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16|回复: 29

[转载] 巴南原住民资讯黑暗中抗水坝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2-5-15 10: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巴南原住民资讯黑暗中抗水坝 自救组织叹顺从却遭政府背叛

李伟伦 2012年5月14日 下午1点15分



【巴南变奏】之一

台湾原住民抗日电影《赛德克巴莱》有一句经典对白:“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但这段悲壮论述所描绘的不止是台湾雾社事件的血泪抗暴,也是远隔重洋的马来西亚砂拉越原住民写照。

在1994年,大约1万名砂州原住民因为巴贡水坝计划而饱受逼迁之苦,迄今还没有找到归家路。它是中国以外亚洲最大的水坝,也是世界上第二高的抛石坝。不过这个巨型计划并没让巴贡原住民直接受惠,只有带给他们更多的愁与泪。
巴贡梦魇在前,如今砂州政府计划在另外11个地点兴建新水坝,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影响面更广的巴南水坝(Baram Dam)。在巴南水坝计划下,估计高达2万人将受到影响,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将被淹没。

届时,他们丧失的不止是文化的根。还有他们的田园、祖坟、学校与诊所,乃至水坝区内的树木与动物,恐怕都会随着水坝建成而一举消失。

政府几没派人解释影响

《当今大马》记者上个月随同资深媒体人周泽南的纪录片制作队伍,在当地非政府组织“拯救砂拉越河流联盟”(Save Sarawak's Rivers Network,简称救河联盟)充当向导下,实地考察巴南水坝计划下估计会受到影响的原住民村落。

在5天的行程中,《当今大马》沿着巴南河拜访了6个村落,抽样访问了大约20名当地人。令人吃惊的是,几乎所有的原住民都表示,政府或当局从未派员到他们的长屋,讲解巴南水坝计划、影响或赔偿。



只有两名来自弄纳亚(Long Na'ah)村落的受访者透露,政府曾派人前来告诉他们要建水坝的消息,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交代进一步的细节和详情,让他们对未来更添忧愁。

其中一名受访者,加央族老妇珍妲(Janda Balo,左图)就神色忧虑地说:“他们只来这里说要建水坝,就这样而已,他们没有说水坝有什么影响或赔偿等其他事情。”

“他们告诉我们,来这里是要建水坝,要让他们做一些测试,看看是否适合建水坝。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水坝的影响。”

【点击观看图片辑】


资料外泄揭开水坝面纱

事实上,砂州政府也从未公布过有关巴南水坝计划的详情。若非砂州能源局在2007年向中国招资时的资料外泄,公众将无从得知砂州政府正计划在2020年前,于州内兴建总共13座水坝。

在这份由瑞士著名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会上载的资料中,除了两座已经开始运作的巴当艾及巴贡水坝外,砂州政府还准备兴建另外9座水坝,其中穆仑水坝(Murum Dam)已经完成了一半的工程,另有4座水坝计划也已如箭在弦上。



以巴南水坝计划为例,虽然目前还未正式动工,不过水坝计划已传了数年,砂州公共事业部长阿玛阿旺(Amar Awang Tengah Ali Hasan)也在2010年2月证实,政府将在2015年之前首先兴建5座水坝,即巴南、巴列(Balleh)、柏拉固(Pelagus)、林梦(Limbang)与拉瓦(Lawas)。

根据布鲁诺曼瑟基金会的估算,高达162公尺的巴南水坝完工后,将会淹没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及412平方公里(4万1200公顷)的热带雨林。受影响的族群,包括加央族(Kayan)、本南族(Penan)、肯雅族(Kenyah)。他们都是属于“乌鲁人”(Orang Ulu),意即上游人。

这也是为何巴南水坝计划,被当地人及反对人士称为“诅咒水坝”(damn the dam)的原因。

5小时车程如资讯隔绝

在巴南,原住民们没上网,不看报纸,极少人拥有电视,甚至在不少村落都无法接收手机讯号。

从最靠近的城市美里,乘坐四轮驱动车,也必须经过大约5小时的颠簸山路才能抵达巴南河畔的村落。这5小时对于外地的探访者而言,兴许是一段辛苦的车程,但就原住民而言,却是资讯的隔绝。

尽管如此,在口耳相传下,政府要在巴南河建水坝的消息,却还是在这些村落传开了。让原住民更直接感受水坝威胁的,是一些人曾亲身到访巴贡水坝的重置区双溪阿刹(Sg Asap),或一些人的亲戚就是来自巴贡,早已向他们述说过巴贡居民的心酸故事。

巴贡水坝计划前车之鉴



来自弄士拉万(Long Selawan)的75岁肯雅族妇女乌丁(Udin Ulau,左图)就是因为有一名亲戚嫁到巴贡,获悉水坝建成后,政府的种种承诺跳票,导致双溪阿刹重置区的生活环境恶劣。这让乌丁对自己与村民的未来,更加忧心忡忡。

“我只是从一些村民口中听说,政府要在这里建水坝。传言是说,水坝建成后,水面将高达至上游区。接着,就有人问说,是谁出这个主意的?一些人就说是(砂州首长)泰益玛目。”

“我们当然听过这个传言,村民们都感到担忧,一旦水坝建成,势必淹没我们所有的土地和生计。我那名嫁去双溪阿刹的亲戚告诉我,那里生活非常苦难,土地很少,不能像从前般耕种。”

她说着,双手不断挥舞,满布皱纹的脸,挂着愤怒的神情。“这是双溪阿刹居民的大问题,我不要在这里重演。”

维权组织打破资讯封锁



为了打破这种资讯封锁,救河联盟等非政府组织与社运人士,近年来积极在巴南走动,既深入长屋举行汇报会,也培训更多的当地人,充当站脚传达有关水坝的资讯。

在野党人士在巴南同样活跃,许多村民就是通过在野党派发的巴贡水坝纪录片,才获悉巴贡居民的坎坷。

可以说,巴南原住民比起过去已更有政治意识。但要力阻政府兴建水坝,他们还有很长的路必须要走。摆在他们眼前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如何说服或对抗立场普遍倾向政府的长屋村长。

根据传统,原住民长屋村长都是由村民所推举出来,大多数者都是世袭,不过也必须获得村民的拥戴。一直到泰益玛目掌政后,长屋村长就逐步换成委任制,如此一来,新受委的村长大多支持政府,或与政府有密切的关系。

长屋村长是第一道难关

一名不愿具名的原住民妇女受访时表示,他们那条长屋的村民,就曾就水坝计划与村长争吵过数次。

据她说,国阵巴南州议员兼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副部长贾谷沙岸曾拜访他们的长屋,而村长就在贾谷沙岸的面前表态支持水坝计划。

“我们村人都反对,只有村长要水坝而已。我们跟他吵过,他说水坝没有问题,但我们全部村民就是不要。如果水坝建成后,村子都被淹没了,那要怎么办?”

无论如何,这名妇女的村子迄今还没有什么具体行动,寻求推翻或更换村长。由于担心被秋后算账,她也再三叮咛记者,千万不要在报道中提到她的名字。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7846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5 10: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南原住民资讯黑暗中抗水坝

乌鲁人天性不违抗长者



针对这种现象,救河联盟主席彼得卡朗(Peter Kallang,右图)不违言,与其他原住民种族相比,乌鲁人的天性比较温和,不会公然提出异议,文化习俗也不鼓励乌鲁人反对长者或政府。

他感叹,政府就是看准乌鲁人的天性,以为巴南的原住民都不会反对水坝计划。

“乌鲁人不大敢言,特别是针对一项由政府所推动的水坝计划。他们常常以为,政府就是人民的守卫者或父亲,结果政府却反过来利用这点。”

“乌鲁人的文化从来不会违背长者,不像菲律宾人、印尼人或甚至伊班人。现在政府更是委任5年1届的长屋村长,一旦发现他们支持在野党,就永不录用。”

说至此,彼得语气略转激动。他批评这些村长,都是听命于政府的指示,如同在政府拇指之下办事,导致非政府组织在推展工作时也面对困难,形同在“救火”。

生活困苦仍说“政府好”

原住民对政府的尊崇,或可追溯至第一名白人拉惹詹姆斯布洛克统领砂拉越的时代。时至今日,原住民在称呼“政府”时,依然根据传统称之为“下令者”(perintah),而不是马来文的“kerajaan”或英文的“government”。

记者在弄山(Long San)村子访问一户生活困苦的本南族家庭时,也可略略看出乌鲁人,特别是本南族不公然违抗政府的传统。这户人家大约有二十余口人,全窝身在一家破烂木屋中,但他们还是认为国阵是一个好政府。



记者问到,这个政府好不好?其中一名受访者布兰(Bulan Upit)就说:“不是不好,也是好的,但大家都知道水坝的问题,也知道巴贡那里发生的事。”

“更何况,我们生活这么困苦……政府真的好,只是我们不要这个水坝。”

当记者进一步追问这个政府有何之好时,她两度语塞,答不上来,仅仅重申巴南的原住民不要水坝,也希望政府能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

说完,她笑一笑侧侧身,安抚怀中哭闹的婴孩,又再为生活而忙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7846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5 15: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原住民控诉建水坝如同谋杀 悲痛祖坟被淹先辈再死一次

李伟伦  2012年5月15日 中午12点05分



【巴南变奏】之二

巴南河曾经是清澈的,悠长河流的沿岸住着数十个原住民部落,他们世代以河流与土地为生,或耕种、或割胶、或打猎、或捕鱼,这是他们自小就学懂的本事,也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但自从那伐木机巨轮开到山上后,巴南河之水开始变得浑浊。当原住民乘着砂拉越长舟沿河而上时,耳边不时就会传来刺耳的伐木声。

来自弄纳亚(Long Na'ah)村落的万伊玛(Wan Imal)表示,在他年轻的时候,巴南河的河产非常丰富,水流清澈见底,不需费太大的力气就能捕捉到河鲜,甚至虾子也能捞上来。

“现在没了,很难找到虾子了,”他感叹。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痕迹,现在的他只在担心后代的生活,要是建了水坝,他孩子不只捕捉不到虾子,连稻田和长屋也会被淹没
【点击观看图片辑】

城市人以为水坝是发展

巴南离最近的城市美里大概有5小时的四轮驱动车车程距离。但相隔5小时车程的距离,城里人与巴南人对所谓发展的认知,却是差天共地的分别。



在城市,《当今大马》采访一些商家与德士司机发现,他们尽管不喜砂州首长泰益玛目与州政府,不过却相当支持水坝计划,并认为那是一种“发展”,而原住民若面对逼迁或其他困境,则是“发展必有的牺牲”。

然而,对于原住民而言,水坝计划并不是发展,而是在“谋杀”他们。

没架刀在颈上也是谋杀



弄连安(Long Liam)村落的村民贝珏(左图,Bui Jok)就直斥这种“发展论”。他说:“政府指这是一个为我们而设的计划,但这不是计划,是在杀害我们。”

“我宁愿自然死,也不要因为水坝而死。如果政府真的要建水坝,我们整个村子都会被水淹没,就算我们要离开,也无处可搬。”

贝珏曾经看过巴贡水坝的纪录片,深知水坝之害。他说,看了纪录片之后,他感到更加害怕与担忧了。

“政府许下太多承诺了,不过却从未兑现,这让我感到更加害怕。”

来自同一个村子的珏丁(Jok Ding)形容,政府虽然没有把刀子架在他的颈上,但要在巴南兴建水坝,也等同于另一种谋杀方式。

“他们只是没有用刀架在我们颈上罢了,但其实是一样的……这不是发展,如果要发展的话,就行行好,帮我们人民,给我们其他的计划。现在这个是什么计划?给我们死而已。”

兴建水坝摧毁巴南一切



在另一个村落弄巴莱(Long Palai),肯雅族的老年男子本连(右图,Ben Lian)指出,如果政府真的要发展,就应该为他们兴建学校或提供更好的卫生与医疗服务。

他激动地表示,一旦政府开始兴建水坝,势必会摧毁巴南的一切。

“我有28名孙子,如果他们又有孩子的话,到时叫他们要怎样生存?”

砂州政府是计划在2015年之前兴建5座水坝,包括影响最广的巴南水坝。国际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会估算,巴南水坝一旦建竣,将会淹没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及412平方公里(4万1200公顷)的热带雨林,超过2万人将受到影响。

看了纪录片后彻夜未眠



《当今大马》记者上个月随同资深媒体人周泽南的纪录片制作队伍,在当地非政府组织“拯救砂拉越河流联盟”(Save Sarawak's Rivers Network,简称救河联盟)充当向导下,实地考察巴南水坝计划下估计会受到影响的原住民村落。

在行程中,救河联盟也向拜访的原住民村落讲解巴南水坝的资讯与影响。由于政府在此以前并没派员到当地解释水坝计划,许多居民犹如蒙在鼓里,直到从救河联盟处了解水坝的影响后,才如同晴天霹雳,震惊不已。

弄纳亚(Long Na'ah)村落的珍妲,在观看了救河联盟所播放的巴贡水坝纪录片之后,就彻夜未眠,泪流不止。老妇人担心的不止是她的后代,也在为自己死后的葬身之处而发愁。

“我看了影片后就哭了一整晚,因为我的子孙很多。还有,我在想我死后的葬身地。我不要搬,我要生于斯,死于斯。”

加央族文化中从没迁坟

珍妲是是加央族人。在该族文化下,一旦死人安葬后,就已入土为安。他们安葬先人后,不会再到墓地祭拜,更遑论是因为水坝计划而为先人迁坟。



弄纳亚的船夫牛剌(左图,Ngau Lah)强调,在加央族文化下,从来没有为先人迁坟的做法。他不要巴南原住民重蹈巴贡人的历史,为了迁就水坝计划而逼迁,结果连先人祖坟也得一并搬迁。

“我们知道,如果水坝建成的话,我们的长屋、学校、教堂乃至祖坟都会被淹没。我们不要先人再死一次……我们要政府马上终止这项计划。”

虽然政府一再宣称水坝计划将为居民带来发展,不过救河联盟成员菲利普尧(Philip Jau)指出,水坝计划不是在发展巴南,而是带来恐怖的摧毁。
金钱是建水坝唯一动机


菲利普(右图)是一名来自巴南河谷的加央族人。他强调,巴南的原住民世世代代都是倚水而居,因水而生,土地与河流就是他们的生命。

他也质疑政府不理人民抗议,一意孤行要兴建水坝的动机。

“除了金钱以外,政府要建立这个水坝,并没有其他任何理由可言。我们可以看到谁是洋灰与电线等建筑器材的供应商,水坝计划对他们而言就是金钱。然而,对于巴南人来说,他们将失去所有的一切。”

“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电力了,为何还要另一座水坝?我唯一看到的原因是,对金钱的贪欲。”

砂州电力已经供过于求

救河联盟主席彼得卡朗(Peter Kallang)进一步指出,一旦巴南落实水坝计划,除了建筑器材公司获得庞大利益外,伐木公司更是可以用大条理由进入雨林伐木。

他说,这些建筑器材公司及伐木公司,与砂州一些最高层政治人物都有密切的关系。



“如果政府在巴南兴建水坝,就会摧毁一切的人与文化。就好像他们给你一间屋子,但首先砍掉你的手和脚。”

“在巴贡水坝完工后,能源部长陈华贵已经说得非常明白,砂拉越所发的电力,已经足够砂州所使用。我们现在有太多的电力,但我们没有足够的顾客。”

砂拉越目前有两座水坝已经在运作,即巴当艾水坝与巴贡水坝。另外,位于拉让江上游的穆仑水坝(Murum dam)也已经在2008年动工,预料可在2013年建竣。

单单是巴贡水坝就可生产2400兆瓦的电能。这座世界第二高抛石坝,原本要通过建造海底电缆输电到半岛,但在大坝工程接近完工时取消海底电缆计划。这引起外界非议巴贡水坝是一项大型的白象计划,虽然生产庞大的电能,不过却没有预见的用户。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7948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5 16: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扎营占领“砂土地局大厦” 原住民控诉习俗地遭侵犯



2012年5月15日 上午11点52分

“占领”热潮延烧至砂拉越,大约40名砂州原住民昨日开始在砂土地统一及复兴局大厦(MENARA PELITA)前扎营,抗议当局坐视不理原住民习俗地权利受到侵犯的投诉。

他们昨日中午12点左右开始举行抗议,不满州政府将他们的土地短暂出租给一家当地公司。

铲泥机推倒橡胶树稻田



斯里阿曼行动党支部主席里昂吉马(Leon Jimat Donald)受询时表示,这批“占领砂土地大厦”的原住民是来自巴莱林吟(Balai Ringin)、西连(Serian)和Malikin。

“有关公司的铲泥机已经开进他们的土地,并且在没有事先咨询他们之下,推倒他们的橡胶树和稻田。”

“但是土地局却一直推说,当局正在调查他们的投诉。”

过去投诉四次没有下文



这也是自去年10月发生有关事件以来,原住民所提出的第四次抗议。

由于原住民之前一切上诉没有下文,因此他说,原住民被迫第一次在土地局前扎营控诉。

“我们将继续在此扎营,直到土地局解决这个问题为止。”

里昂吉马表示,有关土地被批给一家与砂州土保党政治人物有关系的公司,作为该名政治人物在上届砂州选中卸下州议员职位的回报。

行动党州议会紧急动议

这场占领运动也是配合昨日开始举行的砂州议会,以便向砂州政府施压。

根据里昂吉马,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区州议员张健仁今日将在州议会提出紧急动议。

“我们趁州议会的良机,向首长泰益玛目施压以便采取行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7941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6 19: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肯雅族妇女下决心不再投国阵 巴南人唯团结才能破水坝诅咒

李伟伦  2012年5月16日 下午4点19分

【巴南变奏】之三

肯雅族妇女乌丁(Udin Ulau)在过去的每一届大选都把票投给了国阵。今年她75岁,她在这一年痛下决心,来届大选要向国阵告别。

曾经,国阵在她心中是人民的守护者。讽刺的是,让她彻底翻转这个信念的,却是首相纳吉精心策划的500令吉一个大马援助金计划。

但进一步说服她不再投票给国阵,则是因为政府计划在她世代居住的家园兴建水坝,剥夺她仅有的一切。

老妇申诉政府没照顾



乌丁(右图)来自巴南河畔的弄士拉万(Long Selawan)村落。她去年听闻中央政府的一马援助金计划后,就满心期待地呈交申请。

那一次,她被拒绝了。于是她上诉,不过截至上个月《当今大马》记者访问她时,依然没有回音。

她以原住民对政府独有的称呼,申诉她对“下令者”(perintah)的不满。

“下令者不好,没有理我,我难以释怀,选举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投给国阵……以前我每一届都投国阵,现在国阵不理我,我不要再投国阵了。”

【点击观看图片辑】

没起早割胶就会饿死

乌丁虽已年老,但仍身强力壮,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她现在每天早上7点出门,乘着长舟到村子附近的胶园割胶,大概下午2点又再乘巴南河之水返家。



她说,一般上,她都会自己一人乘舟割胶,除非天气不好,则需由孩子把舟接送。

“我自己一人割胶,我要每天割胶才有口饭吃,没割胶的话就没饭吃,我会饿死。”

所以她强调,如果政府在巴南兴建水坝,势必会摧毁这里的一切,而这是她打死也不愿看到的。

“胶园没了、鱼儿走了、山猪跑了,我不要发生这种情况。”

水坝阴影下民心思变

砂州目前有两座水坝已在运作,即巴当艾水坝与巴贡水坝。另外,位于拉让江上游的穆仑水坝(Murum dam)也已经在2008年动工,预料可在2013年建竣。

不过,砂州政府仍计划在2015年之前兴建5座水坝,包括影响最广的巴南水坝。国际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会估算,巴南水坝一旦建竣,将会淹没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及412平方公里(4万1200公顷)的热带雨林,超过2万人将受到影响。



在巴南,许多人如同乌丁一样,本来是国阵的忠实支持者。但近年来,他们的思潮已变,特别是在野党开始进入一些长屋“插旗”,再加上非政府组织向他们传达外界的资讯,让他们原本对政府的尊崇逐日减少,甚至产生了不少反感。

选举一过国阵没踪影



弄连安(Long Liam)村落的居民珏丁(Jok Ding,右图)接受记者访问时,就透露出他对政府的十分不满。他说,国阵只有在选举季节才派人拜访长屋,选举一过就再也不见踪影。

“只有在选举季节的时候,政府才想起我们人民。(去年4月)砂州选举过后,我们哪里还有看到他们?”

“他们常常说要批这个或那个计划给我们,但光在嘴巴上说罢了!”

珏丁说至愤怒时,更爆出一句:“如果政府真的要建水坝的话,为何不要建在(砂州首长)泰益的选区万年烟?”

不满国阵政府屡食言

巴南人对政府的积怨已深,他们普遍上都不满国阵许下的诺言都没兑现,如今传出的水坝计划,则犹如导火线般,瞬间点燃了他们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来自弄哲尔(Long Je'eh)村落的鲁巴乌刹(Lupa Usah)以近似于珏丁的语调,炮轰政府屡屡食言,让他们很难再相信政府。

因此,他表示,如果政府又再许下种种的甜美诺言,以换取居民们搬迁让路给水坝计划,也只会是又一张空头支票。

“政府每次来这里都是骗人,它之前说要为我们兴建水管和道路,结果全都没有落实。这个是骗人的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们!我们不再要这个骗人政府!”

居民向政府泰益宣战



鲁巴目前主要以割胶为生。橡胶行情好的话,他每天大概可赚六到七十令吉,维持他一家的生计。他表示,为了他的生活,他必定反对水坝计划,甚至不惜与政府及首长泰益战斗到底。

“我不会再相信政府了,让我们与它战斗,也跟泰益玛目战斗,因为是他下令兴建水坝的。”

国阵议员挺水坝计划

巴南国会议员目前是由砂拉越民进党高级副主席贾谷沙岸所担任。他是来自弄阿纳(Long Anap)村落的肯雅族人,在本地势力根深蒂固,已经连续担任巴南国会议员4届。

在308大选,贾谷沙岸以4044张多数票中选,比2004年大选的3310张多数票更多出734票。胜选后,他官拜联邦国际贸工部副部长。



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在今年2月揭露,贾谷沙岸因为获得首长泰益授予两项砍伐婆罗洲铁木的特许经营合约,才会不顾自己族人与选民的反对,全力支持泰益与州政府在巴南兴建水坝。

铁木(Belian)是一种热带硬木,目前已被国际保护自然资源联盟归类为濒临绝种的树种。

不过,贾谷沙岸已经全盘否认了这项指责。

伊班乌鲁联手抗水坝

人民公正党已经鉴定了来自弄哲尔村落的年轻律师罗蓝(Roland Engan),为来届大选的巴南候选人。他告诉记者,巴南选民过去的政治意识普遍偏低,但如今已大为改善,许多人也已成立了本地社团与非政府组织,以对抗水坝计划。



巴南国席属下共有马鲁帝(Marudi)与达兰乌山(Telang Usan)两个州议席。前者以伊班人居多,后者则大多是乌鲁人。

罗蓝表示,要对抗水坝计划,全巴南的选民必须不分种族站在一起,虽然上游的乌鲁人受影响最深,不过下游的伊班人也不能独善其身。

目前,罗蓝及其团队主要在马鲁帝活动,希望能获得更多伊班人的支持,与达兰乌山的乌鲁人联手拉倒贾谷沙岸与国阵,进而推翻水坝计划。

收音机打破资讯垄断

他们除了派发传单提升本地人的醒觉以外,也推动“购买收音机”计划,希望每一个长屋至少有一架收音机,以收听异议电台《自由砂拉越电台》。



该电台是由著名新闻从业员凯丽(Clare Rewcastle Brown,右图左)所创办,她也是《砂拉越报告》的负责人及前英国首相布朗的弟媳。由于内陆地区少有网络与电脑,《自由砂拉越电台》已经成为了在野党与社运分子打破国阵资讯垄断的最佳工具。

不过,要阻止水坝计划,巴南人显然还需要很多的努力。诚如弄连安村落居民布依斯(Boyce Anyi)所说,他们迫切需要更多的媒体关注,也需要更多的非政府组织进入长屋帮忙,既提高原住民的公民意识,也得讲述有关水坝方面的资讯。

“政府是很幸运的,肯雅与加央族人对人友善,不会好像其他种族般很敢于表达己见。我们需要更多的独立团地或非政府组织来帮助我们。”

对于巴南原住民,布依斯的劝告则是语重心长的:“团结与合作,各个长屋都必须互相帮忙。如果你不要政府兴建水坝,就写信首相、政府和砂州能源公司,阐明你反对的立场。”

在加央族语中,“巴哇,巴哇,特洛”(bawa' bawa' telo')这句话是“我们永远,永远也不会认输”。布依斯用这句话勉励族人,希望在政府取消水坝计划前,所有的原住民永远不会放弃希望与斗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8112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11: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砂原住民结束四天占领运动 土地局承诺探讨习俗地投诉

2012年5月18日 下午1点28分



经过4天扎营“占领”位于古晋的土地统一及复兴局大厦(MENARA PELITA)后,砂州原住民终于获得该局总监承诺,探讨其习俗地权利受到侵犯的投诉

这批“占领砂土地大厦”的原住民是来自巴莱林吟(Balai Ringin)、西连(Serian)和Malikin,他们昨日早上与土地局总监沙哲里(Sajeli Kipli)举行两小时半的会面。

原住民希望发停工令

斯里阿曼行动党支部主席里昂吉马(Leon Jimat Donald)受询时说:“原住民想要发出停工令,而该局总监表示,他将尝试与有关公司谈。”

“总监也同意探讨211名居住当地的原住民所申请的习俗地,以及他们要求的赔偿。”

这批原住民不满州政府将他们的土地短暂出租给一家当地公司,因此于5月14日开始举行扎营抗议。

否认土地属于习俗地

根据《婆罗洲邮报》报道,土地局在文告中表示,有关土地属于巴莱林吟森林保留地,并非原住民习俗地。

“批准这块土地的拥有权并未违反法律,也并非如村民所说,习俗地受到中止。”

土地局的声明招致原住民的关注,并要求即刻与该局总监会面,沙哲里最终同意探讨他们的诉求。

随着获得土地局总监的“保证”,这些原住民决定于昨日下午2点撤离目前的营地。

赞民众提供现金食物

里昂吉马表示,这些示威者有不少必须承担家庭生计,所以需要回去工作,但是他们认为这场示威取得成功。

“民众非常支持,提供现金、水和食物。原住民在营地煮食,尤其是伊斯兰党捐助了很多饭给他们。”

他说,警方共派出两辆巡逻车驻守现场,但是没有干预示威者。

“他们(警方)对示威者非常好,他们没有好像其他地方般,企图解散他们。”

他说,原住民将给予土地局到6月杪的限期,否则届时将会再次到土地局大厦示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8324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23 18: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40居民抗议峇南建水坝 要求社区领袖辞职

(本报美里21日讯)40名峇南居民促请峇南社区领袖集体辞职,如果他们继续不听峇南人民心声,并支持峇南水坝工程!

这些居民的领袖基柏和兰卡,今午在美里一间律师楼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此要求。

基柏表示,峇南居民不满有关当局举办说明会没有通知峇南居民参与,也在没有获得大部份居民赞同下,有关当局单方面向媒体放话,指峇南居民支持峇南水坝计划,那是一厢情愿的作法,不符合民意。

没通知参加说明会

基柏说:“我感到好奇,这项说明会并没有获得峇南地区全民的支持,同时也没有获得居住在峇南地区的各民族同意,各村落族群更不了解峇南要建水坝的计划,居民对砂州政府要建水坝的计划都不了解,也没有邀请这些居民出席有关说明会,有关单位岂能凭一些人的片面之词,向媒体放话表示峇南居民已经同意在峇南上游建水坝?那是大错特错的讯息。”
        
兰卡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受影响的9个村落居民非常关注这项课题,对有关单位一厢情愿的说法感到不满。”

“截至目前为止,9个村落的领袖及村民都没有赞同这项计划。”



“未获所有峇南人同意” 异议者坚决反对建水坝

(本报美里21日讯)反峇南水霸计划的非政府组织,质疑不久前在美里进行的峇南居民发展委员会暨峇南水坝谘询会议暨说明会出席者的代表性。

利汉卓与峇南国会议员拿督耶谷沙岸各组织了委员会,希望借种种说明会与峇南居民达成协议,共同组成一个委员会,支持砂政府在峇南上游落实水霸工程。

数名反峇南水霸工程的异议份子,今午在美里一间律师楼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否决出席的领袖的代表性。

其中一名异议份子基柏称,尽管说明会有社区领袖出席,可是这些领袖不能代表所有峇南居民的心声及决定。

他和另一名反对派领袖兰卡在新闻发布会上异口同声说,绝对不会赞成在峇南上游兴建水霸。

“尽管以利汉卓与峇南国会议员拿督耶谷沙岸为首的游说组织近期里到内陆向各社区民众说明、讲解峇南建造水坝的好处,让民众了解水坝工程带来的收益,可是却没有获得全部峇南居民的同意,那是很重要的。”

据了解,当时利汉卓向媒体表示,如今时机已到,是时候解说建水坝好处。

利汉卓上议员较早时称,现在为内陆居民进行建造峇南水坝计划的说明行动,正是时候。

未有效传达利弊资讯

针对拯救河流网络指责,指政府并未有效将水坝利弊的资讯传达给民众,利汉卓极力否认。

今年2月17日,瑞士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会提出数据报告,指砂州政府建议中的峇南水坝(Baram Dam)完工后会淹没412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以及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导致峇南河上游的2万原住民被迫迁移、破坏当地原住民文化,此骨牌效应十分惊人,为此,拯救峇南灾害及环保组织因而相续诞生。

乌鲁峇南区的利汉佐上议员扮演代表政府的角色,今年里已多次召见各涉及村落的代表,进行多次双方对话。

反对党和砂州河流组织(SAVE Rivers),随后在每一次的对话会外举行多次露天抗议,更在会场外作出和平请愿,要求政府终止有关计划。
多次抗议行动吸引美里警方在现场守候,以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
        
政府召见受影响甘榜领袖

峇南水坝(Baram Dam)计划似乎势在必行,砂州政府在本月20日,在乌鲁峇南弄纳阿(Long Na'ah)首次召见24个受影响的甘榜领袖、州政府及砂能源公司代表。

在说明会上,官方单位向甘榜代表说明政府兴建峇南水坝计划的用意。

上述活动可算是顺利展开,来自乌鲁峇南区的利汉佐上议员,当时在城市花园亿倍利酒店主持筹备会议,出席者包括德朗乌山区州议员丹尼斯、美里县长阿都阿兹、砂能源公司代表、乌鲁峇南地方领袖、政府部门代表等。

利汉佐强调他为首的简报会,是政府第一次与峇南水坝计划下受影响的甘榜领袖会面。

不过他重申,现阶段,峇南水坝计划只是一项建议,政府仍未正式宣布批准或不批准峇南水坝计划。

他认为,政府先采取主动与当地居民会面,何错之有?

他觉得先向峇南区受影响的居民讲解政府在该方面的做法与用意,让他们真正了解政府的意向,这是一项政府展现善意的举动。

反对派相信在峇南水坝计划之下,共有20个甘榜会受影响,甚至将会被淹没,所以政府邀请20个甘榜各派出4名代表赴会,阵容即包括村长、教堂负责人及2名村委代表。

据称,落实水坝计划之前,砂能源公司将在峇南弄纳阿至弄卡瑟(LONG KASEH)范围内的20个地区,挖取该区岩石进行地质勘探,以确定该区地质是否适合兴建水坝。



无法代表峇南居民心声 水坝论坛剥夺发言权

(本报美里22日讯)拯救河流网络驳斥大马内陆民族协会论坛(Forum)宣称峇南区域居民已接受峇南水坝计划,该组织主席彼得加朗更质疑上述论坛之代表性,无法代表全体峇南居民的心声。

彼得加朗质疑出席水坝说明会论坛者的代表性,他说,出席内陆民族协会,其中如加拉毕、伦巴旺、必沙亚族代表,都不是来自受影响的峇南区域。例如加拉毕来自巴里奥,比沙亚族来自林梦等,甚至利汉佐也不是来自峇南河流域。

他说,只要查看出席论坛者名单,便能知道有多少个是真正来自峇南的居民。

彼得加朗还披露,这个在内陆弄纳阿举行的论坛,声称内陆居民已一致赞同建水坝计划。但是当道地居民要发言时,却被社区领袖抢走麦克风,剥夺发言权利。

“昨天便已有峇南居民针对水坝工程示威、发文告,他们都是自发的,我收到电话,一些来自甘榜,甚至是高教育水平的峇南人都要发文告,表达他们反对水坝的诉求。”

他说,该组织将继续拜访峇南区域的长屋,“菲利普尧在2009年便已拜访了所有约30座的长屋,我在近期的两个月,也走访了15座的长屋,继续收集居民的意见。”



没身份证出生纸 许多峇南人无投票权

(本报美里22日讯)峇南居民行动委员会主席菲利普尧称,还有很多峇南居民还没有申请成为合格选民,一些居民甚至没有身份证和出生纸。

他说,他已帮助约200名内陆居民提呈选民登记表格,但是还有许多居民仍未登记为合格选民,这意味着,还有更多峇南居民可能无法透过投票,在来届全国选举表达他们的意愿。

菲利普尧宣称,他拜访过所有居民,都反对建水坝工程,他更强烈要求支持水坝工程的领袖退位,以及所有为峇南水坝进行的工程必须立即停止。
“峇南居民的权利,是受到宪法和联合国原住民人权宣言保护的,他们不要他们的房子、农田、祖宗地都被水淹没。”
        
政府尊重原民选择

泛马原住民网络主席汤玛斯说,他也是来自峇南其中一座受水坝工程影响的长屋,并要求砂政府和领袖,尊重原住民权益,特别是那些受影响社区,让他们自己决定、选择适合本身的发展方式,而不是逼迫他们跟从政府的发展。

“大马政府也有联署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根据该宣言,政府推行任何大计划,都有义务先行谘询人民。”

罗姆修:原民习俗将消失

砂习俗地权利组织主席罗姆修说,砂州原住民都不会赞同峇南水坝计划,因为将近4百平方公里的地区会被水淹没,但是只有鱼才能在那里生活。

他也担忧,一旦这些习俗地的祖宗灵地、宗教地点都被水淹没,原民被迫迁移,他们将再也无法进行他们流传已久的宗教习俗,这些文化风俗都会渐渐失传。
他更指出,一些政府官员也是来自这些原住民民族,他们更应去了解和思考,祖宗地被毁掉所带来的文化灾难。

“我们不是反对发展,如果政府要带动内陆的发展,那就应该提早提升通往内陆的木山路,无需等到为了建水坝才提升。”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24 10: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联合日报

第13届国选跫音近   巴南选区局势浅析

全国第十三届国会选举跫音近,街头巷尾,茶客议论纷纷。国选已近在眉睫,只待首相一声号令,竞选机器马上开动。盛传首相斯里纳吉将在本月底宣布解散国会,而在砂州达雅节过后于六月中举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巴南国阵成员党民进党拿督耶谷沙干已开动竞选宣传活动,民联公正党也开始励兵抹马,伺机而动,来自该党西马强人将纷纷计划莅临巴南为该党巴南候选人打气。目前砂州选民在经过第十二届国选与第九届州选投票后,加上反对党频频的政治演说影响,人民对于政治已有了深 一层认识和觉悟,对于政治人物所作所为应该已是心知肚明,心中投谁的票,已有定数。

最近数天来,市民揿起论政热潮,猜测大选日期及心目中政党人选。巴南国会选区119支投票工作队伍在上两周已接受有关投票课程训练以备随时候命前往投票站执行投票工作。该119支执行投票站工作队伍接受为期三天训练课程后也让市民联想预料投票日期会随时宣布。

第十三届国会选举在即,目前巴南看似处于平静状态,其实是不平静,对国阵阵营而言,危机四伏,内陆长屋区村民,频频受到外来政客以改朝换代鼓吹及以习俗地法令课题受财团种植油棕课题及水坝课题引起长屋村民的认同,村民醒觉课题不满现状,这使本区国阵后选人会感到忐忑不安。反对阵线得势不饶人,单刀直入以各种不利国阵课题直捣选民心窝,在郊区长屋进行活动,反对阵线来势凶凶,宣传口号要人民改变、改朝换代、反贪污滥权,带来廉政政府,游说长屋村民并说明本届大选正是时候争取应有权益,应全力支持投反对阵线候选人一票以达改朝换代目标。

来自西马民联公正党党要,虎视耽耽,口口声声要攻下本区国会选区。该党巴南支部主席罗伦英甘于本年2月间在马鲁帝设党服务所,已展开宣传工作,在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分发印有其人头照年历给市民打起个人知名度,以捍卫土地和权益为宣传课题,扬言将在今届国选中披甲上阵。然而内幕消息传言另有一位商人柏特立西拔,其太太为郊区斯达邦长屋村民。柏特立西拔曾在上届国选在达雅党旗帜下参选,惟敌不过民进党国阵候选人已三度蝉联巴南国会议员拿督耶谷沙干。

于本月19日,来自西马公正党强人副主席蔡添强(西马巴都区国会议员)莅临马鲁帝在柏特力西拔陪同下,于晚上8时前往斯达邦长屋了解本区目前政治风云,进行宣传工作,对长屋村民表示该党要攻下巴南国会议席。传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千金鲁奴依沙原定5月19日前来马鲁帝,并准备下榻本镇某高级旅馆,惟未知何故临时取消行程。

据悉罗伦英甘及柏特立西拔已开始在选区宣传为竞选国会议员铺路。罗伦英甘于5月18日,在参加大马环境之友假文记酒家举办的“领袖训练课程”中致词表示,他已获该党砂州联委会主席巴鲁比安及巴南支部主席哈里申高赞成代表该党出战第十三届巴南国会选区。

领袖课程讲座所讨论课题是谈及有关习俗地受到木山公司种植油棕及新建水坝课题,来自上游20甘榜五十多位村民代表皆了解有关课题会造成的影响,破坏上游地区环境。反对阵线所引起水坝课题,习俗地法令种植油棕课题,如能引起村民共鸣,获得村民支持,这对国阵在第十三届国选中将会受到冲击流失支持选票而受到挫折。

巴南区国选,除了公正党表明参选,国民党主席史丹利朱戈在报章上表明要攻打巴南区,然而只闻楼梯响,未见有任何蛛丝马迹竞选活动。国选燃烧眉间,巴南区竞选阵营,目前看来,相信只有国阵和民联公正党对敌。除了国阵及公正党外,是否有独立人士参选则未见有任何动静。国民党是否参与,只能拭目以待。

砂民进党已蝉联4次巴南国会议席之拿督耶谷沙干,照理不会临阵被易将。不过传言有位新人为某省省长将会参与竞选,这只是空穴来风。日前(18日)巴南N66区马鲁帝民进党支部主席阿里山大阿欣在召开筹组该党巴南分部理事会时致辞表示,呼吁分部理事成员要和本区国阵成员党合作,捍卫守土全力以赴支持国阵候选人民进党拿督耶谷沙干,冀再度蝉联国会议席,使国阵能持续掌管砂州带来繁荣发展。由此可见临阵易将仅属传闻而已。

马鲁帝支部民进党拿督耶谷沙干已4度蝉联巴南国会议员,是属于政坛不倒翁。据民进党巴南支部主席阿力山大阿欣表示,拿督耶谷为今届参选候选人。有关详情有待该党党魁丹斯里威廉玛旺正式宣布。据悉党魁丹斯里威廉玛旺,署理主席太平局绅拿督斯里张庆信及副主席黄朱达将在本月25日(备注:消息传出千人宴日期改在27日举行)前来主持参与支部举办千人宴,为新届理事会兼支部分部及妇女组进行监誓宣誓就职礼及新党所启用推展礼,也同时为候选人打气。

砂民进党在开除该党前秘书长拿督史威特恩德里后,巴南支部党员也随着闹分裂。被开除党籍后的拿督史威特已成立国阵俱乐部,之前所用的民进党服务所,现已易名为“国阵代议士办事处”。外界人士表示,民进党内讧,巴南支部党员支持力将受影响,由于巴南支部支持拿督史威特者众,支持拿督史威特“五人邦俱乐部”党员选民势必对拿督威廉玛旺所领导民进党产生抗拒,续而影响拿督耶谷沙干的参选国会议员投票率。

乌鲁村民对目前因水坝课题对国阵候选人拿督耶谷沙干表不满。以上种种事故,今届选举,一般猜想对拿督耶谷沙干胜算率感到忧虑。国阵对有关反对党所引起政治课题及民进党内讧事件,如不小心加以处理,鹬蚌相争,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在巴南县内,国阵主要票源是来自乡区,如果乡区能获得更好的照顾,支持选票不会产生变卦。除非反对党能以以上所提课题激起普遍引起共鸣,为此一路来支持国阵选票将会流失,带来冲击,岌岌可危。如所引起课题不会产生共鸣,国阵是很难被撼倒的。

民进党拿督耶谷沙干毕业于澳洲农业大学获得农业学士,早年曾是砂州农业局副局长,他为巴南河上游弄巴莱长屋的肯雅族人。他在2008年3月间被召入阁,出任联邦国际副贸工部长,为砂民进党高级副主席,身经百战,被誉为政坛不倒翁。拿督耶谷沙干是勤于选区走动人民代仪士,除了国会召开期间身在首都外,平日的时间多是在选区内到处走动。国选将近,近几个月来更是马不停蹄至乡区长屋拜访村民,和村民打成一片,希能获得村民百分之百大力支持,今届参选是寻求第五连冠。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5-24 10: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联合日报

第十七届第二度第一期砂州立法议会  本南团周车劳累5天抵晋 建议巴南水坝建设地点

(本报古晋22日讯)本南人代表团发言人西亚恩道表示,巴南水坝将会建在建议中本南和平公园,所以该社群特地向政府提出此项建议作为当地的发展。

他说,乌鲁巴南是本南人的生活地区,他们极力找寻方法以挽救该地方。

求见阿旺登雅

他指出,通过公正党约见第二资源策划与环境部部长拿督阿玛阿旺登雅,是因为公正党砂联委会副主席施志豪与他们有紧密的联系。

“虽然德朗乌山区州议员丹尼斯奥已经知道这项计划,但似乎他并不理会。所以我们今日要到这里来讨论,到了这里也没有人理我们。”

西亚恩道是于今日在州议会大厦举行本南和平公园简报会时,如是指出。

他表示,他们从居住的森林走路、乘舟、乘四轮驱动到乘飞机,花了四、五天才来到古晋。

公正党砂联委会主席巴鲁比安表示,这是一项保育环境和传统文化的好计划。

他认为,国阵领袖尤其是负责的部长应该接受邀请出席这项本南和平公园简报会,聆听这项计划,因为即使是反对党也秉持为人民服务的目的。

他说,国阵领袖可以在聆听后检试该计划是否可行。今日提呈的建议是合理、逻辑及需要的。

除了公正党的3位州议员,也将有行动党州议员出席这项简报会。

行动党砂联委会主席黄和联表示,该党101%支持这项计划,因为本南人不可以被边缘化。

********************

丹尼斯奥促勿受误导   逐步改善本南人经济

(本报古晋22日讯)德朗乌山区州议员丹尼斯奥披露,政府已经制定改善本南人社会经济水平的计划,一些接受政府发展的本南部落,生活和基本建设都已获得改善。

他劝告本南族群,应该与国阵政府一起按步就班的落实发展,以便从发展中受惠,避免落在发展主流之外。

他表示,只有那些受到非政府组织、反对党及有心人所影响的本南部落,社会经济水平至今仍然落后。

他说,本南人必须了解,政府发展需要时间来实行,所以不要受到他人的误导,认为政府忽略该族群。

登尼斯奥是在今早州议会大厦,与一批由公正党率领前来的本南人交谈之后,接受访问时如是指出。

他表示已经知道这批本南人要提呈本南和平公园计划书给政府。

斥非政府组织只讲没做

不过,登尼斯奥谴责那些高喊协助本南人的非政府组织,多年来都没有带来任何实际的帮助。

他称,一些非政府组织在网络为本南人筹款,但是却没看到款项,因为本南族群所享有的基本设施都是来自政府。

在本南人面对的土地纠纷问题上,他解释,本南族的土地问题都是内部纠纷,并非该族群与政府的纠纷。

他表示,每个部落往往会有不同意见,尤其是涉及土地的发展,所以难免发生内部纠纷。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41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01: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立新闻在线

听砂自由电台节目后开窍 原民回馈无法再支持国阵

作者/曾薛霏  2012年06月09日 05:16:11 pm

【本刊曾薛霏撰述】公民自发筹款为人民公正党的八个焦点内陆国会选区提供短波收音机,让长屋的原住民收听《砂拉越自由电台》,经过一段时日,一些原民向公正党回馈他们已无法再支持国阵。

砂拉越州选在去年落幕后,在野党攻下了城市地区,并突破了部分内陆地区,得票率有所提升;随着全国大选逼近,短波收音机成了在野党在内陆地区散播讯息的最强武器。

买一架收音机解放砂州面子书专页照片。

人民公正党选举副主任保罗比安(Paul Bian)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表示,在去年12月圣诞节后,公正党便开始收集别人捐助的收音机,并送到内陆选区的长屋,但是当时获得的收音机已旧,且收线不强,因此效果并不理想。

之后,他们寻找到比较理想的短波收音机型号,而大量购买送到内陆选区。新的收音机送到长屋后,原民给每天可聆听《砂拉越自由电台》的节目。

保罗透露,在大部分获得收音机的地区,他们得到人民的回馈多为,他们现在得知了真相,原来一直以来受骗了。保罗都会询问当地人,假设在大选期间,国阵派出马币500元,甚至1000元给他们,他们会否就转向了,但原民民告诉他,对方给什么,他们都会收下,但不会投国阵。

他表示,需要问原民这样的问题,以便他们有心理准备,但这次他们似乎已决定自己不会再被收买了。

知识给予人民力量和勇气

保罗称,这是之前在乡区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以前很多人说乡区人很笨,很容易就被马币20元收买,其实他们不是笨,而是他们被国阵常年来不断灌输的文宣洗脑了。而在野党的候选人也难以在竞选期间到每间长屋宣传另一套说法。

记者曾到砂拉越巴贡水坝地区采访,当地可收看的电视节目都是国营电视台,所获得的都是国阵政府的资讯。而且,记者采访砂州选举期间,发现古晋市外的数个州选区,选民的居所有些相隔甚远,这仍不包括一些需要乘船抵达的选区,如峇南和乌鲁拉让(Hulu Rajang)。而且,简短的竞选期实在无法令候选人能到每个地区与选民会面,讲解自己的竞选宣言。



保罗称,随着《砂拉越自由电台》的节目揭露了州政府贪污、管理不当的课题后,已开启了人民的思维,已难以逆转了。

“领养一个达雅族候选人倡议”(Adopt A Dayak Candidate Initiative)发起人江诺儿(Noelle Jiang)表示,《砂拉越自由电台》的节目所谈论的都是跟这些内陆原住民息息相关,且是他们素有体会的课题,如原住民习俗地、孩子教育、难以获得医疗设备等课题。



此外,候选人也通过这个节目谈论一些攸关人民利益的课题,电台节目是能够让民众接触到他们看法的最佳方式。

她说,这些原住民聆听了这些节目后,获得了力量,而在节目的尾声都会告诉听众,假设他们要改变,就需要去投票。

《砂拉越自由电台》于2010年11月15日启播,由前英国首相布朗弟媳克莱尔(Clare Rewcastle Brown)创办,节目以依班语和马来语为主,保罗透露,在砂拉越几乎所有人都能够理解依班语,一些节目受访者也用马来文发表。收听频道为15420 kHz。

八内陆焦点选区

江诺儿直言,大家知道需要换政府,但是如果按照以往在竞选期才拉票的方式,在野党根本没有机会。很多人也知道拥有31个国会议席的砂拉越是最重要的州属,而城市选区基本上都倾向在野党,因此必须攻下内陆选区。

她说,内陆选区相信多由人民公正党的候选人上阵,而这次也会委派达雅族和伊班族等候选人上阵,因此整个倡议的口号是,“从砂拉越到布城”,这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购买一架收音机解放砂拉越”是“领养一个达雅族候选人倡议”的一部分,此前,他们也筹款购买一艘船,以便在野党的候选人能够使用船拜票。在6月中,第三项租用四轮驱动车和购买燃油的筹款计划将开跑。这项倡议是希望普罗大众参与,为改变出一份力。

而2200架收音机自今年4月起便开始分发到公正党的八个焦点地区的每间长屋,已被确认的地区有峇南(Baram)、加拿逸(Kanowit)、鲁拔安都(Lubok Antu)、林梦(Limbang)、沙拉督(Saratok)、实兰沟(Selangau)和斯里阿曼(Sri Aman),以及最近被列为焦点选区之一的乌鲁拉让(Hulu Rajang)。



她说:“所谓焦点选区,就是有机会赢的选区。在砂拉越州选时,公正党作为全国性政党不要让国阵在一些议席不劳而获,而上阵全部选区,这是全国性政党的义务,导致党的资源不足。如今该党专注在这些主要选区……如今2200部短波收音机已送到这八个焦点选区。”

她说,将竞选沙拉督国会议席阿里比朱(Ali Biju)之前并没有要求收音机,但最近也提出要求,因此部分收音机已送到该地。阿里比朱也是公正党克瑞安(Kelian)州议员。

根据该计划,在多达60至70户人的长屋,要至少提供两架到三架收音机,因为“每个村落都同在一个屋檐下”。他也希望可达到在4月尾获得2200架收音机的目标。(以协助提供收音机给长屋,请登入面子书专页网站

据悉,除了公正党的焦点选区之外,在林梦国会选区附近的老越(Lawas)国会选区,原住民对《砂拉越自由电台》所揭露的资讯有相当正面的回馈。

江诺儿发起的“领养一个达雅族胡选人倡议”,在这个倡议下筹获的款额将资助三个达雅族候选人——捍卫原住民土地权律师阿文水(Abun Sui)和罗兰英干(Roland Engan)以及尼克乐(Nicholas Muhah)。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513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4-22 10:1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