没有预先通知州委,於今次的会议前安排了一项保险的汇报会。

出席的州委因不知道有这项特別安排,而有关汇报会却拖慢了整个会议的时间,也可能引起了一些州委的不满。

而前任州主席梁金福则在会议室内指,他们要召开州委会议,希望有关汇报会可以挪后在会议结束后才进行。

根据,州秘书李政贤州议员指出,因州主席所安排的这项保险汇报会,并没有预先通知他们,他们也完全不知情,使梁金福站起来要这项汇报会取消,以免拖慢会议的进度和时间。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5-7-5 22: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沙末赛益:不在意他人眼光 加入火箭更贴近民心

2015年6月13日

(话望生13日讯)甫成为民主行动党一员的「改革勇士」沙末赛益坦言,儘管一些人不同意他加入政党,但他认为,凡事都有利与弊,故不会在意他人的异 样眼光。「一些人认为,我加入行动党,將玷污国家文学家的形像。不过,对我而言,每个举动都有利与弊,所以,这不会是个问题。」

他是今日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手中,取得党员証並发表感言时,这么指出。

他表示,作为一名文学作家,如果作品无法贴近人民心声,就显得毫无意义,故他作出了加入行动党的决定。

此外,时评人旺赛夫接受网媒访问时说,沙末赛益的决定將有助行动党洗脱「华裔沙文主义政党」的標籤。「虽然这无法一时改变行动党『沙文主义』的观感,但这走的每一步,都有其所存在的价值。」

马来社群关注

此外,他说,沙末赛益毫无预警地加入行动党,虽不代表能立刻转化为大批马来选民的支持,但肯定会引起马来社群的高度关注,而带来巨大效应。

现年80岁的沙末赛益,又称「伯沙末」(PakSamad),是一名诗人,他曾在1978年贏获东南亚作家,亦曾从事记者。

沙末赛益也是净选盟前联合主席,他近年来活跃投入社会运动,並数度因参与各种大集会而遭警方逮捕。



当今大马

一伊青团成员加入行动党 另一马来社运分子将尾随



2015年6月21日 上午11点00分

正当行动党与伊党关系破局之际,一名伊青团成员宣布退党,并加入行动党。

这名前伊青团员是赛奥玛(Sheikh Omar Ali),他昨日在柔州居銮的一个活动中,将入党表格交给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

刚刚加入行动党的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及柔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也有出席见证两人的加入。

另一名即将加入行动党的是马来社运分子诺拉兹玛(Norazimah Mohamad Noor)。

据了解,由于他无法赶得及昨日的活动,因此将于迟些才递交入党表格。

被指建议推翻哈迪

赛奥玛(见图)在马大求学时,是一名活跃的学生领袖。他毕业后曾担任中央政府的行政与外交官,后来到居銮担任刘镇东的助理。

赛奥玛并非首次成为新闻焦点。去年,他被指在大马和平信徒协会(PasMa)的一场会议中,建议一名伊党资深领袖,在去年的伊党大会前,将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拉下马。

他发文告解释,本身之所以选择加入行动党,是基于国家日益糟糕的政治局势。

“关于一马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公司、朝圣基金局和巫统内斗的课题,我们需要落实全面的方案,以确保人民不会继续受迫害。”

他相信,本身能在行动党拥有足够的发挥空间。

“我有信心,行动党能提供我一个平台,来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以打造一个更民主、公正及和平的马来西亚。”

活跃烈火莫熄运动

40岁的诺拉兹玛是在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的活跃分子,他广为人知的是,在那段期间经常走上街头示威,也是警局扣留所的“常客”。

他告诉《当今大马》,他在入党前,已通知数名行动党领袖,以表达他的意愿。

“我的决定是基于我对行动党评估,行动党是捍卫人民利益的最好平台。对我而言,为了人民,这是没局限的。”

基层领袖相继退党

伊党与行动党因伊刑法课题而闹僵。随着行动党中委会议决与哈迪停止政治合作,两周前的伊党大会也议决,建议伊党长老会和中委会,与行动党断绝政治合作,但仍留在民联。

上周,行动党早前单方面宣布,民联已经不复存在。不过,哈迪阿旺坚称,民联尚未“死亡”,并指行动党不明白“民联”的意义,才仓促行动。

伊党大会落幕后,盛传伊党出现退党潮。目前,砂州伊党选举主任莫哈末菲兹川(Mohd Fidzuan Zaidi)与5名森州区部和支部领袖,已经退党。



光华日报

沙末赛益将是火箭主席?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 下午五时四十四分

文:董格宁

党章的初衷说是多元族群的政党,民主行动党的骨干党员,放眼一看,人头一点,其实多是华裔。每逢大选,或者补选,他们主攻的选区和市场,也是这样,旗帜鲜明,“华”字当头。

1965年建党以来,这个当非华裔的高层和基层,一字排开,廖若晨星;别说政治学者尽皆知之,一般读书不多的普罗大众,自然也是心知肚明,这里大可毋庸赘言。

举例言之,柔佛一州,逾半个世纪,较为人知,仅有那个半红不紫的阿末顿(Ahmad Ton)。入党36年,曾任行动党柔佛州副主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前州党主席巫程豪医生提起,语多好评:

“从我第一天开始认识阿末顿起,他就一直都是朴素和谦虚的人。即使用简单的印度煎饼和茶水招待他,他都心满意足。”尽管如此,但是,谁记得阿末顿当年的个人事迹呢?

除了阿末顿,堂堂正正马职总主席出身的阿末诺,恐怕也鲜为行动党的后辈所知,尽管1990年当选为峇央峇鲁国会议员,阿末诺也创下历史,成为行动党首位巫裔国会议员!

但是,阿末诺之后,行动党中,多年始终找不到一位深有份量的马来领导;直到反贪倡廉,形象可以的吉打皇室东姑阿兹加盟,马上获选副主席,继而上任国会上议员。

可惜,尘缘既了,东姑阿兹最终还是铁了心,转身走了,甚至公开敦促人民支持首相纳吉的转型计划:“我说了,我一离开,就不回头了,一了百了。”(Saya dah kata, kalau saya dah keluar tu, saya keluar....habis cerita。)

东姑阿兹走了,梦也碎了。但是,行动党的高层到底还是不愿死心。安顺补选,随之派出黛雅娜出战,说是为了“突出女性,显见多元”云云;希望黛雅娜的巫裔背景,得到(年轻)马来选票的垂青,也一新大家对行动党旧有的刻板印象。

然则,黛雅娜的履历,毕竟太嫩太嫩了。出得厅堂,不过,实在话,她确实担不了大局。她像个明星,听党内的消息说:似乎还有点公主病。可是,搞政治嘛,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是拍偶像剧,那样文质彬彬。

而且,马来人的政治,还讲辈分。德高望重的年长者,到底还是占了一些便宜;往往一出场,气势大有不同。年轻人,对不起,请排队。认识这点,自可明白80岁的诗人沙末赛益加盟民主行动党的意义之非一般了。

怎么说,到底是1986年的国家文学奖得主,著作等身,也是首位荣获"林连玉精神奖"的马来同胞,还是推动为“反对数理英化联盟”(GMP)的顾问,晚近投身净选盟2.0运动,一入党,雷霆万钧,犹如一朵奇葩在绽放。

怎么看,都是一个人物,怎么说,都是一号黑马。何况,加巴星遽然谢世,留下的党主席之职,只由暑理的陈国伟暂代。如果党请得动沙末赛益出马,说服他领导行动党,市场届时想必不吝溢美之词。

这是当前之计,长远盘算,恐怕将得尽快合并火箭和蓝眼,借此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寻思一条双赢的蓝海之路,一方面得以因此制衡月亮的一意孤行,一方面重建民联2.0的声势。任重而道远,沙末赛益的千里长征这才刚开始。



2伊青党要加入火箭

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 下午五时二十三分

(吉隆坡4日讯)继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2名伊斯兰党青年团前党要加入民主行动党!

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秘书林立迎透露,在日前举办的开斋宴时,前伊斯兰党青年团委员兼“反暗中抄牌运动”法律顾问祖哈斯米与莫哈末苏比希,正式把入党表格交给他及彭亨州主席兼文德甲区州议员东姑祖布里。

他今日发文告说,尽管祖哈斯米与莫哈末苏比希源自伊党,但清楚行动党是民主、为全民、不分种族、信仰争取权益的政党。

当天见证两人移交入党表格的,包括行动党雪兰莪州组织秘书刘永山及安邦再也市议员莫哈末沙末。

林立迎披露,一个月前,一名伊青团员赛奥玛也因伊党中央没对对抗国阵政府表明立场,感到失望,退党加入行动党。



ROKET KINI

Dua bekas aktivis PAS sertai DAP

3 Julai 2015

KUALA LUMPUR, 3 JULAI: Dua bekas pemimpin muda PAS, Zulhazmi Shariff dan Mohd Shubihi Md Zain, memutuskan untuk menyertai DAP kerana mahu meneruskan usaha membawa perubahan positif kepada politik negara.

Zulhazmi adalah seorang peguam manakala Mohd Shubihi menguruskan perniagaan sendiri.

Walaupun aktivisme mereka berlatarbelakangkan Islam politik, mereka sedar bahawa DAP adalah parti demokratik sekular yang memperjuangan hak semua rakyat tanpa mengira gender, kaum dan agama.

Bulan lalu, seorang lagi aktivis muda PAS, Sheikh Omar Ali, telah menyertai DAP selepas kecewa dengan kepimpinan parti yang enggan bersikap terbuka dalam kerjasama bagi menentang UMNO-Barisan Nasional.

Kedua-dua mereka menyerahkan borang keahlian kepada wakil-wakil DAP, iaitu Pengerusi DAP Pahang merangkap Ahli Dewan Undangan Negeri Mentakab, Tengku Zulpuri Shah Raja Puji, dan Ahli Parlimen Segambut, Lim Lip Eng.

Majlis ringkas itu diadakan selepas majlis buka puasa anjuran Lip Eng di sebuah restoran di sini malam tadi.

Selain dua aktivis politik tersebut, remisier pelaburan saham, Syed Hidayat Syed Hassan, turut menyertai DAP.

Hadir sama di majlis tersebut adalah Adun Kampung Tunku, Lau Weng San, Penyelaras Inisiatif Impian Kelantan, Young Syefura (Rara), Ahli Majlis DAP Selangor Mohammad Samad, dan beberapa ahli DAP dan PKR, serta rakan-rakan dari PAS. – Roketkini.com



Sertai DAP bukan untuk perjuangkan hak Melayu

29 Jun 2015

Kenyataan Timbalan Ketua Kluster Politik, Keselamatan dan Hal Ehwal Antarabangsa Majlis Profesor Negara (MPN), Profesor Dr Jayum Jawan seperti yang dilaporkan media bahawa penyertaan orang Melayu ke dalam DAP kerana mahu memperjuangkan kepimpinan dan hak orang Melayu jelas semberono dan memandai-mandai.

Kami melihat kenyataan sedemikian tidak tepat dalam menggambarkan mengapa kebanyakkan orang melayu terutamanya anak muda seperti kami menyertai DAP.

Berbanding dakwaan kami menyertai DAP untuk tujuan memperjuangkan hak Melayu, kami sebaliknya menyertai DAP kerana sudah jemu mendengar dan melihat politik negara ini masih berputar sekitar soal perjuangan kaum tertentu.

Kami menyertai DAP bukan untuk mengangkat kepimpinan kaum kami, sebaliknya mengangkat kepimpinan rakyat. Bukan untuk perjuangkan hak kaum kami tetapi hak setiap rakyat sebagai mana yang dijamin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Kami mahu lihat demokrasi subur, yang mana usaha mewujudkan negara yang lebih baik digerakkan secara bersama, dalam satu pertubuhan berbilang kaum. Dalam kata mudah kami lebih tertarik dengan agenda perjuangan dari rakyat untuk rakyat yang lebih inklusif and progresif.

Kami bersetuju dan mahu memperjuangkan ide bahawa Malaysia adalah milik kita bersama dan setiap warga tidak kira kaum atau asal usul harus bertindak bersama seiringan untuk menjadikan ide itu kenyataan. Dengan semangat solidariti, berat sama dipikul dan ringan sama dijinjing.

Rasanya tidak terlewat lagi untuk kami mengucapkan tahniah kepada Profesor Dr Jayum Jawan kerana dilantik menyandang Kerusi Tun Abdul Razak, Universiti Ohio.

Namun kami berharap pengiktirafan demikian akan membuatkan seorang ahli akademik lebih bersungguh mengeluarkan pandangan bernas bagi mengatasi masalah-masalah meruncing yang dihadapi negara. Bukannya menjadi ‘Professor Serba Tau’ mengulas sesuatu hanya berdasarkan imaginasi liar semata-mata.

Sudah sepatutnya Malaysia berganjak dari wacana politik berasaskan kaum kepada politik berasaskan ideologi kebebasan dan membebaskan, memperjuangkan nasib golongan terpinggir serta menjamin keadilan dan kesaksamaan untuk semua warga. Dan kami merasakan prinsip-prinsip itu jelas dalam DAP dan menjadi sebab kami memilih DAP.

Sekian.

Edry Faizal, Ketua Pemuda DAP (DAPSY) Subang

Young Syefura, Naib Ketua DAPSY Subang

Tarmizi Anuwar, Bendahari DAPSY Subang

Numan Saada, Setiausaha Publisiti DAPSY Subang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5-7-15 12: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闹巫荒的民主行动党

神山派掌门 10/07/15

随着民联瓦解,伊斯兰党仍旧陶醉于伊刑法及回教国的一片叫嚣中,却无形中让前盟友民主行动党乐在其中地大开门户,接纳一些因与伊党保守派领袖理念不合而退党的开明派党员,令行动党的多元种族色彩更为凸显。

先有前伊青团员赛奥玛,日前更有两位前伊青团活跃分子,莫哈末苏比希和担任“反暗中抄牌运动”法律顾问而成名的前伊青团执委祖哈斯米,公开加入行动党,让伊党略有所失,而行动党则大肆渲染地洗脱其华人沙文主义的形象。

当然,最能渲染行动党多元种族色彩的,莫过于国家文学奖得主拿督沙末赛益的加入,纵然行动党此前也有少许巫裔领袖,可是这位较喜欢被称为沙末伯的巫裔社运闻名领袖,其加入行动党之举,极获得巫裔社群的关注。

笔者印象中的行动党巫裔领袖,有该党的首位巫裔国会议员,即1990年中选峇央峇鲁国席、曾任马职总主席的阿末诺,算是当时极有分量的行动党巫裔领袖。

还有就是入党超过三十年、曾几次在大选受委当候选人的现任柔佛州副主席阿末顿,以及也曾几届大选受委在槟州上阵、现已被开除党籍的前全国副主席祖基菲里,还有彭亨州皇族后裔的东姑祖布里,这三名算是资深党员,可是却半红不紫兼缺乏草根号召力,在巫裔社群没有太大影响力。

直至2008年大选后,行动党终于觅得较有分量的巫裔领袖入党,即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的创办人、前国家银行顾问、兼拥有吉打皇室血统的东姑阿都阿兹,他的入党极受眷顾,随即被党委为副主席之余,还获槟州政府委任当上议员,可谓党职公职兼收。

东姑阿兹的加入的确为巫裔对行动党的多元形象大打强心剂,随之而来有数名背景显著的巫裔加入行动党,包括前教育部长兼巫统强人已故丹斯里基尔佐哈里的儿子再里尔、著名马来部落客阿斯班、巫统籍的前浮罗玛尼州议席议员阿里夫。

可是,好景不常,东姑阿兹却在2012年因净选盟3.0的集会立场,与行动党不合而悻然退党,纵然获槟州首长林冠英献议,以5万马币俸禄的槟州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以期挽留,可是东姑阿兹却很有骨气地谴责此举措为企图贿赂,对这位78岁的老辈是一种污辱,并指责林冠英没有教养。

东姑阿兹的出走也为随之而来的党选带来不良效应,也不懂是巫裔还是占多数的华裔党员对此事留下阴影,或许巫裔代表人数有限,而华裔代表又对巫裔候选人起戒心,结果导致八位竞选党中委的巫裔领袖皆全军覆没,行动党摆脱不了被批为华人党的困绕。

随着2013年大选到临,行动党委派一些巫裔党员去国阵马华和民政党的竞选区上阵,借着反风效应攻陷了三个选区,让再里尔在升旗山国席、阿里夫在劳勿国席、以及东姑祖布里在文德甲州议席胜选,使行动党在国州议会再现巫裔面孔。

大选后,行动党不仅满足于国州议会有巫裔面孔的局面,该党仍继续努力招纳巫裔入党,例如通过以美女刺客之势的黛安娜竞选安顺补选,即使败选也期望抛砖引玉,制造女儿当家的招牌及让巫裔感觉加入行动党就有年纪轻轻当候选人的机会,随即因黛安娜效应而高调入党的尚有两位巫裔女青,昵称拉拉的西芙拉和形象保守的女作家美拉蒂。

基于该党的巫裔国州议员和新加入的巫裔青年,不是徒有虚名但缺乏草根力量,就是虚有明星形象但经验过嫩,感觉上巫裔党员群龙无首没有一个代表性领袖,因此该党急需一位有分量、有成就、有地位、有辈份、有声誉、有号召力的巫裔入党充作巫裔代表人物,无可否认沙末伯的确符合了所有条件。

由于长期被巫统标签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本性走多元种族路线的行动党一直处于巫裔党员寥寥无几及领袖默默无闻的闹巫荒局面,因此只要有巫裔加入该党,该党多数会通过媒体大肆渲染一番,包括沙末伯的加入也不例外,可是已有东姑阿兹为先例,时日久之沙末伯又会否步东姑阿兹的后尘呢?有待下文再论。



沙末伯会否步东姑阿兹后尘?


神山派掌门 12/07/15

文接《闹巫荒的民主行动党》,党性属多元种族政党的民主行动党,由于领导层都是以华裔占极多数,而且在大选都主要在华裔选区上阵,所以经常被标签为华人党。

为了摆脱华人党的负面形象,行动党就必须勇于竞选巫裔占多数的选区,所要具备的条件就是成熟的时机和适合的人选,如果来届大选要在巫裔选区有所斩获,就需获得我国各种族特别是巫裔选民的支持。

论时机,此前仍要基于民联精神,巫裔选区都是分配予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竞选,如今民联瓦解,行动党已无须再碍于伊党的脸色,也即是来届大选委派候选人上阵巫裔选区力撼巫统和伊党的时机已到了。

既然时机已到,行动党又要考量是否有人选可上阵巫裔选区,无可否认我国目前还未跨越种族的藩篱,华裔候选人绝无可能在巫裔选区胜选,除非他是回教徒,因此行动党要竞选巫裔选区,人选还是要以巫裔为首选。

因此,要吸引巫裔选民的选票,行动党急需依赖一位在巫裔社群德高望重的巫裔领袖,在内领导党内的巫裔党员,在外博取巫裔选民的芳心,论沙末赛益与东姑阿兹之质,扮演该角色的确是当之无愧。

回顾当初东姑阿兹的加入,的确让巫裔对行动党改观,同时也吸引更多巫裔入党,如今东姑阿兹早已退党,还时不时对行动党冷言冷语多加评击,因此沙末伯的加入,除了要消除东姑阿兹对党留下的阴影,还要重演让巫裔对党改观的角色,更要肩负在大选没有伊党的助选下,拉巫裔票的重任,可谓比东姑阿兹还要沉重。

沙末伯与东姑阿兹加入行动党虽是在不同的时候,但有所巧合的是,都是在行动党急需巫裔来淡化华人色彩、凸显多元种族形象之时,东姑阿兹是在2008大选后民联成立当年加入行动党,而沙末伯则是在现今民联瓦解之后。

虽说沙末伯与东姑阿兹都属巫裔社群德高望重的长辈,可是沙末伯是惯跑基层的社运领袖,拥有强大的草根力量,这远比拥有皇室地位的东姑阿兹更胜一筹,也是净选盟前联合主席的沙末伯,除了能号召思想开明的巫裔,更能博取非政府组织对行动党的支持,例如沙末伯招纳安美嘉入党之举,虽被后者婉拒了,但也可以观察到沙末伯交流广阔的魅力。

话虽如此,笔者更相信沙末伯与东姑阿兹的性格,有不少相似处,他们加入行动党无非都是认同该党以多元种族路线追求民主社会主义的奋斗,可是他们对事的主见、议论、看法、观点、理念、立场等等,分分钟还超越政党,而与主流派领袖格格不入产生歧见。

因净选盟集会与行动党产生歧见的东姑阿兹,退党时透过媒体放话,表示自己“当初无知地认为整个行动党都认同他一向坚持的政治原则及理念,例如言论自由,可是事实上该党许多领袖针对各项课题,都已忽视了需要维持崇高道德及廉正的大局,以及他们在执政州属也违反了本身所制定的法规。”

东姑阿兹还以“吉祥可靠,冠英不讲情理”来形容他不是反党,而是反对秘书长以没有教养的态度对待身为长者的他,此后随东姑阿兹步伐离党的巫裔党员,还有指责行动党重选不干净及指自己名字不列林冠英菜单而落选的前副主席祖基菲里,以及指责林冠英是希特勒的槟州马来人联合会主席拉末依沙哈。

另外,该党的文德甲州议员东姑祖布里也曾在州委会议闹内讧,而险闹辞彭亨州联委会主席职,还有形象廉正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当初宁可加入公正党也不选择行动党,相信也是对该党林氏王朝及主流派领袖的权威与专横抱有戒心。

莫说这些退党、被开除及闹辞职的巫裔,连华印裔领袖和党员,有许多也是因为对党主流派领袖抱有不满,及认为党变质为林氏家族政党才选择退党,已加入行动党的沙末伯,是否已有心理准备,要做党内的主流还是清流呢?至于以后会否步东姑阿兹的后尘,就大家拭目以待吧。



当今大马

吉祥训诫霹行动党不够全民 倪可敏担忧华裔老党员掉队

2015年7月15日 晚上8点51分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日训诫,霹州行动党乖离了党的多元种族目标,犯下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

林吉祥说,在过去数届大选,霹州行动党没有派出多元种族的候选人,乃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在过去几届大选中,霹雳州民主行动党乖离了我们的多元种族目标,没有确保我们的候选人代表多元种族,以便出现多元种族的州代议士。”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而现在该是尽快改正的时候,以确保民主行动党不会忽视我们的多元种族大目标。”

强调不是非巫裔政党

林吉祥是周一晚在霹州行动党总部,就“后民联局势和马来西亚前景”向霹雳州及区部领袖发表演讲,并在今日把演讲稿发给媒体。

林吉祥表示,行动党欢迎志同道合的马来人与穆斯林参与,以促进民族意识和爱国事业,以杜绝马来西亚的贪腐、偏差不公及糟糕施政等问题。

他强调,行动党不是一个非马来人或非伊斯兰政党,不可以局限在国内的非马来人和非伊斯兰地区和活动性质。

他举例,在霹雳州,行动党从1969年到1999年共有过5位马来州议员,其中在1974年大选中,行动党在霹雳州派出33位州候选人,其中有11人是马来人。

“1978年,我们派出38位州候选人,25位是马来人。”

吁霹行动党加倍努力

林吉祥强调,行动党必须确保忠于创党目标,即行动党是个马来西亚人政党,不是一个华人政党、印度人政党、甚或马来人政党。

因此,他说,霹州行动党必须加倍努力,吸引更多马来人与穆斯林参与。

“不管我们在马来西亚政坛上的起落得失,民主行动党的领导层、党员及支持者都必须坚守我们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党的大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特别是在霹雳州,必须加倍我们的努力,吸引及欢迎更多志同道合的马来人与穆斯林参与,共同塑造一个团结和谐、包容进步、公正繁荣的国家。”

倪:林吉祥没有冤枉

针对林吉祥的训话,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见图)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坦然接受林吉祥的批评。

他直言,林吉祥并未冤枉霹州行动党。

他表示,霹州行动党一向认同行动党的多元路线,但有时难免受到现实限制。

倪可敏解释,行动党在大选时面对“内忧外患”,对外面对巫统中伤,担忧一旦派马来候选人上阵州选区,会被政敌抹黑为有意染指大臣职。

至于对内,倪可敏指出,民联三党已协议由伊党的尼查出任大臣,故此不派马来人上阵也能消除同盟的疑虑,避免盟友以为行动党不遵守君子协定。

霹州拥有24国59州议席。行动党竞选18州议席全胜。这18名州议员中,只有3人是印裔,余者皆是华裔。

吉祥是否操之过急?

倪可敏也举例,安顺国席补选时,行动党委派黛安娜上阵,但马来支持却不高,足见巫统抹黑之毒。

他表示,戴安娜在安顺的华裔选区拿下70%选票,反而是在一些马来区只拿10%至40%的选票。

“林吉祥拥有高瞻远瞩的政治眼光,他看的是行动党未来的30年路向。但,须关注的是,全党上下是否追得上他的脚步。”

他指称,党员皆认同多元种族路线是大势所趋,行动党不转型,那其格局只会愈走愈小,308大选与505大选就是行动党的政治高峰。

“党员不害怕转型,但他们有疑问这能否落实?(林吉祥的转型步伐)是否操之过急,则是见仁见智。”

“我们有许多新村及乡区的老干部党员,他们并非不愿意招揽马来党员,而是新村与村内没有马来人,也不认识马来朋友。”

去年推动霹雳州之梦

惟他指称,霹州行动党在去年推动霹雳州之梦,计划招揽更多马来党员,5年内达致30%马来党员的目标。

“行动党目前拥有7%至8%的马来党员,霹州也差不了多少。”

他展望,霹州行动党能成为招揽马来党员、推动多元族群路线走在最前线的州属。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0: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脱离公正党后加入行动党 阿兹巴里称更有发挥空间

2015年7月30日 中午12点00分

在招纳数位马来社会名人后,民主行动党今日再宣布,宪法专家阿兹巴里入党。

阿兹巴里是在行动党全国总部,于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宣传秘书潘俭伟、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社青团长张聒翔与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的陪同下宣布入党。

阿兹巴里也是国际伊斯兰大学前法学教授。505大选,他在人民公正党旗帜下竞选沙白安南国席,但不敌国阵。

阿兹巴里曾因为评论王室越权,而分别在2011与2014年于煽动法令下被调查。

在此以前,行动党也宣布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等人入党,被视为积极开拓马来支持票源。

不过,一些批评认为,如果沙末赛益等人在行动党只是扮演“花瓶”或“吉祥物”的角色,恐怕会弄巧反拙。

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向《当今大马》证实,阿兹巴里曾经是公正党党员。



光明日报

称未通知诚信党主席 再迪跳槽檳行动党

2016-04-30 17:58

(檳城30日讯)曾在全国大选中揭露不褪色墨汁褪色而被革职的前空军少校再迪阿末,今日正式从诚信党跳槽至行动党。

再迪阿末原是诚信党甲拋峇底区部宣传局主任,他目前也担任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资讯官。

檳州行动党今日召开记者会宣佈8人加入行动党,再迪阿末是其中一人。再迪说,他本身是在没有知会诚信党檳州主席姆加希国会议员的情况下,加入行动党。

另7名加入行动党者包括2名檳州伊斯兰党前党员、1名前陆军、1名宗教师、2名马来人,以及1名华人陈建廷。他们在场提呈入党表格给行动党檳州联委会组织秘书黄汉伟,由行动党檳州主席曹观友见证。

再迪穿著行动党红色T恤现身记者会,针对他在没有通知诚信党情况下加入行动党的做法是否会引起爭议,再迪说,隨著他正式加入行动党后,就意味他自动退出诚信党,况且他不是加入国阵,还是继续留在希望联盟大家庭內。

他声称,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还是觉得行动党比较適合他。

他说,在马来西亚任何人都有权力和自由选择参加任何政党,他不觉得以这种方式加入行动党会有什么不妥。

他强调,行动党是一个为各民族斗爭的政党,比如前朝州政府每年只拨出2000万令吉作为檳州伊斯兰教发展用途,但希望联盟执政檳州之后,每年拨给檳州伊斯兰教的款项已经增到6000万令吉,证明了行动党並不是一个反伊斯兰教的政党。

“也因为我有机会为檳州政府服务,才真正让我重新认识行动党不是一个种族主义的政党。”

檳首长助理也加入

其中一名加入行动党者是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助理阿都华合,他说本身已经是首长助理,加入行动党並非要在党內谋取任何党职。

“我在首长办公室负责推行公平经济议程,协助州政府进行除贫计划,目前州內共有1244个贫穷家庭获得州政府援助,其中马来贫穷家庭就佔了83%,这也证明了行动党並不是一个反马来人的政党。”

前陆军阿兹占指出,他是自愿加入行动党,並没有受到任何人强逼,况且加入行动党也不会改变他个人信仰或穆斯林的生活。

他说,目前已经是退役军人,他曾在檳城当兵超过10年,一直以来对政治非常有兴趣,不过碍於是军人而不能参政。

“505大选时,我也曾经协助伊斯兰党及公正党助选,主要是在峇央峇鲁地区。根据我多年观察行动党,发现该党是一个真正为各族人民服务的政党。在我的眼中,不是所有华人都是坏人,同样的也不是所有马来人都是好人。”

宗教师莫哈末索比尔指出,加入行动党之后,他们这批马来党员们未来將会走入向来是国阵堡垒区的马来甘榜,並向乡区马来人宣传行动党不分种族斗爭的形象。

行动党檳州主席曹观友说,行动党是一个跨种族的全国性政党,就如这次砂州选举,行动党角逐30个州议席,其中17个由砂州土著以行动党旗帜上阵,这比上阵的华裔候选人人数还要多,反映出行动党不是一个种族性政党。

他说,从玻璃市至柔佛,从砂拉越至沙巴,都有各族人民加入行动党,尤其获得更多马来同胞加入,让该党在转型中。

他指出,虽然迄今为止全国已经成立了100多个新分部,其中檳城就有30个,不过,这些新分部仍未获得社团註册局批准。

他说,今日加入的马来党员,將会暂时被安排在其他分部活动。

行动党檳州组织秘书黄汉伟说,更多马来人或其他种族加入行动党,也让行动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政党。

出席记者会包括民主行动党檳州財政罗兴强、副组织秘书吴俊强。



诗华日报

打破第三「神话」 林吉祥:国家才会进步

2016年6月26日

(新山26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说,已经有两个神话被打破,即马华若大败,华人不受照顾及国大党败选,印裔不受照顾。虽然这两个政党在上届大选输了许多议席,但华裔和印裔並没有走到末路。

「因此第三个『神话』是让巫统在大选落败,但不是击垮巫统,而是形成政党轮替。」

他说,唯有在来届大选让巫统大败,才能打破「搞垮巫统马来人受苦」的「神话」,唯有如此,国家才会进步,人民才能被照顾。

林吉祥今日上午在武吉英达出席咖啡店论坛活动时,发表上述谈话。出席者包括该党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及彭佳兰岭丁州议员邹裕豪等人。

他认为,若马来西亚要迈向民主,应突破一切种族政治,就必须让巫统失败一次。只有巫统输了,马来西亚才能成为民主的国家,才能通过选票改变政府,政党才能够竞爭,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他说,巫统总是释出若巫统败选,华人会佔领所有官职,马来人会因此而受苦的讯息。然而,其目的旨在巩固巫统领袖的势力,而不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

「我们不要搞垮巫统,而是像台湾一样以两线制政党轮替,否则巫统將更加贪污、腐败、贪婪!」

此外,针对彭亨州宗教司阿都拉曼將行动党標籤为「敌对异教徒」(KafirHabir)的言论,林吉祥认为,此为煽动性言论,希望国阵的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表明立场,因为至今国阵没有领袖对此发表议题。

另一方面,询及马华区会领袖挑战行动党国州议员,在第14届全国大选继续留在原有选区竞选,让选民对表现作出评估。林吉祥以「无脸、无名、无头、无身,不值得注意」回应。



光华日报

跟孙悟空比跟头 差着十万八千里

19/01/201619:19

隆门客栈  文:胡一刀

“火箭转型全民政党?朝野对行动党单单打打,甚至有大爷高谈种族比例。问题是,一个政党是否应该称为全民政党,必须先看它的党员是否符合种族固打,而不是看它的政纲是否符合全民利益?哎呀,敢情固打幽魂无所不在,这些大爷中毒太深之故。”

招揽更多马来党员、上阵更多马来选区,行动党转型欲成全民政党,一时成为朝野政党关心话题,当然各种单单打打不在话下。

猴年逼近,且借猴子歇后语评说这些江湖冷嘲热讽、奇思妙想。有的像是“猴子唱大戏——胡闹台”,有的像是“猴子学走路——假惺惺(猩猩)”,更有的是“猴儿的脸、猫几的眼——说变就变”。

其一,巫统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虽然行动党自称多元种族政党,但目前仍是一个多元种族华基政党。……行动党在大选安排几个马来候选人,不会改变行动党是华人政党的事实。马来西亚有60%土著、50%马来人。除非任何政党基本盘能反映这个比例,否则便不能自诩为全民政党。”

哦?如此说来,一个政党是否应该称为全民政党,必须先看它的党员是否符合种族固打,而不是看它的政纲是否符合全民利益?哎呀,敢情这位部长大人,中固打制之毒太深矣。套一句猴子歇后语,“猴子耍大刀——胡砍”也。

其二,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虽然行动党党章注明走多元化路线,但只要其领导层一天没有符合种族结构(后来阿里老兄又解释马来人不到30%),行动党依然是沙文主义的华人政党。……马来人必须慎防行动党欲取悦马来社会的意图。”

哦哦?又是一名固打制的忠实拥趸,说明新经济政策固打幽魂无所不在?还有还有,阿里老兄貌似对行动党拉拢马来票感到焦虑?有一句歇后语正好说:“猴子吃辣椒——抓耳挠腮(红了眼?)”。

其三,民政党主席马袖强:“民政党和行动党,都是以华人为基础的政党。我们党员同样多数是华人,但我们却比他们更多元化,我们的立场和地位多元化,我们的领导层也属多元化,我们有一位马来副主席和一位印裔副主席。”

哦哦哦?马袖强也许没有注意到,行动党马来人做过副主席或副秘书长的就有阿末诺、东姑阿兹、朱基菲里,而印裔在行动党不但做过副主席、副秘书长,甚至还有加巴星做过主席。换言之,依照马袖强的逻辑,等同承认行动党过去一直都是多元化政党?还有还有,行动党每届大选都派马来候选人下场,505大选更赢得2国1州,敢问民政党1969年大选后派过马来人上阵大选吗?难怪,歇后语会说:“跟孙悟空比跟头——差着十万八千里”!

其四,公正党青年团总秘书郑立慷:“行动党要勇于大破大立,以目前一半议席与诚信党交换混合或马来选区。尽管有人提出行动党应该竞选更多的混合、甚至马来人居多的议席,但这种基本盘上增加竞选的混合议席,也无法为行动党带来实质转型。……虽然上述做法或导致行动党赢得的议席减半,但这是转型为全民政党的必经阵痛。”

是吗是吗?依胡一刀之见,郑立慷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问题是,行动党何以必须大步冲前,而不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再说,如果真的可行,行动党让出的基本盘议席,诚信党要派出什么人上阵?哦,全部马来候选人?胡一刀可不认为,当前选民思维可以完全不考虑候选人的种族背景。与此同时,公正党的心思也叫人狐疑。套一句歇后语,“孙猴子变山神庙——露了尾巴”!

其五,巫统蕉赖区部主席赛阿里:“行动党放话,将派马来人上阵一些国会议席以推倒巫统和国阵。这是行动党自导自演的手法,以向马来人展示并非种族主义。我希望,渴望成为议员的马来人,不要轻易坠入行动党的圈套,因为他们将成为分裂马来人的工具。行动党清楚证明只为一个种族斗争,何以还是有马来人一头热参加行动党?……甚至不惜出卖自己和马来人的尊严。”

明白明白,赛阿里这番言论,或是来届大选反击行动党马来候选人的主轴?然而,当你不拉拢马来人、不派马来人上阵大选,就被说成行动党只为一个种族斗争;当你积极一点拉拢马来人、选派马来人出战大选,又被说成是分裂马来人的圈套?哎呀,胡一刀很想学纳大人问一声:Apa Lagi Lu Mahu?有一句歇后语很有意思,“白骨精遇上孙悟空——原形毕露”。

话虽如此,行动党拉拢马来人依然遇阻。行动党王建民就坦承,党内面对转型困境,拉拢马来人入党虽是减少沙文主义形象的好策略,“不过,与此同时,一些党员却反对这种做法。他们不太能适应行动党要接纳50%马来党员。”

一句话,顺其自然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不可勉强。就如歇后语说:“猴子不上树——多打几遍锣”,千万别为了急就章,学“猴子骑羊——不成人马”。



祥伯难赢得友族选票

8/07/201619:28

文:祥林叔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说,已经有两个神话被打破,即马华若大败,华人不受照顾,及国大党败选,印裔不受照顾。虽然这两个政党在上届大选输了许多议席,但华裔和印裔并没有走到末路。

哈哈,你可知道第三个“神话”是让巫统在大选落败,搞垮对方的神话,来次朝野大轮换吗?是否这样,我国一定会进步尚言之过早,或说它言过其实也不为过。大马人民的素质在接二连三的证实后已遭到质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商业在易手后没三两下子就给搞垮,这样的企业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大马大多数人民娇生惯养,最好老天撒一把钞票下来,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若要一般大马人发愤图强,三天打鱼,四天晒网,或许还勉强可以,否则要做死人咯。

大马人真的bolih吗?纳吉一再强调大马经济强稳,是在吹嘘还是安抚人心,让大家对他有寄望?希望他不会给人民制造了希望又令人民失望。然而,最近接二连三的马来朋党企业已经掀起倒闭裁员风潮,这又寓意着什么?直接受到打击的友族,岂会不感到心寒手冷,更何况开斋节迫在眉睫,叫平日不存隔夜粮的友族同胞如何是好!

上星期High 5面包厂倒闭,这星期NAZA宣布大裁员!别告诉我这世界的报应这么迅速与直接。不过,既然这些从华人手中强抢的赚钱企业也亏死,只能证明一项事实,大马没有华人是不行的。尽管耍了任何手段,至终还不是闹出许多笑话?

很遗憾的,事到如今,友族还不肯清醒接受事实。说实在的阿祥伯一旦失去华人票,他根本不必再玩下去,因为,马来人绝对不会把选票给他,在巫统想巩固其政治势力之下,马来人都害怕大马会步上新加坡的后尘,以为一旦让火箭升空,华人会占有所有官职,马来人会因此而受苦。

祥伯好意要照顾大马全民,却被马来人误解为一项阴谋,由此看来,祥伯的计划与报复还能成气候吗?问题是他老人家太老了,无奈继承人尚嫌不够火候,不断让华人选票流失,相信很难成气候咯!

任谁都知道,若要马来西亚要迈向繁荣与进步,应突破一切种族政治。问题在于纵使马来人不满意政府,他们也会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之下,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国阵政府而非其他政党。由此看来,国阵还是稳操胜券的。

如果我国能像台湾一样以两线制政党轮替,是否就一定能遏止贪污或腐败,这也很难说的清楚,因为大马充斥太多只为私人利益的政客,想找个略有气节的简直凤毛麟角。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4-12 21: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再益宣布加入行动党 笑言比纳吉更马来人

黄家俊     发表于 2017年2月7日 上午10点28分     更新于 2017年2月7日 下午1点25分

下午1点20分更新

经过多日铺陈,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今日终于宣布加入行动党。

他今早是于八打灵再也住处,在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代主席陈国伟、前首相马哈迪等人偕同之下,宣布入党决定。

”我在政坛奋斗多年,有一个不变原则:领袖应该真诚……我相信行动党会这么做。”

“他们说行动党反马来人与伊斯兰……在此,我相信我与战友会让马来人有信心,不再支持(首相)纳吉。”

批评巫伊联手

再益在致词中,也毫不掩饰批评首相纳吉与伊斯兰党,指他们联手抨击行动党与马哈迪,只因一旦马来选民不再惧怕行动党,国阵政府就有倒台之虞。

“纳吉与巫统不再值得人民支持。他们违背民信,以恐惧治国。纳吉没兴趣兴国,对他而言,钱代表一切。”

“接着就是伊党——一个以贩卖宗教产品为乐的政党。他们强迫马来人(接受)过时的想法,剥夺马来人自身的文化、权益、选择乃至于尊严。伊党对民疾无动于衷,未提出经济计划,没有教育方案。甚至在自身州属连简单事情如通水沟、防水灾、收垃圾都做不了。”

他强调,大马亟需重大改革,以免人才继续流失,成为另一个叙利亚。

人生第四政党

这也是再益政治生涯当中,第四度加入政党。他原属巫统,于2008年3月官拜首相署部长,掌管法律事务,当时首相是阿都拉。

然而,再益不满政府于同年9月援引内安法令,逮捕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和《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愤而辞职,更在2008年12月遭巫统开除。

2009年6月,再益加入公正党,并在2010年的乌鲁雪兰莪国席补选上阵,惟最终败阵。同一年,再益参与公正党党选,竞逐署理主席一职,但却申诉党选有舞弊,而决定退出党选,进而退出公正党。

2010年12月,再益成立惠民党(KITA),但在两年后退党,之后就没活跃于政坛至今。

两人揶揄再益

轮到林吉祥与马哈迪致词时,两人皆以数度跳槽一事,揶揄再益。其中,林吉祥笑言,再益一旦发现某党存有缺点,即会不满。

“不过,他需要学习成为团队一员,而非‘首席女歌手’(prima donna,自我中心者)。”

为何选行动党?

记者会中,媒体聚焦的问题,即再益为何选择行动党而非土著团结党,而是次会否重演过往经历,入党不久后再度出走。对此,再益先是解释,自己加入行动党,多少能起吸引马来人对行动党改观,若来届大选获派上阵,自己并不排斥。

“团结党已有许多马来领袖……而行动党较少马来领袖。”

他也解释,从前并非退出巫统,而是遭革除。

“当然,我离开公正党。这是我唯一一次离开一个政党。我们知道,我可以待在行动党,我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人物,向来都是。这次,我们(与行动党)有许多共同课题,我相信可以合作。”

饶有趣味的是,在场未有公正党代表赴会。不过,再益澄清,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等人有庭案在身,方未克出席。

能否吸引巫裔?

记者向再益提问,致词毫不留情批评伊党,会否影响希望联盟与伊党合作。不过,再益则认为,以上纯属个人观点,而在野党能存同求异,包容异议。

“在野党内部有许多看法,不像纳吉党(巫统)。”

记者还追问,一般人视再益为开明马来人,甚至略带精英特质,他将如何能够吸引以保守居多的草根马来人。再益听后,大派定心丸,深信自己能胜任此责。

“我不像纳吉,出身富贵家庭。我爸是农夫,我是甘榜人,在甘榜上学。我觉得自己比纳吉更马来人。但若向马来人讲话,我觉得我更可信(未有丑闻缠身)……我可与马来人交流,无论他们来自城市或甘榜。”



狠批“遗粪论”粗俗应忏悔 行动党马来领袖反击哈迪

发表于 2017年4月11日 下午5点52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11日 晚上6点51分

在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形容大马民主行动党(DAP)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AP)的“遗粪”后,民主行动党马来青年领袖对哈迪言论大感失望,并强调民主行动党与人民行动党之间毫无关系。

民主行动党马来青年领袖今日联合发布文告,反击哈迪的“遗粪论”,他们是雪州行动党中委艾德里(Edry Faizal)、梳邦社青团中委苏克里(Shukri Mokhtar)、全国社青团中委黛安娜(Dyana Sofya)、雪州社青团财政沙基尔(Muhammad Shakir)、全国社青团中委菲道斯(Mohammad Firdaus Babh)及西芙拉(Young Syefura Othman)等15人。

“我们对这样的语句(遗粪论)出自一名宗教司的嘴巴感到伤心及失望,何况他(哈迪)还是国际宗教司协会副主席。”

“我们不认为哈迪用这般粗俗的话是有智慧的,或会带来任何好处。”

指两党非兄弟

他们强调,大马民主行动党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之间不是兄弟,也不拥有类似的关系。

“我们要强调,民主行动党及人民行动党之间,没有党对党的关系。当人民行动党还在马来西亚时,只有一些民主行动党的创办人曾经领导人民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和人民行动党不是兄弟党,抑或类似的关系。”

持续对抗巫统

他们强调,民主行动党为大马及人民奋斗50年,并会持续对抗巫统霸权。

“这不阻碍我们继续对抗巫统的残暴行为。”

“行动党不分种族、宗教、文化及地域,为安宁、自由、公正及为全马人民奋斗。不管哈迪说什么,我们为行动党的奋斗感到自豪。”

“我们庆幸,我们不拥有言行令人恶心的领袖……哈迪让自己经常呼唤真主的嘴巴受到污言秽语所污染,他理应忏悔并感到羞耻。”

他们呼吁哈迪,回归伊斯兰倡议有礼及有智慧的真正教义。

“请放下愤怒,启动你面对巫统时那亲切有礼及成熟的政治文化。”

哈迪阿旺昨晚在登嘉楼一场讲座上形容,大马民主行动党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遗粪”,他也质疑外国势力企图介入,反对他的355号法令修正案。



“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 黄泉安推文挨批愚蠢无礼

发表于 2016年9月17日 下午5点43分     更新于 2016年9月17日 下午5点45分

伊党精神领袖哈伦丁昨日逝世,正当朝野领袖向家属致哀之际,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发推文称“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结果遭到各界的抨击。

事缘哈伦丁逝世后,黄泉安在推特上转发一名网友Sidek Kamiso的推文。

Sidek Kamiso揶揄,哈伦丁生前贩售符水治病,但本身却在美国三藩市医院病逝。

而黄泉安在转发推文时,加上自己的评论:“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Adios Harun Din, let there be peace)。

黄泉安已经删除推文,并否认有意贬低哈伦丁或其家属。

槟公正党划清界线

无论如何,不仅网民与伊党,就连公正党、一州宗教司与多个公民组织,都批评黄泉安。

其中,槟州公正党主席曼梳发文告狠批,黄泉安言论无礼与不负责任。

“我要强调,槟州公正党与黄泉安的愚蠢谈话无关。”

曼梳说,虽然大家或有政治分歧,但这不应导致人们失去人性,以致羞辱任何逝世者。

伊青促黄泉安道歉

与此同时,伊青团宣传主任阿末法德里(Ahmad Fadhli Shaari)发文告敦促,黄泉安向哈伦丁(见图)家属道歉。

他批评黄泉安无礼与失言。

他更质疑,行动党领袖迄今没有人出来谴责黄泉安,显示其言论代表行动党的立场。

“行动党没有领袖出面批评,显示黄泉安的言论,反映行动党的思维。”

伊青团将在下午5点,针对此事报警。

玻宗教司加入挞伐

另外,玻州宗教司阿斯里也加入挞伐行列。他不点名批评,“一名行动党领袖”激怒众人,无益于国家及政治。

“就算你跟逝者有不同意见,聪明人将在适当时候发言。只有蠢人在没有合理理由下,不懂顾及公众和特定群组的敏感。”

“这些行动党领袖,对已故哈伦丁恶言相向,有何好处?”

阿斯里续称,倘若这代表的是“有关方面”(意指行动党)的思维,则不适合领导多元族群的马来西亚。

十七个团体促反省

此外,17个公民团体也不点名批评,一些人恶劣评论哈伦丁之逝。

这17个团体是:砂州青年、ENGAGE、JAGAM、隆雪华堂、林连玉基金、森华堂、印裔权利行动组、PACOS、国民醒觉运动、Prihatin、KOMAS、SABM、淡米尔基金会、人民之声、赵明福民主基金会、行动大马与校友联总。

他们在联署声明中,向哈伦丁家人、朋友、同志、伊斯兰党领导层与党员,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我们虽然或与哈伦丁先生在许多议题上看法相左,但我们肯定他对马来西亚公共生活的贡献,因为马来西亚是多元社会,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不问宗教与政治信仰。”

“我们或许不同宗教,却终究是四海之内的兄弟姐妹、一国的同胞。”

“我们深感遗憾,当哈伦丁先生归真之时,一些人发表了恶俗的评语。这些评语违反了不同宗教与文明都强调的“死者为尊”通则。我们不应让政治激情掩盖了人性善美。”

“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反躬自省。死者或任何死者的亲友,都不应该在悲恸之际蒙受恶言。”

黄泉安已删除推文

无论如何,黄泉安已经删除有关推文。

他向《当今大马》解释,由于Sidek Kamiso要求他删除转推的贴文,他即尊重其意,删除推文。

“Sidek私讯和致电我,告知他将暂时关闭推特账户。他冀望我能删除之前转推的贴文,我同意照办。但我并没同意,也没反对他的推文。”

黄泉安坦言不喜哈伦丁,但他否认侮辱哈伦丁或其家属。

“政治上而言,我不喜欢已故哈伦丁。他曾是民联一份子,我向他道别。”

“我无意为他撰写悼文,但也没有贬低他及其家人。”

哈伦丁昨日在美国史丹福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6岁。他的家属已尊重其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劳克林路伊斯兰教坟场安葬哈伦丁。



光华日报

行动党的马来人困境

21/12/201619:10

文:林恩霆

行动党是否能活在没有马华的日子,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和深思的问题。何以值得我们去思考呢?马华与行动党两党是半个世纪的政治冤家,就如伊斯兰党与巫统般,争取同一个社群的支持,在大部分的选区分庭抗礼。

对于一个政党发展来说,行动党与马华有各自的窘境,谁也没有比谁更有优势。行动党自豪地称自己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却未能离开华裔占大多数的选区,即便是行动党委派出来的印裔候选人或马来候选人,都必须到有一定华裔选民比例的选区上阵,否则的话,根本无法与巫统或伊斯兰党抗衡。

行动党的拳头有限,他的拳头力度无法撼动巫统、伊斯兰党、公正党或土著团结党,相反地,行动党依然选择马华和民政党作为沙包。

当巫统在大会炮轰行动党,当伊斯兰党公开说明不能与行动党合作之余,行动党却选了马青总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作转移视线的目标,挑战他辩论等。

张副部长直言道,我们先别谈如何让马来西亚更有希望,而是先谈谈雪州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在州政府的合作,能如何让马来西亚更有希望。张副部长拳拳到肉,倒是行动党不敢正面回答张副部长的反驳。

行动党的格局仅仅停留在击败马华是不足够的,该党必须想方设法在来届大选来临前,解决反对党联盟要如何一对一对抗国阵的问题。要不然的话,行动党的国会议席也许会削减至30席左右,而改朝换代又是空谈而已。

此外,反对党联盟似乎可能酝酿成立“马来人反对党大联盟 + 行动党”的政治联盟,以吸引伊斯兰党加入反对党阵线。然而,在这种政治大联盟之下,华社是否可能会再次受到欺压?行动党是否能有效地捍卫华社利益?抑或是变相的另一场“要求华社支持伊斯兰党+ 敦马”的戏码?

“昨日伊斯兰党,今日敦马”,行动党看似难以逃脱依赖他人吸纳马来选票的定律。单靠行动党一己之力,根本是不可能赢得马来选票,但行动党所依靠的马来人势力集团,都不是善类,更不是轻易可以相信的伙伴。前有伊斯兰党,后有敦马!

部分华裔选民认为大局为重,勿追究敦马过去犯下的错误,而这种说法仅仅建立在一厢情愿地认为行动党可以成功利用敦马,而非遭到敦马利用;但事实上,华裔选民过去不也是一厢情愿地不理会伊党的伊斯兰国理念,为了改朝换代,不惜投向伊党,但最终拒伊党千里之外。

行动党利用敦马吸纳马来选票,也为自己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的骂名漂白;另一边厢,行动党则选择在马华身上作消费,华社越怨恨马华,行动党就得以换得一张选票。扩展政治业务和稳守当前业务,是行动党当前正在努力的方向,而敦马和马华都是行动党政党发展的重要踏脚石。



行动党与马华的马来市场

25/03/201718:05

文:林恩霆

我国与台湾或其他国家的政治氛围有所不同,外国政党领袖所发表的言论,大部分只需要顾及低、中、上阶层人士的感受;然而,马来西亚政治人物不仅需要考虑到下、中、上阶级,仍然需要照顾三大民族的感受,而巫统则常发表取悦马来人,得罪非马来人的言论。

对于非马来人政党来说,他们则步步为营地发表言论。在行动党未“飞黄腾达”之前,都以华人的角度出发,批评国阵政府种种的种族不公政策等,从而把马华给比了下去;但是,行动党跃升成为全国第二大政党之后,当他们想要成为全民政党,寻求马来人的支持时,那数十年来曾发表取悦华人的言论,抑或是那所谓马来社会认为是依靠煽动华裔选民起家的华人政党形象,已深深地烙印在马来人的心中。也许我们不能认同,但在马来社会里,的确存在这种想法。

相较于马华,马华是建国政党,在巫统地方区部的护航之下,马华在马来社会的形象,并没有像行动党般糟糕。当然,马华近年扬起反对伊刑法的旗号,多少也拉低了马华在马来社会的支持度,但若与行动党比较,马华的情况尚算略优。

这说法是有迹可寻的,马华反对伊刑法,但却没有与伊斯兰党有太多的正面冲突,而且该党与巫统仍是盟友。相反地,在过去超过半个世纪,马来社会所仰赖的两大马来人政党,即巫统和伊斯兰党都与行动党交恶,不时互相炮轰,所产生的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形象就更根深蒂固了。

在这种局面下,行动党惟有依靠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吸纳马来选票,但是否见效,只能等待来届大选见分晓。去年6月举行的大港和江沙补选成绩显示,国家诚信党当时无法吸纳更多的马来选票,仅能得到行动党为其贡献的华人选票;相反地,大部分的马来选票则流向巫统和伊斯兰党。当然,当时的土著团结党还不成气候,此一时,彼一时,相信大选时期的土著团结党肯定要比去年补选的土著团结党强大。

对于行动党来说,唯一值得高兴地是伊斯兰党在2月所号召的穆斯林大集会,说好有30万人出席,怎知只有2万人出席参与,可见伊斯兰党在355修改法案动议上,没有获得马来穆斯林社会的大力响应。然而,这是否反映当前伊斯兰党的政治实力呢?目前尚言之过早。

另一边厢,马华的处境最为尴尬。该党口口声声地反对伊刑法,一心捍卫建国时期的中庸价值观,但殊不知该党的票源来自马来社会;他们捍卫非穆斯林社会所拥护的世俗国,拒绝伊斯兰化,但他们却不能得到大部分非穆斯林社会的选票。在政治上,这种政治行为是相当可悲的,更是吃力不讨好,得不偿失,但也无可奈何。

行动党和马华在马来选票的这大票仓中,都有各自的致命伤。对于盟友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马华略胜一筹;但面对政党基本盘的实力时,行动党即使不获得马来选民的支持,仍可斩获华裔选民的选票,而马华惨兮兮。

因此,行动党在来届大选的战绩,也许没有伊斯兰党的加持,会有少许影响,但不至于太糟糕。反观马华,若背上“对抗伊刑法”的罪名发酵,对马华是极为不利的,而这就是行动党与马华的分别。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6: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指十年前逼迁市集惹人嫌 副部长抨行动党擅闯活该

发表于 2017年6月12日 晚上10点16分     更新于 2017年6月12日 晚上10点40分

居銮上周六爆发当地国会议员刘镇东赴斋戒月市集派蜜枣,却遭人拦阻攻击的风波。对此,巫统首相署副部长拉查里表示,这是行动党咎由自取。

他解释,这是因为行动党过去曾反对相关斋戒月市集,逼迫它搬迁,招人厌恶,而且该市集向来乃居銮巫统所经营,行动党在没有同意下擅闯,结果当然是活该自找麻烦。

“你必须记得,居銮这个夜市从以前就由巫统居銮所管理。传统上,确实是居銮巫统所推动。所以如果主办单位说,不能(进入),就是不能(进入)啦。”

“这就好像你要做生意,也要有准证,要有执照。所以,如果人家不该做生意,你却(硬要)做生意,人家当然会生气。”

“如果有人要进来我们的家,我们不允许,则对方就应该尊重嘛。不能说,人家不准进入,我们却还是硬要进去。”

“事件没表面那么简单”

拉查里今晚在媒体询问下也指出,刘镇东受拦阻攻击的事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需要了解其背后的脉络。

他指控,行动党过去曾要求相关斋戒月市集,转到其他地点营业,而居銮人对此还耿耿于怀。

“这就是为何(拦阻攻击的)事情发生在居銮,其他地方却没有发生。我们必须看到这些情况,不能够只是看表面。”

“所以我们不能够怪罪任何人,但是若有挑衅,则肯定就会有反弹,肯定会有其回应。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尝试,应该尊重他人。”

“巫统居銮区部主席已经解释,他不满行动党过去要求关闭斋戒月市集的做法,这还历历在目。(但是)你(行动党)今天突然回来,他(当然)生气,不允许(进入),然后你又挑衅,当然就打架啦。”

行动党十年前逼迁市集

《每日新闻》网站今天较早报道,巫统居銮区部主席莫哈末嘉益斯(Md Jais Sarday)把这次事故归咎于行动党10年前曾投诉相关斋戒月市集,要求它迁往他处。

他声称,行动党的要求当时引发马来贩商的愤怒和抗议,而他们至今依然牢记此事。

“在试图把斋戒月市集马来商贩逐出居銮市中心之后,如今他们回到同样的地点。他们有何目的?”

“肯定的,行动党和在野党的到来,将激怒马来商贩,他们对过去的驱逐依然感到受伤和冲击。这些都是行动党分裂马来人的陷阱和政治把戏。”

嘉益斯表示,斋戒月市集秘书处早就劝告行动党和在野党到其他地方派蜜枣,但是后者却顽固拒绝听取劝告。

“所以谁才是挑衅者?”

派蜜枣破坏了他人生意

此外,拉查里更批评刘镇东擅自赴斋戒月市集派蜜枣的行为,破坏了他人的生意。

他举例说,自己曾在麻坡的斋戒月市集派蜜枣,但是他也会事先询问当地主办单位的同意,“因为你必须接记得,有些小贩在买蜜枣。”

以刘镇东为首的希盟团队上周六(10日)在居銮斋戒月市集派蜜枣时,面对一群年轻人阻拦,间中酿成肢体冲突。

据刘镇东报案书,在混乱中,其中一人动手,连带击中刘镇东脸部,导致眼镜跌在路上。



当年逼迁市集者乃马华 刘镇东抨巫统领袖撒谎

发表于 2017年6月13日 下午3点54分     更新于 2017年6月13日 下午3点58分

巫统领袖昨天抛出行动党咎由自取的辩护后,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今天驳斥指控,揭露10年前逼迁居銮斋戒月市集的一方是马华,而非行动党。

刘镇东表示,由于他2013年才竞选居銮国席,因此不清楚之前的事情,但是在他翻阅新闻档案,以及询问当地人之后确认,当初抗议居銮斋戒月市集的,是一名马华领袖。

《当今大马》目前正在寻求这名马华领袖的回应,故暂隐其名。

如此一来,刘镇东反抨巫统居銮区部主席莫哈末嘉益斯(Md Jais Sarday),以及首相署副部长兼麻坡国会议员拉查里荒谬,同时向行动党抛出“恶毒谎言”。

“嘉益斯和拉查里把马华混淆为行动党,令我震惊。避免他们忘记,让我提醒他们,马华是国阵成员党之一,以及巫统的亲密伙伴;而行动党是希盟成员。”

他们两人昨天声称,行动党2007年之时曾要求居銮斋戒月市集搬走,引起当地马来人的嫌恶,为上周的拦阻打人事件埋下远因;加上刘镇东等人如今又不听劝阻,上周硬要到市集派蜜枣,最后这种“挑衅”引发反弹,故他们是咎由自取。

无力关闭斋戒月市场

刘镇东更指出,2008年之前,行动党根本在柔州根本没有任何议席,根本无力在2007年要求关闭相关的斋戒月市集。

他补充,唯有在2008年大选时,行动党才赢得柔州的峇吉里国席及4个州席。

“就算在2013年后,行动党(在居銮)拥有一名国会议员及一名州议员,但柔州政府或居銮市议会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仍从不咨询行动党,更甭说接受行动党指示,把斋戒月市集关闭了。”

刘镇东也透露,上周拦阻他的其中一人,3年前也在同样的市集拦阻他,要求出示“批准信”。

“我获悉他是嘉益斯的忠实支持者。如果嘉益斯在2014年坚定表明(谴责暴力的)立场,则2017年的事件就不会重演。嘉益斯2014年拒绝谴责相关事件。”

以刘镇东为首的希盟团队上周六(10日)在居銮斋戒月市集派蜜枣时,面对一群年轻人阻拦,间中酿成肢体冲突。

据刘镇东报案书,在混乱中,其中一人动手,连带击中刘镇东脸部,导致眼镜跌在路上。



坦承当年反映市集地点问题 惟颜炳寿促行动党勿忘己为

发表于 2017年6月14日 上午10点48分     更新于 2017年6月14日 上午11点24分

刘镇东点名马华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乃是逼迁居銮斋戒月市集始作俑者,对此,颜炳寿反斥刘镇东玩弄政治分化游戏,因此不会跟随其起舞,并敦促不要把马华拖曳进入风波。

颜炳寿昨天向《当今大马》发表文告坦承,当年担任州议员时,曾反映斋戒月市集地点是否适合的问题,不过也提醒行动党不要忘记其当时的角色。

“2007年,我身为州议员的责任是提出(居銮)市镇小贩的合理关切,即有关场地是否适合,有什么替代的场所可作为斋戒月市集。”

“因此,州政府和市议会做了一些变更,并拟定规则。”

“他(刘镇东)应该更知道民主行动党当时的角色。”

“我几乎每年都到斋戒月市集逛逛,而没有遭小贩的奚落。”

“镇东应该学习理性思考,而不是将所有议题政治化,并予以玩弄。”

颜炳寿是在2004年中选为柔佛明吉摩区州议员,该州议席是在居銮国会选区底下。

不参与政治分化游戏

颜炳寿也反击刘镇东向来乐此不疲地玩弄政治分化游戏,并将所有课题政治化。

“我不会因为刘镇东的扭曲指控,而参与其政治分化的游戏。”

颜炳寿表示,早前已联系居銮警区主任表达看法,而后者也专业地采取行动。“就让警方调查居銮斋戒月市集骚动(事件)的起因。”

“这本质上是一宗违反和平和公众秩序的孤立事件。”

“镇东拥有党派政治争辩的记录,乐此不疲地将课题政治化,完全不顾背景脉络及比例,为争取政治利益而牺牲社群利益。”

“若他不受一些小贩欢迎,我并不惊讶。他在一些场合遭当地人粗鲁对待。”

“虽然这么说,我要强调,没有人有权阻止任何人进入公共场所的斋戒月市集。因此,我和警区主任联联系。”

派蜜枣遇阻酿成冲突

刘镇东为首的希盟团队上周六(10日)在居銮斋戒月市集派蜜枣时,面对一群年轻人阻拦,间中酿成肢体冲突。据刘镇东报案书,在混乱中,其中一人动手,连带击中刘镇东脸部,导致眼镜跌在路上。

巫统居銮区部主席莫哈末嘉益斯(Md Jais Sarday)和首相署副部长兼麻坡国会议员拉查里声称,行动党2007年之时曾要求居銮斋戒月市集搬走,引起当地马来人的嫌恶,为上周的拦阻打人事件埋下远因;加上刘镇东等人如今又不听劝阻,上周硬要到市集派蜜枣,最后这种“挑衅”引发反弹,故他们是咎由自取。

刘镇东驳斥指控,反指逼迁居銮斋戒月市集的一方是马华,而非行动党,并点名颜炳寿是始作俑者。



访市集被称“马来妓女” 西芙拉申诉网民性骚扰

发表于 2017年6月13日 下午1点34分     更新于 2017年6月13日 下午3点6分

继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到斋戒月市集派蜜枣遇袭后,雪州行动党执委西芙拉到斋戒月市集派蜜枣。虽然她并没遭到暴力袭击,但却在事后遭网民以污言秽语性骚扰。

西芙拉(Syefura Othman)也是加影市议员。她两天前到蕉赖九哩(Batu 9)的一个斋戒月市集派发蜜枣后,将两支短片放上面子书。

她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短片旨在与刘镇东的遭遇相比,以凸显当地人非常尊敬她。

但她指出,一些网民却选择以粗俗的言论回应这些短片,一些甚至指控她加入行动党,乃背叛马来人。

网民称“马来妓女”

西芙拉将两个网民评论放上推特,其中一个网民称她是“马来妓女”,另一个则形容她是“魔鬼”。

“我(当天)穿一件马来装就收到这种评论。人到底可以有多差劲。”

现年28岁的西芙拉说,她已习惯收到这种粗俗和负面批评,但她没料到这会发生在神圣的斋戒月期间。

“社会,尤其是女性,不应轻视这种针对我的性骚扰言论。”

“女性政治人物经常被性骚扰和面对强暴恐吓,是非常不幸的事情。”

呼吁女性勇于发声

西芙拉呼吁大马女性,勇于对这个现象发声,以遏止相同的情况继续发生,同时也能帮助其他性骚扰受害者。

但她仍未决定,要否对此报警。

上周六,以刘镇东为首的希盟团队在居銮斋戒月市集派蜜枣时,面对一群年轻人阻拦,间中酿成肢体冲突。

据刘镇东报案书,在混乱中,其中一人动手,连带击中刘镇东脸部,导致眼镜跌在路上。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2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12: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欣赏槟城廉洁治理,前大使加入行动党

发表于 2017年11月10日 下午3点29分     更新于 2017年11月10日 下午4点33分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今日在行动党全国总部,宣布前外交官尤阿南(Yeop Adlan Che Rose)今日正式加入行动党。

​林吉祥在记者会上发表致辞,欢迎74岁的尤阿南的加入,并亲自将终身会员卡移交给尤阿南。

林吉祥表示,尤阿南的父亲早在43年前已代表行动党上阵,这证明了行动党向来是个多元种族政党,而现在尤阿南的加入宛如“回家”。

“假新闻经常将行动党妖魔化,指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反统治者的政党。事实上,行动党成立的52年来从来都是涵盖各族以及各宗教的政党。“

“早在43年前,尤阿南的父亲仄罗斯(Che Rose Abdullah)就曾代表行动党在1974年的霹雳州亚罗邦苏(Alor Pongsu)选区上阵。我们非常欢迎尤阿南‘回家’“。

遗憾伊党排他守旧

此前,尤阿南曾在1967年担任外交官,历任驻西班牙和墨西哥大使。他之前是拥有约14年党龄的伊党党员,曾代表伊党在2003年大选出战乌鲁冷岳国席。

尤阿南表示,自己乃见证了行动党在槟州的廉洁治理后,决定离开伊党,投入行动党。

“我看见行动党以干净、有效率和廉洁的方式治理槟城,这是国阵60年来都无法做到的。 ”

“以宗教为基础的政党排他,但只有包容多元的政党能不断往前。很遗憾的,伊党多年来还是老样子。”

他也说明,自己已多年未活跃于伊党,但若其伊党党籍不能自动取消,则他会主动申请退党。

冠英当选不违党章

另一方面,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在受询下强调,现任秘书长林冠英若在来临重选中当选,并不违反党章“最多三届”的任期限制。

“社团注册局否定行动党2012年的选举结果,因此由2012年至今的中委任期并不算数。若林冠英当选,则此任期为2017年开始,是他的第三届任期。”

“这并不会违反党章,党章注明的任期限制是不可超过‘三届’,并非‘9年’。”

行动党将应社团局的特别要求,于星期日(11月12日)举办中委重选,若林冠英重新当选,则将变相突破任期限制,领导行动党至2020年11月。

允每日公布捐款额

另外,陆兆福也承诺,行动党将每日公布槟州赈灾的募款金额,并确保所有款项将一分不差地移交给州政府。

“我们会每天更近募款的金额,从募款第一天开始,我们已承诺每一分钱都会交到州政府手中。”

“筹款活动是由槟州行动党发起,行动党收集并计算后将交给槟州政府。”

“这攸关上万名灾黎,我们相信槟州政府很快将会提出款项的运用和分配机制。”



赛奥玛上阵巴罗州席,行动党宣布首名巫裔候选人

发表于 2018年3月31日11:14  |  更新于 2018年3月31日11:24

柔州行动党大选排阵逐渐成型,并在昨晚一口气宣布两个州议席的候选人,即由原任议员廖彩彤在柔佛再也守土,而柔州行动党副宣传秘书赛奥玛则将攻打巴罗。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是昨晚宣布廖彩彤与赛奥玛出战大选,并在今早发文告进一步阐述来届大选的重要。

林吉祥重申,虽然国阵企图通过史上最糟糕的选区重划“偷走”来届大选,但只要有10%马来选民及5%非马来选民从国阵转投希盟,那么希盟就有机会击败国阵。

他说,若出现这种情况,希盟不仅会入主布城,也将在柔州执政。

他希望行动党能够守住柔佛再也之余,也能攻下巴罗。

廖彩彤奉命守土

根据2013年大选资料,巴罗拥有44%华裔、37%巫裔及17%印裔选民。当时,马华候选人张协群以103张多数票,为马华惊险保住巴罗。

至于柔佛再也则是一个华巫裔参半的选区。上届大选,廖彩彤初试啼声,却以1460张多数票打败老树盘根的马华候选人陈书北,让行动党在柔佛再也插旗。

廖彩彤也是社青团全国理事。这将会是她第二次出战大选。

而赛奥玛(Sheikh Omar Ali)则是前伊党党员,他在2015年退出伊党,加入行动党后备受重用。他也是行动党宣布的来届大选第一名马来候选人。

行动党在2013年大选后,积极招揽与栽培马来党员。不过,这种做法一度在党内掀起红蓝海路线之争。

此前,行动党已经宣布柔州主席刘镇东攻打亚依淡国席,杨美盈转战峇吉里国席,黄益豪则会在文打烟上阵。



黛安娜驳“行动党花瓶”贬称,自嘲不若巫统爆樽者

发表于 2017年10月10日 晚上6点11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10日 晚上7点12分

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昨晚批评,行动党黛利用安娜等马来年轻女性来做宣传,而不像巫统挑选贤能者,结果遭黛安娜反讽说,她们确实不如巫统领袖般擅于包庇舞弊者和闹事。

身为社青团全国理事委员的黛安娜(Dyana Sofya)调侃说,或许在安努亚慕沙(Annuar Musa)眼里,她参政5年的资历、玛拉工艺大学的法律学士学位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硕士学位仍不够格。

“安努亚慕沙或认为,行动党的年轻女性都不够聪明。但,我们拥有足够的智慧不去支持和包庇盗贼统治,以及无论是一马公司或人民信托局的贼王,并引以为荣。”

“你也晓得,我们没聪明到购买保时捷Panamera,或像另一名巫统领袖到雪州政府大厦前敲碎啤酒瓶。”

安努亚(见图)曾领导吉兰丹球会,但他涉嫌滥用玛拉投资公司与吉隆坡大学的公款赞助球会而被调查,最终更被革除人民信托局的主席职。此外,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也曾质疑,安努亚使用巫统的资金购买保时捷Panamera的做法。

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日前为抗议雪州政府为啤酒节亮绿灯,在雪州政府大厦门前表演“爆樽”,将近十箱啤酒打得尽碎,后来被警方逮捕。

无视非巫裔女性代表

黛安娜也是前安顺国席补选的行动党候选人,她今天发文告说,行动党早有年轻女党员,如27岁当选柔佛再也区州议员的廖彩彤、34岁成为大马政治史上首位女议长的杨巧双,只是巫统懵然无知。

“这都是巫统无法办到的,尽管已掌权了60年。”

“巫统仍陷在种族政治里,由于她们不是马来人,(巫统)就看不见这些年轻女性的成就。经常指责其它政党玩弄种族课题的安努亚慕沙,应该照一照镜子。”

操纵成员党的是巫统

安努亚昨晚在女青团对话中,也指责行动党领袖林吉祥用甜言蜜语驯化前首相马哈迪。对此,黛安娜批评,安努亚乃首相纳吉的傀儡,才会发表谬论。

“我很惊讶,一名巫统领袖竟然如此抬举林吉祥,说他可以操纵担任了22年巫统主席的马哈迪。如果林吉祥真的比大马史上在位最久的首相还厉害,那他不是比现有的巫统领袖,更有资格领导我国的政府?”

她接着举例,安努亚曾以宗教和种族斗争之名说,巫统和伊党拥有相同的基因,无视其它的成员党,点出巫统才真正为了自身的生存,操纵其它成员党。

“国阵的其它成员党像巫统一样赞同跟伊党合作吗?还是因为被巫统驾驭他们而被逼(接受)。”

“安努亚仍不明白,行动党每逢议席谈判时,比如第13届大选,总是竞选最少议席的政党,故不可能成为龙头政党。”

一连串失误难逃其就

此外,黛安娜揶揄,国阵领袖近期一连串的愚蠢失误,显示安努亚担任巫统宣传主任的无能。

“原以为在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的争议下,“纳川会”可以凸显纳吉和美国政府关系良好的印象,但最终却激怒大马人民,因为他宁愿去帮助该强国的经济,而非日趋因生活费高涨而困苦的人民。”

“所谓迎接资深领袖莫哈末泰益回巢巫统的紧急宣布,成为了网民的笑柄,以致宣布之父(Bapa Pengumuman)的临时宣布不再被认真看待。”

“最后,他企图以500万令吉收买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Syed Saddiq)的努力也失败收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4 12:5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