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惊见马来行动党人?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18: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行动党马来候选人否认要当柔大臣

发表于 2018年4月3日 12:13  |  更新于 2018年4月3日 12:16

行动党日前宣布首名巫裔候选人赛奥玛攻打柔佛的巴罗州席后,北方大学讲师卡玛鲁宣称这显示行动党有意争当柔州大臣,但赛奥玛驳斥卡玛鲁这项揣测。

赛奥玛今日发文告说,若希盟赢得柔州政权,还有许多人比他更具资格,能够出任大臣。

他举例,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与总秘书沙鲁丁、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阿育与柔州主席阿米诺胡达,乃至公正党柔州主席哈山卡林等,都比他更有资格及能力出任大臣。

“还有许多人比我更有资格出任柔州大臣。跟他们相比,我只是无名小卒。”

“所谓行动党争当大臣之说,只是用来恐吓马来人的过时策略。”

反击北大讲师

赛奥玛嘲讽,一名博士(暗指卡玛鲁)以为马来人愚蠢,容易上当。

“可能他忘了在最近的《阳光日报》论坛上,他要展示自己高人一等时,却在希盟总裁马哈迪面前丑态毕露。”

“伤心的是,他还不知道这点。可能他为了讨好主子。且由他吧!马来西亚人、马来人与柔佛人看得一清二楚。”

赛奥玛也奉劝巫统党员,包括上述博士停止散播谎言及诬蔑。

日前,伊党喉舌《哈拉卡》刊登卡玛鲁的文章。他在文中宣称,行动党委派赛奥玛攻打巴罗州席,意味着赛奥玛是行动党的大臣人选。

上周六,行动党宣布赛奥玛攻打巴罗州席。赛奥玛是前伊党党员,他在2015年退出伊党,加入行动党后备受重用。他也是行动党宣布的来届大选第一名马来候选人。



阿兹巴里上阵德彬丁宜,黄文标让席后或引退

发表于 2018年4月14日 13:33  |  更新于 2018年4月14日 16:30

下午4点10分更新

一如早前的猜测,宪法专家阿都阿兹巴里将在本次大选上阵霹州德彬丁宜(Tebing Tinggi)州议席。

《光华日报》报道,原任行动党德彬丁宜州议员黄文标昨晚在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竞选中心外举办的政治讲座会上,宣布上述的决定。

黄文标表示,他有信心,阿兹巴里将能在这个马来选民占多数的州席胜出。

他也说明,他心甘情愿地让出德彬丁宜州议席的选区工作给阿兹巴里,并希望选民支持。

德彬丁宜是怡保东区国席底下的州议席之一。上届大选,德宾丁宜是华裔为主的选区,华裔选民人数占73%,黄文标当时成功以5887张多数票,打败马华候选人邱文传。

选区重划后巫裔人口激增

不过,在选区重划后,德宾丁宜将从华人区变成马来区,马来选民激增至约57%。

黄文标已在德宾丁宜中选两届。根据《当今大马》了解,黄文标在让出德宾丁宜后,可能无议席上阵,而被迫引退。

阿兹巴里曾在公正党旗帜下,于2013年大选上阵沙白安南国席,但败给国阵。他在2015年加入行动党。

近期,霹雳行动党已盛传将派遣马来候选人在霹州上阵,为出任大臣铺路,而其人选就是宪法专家阿都阿兹巴里。

但阿兹巴里前天接受《当今大马》的访问时表示,此事“还没定案”,但他已做好准备赴霹雳或任何选区出战。



行动党证实阿兹巴里攻霹州席,惟无意坐大臣位

发表于 2018年4月15日 12:43  |  更新于 2018年4月15日 13:04

下午1点04分更新

宪法专家阿兹巴里竞逐霹雳州席的消息走漏后,坊间揣测他乃行动党霹州大臣人选。不过,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强调,即使通过这次大选执政霹州,该党也不会派人出任霹雳大臣。

他今日在峇株巴辖召开记者会时证实,阿兹巴里将会竞逐霹雳某个州议席。

“不过,行动党不会争夺霹雳大臣职位。巫统在马来群众散播恐惧,指行动党大臣将会执政霹雳。”

“我要清楚阐明,行动党不会争夺这个职位。希盟人选将会出任大臣。”

盟友团结党表达反对

霹州希盟主席兼霹州土著团结党主席阿末费沙上个月底表示,行动党不应在霹雳派遣巫裔候选人出战州席,避免触动马来选民对行动党的恐惧心理。

德彬丁宜是怡保东区国席底下的州议席之一。上届大选,德宾丁宜是华裔为主的选区,华裔选民人数占73%,黄文标当时成功以5887张多数票,打败马华候选人邱文传。

不过,在选区重划后,德宾丁宜将从华人区变成马来区,马来选民激增至57%左右。

周五晚,行动党原任德彬丁宜州议员黄文标宣布让出议席给宪法专家阿兹巴里。不过,行动党不满黄文标擅自宣布,因此将纪律调查他。

赞助10辆巴士供游子

另外,柔佛行动党竞选主任傅恿駺表示,民众赞助该党10辆巴士,供载送在新加坡的游子回乡到峇株巴辖、麻坡及昔加末投票。

“这些巴士将在5月8日晚上从新加坡出发……这是单程巴士,我们没提供回程,因为游子可能有自己行程。”

有意乘搭巴士者,可以联络陈静017-4434709。



从烈火莫熄、伊党至行动党——赛奥玛从政记

发表于 2018年4月5日 11:21  |  更新于 2018年4月5日 11:27

在柔佛中部的小镇巴罗,镇上有间店屋经历火灾后弃置多年,直到大选将近之际,行动党动员当地支持者重建这间店屋,把之打造为竞选行动室。

上周五,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在这间浴火重生的店屋宣布,柔佛行动党副宣传秘书赛奥玛(Sheikh Omar Bagharib Ali)将出征巴罗州席。而赛奥玛也成为行动党在来届大选宣布的第一名巫裔候选人。

赛奥玛现年33岁,虽然这是他初次竞选,但他对政治并不陌生。早在20年前,赛奥马通过1998年烈火莫熄事件,上了一堂重要的政治启蒙课。

“当时我才中一,我记得跟哥哥一同到吉隆坡参与几场示威……这深深地影响我,我看到一波波的人潮,只感到十分兴奋,不禁高呼:‘哇!’”

“示威后隔年就是全国大选,我紧追政治新闻。我哥哥当时是伊党的助选义工,我即跟他一同探访伊党区部,受到启蒙。”

入亲伊党大专组织

在安华事件发酵下,伊党在1999年大选攻下27个国席,一跃成为国会最大在野党,更从巫统手中赢得登州政权。

大选之后,伊党顿时成为反体制穆斯林青年的从政首选。

赛奥玛也加入这股风潮。他就读马来亚大学伊斯兰研究系时,即活跃于亲伊党的大专生组织,协助拓展伊斯兰学生运动。

“我上大学时,一开始在马大丹州尼南普里(Nilam Puri)分校求学。后来我转至八打灵再也总校,就参与伊斯兰大专生协会。”

“我也参与半岛伊斯兰大专生运动,与马来西亚大专生团结阵线结盟,间中我认识数个非政府组织。”

与苏海占关系特好

他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笑言,从求学期间就参与伊党“旁支”,可见早已有意从政。

2008年大学毕业后,赛奥玛正式加入伊党。他自觉跟当时的“专业人士派”(后称为埃尔多安集团)理念相近,跟时任柔佛伊青团长苏海占特别亲近。

“谁真正带着我参与伊党斗争?我敢说,苏海占是其中一人。他当时就任柔佛伊青团长,我跟他很好。他启发我很多。”

“他是柔佛人,我也是柔佛人。只要他开口要求帮忙,我就协助。不若丹登两州,柔佛需要较开明的领袖。我跟他志趣相投,曾担任他的柔佛媒体助理。当他担任全国伊青团长时,我也成为他的媒体助理。”

苏海占在2015年伊党党选寻求卫冕伊青团长失败,随后退党并参与创办诚信党,如今是诚信党全国组织秘书兼柔佛诚信党副主席。

当行动党宣布赛奥玛出战巴罗时,苏海占也在场,并跟林吉祥一左一右拉起赛奥玛双手,以示支持。

两人亦师亦友的关系,可见一斑。

不过,2015年伊党分裂,赛奥玛退党后并没追随苏海占加入诚信党,反而参与行动党,令人意外。

不再信伊斯兰政党

赛奥玛说明,伊党两派恶斗乃至分裂,让他不再相信伊斯兰政党。

他认为,只有参与多元族群及宗教的政党,才能为国家带来真正改革。

“或许我跟其他人意见不同,我亲眼所见,对于伊斯兰政党分裂感同身受。所以,我决定后来不要加入伊斯兰政党,而选择行动党。”

“行动党不是华裔政党,否则与马华有何分别?……我虽然不是名人,但我有义务参加非种族或宗教政党,为何不?这能洗脱行动党的华裔政党形象。”

事实上,赛奥玛对行动党并不陌生。当他还在伊党时,就曾在2013年大选为行动党政教主任刘镇东在居銮助选,后来更成为刘镇东特别助理。

在民联未瓦解前,赛奥玛也曾在民联秘书处工作。他认为,这段工作经历,让他看见行动党领袖如刘镇东、陆兆福及郭素沁,不仅以行动党角度,而是民联角度处理党务。

“虽然他们是行动党,但很为民联着想,与其他民联成员党身处一个大家庭。后来,我回到居銮,而刘镇东攻打居銮国席,我为刘镇东工作,让我更了解行动党。”

“或许如此,行动党吸引了我。”

不是行动党“花瓶”

尽管巫统不断指责行动党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但赛奥玛也举出个人经验驳斥巫统。

“你无法阻止他人说闲话,有人说我是行动党傀儡,但行动党并非如此,迄今我还是身在行动党,在居銮和巴罗积极活动。”

他认为,行动党没有视他为花瓶,反之给予他许多栽培与机会。

“我想,行动党不会只要我成为花瓶,而我希望能够长大成一棵大树,包容全部人。”

要攻下巴罗挑战大

赛奥玛竞逐的巴罗州席,虽是行动党有胜算的议席之一,但仍有一定的挑战。

上届大选,行动党仅以103张多数票败给马华候选人张协群。据2017年第4季度选民册,巴罗拥有42.10%华裔、39.36%巫裔及17%印裔。

巴罗州席隶属森波浪国席,森波浪则是巫统强人兼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的选区。国阵在此占尽优势,更何况在选区重划后,巴罗州席将增加一个垦殖民投票区,增添行动党与赛奥玛的挑战。

惟赛奥玛保持乐观,他认为自己能突围,为行动党赢下巴罗州席。

他指出,巴罗距离居銮仅仅30分钟车程,而他曾亲自处理数宗巴罗居民的投诉,对巴罗并不陌生。

“我们有处理当地淡小天花板破洞课题,董事会及家教协会早在几年前要求拨款,但不得要领……而巫裔选民面对土地非法侵入课题,有人私闯他们土地种植油棕,地主却分文未得。”

“他们有时到居銮见我们。这种事情涉及土地局,我们就协助处理。”

让巴罗人留在巴罗

赛奥玛也说,虽然希山慕丁团队打着“我的森波浪”(#Sembrongkita)口号,在选区举办各项活动,但选民私底下却可能支持希盟。

“当地居民反映,他们照拿免费T恤,却私下告诉我,投票是秘密的。这代表金钱并非国阵胜选要素。”

他也展望,一旦胜选后,能把希盟巴罗竞选中心打造为当地的社区活动中心。

他说,这间竞选行动室的原身,是一间20年前烧毁的店屋,其团队清理废墟后,将之重新上漆及装饰,令这间店屋重获新生。

“巴罗居民以老幼为主,大部分年轻人外流到新加坡、新山、吉隆坡工作……但我们想要把巴罗打造成宜居小镇,不可能每个人都到城市或吉隆坡谋生,一定有人想留在巴罗。”

“未来我们或许可以在巴罗竞选中心准备咖啡,供老年人在下午或傍晚时分办活动,下下棋。若我胜选可以为孩子提供免费补习,打造一个社区中心。”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1: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行动党不是坏蛋”,马来艺人批政客吓唬穆斯林

发表于 2018年4月20日 17:05  |  更新于 2018年4月20日 17:20

本地著名艺人花蒂娜表态拒绝国阵后,这次再挞伐政客渲染种族和宗教情绪,把行动党刻画成反伊斯兰的政党。

花蒂娜(Wardina Safiyyah)今天在面子书发文批评,政治人物利用刻板印象捞取政治资本来对付对手,甚至玩弄种族和宗教情绪,恐吓穆斯林。

“以行动党来吓唬穆斯林?够了,(别再)玩弄宗教情绪。现在的人聪明多了。”

“也难怪,到处都有互相攻击的人。看看执政者如何贬损反对者,喜欢玩弄情绪,喜欢玩弄宗教,喜欢吓唬人。”

少数族群处境艰难

花蒂娜也说,非马来人的处境,和身处外国的穆斯林相似。她以澳洲为例,指穆斯林总被刻画成让人惧怕的形象——要夺权、要实行伊斯兰法、不尊重基督徒,甚至是偷盗欺骗的坏蛋。

她比较,反观马来西亚,行动党总被刻画成反伊斯兰、不尊重穆斯林的基督徒,或是不可信的骗子。

“哀哉!当我看到(大马和澳洲的状况)……很相似对吗?我读到有关穆斯林遭诋毁的新闻,感到心痛和伤心。少数族群的处境很艰难,因此我们身为多数族群,照顾少数是我们的责任,这才是伊斯兰。”

“(少数族群)却遭到哗众取宠的政客利用,非常不负责任。”

“因此我想问——如果华人读见你对他们的咒骂和指责,他们作何感想?”

行动党没不尊重伊斯兰

花蒂娜呼吁政治领袖们应该以身作则,并且从此刻做起。她也声称,行动党并没不尊重伊斯兰。

“我和华人朋友站在一起,并非所有马来人都这么想。马来西亚是我们所有人的,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政治人物请)展现良好的品格,不要互相辱骂。”

“所有国阵、伊党、行动党和希盟的支持者,我不相信行动党要夺权,或不尊重伊斯兰。我相信他们尊重穆斯林,并且知道这是一个伊斯兰国家。”

“如果他们(行动党)不明白,那我们应该让他们明白。我不相信他们是坏蛋,就如我也希望别人不把穆斯林当坏人一样。现在,可以停止利用行动党来吓唬穆斯林了吗?”

花蒂娜以演戏和主持节目而闻名,但近年已逐渐淡出演艺界。大选提名日公布后,她在面子书专页发表数个贴文,表明不会支持国阵。她不只自己表态,也呼吁公务员等一同否决国阵。

花蒂娜不是第一个公开反国阵的艺人。去年12月,本地马来艺人接连开腔呛国阵。



不苟同文宣诬蔑纳吉夫妇,党员跟行动党划清界线

发表于 2018年5月5日 16:40  |  更新于 2018年5月5日 18:14

前新闻从业员、行动党终身党员安兰阿末诺表明,不能再苟同该党文宣诬蔑看守首相纳吉及其夫人罗斯玛,因此决定站出来,与党的恶意宣传划清界线。

安兰阿末诺(Amran Ahmad)今天在吉隆坡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抨击行动党的大选短片和海报充斥“恶意的宣传”。

“这些都是行动党利用希盟名义,所策划的指控和恶意宣传。”

“这些(宣传)针对政府领袖和首相……他们谈及首相及其妻子,还有其他政府领袖。”

“我认为,这些都是恶意的宣传,以便确保他们胜选。”

安兰阿末诺宣称,自己原属于行动党的文宣部。

“身为行动党的文宣部,我意识到我们并没有发布正确的讯息。”

“我不要再和行动党共谋,欺骗马来西亚人以赢得选票。”

《当今大马》已经联系行动党,等待回应。

报警要求采取行动

安兰阿末强调,挺身而出并非是因为拿了钱,并称准备面临任何攻击。

询及为何在投票前四天才来指控此事,安兰阿末说:“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刻,最后的时段才是最重要的。”

安兰阿末也点名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副宣传秘书杨美盈必须为上述文宣负起责任。

他也指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有时也向宣传部下令指示。

他也说,今天已向警方报案,并要求立即行动阻止行动党的恶意宣传。

安兰阿末诺是《马来西亚前锋报》前经济记者,在2009年半岛新闻从业员职工会(NUJ)的抗争中遭解雇。他是已故行动党副主席阿末诺(Arwah Ahmad Nor)的长子。



宣称行动党觊觎霹大臣职,党员出示电邮“证明”

发表于 2018年5月7日 16:09  |  更新于 2018年5月7日 16:14

继前天与行动党划清界限后,行动党终身党员安兰阿末诺再爆料,指行动党有意争取霹州大臣职位。

安兰阿末诺(Amran Ahmad Nor)今日召开记者会,向媒体出示一封据称是希盟德彬丁宜州席候选人阿都阿兹巴里的电邮,并宣称这是一项证据。

他指控,早前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否认行动党欲争取霹州大臣一职,但其实不然。他也挑战霹雳行动党主席倪可敏出面澄清。

“不久前,林吉祥发声明指出,行动党对这个职务没有兴趣。今天,我要揭露这封来自阿都阿兹巴里的信件。”

“这封电邮与林吉祥的说法相悖……这证明了林吉祥在撒谎,尤其是对霹州人民撒谎。”

无论如何,安兰阿末诺所展示的电邮中,并没有提及有关霹州大臣人选之事。这封电邮的内容仅是阿都阿兹巴里解释,他代表行动党在霹州参选的原因。

电邮无提及霹大臣人选

安兰阿末诺宣称,他曾亲自会晤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并谈及让阿都阿兹巴里成为霹州大臣的计划。由此,安兰阿末挑战倪可敏出面否认他的说法。

“因此,我想要吁请霹州选民,如果他们支持希盟,应该要小心。”

他也宣称,自己还是行动党党员,也仍由该党支薪。他说,目前不曾有任何党领袖联系过他。

今日,安兰阿末诺独自召开记者会,但他身边有四名“随扈”伴随,他们佩戴耳机和墨镜,并在安兰阿末离场时阻止记者上前追问。

霹行动党唯一巫裔候选人

阿都阿兹巴里是一名宪法专家,后来投身政治,本届大选成为行动党在霹雳州的唯一马来候选人,将上阵德彬丁宜州席。

《当今大马》已联系阿都阿兹巴里寻求回应,惟他不愿置评此事。

此前,霹州团结党曾促请行动党勿派出马来候选人上阵霹雳,以避免让马来选民产生误解,触动马来选民对行动党的恐惧心理。

不过,林吉祥强调,即使通过这次大选执政霹州,行动党党也不会派人出任霹雳大臣。

上周与行动党划清界限

安兰阿末在上周六(5月5日)召开记者会,指行动党支薪请他制作宣传材料,而他不苟同该党行动党文宣诬蔑看守首相纳吉及其夫人罗斯玛,因此决定站出来与行动党划清界限。

安兰阿末诺是《马来西亚前锋报》前经济记者,在2009年半岛新闻从业员职工会(NUJ)的抗争中遭解雇。

他曾担任《当今大马》马来文版助理编辑。同时,安兰阿末诺是已故行动党副主席阿末诺(Arwah Ahmad Nor)的长子。



“无法上阵才说谎指控”,潘俭伟心痛安兰背叛

发表于 2018年5月7日 18:54  |  更新于 2018年5月7日 18:54

继行动党终身党员安兰阿末诺与该党划清界限以后,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驳斥安兰的各项指控,更直言安兰是因无法获委任上阵大选,才选择编制谎言背叛党。

潘俭伟今天发表文告,声称对于安兰阿末诺(Amran Ahmad Nor)的背叛感到心痛。

“对于安兰的背叛,我感到非常心痛,也全面否认他对党做出的荒谬指控。”

“很显然,他(安兰)是因为没法在本届大选上阵,或他可能从我们的政敌手中获得各种利诱,以致他误入歧途,在党和我的背后插刀。”

不能保证获上阵

潘俭伟也公开和安兰的WhatsApp对话,显示安兰曾献议要“活跃于政治”,但潘俭伟表示“不能保证有议席(上阵)”。

潘俭伟声称,在他不知情下,安兰也曾联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全国副主席郭素沁,要求获委任上阵大选。

针对安兰抨击行动党的大选短片和海报充斥“恶意的宣传”,潘俭伟驳斥,安兰完全没提出任何证据证明行动党有“红豆兵”。

他也说,安兰代表行动党制作有关看守首相纳吉和一马公司的宣传品,完全不如安兰所说是“恶意”宣传,而是公开的现成材料。

2008年加入行动党工作

潘俭伟表示,安兰于2008年在行动党总部的马来语通讯《Roketkini》工作,后来到槟城成为首长特别事务官,不过数个月后就离职。

潘俭伟声称,安兰在2016年开始联系他,要求获得党内职位或出任市议员。当时安兰已经在《当今大马》马来版上班。

直到2017年4月,潘俭伟才与安兰见面,而他欣赏安兰在《当今大马》写的数篇专栏文章,因此在去年8月正式聘请他协助宣传部门,担任行动党《UbahTV》的助理制作人,也制作了不少点击率高的宣传短片。

“尽管一些曾和他共事的党内同事,对我的这个决定有所保留。但我相信他已经改过自新,并且认真地希望延续他父亲的斗争。”

安兰阿末诺是已故行动党副主席阿末诺(Arwah Ahmad Nor)的长子。

指安兰贪婪而急躁

根据潘俭伟提供的WhatsApp截图,安兰写道:“先生,我已经40岁了,金钱已不是我的目标……推翻国阵和延续父亲的斗争才是我目前的首要任务……而我在《当今大马》没法实现这点……”

而当潘俭伟告知安兰,没法保证他能获得上阵时,安兰的回答“自制而成熟”,表示若无法上阵第14届大选,可能下届大选有机会,因政治是“一场马拉松赛跑”。

“我告诉他,若他表现良好,一定会获考虑成为未来大选的候选人。”

“很不幸地,显然贪婪和急躁再一次将他绊倒。”

开记者会划清界限

安兰在上周六(5日)召开记者会,指行动党支薪请他制作宣传材料,而他不苟同该党行动党文宣诬蔑看守首相纳吉及其夫人罗斯玛,因此决定站出来与行动党划清界限。

他强调,挺身而出并非是因为拿了钱,并称准备面临任何攻击。安兰阿末也点名潘俭伟和行动党副宣传秘书杨美盈必须为上述文宣负起责任。

今天,安兰再指控,行动党有意争取霹州大臣职位,并向媒体出示一封据称是希盟德彬丁宜州席候选人阿都阿兹巴里的电邮,并宣称这是一项证据。

无论如何,安兰阿末诺所展示的电邮中,并没有提及有关霹州大臣人选之事。这封电邮的内容仅是阿都阿兹巴里解释,他代表行动党在霹州参选的原因。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22: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以人权律师著称,沙立占受委林吉祥政治秘书

发表于 2018年6月9日12:37  |  更新于 2018年6月9日12:57

民主行动党宣布委任宪法及人权律师沙立占(Syahredzan Johan),为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的政治秘书。

行动党总部今日发文告说:“行动党很高兴地宣布,沙立占受委为行动党资深领袖兼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的政治秘书。”

沙立占曾于2012至2017年获选为大马律师公会执委,并曾担任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主席。

工作之余,他也积极参与社会运动,尤其向来积极呼吁废除恶法,包括煽动法令。

选前1个月加入行动党

沙立占之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透露,他早在第14届大选之前的一个月,加入行动党。

“我对于受委(林吉祥政治秘书)感到光荣。林吉祥是资深和受尊重的政治人物。”

“我希望,也很确定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

他也解释,这次的委任不属于雇佣关系,而他依然是一名执业律师。

相信沙立占能贡献国家

林吉祥接受访时表示,沙立占肯定可以为国家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我们正在思考,我们能如何变得更包容,并能接触社会上更多领域的人。”

“我很确定,沙立占肯定会在国家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从巫统到行动党,诺希占攻下甲议席一圆父亲梦

发表于 2018年6月24日14:21  |  更新于 2018年6月24日14:25

马六甲在第14届大选换政府,行动党马六甲署理主席诺希占(Norhizam Hassan Baktee)更成功赢得其父在80年代一直无法攻陷的彭加兰峇株(Pengkalan Batu)州议席。

诺希占的父亲哈山峇迪(Hassan Baktee Mohd)曾两度代表行动党竞选同一个议席。当时,彭加兰峇株还未改名,叫作柏灵玉(Peringgit),而其时马来人反行对党的情绪非常高涨。

诺希占在马六甲政府的办公室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很荣幸能在行动党的旗帜下赢得彭加兰峇株。

“由于那是个马来选区,当地社群的接受度让我很感动。”

“我们原本估计,会面对很艰苦的竞争。”

曾担任巫青团领袖

随着希盟成功执政马六甲,诺希占如今已受委为行政议员,掌管农业和农基工业事务。

跟父亲支持行动党不同,诺希占一开始其实是巫统党员。

现年52岁的他曾是巫统班台柏灵玉(Pantai Peringgit)支部的党员,甚至一度当上支部巫青团副团长。不过,他在2006年退出巫统,追随父亲加入行动党。

“我加入巫统,是因为我是一名商人。所以他们利用我,并给我一个职位。”

“此后,他们要求我从事各种慈善事业。每当有活动,他们都希望我捐献给巫统。”

赞行动党为全斗争

诺希占指出,他曾亲睹巫统领袖“不可信”和“不透明”的一面。因此,最终决定离开巫统加入行动党,继承父亲的衣钵。

“我做那个决定时,我的父亲很高兴。”

“他劝我说,如果你要参政,你就要全身投入,不要玩玩而已。所以,行动党是个值得我们加入的好政党,因为它不分种族地为所有人而斗争。”

诺希占原本经营跟交通物流业,对他而言,管理农业事务无疑是个全新的经验。

检讨前朝政策计划

尽管如此,他对能迎接新的挑战感到振奋,因为这有助于开拓他的视野。

他披露,他的其中一个首要任务是检讨前朝政府推行的计划和政策。

“我们会重新检讨他们。如果发现是好的,我们会继续或改良。但也有一些是失败和问题多端的,”

诺希占表示,他会研究如何改善和提高马六甲的农业设备,以朝向更创新的科技运用。



网传“杀害叛教者无罪”布告,议员遭死亡威胁

发表于 2018年7月15日19:30  |  更新于 2018年7月15日19:41

槟城斯里德里玛州议员瑟琳娜屡屡面对网络言论攻击其反伊斯兰,如今网络更流传一张海报,宣称瑟琳娜背叛伊斯兰,因此杀害她无罪。

这张海报写着:“伊斯兰准许她流血,杀害她没有犯罪。她背叛伊斯兰,而且勾结华裔敌对异教徒攻击穆斯林体制,因此应当被杀害。”

海报也附上一张她演说的照片,写着:“我愿意为了行动党,而攻击穆斯林体制,特别是伊斯兰发展局(Jakim)。”

担忧个人安全

瑟琳娜(Syerleena Abdul Rashid)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两名面子书用户Yanz AB Rahman、Fitir AMRR及Khairul Anwar Ismail上载这些海报。

她续称,一些面子书用户留言呼应上述恐吓言论,因此忧虑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是很明显的死亡威胁,而且威胁人身安全……我呼吁,警方和通讯委员会立即行动。”

“我处于危险的状况,我担心若一切没法停止,将会面对生命危险。”

不断面对污蔑

瑟琳娜是行动党员,去年初就不断面对诬蔑,被指为反伊斯兰。

上周,她的服务中心还收到死亡恐吓便条,指控她决意打击大马伊斯兰机构,同时把官方宗教改为基督教。她随后向警方报案。

瑟琳娜在去年3月当任槟岛市议员时,就开始面对反伊斯兰污蔑,而且相关指控在社交媒体疯传,使得她被迫出面澄清。

不过,相关污蔑在大选前夕的4月重新浮现,她也因此多次报警。



前空军再迪盼国防部申冤,允复职或领退休金

发表于 2018年5月28日14:37  |  更新于 2018年5月28日15:06

前空军少校再迪上届大选因揭发不褪色墨汁问题,而被军方革职,如今要求国防部洗雪冤屈,并允许他复职或归还退休金。

再迪(Zaidi Ahmad)建议,新政府声明当年对他的指控和革职决策,其实并不合法及含有政治动机。

“政府应恢复我的空军职位,并授予皇家空军中校的军衔。”

“(否则)国防部也可以批准我领取退休金,或我在大马皇家空军服役26年后,所应获得的酬劳。”

末沙布:需时间研究

再迪是昨天趁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回到家乡打昔牛汝莪时,移交信件给莫哈布沙布诉说冤情,以求昭雪。

再迪也把信件副本转交给财政部长林冠英。

莫哈末沙布说,会研究再迪的案件及采取必要的行动。

“我才开始上班,请给我们一些时间研究再迪的案件。”

称履行义务却被迫害

再迪在信件中要求,希盟联邦政府为其伸张正义,因为他是国阵与巫统暴政下的受害者。

他认为,莫哈末沙布受委为防长非常合时宜,因为后者也曾为了捍卫人民的斗争,遭到内安法令的扣留。

“军事法庭于2015年1月12日,革除我的空军职。”

“我的案件举国皆知,我只是履行任何负责任公民的义务。况且,我是军官,我们常被训练要守纪律和讲真话,无论是在什么情况。”

“但是,前朝政府却谴责这种行为,尤其是我道出了他们企图欺骗人民的真相。他们在第13届大选采用不褪色墨汁,墨汁应该不会褪色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

向媒体发言违反纪律

当年,再迪在家乡甲抛峇底投票后到警局报警,举报不褪色墨汁的问题。那个时候,许多发现墨汁可轻易褪色的选民也纷纷到警局报案,因为有关措施显然无助于防止重复投票。

不过,再迪之后却因此惹祸上身。

“我被指在未经军事委员会的许可下,向媒体发言而抵触了条例。但我的律师哈尼巴(Mohamad Hanipa Maidin)已在法庭上解释,我们只是不准针对跟军事和机密有关的课题,向媒体发言。”

“围绕在不褪色墨汁的课题,其实是我身为选民的私事。如今,我要寻求盟政府的帮忙,纠正前朝政府在我和家庭身上犯下的错误。”

自从被革职后,再迪曾先后加入伊斯兰党和诚信党,并在2016年转投行动党。

此外,他也在2016年3月被时任槟首长林冠英委任为资讯官,负责辅助另一名官员跟进和确保槟政府顺利落实公平经济议程(AES),以消除州内的贫穷问题。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22: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获教长力邀回巢语文局,沙末伯冀推动本土文学

发表于 2018年7月20日16:55  |  更新于 2018年7月20日17:02

教育部长马智礼昨日再度邀请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重返国家语文出版局(DBP),以推动艺文活动。沙末赛益认为,语文局应该重视本土经典文学,以振兴马来西亚的艺文发展。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若有必要,语文局不妨重印一些国家文学家的经典作品。

沙末赛益昵称为“沙末伯”,曾跟安美嘉一同出任净选盟主席,后来加入行动党。由于他的政治倾向,前朝国阵政府极力抹杀沙末赛益的文学地位。

推动本土经典文学

他表示,每名作家都有自己的心头好,而他也一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最喜欢的小说则是《莎丽娜》(Salina)与《晨雨》(Hujan Pagi)。”

放眼文坛,沙末赛益说,语文局也应该给予著名小说《Desa Pingitan》的作者,即已故依布拉欣奥马( Ibrahim Omar)应有的地位。

“我认为,这小说属于经典,应该得到社会重视,特别是艺文爱好者尤其如此。”

“再来就是卡马鲁丁莫哈末(笔名:Keris Mas )的《Rimba Harapan》这小说。如果这两部小说都获得重视,那便足矣。”

教长力推艺文活动

教育部长马智礼上任后,承诺改革教育制度。他日前已邀请沙末赛益回巢,到国家语文出版局协助推动艺文发展。

昨日,马智礼出席《阳光日报》论坛时也表示,推广文学应该从校园开始。

“我答应把他(沙末赛益)带回国家语文局,他也答应了。我也承诺他把文学作品带入校园。”

“文学象征文明,没有了文学,文明也将失去意义。”

马智礼也表示,教育部将会增加学校的美术与音乐课。他承诺,将减低学生的书包重量。

语文局别辜负厚望

沙末赛益认为,随着新政府上任后极为重视语文局,语文局应该加紧努力,挥别过去的僵化运作,才能不负众望。

“我很担心(如果没有这样的计划),毕竟所有国家文学家的作品都应该更亲民。别让这些东西化为乌有。”

“主要负责的是国家语文局,其他机构若想要协助也可,但最终还是由语文局主导。”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43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8-7-22 13: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動党馬來議員几乎不会當上州务大臣,即使是部長或行政议員也难當上
無他,只因其他党派难於接受,至少目前政治现实是这樣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18: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接逾50份入党申请,行动党拟开布城支部

发表于 2018年8月3日16:37  |  更新于 2018年8月3日16:44

希盟执政布城后,行动党接获逾50名前高级公务员等马来人的入党申请,因此随之筹备开设布城支部。

行动党主席兼直辖区主席陈国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披露,布城支部筹委会代表团共有13人,昨午2点拜访行动党总部,长达1小时。

陈国伟补充,当时他、直辖区行动党署理主席方贵伦、秘书林立迎和资深领袖伍薪荣接见代表团。

“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前高级公务员,曾服务布城部门。他们希望,加入行动党来壮大马来社会的政治影响力。他们认同,我们坚持50多年的政治理念,更认同多元民主理念。”

“我们有问他们,为何要入党。他们说,观察许久之后,认为行动党不是华人沙文主义政党,而我们有诚信和责任感。

解释党对国家愿景

陈国伟指称,这群代表团当中,一些人具有拿督斯里衔头,一些是商界人士,更有一人是航空业翘楚,但没有现任公务员。

陈国伟说,行动党领袖也有向代表团解释,党对国家未来愿景、新政府对改革国家规划及希盟宣言内容。

拜访活动尾声,陈国伟称,代表团移交超过50张入党表格。

过去,巫统领袖不断在马来社群中,妖魔化行动党,更誓言尽全力捍卫布城。惟509变天后,希盟入主布城。

行动党这次开设布城支部具有历史意义,因为布城过去向来被视为国阵堡垒,行动党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军方拒给复职或退休金,再迪促希盟领袖勿忘恩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19:54  |  更新于 2018年8月8日07:55

上届大选因揭发不褪色墨汁问题,而遭军方革职的前空军少校再迪阿末(Zaidi Ahmad)表示,国防部在新政府执政后仍拒绝让他复职,或归还退休金给他,而令他深感悲痛。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大马空军理事会已裁决,他无权领取退休金。

再迪现在槟首长曹观友的办事处,担任资讯官。

提醒领袖别忘恩负义

再迪披露,当局是基于他遭开除而不给他发放退休金。

“我会在审判日见他们。”

“我不会诸多评论该决定,但我要提醒希盟领袖别忘记,他们如今已获得部长职,他们很开心而可以享受相对奢华的生活了。”

“别忘了那些曾经斗争,协助你取得现今所得的人民,因为同一批人民可以把你推翻。”

指因政治原因被撤职

今年开斋节期间,再迪趁国防部长莫哈布沙布回到家乡打昔牛汝莪时,移交信件给后者诉说冤情,以求昭雪。

当时,针对此,莫哈布沙布说,他会研究再迪的案件及采取必要的行动。

再迪在信件中要求政府允许他重返空军,因为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空军,只是在政治因素下被逼离职。

《当今大马》已尝试联络莫哈布沙布评论,并等待他的回应。



马新社执行长将约满退休,火箭报前总编料接棒

发表于 2018年9月20日13:48  |  更新于 2018年9月20日13:52

马来西亚国家新闻通讯社《马新社》传闻即将迎来新的舵手,即行动党党报《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Wan Hamidi Hamid)。

现任《马新社》执行长祖基菲里预计在下个月底约满退休,而旺哈米迪预料将填补这个空缺。

不过,根据《当今大马》了解,有关当局仍未发出正式的聘用信。

《星报》今天报道,《马新社》主席阿兹曼(Azman Ujang)和其他董事成员近期将开会,为该项任命背书。

旺哈米迪拒绝置评

身为当事人的旺哈米迪接受电询时,不予置评。

旺哈米迪为资深新闻工作者,他目前是义腾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及联邦直辖区政治教育局主任。

《当今大马》正联络阿兹曼和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寻求回应。



避免马新社政治化,莱士雅丁劝部长重新考虑任命

发表于 2018年9月21日13:06  |  更新于 2018年9月21日14:21   下午2点21分更新

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莱士雅丁认为,聘用《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有欠妥当,因此劝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考虑此项安排。

他形容,委任旺哈米迪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对方或政治化这个国家通讯社。

“我的朋友哥宾星如今是通讯与多媒体部长,他应重新考虑。”

“...我们应避免这种趋势,否则这个新闻社将被政治化,它的灵魂和思想将被政治化。”

“我想说,这不是一个好选择。《马新社》是中立的,因此一定要重新考虑。”

莱士雅丁(Rais Yatim)也是前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部长。他是今早在马大出席一项新书推介礼后,如此表示。

建议找党性不强人选

他表示,政府以前没选择委任党性太强的人物掌管《马新社》,所以新政府不如另外接洽没强烈政治背景的官员出任该职。

“我对这位朋友(旺哈米迪)没有成见,但这不是好趋势。”

“过去,我们没有选择政治参与鲜明的人来领导马新社。”

“我们之前也说,别委任政治人物进入特定的机构,而这是个全国性的机构。聘用一名明显代表政党的人士,意味我们自打嘴巴。”

他希望,各造可以从中立和学术的角度去探讨此事。

随着布城易主,盛传希盟政府有意聘用行动党喉舌《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出任官方新闻社《马新社》的执行长。不过,根据《当今大马》了解,有关当局仍未发出正式的聘用信。

现任《马新社》执行长为祖基菲里沙烈(Zulkefli Salleh),他将在下个月底约满退休。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21: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你知道我是谁?” 甲火爆议员这回骂三轮车夫

2019年3月28日

“你知道我是谁吗?”;甲州行动党行政议员诺希占与三轮车夫骂战视频,再度疯传于社交媒体。

长达1分钟34秒的视频显示,掌管农业、企业发展及农基工业的甲州行政议员诺希占与商家于周三晚上7时许在淡明沙礼旋转塔讨论营业地点问题时,他建议三轮车夫参与短期课程,以便向游客解释我国的历史。
诺希占。

讵料,一名三轮车夫却拿起手机对着他拍录,以致双方发生争执,掀起骂战,诺希占再度失控脱口而出:“你知道我是谁吗?”

去年,诺希占也曾与甘榜居民对话时失口喊出,“你是YB还是我是YB?”而在社交媒体“走红”。当时,诺希占公开道歉才结束这起风波。

无论如何,针对与三轮车夫骂战视频在社媒被流传开来,诺希占表示已向警方报案,并强调本身不曾歧视三轮车夫,有关不实视频已破坏他的形象。他同时认为,上述视频明显动机不轨,意图破坏他的诚信和尊严,打击其行政议员公职。



成功闯丹州伊党堡垒地 火箭放眼年秒增40支部

2019年7月12日

民主行动党积极在吉兰丹开疆拓土,已成功进入伊斯兰党部分堡垒地区设新支部,并放眼在今年底增设40个支部。

该党丹州主席蔡振辉说,目前除了日里以外,州内所有国会选区已设支部。

“更令我们自豪的是,我们成功在一直以来标榜为伊斯兰党‘堡垒’的彭加兰仄巴和古邦阁亮设立新支部。

“目前丹州共设立36个支部,包括在彭加兰仄巴、古邦阁亮、格拉布让和华卡峇鲁。其中26个支部已获得社团注册局的批准。”

蔡振辉今天出席呈交格拉布让行动党支部入党表格后,对记者这么说。

他在仪式上接受100张格拉布让和华卡峇鲁支部的入党表格。

他指出,行动党在丹州设支部并非与希望联盟盟党竞争,而是希望能为人民提供比前朝政府更完善的服务。

“目前我们有5000名党员,多数是马来人和原住民,其次是印裔、华裔和泰裔。”



当今大马

“请勿来问我原因”,旺哈米迪无缘掌舵马新社

发表于 2018年11月5日11:29  |  更新于 2018年11月5日11:34

行动党喉舌《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原本将接任官方新闻社《马新社》的执行长,惟今日发生转折。

旺哈米迪今日在面子书发帖表示,他如今获得通知,已无缘掌舵《马新社》。

“经过这一阵子众多的谣言、不公平的指控及人身攻击之后,我被通知我将不会被委任为《马新社》执行长。虽然我原已获献议,而且也受到说服接下这份国家新闻社的工作。”

旺哈米迪也在文中表示,他目前拒绝任何访问,因此劝请各位无需传讯息或致电要求他回应此事。“现在不是时候,非常抱歉。”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那么你应该去问马新社董事或内阁部长,或是那些种族主义的组织,还有那些憎恨行动党的新闻媒体,我想他们可能知道得更多。”

强调信仰新闻自由

旺哈米迪为资深新闻工作者,曾在印刷媒体任职,后来出掌《火箭报》,能以马来语及英语双语写作。他目前是义腾研究中心(REFSA)的副主任及联邦直辖区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

“我在新闻及传播领域已有30年的经验。我曾在《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星报》(The Star)、《太阳报》(The Sun)、《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 Singapore)、《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马来西亚内幕者》(The Malaysian Insider)工作,也曾在行动党出版的《火箭报》待过。”

“我还曾在吉隆坡的澳洲大使馆(Australian High Commission)担任媒体关系顾问。我最近的职位则是在义腾研究中心担任副主任。”

“ 其实,我信仰着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虽然在马来西亚的脉络底下,说总是比做容易。我们不会轻言放弃,我们会继续前进的。”

“近年来,虽然我没有在主流媒体活跃,但我仍旧在《当今大马》及《透视大马》等媒体继续专栏写作。此外,我也撰写和编辑了几本书。”

《马新社》原任执行长为祖基菲里沙烈(Zulkefli Salleh)今年10月底已约满退休,而旺哈米迪届原本盛传将会填补这个空缺。

当时,《马新社》内部职员出现不同声音,有者担心编辑方针不中立,也有者希望藉此与希盟政府维持好关系。

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莱士雅丁则批评,聘用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有欠妥当,因此劝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考虑此项安排。



行动党夺杜顺大为例,潘俭伟驳“没马来票”指控

发表于 2018年12月9日16:03  |  更新于 2018年12月9日16:06

行动党是马来票毒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今天以行动党在第14届大选拿下杜顺大州议席为例,力驳行动党无法赢得马来人支持的说法。

他举例,雪州行动党州委艾迪里(Edry Faizal Eddy Yusof)大选时上阵杜顺大,就成功以1万零422张多数票击退巫统与伊斯兰党,顺利当选。

而杜顺是个马来占 63%的马来选区。

“这是一项成就,因为这显示了行动党也能拿下马来人为主的选区。这也再次说明,我们驳斥了行动党得不到马来人支持的说法。”

潘俭伟今日在雪州行动党州党员代表大会上致词时,发表上述的言论。

为中央“输出”最多部长

另外,潘俭伟也表示,雪州行动党不仅在马来选区表现不俗,也为中央政权“输出”众多的部长级领袖。

“我对雪州行动党的成绩感到光荣。”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这样说,我们是输出(export)部长最多的地方。”

他点出,“我们这里已有两名部长,也就是(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以及(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杨美盈。另外,我们也有两名副部长输出到布城,也就是(妇女部副部长)杨巧双与(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

“我们还有一名副部长也就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以前也是雪州行动党的一份子,但她因为要完成其他职务而到不同的地方。”

他更进一步强调,行动党的人才素质不赖。

“他们在党内的各个阶层服务,让人民对行动党有信心,这也是行动党能在领导上超越国阵的原因。”



星洲日报

彭行动党改选.东姑朱比里落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1-10 21: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与病魔搏斗数月 火箭元老阿末顿病逝

2019年9月29日

民主行动党巫裔元老阿末顿今早因细菌感染而病逝,享年70岁。

阿末顿的女儿透露,父亲两年前因中风导致行动不便,3个月前因糖尿病截肢,与病魔搏斗数月后仍不敌,今日清晨6时20分在峇株巴辖医院逝世。

被行动党柔州联委会主席刘镇东称为“战士”的阿末顿,是在1975年加入行动党,自1982年起曾7次代表党参与选举,冲锋陷阵为火箭攻打国阵堡垒区。

一直到2008年,阿末顿因身体状况不佳而退居幕后。但他在过去10年仍积极参与行动党活动,如今因病离世,令同僚感到惋惜。

刘镇东:身为马来人 常遭敌对阵营攻击

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指出,已故行动党元老阿末顿认同行动党不以种族为首的政治斗争模式,并且在行动党最艰难的时刻,勇于在国阵的堡垒区如丹绒比艾及拉美士奋战。

他今日发表文告向已故阿末顿致敬时指出,自1982年起,阿末顿即为行动党在大选中披挂上阵,累累在国阵堡垒区上阵从未感到畏惧,虽然他身为马来人,经常因此遭到敌对阵营的攻击。

虽然认同行动党的政治理念,刘镇东指出,阿末顿加入行动党并非一帆风顺,其家人即不能谅解,直到其父亲去世後,他才正式加入行动党。

阿末顿曾在2004至2005年期间,担任柔州行动党主席一职。

“阿末顿的坚持及为国家奋战的毅力,为希望联盟後期的成功,无论是在国家或柔州,都奠定了基石。”



当今大马

暹罗巫裔支持俱增,丹行动党放眼大选攻三州席

马新社 发表于2019年11月26日19:11  |  更新于2019年11月26日19:18

吉兰丹行动党声称,暹罗和马来社会对该党的支持与日俱增,因此他们放眼在第15届全国大选出战3个州议席。

丹州行动党主席席蔡振辉(Chua Chin Hui)今日在哥打峇鲁向《马新社》说,3个州议席是哥打峇鲁国会议席属下的哥打拉玛(Kota Lama),以及位于话望生国席内的加腊士( Galas)和古吉(Guchil)。

他认为,行动党在这3个州席有胜算。

“我们将委任3名党员出任这些州议席的协调员,以提供无私的服务,能够争取到这3个选区的选民支持。

“行动党现在是时候安排候选人出战丹州,目前,人民包括来自马来和暹罗社会的支持,在第14届大选后与日俱增。”

大选后支部增至38

他说,行动党目前在丹州有38个支部,与第14届大选之前的7个相比,大幅增加。

“这证明人民对伊斯兰党和国阵是多么失望,对于马来社会的支持,我们很感动,由此证明我们并非种族政党。”

蔡振辉举例,之前在加腊士只有1个原住民支部,但现在话望生有8个原住民支部,党员人数超过2000名。

“马来人为主的支部现在有7个,之前在哥打峇鲁只有1个,而马来党员的人数已超过1000名。”

他说,吉兰丹的行动党党员总人数已达到近6000名,并有信心可在明年集结到更多人。



诗华日报

觉得火箭威胁马来人?前首相署部长:那马来人更应加入火箭

2020年1月5日

(吉隆坡5日讯)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认为,倘若马来人认为行动党威胁马来人的地位,那么马来人应加入行动党,让行动党不再以华裔为主。

他说,马来人经常说,马来人在很多领域比他族落后,而他们觉得原因是非马来人控制这个国家的经济。

“政治领袖与宗教领袖都向马来人提出相同的方案,那就是必须团结,遵守他们的宗教教导,这种建议自独立以来就有了。”

“不过这种建议没办法帮助马来人以及贫穷人士。马来人到底要多团结?马来人还可以多伊斯兰化?”

也是行动党党员的再益在脸书撰文说,他反而想给马来人一个新的方案来解决马来人问题,那就是抛弃他们现有的纯马来人政治团体。

他解释,马来人在过去60年有巫统、伊党以及现在的土团党,然而马来人通过这些政党,达到怎样的成就?

“非常少,马来人应该抛弃纯马来人政党,这种政党不只是没用,还破坏马来人的福利。”

再益认为,马来政治在过去一直都贪污腐败,就连宗教也变成政治工具。

“宗教圣洁被妥协,他们需要通过政治来谈宗教价值。”

因此再益建议,马来人应该加入他们所认为有威胁的团体,而行动党就是其中一个被失败马来领袖所点名的政党。

“如果行动党真的威胁马来人,马来人更要踊跃加入行动党。”

“你可能说行动党是华人政党,所以马来人拒绝加入。如果我们都加入行动党,让它成为多元种族政党,马来人平等地获得代表,行动党也不复在是华人政党,甚至被马来人支配,这并不是没必要的。”

他说,行动党现在是执政党,是个强大的民主政党。

“除了公正党,马来人应该加入行动党,尝试通过良好的政策,为他们争取更好的经济利益。”



星洲日报

阔别15年再设州委会·黄再兴掌登行动党

2020-01-10 19:11:16

(瓜拉登嘉楼10日讯)阔别15年后,民主行动党登嘉楼州委会在2020年再次成立,由黄再兴出任主席。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指出,509全国大选后,登嘉楼行动党成立了13个支部,已足够成立州委会,所以他们在筹备年余后正式成立。

他说,登嘉楼行动党过去两年在瓜拉登嘉楼成立了服务中心,为民服务,如今州联委会正式成立,让州领袖可以更有效率处理民生问题及党务。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指出,随着登嘉楼及吉兰丹行动党成立后,行动党在全马各州都有州委会,这对党务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

他希望登嘉楼再次成立州委会后,可以为人民提供服务及协助解决民困。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8-29 18: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丹行动党筹委会成立·再益出任主席

2020-01-11 08:35:12

(哥打峇鲁10日讯)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宣布,吉兰丹民主行动党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由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担任筹委会主席。

来自吉兰丹州的再益是政治闻人,曾活跃于巫统及当选哥打峇鲁国会议员。

李政贤说,丹州行动党是今日下午召开筹备委员会会议,选出12人阵容的筹委会。当中,包括副主席林春者、秘书蔡振辉、副秘书丘素娴、财政潘运财、组织秘书谢文忠、宣传秘书黄凯乔、政治教育主任阿末沙柏里,以及委员黄愈河、古玛、阿布达立和苏晋达。

他今日在哥打峇鲁出席一项移交拨款予丹州15个社团组织的仪式上,这么表示。

再益:争取更多马来人支持

另一方面,再益受访时说,为了确保社会和谐、政局稳定、国家经济成长,丹州行动党需要更多马来人的支持和参与。他知道这并不容易,毕竟丹州过去这30年是伊斯兰党的大堡垒,而过去人民鲜少接触到来自行动党的正确资讯,以致对行动党产生了极大误解。

鉴于此,他表示,丹州行动党在他的领导下,会更积极的贴近丹州子民,以解开他们对行动党的误解。

他不讳言,行动党要赢得民心,必须拿出表现,更积极兑现大选时的承诺。

“我们承诺(竞选宣言)很多,但很多承诺尚未兑现,这是争取人民支持的关键因素之一。”

黄再兴任登州委会主席

另一方面,李政贤今早在瓜拉登嘉楼也宣布,民主行动党登嘉楼州委会在2020年再次成立,由黄再兴出任主席。

他指出,509全国大选后,登嘉楼行动党成立了13个支部,已足够成立州委会,所以他们在筹备年逾后正式成立。

伍薪荣也是指出,随着登嘉楼及吉兰丹行动党成立后,行动党在全马各州都有州委会,这对党务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

他希望登嘉楼再次成立州委会后,可以为人民提供服务及协助解决民困。

民主行动党登嘉楼州联委会阵容包括副主席:尤斯曼,秘书:张晓峰,副秘书:菲达,财政:李来声,组织秘书:王威龙,宣传秘书:佘建辉,政治教育主任:骆行和,委员曾得利、陈保国、曾爱云及朱丽芳。



传劳勿国议员“将跳槽国盟”·朱比里:不会离开火箭

2020-06-13 11:59:33 

(劳勿13日讯)政坛传朝野双方互相挖脚,国盟巩固势力和希盟夺回政治权力,这回轮到民主行动党劳勿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被传“将会跳槽国盟”,对此朱比里声称,绝对不会跳槽!

朱比里今日受询时表示,“我忠于党(行动党),不会离开党和希望联盟……”

他说,的确是一些来自国盟,巫统和土着团结党的朋友在闲谈时向他作出询问,但是他也告知他们自己忠于党,不会离开。

他说,虽然政见不同,但是这不影响和和他们之间的友情。

“我愿与希盟同甘共苦,职位不是一切,我们必须要有原则。”

今年2月“喜来登政变”前,朱比里是水务丶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

现年55岁的朱比里在第14届大选时以超过3000张多数票击败马华的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被选为劳勿国会议员。在这之前他是彭亨文德甲区州议员,也曾经担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主席。



诗华日报

100巫裔加入土团麻坡区部 其中10人来自行动党

2020年8月29日

(麻坡29日讯)约100名来自各政党、青年组织的巫裔青年周六加入土著团结党麻坡区部,当中有10人来自民主行动党。

上述加入土团党麻坡区部的巫裔青年,为首的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新加旺支部的阿末阿努亚(38岁)。他也是前柔州行政议员廖彩彤办公室的一名职员。

阿末阿努亚周六出席土团党麻坡区部国庆仪式时,代表移交100份入党表格,由该区部主席巴素接领入党表格,并和众人齐喊团结口号。该区部秘书依兹哈,遭公正党开除的槟城双溪亚齐州议员祖基菲里也出席上述仪式。

阿末阿努亚透露,本身是2013年加入行动党,今年3月19日退党。他加入土团党是要支持党主席丹斯里慕尢丁为首相,敬佩后者处理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和才干。

“慕尤丁是一个冷静,做事有条理的领袖,国家需要这样的船长。”

他抨击,希盟执政22个月,是由一个大承诺开始,但结束时是什么也没做。希盟的竞选宣言只是为失败找借口,无法兑现。

“前土青团团长赛沙迪选择不一样的方向,也有很多人不喜欢赛沙迪。我们是在赛沙迪离开后才加入土团党。”

该批加入土团党麻坡区部的新党员全是巫裔,除了10人来自行动党,其他来自马来人组织和团体。阿末阿努亚说,日后会有千人加入土团党。

该区部青年团最近因多人退党而无法举行改选会议。新进的土青团团员将主导青年团的党务。

赛沙迪曾任土团党麻坡区部主席,后被开除党籍。



光华日报

巫裔火箭YB可曾为党护驾?

2020年1月18日  文:黄泉安

最近走动日落洞街坊也光顾槟岛各区名食坊,多数都有机会遇见社团神庙领导人,和他们闲聊问安。感觉上,他们好像心起怨叹,觉得比起2018年大选之前,槟岛是少了一个华裔行政议员和他们相偎依和嘘寒问暖。

为了打圆场,我半带玩笑但也单刀直入地问他们:“你们现在觉得失落,是因为罗兴强的原位被再里尔抢走,华裔Exco少了一个固打?还是因为行政议员拨款的水喉干枯了,选区社区被遗忘?”

街坊怎样回应我不想讲出来,它不是本周专栏的主题。

和槟城老街坊、旧相好举茶言欢,我们向来都是推心置腹,福建话叫“有踵无挡”,讲话根本不必转弯抹角,胸中有气就直接放。令我感触良多的,反而是看见行动党领袖入阁做部长,反被马来政敌诬告为火箭垂帘听政,暗中掌控中央政府,置马来人和穆斯林福祉于不顾。

伊斯兰党和巫裔宗教极端集团更索性把行动党妖魔化,直接把国家经济糜烂和马来社群面对生活费飙高的责任,直接归罪行动党。再来,半岛东海岸政客甚至放话不能任让非马来人当财政部长,极端舆论竟又发酵到有人诉诸法庭要灭除华小淡小。孰可忍孰不可忍?

当然,行动党林氏父子是首当其冲的箭靶,但两人的思维展现,紧实出于下意识防守的心理下策,只顾连发八股文文告,但通讯与传播平台却仍局限于火箭粉丝的回音谷。

此外,向来呵护火箭的自愿兵团也只顾在中英文社交网络为林氏父子背书,在缓冲与对消内陆马来社会、穆斯林社区与马来社交网络描黑火箭的神经战场,早已缴械认败。

结果,过去20个月,火箭在乡野巫裔占多数的选区继续被巫裔政敌标签妖化,声望今日落千丈。问题是,509大选为想冲淡林氏父子的核心华族元素,行动党不但派出无数嫩资马来党员上阵,甚也在胜选后被保送为副部长及州行政议员。

如没记错,通过火箭当官的巫裔YB,现有一名副部长(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及4名州行政议员(槟城、霹雳、马六甲、柔佛)。奈何,这群列阵前线的巫裔YB在行动党被伊斯兰党及宗教狂热分子恶意中伤和抨击时,都不约而同选择“静静”保身。

这也难怪,华裔社会开始把这群巫裔行动党YB形容为“火箭寄居者”。有人讲得刻薄时,直把他们当成专搭顺风车而不打油的“蚀米鸡”。

微妙的是,政坛失意分子再益依布拉欣(国阵时代前首相署部长)自2017年加入行动党沉寂近3年后,最近被推荐为吉兰丹行动党筹备州委会主席。据他宣布,这项新任命是要加强丹州行动党的运作,以更贴近吉兰丹人民。

他表示,政敌诬指行动党是“华人政党、或种族主义或共产主义”等,行动党有必要以更有效的方式来回应,因此他将致力回答人民对行动党的疑虑,尤其是向丹州马来人做出解释。

说到马来民族主义与政治伊斯兰,过去数周,马来精英组织G25(www.G25Malaysia.org)正与伊斯兰党及穆斯林狂热集团骂战,议题是G25主张废除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JAKIM),因为它的成立与存在,完全不符联邦宪法。

此外,G25也呼吁希盟政府回归联邦宪法精神,印证马来西亚是宪定为世俗国而不是伊斯兰国,穆斯林退出伊斯兰教应像摩洛哥等其他伊斯兰一样,无需受到惩罚,还原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自由。

众所周知,早前马伊斯兰发展局也曾涉及侵犯非穆斯林法权的风波,通过教育部发出训令,将淡米尔族丰收节(Ponggal)列为我国宗教禁忌,阻止学生参与迎接丰收节的活动。

由于G25对联邦宪法基本条款的阐释涉及伊斯兰党套取马来人及穆斯林选票的要害,伊党党魁不计诽谤之嫌,直接把G25标榜为“比Al-Ma’una 伊斯兰恐怖集团更恐怖”的颠覆分子。

1月16日,G25发表长篇文告回应伊党及穆斯林社会的指责,并以坦荡的气概横眉冷对千夫指。

但要记得,摇晃马来民族主义及政治伊斯兰旗帜作为政治资本的政党,正与国内狂热宗教极端分子互相配合,为了套票而不惜摧残我国多元社会的基盘。

最近,土权党副主席诬指雪州浦种国中张挂灯笼迎接农历新年是侵犯伊斯兰的做法而大发嚣张,虽然风波事后摆平,但为了一只小水鬼在搞怪,竟要劳动副首相及6名内阁部长亲自出来降妖收服,难怪顿成民间笑话。

其实,国家机制里存有暗势力,借用种族宗教来搞事的例子,早已层出无穷。

2017年10月14日,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御令,宗教事务属于州政府的权限而陛下身为州内宗教最高领袖,有权御令柔州伊斯兰宗教局无需再与马伊斯兰发展局往来,后者更无需再向柔州提供意见与建议。

如果大家仍还记得,2017年初柔佛及玻璃市曾发生“洗衣店只限穆斯林顾客”的事件,而马伊斯兰发展局宗教师也被圈入风波,引来柔州苏丹和玻州王储端姑赛费祖丁双双出面斥责,若不及早制止,将会危及我国现有的多元宗教及多元种族和谐。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马来君主的立场,更赢得马来统治者理事会的赞扬,并御示关注国内日渐出现激烈族群化争议,以免导致国家的团结与和谐受到侵蚀。

回头想,我国马来君主与G25马来精英组织英勇挺身而出,不以马来人和穆斯林自居,反而能兼顾到友族公民的法权与感受,这是对法治的礼赞和表扬。

再回头想,寄居火箭的巫裔YB应该也是马来精英才会受到党高层的垂爱、才会获得选民的委托并授以重任,当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涵义,岂能在本党受到自己族群猛攻时刻,竟然忘尽本分,只顾享受寄居火箭给予的优渥?

看来,火箭党员必须懂得先救党,然后才救国。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3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2-6 22: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行动党内真有“华沙派”吗?

黄凯荟  2021/1/22 9:58 am  更新: 2021/1/22 9:58 am  专访三

2013年大选后,行动党内爆发红蓝海的路线之争,随之出现的是所谓“华沙派”与“大爱派”的称号。

但行动党内真有“华沙派”吗?

行动党元老廖金华指出,其实行动党内确实有“华沙派”,也有所谓的“英沙派”。

他解释,所谓“华沙派”与“英沙派”乃是简称,意指“华文沙文主义”与“英文沙文主义”,但这只是方便的称呼,不管是“华沙派”或“英沙派”,其实都并不是民族优越至上的沙文主义者。

追溯至70年代党争

廖金华向《当今大马》说,这对称号最早可追溯到1970年代末的一场党争。

当时,在野党的槟州堡垒彭加兰哥打州席出现补选,时任秘书长林吉祥为首的党中央支持英校生张德发上阵,而不委用槟州领袖陈毓书所推荐的华校生吴林炎。

补选失利后,党内有流言指责林吉祥打击受华文教育者,进而扯出一场风暴,最后以党中央开除“四人帮”——陈毓书、萧汉钦、吴林炎与陈德泉告终。

根据廖金华,从那时候开始,党内两派开始互相标签,但待党争平息后,两派为了方便称呼也沿用了这对称号。

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曾把廖金华封为“华沙派开山鼻祖”。廖金华坦言,所谓“华沙派”及“英沙派”的分野确实存在,但主要只是个人的成长、教育背景,乃至关注议题的差异使然。

“英沙派主要讲司法课题,讲一些比较理论性与学理的东西。我们华沙派就谈民族平权、公平、平等的问题,谈宪法的规定,如何维护少数民族的基本权益。”

“但我们也有进步的理念!我们也支持绿色政治,环保我们也支持。华沙派也很重视科技的发展,我们没有把自己缩成一只井底蛙。”

“他们说我们华沙,是因为我们接受母语教育,他们就只套一个标签给我们。”

赞林吉祥两派桥梁

廖金华举例,虽然他是华校生且擅长中文写作,但也积极学习马来语及英文,且尊重社会多元与跨族友好。

“我读孔子、孟子,但我也读圣经呢”,他笑称如今已信奉天主教,实在很难是个所谓的“华文沙文主义者”。

“我如果是华沙,我会成为天主教教徒吗?我信天主教,你却标签我华沙。我去教堂也是说英语,别人会相信我华沙吗?”

廖金华认为,党内的“英沙”和“华沙”分野并无助团结,幸好林吉祥过去能够充当两派的沟通桥梁。

不过他也坦言,所谓的“英沙”和“华沙”分野如今已不存在。

“现在新一代没有了!哪里还有华沙?你跟我说谁是华沙?”

廖金华出生于1938年,1966年参加行动党,曾中选为三届州议员与三届国会议员。在党内,他曾出任全国宣传秘书、副秘书长及副主席,一度是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的亲密战友。

不过,1998年行动党大风暴爆发,廖金华与时任秘书长的林吉祥闹翻,最终在同年党选失利后退党。

丘:领导多是英沙

廖金华在约4年后的2002年7月重投行动党,但已淡出政坛,直至这次的行动党党选才复出竞选中委。

他原定1月17日推介个人回忆录《政海浮沉卅十载》与双语诗集《长在石墙上的榕树》,但因为2019冠病疫情与限行令,新书推介礼被迫展延。

根据丘光耀(见下图)为廖金华回忆录所写的序言,行动党内部成员背景不同,自创党以来即有受英文教育与华文教育的支持者。

丘光耀在序言中写道,英文教育源流主要是自由派(多为律师和医生)及社会民主派(工运份子),而华文教育源流的人,则是社会民主主义思潮的追随者。

“英文教育源流的领袖,在捍卫宪政民主下的公民自由权比较执着,而华文教育源流的领袖,则以追求民族平等和争取少数族裔尊严不受践踏为主要奋斗目标。”

丘光耀指出,行动党以英语来思考的“英沙”领袖以华裔专业人士或精英份子居多,社经地位较高,但对于基层党员和华社较为疏离。

他也写道,虽然华沙在基层党员或华社拥有广泛的支持力量,但行动党历届中央领导层仍是以英沙派为主流。

从华英沙到红蓝海

在“华沙”及“英沙”分野下,行动党近年势力大涨后,也产生出不同的选举策略方向,进而爆出所谓“红蓝海”的路线之争。

2013年全国大选,行动党虽成功横扫华裔为主的选区,但仍无缘在民联旗帜下入主布城。行动党部分人士主张,行动党只靠华裔基本盘不足,因此应更加开放并强攻马来票,即走向所谓的“蓝海”争取马来支持。

所谓“红海”则是指行动党的华裔基本盘,这一派人士则认为,行动党在追求马来选票时,不应抛弃党的原则与核心价值,例如捍卫世俗原则、捍卫华文教育以及民族平权等,以确保巩固基本盘。

2014年安顺补选中,行动党派出马来裔新秀候选人黛安娜,试图突破“华裔政党”形象。跟前文所述的1970年代彭加兰哥打补选一样,行动党在安顺补选落败之后,内部分歧即浮上台面。

当时,丘光耀与行动党政教主任刘镇东等人更因而展开“红蓝海之辩”。

不应放弃华裔铁票

询及对于红海及蓝海策略的看法,廖金华坚信,行动党应坚持原则并巩固既有的华裔基本盘,不应将华裔的高支持率视为理所当然。

他感叹,希盟执政时期,行动党已乖离过去的斗争原则,在爪夷字教学风波、承认统考、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都处理失当,令华社失望。

他认为,若行动党不积极维护斗争原则,丢失了过往的华裔基本盘,可能影响整个政党的政治生存。

他也认为,行动党若抱着投机心态捞取巫裔支持,最后将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听有人说要放弃华裔的铁票,去(马来选民的)蓝海捞取30%的支持,问题是你能做得到吗?你以为华人社会永远支持你吗?你现在背叛华社,没有遵守诺言,我下次会支持你吗?”

“马华就是过来人,以前华社就是都是支持马华的。因为他们给人希望,让人有一种寄托。行动党既然无法再成为寄托和希望,我干嘛还要支持你?当你失去了50%的华人票,你怎么生存?”

他也强调,即便是前首相马哈迪领导土著团结党之时,也难以在选举中争取超过20%的马来支持率,行动党应审慎评估所谓的“蓝海”策略。



从报人变行动党媒体顾问——旺哈米迪的故事

刘伟鸿  2019/7/31 8:55 am  更新: 2019/8/2 5:51 pm  早上11点18分更新

吉隆坡半山芭巴刹每天一大早车水马龙,市井小贩的叫卖吵杂声此起彼落。巴刹一侧,有座翻新的酒店大楼,正是行动党全国总部所在的位址。

建筑右侧三楼,是行动党重要幕僚的办公地点,也是中委会定期开会之处。现年78岁的资深领袖林吉祥也经常窝在这里写文告。

林吉祥办公室隔壁,就是党总部媒体顾问旺哈米迪(Wan Hamidi Hamid)的办公室。

旺哈米迪现年54岁,2004年加入行动党,2009年成为党工至今。期间,他辗转出掌党喉舌《火箭报》、党校民主学校(Sekolah Demokrasi)和亲行动党智库义腾研究中心(REFSA)。在行动党活动上,经常可见他的踪影。

去年,随着祖基菲里沙烈约满退休,一度盛传旺哈米迪将会填补《马新社》执行长的空缺。不过,出现一些反对杂音后,他最终也跟这个位置擦肩而过。

他曾是资深媒体从业员,从巫文媒体《每日新闻》,过档到英文媒体《星报》,也曾在《太阳报》、《新海峡时报》、新加坡《海峡时报》及网媒《马来西亚内幕者》(The Malaysian Insider)等服务。

在那个媒体受到严管的年代,旺哈米迪的正业是每天报道亲国阵新闻,下班后却游走于工会、社运组织之间。甚至,他在机缘巧遇下,协助筹创社会主义党,就连社党的拳头党徽也跟他有些渊源。

阅读反殖左派著作

旺哈米迪出生于槟岛双溪牛汝莪(Sungai Gelugor),自小生性内向,不擅长与同龄青年打交道。

阅读文学作品成为他接触世界的管道。中小学时期,他就通过年龄相近的叔叔阿姨的中学课本,接触到左派思想。

“我从小就喜爱阅读故事书。一些叔叔阿姨只是比我年长一点……他们是文科生,还留着文学作品。”

“我对他们的大马教育文凭(SPM)和大马高级教育文凭(STPM)课本有兴趣。”

旺哈米迪口中所指的课本,是指当时教育部将左翼作家经典作品,作为中学的马来文学课本。这些作品包括印尼反殖作家普拉穆迪亚阿南达杜尔(Pramoedya Ananta Toer)的《游击队家族》(Keluarga Gerilya,1950)、马来西亚左派作家乌斯曼阿旺(Usman Awang)的《散骨》(Tulang-Tulang Berserakan,1973)和诗集。

《游击队家族》阐述一个雅加达家族投入反荷兰殖民者运动所受的苦难;而《散骨》则是乌斯曼阿旺担任警察的自传,叙述与马共、英国殖民政府打交道的经历。

他还提到,中三那一年,从学校图书馆借阅论及1970年代的大学生运动的《夕日石像》(Arca Berdiri Senja)。

这些著作面世时,正是左派运动、劳工运动和民族主义思潮在马印两国风起云涌之际。为了遏制左翼势力,政府祭出政治和军事镇压,将左翼政党妖魔化,并与共产党挂钩。

此外,教育部为了遏制左派思想散播,还以作品深奥为由,把旺哈米迪从小爱看的左翼作品,从课本名单中剔除。

旺哈米迪感叹,“你想象一下,印尼《游击队家族》曾是大马教科书,攸关印尼人反抗荷兰殖民争取独立的故事。现在教科书没采纳这些作品了。”

当时他虽然只是小学生,但已能看懂这些作品,所以质疑教育部的理由。

懵懂少年爱上庞克

除了左派文学作品,旺哈米迪从小迷恋庞克(Punk)音乐,同样塑造其世界观。

庞克音乐在1970年代英美澳崛起,是一种推崇个人自由,反主流与反建制的摇滚乐分支。庞克不只是音乐,也被视为一种生活或生命态度,旨在反抗主流社会的价值。

有次,中学的旺哈米迪到邻居家中时,偶然接触到庞克和摇滚。

“我父亲是初级公务员,住在政府宿舍,不错的宿舍。我可能有点呆板,国小时不多朋友……中学时代到邻居家中发现音乐。

“我发觉自己虽然懵懵懂懂,却喜爱吵闹的摇滚。”

这时,旺哈米迪通过黑胶唱片,认识英美摇滚歌手,包括披头四、猫王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美国歌手比尔哈利(Bill Haley)及查克贝里(Chuck Berry)。

他的歌单也涵盖受到英美摇滚启发的马来西亚本土摇滚音乐——Pop Yeh Yeh。在槟岛邻里的婚礼中,甘榜DJ也经常会播放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Free乐团和皇后乐队(Queen)等乐团的音乐。

至于在槟城海峡另一端,北海澳洲空军基地电台传来另类庞克和新浪潮(New Wave)音乐,也为旺哈米迪所着迷。

去年,他才出版一本《庞克:重新检视》(Punk: Satu Penilaian Semula),叙述他与庞克那段解不开的情缘。

没想过当记者

中五毕业那一年,旺哈米迪由于成绩欠佳,只好北上玻璃市亚娄,到玛拉工艺学院(Institute Teknologi Mara)就读商业文凭。

尽管这所学院只限土著就读,但教员种族背景多元,旺哈米迪还曾修了基本中文课程。不过,他笑言自己从来没认真上课。而且比起学习中文,他更有兴趣了解少林功夫。

毕业后,正逢1987年全球经济萧条。他在1年半内寄出百余份求职信,却无人问津,加入失业大军。他迫于无奈下,只好改拿大马教育文凭(SPM),尝试在槟岛峇六拜工业区,找一份工厂操作员的工作,结果还被雇主嫌弃资历太高。

他南下吉隆坡找工,始终一无所获,只能跟中学同窗不时在中央艺术坊溜达,聆听诗人朗诗。有次,还碰上陆军士兵阿当(Private Adam)在秋杰路街头开枪扫射,流弹击毙一人,跟死神擦身而过。当时,吉隆坡市区草木皆兵,所有人提早下班回家,他们却准备到市区去。

他跟朋友嘲笑路人怎么也都放假之际,“巴士还经过一个火势转小的油站,消拯员正在灭火,我们也不懂。过后知道详情才吓了一跳,这是我干下众多蠢事之一。”

觅职失败后,他再度返乡,旺哈米迪的叔叔递来一张剪报,上面印着:“《新海峡时报》集团征召记者入门训练课程(Pre-Entry Training Scheme,简称PETS)。”

他对新闻业毫无了解,但叔叔认为他爱书写,就鼓励他申请看看。起初,他也抱着玩玩心态,就连应征时写题为“何以要成为记者”的文章时,也直接写“被叫到就来咯”,丝毫没认真看待。

没想到,他却成为了当年获录取的30名学员之一,在《新海峡时报》报社总部上了4个月的课程。事后,他才得知,报社内部当时分为两大阵营,一派认为记者是天赋的才能,另一派则认为,记者可受训培养。结果,训练派胜出,促成PETS课程的开办。

天赋派vs训练派

“PETS”在英文意指宠物,因此这批菜鸟学员,也被另一派戏称为“报馆宠物”。上课期间,他享受写作之余,还能让他将过去受左翼思维启发的社会关怀,化为纸上的记录。

“这个课程不只是玩玩,对社会有贡献……多少可以撰写工会等,包括政府拆迁贫民窟。”

旺哈米迪忆述,当年这些“宠物”学员,如今都是新闻界的“大腕”。他们包括《透视大马》总编辑嘉哈巴(Jahabar Saddiq)、英文财经报刊《马来西亚储备报》主编三苏阿克玛(Shamsul Akmal)及国际新闻编辑哈巴占星(Habhajan Singh)和曾在首要媒体任职的旺沙巴丽雅(Wan Sabariah Sheikh Ali)等。

迄今,他一直对当时的上司,即时任《每日新闻》编辑纳斯拉曼(Nash Rahman)心怀感激。

根据旺哈米迪,纳斯极力栽培菜鸟记者,也培养了旺哈米迪对新闻业的兴趣,之后一干就是数十年。

“纳斯拉曼原则很简单。你一大早如果没有采访工作,你就向主编建议要做什么。”

“如果你没建议,他就会给你不三不四的稿件,让你‘受苦’。”

为了避免做“不三不四”的稿件,他只好努力提出建议。有次,他鼓起勇气大胆建议,要访问时任旅游部长沙巴鲁丁仄(Sabbaruddin Chik),谈谈吉隆坡首个现代马来餐馆,没想到纳斯拉曼一口答应。

于是,这就成了这个菜鸟记者的第一篇封面故事。

后来,纳斯拉曼也转任《当今大马》马来版主编,如今已退休。

非马哈迪或安华派

离开《每日新闻》后,旺哈米迪决定转战不擅长的英文书写,进入《星报》任职。

他一开始并不适应《星报》英语环境,并为此自卑,直至编辑要他审批资浅记者的稿件时,却发现自己能力并不差。

“尽管我对英文能力没信心,但我已是资深记者,编辑台信任我,审资浅记者的稿件。”

“这些资浅记者平时讲起英语口沫横飞,但我看他们的稿件时,就发现英文不行。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很好地编辑。其实我的英文也不差。”

两年后,旺哈米迪跳槽至新创刊的英文报《太阳报》,出任政治编辑。1996年砂州大选,旺哈米迪为首的团队报道出色,《星报》高层召唤他回巢普通新闻组。

1998年,时任首相马哈迪开除副手安华,触发烈火莫熄运动,街头示威每日上演。

旺哈米迪说,当时《星报》内部也闹分歧。普通新闻组被视为是亲马哈迪阵营的建制派,而《星报》副刊组则被视为亲安华阵营。

“那些副刊组认为我们是国阵走狗,我们则认为副刊组是亲安华的蓬松组织,搞不懂任何现实世界。”

他和时任《星报》副刊组记者邱武英(Eddin Khoo)一来一往地讨论烈火莫熄时,两人才发现他们都不属于这两个阵营,对马哈迪和安华都有所批判。

邱武英是已故历史学家邱家金儿子。旺哈米迪说,“从此之后,我们成为密友至今。”

间接催生拳头党徽

1998年,左派力量决定成立新政党——社会主义党,准备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旺哈米迪还参与他们的创党会议,并间接催生社会主义党的“拳头”党徽。

“我从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拳头获得灵感,但我不懂设计绘图,就要求一名朋友帮忙。”

“他从事艺术设计,手绘拳头。我向大家展示这个党徽,大家都喜欢。”

可是,旺哈米迪后来却觉得,拳头党徽的形象过于激进,一度建议改用其他党徽,“我尝试要软化,但他们都说不要不要换了。”

最终,他认为社会主义党路线过于激进而退出。当时,适逢美国911恐袭,令他重新反省左派思想的局限。

”左派好像不理会宗教政治和右派崛起。一直以来,我都阅读左派进步作品,从未阅读右翼作品,连阿当斯密(Adam Smith)的《国富论》都没读过。”

“我决定读这本书。虽然我知道有人会指责右派,但这只是谈自由市场。”

随后,旺哈米迪转投新加坡《海峡时报》,曾经还以自由撰稿人身份过活,甚至脱离媒体圈,投入澳洲最高专员署工作数年。

不过,他最终还是不敌大马媒体圈的召唤。2006年返回前东家《新海峡时报》工作,期间还加入行动党。

2004年大选,时任首相阿都拉负责领军的国阵近乎完胜,延续“国阵不败”的神话。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和时任行动党秘书长郭金福失守自身国会选区,而公正党仅保住唯一的峇东埔国席,在野党的前景黯然。

即便如此,旺哈米迪始终选择站在弱势的一方,继续徘徊在新闻专业和政党之间——正业是媒体人,副业是在野党的扶手。

“我的生活原则是,不会支持胜方。2004年大选,行动党选战成绩最糟糕,不是吗?我就参与……”

“其实,我在行动党不活跃。2006到2007年,我每晚都参与行动党活动,但没有直接参与,只是给予劝告而已。”

赋予闲职遭半冷藏

由于《新海峡时报》高层知悉旺哈米迪的“背景”,于是只是给他当个晚班编辑的闲职,“犹如处于半冷藏”。

2008年大选脚步声渐近,朝野政党开始积极竞选。有天,一名高层突然参与日常编务会议,点名要旺哈米迪重出江湖,率队报道选前新闻。

旺哈米迪趁获解放之际,还向下属“假传”高层指令,声称上司要摒弃过去只报道亲国阵新闻的路线,改为持平报道的方式,冀望能在主流媒体中,为在野党打开一些缝隙。

“我冒称获得绿灯放行,可以公平报道。如果你做政治新闻,确保你访问国阵后,也要访问在野党,要50对50才看起来公正。”

他甚至鼓励属下撰写在野党为主的新闻,也抛弃媒体过去一贯的做法——找大学教授写评论新闻,改为直接访问当时的在野党新秀刘镇东、阿米鲁丁等,聆听年轻政治领袖的声音。

巫统察觉民意风向不利他们,进而要求收紧报道空间,其中一名高层也出面要求旺哈米迪不要回槟城报道,反而应当前往玻璃市。

虽然旺哈米迪坚决留守槟城,但投票两三天前,媒体高层来电,以总社人手不足为由,要求他返回吉隆坡总社。他即时万般不愿意,也只好作罢。

“基本上,他们不要我在槟城。当时我已知道,国阵会在2008年败选……虽然如此,我只是写一篇专文,预测国阵将失去三分二州席,这样的报道也没法过关。”

308大选为大马政治分水岭,国阵首次失去联邦三分二多数议席,还丢掉槟雪霹吉丹政权,出现两线制雏形。

旺哈米迪向集团总编辑建议,开放报道空间,但总编辑有心无力,认为掌控《新海峡时报》的巫统不会同意。

他有志难伸下,选择离开报界,随后加入网络媒体《马来西亚内幕者》。但是,由于身体欠佳,最终从2009年开始在行动党总部工作迄今。

他先后在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下,出任《火箭报》主编,然后到刘镇东创办的亲行动党智库——义腾研究中心任职,负责出版等事务。

视社民主义为导航

旺哈米迪开玩笑地说,尽管有些厌倦,仍不得不再度参与编务活动。

“最后我还是要做不想做的工作,但刘镇东愿景更大。他说不要想到《火箭报》只是供华人阅读,也要尝试推动《火箭报》不只代表行动党声音,即代表马来西亚人民的心声。”

同时,他也创办民主学校,放眼争取马来青年的支持,打破行动党只是非马来人的首选政党。

尽管行动党在马来社群遭到妖魔化,不过,他认为,行动党信奉社会民主主义,才是吸引他加入的主因。

“我选择行动党,因为它走社会民主主义路线。混合经济比极端市场和中央计划来得好。”

“若有人认为,行动党只是种族工具,麻烦照镜重新省思。只要困在种族框架,一切问题都难解决。”

“我没说,拒绝种族问题就可解决一切,但必须打破隔阂。”

“社会民主主义就是中间路线……虽然有人说思想不重要,重要是务实。”

“不过,我不同意,因为我们必须有基本价值,以便执政后不会恋权等。”

对于旺哈米迪来说,社会民主主义犹如行动党的导航系统,引导它执政联邦后的政策方针,以便不迷失在权力角力中。



涉违令结伴海边野餐,行动党州议员道歉愿受查

2020/11/9 11:09 pm  更新: 2020/11/9 11:20 pm

彭亨行动党吉打里(Ketari)州议员西芙拉涉违反条限令,结伴到雪邦海边野餐而遭网民抨击,今晚通过推特道歉。

西芙拉(Young Syefura)在推特表示,若她的行为违反任何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她愿接受当局调查。

不过,她也澄清自己虽然是彭亨州议员,但其实她是居住在雪州。

“如果我的行为违反任何的2019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我为此道歉。”

“我并未利用任何作为一名州议员的特权在雪州移动,而我是居住在雪州。”

“若我的行为违反任何标准作业程序,我愿接受当局调查。”

    Saya memohon maaf jika tindakan saya melanggar sebarang SOP Covid-19. Saya x menggunakan sebarang kelebihan sbg seorg wakil rakyat utk bergerak di dlm Selangor, negeri saya bermastautin. Saya rela disiasat oleh pihak berkuasa jika tindakan sy melanggar sebarang SOP Covid-19. Tq.
    — YS (@youngsyefura) November 9, 2020

照片已移除

据了解,该照片是在昨天拍摄,但今天才上载到社交媒体Instagram。

而照片显示西芙拉与数人在海边野餐,照片中的5人均未戴口罩,打卡地点则是在雪邦黄金海岸阿瓦尼度假酒店(Avani Sepang Goldcoast Resort)。

虽然西芙拉后来移除了照片,但还有有网友已截图,并抨击她的行为。

一些网民也截图她在8月22日,回应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违反隔离令而道歉一事,而西芙拉当时要求凯鲁丁“辞职啦!”。

雪州是自10月14日开始落实条限令,并二度延长至12月6日.在落实条限令期间,民众禁止跨县,若需要跨县工作者则须出示雇主信函及工作准证。

而且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规定,旅游活动包括了野餐,在这段期间都属禁止的活动。



诗华日报

火箭争马来票不能再“外包”

2021年2月6日

(吉隆坡6日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称,民主行动党在第15届大选,必须直接吸引马来选民的支持,而不能再把这项任务“外包”给其他政党。

刘镇东对《马来邮报》指出,预计在紧急状态解除后不久,今年下半年可能举行第15次大选,行动党一直利用新冠肺炎疫情封锁的时间来调整策略,以扩大选民基础。

他说,自2018年大选以来,行动党学到一件事,就是大马选民无论种族,都对种族政治“没胃口”。

他说,联盟政党中为满足公共利益,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或所谓的“外包”,将不再适用。

“很难说,由一个政党来代表某个族群,就像行动党不能说只代表非马来人一样,因为我们的选民是多元化的。”

他称,行动党必须与马来群众对话,行动党可能依靠希盟内的,马来穆斯林政党议席选民,但是在下一次选举,可能行不通。

刘镇东认为,如果行动党继续依靠非马来人的支持,在来届大选中只能赢得20至25个国会议席,没有办法保证可以赢得更多议席,甚至在被视为堡垒的选区,也可能无法胜出。

“除此之外,为了守住行动党本身席位,行动党也必须赢得30%至40%的马来选民支持。”

刘镇东说,在2018年大选很少人讨论非马来选民的转变,实际上与政治评论和马来媒体论述相反,并不是所有华人选民是行动党或希盟的支持者。

“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无党派,只有在投票前几天才决定支持希盟。实际上,在许多这样的席位中,非马来摇摆人选民,只有在看到其他人准备改变时,才会投票支持反对党。”

刘镇东支持,随著现代化发展,小城镇不断扩大,人口激增,今天的选民已经成为多元族群,这又导致选民心态发生转变。今天的华人选民不会受传统社区的定型观念影响,而是根据更务实的考虑做出决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15 04:17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