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情报] 这就是你们要支持的民联或火箭?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6-25 18: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槟乡委会暂保留政治委任制 第一副首长明年或建议选举

刘嘉铭   2013年6月25日 下午3点20分



专访(一)

尽管人民公正党务边区部早前宣布,在国阵执政的霹雳州举办村长选举,唯槟州第一副首长拉昔哈斯诺(Rashid Hasnor)表示,民联执政的槟州暂不打算效仿,并会沿用一贯的官委制。

“但是,我以开放的态度看待这一项(选举)建议,可能明年带入行政议会内讨论。”

身为班台惹查州议员的拉昔哈斯诺在第13届大选后,顶替弃州攻国的曼梳出任第一副首长。

他所负责职务分别是工业发展及国际商贸、合作社发展与社区联系、企业发展及大专生发展事务,而乡村发展与治安委员会(JKKK,简称乡委会)则属社区联系的管辖范围之一。

按三党原有固打委任



拉昔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在商讨乡村发展与治安委员会(JKKK,简称乡委会)的首次会议中,无人挑起选举的课题。

“相反的,今年仍会沿用政治委任制,按照三党原有的固打委任全部乡委会。”

据他披露,槟州共有290个乡委会,只有大约5个尚未完成委任工作。

乡委会主席和秘书每月可领取450令吉和350令吉的津贴,委员每3个月最多能索取90令吉的开会津贴。

培训及改善财务管理

公正党继2009年于昆仑喇叭新村推行民选村长后,雪州民联政府也曾于2011年7在三个新村进行民选村长制;而霹雳州在民联政府掌权时期,州内的817个马来甘榜村长全部均是通过选举制度而诞生。

在槟城,恢复地方选举的讨论只局限于市政局的阶段,而槟政府已将案件交由联邦法院裁决。

尽管今年不落实选举,但拉昔表示,槟政府会改善乡委会的操作,加入培训及财务管理的元素。

“过去乡委会的财务是由主席和秘书两人掌管,如今我们要设立一个财务委员会来管理。”

他说,乡委会长期资金匮乏,当地议员通常只会拨款1000令吉。但在市政局提供优先权下,他们可以通过管理夜市集增加收入。

增工业区本地人比率

此外,掌管工业发展及国际商贸事务的拉昔表示,制造业的成长虽已经饱和而需转型,但重要性未减。研发有助维持市场对一些产品,如智能手机的需求。

“过去5年,槟城吸引了380亿令吉的投资额。最后两年分别吸引90亿令吉与120亿令吉,而高居全国榜首地。我们需持续成长,与贸工部旗下的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与中小型工业发展机构、厂商公会及投资槟城合作。”

“当然,我们要双管齐下推动服务业。但即使是发展医药旅游,也同样需要到自由工业区生产的医药器材。”

他说,其首要任务是与投资者沟通协调,研究外资及跨国企业的走向,毕竟北赖及峇六拜的自由工业区提供庞大的就业机会。

但是,他提醒,自由工业区的外国与本地员工比率为1对2,而有必要提高本地员工的比率。

分千份贷款助企业发展

除了大企业的投资,拉昔表示,槟城发展机构至今共提供超过1300份3000令吉、5000令吉及1万令吉的免息贷款,协助本地企业与商家发展。

受惠者中有80%是巫裔,华印裔各占10%。

为了鼓吹集体经营企业的精神,他说,会延续曼梳建立的根基,协助乡委会成立合作社。

他说,合作社可分成成人、学校及家庭等类别,同时不乏大合作社如新港杜纳斯慕达合作社(Koperasi Tunas Muda)。但是,合作社贡献的生产总值不多,只占全国的5%而有发展空间。

不仅如此,拉昔说,槟政府会为在半年内觅职不果的大专毕业生提供2个月的软技能培训,然后分派去官联机构实习6个月。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3934



伐柔失败但动摇国阵根基 刘镇东反对民联弃城攻乡

李伟伦   2013年6月25日 下午2点36分



专访(二)

第13届全国大选变天不成,许多人认为是因为民联无法在柔佛与东马两州取得更多议席之故。诚然,民联特别是行动党及伊斯兰党派出多名大将南征,却只收获5个国会议席,显然未达到选前设下的目标。

柔州攻略失败,再加上北马的吉打州失守,一些选后分析也指民联顾此失彼,种下败因。



作为行动党南征大将,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却认为,最后的成绩其实距离民联所设想的目标不远。

“我们希望可以斩获10至15席。在柔佛州,18个国会议席是多元种族国席,没有一个族群的单一选民比例超过60%。”

“许多分析与评论认为,我们可以赢5至12或13席,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我们拿下5席,但输掉的巴西古当、麻坡、礼让、昔加末、地不佬与拉美士都是以微差落败。所以,我们可赢得的议席数确实处于5至11席之间。”

行动党马来支持翻倍

民联本届大选在柔佛州胜出峇吉里、振林山、居銮、古来与峇株巴辖。刘镇东所点出的5个落败国席,其多数票介于353与1967票。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刘镇东解释,民联在柔州取得强大的华裔支持,马来选民也开始转向民联,只不过马来选民转向的幅度不够大,未能为民联带来胜利。

他说,如果民联可以把马来支持率,成功推高到预想的40%,那么就可以改变整个战局。

“我们赢得的马来支持不够多。但跟上一届大选相比,无可否认我们的马来支持已经大增。行动党的马来支持翻倍,伊斯兰党同样创新高,只是还不足够为我们带来胜利。”



缺马来领导功败垂成

虽然功败垂成,不过他强调,没有任何一个民联成员党应该受怪责。

他只是感叹,如果民联在柔州选战出现更强大的马来领导,可能就可以获得更高的马来支持。

受询这句话的意思时,他笑着婉拒进一步解释。



在大选提名日前,一些亲行动党的面子书专页曾放出消息,指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将会南下柔州竞选,但最后她留守吉隆坡的班底谷。

在民联攻柔大军中,只有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一名全国级领袖。虽然公正党也安排前陆军首长哈欣胡先攻打新山,但后者入党未久,在政坛上也欠缺知名度。

棕油价滑国阵末路?

根据刘镇东的观察,民联在网络设施发达的地区胜算较高,尽管乡区表现不佳,不过国阵未必能长久保持乡区的优势。

“国阵在乡区胜出,部分原因可能是这10年来的原产品高价,特别是棕油价好,乡区人都过着相当舒适的生活。”

“但这将能维持多久?最近罪案频临,我认为除了警方不务正业与其他因素外,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就业机会减少,棕油价开始放缓。”

刘镇东认为,棕油价不可能永远居高,一旦棕油价下降,势必影响乡区经济,而届时也将是巫统与国阵丧失乡区优势的开始。

“整个柔州选战的启示是,柔佛州不再是国阵的堡垒。我们只需要再多一点选票转向民联,就能够拿下胜利。这也是巫统的问题,巫统现在已经是一只纸老虎。”

坦承政策太注重城市



尽管如此,刘镇东不认同,民联接下来应该把全部精力用来开拓乡区,反之应该继续巩固城市的支持。

他说,虽然民联不能忽略乡区,但也应该进一步扩大城市的优势。

“有人说民联应该停止耕耘城市,全力抢攻乡区。我却不认同这项建议。”

“我们必须巩固城市支持,特别是赢得更多城市马来人的支持。这非常重要,因为人们不可能单单在乡区或城市生活。好比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虽然注册为乡区选民,但很可能是在城市工作。”

“所以,我们需要巩固城市的优势。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农业课题、乡区社群并反映他们的心声。我们也应该加强从城市到乡区的资讯流传。”

他承认,民联的议程一向来被视为以城市为中心,而这点必须获得关注与改善。

点击阅读专访(一):
朝野共商比秘密选议长更佳
刘镇东指马哈迪创国会特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3925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18: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火箭,你有被爱的理由吗?

蔡庆泉   2013年6月26日 上午11点53分

从308前的再转变,投火箭、砂州选举的UBAH鸟、火箭吉祥物、邱光耀的超人形象、李小龙效应、美女政客,都打破马来西亚政治的沉闷。

据说,火箭的文宣战师承于台湾民进党。对于这些竞选花招,基本上我并无异议。然而,这几年来这种趋势的演变却令人摇头叹息。5050前,一群所谓的火箭新贵(我可爱的张念群妹妹也在里头),学人跳起了骑马舞。拍宣传短片,在网络流通。

我对这类的行为背后的含意却不了解。跳起骑马舞,能够为选民带来任何实质的好处吗?除了带出人民必须改政府,和国阵的腐败,这类宣传的短片,有任何意义吗?

选民会因为这种照片而更了解国家体制吗?选民会因为这照片而了解自己的权益吗?

没有,只有留下换政府的空洞口号,与所有人都知道的国阵腐败事件。

有一句话,本末倒置。

我们必须知道,当年台湾民进党使用这些活泼的竞选策略是为了吸引年轻的选民了解政治。但是这只是策略的一部分罢了。不是民进党的一切。

台湾民进党能够执政,不是因为这些花招而执政。而是,严谨的党组织结构,坚定的民主理念,与严格的党内纪律的执行。

当年以变装秀来作为竞选策略的陈水扁,在任台北市长期间,整顿了台北市,摆脱过去肮脏,混乱的情况。

而台湾人选择陈水扁,除了他担任台北市长的优秀表现。更重要的是,台湾民进党对的民主理念的坚持。

姑且不论现在的民进党,在施明德,许信良领导时代,台湾民进党拼出一个民主光环,严谨的党组织,民主,廉洁成为台湾民进党的“金漆招牌”。

有了台湾民进党的加持,再配合天时(国民党分裂)陈水扁成为了第一位反对党出身的台湾总统。

台湾民进党上台不是因为那些花销的竞选策略。而是台湾民进党拥有一个“被爱”的理由。就是民主。

那么,学习了这些花销,活泼的火箭。有没有“被爱”的理由呢?

假如细心观察,马来西亚人(华人)对火箭的爱。完全建立在对马华的恨。

让我们假设一点,假如马华成功捍卫华人权益,假如马华没有贪污滥权,那么支持火箭的华人还会支持火箭吗?

又或者说,假如华语成功被列为官方语言,行动党会泡沫化吗?

308后,华人爱火箭,完全是因为恨马华。这种以恨为基础的爱,其实是不稳固的。这对火箭是一个致命的危机,因为火箭没有一个“被爱”的理由。

让我们看看伊斯兰党吧,即使在巫统最强盛的时期,伊斯兰党在东海岸的势力也没有被动摇过。因为伊斯兰党是建立在“爱伊斯兰”这个基础上的。

就算被打败,即使经历更大的灾难。只要“爱伊斯兰”这种精神还在,伊斯兰党随时都可以东山再起。

民政党的泡沫化,也是因为就连党员也说不出民政“被爱的理由”

伊斯兰党是建立“爱伊斯兰”的基础上的。

公正党的恨巫统与行动党的恨马华为基础的政治理念,是抵不过时间的考验。

就这样形容吧,竞选策略其实是一把剑,好的竞选策略就如一把宝剑,但是,剑能不能发挥到极致,关键在于握剑的剑客。

所以,那些跳骑马舞的行动党新贵,穿着超人衣服到处跑的粗口演讲家。

想一想,你们能够为火箭带来怎样“被爱”的理由了吗?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002



王建民指两部长拥有假文凭 人资部长力斥诽谤恫言起诉

2013年6月26日 下午1点21分



下午5点48分更新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今天揭露,两名内阁部长拥有“假”文凭。

他指出,这两名部长从美国野鸡大学取得这些可疑文凭,它们分别位于普斯頓(Preston)和怀俄明(Wyoming)。

“因此,在首相不断倡导转型之际,给这两名部长委以人力资源发展重任的做法,无疑是对首相最大的讽刺。”

他认为,纳吉委任两名拥有“可疑”学位的人担任部长,是件令人失望的事情。

网路找不到学府资料

王建民指出,其中一名部长持有爱尔兰企管特许机构(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学士文凭,以及美国普斯頓大学(Preston University)的企管硕士文凭。

“我们不但在网路上找不到企管特许机构的资料,普斯頓大学更是恶名昭彰的假大学。”

王建明也透露,另一名部长则从英属维京群岛的共和联邦开放大学(Commonwealth Open University)拿到企管硕士学位,以及美国怀俄明州的黄金州立大学(Golden State University)的企管博士学位。

“美国的俄勒冈和缅因州政府都已把这些机构都被列为未获批准(unauthorised)的学府,而且他们学位无效。”

他敦促纳吉立即要求这两名部长辞职,以维护纳吉内阁的“正直和信誉”。

里察烈指王氏资料错

尽管如此,被点名的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今午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强烈否认王建民的指控。

他否认本身是在爱尔兰企管特许机构考获学士文凭,并进一步在美国普斯頓大学考得企业硕士文凭。

“我是在伦敦的赫特福德郡大学(Hertfordshire University)考获我的首个学士文凭,而我的硕士文凭也是在赫特福德郡大学考获,而不是这里所指的大学。”

里察烈指出,他所考获的是人力资源硕士文凭。

“这就是为什么我受委担任人力资源部长。我也相信首相(纳吉在委任我前,)事先也有做些调查。”

交律师处理诽谤言论

他表示,王建民的指控是诽谤言论,加上后者是在国会议事厅外发表这番言论,因此他将交由其律师处理此事。

惟他并没进一步说明,是否要告王建民诽谤。

里察烈也表示,本身对王建民所指的另一名涉嫌拥有假文凭的部长不知情。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事情。”

《当今大马》正在寻求另一名被点名部长的回应,在此之前,故隐其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019



亚洲时报

劉靜芝王鴻俊会见甘邦里卡士居民 促政府正视住屋问题



(本报讯)来自在野的民联成员党的两名州议员刘静芝及王鸿俊前午深入在传统上被视为国阵强区的甘邦里卡士,并为该处甘邦巴高居民仗义执言,促国阵政府正视及解决这些居民住屋问题。

为民主行动党籍的里卡士区州议员的王鸿俊指出,政府口口声声说为乡村和贫穷带来多少成绩之余,如今甘邦里卡士的居民依旧面对基建匮乏的问题,实在是政府的失责。

他是在接获当地居民的投诉和受邀下,联同人民公正党籍亚庇亚庇区州议员刘静芝出席于下午的会见该些居民会议;在场的有王氏的政治秘书翟华俊及特别助理沈志安。刘氏也给予法律谘询。

当天出席居民会议的居民约五十人左右,许多居民纷纷向他们的代议士抱怨和诉苦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据了解,他们在当地居住超过卅年,大约有百多户家庭,居民人数约超过千人。

据指出,不幸的是,多年前政府拆了他们的家,导致他们痛失家园。在三年前,他们有尝试向政府申请地段好让他们继续能够居住下去。但却苦等至今不果。居民也透露,政府曾经有意愿在该区兴建回教堂,停车场之类的计划,他们如今对政府的出尔反尔感到非常失望。

刘静芝表示,她将联同王鸿俊给予这些居民协助,包括向沙巴土地测量局申请土地。

王鸿俊昨日发表文告表示,他亲自沿著木桥走入甘邦里巡视木屋的情况,并发现有许多的居民居住的环境非常的不理想,不仅挤在破烂的木屋,四处可见发出恶臭的垃圾,断续的水供问题及卫生环境欠佳。他说,尤其是走在木桥上,发现许多的木已经腐烂了,随时可造成生命危险。

他说:「这些居民在当地已经居住了超过卅年,为何政府不批准他们的土地和住屋申请?事隔多年,政府有什麽方案去解决及安置这些居民?王氏希望政府能够尽快回应及有效处理该问题,不要漠视他们的存在。」

他也认为,居民目前已经身在水深火热当中,政府不应该再拖延,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他也承诺,将在来临七月的州议会上,提出问题于相关部门,希望能够尽快帮助居民解决问题。



探访路阳武吉巴登无玷圣母堂 邱庆洲允助申请拨款维修停车场



(亚庇讯)路阳州议员办事处在邱庆洲州议员特别助理李志强的安排之下,于上星期日前往拜访路阳武吉巴登无玷圣母堂,同时在该处的食堂连同中央医院血库人员进行捐血活动。 路阳州议员邱庆洲也出席该项活动并与教友会面。

伊丽莎白女皇中央医院血库在当天获得善心人士捐出的30包宝贵血液。 此外该教会的成员很高兴能见到新任的路阳州议员。 当天早上教会工作人员也准备了丰富早餐与邱州议员一起享用,在场的有雷纳神父、帕特里陈、大卫何和其他教友。

教堂委员们寻求邱州议员的意见和帮忙,有关如何把该处停车场进行维修和重铺沥青的工作。 由于停车场的地面有大部分已破裂,因此是需要重铺和维修。

邱氏说,他会设法协助该教堂处理该停车场的问题。他也指出或许可以向政府申请拨款,他希望政府能够认真考虑他们的申请。邱氏建议他们如果要申请州政府拨款,就必须准备好所有必要的文件和测图,并早日提呈与州政府。



大明花园火患 消防栓失修 谢铭圣抨击消拯局失职



(本报讯)沙巴人民公正党秘书兼下南南区州议员谢铭圣医生昨日促联邦和谐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搞清楚其当务之急,那就是先行修好州内所有消防栓确保它们可以正常操作,而非一当官就急著购买直升机。

他表示,从星期日晚发生的亚庇哥隆邦大明花园五间排屋付之一炬情况看来,消防局连维修消防栓的基本工作都没有做好,明显失职。

他说:「维修消防栓是很基本而重要的工作,以确保沙巴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获得一定的保障。」

谢铭圣也是公正党全国中委,早前出门的他于前晚返抵亚庇后即于昨早马上前往慰问该些灾民后向报界发表谈话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根据受影响的屋主表示,该场大火是于晚上七时,从一间排屋开始烧起,由于哥隆邦消防局就在不远处,居民期望消防车很快就可赶到,不料,消防车耗了卅分钟才抵达火灾现场,这种效率让人无法接受。

他说,当消防员赶抵时,竟然面对找不到消防栓的窘境,四处寻找,待好不容易找到消防栓时 ,有关消防栓又坏了,没有水源,消防员只好再找过另一个消防栓,只见第二个消防栓只出了廿分钟的水,之后又没了水供。

他表示,消防队见状,联络消防局派员装了储水箱来灭火,但该储水箱的水供很不足,直至当局运来第二个储水箱才成功把火势扑灭,灾民在整个过程眼巴巴看著本身的家园被烧成灰烬,心焦如焚。

谢氏说,若消防局一早有做好功课,及早控制火势,则不会有那麽多排屋被焚烧,「拉曼达兰身为掌管全国消防局的部长,要督促当局定时及有效率地维修州内各处的消防栓。

「维修消防栓是很基本的工作, 若连这些工作都做不好,发生火灾时就会丑态百出,而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也都没有保障了……我希望达兰可以注重这些基本工作,不要一上任就怎著购买直升机。」

他表示将针对大明花园的案件向消防局提出正式投诉,以向当局施压要求对方正视问题的严重性。

他说,下南南在三周内发生了二宗火灾,当局一定要随时做好十全的准备,不能等闲待之。

●另一方面,谢铭圣也呼吁亚庇市政厅关注住宅区水沟充斥机油或柴油的状况,以免火灾时发生酿成大祸。

他说,大明花园的居民在三个月前,就发现当地住宅区的水沟有机油或柴油等浮现,而且空气中还可闻到这些油料的气味。

他说:「在星期天晚上发生火灾时,大火是在屋顶延烧,但居民非常操心,因为万一有有花沾到水沟的机油,难免火势就一发不可收拾,届时可能更多房子遭殃。」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7: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雪州行动党强词夺理

李玄柏   2013年6月26日 中午12点00分

行动党前莲花苑州议员特别助理李玄柏指出雪州行动党组织秘书刘永山于2013年6月23号所发表文告内容根本就是前言不对后语。刘永山当中提及的行动党Pandan区行动支部包括:Tasik支部、Taman Putra支部、Pandan Jaya支部、Taman Muda支部、Pandan Perdana支部、Taman Cheras Hartamas支部、Taman Kencana支部、 Saga 支部以及Bukit Bermai支部,这些支部里面被行动党开除当中的会员有多名是在被开除之前在支部担任要职,因此州委会决定由行动党雪州总部通过公函直接通知有关支部的合格党员,以出席常年大会。

但事实上很多党员都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如果刘永山硬要讲已经通知所有党员。理应出示证明。不是只挂在口上。这行为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还在文告上指责谋体报不正确,行动党是以公平,民主为理念的政党,如果行动党认为媒体报道是不正确,可以通过法律上拿回公道,不是给媒体挂上亲国阵或谁掌控的名称来转移视线。这根本就是刘永山把责任推在媒体上。

此外刘永山提及雪州总部已经发送简讯提醒党员出席会议,上述方式根本不符合行动党章程,在行动党的党章(第廿十一章)必须在大会举行7天前发出通知书。但他口中所为的“通知书”在那里?

刘永山也提及当天许多出席者是他在此之前不曾见过面的新面孔,仿佛大会当晚出现幽灵党员。但刘永山本人与工作人员现场核对所有出席党员的身份,全部都是合格的党员,那刘永山口里那些幽灵党员是什么?如果刘永山认为没有见过面的党员就是幽灵党员,这是很不尊重党员的行为,刘永山理应要向自己认为是幽灵党员的同志们道歉!

当中有两个支部,Tasik 支部与Taman Putra支部由于没达到法定人数,刘永山就展延常年大会。这行为是很不付责任的。对那些准时出席的党员很不公平。因为很多党员不是有很多时间等下去。党员们都有自己繁忙的时间, 展延大会的决定是很不尊重当天的行动党常年大会,也没用顾及其他党员的感受。

身为雪州行动党组织秘书的刘永山连基本的会议精神都没有,大家必须要尊重会议所发出的指定时间为准则。不是因为个人纠纷而自己喜欢几时开会就几时开。刘永山本身也是州议员。也要时常开州议会,如果他本人迟出席州议会?难道州议会也要等他出现在会议厅才择行会议吗?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个道理,刘永山应该要好好学习下。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003



举步维艰的民主行动党

蔡庆泉   2013年6月27日 下午4点03分

“信念,理念,概念”,让我简单的解释这些话。信念是你相信的事物,理念信念的延伸,作为简单的框架,而概念就将你的信念实体化。以商业角度就是说信念是公司的灵魂,理念是公司架构,概念是公司的产品。

马来西亚政治其实就是典型的,"分赃式政治"。几乎所有政党逃不了这个框框(除了伊斯兰党)。也就是说马来西亚大部分政党(除了伊斯兰党)的轴心信念都是分赃式政治。

那么什么是分赃式政治?分赃式政治,就是以分享政治资源为最后目标。所以马来西亚的宪法是确保,马来人得到什么,马来人得到什么,印度人得到什么,东马人的到什么,至于那些Lain-Lain的种族,由于没有参与独立谈判所以就只能等待三大民族的怜悯。

这和美国不同,美国的宪法是针对制衡权力的。所以,美国宪法其中一个目的是避免出现一位独裁总统。

新左派就大略的讲述马来西亚各主流政党的分赃式政治:

巫统的分赃式政治-马来人必须占有多数资源。(马来特权)

公正党的分赃式政治-人民必须占有多数资源。(平民权力)

行动党的分赃式政治,就是非土著必须拥有和土著一样的资源(全民平等)

东马政党的分赃式政治-是东马必是永远处于特别地位的(20条款)

几乎在马来西亚所有政党都逃不出分赃式政治这种大酱缸,包括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被标签为华人政党,外来因素有巫统利用国家机器长期抹黑与分赃式政治的客观环境。

然而更主要的是内在因素。是自身理念的局限-分赃式政治。火箭一开始的国家概念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现在的概念则是“马来西亚人优先”。

两个概念都是建立在以华人为主非土著处于不平等的状态,而土著则是处在于受益的地位,所以政党的发展是倾向于非土著(华人)所认同的概念。而党员传政的目标也只局限于非土著圈子。由于党理念是间接认为土著(马来人)是受益族群,基层党员普遍上不会把土著视为暴政底下的受害者。

身为传政机器的基层党员也因此而缺乏动力进军土著社会。在加上巫统长期的抹黑,火箭这个非土著多元种族政党就轻而易举的标签为华裔政党。过去非土著占有很大的人口比率时,民主行动党或许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时过境迁,过去可以让民主行动党强大的客观环境已经不存在,过去非土著人数比土著人数多的情况已经不存在。

巫统透过政策把土著范围扩大至东马原住民,和华人为主的非土著社区却因为生育率下降的情况下,土著与非土著的比例已经不对等了。

所以政治现实就是土著占有绝对优势。在土著占有绝对优势的政治现实下,民主行动党的政治版图已经日渐萎缩。而非土著处于不公平的想法,或许会得到部分土著的同情,但是却无法得到共识(甚至有些土著会认为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党理念得不到土著的认同,就代表民主行动党将会随着非土著日渐萎缩的政治版图逐渐退出政治舞台。

过去火箭是反对党,或许可以继续躲在非土著区里,但是现在当了政府,这些问题将会冲击整个行动党。过去只需要操弄非土著处于不公平状态,现在当了政府则必须面对土著社会的问题。

就算在火箭的铁区里,槟城的行动党政府也不列外,面对占有一半人口是马来人的州属。槟城一方面要维持非土著反政府的怒火,另一方面却有害怕这股怒火会吓跑马来人。

这显示了火箭信念的狭隘,理念的局限,概念的困境。

这几年的公民运动,淡化了土著与非土著之间的分歧,巫统的腐败更另两方面搁置分歧。只是,一旦巫统下台,这种分歧将会浮上台面时。

届时民主行动党又要怎样把一碗水端平呢?民主行动党在这种的情景下,未来的路将会何去何从呢?请听下回分解。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159




希山慕丁举剑掀华裔政治思潮 刘镇东指巫统8年前右转失算

李伟伦   2013年6月26日 傍晚6点36分



专访(三)

跟早年“烈火莫熄”运动与2007年净选盟1.0集会相比,经常出席集会的人一定留意到,近几年的集会上涌现大批的华裔青年。他们是属于面子书的世代,不仅支持与出席集会,也热衷于在网上谈论政治。

在这两届大选,华裔青年包括当红艺人更是毫不犹豫公开力挺在野党。很难想象,曾经政治冷感的华裔,会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政治运动中一股不容忽视的生力军。

是什么让华裔产生心态上的转变?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一切得追溯回2005年7月,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举起马来剑的那一天。

举剑那刻逆转14年支持



刘镇东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国阵与巫统在2005年7月之前,一度长时间地讨好华社,绝少提出种族论述,而华社也在这段时间一直支持国阵,直到希山慕丁举剑事件后,才出现大逆转。

“在1991年至2005年7月之间,只有非常少的华裔中产阶级不满国阵。在这14年之间,时任首相马哈迪每次需要一个敌人的时候,他会选择马来人、英国人、澳洲人、犹太人或新加坡人,但却不是本国的华裔。”

“在这14年之间,我们有很少的种族主义言论。或者,我可以把这14年称为2020年宏愿或马来西亚国族基调。”

马哈迪拉拢华裔保政权



刘镇东表示,马哈迪之所以会采取这种怀柔手段,主因是1990年大选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在野党阵线,对国阵掀起了严峻挑战,虽然国阵最后有惊无险保住政权,却让马哈迪意识到华裔票的重要。

“马哈迪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不论华裔要什么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只要你付得起,你就可以拥有你的族群身份。”

“在80年代,非马来人青年很难进入大学。但在90年代,只要你付得起,你就可以进入私人大学,获得大学教育。”

“在80年代,你很难在国营电视台看到中文连续剧。但在90年代,只要你付得起,你就可以看寰宇电视,你要什么有什么。”

“身份政治在90年代被商业化,只要你有钱,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付钱,然后获得你的身份。”

巫统2005年右转失算



刘镇东指出,在这14年期间,除了2004年大选的阿都拉因素外,国阵在每届大选不断流失马来票,却靠华裔中产阶级的强大支持保住政权。

不过,他说,这个现象却在2005年7月希山慕丁举剑那一天开始转变。

“从那时候开始,你每个礼拜都在媒体上看到种族言论。巫统在2005年7月开始转右,一直到现在。”

“但在8年以后,其实你可以看到巫统当时的右转,不是很精明的一步。在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联盟可以在单一族群的支持下执政。”

从华青到一面倒挺民联



刘镇东强调,要在马来西亚执政,就必须赢得跨种族与跨地域的支持。

他说,跟国阵相比,民联在半岛更像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联盟,只是无法赢得更多沙巴与砂拉越的支持才无法执政。

他表示,随着巫统在2005年右倾后,华裔青年在2008年大选已经给予在野党大力的支持,而2013年大选则是华裔女性与长者加上青年一面倒向民联。

“华裔青年在2008年已经支持民联。但许多中年与女性华裔选民,特别是南马的华裔仍然投给国阵。只有在本届大选,才是华裔青年、女性与长者全面倒向民联。”

莱纳斯课题影响女选民

刘镇东认为,华裔支持民联主要有数个因素,其中赵明福命案、面子书影响力与莱纳斯稀土厂课题最为关键。

“对于女性选民来说,莱纳斯课题特别重要。她们认为,这个课题显示政府根本就不理会下一代的存亡。”

“面子书也扮演了其角色。我曾开玩笑,支持在野党是男人的特权,因为他们都是‘咖啡店议员’,经常在咖啡店论政,结果获得更多的政治资讯与知识。”

“但在面子书上,却有许多受过一定教育的女性选民,她们不需要去咖啡店也可以获得各种资讯,所以,我把这些人成为‘面子书议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073



推儿子上副主席一并干掉扎希 刘镇东断言马哈迪“隔代传位”

李伟伦   2013年6月27日 下午5点51分



专访(四)

巫统即将在今年年杪举行党选,党内目前已传出要求党主席与署理主席两大高职不竞选的呼声,似反映党内已掀暗流。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从目前形势看来,前巫统主席马哈迪准备把儿子慕克里兹推上副主席职,并一举干掉现任副主席阿末扎希。

他分析,如果慕克里兹确实竞选副主席职,那么现任3名巫统副主席之中,可能会有一人被迫更上一层楼,角逐署理主席职,进而牵动整个巫统的权力布局。

3名现任副主席是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与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菲益阿达。

扎希与希山被迫越级?



刘镇东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如果慕克里兹确定攻打副主席,那么在3名原任者中,阿末扎希(右起)与希山慕丁越级挑战署理主席职的成数最高。

“除非慕克里兹不打副主席,否则甚有可能其中一名现任副主席将会败选。而一旦有其他人角逐副主席职,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其中一个问号是阿末扎希或希山慕丁会否考虑挑战慕尤丁?”

“这是因为,他们为了生存,必须要冒险挑战署理主席职。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现任署理主席慕尤丁这次不挑战纳吉的党魁职,他可能就要告别权力舞台。”

“排在下面的是阿末扎希或希山慕丁。从我们现在可见,阿末扎希或希山慕丁中的一人,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副首相。”

慕尤丁上位最后机会

不过,刘镇东补充,就目前而言,巫统党选仍旧充满变数,还很难断定会出现什么结果。

他认为,巫统党内诸侯目前可能正在进行各种谈判,以安排最有利的权力布局。



“但显然的,如果慕尤丁这次不挑战纳吉,他就会失去出任相的机会。而如果他无法拜相,他就必须获得一个让他满意的安排,否则其支持者将推动‘做些事情’。”

上届巫统党选,慕克里兹攻打巫青团长职,但在三角战中不敌凯里。在党选后,两人仕途却与党选成绩形成对比,慕克里兹落败受委贸工部副部长,而凯里则迟迟未能入阁。

一直到本届大选后,凯里终于一圆部长梦,获任青体部长。而慕克里兹弃国攻州,并率领国阵收复吉打州后,一举出任吉州大臣。

巫统党选将于今年杪举行。马哈迪与阿末扎希等多名高阶领袖已经表明,希望两大高职没有竞选。

马哈迪向来不喜扎希

刘镇东认为,马哈迪一方面希望把儿子推上副主席,另一方面又希望首次把交椅没有竞选,可能反映这名前首相对慕尤丁没有信心,也有可能是马哈迪在谋划除掉阿末扎希。



“可能马哈迪认为慕尤丁的支持不足以挑战纳吉。也有可能他希望儿子可以干掉其中一名副主席,而这人可能就是阿末扎希。”

“阿末扎希从来都不是马哈迪喜欢的人。所以我认为,马哈迪可能是要寻求一个最好的结果,即他的儿子胜选,一并除掉一名不属于自己阵营的人。”

阿末扎希曾经是前副首相安华的支持者。在1998年,他向马哈迪开炮,要求根除政府内部的贪污、朋党与裙带作风,随后更因支持安华的“烈火莫熄”运动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捕。

不过,阿末扎希后来向马哈迪道歉,声称被安华所利用,并重返巫统,逐渐攀上权力高峰。

鹰派阻纳吉走向中间



不论巫统党选如何布局,刘镇东认为,马哈迪与党内鹰派正力阻纳吉走向中间。

他说,从纳吉推出“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等行动看来,后者似乎相当愿意走向中间,以争取跨种族的选票,但问题是纳吉按不住党内右翼的施压,以致处处受制。

“纳吉不是在领导,而是在不断回应。单单懂得回应的人,不是一名好领袖。”

他批评,虽然纳吉希望通过“一个大马”争取中间选民支持,不过“一个大马”却沦为免费食物与便宜商品的代名词。

伊党比巫统更加中庸

他说,纳吉最失败之处是,无法站稳立场,并以掌握的资源走向中间。

“如果纳吉站稳中间立场,天晓得我们可能将面对艰难的挑战。”

不过,他说,由于纳吉的失败,伊斯兰党如今反而被非马来社会视为比巫统更加中庸。

“这是历史上的一大讽刺,以前伊斯兰党被视为比巫统更右,现在却成为一个比巫统中庸的政党。”

他重申,只要非马来选民愿意把票投给伊党,而马来选民愿投票给行动党,就是国阵的末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174



恢复地方选举案捎佳音 槟州盼法院速择日审讯

刘嘉铭   2013年6月27日 下午5点20分



联邦法院法官哈山拉(Hasan Lah)今天正式批准,听审槟州政府入稟恢復地方政府选举的准令,为槟州恢复地方选举扫除了首层障碍。

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曹观友槟州行政议员今午在联邦法院表示,欢迎法官的决定。

他希望,法院可以尽早定下听审日期。

委汤米汤姆当代表律师

曹观友事后发文告表示,资深律师及宪法专家汤米汤姆将是槟州政府的代表律师。

他说,槟州政府要求联邦法院宣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无效,因为国会在制定有关法令时,已超越了联邦宪法赋予它的权力。

尽管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声称,地方选举可能影响政府表现,但曹观友抨击阿都拉曼达兰“无知”,并不会撤出不撤争取恢复地方选举的官司。

雪州放眼明年杪前选举

槟政府入禀书要求联邦法院针对两项申请作出裁决:

第一、宣判按照联邦宪法第74条文、76条文、第113条和第9目录,唯有州立法议会享有制定与地方政府选举相关法律的权限。
第二、裁决《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第10条文和第15条文,因抵触联邦宪法而失效。

曹观友早前表示,一旦联邦法院裁决槟政府胜诉,选委会将名正言顺被指示及授权为槟城举行地方选举,因为槟政府已经通过了《槟威地方政府选举法令》。”

此外,新官上任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已向雪州行政议会提呈五年行动大蓝图,列出他上任后想要进行的六大议程,其中一项议程为民主化地方议会,即包括了恢复雪州地方选举。

他设下明年年杪,为举行第一个地方选举的期限。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170



无党职加码与冠英地位悬殊? 拉昔称有更多时间专注政务

刘嘉铭   2013年6月27日 上午11点09分



专访(二)

尽管新任槟第一副首长拉昔哈斯诺不像前任者曼梳,拥有党州主席“加码”,被视为与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出现党职悬殊,但是他并不认同,反指本身有更多时间专注处理政务。

他上周五接受《当今大马》专访,被询及会否担心党职偏低而缺乏谈判筹码时表示,副首长职的性质像是一名执行者,在没有兼任党高职下,他在时间上享有更多优势。

在曼梳出任第一副首长时,并未兼任公正党槟州主席,直至公正党中央改组后,才取代再林执掌槟城。曼梳本届大选弃州攻国,中选为高渊国会议员。

受委中央政治局成员



无论如何,原本在槟州公正党只担任副财政一职的拉昔,目前已受委为公正党中央及槟州政治局成员。此外,身为公正党峇央峇鲁区部署理主席的拉昔,将在党选中捍卫原职。

除了拉昔,公正党另两名行政议员为槟州副主席阿都马列及槟公青团署理团长阿菲夫。阿都马列已是第二届行政议员,阿菲夫则取代槟州署理主席刘子健进入州内阁。

针对槟公正党行政议员的阵容清一色是巫裔,拉昔认为,槟行政议会的整体结构比率更趋平衡。

“肯定要迁就与让步(give and take),我们可以安排他们(落选者)到官联公司或其它地方。”

改善公正党代表表现

拉昔表示,随着槟公正党多赢一个席位,是时候善用曼梳建立的基础提高效率,积极跟进分配及委托给公正党的职务。

“比如市议员,受委的党代表需更积极交出成绩单、加倍团结及主办更多活动。我们要提高曝光率,与媒体更频密互动。”

此外,他在拜访县属后发现,政府机构的传递能力仍有待改进。

“人民是客户,你要交出更有素质的表现及达到绩效关键指标。”

他不讳言,党有内部问题,唯属家常便饭。

先跟除名官委者沟通

为了栽培新血,拉昔说,新一届市议员今保留两成旧面孔。至于名单,他说,槟岛与威省市议员的名单分别由阿都马列及刘子健处理。

无论如何,他已预先跟几名被除名的原任者沟通。

“他们有些已经担任3、4年了,有机会的话,可以转投商业等其他领域。我比较喜欢提前处理一些预料会发生的状况。”

前马章武莫及槟州议会副议长陈福良宣布退党,而以独立人士身份上阵时曾批评,公正党处事不公,尤其在遴选候选人时,只在最后一刻由曼梳通知他没有获选。

更频密走动增曝光率

针对曼梳在擅于宣传的林冠英身边缺乏鲜明形象,拉昔表示,他正咨询各方的观点做改善,有者甚至建议他每两天召开一次记者会。

“我会更频密在草根社区走动,增加曝光率。同时召开多一些记者会,解释我的职务和回应时事课题。”

至于外界批评公正党无法笼络马来票,拉昔表示,始终支持马来西亚人优先的概念。

“我会适时评论马来人方向与未来的课题,但我们不能只靠单一族群成功,否则无法达到建设宜居城市的宏愿。”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108



与安华商量推荐刘子健当议长 林冠英称行政议会原属意曼疏

刘嘉铭   2013年6月27日 中午12点41分



槟州立法议会将在6月28日复会,槟州首席部长兼槟州民联主席林冠英今日宣布,槟州民联届时将推荐刘子健(右图)及玛达沙比成为正副议长。

林冠英将在星期五(槟州议会宣誓就职礼)提出动议,而第一副首长拉昔哈斯南将附议。

回馈称曼梳适合人选

林冠英今天在简短的声明中表示,槟州行政议会曾经建议槟州公正党主席曼梳成为槟州立法议会议长。

“这项建议也获得公正党行政议员的支持。”

他说,槟州行政议员在获得州政府内外、上上下下的意见回馈后,也一致认为曼梳应该成为槟州议会议长。

安华事后将解释决定

但是,林冠英表示,当他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商量后,决定由刘子健出任槟州议会议长,而玛达沙比将是副议长。

“安华将在较后与相关人士会面,以解释这项决定。”

刘子健是现任槟公正党署理主席及两届武吉淡文(Bukit Tambun)州议员。他在第12届大选后曾受委为行政议员,但只任一届就被首次中选的诗布朗再也州议员阿菲夫取代。

玛达沙比则是公正党高渊区部主席及两届双溪峇甲(Sungai Bakap)州议员,他在2008年成功击败巫统的原任槟州第一副首长阿都拉昔而首度当选。

曼梳曾在新一届行政议员宣誓就职时披露,被除名的刘子健将受委为槟州议长,副议长是同样来自公正党的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唯林冠英之后表示,仍要经过槟行政议会讨论才有定案。

现任议长为阿都哈林,原任副议长为退出公正党的陈福良。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124



否认捏造人资部长拥有假文凭 王建民出示政府网站截图证明

2013年6月27日 下午2点02分



下午4点52分更新

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否认拥有假文凭,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表示,其掌握的资料都是从里察烈之前任职的外交部网站下载,并没有捏造资料。



“我们呼吁这名部长解释,当他在上届国会任期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数年期间,为何该部会如此列出其文凭资料?”

王建民昨天点名里察烈及另一名部长拥有假文凭

王建民指出,里察烈拥有爱尔兰企管特许机构(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学士文凭及美国普斯頓大学(Preston University)的企管硕士文凭。前者无法查证,后者则是假大学。

但里察烈随后指责王建民的资料出错,并否认拥有上述两项文凭。

里察烈称,其学士文凭和人力资源硕士文凭都是来自伦敦的赫特福德郡大学(Hertfordshire University)。
王建民今天则展示其掌握的政府网站截图。里察烈之前担任外交部副部长,外交部网站的资料显示里察烈其中一文凭是得自前述普斯顿大学。



准备面对法律行动

王建民表示,他准备面对里察烈(右图)所采取的任何法律行动。

“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我们将会面对。”

“这不是我们捏造的东西,我们只是根据部门网站的资料。”

依温也是扬言起诉

王建民昨天也指称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依温(Ewon Ebin,左下图)涉嫌购买假文凭。



但今天他表示,在昨天记者会之后,依温所属部门网站的文凭资料已经被撤下。

依温接受《当今电视》访问时则简单表示,“我正在咨询法律意见,我可以起诉那些说话的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144



亚洲时报

沙邦加货柜码头起重机毁坏没解决 王鸿俊炮轰州政府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副秘书兼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昨日炮轰州政府迄今未能解决沙邦加货柜码头吊运起重机毁坏的问题,因此,他力促州政府重新检讨本州码头私营化行动并且废除大马沿海航运政策。

他也表示,州政府与其继续耍嘴皮理应重设物流理事会,广邀比官僚更明白问题所在的私人界代表以共同全面检讨本州对外海陆联系网络,为有关问题找出解决方案。

他说:「据说联邦政府不愿废除大马沿海航运政策的其中一个借口是沙邦加货柜码无法应付市场自由化后的物流量,这是将责任推给私人界;如果整个问题不加以解决,则会成为本州经济发展的瓶颈,所谓的『沙巴发展走廊』成功例子都将化为乌有。」

王鸿俊也是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他是接获业者投诉该码头吊运起重机又再毁坏而到现场了解情况后,向报界这麽表示。

他说:「根据业者的投诉,该起重机是时常毁坏的,每一次都需要数周来修葺,这已严重影响该码头及业者的运作。

货轮被逼未卸货便离开

●「有时一些货船在停泊该码头三、四天后因该问题仍未解决而被逼未卸货就离开。

「州政府最近才宣称沙巴海港局将投资两亿两千九百万元在山打根兴建新海港及石油终站,但为甚麽不全面解决该起重机毁坏的问题?基于本州缺乏有效的铁道服务而得依赖海运,倘沙巴海港局没钱提升该码头服务水平,该码头是否应继续加以私营或由州政府接手管理?」

王鸿俊指出,沙巴海港局必须拥有完善的设施及在该起重机毁坏后的应对措施,作为本州惟一的海港服务机构,该局必须负责任及有效地提供该「垄断服务」。

他表示,有关问题未能获得解决,则会加重业的负担,最终转嫁广大的消费人身上,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

他说:「显然的,沙巴海港局的收费也不廉宜,消费人未能获得等值服务。」

王鸿俊表示,明显的只有那些拥有本身起重机的大型外国货船才能卸货,而大马沿海航运政策「保护」情况下的本地公司只能提供较小型船只而未拥有起重机。

他说:「州政府尤其是副首席部长兼工业发展部长拿督陈树杰一直沾沾自喜提及的『本州招徕大批外资』,但将之与当前问题摆在一起,岂非很是讽刺?」




曙光资本澄清沙邦加码头 两部起重机实已修妥



(本报讯)本州八个主要码头的营运者曙光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昨日澄清,沙巴民主行动党副秘书兼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投诉的亚庇附近的沙邦加货柜码头两部起重机毁坏其实已经修复,有关吊运已全面恢复正常。

据指出,该公司已于早前斥资一千八百万元装置起重器材,并将进一步于今年再动用三千六百万元为该码头添购该器材,以致今年这方面的总开销将达到五千九百万元。

该公司主席拿督费沙韩丹戴哥表示,这意味著,接下来有关问题可获得解决,及全面加强有关服务效率。

他是在沙邦加码头大厦主持曙光资本公司二零一二年度股东大会后,在记者会上受询及王鸿俊的投诉时这麽回应,在场的有该公司集团董事经理拿督弗西拉兹、首席营运员莫哈末沙希纳华干及首席财务员黄洁敏等人。

曙光资本公司乃透过子公司沙巴海港有限公司经营该些码头。

王鸿俊前日炮轰州政府迄今未能解决沙邦加货柜码头吊运起重机毁坏的问题,因此,他力促州政府重新检讨本州码头私营化行动并且废除大马沿海航运政策。

他指出,该毁坏每一次都需要数周来修葺,这已严重影响该码头及业者的运作,甚至导致一些货船在停泊该码头三、四天后因该问题仍未解决而被逼未卸货就离开。

他也表示,州政府与其继续耍嘴皮理应重设物流理事会,广邀比官僚更明白问题所在的私人界代表以共同全面检讨本州对外海陆联系网络,为有关问题找出解决方案。

弗西拉兹表示,日前沙邦加码头确在卸货方面确实有一些拖延现象,但主因在于过去一、两周天气欠佳及时常下雨,以及「没有理由」地突然有过多货船靠岸,形成暂时性的堵塞及拖延现象。

他说:「不是陆路才有交通堵塞,海路也会出现交通堵塞;这是久不久都会发生的问题,是无可避免的。」

莫哈末沙希解释,其实该码头共有四部起重机,桥式及流动的各两部,不久前需要维修的是桥式及流动各一部;但由于每一个时候只能有两部起重机为两部货船卸货,因此,严格而言,二部起重机仍可应付需求。

他说,该两部起重机因「一般原因」得送往修理,「我们已在日以夜继地工作。」



黄仕平收到水务局短讯 庇兵七月二日停水

(亚庇讯)正在出席国会会议的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发表文告,呼吁所有亚庇和兵南邦区的家庭和民众留意,有关七月二日水务局将实行全天候停止水供服务,希望民众能够及时储水,以备不时之需。

他是收到来自水务局的官员Teo Chee Kong的短讯,作出上述呼吁。

他呼吁,特别是餐饮和酒店业者,必须要及时作出应对,以免面对水供不足的困境。同时,他也提醒水务局必须要遵守承诺,即在七月二日(星期二)从早上8点停水到晚上10点,而在限期结束后立即恢复水供,不要有任何怠慢,要符合"绩效为先"的目标。

据了解,这是因为从巴巴贡水坝到摩约水供处理站的水喉需要清理,因此暂时关闭有关水供处理站,受影响的地区包括下南南、哥隆邦、里卡士、路阳、亚庇市中心、加拉门星、新布兰、丹蓉亚路、甘拜园、所有兵南邦地区、必打丹和必打卡。

他说,若民众有任何问题,可自行联络水务局热线(088-711767)。若面对任何问题,民众可投诉至其公共投诉团队,总部热线088-712867及主任陈利发019-8533683。



针对近日水供频频中断事件 陈泓缣走访水务局



(本报斗湖廿七日讯)针对近日频频发生的水供中断问题,西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今日特走访斗湖水务局了解情况,并同时促请基本设施部长能集中火力加快更换地下水管工程,避免困扰斗湖市民的水供问题继续影响市民正常作息。

他声称,要彻底解决水供问题,斗湖人除了必须再忍耐数年時間成就水坝的建立之外,基本设施部门应该设法寻找短期解决方案,贯彻人民为先的理念。

他认为,水供中断不是近日才发生的事故,并且已经长期折磨斗湖人民,“因此,我希望基本设施部的相关部长能更积极应对,毕竟人民每天还是因为水供中断而影响作息。”

西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是于今早约十时前往斗湖税务局,并希望能了解最近水供频频中断的原因。他也希望消费者就此问题预先储水以备日需之用。陈议员是在民主行动党沙巴州投诉组主任陈利发及西区投诉组助理谢修荣的陪同下拜会斗湖水务局,并获得有关负责人讲解有关最近国花路地下水管破裂的问题而引发的水供中断。

根据了解,水务局在逐步更新地下水管的期间,由于许多旧有的水管承受不住压力而爆破,面对上述情况,水务局工作人员也在民主行动党的多次投诉下积极进行抢修、更新的工程。

一般上,由于输水管可用的年份不长,在经历一段时间后必须给予更新,在更新的过程中,水务局也将会暂时性中断局部的水供。在更换的过程中,水务局会在恢复水供后打开主要管道以便能冲走大部分泥泞。基于如此,消费者都会在水供重新启动后都会面对短暂性的浑浊水供供应。

消费者在面对水管更换工程的同时,本身也可以预备储水箱,避免因为工程的施行而影响了日常作息。

面对斗湖水供消费者的要求,斗湖税务局本身也设有面子书,市民除了可以随时跟进最新的消息之外,也能向有关单位进行投诉(只需在面子书输入jab air tawau即可)。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6-29 19: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佬 于 2013-6-29 07:18 PM 编辑

当今大马

民主是行动党的唯一出路

蔡庆泉   2013年6月28日 傍晚7点18分

在某个程度,政党与企业都是有一定的共同点的。企业的发展局限,企业品牌定位朔造,和企业未来的愿景。是否可以成功,在于该事业的核心信念。其实,企业核心信念是隐形资产。你无法触摸,也无法贴切感受。但是一旦失去了,即使再这么强大的企业也会应声而倒。最鲜明的例子,苹果与乔布斯。当乔布斯将改变与创新的信念深深的植入苹果公司时,苹果公司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企业。

后来乔布斯被逐出苹果公司,也带走了改变和创新这种核心价值后。苹果公司将追求利润最为最大的核心理念后,失去灵魂的苹果公司在短短数年之间,被竞争对手(如微软)狠狠的抛在后头。直至乔布斯重返苹果,创新与改变又成为公司的核心价值与公司灵魂后。苹果又再一次登上科技世界的高峰。

其实,政党与企业的生存之道也是一样的,核心价值是最重要的灵魂。行动党的困境在于核心理念已经无法与时并进,在《举步维艰的民主行动党》我们已经做出详细的说明,所以不在此重复。

308政治大海啸后,将民主行动党推向改革的边缘。成为槟州政后,依赖西马非土著悲情主义为生的行动党,被迫在土著与非土著(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寻找平衡点。一方面行动党想保持非土著的悲情怒火,但是却又害怕这股怒火会吓跑土著社群。又害怕辅助土著而被基本盘指责出卖民族的罪名。

从使用“阿拉”字眼事件就证明了行动党处于尴尬与无奈的环境。其实,冷眼旁观,行动党的举动都是被国阵所牵制。行动党都是静待国阵(马华)出现错误,才制定战略。也就是说308后,行动党的党战略都是被动与消极的。也就是说,行动党无法主导505的选战。也无法抗衡崛起的伊斯兰主义。

其实国际的民主化浪潮给了行动党可以重整核心信念的良机。就是将民主政治取代过去的分赃政治。(请看《举步维艰的民主行动党》里对分赃政治的诠释)

308政治大海啸后,马来西亚政治版图的重新洗牌。马来西亚政治分化为不同的政治力量。精英政治、伊斯兰主义、民粹主义与民主主义。纵观所有政治力量,只有民主主义的政治板块并乏人问津。

各政党凭着自己的生存需要,分别瞄准了适合自己党需要的政治版图。巫统依旧掌控精英政治这一块,伊斯兰主义的主导权也落入伊斯兰党手里,而公正党凭着发展迅速的草根组织,成为民粹主义的领头羊。

虽然是误打误撞,行动党一开始走对了方向,雪州议会在邓章钦领导下,做出历史性的改革,强调立法权的重要。人民开始意识到,三权为何物,民主制度化是什么的时候。这给了行动党得以领导,整合和凝聚民主主义这块政治版图的历史良机。

然而短视的林家父子并没有好好掌握这个历史良机,趁机将民主化,深深的植入党制度与州政府里。相反的,林氏父子反而跟随巫统的步伐,继续保持过去精英政治的架构,以确保林氏皇朝在行动党的地位。

在308后的行动党放弃将地方选举纳入民联议程里,只以含糊的改良地方政府程序作为回应。民联政纲里,落实地方选举的路线图也被束之高阁。在执政霹雳州,倪氏兄弟反对公正党的村长直选的实行。也不承认该村长选举的成绩。甚至在雪州村长选举也只是沦为政治秀。

在邓章钦担任雪州议长的时候更炮轰雪州民联未批准让州议会自行管理的方案。邓章钦在505大选后启动实施地方选举的路线图,的确是勇气可嘉,然而面对党内的消极应对,邓章钦能否推行地方选举还是一个未知数。不管如何,消极的应对态度让民主行动党错失改革,改变和重新上路的机会。

其实,马来西亚从独立以来都存在这民主主义的政治板块,但是这块政治板块的概念,理念都缺乏耕耘与概念化,导致很多人忽视这板块的存在。

但是不代表这块政治板块的力量是弱小的,在全球化时代,华裔透过媒体了解民主化为台湾带来的好处,马来族群看到印尼民主化后的发展,一些中产阶级在西方国家受教育时所感受到的民主氛围,逐渐壮大了这一块。

这是各政党忽视的板块,但是也是行动党唯一一个可以拯救政党性命的“政治蓝海”。也就是说,落实党员直选,落实党内独立司法,强化党内立法机构。

在行动党为主的槟城州注重三权改革,即使因为财务问题无法落实地方选举,也得让村长直选落实。重新整理政党理念论述,让民主成为行动党的核心灵魂,以民主作为策略核心。

这些举动,或许会将行动党带去绝地,但是绝地或许是浴火凤凰,是让行动党重新上路的痛楚过程吧。新左派鼓励行动党努力耕耘民主板块,是因为民主主义的优点是普世化和世俗化,比较更容易贴近人们的生活,民主主义可以抗衡精英政治、伊斯兰主义、民粹主义的同时,也可以包容这一切。

而民主主义是跨族群的,假如行动党在这一块的耕耘能有成果,那么争取非土著的支持将会容易多了。所以新左派对行动党的意见就是,要生存就要贯彻民主。然而,要擦亮民主这个招牌,就得看林氏父子的政治智慧与政治勇气了。

这决定对行动党高层或许很艰难,但是在各自的政治板块都有代表政党时,民主理念几乎是行动党的唯一出路了。

民主行动党的未来路在于核心信念,过去行动党号称左派政党来掩护内部浓厚的种族主义色彩。过去没有机会执政,或许还可以苟且偷生。但是一旦执政,核心理念有缺乏包容性与普世性的话,民主行动党将步入马华与民政党的荷兰路。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279




前锋报记者抗议被禁足 新槟州议长保证不重演

刘嘉铭   2013年6月28日 中午12点42分



尽管今天是新一届槟州议会宣誓就职礼,但是一名《马来西亚前锋报》记者仍被禁止采访,而在议会外高举字报抗议。

刚被推举为新任议长的刘子健事后解释,议会保安是因沿用旧指令,而不允许《前锋报》进入议会范围,他从未下达新禁令。

“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很遗憾他被禁止进入。但我保证,事情不会重演。”

2011年,上一届槟州立法议会在民联议员一致通过的情况下,议决禁止《前锋报》今后在州议会范围内采访,以惩戒该报捏造“首长林冠英以150万令吉装修私邸”新闻。

苦等25分钟仍被禁足



27岁的《前锋报》记者莫哈末菲道斯(Mohd Firdaus)是9点30分抵达槟州议会,结果遭保安截停在议会范围外。

“他们说上层有指令,不允许我进去。之后说要再去沟通,结果我等了25分钟依然被挡在门外。”

宣誓就职礼结束后,他独自站在篱笆门外高举“透明已经死在这里了”的大字报抗议。

但是,他向其他记者澄清,纯粹要表达失望,不是示威。

新届议会应自动解禁

莫哈末菲道斯表示,他是奉上司命令前来采访,但相信馆方并未受到当局的邀请。

他说,在吃闭门羹后其实可以马上离去,而不必自讨苦吃。但是,他失望,一个自称奉行新闻自由的州属,剥夺了其采访权。

“就算之前有动议禁足《前锋报》,如今已经是新一届州议会。难道,这是指示凌驾议会的规则?”

据他披露,去年曾一度成功进入议会采访反跳槽法的辩论环境,唯隔天就被禁足。

复会后亲自请喝咖啡



刘子健同意,尽管上届议会曾禁止《前锋报》采访,不过有关动议在新一届议会已失效。

他说,议会保安人员以为一切维持现况,而沿用旧指令,不是有心阻扰莫哈末菲道斯采访。

“我们欢迎每名记者采访。7月2日复会,我会邀请他到议长室喝咖啡,让他放心来采访。他肯定会跟其他媒体,享有同等的权利。”

尽管承诺不禁足媒体,他询及时表示,议员确实有权再提呈(禁足特定媒体)动议,但他希望,他们慎重思考是否有必要。

林冠英称不驱逐记者

槟首长林冠英表示,槟州议会不属其管辖权限,因此不能评论。但是他说,本身没有驱逐《前锋报》或《新海峡时报》的记者。

他说,《每日新闻》的记者等都可以替他作证。

“即使他们报道谎言及诽谤我们,我们也在几宗官司上起诉他们,但如果出席我的记者会,我也不会赶他们走。”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236



刘子健推动议会服务委员会 槟州在野党领袖愿掌公帐会

刘嘉铭   2013年6月28日 上午10点51分



槟州议会今早举行宣誓仪式,所有40名朝野州议员都已宣誓就职。公正党武吉淡文州议员刘子健正式受推举和宣誓成为议长。
至于副议长一职,则由公正党双溪峇甲州议员玛达沙比出任。

槟首长兼槟民联主席林冠英是今早提出动议推荐议长人选,而第一副首长拉昔哈斯南则附议。

林冠英昨天表示,槟州行政议会曾经建议槟州公正党主席曼梳成为槟州立法议会议长。该建议也获得公正党行政议员及州政府内外、上上下下的支持。

但是,林冠英表示,当他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商量后,决定由刘子健出任槟州议会议长,而玛达沙比将是副议长。

曼梳称早知情及让路

出席观礼的曼梳被询及时表示,他早知道刘子健将受委为议长,而他已经让路给后者。

至于槟行政议会为何原先推荐他,曼梳认为,这或许是对他的一种肯定,但已不重要。

他说,公正党早已做出决定,并有本身的考量,正如他之前虽然宣布推荐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当副议长,但最后却改由玛达沙比担任。

至于是什么考量,他不予置评。

针对行政议会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属意人选有出入,刘子健表示,任何人都可以有属意的人选,但行政议会在三权分立下也只能推荐议长人选,最终要带入议会通过。

建议书到了行政议会

刘子健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会延续前议长阿都哈林的努力,尝试打造一个更独立自主的议会,包括推动议会服务委员会法案的建议。

“跟雪兰莪州一样,其实设立议会服务委员会的建议书已经去到了行政议会的阶段。”

至于会否委任在野党代表掌公帐会,他说,这交由议员决定,而不是他说了算。

但是,他欢迎任何可改善议会素质的建议,同时奉劝全部州议员回到立法会的原始点,多辩论法律与政策,减少玩弄政治及纠缠于琐碎的民生问题。

雪州议长杨巧双日前表示,民联将确保《雪州立法议会服务法案》(SELESA)在本届雪州立法议会议上提呈与通过。该法案是由前任雪州议长邓章钦于2009年提出并草拟,该法案赋予雪州立法议会独立资源与财政,议会本身能自行聘请职员,无需经过州政府。

尽管如此,雪州政府在过去数年,都没有将法案提呈州议会以寻求通过。

在野党领袖愿掌公帐会

槟在野党领袖兼直落斗哇州议员查哈拉之后表示,民联不可能献议反对党议员掌管公帐会,否则她会考虑出任。

“为什么不?对我而言不是问题。”

但是,她接着表示,即使受委为公帐会主席,但委员会成员比率仍以民联居多,而作用不大。

她相信,本身有能力领导9名巫统议员扮演有建设性的反对党,“议会不是马戏团,我们的任务是传达人民的心声。”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208



槟州市议员大换血六成撤换 交市政局决定是否直播会议

刘嘉铭   2013年6月29日 下午4点22分



尽管雪州政府宣布,将在8个地方政府落实每月会议网上直播,但是同样由民联执政的槟州政府却交由两个市政局自行决定,是否效仿。

无论如何,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曹观友行政议员表示,市政局的每月会议相当简短,只通过一些小组决策,而不会披露太多的详情。

因此,他不知道,直播是不是一个有效传播资讯的方法。

强办选举恐引法律问题

曹观友今天在公布新届市议员名单后被询及时表示,行动党在野时曾前往列席市局会议,但抵达时已经结束。而且,槟岛市政局更曾创下4分钟的开会纪录。

他说,反观威省的会议时间较长,市议员一般上会发表休会演说,然后市局主席或秘书会回答提问。

针对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设下明年年杪举行第一个地方选举的期限,他说,槟政府要求恢复选举的诉讼案刚获得开审准令,抢先推动或牵涉法律层面的问题。

而且,他说,市政局选举涉及的纳税人较乡委会多,若没有选委会协助,难自行举行。

公布46名市议员名单

另一方面,刚出炉的新届槟岛与威省市议员名单大换血,近六成(28名)原任者被撤换及离职。

槟威两个市政局共有48个市议员名额,行动党、公正党、伊党和非政府组织的固打为20:17:4:7。槟岛的配额是10:8:2:4;威省是10:9:2:3。

今天,槟政府只公布委任其中46名,槟岛市政局的一个公正党及一个非政府组织固打仍悬空。

曹观友说,当局会在一两周内填补有关空缺。槟政府要求,公正党重新研究提呈的人选,而该党至今仍未提呈替代人选。

“至于非政府组织的固打,前F级承包商公会主席达希加拉鲁丁拒绝重新受委,所以我们需要找人来顶替。”

换人很正常未必表现差

槟威两个市政局各有14人下车。在槟岛,行动党换了5名旧人、公正党6人、伊斯兰党1人及非政府组织2人。至于威省,行动党换了7人及公正党7人。

行动党虽然撤换20名原任者中的12人,唯其中4人(林秀琴、郑来兴、孙意志和沈志强)属在大选上阵而离职者。反观,公正党17名原任者中有13人被除名。

在大选前辞职攻打柏淡,但落败的槟公青团秘书賽米凯尔已重新受委为威省市议员。此外,不获在大选上阵的原任巴当拉浪州议员陈宗兴,也受委为威省市议员及出任行动党党鞭。

针对大换血,曹观友说,有者已经连任几届,让路给新人很正常,不意味表现不佳。而且,有别于州政府及州议员,市议员属委任性质。

明年调整津贴至2600元

此外,曹观友否认,一些人士因槟州政府尚未批准调整市议员的津贴,而暂不愿受委。

他披露,槟州行政议会将在今年尾才批准,明年起调整市议员的津贴至每个月2600令吉(底薪2000令吉及开会津贴600令吉)。

原任槟威市议员明天届满,新一届威省与槟岛市议员将分别在7月1日与8日宣誓就职,他们任期只有半年,即7月1日至12月31日。

曹观友表示,槟岛市政局在8日前仍会如常接受投诉与操作,只是不会召开会议。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326



拟诉行动党议员指拥假文凭 里察烈自诩有资格受委部长

马新社   2013年6月29日 傍晚6点14分

遭反对党指持有假学位的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强调,他是有资格出任联邦部长,因为那是首相纳吉的权力。



他说,反对党不应该作出有关指控,他们的行为是在质疑首相遴选新内阁成员的诚信及智慧。

“纳吉作为首相,有智慧地决定我是否有资格成为部长,包括我的学术资格,而我受委负责人力资源,这是很挑战的部门,旗下有13个机构。”

他今日出席家庭嘉年华会后,向记者这么说。

毫不犹豫采取法律行动

针对有关指控,里察烈说,若有需要,他会毫不犹豫采取法律行动对付民主行动党3名议员,分别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陈国彬。

这3名行动党议员促请纳吉要求里察烈、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依温依宾辞职,因为他们持有假学位。

里察烈指出,他被安排在人力资源部,主要是他的第一学士学位是在赫特福德郡大学的人力资源系,而硕士则也是同样的科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343




亚洲时报

王鸿俊:一级保护林降至二级 乃有关方面觊觎地下金矿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副秘书兼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昨日申诉,其得悉于上周举行的州议会会议上通过的修正一九八四年沙巴森林(设立及解除保护森)法令而把州内两个一级保护林地位降至二级,其实是有关方面觊觎该区地下金矿。

他指出,他在首席部长助理部长拿督依伦安津代表州政府提呈该法案二读而指该二森林有被入侵迹象时,就曾起立要求对方说明入侵者身份及目地,以及解除该一级保护林地位后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及当地原住民安置到何处,但令人失望的是,依伦当时未作回应。

他说:「政府不回应我的问题,是否代表著他们在隐瞒一些实情?如果他们有意在该处采矿,就应该在州议会言明。」

因此,他呼吁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证实有关采金矿传言是否属实。

王鸿俊也是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宣传秘书,他是在亚庇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

他也批评所有国阵的州议员都是「超级应声虫」,在州议会里没有寻求了解该法案内容和细节就盲目加以通过,可见本州州议员素质之低落。

他说:「所有的国阵议员连资料都没有,就盲目地同意通过这项法案……我认为他们应该对自己被选民委托认真负起责任,不能只做超级应声虫,沙巴国阵州议员水准如此低落,真是丟人现眼。」

州议会于上周四休会前三读通过该法案,提出政府要解除七百廿公顷的夫乐多富森林保留区,及卡隆邦下游幅员达两百廿八公顷森林保留区的地位,理由是「提升当地社会经济水平」。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18: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老旧的火箭

蔡庆泉   2013年6月30日 下午1点16分

308的政治海啸,冲击着国阵的腐败政权,但是多数人却忽略了这场政治海啸也间接反对党推向改革的边缘。

过去,在野党只需要维持自己在基本盘的声望,对党理念,党组织的建设都无需用心经营。然而,308政治海啸将行动党带到了有一半非华裔的州属执政,槟城。阴差阳错的情况下,伊斯兰党人担任了种族比例较多元的霹雳州州务大臣。而公正党掌握了最富裕同时也是处在刀锋上的位置,雪兰莪州务大臣。

位置的变化,令过去的在野党都面临了转变的压力,伊斯兰党由乡村政党跨进了城市中心,面对城市选民的选票压力,伊斯兰党提出了福利国概念(虽然受到党内保守派的抵制),以吸引城市选民的支持。公正党则实施党内直选,避免党基层与党高层脱钩,也作为民粹政策基础。

面对转变的压力,民联的公正党与伊斯兰党完作出大胆的改变。唯一没有改变的,却是号称民主政党的行动党。

308后,新左派开始意识到行动党逐渐马华化,过去之存在马华的文化开始在行动党内部发芽。其中最明显的是党选的激烈斗争。

或许你可以认为,激烈的党选是证明行动党逐渐强大,是健康互相竞争。那么,我们就看看激烈斗争与党职的重要是否成为对比呢?我的看法是不成正比。

行动党与马华的党制度都是是集权制度,过去没有资源,所以各方人马对其党职缺乏兴趣。308后,有了资源,大量的投机分子加入。得到党职位,就可以成为这些资源的主导分配。
所以,菜单文化,金钱政治,在集权体制下开始发芽。

假如行动党不想成为第二个马华,党职位必须民主化,让基层党员来监督党职位。也必须赐予基层党员投票权,让党员处理不良毒瘤。毕竟,基层党员并没有掌握权力,缺乏权力上的诱惑,更能维持自身的政治原则。而让全体党员得到投票权的目就是扩大党内基层的政治力量。让部分野心家在取得权力的过程中备受监督。也避免党领袖与基层意愿相左。

在新左派眼中行动党党职只是让党高层容易掌控党组织的棋子,安抚党内反对力量的手段(邓章钦的雪州副主席),掌握票源的武器和对外的花瓶角色(如东姑阿都阿兹的副主席职位,只是作为多元种族的象征,而无实权)。

说难听点,很多派系竞选行动党党职只是为了确保自己人的出征人数数额不会被影响。对于掌握党职的人是否能够胜任并不在乎,掌握党职的是谁的人马才是行动党各派系的主要考量。
所以,你会发现,行动党自308发迹后,党选打得比大选来得激烈。

健康的政党是不允许党职沦为出征权的筹码,行动党必须落实党政分家的理念,禁止拥有党职的党员参加大选,也禁止议员或者政府成员担任党职,以避免党职沦为出征权的筹码。行动党要发展,党职的专业与作用得到充分的发挥。假如让议员兼任党职,是困难的,毕竟人力有限,难以兼顾。

至于那些主席,副主席,中委这些番薯花瓶职位,通通废除。行动党只需要四种党职:领导党的党领袖、管理党内部的经理、代表党基层的中委、掌握裁判权力的党内法官

党领袖与党经理,一律直选,让被选中的人自己挑选自己的团队。党领袖是提出党的方向,执政方针,竞选的策略,和呈上大选胜利后的内阁团队。党经理则负责在管理党员,发展党组织,强化党内建设。

党中委则必须由党员直选(废除支部的投票权力),作为监督党领袖与党经理的权力机构,和肩负立法的作用,也就是说任何党章的修改,呈现都必须通过拥有基层党员意识的党中委。

至于掌握裁判权的党内法官,设立一个委任委员会(由党员票选),选出。党内法官的责任就是捍卫党章,假如党内发生程序的纠纷,就必须做出公正的裁决。任何裁决都是必须以党章作为标准而不是党领袖的意愿为标准。党内法官也必须赐予权力监督党内的权力机构是否滥权。以上的党职的限期都是两年以内,避免政治领导层的老化。

好了,号称左派民主政党的行动党会实行这些限制高层权力的改革吗?在行动党回答前,新左派告诉各位读者。在美国,欧巴马不是民主党党魁,在台湾陈水扁也不是民进党领袖。
在西方民主体制里,政党的作用其实也只是代表某方面的政治力量而已。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379


诗华日报

路阳停电问题严重 邱庆洲促沙电改善

(亚庇廿九日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路阳区电力供应面对着非常频繁和长时间断电问题,最近一次是发生在昨天的一整天,直到深夜才恢复电源。

路阳州议员邱庆洲接到很多居民的电话抱怨有关停电的问题,造成他们诸多的不便。有些人说,由于低电压和供应不稳定导致他们的电器遭受损坏。

昨天受影响的地点是路阳第七期靠近山东路和Tmn Sentosa。据该处的的居民说,他们在停电之前听到了附近发出爆炸声,而真正的原因仍然未知。

路阳区频繁停电的问题越来越严重,邱州议员督促沙电立即要把该问题纠正,并提升该地区的电力系统和设备。这是沙电必须要做的工作,以确保我们不再面对停电或电力不足的问题。

路阳区是在亚庇市的心脏,是不能有频繁停电的事情发生。沙巴州政府应该是时候要认真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并督促沙电要加紧和有效的为市民提供稳定电源,不可在拖延。

沙电向人民征收昂贵的电费,但却无法提供稳定的电源,这是不合理的。邱氏再次督促沙电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以换新和提升在路阳区的陈旧电力设备。由于电力的设备已经陈旧,更加无法负荷日益增加的电量使用率。

http://www.seehua.com/node/84214



THE BORNEO POST

Lajim to replace Thamrin as state PKR chief?

June 28, 2013, Friday

KOTA KINABALU: A leadership crisis is allegedly brewing in Parti Keadilan Rakyat (PKR) Sabah, a report said yesterday

The Borneo Insider claimed that there is a strong possibility that the present state PKR liaison chief, Ahmad Thamrin Jaini, could be on the way out and said that the likely candidate to replace him is Datuk Seri Lajim Ukin.

Lajim, who had joined PKR before the 13th general election, contested and won in the Klias state assembly seat. He is currently president of Pertubuhan Pakatan Perubahan Sabah (PPPS), an NGO.

The Borneo Insider report quoted its source as a ‘senior Sabah PKR leader’ who spoke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The source claimed that if Thamrin were to be ousted, the move might take place sometime next week when more divisions give their endorsement to such a move. It was said that as of to date 19 out of the 25 divisions in the state have given their endorsement.

The portal’s article claimed that the main reason which prompted the imminent ‘mutiny’ was mainly due to Thamrin’s lame leadership and poor performance since his appointment in October 2009.

“We just don’t see any hope for PKR Sabah to progress further under his leadership. But we are confident that Lajim would be a more capable leader. In fact, this has been confirmed by virtue of his appointment as the Sabah opposition leader in the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y, recently,” said the senior Sabah PKR leader who himself is a Sabah PKR divisional chief.

He pointed out further that Thamrin’s defeat for the Gum-Gum state seat that he contested in the last general election had in effect rendered him as having lost his mandate to lead Sabah PKR. Polling 3,191 votes, Thamrin lost to Datuk Zakaria B.Mohd Edris of Barisan Nasional (BN) who polled 5,548 votes.

“It’s still not too late for him (Thamrin) to save the embarrassment of being ousted, if he steps down gracefully now,” he added.

Besides this, the senior Sabah PKR leader also faulted PKR de facto leader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for the fielding wrong candidates in the last general elections, claiming that otherwise the party could have won more seats in Sabah.

He cited among the bad choices of candidates included Tan Sri Ibrahim Menudin who lost both the Labuan parliamentary and Bongawan state seats which he contested; Datuk Mohammad Yahya Lampong, who lost his Papar parliamentary seat, and an unknown figure, Fred B. Gabriel in the Pantai Manis state constituency.

“The fielding of some new faces from the PPPS and APS (Angkatan Perubahan Sabah) to replace those senior Sabah PKR leaders like Hj Ansari (former PKR Tuaran Chief) who had been working hard on the ground all these while, was another key contributing factor for the poor election results,” he added.

Lajim, when contacted to confirm the report, declined to comment and said issues like that must be left to the party’s leadership to decide.

Read more: http://www.theborneopost.com/2013/06/28/lajim-to-replace-thamrin-as-state-pkr-chief/#ixzz2Xh7aak7E


1001616_275202712622772_1174512935_n.jpg

1011061_275638225912554_1374003897_n.jpg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7-2 1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建议伊党抵制瓜拉勿述补选 林冠英斥选委会“骗到出脸”

2013年6月30日 傍晚7点08分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建议伊斯兰党抵制登州即将举行的瓜拉勿述区州议席补选,以抗议选委会“玩臭”和“肮脏”。



《南洋商报》网站报导,林冠英(右图)今天在柔佛古来优美城为行动党全国首间社区中心开幕后,在记者会作出上述呼吁。

林冠英表示,将会在民联最高理事会上提出该建议。

他说,伊党曾在2007年抵制彭亨州巴都达南州议席补选。尽管如此,瓜拉勿述选区属于伊党,抵制与否,将交由该党定夺,行动党愿意接受友党的决定。

伊党不让席予公正党

另一方面,《星洲日报》网站报导,伊党登州署理主席赛迪夫(Satiful Bahri Mamat)表示,伊党不会轻易把瓜拉勿述州议席让给公正党,毕竟伊党在各方面都比公正党强,有较高的胜算。

早前,《星洲日报》报导,公正党登州联委会主席阿占依斯表明,该州公正党有意上阵瓜拉勿述州议席补选,并已内定候选人,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民联中央领袖同意。

冠英抨选委会“玩臭”

林冠英说,选委会在不褪色墨汁课题上和卫生部等单位的回应一直出现反复情况,处理方式似在儿戏、“骗到出脸”;并指获得51%选民支持的民联无法获得执政权等情况,也显示选委会在“玩臭”。

他认为抵制来临补选,可以强调民联对选委会的不满。

询及抵制补选,或可能会失去重夺登嘉楼州政权的机会时,林冠英说,即使出现16对16议席的局面,议长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在这条件下抵制选举的做法并不影响夺下州政权,因为关键是议长。

他说,瓜拉勿述区有97%的巫裔选民,如果伊党需要行动党的协助,该党会帮忙。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06



公正党妇女组已圈定候选人 若伊党弃战就出战瓜拉勿述

李龙辉   2013年7月1日 下午3点15分



即时新闻

瓜拉勿述补选即将开打,虽然这个位于登州北部的州议席一贯是由伊斯兰党上阵,但公正党妇女组却自动请缨,表明一旦伊党弃战,她们就会派员出征。

竞选主任哈妮扎(Haniza Talha)表示,“民联有很多有能力的女性领袖。如果民联认为,这个因素能在登州带来胜利,那公正党妇女组准备毛遂自荐竞选瓜拉勿述。”

哈尼扎也是公正党美丹花园州议员,她今日在雪州议会厅外召开记者会声称,公正党妇女组甚至连候选人都已安排好了,但她不愿透露更多详情。

自信能为民联带来优势

“她的个人特质就是,能为民联带来优势。”

尽管如此,她强调,这仍须胥视伊党有无安排候选人上阵该席。

“我们是在要共同协助民联胜利,赢得更多议席的语境下,发表这个言论。如果伊党没有推出他们所需要的候选人,那我们准备好接受这些挑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64



落败选区委任协调员聘助理 林冠英归咎巫统议员不配合

刘嘉铭   2013年7月1日 下午4点21分



槟州民联再度在10个落败的选区委任协调员,同时增设服务中心及聘请一名助理。

槟州民联主席兼首长林冠英表示,此举旨在加强槟政府的服务与传递工作,不是要在第14届大选攻陷上述选区。

他今午见证10名协调员宣誓就职时,如此表示。

前议长阿都哈林受委



槟民联在第13届大选中有10个议席不敌巫统,其中6席属公正党,即直落斗哇、双溪亚齐、浮罗勿洞、直落巴巷、柏淡及槟榔东海。剩余4席是伊斯兰党的选区,即本那牙、双溪赖、柏玛当巴拉岸及峇六拜。

今天宣誓就职的10名协调员,其中3名为新人,包括在直落巴巷选区落败的前槟州议长阿都哈林。

根据林冠英,协调员是由在当地上阵的政党推荐,任期一年。他们每个月可领取2500令吉的薪金。

至于服务中心及助理的开销,他说,交由槟州财政司处理。

归咎巫统议员不配合

林冠英解释,尽管未在相关选区获胜,槟州民联政府仍秉持一视同仁及公正不阿的精神,委任协调员服务。

“我们要确保,他们协助槟政府登记乐龄人士体恤金等计划、处理投诉及跟市议员合作。”

被询及既然当地人民已委托反对党当议员 何以要额外委任协调员,林冠英归咎,巫统议员不肯与槟政府合作,例如拒绝加入政府委员会的邀请,而导致民联必须自力更生。

他说,各党及首长办事处将评估协调员的表现,服务表现不佳者将被撤换。针对协调员被抨曝光率低,他说,槟政府正因此为他们增设一间服务中心及安排宣誓就职礼。

愿与慕克里兹见面

此外,林冠英建议,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直接与他见面,商讨吉打政府计划向槟城索取生水费用的事宜。

“没有必要叫下属来谈,我愿意见他。让我们在最高层的阶级见面,不用劳烦第三者。”

他重申,不曾表明拒绝会见慕克里兹,而后者也承认不曾致函提出见面要求。

无论如何,他提醒,基于河岸权(Riparian Rights)全球权益,槟州政府不需缴付生水费给吉打州政府。

称法律顾问持异议

另一方面,他表示,尽管法律顾问持有异议,但槟政府府坚持设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近期两宗建筑坍塌事故。

他说,法律顾问提出一些新观点,因此行政议会将在敲定一切细节后才公布进展。

独委员将针对3方面展开调查:一丶两起坍塌事件的肇因;二丶坍塌建筑的是否符合批准程序,何者应责任;三丶建议适合的惩罚方式和防范措施。

槟州政府早前建议,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出任独委会主席,而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将代表槟政府旁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72



轰委协调员浪费钱含政治动机 巫统议员否认拒与槟政府合作

刘嘉銘   2013年7月2日 下午3点55分



槟巫统议员今天炮轰槟州民联,再度在落败选区委任协调员,同时增设服务中心及聘请一名助理的做法浪费公款,且含有政治动机。

此外,槟州在野党领袖查哈拉(Jahara Hamid)否认,巫统议员拒绝与民联政府合作,而导致后者需委任协调员。

她是今午在槟州议会开幕后召开记者会,回应槟州政府再度在10个落败的选区委任协调员,同时增设服务中心及聘请一名助理的做法。

槟首长林冠英昨天归咎,巫统议员不肯与槟政府合作,例如拒绝加入政府委员会的邀请,而导致民联必须自力更生。

现有部门足以协助登记



查哈拉(右图)表示,槟政府委任协调员明显含有政治动机。毕竟,巫统议员一直马不停蹄地服务人民,包括协助登记乐龄人士领取回馈金的资料。

她说,巫统与政府部门的合作不成问题。接着,她当场询问坐在两旁的的浮罗勿洞州议员莫哈末法立(Muhamad Farid Saad)及槟榔东海州议员罗斯兰(Roslan Saidin)后表示,反观民联只眷顾胜出的选区。

“我们不懂,委任协调员及提供助理、服务中心给他们是否另有企图,但此举已形如挥霍(overspending)。”

她不忘提醒,槟政府已有现成的乡区发展与治安委员会、县属及市政局,足以协助执行各种行政上的职务。

国阵委协调员另有考量

莫哈末法立表示,若协调员的功能是帮助登记及分派援助金,巫统议员有能力代劳,而没必要另外委任。若为了其他目的,更是没必要。

此外,他认为,纯粹为登记乐龄人士等回馈金的说法,属一派胡言及浪费钱。

无论如何,莫哈末法立未同意,槟政府享有委任权。因此,他们不是挑战取消,而只要求当局重新考虑有关决定。

针对国阵中央政府在2008年后也在落败的国州选区委任协调员,他未直接回应说,国阵有本身的考量,但槟政府要登记乐龄回馈金计划的说辞站不住脚。

另一方面,莫哈末法立与查哈拉表示,槟城国阵至今未再委任协调员。

参与决策难再监督施政



针对林冠英指巫统议员拒加入政府的委员会,查哈拉表示,既然民联已经执政,国阵肯定“放手”给执政者去制定政策,而他们则继续服务民众。

“我们是反对党,需要监督政府的施政。如果也一起坐在委员会内参与决策,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

“他们似乎要我们闭嘴。一旦加入,我们要如何在议会内监督他们?”

罗斯兰补充说,国阵执政时也曾邀请反对党议员加入委员会,但一样遭拒绝合作,“他们以前不要加入,现在为何挑起课题?”

称演词充斥首长惯用词

另一方面,查哈拉批评,槟元首的施政演词内容毫无新意,只是延续之前的政策及未提到委任协调员一事。

莫哈末法立未则不满,元首施政演词充斥槟首长一贯使用的字眼,如“总多数票”(undi popular)。当记者提醒,施政演词一般皆由政府草拟,他说,问题在于首长一开口,似乎就要批评及归咎他者。

“演词提到经济平等议程(AES),但与其说平等,我觉得是离经叛道(songsang)和狭隘。我们会用一些课题来证明如何的不公,比如所谓建设脚车州的计划似乎焦聚在城市,乡区如何?”

第13届第1季槟州议会从今天召开至5日,一共4天。今早,槟州元首阿都拉曼阿巴斯抵达议会主持开幕后发表了19页的施政演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578




星洲日报

印尼前副總統:安華黑色集會獲外援

(吉隆坡28日訊)印尼前副總統尤索夫卡拉指控國會反對黨領袖拿督斯里安華獲得大筆外資,尤其是來自土耳其、美國與菲律賓,以推動被指讓伊斯蘭敵人得益的505黑色集會。

他接受印尼新聞網站Merdeka On-line專訪時聲稱,他知道安華獲得數個單位協助,以推動505黑色集會,尤其是來自土耳其、華盛頓及菲律賓,也有可能在泰國及中國。

國文《每日新聞》引述他在相關專訪的談話說:“主要資助者來自菲律賓一家大公司,部份資助來自土耳其,以協助推動抗議集會。他們無法隱瞞,因為他們是我們認識的商業夥伴。”

他表示,若抗議集會只讓伊斯蘭及馬來人的敵人受益,為何要推動抗議集會?

相信有“華盛頓因素”介入


“我認為安華推動505黑色集會的舉措是白費的,只是讓伊斯蘭敵人得益。”

談到安華與美國的關係,尤索夫指出,印尼總統蘇西洛曾致電他,告訴他接到“華盛頓方面”的電話,問他能否答應安華的要求和他見面。

“我告訴蘇西洛無需向華盛頓的壓力屈服,因為若接受安華的要求,也違反國家的政策,因為他只是反對黨領袖(馬來西亞),而不是首相。”

他相信有“華盛頓因素”介入馬來西亞政治,並要求有關方面調查。

另外,談到拿篤入侵事件,尤索夫聲稱,他知道有菲律賓方面介入。

他聲稱,安華的朋友如菲律賓前總統埃斯特拉達,以及菲律賓的一家大公司曾提供財政援助。

大選落敗仍想當首相
批安華過度自負

尤索夫也批評安華自我及過度自負,儘管民聯在第13屆全國大選中落敗,仍想要成為首相。

他重申,當初是基於與安華及(拿督斯里)納吉的友好交情,答應安華的要求,即成為兩造的中間人,而非有意介入大馬事務。

尤索夫說,安華曾3次與他會面,並很有信心贏得大選,以及想像自己出任首相。當時,他也向安華要求若敗選了必須接受。

他表示,安華同意後在書面協議上簽名,納吉對安華要求並無異議,但最終決定不簽署。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307197?tid=1




NEW STRAIT TIMES

'Pakatan no longer has our trust'

30 June 2013

KOTA KINABALU: Rumours of a crack in the opposition front in Sabah have been confirmed. An Angkatan Perubahan Sabah (APS) leader yesterday admitted the movement's unhappiness with its position in Pakatan.

Talk had been rife that APS leader Datuk Seri Wilfred Bumburing, who contested under a PKR ticket in the recent general election, was not interested in joining PKR but was instead looking at the possibility of joining a state-based entity, or leading a newly formed political party.

APS Youth chief Denis Gimpah yesterday said there were "unresolved issues" with Pakatan since before the election.

"There are a lot of things we are uncertain about with this pact called Pakatan.

"For instance, we have an understanding with them and that was why we contested on a PKR ticket in the last election.

"But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the election, we had encountered issues which required certain actions, including disciplinary action against certain members within Pakatan."

He, however, declined to elaborate what the issues were.

Denis said even Barisan Nasional had taken action against its members who had gone against the coalition, which was something the Pakatan leadership was apparently unwilling to do.

"We need to keep the trust and discipline intact.

"Otherwise, it's hard for us to go on with it (Pakatan).

"That is why we are trying to register APS as a party.

"It looks like it won't be easy and we are looking at other options."

Denis also did not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of APS applying to join BN.

He also said APS' dissatisfaction was also partly because of the possibility of Pertubuhan Pakatan Perubahan Sabah president Datuk Seri Lajim Ukin being appointed as the new Sabah PKR chief.

Lajim had previously been selected as opposition leader in the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y.

An online portal recently reported that Bumburing had advised his Kadazandusun supporters in Tuaran not to join PKR but wait for "a new house they could call their own".

http://www.nst.com.my/nation/general/pakatan-no-longer-has-our-trust-1.310264




THE STAR

PKR assemblyman Bumburing in two minds about joining DAP

Tuesday July 2, 2013 MYT 7:21:00 AM

By MUGUNTAN VANAR

KOTA KINABALU: Tamparuli assemblyman Datuk Seri Wilfred Bumburing's next political move is being closely watched as Kadazandusun leaders in the Opposition jockey for leadership.

Speculation is rife that Bumburing is planning to join either the DAP or PKR, or form a new Sabah-based party to lead the community in the wake of waning support for Kadazandusun leaders in Barisan Nasional component parties.

Bumburing's decision will be crucial, especially with Bingkor assemblyman Datuk Dr Jeffrey Kitingan, who heads Sabah STAR, eyeing to take over the leadership role in the Opposition.

"I am in no hurry, there is still a lot of time (to decide )," said Bumburing who formed the ad hoc Angkatan Perubuhan Sabah (APS) Movement for Change, aligning itself with Pakatan Rakyat, last year.

Bumburing, who won the Tamparuli state seat on a PKR ticket but lost his bid to retain the Tuaran parliament seat to Barisan, said his decision would be guided by the voices of APS members.

"I cannot make this decision by myself. We have to have serious discussions among supporters.

"As far as APS is concerned, we are committed to PR," he said in stressing the decision made would be based on consensus.

As Bumburing keeps his political cards close to his chest,  rumours are rife that he might move to DAP because the May 5 election results in Sabah showed that Opposition voters favoured national parties over local parties.

With the exception of Dr Kitingan, most candidates from Sabah STAR and 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 were wiped out in the contests between Barisan and Pakatan.

The idea of Bumburing forming a new local party remains on the cards although observers feel that he should consider the national Opposition parties to reflect the current political mood in the state.

With his comrade-in-arms, former Umno supreme council member Datuk Lajim Ukin, who also formed a similar ad hoc movement for change and has since joined PKR, Bumburing might find more room within Sabah DAP to push Sabah and community issues.

Lajim is widely seen to play the role of leading the opposition's Muslim bumiputra front and tipped to take over as Sabah PKR chief following his appointment as Opposition leader in the state assembly last month.

Observers noted that with the defeat of Upko president Tan Sri Bernard Dompok in his Penampang parliamentary seat, and Huguan Siou Tan Sri Joseph Pairin Kitingan, the Parti Bersatu Sabah president, likely to retire at the end of this term, all eyes will be on who will emerge as the next Kadazandusun leader.

While either Bumburing or Dr Kitingan, both in their 60s, could emerge as key leaders, others, including political upstart Penampang MP Darell Leiking, might rise to the challenge.

http://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3/07/02/Bumburing-Tamparuli-rep-DAP.aspx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7-2 17: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挞伐雪州将提呈7亿追加预算 阿兹敏:难道拨款半年用完?

李龙辉   2013年7月1日 下午2点39分



即时新闻



雪州政府拟于本次雪州议会提呈追加财政预算案,结果引起公正党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阿里的不满,他在雪州大臣卡立尚未提呈追加预算案前,就在议会内大力挞伐雪州政府“误导”州议会。



阿兹敏(左者)今日在辩论雪州苏丹御词环节时指出,据他了解,这个追加供应法案总值7亿6100万令吉。

其中包括1亿6500万令吉用在免费水计划、贷款给雪州政府投资臂膀达鲁英山私人公司(简称KDEB)收购雪州资产公司(KHSB)等其他计划。

不过,阿兹敏指出,本身曾在议会内批评,除非面临紧急财务危机,或发生严重自然灾害,否则不应追加庞大的预算案。

每季都呈追加预算案

他批评,民联过去5年执政雪州政府,从2008年至2012年,每一年至少都会提呈一次追加财政预算案。

“在第3季的州议会,甚至提呈了3次的追加预算案。”

“州政府提呈了平衡预算案,但却在3、4月后到议会内提呈追加预算案,最终为雪州带来的赤字预算案。这反映出,州政府已误导(memesongkan)这个尊贵的议会。”

避免人们误会州政府

阿兹敏语重心长地表示,本身的批评是为了避免人民误会,雪州政府没有负责任和诚实地规划开支。

“很多人民福利的开支都可以计划并纳入每年的财政预算案,而不必过于频密地向州议会提呈追加预算案。”

“况且,这是第一季州议会的首次会议。难道过去所批准的预算案开支,已经在今年首6个月内完全用完了?”

以苏丹御词作挡箭牌

期间,雪州高级行政邓章钦一度站起来,以雪州政府还未提呈这个追加预算案为由,阻止阿兹敏继续提及此事。

不过,阿兹敏却以雪州苏丹御词作为挡箭牌,声称御词中所提及的“良好施政”与这个追加预算案有关,因此坚持继续发言。

据了解,卡立将于两天后的州议会内,才会提呈这个追加财政预算案。

卡立于去年11月19日向雪州议会,提呈了总值16亿3000万令吉的2013年州财政预算案

为何投资臂膀走捷径?

阿兹敏也是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主席,他接着把话锋转向达鲁英山公司,声称该公司老早就准备要收购雪州资产公司,完成企业重组。

“问题是,达鲁英山公司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及在每年第4季所进行的预算案会议惯例外,仓促地发出通告,以从雪州政府借到贷款,导致需要在这次的州议会内提呈追加预算案?”

阿兹敏并不否认该公司重组将有好处,但他却指,若这项做法真能带来好处,那该公司相信能向银行借贷来完成重组。

“为什么达鲁英山公司要走捷径,要向雪州政府借贷雪州人民的钱,来加重雪州政府的负担?”

好的官联公司应赚钱

他认为,一家官联公司的管理能力,是基于它拥有良好效率管理、能做明智决定和不依靠政府拨款,官联公司反而应该为政府赚钱,进而回馈人民。

他举例,属于中央政府官联公司的国油公司,只于1974年从中央政府获得1000万令吉的资金,但在接下来的日子,国油是从私人界和银行取得资金。

“国油公司通过在私人界融资赚钱,然后将盈利通过向中央政府缴付股息和税金的方式,回馈人民。”

没良好规划免费水开支

接着,阿兹敏在免费水计划追加开支一事中,也毫不客气将炮口对准雪州政府。

他指出,州政府理应在去年提呈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就批准这笔款项,因为州政府在过去5年都在进行这项计划。

他也认为,若雪州政府能比预期的更早,与中央政府完成水供工业重组,那就可将剩余的拨款存入州政府的统一户口,作为未来开支之用。

“如果州政府负责任地预测与规划,那就可以避免提呈追加财政预算案。”

因此,阿兹敏敦促雪州政府,重新考虑提呈这个追加预算案。

促给在野党选区拨款

另外,阿兹敏也要求雪州政府,一视同仁地对待雪州在野党议员,给予他们选区发展拨款,那国阵中央政府也将会实施相同的政策,将选区拨款交给民联国会议员会。

“他们也是雪州议员,他们有权得到这笔拨款。让我们展示良好的领导风范,并希望中央政府能跟随雪州政府所落实的措施,包括将与雪州贡献国内生产总值等值的拨款,归还雪州。”

被指欲代卡立当大臣

阿兹敏在民联组成雪州政府前,一度传出他有意取代卡立当州务大臣的谣言。

他公开批评,卡立所领导的州政府表现有待改善,更暗批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用人唯亲”,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向雪州苏丹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

无论如何,阿兹敏最终还是否认,本身野心勃勃想当雪州大臣,也不会辞职退党。、4月后到议会内提呈追加预算案,最终为雪州带来的赤字预算案。这反映出,州政府已误导(memesongkan)这个尊贵的议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60



坦承“我的雪州基金”欠效率 卡立透露雪储备金已逾26亿

李龙辉   2013年7月1日 下午1点51分



下午3点40分更新

雪州政府于两年半前提呈州财政预算案,一并宣布推出3亿令吉的“我的雪兰莪基金”(Geran Selangorku)。然而,雪州大臣卡立今日承认,州政府在利用这笔资金落实一些计划时,因为官僚机制而“有欠效率”。

对此,卡立建议,本身将在今年11月的雪州议会提呈财政预算案时,将该基金余下的1亿令吉,纳入2014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有利于监督资金的运用。

卡立今日在雪州议会问答环节时,回答巫统轰埠州议员阿都苏古的提问时说,雪州政府在利用“我的雪兰莪基金”进行一些计划时,有欠效率。

基金还剩下一亿令吉



卡立(左图)指出,雪州政府只用了这笔资金的2亿令吉,而还有1亿令吉“正在规划当中”。

“因此,我们将会检讨‘我的雪兰莪基金’的使用。我们可能会将这笔资金纳入州财政预算案,以便我们能更有效率的监督。”

“为了要省钱,我建议将这1亿令吉纳入我们的2014年财政预算案,好让我们可以直接监督(资金的运作)。”

未来交经济策划单位

卡立解释,“我的雪兰莪基金”的计划目前由雪州大臣机构所成立的委员会负责推动,不过州财政预算案则是由雪州政府经济策划单位负责,因此就出现两个监督机制的运作困难。

他认为,这些资金的运用,未来应该整合由经济策划单位单独来负责。

雪州政府之前在2011年11月所提呈的2012年预算案中,提出了与民分享州政府的收益的“我的雪兰莪基金”计划。

这项计划放眼扫除贪污和滥权、强化女性、加强民主、协助青年创业、提升人民生活品质等17个附属计划。

派花红鼓励宣传MES

较早前,卡立也透露,雪州政府有意向选区服务中心分发花红,来鼓励他们宣扬“雪州经济人民化议程”(Merakyatkan Ekonomi Selangor)旗下的计划。

他在回答鹅麦斯蒂亚州议员哈斯布拉(Hasbullah Mohd Radzwan)的提问时解释,这是因为雪州政府自2008年所推出的“雪州经济人民化议程”,还未达标。

“我们也计划,当选区服务中心的职员达到我们所预期的目标时,我们会向他们分发花红。我们能通过这个方式,提升民众在‘雪州经济人民化议程’的参与程度。”

卡立说,雪州政府已架设一个专属网站、在选区服务中心提供服务及查询表格,以及分派传单等其他方式,来宣传“雪州经济人民化议程”。

但他坦承,一些雪州子民仍不了解,“雪州经济人民化议程”的计划。

储备金已突破28亿

另外,卡立说,截至去年12月31日,雪州政府的储备金已达到26亿1944万令吉。

他在回答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州议员黄瑞林的提问时也说,储备金在今年5月31日,进一步攀升至28亿2418万令吉。

卡立形容,雪州政府的储备金处于“令人满意”的状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53



不满杨巧双开条件促国会效仿 雪反对党领袖拒任公账会主席

李龙辉   2013年7月1日 傍晚6点53分



尽管雪州议长杨巧双献意雪州反对党领袖山苏丁(Mohd Shamsudin Lias)出任雪州公账会主席,但三苏丁却不满杨巧双开条件,因此决定拒绝接受此职。



三苏丁(右图)今日在州议会厅外接受媒体访问时,不认同杨巧双要求,由国阵主导的国会,也必须委任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公账会主席。

“原则上,我拒绝,因为她开条件……当我们在这里这么做,那将会提供在野党机会,她也要国会同样给予在野党(机会当公账会主席)。”

“这是旧的故事,他们在上一届(雪州议会)也提供同样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诡计,我不同意。”

在公账会仍属少数

山苏丁也声称,即便他当了公账会主席,但在野党在该委员会里头,仍是占少数。

“这是没有意义的。届时我们的决定将被推翻,被逼跟随大多数人的决定。”

他表示,本身将在州议会谈到这个动议时,拒绝这项建议。

杨巧双盼国会效仿

杨巧双是在雪州议员宣誓就职典礼上,表示将会晤山苏丁,并献意他出任公账会主席。

惟她也补充,本身希望国阵能在国会也能效仿雪州的做法。

雪州议会在2011年7月15日,也曾通过动议委任山苏丁担任雪州公账会主席。尽管国阵议员当时开条件,要求公账会内必须要有4名国阵议员,但民联还是靠多数议席,通过这项历史性动议。

三苏丁随后在8月底就正式呈交辞职信,辞去公账会主席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497




“储备金越多,开销应越高” 卡立拟提升预算案发展开支

李龙辉   2013年7月2日 下午2点14分



下午4点更新

随着雪州政府储备金突破28亿令吉之后,饱受党内人士批评一毛不拔的雪州大臣卡立今日声称,雪州政府将会随着储备金的增加,一并增加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销。

卡立今日在州议会问答环节,回答淡江州议员沙阿里的提问时说,雪州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发展开支,将随着州政府的收入增加而提升。

“我们得到越多收入,那我们的开销就应该越大。”

“我认为,财政预算案的发展开支应该提升,我们必须时时提升发展开支,它不是不能变化的。”

储备金每七年可增十亿

卡立指出,雪州政府的储备金从2008年至2013年5月31日,已从14亿令吉增至28亿令吉。

他估计,若雪州政府妥善管理资源,那雪州政府的储备金可在每7年就增加10亿令吉。

卡立被指是“吝啬大臣”

也是公正党巴生港口州议员的卡立,过去因谨慎使用雪州的储备金,而在公正党内招来“吝啬”的指责。

一些党员就不满他不愿利用政府资源来资助党活动,而多名公正党领袖也要求他委任党员进入官联公司。

不过,卡立在今年5月的公正党代表大会上,就表明坦然接受“吝啬大臣”的批评,坚称这些储备金都是公帑,不是他个人的钱。

他承诺,会善用雪州政府的储备金来发展乡区和半城乡区,以提升其收入水平。


开放看冷岳第二滤水厂

针对雪州水供重组课题,卡立表示,雪州政府对中央政府的冷岳第二滤水厂,保持开放的态度。

他表示,由于雪州水供重组正在谈判阶段,加上雪州要全面地完成重组工作,因此州政府目前拒绝对这项计划发表立场。

“现在,我们仍开放地看待冷岳第二滤水厂,但我们不要表明最后决定,因为此事仍在谈判中。”

卡立在回答伊党中路州议员阿都拉尼的问题时重申,随着首相纳吉已致函雪州政府,表示批准进行水供重组后,中央与州政府正在共同草拟准备,水供重组计划协议书。

“简而言之,我们希望在两个月内完成此事(水供重组),以造福雪州子民。”

薪水比水供公司主席低

卡立表示,雪州政府早在2012年中,就成立了一支管理团队,以便在完成水供重组后,就能马上接管雪州的水供服务。

他也不点名地笑称,虽然这支团队成员是来自国外的专才,但他们的总薪水比起雪州水供公司(Syabas)执行主席罗查里(Rozali Ismail)还低。

根据《当今财经》早前报道,雪州水供公司的母公司——商业高峰控股的2012年度报告显示,商业高峰去年共向全体执行董事支付4021万令吉薪酬,其中一人就获得高达3340万令吉

该公司的年报并没列出这名最高薪酬董事的名字,但相信就是商业高峰执行主席罗查里。他也是该公司董事局的最高阶执行人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561



指控雪州赞助火箭网军掀抗议 张庆信揶揄董总最好应“收档”

李伟伦   2013年7月1日 傍晚7点31分



砂民进党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今午在国会下议院辩论时左右开弓,一边厢炮轰董总政治化统考课题,另一边厢抨击行动党网络兵团扭曲事实。

他在参与感谢元首御词的辩论时,首先指控雪州政府赞助行动党的网络兵团,浪费公帑。

国阵起哄“红豆兵”

一旁的国阵议员则纷纷起哄,声称这就是行动党的“红豆兵”。

不过,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与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则纷纷抗议,要求张庆信出示证据,证明其指控。

张庆信并不理会行动党的抗议,反指这是他的辩论时间,而他并没让路予他人发言。

他也指责两人,“最厉害就是扭曲事实”。

轰董总政治化统考

较后,他就把炮口对准董总,要求董总“收档”(bersara)。

“董总经常都反对,却没有处理统考课题的经验。如果可以的话,董总最好还是‘收档’,让其他有意者来解决此事。”

“我们看到正副首相,采取非常正面的态度来拟定教育政策。但董总却借这个平台,政治化统考课题,要求人民支持与投给反对党。”

他更改编在野党的大选口号“就这一次”(ini kalilah)与“乌巴”(ubah),以揶揄董总。

“我要求,就这一次,乌巴我们董总的态度,不要再跟反对党闻鸡起舞。”

魏家祥促弃报复论

另外,马华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炮轰,一些单位在大选后提出“政治报复”的论调。

他说,这种论调对国阵不利,应该被抛诸脑后。

“一些单位认为,既然这个族群没把票投给我们,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不过,我们不应该采取这种手段。”

反之,他表示,国阵应该了解选民的问题,以真正赢取选民的心。

“一些论调如‘只要不是华人’(asalkan bukan Cina)不应该出现,否则我们将在来届大选失去更多的华人支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504




大选后撤销单亲妈妈诉讼案 雪政府投诉律师违规招生意

李龙辉   2013年7月2日 下午3点15分



雪州民联政府在全国大选前,因被指没有兑现免费水与单亲妈妈津贴等承诺,而面对多宗官司。不过,雪州行政议员罗兹雅今日宣布,这些诉讼已在大选后全数撤销。

罗兹雅今日在雪州议会厅外召开记者会说,“自去年11月开始,就有来自多方面人士起诉雪州政府的案件。我们认为这含有政治元素的,因为在大选后,所有起诉者都撤回这些案件了。”

雪州政府选前连番挨告

雪州政府过去因为被指没兑现在308大选的承诺,而从去年杪开始数度被控上庭,这包括单亲妈妈津贴和乐龄人士伊斯兰保险费等。当中,雪州政府更因为免费水供计划,而至少被起诉4次。

其中一宗案件是,1515名雪州居民声称,没有获得民联在上届大选所承诺的免费水津贴,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并索赔86万3550令吉。

另外,1001名乐龄人士于今年2月27日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及州务大臣卡立,追讨该政府在2008年,承诺提供每人2500令吉或总额2500万令吉的伊斯兰保险保费。

单亲妈妈没有提出上诉

罗兹雅指出,以再娜丽妮(Zainarini Mohd Sidek)为首的3011名单亲妈妈,已经在6月12日撤销针对雪州政府的诉讼。

她也指出,随着上诉庭于5月13日,就2020名单亲妈妈起诉雪州政府一案中,宣判雪州政府胜诉后,她们在上诉截止日期6月12日前,都没有上诉此案。

“(因此,)案件就被驳回,结束了。”

这2020名单亲妈妈是以雪州单亲妈妈协会主席穆迪妮(Murtini Kasman Saman)为首。她们起诉雪州政府,没有兑现308大选的津贴承诺,而追讨1090万令吉。

上诉庭当时作出具有标杆意义的判决,批准雪州政府上诉,裁定竞选宣言并无法律约束。

促单亲妈妈登记获福利

尽管曾遭起诉,但罗兹雅表示,雪州政府正在检查,再娜丽妮与穆迪妮和其他5023名单亲妈妈的状况,以了解她们是否曾经得到,雪州政府提供给单亲妈妈的福利。

她呼吁这些单亲妈妈,向雪州政府登记得到单亲妈妈的福利,好让雪州政府能解决她们的问题。

律师楼“招生意”违操守

罗兹雅指出,这些起诉人都是通过卡马鲁丁及伙伴律师楼,起诉雪州政府。

不过,她指控,该律师楼其实是“招揽生意”(touting)才会提出这些诉讼案,因而违反了律师的职业操守。

据罗兹雅了解,该律师楼在单亲妈妈与乐龄人士的案件中,是分发表格给起诉人,以便他们填表格以起诉雪州政府。

“在这个过程中,理应是当事人找律师的,而不是律师找当事人,以便可以一同提出诉讼。”

对此,她说,雪州政府已于今年2月向律师公会投诉此事,并希望律师公会可以撤销该律师楼的执照,或采取纪律行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568




亚洲时报

诸圣中学义卖 黄仕平慨捐千元



(亚庇讯)民主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与里卡士州议员王鸿俊,于上周六双双出席里卡士诸圣中学(SM All Saints)的义卖会,并慷慨捐助千余令吉,帮助学校维修陈旧设备。

有关义卖会是由该校家教协会筹办,帮助学校筹募经费,获得许多学生以及外界人士的支持。

黄仕平说,诸圣中学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如今许多设备已经陈旧不堪,作为一名国会议员,教育乃属于联邦政府的权限,联邦政府应该负起责任,聆听各类学校的需要,协助学校在硬体上获得提升。

王鸿俊也同意说,他将会在来届州议会里,为该校争取州政府的拨款,一次性协助该校提升硬体设施和维修经费。他说,教育是非常重要的领域,不管是州还是联邦,都要确保教育设备齐全供应,以便学生能够在良好的情况下,获得教育。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7-3 17: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邦布宁矢口否认 沙巴改革阵线 拟加入国阵 深信民联仍是人民最佳选择

(本报讯)「沙巴改革阵线」主席兼担波罗利区州议员拿督威弗烈邦布宁昨日矢口否认该组织拟加入国阵,他申明「丝毫没有疑问的」,该组织将继续留在民联斗争。

他表示,一些网路媒体早前发布的报导指该组织拟加入国阵是绝对荒谬的,「可能有一些人提出『沙巴改革阵线』应加入国阵的意见,但这只是为了破坏该组织的声誉。」

他说:「我们肯定继续留在及支持民联,以及全力支持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领导民联;这是因为民联依然是为全民公平斗争的阵营,以及尊重沙巴作为拥有自主权的州属。

「反观国阵对一眾沙巴问题毫不理会,因此,我们必须(透过民联)谋求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深信民联依然是人民的最佳选择。」

邦布宁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回应一些网路媒体有关报导时这麽表示。

●提到国阵联邦政府将在本届国会会议中提出修正联邦直辖区回教宗教行政法令之法案,以让父母当中一人即可决定未成年孩子改教时,邦布宁表示强烈反对该法案。

他表示,这项法案形成欺骗人民尤其是沙巴及砂拉越人民,因为国阵在五月五大选之前曾表示已撤回该法案,倘加以落实必定影响每个人的宗教自由。

他呼吁团结党、沙巴人民团结党及民统一眾领袖就此事表态,「我全力支持(民统党主席)丹斯里柏纳东博就此事发表的言论,那就是促联邦政府撤回该法案。」



陈泓缣质疑冬眠公司为何能垄断代理权 船舶引水服务弊多于利

(斗湖一日讯)因今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进出船舶引水服务征收费用后,使得在本州东海岸地区六个码头靠岸的商船,必须使用州政府指定唯一的私人有限公司所提供的引水服务,沙巴港务局被抨击罔顾船务代理商的利益,把变相垄断的不透明收费及制定收费价格权利之后遗症,转嫁并施加在商家与消费者身上。

陈泓缣在沙巴船务代理公会(斗湖分会)主席薛伟强等人邀请下,以西区州议员身份列席今早在斗湖港务局的官商对话会;该对话会是由沙巴港务局官员埃伯奥古尼克住持,约有二十位船务代理赴会。

以薛伟强为首的船务代理们,除了对有关政府指定的私人公司所提供的不专业引水船员问题、引水船员不足导致船舶靠岸时往往须等上数句钟、引水公司设备不足、引水公司发票胡乱附加额外费用等议题,表达了强烈不满。

薛伟强表示,他们的愤怒是基于事实根据,蓝水公司并未提供专业服务,引水服务法实施至今才短短一个月,便已引发10宗意外。其中包括引水船员经验不足危险停靠码头、撞坏码头、水手服装随便与态度马虎、引水服务素质差劲耗时、锚缆卷进船底风车引擎造成损失不菲等。他质问当局,所谓的“专业与安全”在哪里?

据悉,沙巴在1960年代至2008年皆未落实过引水服务法,基于船舶停泊安全及专业缘故才草拟相关法案,并于2008年获得通过,今年6月1日正式实施。船务代理们对安全及专业的出发点表示认同,但对近乎苛刻的严刑峻法,纷纷表示无法苟同。他们普遍认为,进出船舶引水服务实施后,弊多于利,并敦促州政府必须检讨法令的不足之处。

因为,执法当局发给船务代理的公函阐明:根据2002年港务法令第15(1)(b)条文(2010年修订案):违规者将被立即罚款高达一千令吉,或者法庭判决罪成高达五十万令吉,或者被判监禁不超过两年,或是两者兼施。

在法令下已被赋权及受官方委任为船舶提供引水服务的指定单位为,蓝水引航与拖船私人有限公司(下称蓝水公司)。陈泓缣今午也向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查询蓝水的公司资料,发现这家公司是于2008年5月5日注册,公司有2名董事1名秘书。截至2011年尾,该公司的服务性质为“冬眠期”(DORMANT)。

西区州议员陈泓缣质疑,为什么这家从2008年至2011年都处于冬眠的公司能够获得全州港口的引水垄断代理权?另外,这家公司为何在2008年该法案通过时才成立?而且其中的一个董事,据悉还是退休海事局高层。陈泓缣要求州基本设施部长丹斯里百林交代,到底蓝水公司的引水服务垄断权,是怎样的一回事?

据悉,尽管有关法令赋权予蓝水公司在沙巴提供进出船舶引水服务,但目前只有东海岸六个地方(东谷、巴卡必、拿笃、古纳、仙本那及斗湖)码头实施上述政令。为何只有蓝水公司取得引水服务执照?针对船务代理们的质疑声浪,港务官员埃伯替蓝水公司暖颊指后者办事处遍布全州,全州实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针对垄断权之质疑,埃伯指还有另外两家公司同样取得引水服务执照。

另外,船务代理们指责蓝水公司提供的引水航程收费,有多收之嫌。纷纷炮轰收费不透明化,因该公司给商船的每一条发票都是8海里的加额费(注:根据收费制度,引水服务若在5海里之内免收额外费,5海里外征收额外费,船体越大越贵)。有鉴于不透明,船务代理坚持不会直接与蓝水公司接洽,而强烈要求港务局撤销上述毫无根据的加额收费,获得港务局官员埃伯同意将转达予蓝水公司,撤销早前发出的加额费发票。

会议结束后,陈泓缣对港务局官员埃伯主持会议的从容与专业表示赞赏,他希望后者将会把船务代理们的困境和心声传达给其高层,并为代理商捎来佳音。陈泓缣称将在州议会关注有关船务代理商所面对的问题,敦促州政府加强相关执法。



当今大马

国会辩论重炒海外存款课题 安华要特权委会对付梁德明

2013年7月3日 下午2点07分



民政党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昨晚重炒旧指控,宣称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拥有20个外国银行户口,内有资金3亿3200万令吉,结果引起安华与公正党的强烈不满,要求把梁德明提呈到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置。

安华表示,虽然梁德明(上图左者)声称《维基泄密》网站公布的密电可证明他拥有20个外国银行户口,不过《维基泄密》却并没有相关的密电。

滥用国会免控权

安华今早在国会痛斥,梁德明昨晚的国会辩论,明显已经滥用了国会的免控权。

他挑战梁德明,在议事厅外重复同样的指责,不要单是躲在国会免控权下。

“《维基泄密》完全没有此事,所以他提起此事就要解释。否则的话,他可以在议事厅外重复一次,好让我起诉他。”

“当他昨晚挑起此事时,不敢让路给其他人发言,只敢在下面呱噪。”

维基泄密烧纳吉

安华续而挑战梁德明:“我现在给他机会,如果他要站起来发言的话,就请便!”

昨晚,梁德明在国会辩论时引述《维基泄密》指责安华,拥有超过20个外国银行户口,包括以色列银行,存有3亿3200万令吉。

不过,安华表示,就算《维基泄密》真有这项指责,梁德明引述《维基泄密》却未必有好处。

“《维基泄密》踢爆北根区国会议员(纳吉)涉及阿旦杜亚谋杀案。新邦令金议员必须要记得,北根议员所卷入的事情也涉及《维基泄密》,但针对我拥有以色列银行户口的指责,却并非来自《维基泄密》。”

拟起诉不公媒体

安华较后在国会走廊接受记者访问时强调,若有任何媒体刊登了梁德明昨晚的指控,却没有报道他今日的回应,那么他将考虑起诉这些媒体。

另外,公正党国会副党鞭沈志勤也申明,该党将会建议把梁德明提呈到国会特权委员会,以调查后者昨日的言论。

也是峇央峇鲁国会议员的沈志勤说:“除非他今天撤回这项指责,否则我们将会(建议)提呈他到国会特权委员会,以惩罚他误导国会的行为。”

梁德明的指控并不新鲜,国阵曾经多次指责安华在外国银行拥有巨款。其中,《新海峡时报》就因为在2002年3月2日刊载一篇新闻,指责安华在外国银行拥有30亿令吉的存款,并且跟西方国家勾结,结果遭到安华起诉诽谤,败诉后赔偿10万令吉。

另外,副首相慕尤丁在2012年6月也曾挑起这项指责,而安华当时的回应则是,如果慕尤丁愿意公开其银行户口详情,那么他也准备全盘公布自己的户口资产。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68



不满史上首次省略质询环节 反对党宣告槟议会民主死亡

刘嘉铭   2013年7月3日 上午10点36分



第13届第一季槟州立法议会因省略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结果掀起争议。在野党炮轰,州政府逃避议会质询与监督,显示议会民主已死。

槟州议长刘子健今早在议员辩论州元首施政演词前交代,省略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不会导致议会不合法。

他说,由于时间紧凑,议会的议程只包括委任议长、议员宣誓就职、槟州元首发表施政演词、议长宣布及辩论元首施政演词。

议长不该擅自决定取消

结果,槟城在野党领袖查哈拉批评,此做法在我国史无前例,且宣告槟州议会民主的死亡。

她说,议会需根据流程进行,除非议会另作议决,而不是由议长决定。况且,议员都之前未被告知省略质询环节的做法。

她说,时间仓促的理由不成立,因为即使国会在6月24日召开,也赶得及开放质询环节。

“我国有史以来,不曾有一个政府拒绝回应议会的质询及提供关乎民生问题的答案。”

问答环节逼使政府问责

查哈拉表示,我国的议会制是源于西敏寺制度。英国下议院的纪录曾阐明,议会允许议员通过口头与书面问答的方式,逼使政府问责。

“这是我们针对人民的问题,提出疑问及索取答案的环节。同时,对确保政府问责极为重要。”

她提醒,取消质询环节不只影响反对党,也影响想提出问题的执政党后座议员。

“这展现了绝对的权力的傲慢,仿佛对议会民主宣判死亡。”

佳日星促撤议会死亡论

此外,行动党柑仔园州议员佳日星起身打岔,要求查哈拉收回议会民主已死的言论。

“你不能这样指控州议会,难道我们可以接受这种言论?”

他说,查哈拉可以在辩论环节中提出问题,届时自然会有人提供答案。

由于双方僵持不下,刘子健最终要求双方停止争议。他说,他会聆听议员提出的观点,但议会已就此课题做决定。

法立:仓促理由不成立

浮罗勿洞州议员莫哈末法立(Muhamad Farid Saad)早前表示,议员在上届议会的最后一次会议中,迟迟未获得口头与书面质询的答案,如今又发生取消质询环节的状况。

“别忘了,国会都赶得及有询问环节。我们感到很不满。”

他希望,议会能重新加入有关环节。

“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使用此理由来取消询问环节根本不符合逻辑。”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26



89个国会选区特别拨款“缩水” 陆兆福斥纳吉报复投反票选民

高嘉琪   2013年7月3日 下午1点38分



国阵中央政府在大选后发放给89个国会选区的特别拨款“大缩水”,拨款数额比其他133个国会选区还低,差幅介于70万令吉至100万令吉之间。

首相纳吉昨天透过国会书面答复说:“半岛的国会选区之中,有85个选区获得100万令吉,其余80个国会选区则获30万令吉。”

“在沙巴、砂拉越与纳闽,有48个选区获得150万令吉,而另9个则获50万令吉。”

中央政府去年发放的选区拨款为100万令吉,朝野选区均一视同仁。 

称朝野选区拨款有落差 



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是询问纳吉,政府在发放选区拨款,尤其是对89个在野党议员胜出的选区方面,是否有新政策?

尽管纳吉没有清楚点明,但拨款较少的选区数目,与民联本届大选在半岛与东马攻下的选区数目,不谋而合。

陆兆福今天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从上述答案,很明显是国阵与民联选区所得到的拨款出现落差。”

陆兆福直呼民联选区遭到歧视,抨击纳吉此举无疑是在报复投反票的选民。

“纳吉要推动‘国民和解’,但讲一套做一套!对在野党选区做出的歧视行动,是对投反票人士进行‘国民报复’。”

批评纳吉比阿都拉还糟

陆兆福也询问政府发放拨款方式是否有新政策,纳吉在书面答复说:“政府在发放拨议题上,并没有推出新的政策。”

陆兆福在记者会上批评,“这意味着,国阵仍延续其歧视民联选区的做法。”

“(但是)纳吉比阿都拉还糟,阿都拉在拨款数额上,至少不会歧视民联选区,只是不允许在野党议员处理这些拨款,而是让各州发展办公室根据巫统区部主席的决定来处理。”

若是一马首相停止歧视

他表示,政府过去每年发放50万令吉至200万令吉给各选区,朝野取得的拨款都相同。

“若纳吉认真看待本身所提出的国民和解,他要成为一个马来西亚的首相,而不是国阵首相,他应该停止这种歧视吹反风选区的做法。”

“作为一个开始,所有222个选区必须给于同样的拨款,且以同样的方式发放这笔拨款,赋予国阵与民联议员权限批发拨款。”

“如果中央政府作出这项改变,那我相信,民联执政的雪州、槟州与丹州也会推动(相同的)政策改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60



雪州储备金月内增1亿达29亿 卡立要提升中央回馈州税收率

李龙辉   2013年7月3日 下午4点23分



雪州政府储备金进一步攀升,雪州大臣卡立今日宣布,雪州储备金截至今年6月30日,已达到29亿令吉。

这比卡立日前所宣布,截至5月31日的28亿令吉,又提升了1亿令吉。

卡立今日在雪州议会回答公正党加影州议员李景杰的提问时指出,雪州政府每个月都会监督储备金的情况,上个月的储备金增加是因为非税收入(Terimaan Bukan Hasil)有所增加。

称储蓄20%收入有好处

行动党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R Rajiv)之后补充提问,雪州政府有否为储备金设下目标?

对此,卡立表示,雪州政府已要求州财政,确保雪州政府将每年不超过20%的收入,作为雪州的储备金。

“州政府把所得到的钱,推出一个平衡预算案,因此州政府必须用完其收入作为发展和行政开支。不过,如果我们将不超过20%的收入存起来,有其好处。”

撤销主题公园免娱乐税

卡立稍后回答公正党美丹花园州议员哈妮扎的提问时指出,为了确保中央政府提高回馈雪州政府的税收率,他将向首相纳吉主持的国家财政理事会,提呈两份建议书。

根据卡立,首份建议书是要求撤销,大马主题公园豁免娱乐税的做法,第二份建议书是向中央政府申请取得一般援助。

雪州继续提升非税收入

他也说,雪州政府于2012年的税收、非征税收入和非税收入,分别是5亿5300万令吉、11亿4600万令吉和2亿5500万令吉。

他比较,2008年的税收,非征税收入和非税收入,分别是4亿9500万令吉、6亿7800万令吉和3亿4300万令吉。

他说,雪州政府将会继续提升非税收入,因为雪州在赚取土价和资源税(royalty)方面,“仍有很大潜能”。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86




雪州非法赌博场所猖獗 邓章钦叹执法成效不彰

李龙辉   2013年7月3日 下午1点00分

雪州非法赌博场所问题猖獗,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指出,州内有多达1435个非法赌博场所,更大叹执法成效不彰,难以根除问题。



邓章钦今日在雪州议会回答伊党中路州议员阿都拉尼的提问时指出,根据雪州地方政府的数据,州境内有1435个非法赌博场所。

其中,根据梳邦再也市议会和八打灵再也市议会的数据,两地分别拥有582个和312个非法赌博场所。

邓章钦也是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研究与考察事务的行政议员,他表示,地方政府在今年首5个月,已采取了多项行动,包括148次上门检查、77次充公行动、向国能公司申请断除非法赌场电源74次、开出49张罚单,以及与警方与雪州宗教局展开联合取缔行动。

须更有效全面执法

邓章钦在回答公正党太子园州议员苏海米的补充提问时承认,尽管这些地方政府已采取多个行动,但仍难以根除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看梳邦再也市议会的数据,有582(个非法赌博场所),如果我们每天都上门检举,一年都走不完(所有非法赌博场所)。”

“我们今天去关掉一间,明天就会多开两间。因此,我们必须想一个更加全面的方法,确保我们有效地执法,解决这个问题。”

针对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R Rajiv)的询问,州政府应如何设法减少雪州子民前往这些场所赌博,邓章钦认为,雪州应加强其“精神、身理、智慧、情绪及社会计划”(S.P.I.E.S)课程,还有通过宗教教育来减缓这个现象。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52



促雪州立法禁止公共场合喝酒 西维尔吁三年内关闭廉价酒厂

李龙辉   2013年7月2日 下午5点31分



鉴于酒后犯罪与社会问题不断,公正党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西维尔今日大胆建议,雪州政府应三管齐下,杜绝这个问题。

西维尔今日在雪州议会辩论苏丹御词时,建议雪州政府制定法令禁止在公共场合喝酒、禁止商店售卖廉价酒,和三年内关闭所有廉价酒厂。

饮酒至深夜摔碎酒瓶



西维尔(右图)声称,本身的服务中心收到很多投诉,指有很多人在公园、游乐场、休闲公园、草场等公共场所,饮酒直到深夜,然后却将这些玻璃酒瓶留在现场,甚至摔碎它们。

他表示,这个问题骚扰了当地居民的和谐与安宁,而小孩第二天到这些游乐场游玩时,也可能会因为踩到这些碎片而受伤。

他进一步说,更令人担心的是,许多饮酒人士都是低收入的印裔,而这也导致他们经常发生家暴的问题。

他也点出,饮酒问题不只是发生在青年身上,这个问题也已经在校园内发生。

公共场合喝酒须申请

对此,西维尔建议,州政府可制定《公共场合饮酒州法令》(Public Drinking Enactment),禁止所有人在上述公共场所饮酒。

他指出,许多先进国家,包括美国、澳洲、加拿大、芬兰、匈牙利、挪威、波兰等国,都已经制定类似法令。

他举例,澳洲的法令禁止人们在公共场合喝酒,甚至禁止人们带酒到公共场所,否则将面对罚款1250澳元的最高刑罚。

“我们必须效仿好的例子,而执法单位必须考虑到,如果有人申请要在公共场合饮酒,或召开私人宴会,民众也必须事先取得准证。”

“一旦这个州法令生效,我们可以杜绝这些公共场合因为酒后所衍生的社会问题。”

可杜绝饮酒社会问题

西维尔也要求州政府,禁止整个雪州的杂货店、中药店和百货公司,出售廉价酒。

他也指出,由于饮酒非常伤身,间接提升人们的健康成本和员工工作效率,因此也建议雪州政府,限令州内所有廉价酒工厂,必须在3年内关闭。

“如果任由这些工厂继续运作,那任何关系到饮酒的社会问题将会继续发生。”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589




伊党再曝露宗教保守立场

邱思祥   2013年7月2日 傍晚6点54分

马华地不佬国会议员邱思祥质疑伊斯兰党尚未执政柔佛州已多次暴露出其庐山真面目,即一步步落实伊斯兰化政策,再次印证伊斯兰党的宗教保守政策。

他今日针对优景镇区州议员的阿都拉胡先表示,身为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柔佛州主席的他,将会在柔州议会內捍卫及关注任何有关伊斯兰教课题,包括争取星期五重新列为柔州周末假期的建议一事发文告如此表示,伊斯兰党迄今仍未放弃伊斯兰化的目标,正一步步的在柔佛建立自己的势力。

“行动党是壮大伊斯兰党的始作俑者,不断纵容和容许伊斯兰党,导致伊斯兰党欲在柔佛推行伊斯兰化的野心日益渐露,早前发生的伊党指肚皮舞表演已违例事件也凸显伊斯兰党欲建神权回教国的野心。

他补充,目前只有吉兰丹、吉打和登嘉楼的周休日落在星期五和星期六,如果柔佛州由民联执政,在伊斯兰党的主导下势必走向宗教保守方向,如同伊斯兰党在吉兰丹所实施的伊斯兰化政策,使柔佛州成为保守落伍的伊斯兰州属。

“柔佛州曾在60年代至90年代初将星期五和星期六列为周末假期,并对经济贸易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工作日只是4天的时间罢了。一旦落实,无论对州属或国家的经济发展都将带来很大的冲击。”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603



抨伊党议员建议柔州周五放假

邓福乐   2013年7月2日 傍晚6点51分

马华百乐区会主席邓福乐指出;柔州一名伊斯兰党州议员诉求该州周假改为星期五,再次证明民联内部潜在着强大的回教化势力,如果成功掌握州属政权,将毫不犹豫推动政治神权化,州体宗教化。

针对柔州优景镇区州议员阿都拉胡先公开诉求;柔州周假从星期日改成星期五,邓福乐抨击伊党是一个消费人民选票,为宗教神权服务的政党,对经济民生建设从来没有做出具体的建议,反而整天诉求生活宗教化。然而,在大选拉票期间,这个诉求宗教化,斗争神权化的政党,却被行动党美化为民主人权的化身,如果柔州成功改朝换代,伊党人选将被赋重任领导柔州政府。

柔州过去曾经把周假订立在星期五,过后国阵政府基于商家民众的请愿,历经种种障碍后,才把周假改为星期日。伊斯兰党的诉求,如果最终演成事实,将对当地的商业生态造成负面冲击,但是,在大选期间公开要求华人投选伊斯兰党的行动党,却不敢正面呛声。行动党领袖诸如林吉祥父子天天发表文告,指点首相应该怎样治国,部长应该怎样管理部门,俨然以首相部长自居,现在是他们两人非讲不可的时候;必须针对“星期五周假”,做出明确的交待。

行动党不断告诉华人,该党在柔州取得亮丽的选战成绩,是独立以来的突破性成就,然而,这项所谓的政治突破都是建立在华人政治荒野化的基础上,也同时协助伊党顺势崛起,为柔州政府带来更多神权宗教声浪。类似优景镇区州议员提出的论调,只不过是一个开端,往后将引发州内伊巫两党展开更多宗教化竞争,造成非教徒权益备受影响,也不能避免的趋势。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601



村长选举用褪色墨,民联自打嘴巴

陈进明   2013年7月1日 傍晚7点03分

马华霹雳州联委会秘书兼全国组织秘书长陈进明挑战民联推翻霹雳州拉湾古打村长选举成绩,并对褪色墨汁事件作出解释并道歉,以示对所使用的不褪色墨汁发现褪色负责。

他说,民联在本届大选中一直不承认选举成绩,认为选委会所采用的墨汁褪色,恐出现舞弊,如今民联在有关村长选举中,已证实所采用的墨汁褪色,拉湾古打村民邝志洪投票后,即刻回家尝试以洗地液清洗手指上的不褪色墨汁,结果手指上的墨汁完全脱落。

他今日发表文告表示,邝氏投票前后不到10分钟内回到投票地点,向公正党霹州副主席郑立慷反映不褪色墨汁脱落的手指,还吩咐邝氏再次涂上墨汁;而务边区国会议员李文材还指邝氏刻意预先涂上含有油质的保护层,才使墨汁轻易脱落的言论不只对投票的村民不公平,也一突显民联的双重标准。

“霹雳公民社会监督地方政府选举联盟协调员郑庭忠还指出,村长选举值得学习的地方,包括推出不褪色墨汁、合格选民查询及算票过程十分透明、还邀请观察员监督投票过程,及电脑系统化登记选票。这项言论在有关选举中,简直是一项讽刺。”

陈进明说,民联对选委会诸多批评,除了不承认大选成绩,咄咄逼人,要选委会总辞,如今拉湾古打村长选举揭发墨汁褪色的事实,民联应该推翻有关选举成绩,以显示民联的立场一致。

他也抨击民联批评和谩骂的功力一流,当本身去执行时,却出现许多问题而自打嘴吧,与其只会辱骂没有建设,不如多做事多服务,为真正需要的人提供服务,惠及人民。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34500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7-4 21: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林冠英惊讶议会省略质询环节 辩称秘书依法律顾问劝告行事

刘嘉铭   2013年7月3日 下午5点53分



继槟州在野党抗议后,槟首长林冠英也表示,对第13届第一季槟州立法议会省略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的安排,感到意外及震惊。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行政权不干预议会事务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被询及时表示,此情况应该可以避免。但根据议会秘书,他是依循州法律顾问的劝告作出上述决定。

“在刘子健于6月28日被委任为议长前,议会秘书负责处理议会的事务,而他只是根据法律顾问的意见行事。”

林冠英说,一般上议会秘书会遵从法律顾问的劝告。

他表示,他们(行政)不应该干预议会的事务。

猜测或赶不及发出通告

询及法律顾问为何发出此劝告,林冠英猜测,议会或因赶不及发通告,告知州议员提呈问题而出现此局面。

“至于真正的详情,我得去了解。”

他表示,上届议员在5月宣誓就职,7月才召开议会。如今,6月28日宣誓就职,7月2日就开幕。

当记者提醒,国会与雪州议会都赶得及时,他承认,槟议会省略询问环节并非寻常的做法。

否认槟州议会民主已死

针对民联后座议员未扮演好角色,在这个事件上保持缄默,并未与在野党携手提出质疑,林冠英则笑说,记者的观点将被采纳。

“至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们承认。”

“如果发生在国阵的地方,他们不会承认。比如马六甲根本没有相关环节。”

不过,他驳斥,槟城在野党领袖查哈拉批评槟州议会民主已死的说法。

“如果死了,他们就不会有机会在议会内发言。”

议会常规允省略问答环节

槟州议长刘子健今早在议员辩论州元首施政演词前交代,省略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不会导致议会不合法。

他接着援引,议会常规117条文及国会下议院议会常规第99A条文,支持以上观点。

他说,由于时间紧凑,议会的议程只包括委任议长、议员宣誓就职、槟州元首发表施政演词、议长宣布及辩论元首施政演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698




揶揄干脆撤销州议会会议 马华领袖轰民联害怕问责

2013年7月4日 下午3点32分



马华拉美士国会议员蔡智勇和亚罗亚也区国会议员古乃光炮轰槟州议会省略口头及书面问答环节,直斥这是是本末倒置、一党独大的傲慢行为。



蔡智勇今天发表文告痛批,槟州议长刘子健以时间紧凑为由,将第十三届第一季议会议程改为委任议长、议员就职宣誓、槟州元首发表施政演词、议长宣布及辩论元首施政演词,取消了向来必须进行的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理由牵强。

他说,纵然国会拥有222位国会议员,国会议员尚可在会议前或会议进行中提出口头及书面质询。因此,他不认为槟州议会没有可以让州议员发问与作答的时间。

蔡智勇批评,作为第二届的民联州政府,应当已有足够经验来调适议会流程,应对时间上准备的问题。

他质疑,槟州政府经常说要透明施政,如果没有任何事情需要隐瞒,何必蓄意取消议员该项环节,致使朝野议员都无法做出提问。

挑战民联建议撤国会答问

蔡智勇挪揄说,若相同的事件发生在国会,民联议员必定会批评那是国阵中央政府傲慢的表现。



“槟州民联以超过三分之二优势蝉联州政权,使得它已成为傲慢的州政府”。

蔡智勇挑战民联,既然槟州民联政府以节省时间为由取消口头和书面质询环节,那么经常投诉辩论环节时间不足的民联国会议员,应当在国会中提出取消上述环节,以让朝野议员进行更多的施政辩论。

“国会开会时间是从早上到傍晚5时30分,但有的时候会延长至深夜,如果民联倡议取消它(口头与书面质询环节),每天可省下一个小时半,以让朝野议员可参与更多的施政辩论”。

斥违反民主讲一套做一套

古乃光今天也发表文告炮轰槟州议会省略口头及书面问答环节是一项本末倒置,一党独大的傲慢行为,并认为如果议员不能提问,不如干脆取消每月举行的州议会,所有事务皆由首长一人说了算。


他指出,州议会是一个为民请命,表达民意的一个平台,行动党口口声声强调民主,并不时指国阵打压在野党议员,可是国阵政府从来没有取消议会的问责的环节,也没有取消议员的口头和书面问答环节。

他说,从此举动可以显示,槟州议会宣告民主死亡,权力已在首长林冠英的领导下越发傲慢自大,说明槟州政府没有贯彻民主精神,反而是讲一套做一套。

应依程序不是议长说了算

古乃光指出,省略口头问答环节是我国史无前例的事情,州议会必须根据流程进行,而不是由议长一人说了算。


“州议会的问答环节是针对州内各区民生问题作出决定和议决,同时让各区议员对政策进行问责的平台,以确保政府公平施政和人民的心声获得上传。”

他说,如今该州议会拒绝让人民代议士提出疑问及给予关于民生问题的回应,不只影响反对党,也影响想要提问的执政党后座议员,此举展现议会民主已死亡。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92



槟法律顾问拒评省略质询环节 刘子健称上任议长前已成定案

刘嘉铭   2013年7月4日 中午12点47分

槟州首长林冠英昨天点名州法律顾问菲查(Faizal Zulkifli)曾劝告议会秘书省略本季首次议会的质询环节,唯菲查今天面对记者多番追问,坚持不予置评。

此外,因省略质询环节而饱受批评的槟州议长刘子健,昨晚也在面子书上解释,当他在6月28日正式宣誓为议长,7月2日议会召开时,有没有“质询环节”早就定案。

他说,昨早只能确认和确定,议会没有质询环节的话,是否能够进行会议。

“依据议事规则和议会常规,这是没问题的。”

“至於朝野议员的质询权,我将确保朝野议员在接著的辩论环节,获得更足够的时间,让他们的提问权利与题目,都可以在此环节提出。”

微笑重复说不予置评

菲查在槟州议会外被记者询及时,只一味微笑重复说“不予置评”。在旁的槟州秘书法里占帮腔说,一切以议长和首长的言论为依归。

当记者表明,纯粹要查证首长的说法是否属实时,法里占表示,他们会向首长了解。

接着,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象征封口说,“不好意思,我们先离席了。”

结果,菲查也尾随他离开。

提呈问题属议员责任

此外,身为后座议员的槟行动党亚依淡州议员黄汉伟表示,根据议会常规第23(1)条文,议员需在开会21天前提呈问题。

“责任落在议员的身上。我问议会秘书,她说没有议员提呈。”

至于为何本身不提呈问题,身为前行政议员的黄汉伟说,由于他初任后座议员,所以未警觉此事。

他不排除,其他议员或在大选后忙着呈报竞选财务报告、设立服务中心及旅行,而忽略了提呈问题。

赞同质询环节很重要

黄汉伟表示,如果有议员提呈问题,行政议员务必要回复。可是,连已担任几届议员的反对党领袖查哈拉也没主动提呈问题。

无论如何,他同意,质询环节对监督行政权极为重要,因此议员须吸取经验记得提呈问题。

他说,是否法律顾问劝告议会秘书取消问答环节的问题,仍有待厘清,但至少议长在辩论环节未限制议员的辩论时间。

“所以,说民主已死是不正确及不合逻辑的。”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66



民联入禀动议呈上特权委员会 梁德明重申不道歉不收回指控

李伟伦   2013年7月4日 下午2点00分



下午6点42分更新

民联国会议员已经入禀一项动议,要求国会把民政党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提呈到特权委员会,以惩罚后者指控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拥有20个外国银行户口,内有3亿3200万令吉资金的言论。

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表示,他已经在昨日入禀动议,要求国会把梁德明提呈到特权委员会。

他说,虽然梁德明宣称引述了《维基泄密》的密电指控安华,但民联的调查发现,《维基泄密》并没有这份密电,足可证明梁德明误导国会。

部落客出身的黄泉安续说,经过他的搜查后,原来梁德明的指控全来自于一些匿名部落格,包括“pengundi setia sungai rapat”与“theunspinners”。

“我发现,梁德明宣称安华所拥有的所有外国银行户口号码,跟上述匿名部落格的言论百分百一样。”

嘲讽应向林苍佑学习



他表示,梁德明(右图)已经是民政党在国会硕果仅存的议员,理应抓紧机会为民发言,而不是在毫无根据下指责任何人。

他嘲讽,梁德明应该向民政党先贤如林苍佑学习,不要让民政党失望。

记者会其他出席者包括公正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与武吉卡迪国会议员三苏。

不道歉不收回指控

另一方面,根据《马新社》报道,梁德明重申,他不会就指控安华拥有20个外国银行户口的言论道歉。

梁德明无惧于可能会面对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置,强调他不会收回有关指控,因为该指控是基于有迹象显示有外国干预我国政治。

他辩称,挑起有关课题,是因为这是重要的课题,也牵涉到国家安全课题。

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提起上述课题后,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要求梁德明作出解释。

梁德明昨天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是强调同样的立场。

他指出,如果调查显示指控不属实,他才会收回指控并道歉。

班迪卡研究后定夺

班迪卡阿敏在定夺此事时说,他将会研究接获的通知书,再采取相应行动。

“目前我无法决定适当的处分,如果尊敬的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道歉,这个课题就此完结……但是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没有说要道歉或是收回言论,因此我会研究有关通知书,再采取相应行
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79



印尼前副总统否认发言挞伐 安华抨击马来报章污蔑报道

李伟伦   2013年7月4日 下午1点40分

下午4点47分更新

随着马来报章最近大肆炒作印尼前副总统尤索夫卡拉挞伐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安华今日反击这些报章的报道不实。

安华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声称,他已经透过电邮向尤索夫厘清所谓的挞伐,原来尤索夫根本不曾发表类似的批评。

根据安华念出的电邮,尤索夫卡拉声称,自己不曾接受任何马来西亚媒体的访问。

相反地,安华续称,只有一个名为阿查哈里(Al-Azharri Siddiq Kamunri)的媒体人联络尤索夫,声称要安排马来西亚媒体访问;不过,尤索夫已回拒此建议。

尤索夫已致函报馆抗议



安华续称,尤索夫(右图)已经针对不实报道,致函数家马来西亚报章包括《新海峡时报》与《每日新闻》,以提出抗议。

本地马来报章最近转载阿查哈里的文章,宣称尤索夫连番批评安华,包括指责后者获得大笔的外国资金援助。

巫统控制的报章《每日新闻》指阿查哈里是《默迪卡在线》网站主编,而安华则指控阿查哈里是巫统部落客。

一开始就不相信抨击他

安华抨击,由巫统控制的网站与报章,通过一系列报道诬蔑他。

不过,安华宣称自己与尤索夫的关系良好,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后者,会如本地马来报章报道般大肆抨击他。

“我跟他关系良好,所以我才给机会他解释。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他会发表这种言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75



公账会主席献议无附带条件 杨巧双强调仅期盼国阵效仿

李龙辉   2013年7月4日 下午3点37分



下午4点41分更新
雪州议长杨巧双否认,本身献议雪州反对党领袖山苏丁出任雪州议会公账会主席,是具有附带条件。

杨巧双今日与雪州副议长聂纳兹米在雪州议会厅外召开记者会,否认山苏丁对她的指责。

“这不曾有任何条件……这项献议是没有任何条件的。”

“我不曾说,你在国会必须(将公账会主席)交给(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我们是说,如果你接下这个职位,那会是好事一桩,其他地方可以看见,我们正在领先。”

她表示,雪州议会是基于三苏丁是反对党领袖,才献意他出任公账会主席。

她继指,本身只是希望,由国阵所主导的国会同样这么做,将国会公账会主席交由在野党国会议员出任。

山苏丁拒任公账会主席

杨巧双之前在雪州议员宣誓就职典礼上表示,她将会晤山苏丁(右图),并献意他出任公账会主席。

惟她也补充,本身希望国阵能在国会也能效仿雪州的做法。

不过,山苏丁不满杨巧双开出这个条件,而拒绝接受此职。

他也声称,就算本身担任公账会主席,但在野党议员人数在该委员会内仍占少数,因此其决定会被推翻。


在野党占据少数是常态

对此,杨巧双就说,根据其研究,这是共和联邦国家的常态,议会特别委员会的成员比例,都会反映出议会朝野议员的比例。

她认为,三苏丁一旦接任公账会主席,那他仍可以做很多事情,来监督与制衡雪州政府。

“你要查这项计划(也可以),你要查那项计划(也可以),这就是(公账会)主席的角色。”

她透露,本身于上周与山苏丁谈论此事时,后者的确有表示,希望能有更多国阵议员在公账会内。

“我当时说,我将会考虑。”

若坚持拒绝就不会勉强

聂纳兹米也说,根据民联后座议员在上届州议会,担任各种特委会的表现看来,他们在监督与制衡州政府方面,都表现得很卓越。

“我不认为,他们与在野党合作监督与执政州政府,会有所阻碍。”

询及若山苏丁坚持不接受辞职,杨巧双表示,那州议会也不能勉强。

但她表示,本身献意山苏丁担任公账会主席的决定不变,同时也没透露谁是他的替代人选。

她非常希望,公账会主席能由作为在野党的国阵议员出任,来监督与制衡州政府。

“我认为,如果国阵能拿下这个职位,那对雪州子民而言是好事。”

两天后提呈公账会动议

她透露,成立雪州公账会的动议,将在两天后的议会中,即雪州政府提呈追加财政预算案并获得通过后所提出。

雪州议会在2011年7月15日,也曾通过动议委任山苏丁担任雪州公账会主席。尽管国阵议员当时开条件,要求公账会内必须要有4名国阵议员,但民联还是靠多数议席,通过这项历史性动议。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7377

三苏丁随后在8月底就正式呈交辞职信,辞去公账会主席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48289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93



“雪州子民不同意罗查里高薪” 卡立指收购行政权属中央政府

李龙辉   2013年7月4日 傍晚7点02分



商业高峰公司主席罗查里高达3340万令吉的优渥薪酬引起争议,雪州大臣卡立重申,一旦雪州政府接管雪州水供公司,就会削减罗查里薪酬。

卡立今日在雪州议会厅外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我认为,雪州子民并不同意(罗查里的薪酬),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们收购(雪州水供公司),我们在计算其价值后,就会削减他的薪金。”

询及雪州政府所要减少的幅度,卡立只说,这“等同于他所应得的(薪金)。”



《当今财经》上个月报道,商业高峰控股最新出炉的2012年度报告显示,商业高峰去年共向全体执行董事支付4021万令吉薪酬,其中一人就获得高达3340万令吉,相信此人就是罗查里(左图)。

这引发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的批评,认为水是公共物品,因此罗查里获得如此优渥的薪酬,是不符合道德且不负责任的。况且,商业高峰之前曾陷入财务困境,因此需要中央政府收购其3亿令吉债券。

无论如何,商业高峰一批小股东今日力挺罗查里“值得”高薪,因为他已经为公司服务20年。

小股东反对使用行政权

这批小股东也宣布成立“商业高峰小股东监督组织”,极力反对雪州政府任意利用行政权力,来收购这些水供特许经营公司。

他们疾呼雪州政府在献购时要捍卫所有股东的利益。

雪州政府从2009年起4度提出献购建议,要收购雪州水供公司(Syabas)、雪州水务公司(SPLASH)、雪州水供财团(ABASS)及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PNSB)。

其中,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和雪州水供公司都是属于商业高峰控股(PNHB)所有,罗查里本身拥有商业高峰控股逾40%的股权。

商业高峰控股持有雪州水供公司70%的股权,剩下的30%股权则属于雪州政府;至于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则是其独资子公司。

水务法令规定属于中央

针对该批小股东反对雪州政府任意动用行政权力收购4家水供特许经营公司,卡立则表示,雪州政府根本没有这个权力。

“我们没有这个行政权力,反而是中央政府拥有这个行政权力。”

卡立说,由于《2006年水供服务工业法令》是由中央政府制定,进而在国会通过,因此该权力是属于中央政府,而非雪州政府。

他指出,该法令允许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权力行使任何事务,来落实此法。

不过,他声称,中央政府已同意,使用行政权力来重组雪州水供工业,而雪州政府亦同意中央政府这么做。

他也补充,中央政府在雪州水供公司拥有黄金股。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23



反对雪州任意利用行政权收购 商业高峰小股东挺罗查里高薪

高嘉琪   2013年7月4日 下午2点09分



下午3点20分更新

正当雪州政府宣称已获中央政府同意讨论水务重组之际,商业高峰一批小股东成立了“商业高峰小股东监督组织”,疾呼雪州政府在献购时要捍卫所有股东的利益。

不过,当询及商业高峰支付3340万令吉的优渥薪酬予其执行主席罗查里是否负责任时,这批小股东却力挺罗查里“值得”高薪。


【点击观看KiniTV短片】

有股息就满意表现



“商业高峰小股东监督组织”(Puncak Niaga Minority Shareholders Watchdog Group)主席莫哈末英兰(Muhammad Imran Abdullah,右图)今日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关心的只是股东利益。

“你须明白,这人是商业高峰的创办人,20年来作出(许多)贡献,所有股东在(6月底的)股东大会都同意(给罗查里3340万令吉),只有非股东才挑起这议题。”

莫哈末英兰也抨击雪州政府指责商业高峰“无能”的说法。


“卡立继续对我们的公司提出没有根据的指控,是不合逻辑的。”

“我们满意商业高峰有限公司与雪州水供有限公司的表现。作为小股东,我们要的只是股息与回酬。”


薪酬问题木已成舟
当受询及商业高峰发3340万令吉给罗查里属不负责任及不符合道德的决定,以及这笔钱是否掏自公帑时,莫哈末英兰就回避问题,反推搪说此事“木已成舟”(it's a done deal),已获股东大会通过。

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昨天表示水是公共货品,因此商业高峰的决定不符合道德与不责责任。他也质疑罗查里的薪酬掏自公帑,因政府曾接管商业高峰高达3亿令吉的债务。



莫哈末英兰今日较早前率领约20名小股东,赴位于首都孟沙的雪州水供公司总部,向商业高峰董事会呈交备忘录,要求该控股在处理收购议题上捍卫小股东权益。

接领备忘录的是商业高峰董事兼雪州水供公司总执行长鲁斯兰哈山(Ruslan Hassan)。雪州水供公司是商业高峰的子公司,负责主要的水供输送工作。

需根据“愿买愿卖”

莫哈末英兰在呈交备忘录后向媒体说,“雪州政府提出任何收购公司股份的献议,必须是公平的,并为所有商业高峰控股股东所接受。”



“作为雪州大臣,卡立(右图)不能任意行使其雪州政府的行政权力,提出不为股东接受的献议,换句话说,若没有根据‘愿买愿卖’原则进行,是不合理的。”

莫哈末英兰表示,罗查里若要脱售其股权,须考虑小股东的利益,否则就是不恰当。


对会晤结果感鼓舞

莫哈末英兰也表示,鲁斯兰的反应令他们感到鼓舞。

“鲁斯兰向我们转述罗查里的话,说罗查里不仅代表大股东而已,他代表的是所有的股东。”

他表示,商业高峰也承诺,唯有当该公司觉得雪州政府的献购“可行”(viable),才会将献购建议呈给股东讨论。

他表示,雪州政府过去曾4度提出献购建议,惟商业高峰认为献购建议不符合股东的利益,因此没有交给股东讨论。

小股东股权逾20%

雪州政府从2009年起4度提出献购建议,要收购雪州水供公司(Syabas)、雪州水务公司(SPLASH)、雪州水供财团(ABASS)及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PNSB)。

商业高峰控股(PNHB)拥有雪州水供公司70%的股权,剩下的30%股权则属于雪州政府,商业高峰私人有限公司是其独资子公司。罗查里在则拥有商业高峰控股逾40%的股权。

根据莫哈末英兰,“商业高峰小股东监督组织”代表130名小股东,他们仍在接洽其他小股东。商业高峰控股的小股东估计掌握公司逾20%股权。

勿用政治力量收购



莫哈末英兰没有明确的表态该组织是否认同脱售两公司,仅促请商业高峰透明处理此事,同时在脱售前须得到股东的同意。

“我们也很殷切期盼(收购计划)能为我们带来良好的回酬。”

其中一名股东洪进翰(47岁,左图)就说,雪州政府不能使用政治力量,在没有给予合理的价格情况下,就逼迫股东接受收购献议。

“请不要用政治力量进行收购,我们没有涉及政治,我们只是生意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81



雪州政府提呈7亿追加预算 巫统议员轰严重超支46%

李龙辉   2013年7月4日 傍晚7点55分



民联雪州政府在第13届州议会首次会议,就提呈了一笔总值逾7亿令吉的追加预算案,结果招致巫统州议员炮轰,雪州政府今年的预算案超支高达46.7%。

雪州大臣卡立今日向雪州议会提呈,总值7亿6144万令吉的追加预算案。

这个追加预算案主要有两大用途,一是承担雪州的免费水计划的开支,二是贷款给雪州政府投资臂膀达鲁英山私人公司(KDEB),收购雪州资产公司(KHSB)。

逾1亿支付免费水开销

卡立指出,其中8300万令吉将用作雪州政府从今年7月至12月,向雪州子民提供首20平方米免费水之用。

他接着说,另外2200万令吉则是今年5月和6月的免费水用途。

4亿借于达鲁英山公司



卡立(右图)继指,雪州政府在这个追加预算案中,将贷款4亿1320万令吉予达鲁英山公司,收购雪州资产公司。

同时,雪州政府也将贷款雪州发展机构(PKNS)8000万令吉,收购八打灵再也市政厅的土地发展Datum In-City计划。另外2420万令吉是贷款梳邦再也市议会,发展雪州行政议会所批准的计划。

卡立说,另外7900万令吉也将用以发展森林,而余下的6000万令吉则是普通开销。

阿兹敏斥“误导”州议会

这项追加预算案在还未提呈州议会,就已爆发争议。卡立的党同僚,即公正党署理主席兼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阿里,日前就针对此事大力挞伐雪州政府“误导”州议会。

卡立于去年11月19日向雪州议会提呈了2013年总值16亿3000万令吉的财政预算案。

雪州政府财案连年超支

此外,巫统伯马登州议员苏莱曼(Sulaiman Abdul Razak)今日在追加预算案二读辩论环节,同样炮轰这个预算案导致雪州政府超支46.7%。

苏莱曼指出,雪州政府在提呈了平衡预算案后,都会在之后的州议会提呈追加预算案,导致每年都超支。

他指出,雪州政府于2009年就面对8.6%的超支,之后在2010年至2012年都一直提呈追加预算案,导致这三年的超支分别是14.9%、13.19%和10.44%。

没有详细规划财政开销



苏莱曼(左图)批评,在野党每年都挑起这个议题,而这也显示雪州政府与卡立,并没有详细规划财政开销,让雪州陷入连年超支的窘境。

“但这一次,雪州政府的超支非常令人吃惊,比2009年至2012年的超支都更高。”

“根据你(卡立)所提呈的追加财政预算案,你是申请7亿6144万令吉作为2013年的开支。”

“这项申请是去年11月所通过,2013年16亿3000万令吉财政预算案的46.7%。”

由于苏莱曼在结束辩论前,今日的州议会已结束,因此他将于明日的雪州议会继续辩论。

无意禁止公共场合饮酒

较早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指出,雪州政府目前并无意发出特别指示,来管制公共场合饮酒的问题。

他在辩论雪州苏丹御词总结环节时说,雪州政府目前已通过地方政府,管制杂货店和便利商店所出售的啤酒。

他指出,这些商店所售卖的酒,酒精都没有超过7%,而若有商店要出售更高酒精的酒,就必须得到地方政府所发出的执照。

邓章钦是回应,公正党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西维尔日前的建议。西维尔当时要求雪州政府,制定法令禁止在公共场合喝酒、禁止商店售卖廉价酒,和三年内关闭所有廉价酒厂,以杜绝酒后犯罪与社会问题。

邓章钦稍后受访时也说,雪州政府并不认同,州内的公共场合饮酒问题非常严重的说法。

“而且,我们拥有足够的法律可以处理这些事情,(若有发生罪案)我们可以通知警方。”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31



“祝贺”梁金福与耀雯父女档 彭州大臣讥行动党奉行裙带

马新社   2013年7月3日 傍晚6点18分



行动党梁金福与梁耀雯父女档州议员今天在彭亨州立法议会会议,成为国阵州议员的揶揄目标。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在问答环节,“祝贺”丹那拉达州议员梁金福及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父女同任州议员,并在同一个议会开会。

他指出,这显示行动党在各层级,包括中央领导层都存在裙带主义现象。

安南自嘲说,“如果我的孩子也成为议员,我完了。”

阿末苏克里也“祝贺”

另一方面,国阵浮罗达华州议员阿末苏克里针对彭亨苏丹阿末沙主持第13届第一季彭亨州议会开幕时,发表的施政御词进行辩论,也向梁氏父女“祝贺”。

不过,梁金福认为这些“祝贺”没有诚意,并表示他感到非常痛心。

梁耀雯在本届大选代父上阵直凉区,以5009张多数票,打败国阵候选人陈天论;前直凉区州议员梁金福则转战丹那拉达,赢得3144张多数票。

梁金福不禁起立反击

在问答环节未能插话的梁金福,终于在苏克里辩论苏丹施政御词时,忍不住站起来反驳说,“为何要祝贺?有诚意吗?我感到痛心,为何不批评政府管理层?如敦阿都拉和他的女婿凯里?或是敦胡先翁及他的儿子希山慕丁?”

苏克里反击,梁金福试图以毫无根据的事情来模糊焦点,因为梁金福之前举例前国家领导人的女婿或儿子,在上述领导人在位时期,他们的女婿或儿子都没有担任任何职位。

梁金福仍不甘心,想继续插话,不过新任议长依萨莫哈末要求他冷静,让苏克里可以继续进行辩论。

苏克里说,“祝贺你。我是衷心的。”

州政府依然关注华裔

另一方面,安南耶谷指出,尽管州行政议会没有华人代表,但州政府还是会关注州内华裔问题。

他说,马华是基于在第13届全国大选无法获得华裔支持,而宣布不入阁。

他说,以他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将负责解决州内华社的问题及需求。

安南耶谷今日在州议会回答丹那拉打区州议员梁金福提问州行政议会没有华裔代表一事,这么说。

梁金福之前提问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州主席及村长没有任何反对党代表。

安南耶谷解释,遴选村委会主席及村长职位不非由州务大臣或州行政议会决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03



声称多数马来选民未支持巫统 劳勿议员承认行动党仍需努力

2013年7月3日 傍晚7点17分

行动党劳勿国会议员阿里夫声称,5月大选出来投票的马来选民,大多数其实都把票投给在野党,并未支持巫统。



阿里夫(右图)是行动党本届国会两名马来国会议员之一。他在辩论元首御词时表示,这次大选共有730万名马来选民出来投票。

“巫统和国阵获得340万马来选票,这意味390万名马来选民拒绝国阵。”

称巫统党员就占320万

他声称,在巫统所获得340万张马来票当中,320万张是来自巫统党员,因为巫统有320万名党员。

“那些口口声声示威马来人而抗议的人,到底是基于什么资格来为马来人斗争?大多数马来人甚至没有和你们站在同一阵线。”

阿里夫也是前巫统浮罗马尼州议员,他在去年初退出巫统,加入行动党。他以本身的部落格名字“Sakmongkol AK47”更熟为人知。

巫统只是代表马来精英

阿里夫表示,巫统和国阵只是捍卫马来精英的权益,并不能解决乡区马来人的基本问题如贫困和福利。

他也承认,行动党还需要赢得更多的马来人的支持,才能赢得更多的议席。

“我们在行动党承认这点。只要马来选民比率增加,我们的胜算就减少。其教训就是如果我们能够加强马来人对我党的信心,我们就能胜出。”

“我们并非要和马来人对抗。我们要更多马来人加入行动党。我们不是马来人的敌人,我们不是元首的敌人,而我们也不是联邦宪法的敌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707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766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7-6 19: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槟州议长不任党职创先例 公青团盼杨巧双考虑效仿

2013年7月6日 下午4点57分





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今日欢迎槟州议长刘子健决定不再参与党选或接受党职的决定,认为这为马来西亚议会历史开创一个好的先例;他也希望,同属民联的雪州议长杨巧双(右图)考虑效仿这个做法,一起落实三权分立。

李凯伦也是马章武莫州议员。他今日发表文告表示,议长是任重道远的工作,他希望刘子健在不参与党选和不接受委任党职后,可以全心全意地推动议会改革,提升州议会的论政质素,继续让槟城引领改变。

他表示,“立法会议长不竞选任何党职和不接受委任任何党职”在马来西亚的历史中开创一个好的先例,公青团欢迎刘子健议长的果断决定,也认为这为国会和其他州议会树立了一个良好的示范。

落实三权分立

“配合民联国会议员日前以议长必须独立及不属任何政党,提名前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卡迪苏莱曼担任第13届国会下议院议长,刘子健以前瞻性思想,以身作则地放弃捍卫峇都加湾区部主席职,同时不会再接受委任党职,值得赞赏嘉许。”

他表示,为促使三权分立(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得以在槟城和马来西亚落实,让民主改革更迈前一步,这是值得学习的榜样,公青团也希望雪州的议长杨巧双可以考虑效仿刘子健的做法,共同为三权分立一起努力 。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960



宣布不参与党选或接受党职 刘子健冀树立议长独立典范

刘嘉銘   2013年7月5日 傍晚7点23分



为了淡化槟州立法议长的党派色彩而树立典范,槟城公正党署理主席兼武吉淡文区州议员刘子健今天宣布,不会参与下届党选或再受委党职。

他今午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表示,虽然不会退党,但他已放弃捍卫峇都加湾区部主席职,同时不会再接受委任党职。

民联国会议员日前以议长必须独立及不属任何政党为由,提名前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卡迪苏莱曼,担任第13届国会下议院议长。

无论如何,国阵提名的班迪卡仍然顺利蝉联议长一职,他以133票对89票击败阿都卡迪。

雪州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也曾表示,在实践西敏寺议会的民主国家当中,议长须辞去所有党职和退党。

担任两届议员已满足

刘子健宣誓就职为议长当天扬言,要议员回归西敏寺制议会的原点。他不讳言,除了要树立典范,也因时间及心态两个因素,而决定不再持党职。

“所谓时间因素是指,我觉得,担任两届议员已经足够了。”

他自认,没有竞选压力。虽不至于淡出政坛,但已做好准备按照党指示转换跑道,如为官联企业服务等。

“是否继续上阵,最终交由党决定。”

厌倦政治的尔虞我诈

至于心态方面,刘子健表示,已经对政党政治上尔虞我诈的游戏感到厌倦,不像一些年轻领袖仍要在政途上冲刺。

但是,他澄清,不是假扮清高或过桥抽板,攀上高职后遗弃党。相反的,他感恩曾与党经历过低潮期,及担任行政议员的机会。

“我希望,至少在任期内树立一个良好的示范。即使不能达到最高境界,至少先踏出第一步。没有100%,也先做80%,呼应反对党领袖要求独立人士担任议长的建议。”

值得一提的是,槟城民联似乎也为推动议长退党的惯例埋下伏笔。槟反跳槽法阐明,如果议员因政党吊销注册及被推举为议长,而更改“党籍”(包括退党),则不必腾空议席。

对首长还清白感释怀

针对首次议会省略问答环节引起轩然大波,刘子健形容,那是一个“遗憾的开始”,不过他并不愿意无礼地批评,在议会交替期引发的状况。

“无论如何,我在既定的局面下确保议会能够顺利召开,同时允许朝野议员畅所欲言。不管是秃头山(山坡非法开发案)或槟政府与芜湖市政府签署备忘录的课题,毫无回避之意。”

针对首长已向议会道歉,他感到释怀,因为纠正了外界对他的批评及误解。

“此事没有影响我与首长的关系,我们合作无间。”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917



雪投资臂膀选前五天收购公司 巫统州议员质疑违反看守原则

高嘉琪   2013年7月5日 下午2点15分

傍晚6点18分更新

巫统伯马登州议员苏莱曼今日在雪州议会质问,雪州政府投资臂膀达鲁英山公司(KDEB)在大选前五天,签署收购雪州资产公司(KHSB)合约是否正当。

苏莱曼今天在辩论追加供应法案时表示,雪州政府昨天提呈的7亿6100万令吉追加预算,包含一笔借给达鲁英山公司的4亿1300万令吉款额,充作该公司收购雪州资产公司2亿5458万股份或56.57%股权的用途。

苏莱曼指出,“两公司是4月29日,即在第13届大选前5天签署收购股份合约。”

剩下2亿是什么用途?



苏莱曼(右图)也质疑,雪州政府下放4亿1300万令吉贷款给达鲁英山公司收购雪州资产公司,但事实上收购费用只需1亿9346万令吉而已。因此,剩下的2亿1954万令吉,到底是充作什么用途?

“在合约拍板敲定后,雪州资产公司的股份在4月30日早上9点半,每股上扬3.5仙至67仙。”

“我要询问的是,收购雪州资产公司的目的与理据是什么?是何时建议要收购的?4月29日签署合约,是不是一个巧合?”
雪州资产公司也是雪州政府旗下的子公司,它原本是通过柏朗桑集团(Kumpulan Perangsang Selangor Bhd)间接持有。在收购计划完成后,雪州政府将更直接控制雪州资产公司。

大臣称将在议会回应

苏莱曼稍后在议会听外向媒体表示,他不知道雪州政府何时批放这笔4亿1300万令吉的贷款,但若是在议会解散后批放,便已违反看守政府的原则,因此要求大臣交待。
苏莱曼也质问,“为什么需要仓促收购,政府应该意识到这将会加剧赤字。”

“还有,雪州政府何时会支付这笔钱给达鲁英山,而达鲁英山接下来会在什么时候支付给雪州资产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雪州大臣卡立也是达鲁英山主席。

卡立受询及在午间休会时受询回应时,表示他将会在议会里回应此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87



雪政府揭拨款遭滥用装修买车 设援助金鼓励民众告Syabas

高嘉琪   2013年7月5日 上午11点57分



下午4点40分更新

雪州政府与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的角力战延续。雪州大臣卡立今天表示,州政府已准备一笔法律援助金,援助对水供服务不满的人民,起诉雪州水供公司。

卡立今早在雪州议会回应有关水供议题的附加提问时表示,这是雪州政府作出的其中一项改革努力,即鼓励民众挺身吹哨(whistle blowing),并透过法律行动捍卫本身权益。

国阵伯马登州议员苏莱曼(Sulaiman Abdul Razak)在附加问题中质疑州政府的做法是否正确,因他觉得雪州政府大可在水供公司违约的情况下,亲自起诉水供公司。

州政府不起诉水供公司

卡立表示,“雪州政府要鼓励(民间的)吹哨行动……雪州政府不插手,只是准备法律援助金而已。”

他指出,这笔法律援助金主要是援助不满水供服务的人士,起诉雪州水供公司。

卡立也指出,州政府有给机会让雪州水供公司改善其服务素质,但后者没有善用这个机会。

给机会却未被全面善用

他在议会上指控,根据《总稽查司报告》,雪州政府于2011年拨出7亿8400万令吉给雪州水供公司,改善无效益用水的流失。

“然而,它只是用了32%来解决问题,根据总审计报告,它把(部分拨款)用来买车与装修办公室。”

“州政府有没有给它机会?有的,但它没有全面善用这个机会。”

无效益水仍超出33%


另一方面,卡立表示,雪州水供公司没有全面遵守它于2004年签署水供合约的条件,当中包括无法在2011年将无效益用水减至20%。

“现阶段,它的无效益水仍超出33%。”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63



怒斥承包商查封市厅怀恶意 邓章钦澄清双方诉讼未完结

高嘉琪   2013年7月5日 下午3点30分



傍晚6点53分更新

沙亚南市政厅前天因拖欠承包商一笔4万令吉堂费,险些面对市政厅大厦遭到查封的窘境;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怒斥,这项查封行动是怀有“恶意的”。

邓章钦今日在雪州议会召开记者会时表示,“我说,这项行动是怀有恶意的,因我接到的报告阐明,(承包商入禀高庭)向市政厅索偿,但市政厅也有进行反起诉。”

他表示,这宗案件已进入仲裁阶段,法庭于2009年在仲裁阶段判对方获取4万令吉。

“为何四年后才行动?”

惟他表示,此案仍处于中间诉讼(interlocutory)阶段,还未正式进入审讯阶段,这案还在进行着。

“这已在之前(2009年)判下来了,为何要在4年后才采取行动?”

邓章钦斥责,这项有关市政厅险遭查封的新闻,予人市政厅被谕令赔偿却无法偿还的印象,他们恶意的作出控诉,就是要打击市政厅的名声。

他表示,尽管承包商在法律上有权去追讨这笔钱,但在民事诉讼中,一般上是等到审讯完结才会结算。

宣称遭拖欠150万令吉

《星报》于本月4日报导,市政厅委任承包商Menara Biru Sdn Bhd在沙亚南第8区为市政厅兴建10间洋房,承包公司业主法兹拉(Fadzilah Abdul Halim)申诉遭市政厅拖欠150万令吉承包费用。
 
报导引述法兹拉指称,“我们是在没有办法之下才查封市政厅大厦....他们只是提出种种藉口。”
 
法兹表指称,“市政厅怎么可以不理会法庭的谕令呢?”
 
报导指称,高庭是在2009年7月15日判决市政厅支付4万令吉的堂费,并在今年3月7日发出查封令。
 
邓章钦表示,他已指示市政厅咨询法律意见,看是否要采取法律行动,入禀诽谤诉讼。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93



林冠英为省略质询环节道歉 委佳日星协调议会避免重演

刘嘉銘   2013年7月5日 上午10点35分

下午3点38分更新

槟州议会省略问答环节遭致排山倒海的批评后,槟首长林冠英今早在总结辩论时表示,尽管行政权不该干预议会,但他仍代表州政府为此不该发生的错误,向议会道歉。

此外,他说,吸取此次经验,槟政府决定委任佳日星行政议员,负责协调议会事务。



槟在野党领袖查哈拉(右图)在聆听解释后表示,那是个很严重的技术错误。不过,她接受林冠英的道歉,同时欢迎委任行政议员的做法。

此外,她提醒,议会切莫重演去年延迟提供答覆及拒绝交代特定敏感课题的做法。

省略问答非新议长决定

林冠英重申,他与行政议会同僚惊讶及无法接受,议会因时间仓促而省略问答环节。因此,他事后要求槟州秘书获取更详细的解释,并发现这与6月28日刚受委的新议长无关。

“传统上,选举后的首季议会最先举行宣誓就职仪式,而不设口头问答环节。”

“但是,如果议会与宣誓就职礼分开举行,则允许有口头询问环节。此情况发生在第12届大选后,即20008年5月2日宣誓就职礼(没有口头询问),而7月5日的开幕礼后有询问环节。”

他说,当时议会开幕与宣誓就职礼相隔的期限,符合21前天通知议员提呈问题的规定。

仅议长能决定接受提问



林冠英(左图右)表示,此次议会或因宣誓就职礼落在6月28日,而议会“同步”在7月2日举行开幕而产生混淆。

“根据槟州秘书及议会秘书,省略问答环节的决定,也是基于6月28日才委任议长。议会常规第25(5)条文阐明,只有议长能决定能否提问特定问题。”

“他有权拒绝任何被视为抵触议会常规的问题,他也可以拒绝,一些不符合议员提问权及蓄意用来干扰议会的的问题。”

“因此,根据槟州秘书及议会秘书的理解及得到的劝告,委任新议长前不允设置口头问答环节。而槟州政府完全接受有关劝告。”

担忧干预议会而未深究



林冠英解释,身为行政权,槟州政府当时未深入研究有关劝告的合理性,因为这是议会的内部事务,须与行政权切割。

“这是个不应该发生的错误,我代表槟州政府向议会道歉。”

他说,为了确保问答环节不会再被省略,槟政府委任佳日星(右图)全权负责议会事务,确保重要的议会民主程序不受影响。

“他将负责研究每项建议和劝告,确保议会民主程序有效地运作,同时在接获议长的指示后与在野党领袖沟通。”

否认变相行政干预议会

林冠英在记者会被询及时否认,委任行政议员协调议会事务,是一种变相行政干预议会或对议长缺乏信任的做法。

“他只是代表政府跟议长协调。所以,我们同样要求在野党领袖参与沟通。”

他说,槟州政府之前全面接受劝告,如今委任曾是执业律师的佳日星协调议会事务,有助深入研究各项劝告,以维护议会民主。

“况且,议会的议程原本就是由政府根据议会常规所制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4852



亚洲时报

洪连辉奉劝陈泓缣做好本份 勿管国会叶娟呈的事

(本报斗湖5日讯)洪连辉奉劝行动党西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做好身为州议员为民服务的本份,勿花费时间关切拿督叶娟呈在国会开会的情形,所谓“自己的东西都做不好,还要管别人的事”。

洪连辉表示,本来不想评论陈泓缣的议政风格,只是洪连辉一而再,再而三接获公眾诉苦,指许多西里丹绒区民生问题无法获得解决,要求洪连辉帮忙。

形成有心的人无权做事,有权的人却好管闲事,放著自己的事不顾,去管别人的事这样的局面。

只因为大家都是道道地地斗湖人,因此明知道好心没有好报,洪连辉也“冒险”跨党派相劝,希望陈泓缣了解本身的州议员职份,若有多余时间,就把心思花在处理西区的民生问题上,而不是对毫无相干的国会事务进行多管闲事的评论。

洪连辉指出,陈泓缣单凭亲反对党的网络新闻与网民的看法,就对拿督叶娟呈的表现评头论足,是否有了解自从拿督叶娟呈任职后,各族人民对她的赞许?以致一些承认在大选中没有投选国阵的人士,也投入拿督叶娟呈的服务团队;一些在大选前大声高喊更换政府口号的人士,也寻找拿督叶娟呈协助解决问题,拿督叶娟呈也不计前嫌,全心辅助。

因为拿督叶娟呈明白,大选归大选,选过了就要全情投入服务之中,脚踏实地的完成大选的承诺,而不是寻找机会玩弄无谓政治,操控人民情绪。

拿督叶娟呈在上任短短一个多月内,就宣布斗湖获得第一所国际大学的批准,偏偏有些议员却只会空谈,像丹绒巴刹的问题,去了三遍可是问题仍然存在,完全没有一点效果。

且不谈陈泓缣本身在州议会中是否称职,如果要评论议员的表现,洪连辉提醒陈泓缣,当年有一位州议员,在州议会中公开承认自己setengah tiang(傻傻),讲了的言论又收回又道歉,但是不久再次又吵又闹,为什麽陈泓缣对这位州议员的表现没有发表一言半语的评论?

更何况,凡仔细聆听了国会当天的开会情况,都会了解拿督叶娟呈是在回答国阵哥力国会议员提问英文教数理计划(ppsmi)的成就时,强调英文教数理宗旨与主要目标是为了提升数学与科学成绩,而不是提升英文的水准,并且打算进一步解说时,却遭到伊斯兰党巴都巴辖国会议员无理的打断,要求副教长回答问题,当副教长表示自己正在回答问题,一班民联议员就趁机起哄,在神圣的国会殿堂中叫嚷嬉笑。

洪连辉,从一名旁观者角度看来,拿督叶娟呈在国会中不理会反对党无理取闹的态度,绝对正确,因为国会是解决人民问题的场所,不是政客玩弄政治的地点,如果拿督叶娟呈继续与这群根本没有意思要针对议题论议的政客纠缠下去,将是浪费人民的时间。

洪连辉对陈泓缣作为一位人民代议士,非但没有将国会上发生的事实真相反映,却落井下石,这是哪一门子的斗湖同乡的跨党派劝言劝语?根本就是在卖弄口舌,彻头彻尾的政治痞子行为!

他再次奉劝陈泓缣,即然借助行动党光环,成功登上州议员的权位,应该尽职守责,视一切西里丹绒区人民的问题为本身的问题。

无论是在朝或在野,只要成为了州议员,都要致力解决本身职权范围内的问题,而不是翻过自己的藩篱,到国会中找人家的问题。
洪连辉说道:[做好你的本份,在下一届人民自然会知道如何作出选择,用不著在这段时间内攻击别人。要明白,你不单是阻止了拿督叶娟呈想尽办法,不浪费一分一秒为民服务的计划;当你千方百计阻止别人服务的同时,也会令你自己的步伐也停下来,受害的将是斗湖与西里丹绒区的无辜人民,包括了你的支持者在内!]



陈泓缣:57万拨款到底去了哪里? 斗湖中央巴刹状况糟 “耗巨资设一马商店不如认真管理公共巴刹”



(斗湖4日讯)斯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表示,沙巴州政府去年耗资50万令吉作为斗湖市区中央巴刹的经常费用开销,另加7万令吉的一次性发展开销,但巴刹的卫生情况糟透、排水沟堵塞、灯光风扇等设备损坏及指示牌不明等,州地方政府及房屋发展部及斗湖市议会有必要向斗湖人民解释拨款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人民感受不到斗湖中央巴刹有所改变?

反观槟城民联政府花费100万令吉装修阿依淡巴刹(Pasar Air Hitam),却让巴刹脱胎换骨。陈泓缣于月前参观槟城阿依淡巴刹,当时槟州民联州政府耗资100万令吉为该座巴刹进行大装修,经装修后的阿依淡巴刹有明亮舒适灯光、设备齐全完备、干净卫生整洁及管理井然有序,使得商贩及消费者皆能在舒适环境下,享有买卖与消费的民生活动。

槟州之行透明化体验收获大

陈泓缣说,这一次槟州之行,给他最大的收获就是“透明化”的体验。他说,“槟城民联政府花费百万令吉装修阿依淡巴刹,人民是可以感受到新的巴刹面貌。可是斗湖中央巴刹去年获得57万的拨款,人民感受到什么?”

也是行动党斗湖支部主席的陈泓缣,是日前在其特别助理谢修荣及行动党沙巴公共投诉局主任、兼斗湖支部秘书陈利发的陪同下,巡视斗湖中央巴刹情况,同时借此聆听小贩们与消费者们的心声。

中央巴刹土著小贩主席扎达也陪同陈泓缣巡视了解巴刹的各种问题,并炮轰指国阵与巫统的议员们不曾下到基层了解实际情况,只懂得在州议会及办公室内满口谎言,大言不惭指中央巴刹状况很好。

在上个月刚举行的第一次沙巴州议会中,西区州议员陈泓缣以书面形式提问州地方政府及房屋发展部部长拿督哈芝芝诺,有关中央巴刹内的天花板、门、风扇、桌子等基设的维修工程一直拖延及耗时,他质询斗湖市议会何时才能完全维修好以上设备?却获得地政部长回复指以上所有的维修工作已经竣工,而新电梯的安装工程也将在今年七月份完成。

不过,陈泓缣在巡视巴刹所获得的结果显示,地政部所谓的“所有的维修工作已经竣工”是具有严重误导性的,因为斗湖中央巴刹糟糕的管理依旧,不但肮脏导致臭气熏天、地面湿滑导致潜在的安全危机、设备陈旧脱落无人更换、天花板脱落逢雨漏水、扶手及桌椅脱落造成危险等,这显示地政部长的书面报告有误导州议会与民众之嫌。

另外,在陈泓缣辩论州元首施政御词时,申论国阵政府预期大张旗鼓宣传“一个大马杂货店”,不如认真管理现有的公共巴刹。因为公共巴刹本来就是提供价廉物美的市集,又何须花费巨资设立“一个大马杂货店”与民争利?

他在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也指出,中央巴刹内因水沟堵塞造成经常有淹水(BANJIR KILAT)问题,然而西巴迪巫统州议员阿都穆易斯毕卓却站起指责陈氏误导州议会,穆易斯坚称本身也是中央巴刹的常客,他不曾看见过巴刹淹水,即使是有,应该也是管理层清洗巴刹地板所造成。中央巴刹土著小贩工会主席札达亲自引导陈泓缣至本来阻塞的水沟,并力挺陈州议员在州议会所言均为事实。斗湖市议会工作人员当时为了清楚水沟阻塞,甚至打破本来的沟渠盖,才能清理。

西巴迪州议员说“即使有淹水,也是清洁巴刹地板造成”的言论,令众小贩哇然。谁都知道中央巴刹年久失修、清洁卫生问题一箩筐。当风扇、灯都布满蜘蛛网,哪来的“清洁地板造成巴刹淹水”?凸现出他的言论根本是自欺欺人。

陈泓缣也在巡视中央巴刹期间,突击检查了该巴刹管理层的行政办事处,并礼貌地要求公务员勿只坐在办事处,应该多点走入巴刹人群之中,了解及改善商贩及消费者的问题。他也召见名叫阿里,负责巴刹电工的维修员,他要求阿里竭尽所能履行职责,举凡接获投诉须在最短时限内更换好相关损坏电器。

陈泓缣称将继续关注斗湖巴刹的问题,任何咨询或投诉,欢迎联络西区州议员陈泓缣特别助理谢修荣(013-8869628)或陈利发(019-8533683),斗湖行动党办事处(089-715717)。或浏览陈州议员面子书(www.facebook.com/foonghin.chan)以获得更多有关斯里丹绒州选区的资讯,包括州议会辩论献词及新闻剪报。



里卡士大树压倒电柱 王鸿俊视察维修工作

(亚庇五日讯)里卡士州议员王鸿俊指出,日前被大树压倒的电柱,预料在今日下午可以完成修复电柱工作。

他是针对昨日大树压倒电柱,导致里卡士国际花园一带面对电源中断事故,于今日到访当地,做出上述表示。

他到访事发地点时,已看到电力局和技术人员在处理修复工作。他也希望电力局能够尽快完成修复工作,以便居民能够不被断电干扰。

他指出,目前当局已经动用两架临时发电机,为里卡士居民提供暂时性的电源。



庇工业园地贱卖? 王鸿俊促州政府解释

(本报讯)以将近四倍超低价格贱价出售亚庇工业园约八十六英亩地段予TC生产有限公司,行动党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促州政府给予交代。

他说,他日前走访工业园时了解到位于第九区的该个地段之现有市价是每平方尺约卅五令吉,而州政府是以廿八令吉特别价招揽外来投资商,但却以每平方尺七令吉五十仙贱价售予该公司?

他指出,若以每平方尺廿八令吉计算,该地段应售一亿四百万令吉,但工业园却以二千八百万令吉贱价出售。

“因此,我们要求担任州工业发展部长,也是工业园主席拿督陈树杰向人民解释此事是否属实,虽然该份售地合同还未,又或可能会在近期内签署,但据我所得到的可靠消息,工业园会以此贱价售出该个地段。”

王鸿俊昨日在行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上述消息时质问,该公司能以如此低价购置该地是否还附带有其他条件?

他亦拋出多个问题要求陈氏作出回应,包括该公司会为本州带来甚麽样的投资和工业发展?若是进军汽车制造行业,为何国产车和第二国产车没有兴趣到来设厂?“更重要的是,若该公司日后基于一些理由要关闭或不再使用该片土地,对方是否只能卖回给州政府?而州政府又会以甚麽价格购回?”

他认为,州政府以如此贱价售卖工业园地段,对工业园的其他以每平方尺廿八令吉或更高价格购地的投资买主是极不公平的,这种做法将会对整个工业园地皮价格带来深远影响。

王鸿俊也揶揄州政府在推动本州汽车业发展方面做得很失败,否则也不需要以如此贱价来吸引一些公司设厂。



黄仕平在国会初试啼声 针对医药服务幽灵选民问题炮轰国阵政府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前午在国会初试啼声参与辩论感谢国家元首御词时,除了怒斥国阵政府草菅本州人命,只让本州仅有一部放射治疗仪器,亦直指本州幽灵选民已危害了本地人投票权利,否则民联可在五月五大选多胜四个国会议席。

他也指京那巴丹岸外来移民比本地公民多出四倍,以致该区国会议员拿督邦莫达「是非法移民所选出来的。」

他说:「沙巴州仅仅有一架放射治疗仪器(Radiotherapy)供癌症病患者就诊,根本就是草菅人命,促请卫生部及国阵政府立即在沙巴州各大医院添购该仪器。

「沙巴的三大医疗问题,包括不够专门治疗癌症的放射治疗仪器,在西马就有廿架该仪器,然而沙巴仅有已经残旧不堪的一架,以及新添购的一架,这是远远不足于应对沙巴州庞大的需求。

「若按沙巴有两百七十万人口,每卅万人就必须要有一架的比例,那麽沙巴州至少要拥有九架该仪器;很可惜的是,卫生部和国阵政府根本就无视人民的利益,任由沙巴州癌症病患者面对冗长的排期等待,有者往往等不到就已经不幸去世。」

黄仕平也是沙巴行动党主席,其演词是于昨日透过沙巴行动党总部在亚庇发表。他指出,目前沙巴州议员每天共有十五至十七人排队等待使用仅有的一架仪器接受治疗,这是供不应求的严重问题,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他也建议,该仪器的购价并不怎麽昂贵,马币两百至四百万元就可以添购一架,站在人民的利益,医疗乃基本需求的立场下,政府责无旁贷,必须要为沙巴州的医院立即添购。

他指出,此外,沙巴各大医院,不仅仅是亚庇,其他内陆区医院都面对严重不足的专科医生;对此,卫生部必须交待,要怎麽样解决有关的问题。

他说:「同时,不只是专科医生,就连医疗助理也在内陆地区严重缺乏!虽然政府有要求刚毕业的医学生到内陆地区实习,但不足够的医疗助理也造成一定的困扰;政府这是否是因为薪金太低,导致没有足够的助理愿意进入乡区服务?

「从皇委会的调查中显示,其中一名来自卫生局的证人就曾经抱怨,非法移民所拖欠的医药费比本地人还要高,非法移民的医疗费已经成为卫生部预算的负担。这也意味著,每年卫生部都喊不够钱买药,这将会威胁本地人民的利益,政府须交待解决方案。」

黄仕平也向国会反映了沙巴选举成绩的问题,他说,根据马来西亚原住民联盟主席珍妮拉欣邦最近在吉隆坡的一场论坛上指出,如果没有可疑选民,民联可多胜四个国会议席。

他表示,这些议席包括保佛、斗湖、哥打马鲁都以及三脚石国会议席,「比如说,在保佛有一千零六十一名可疑选民,但国阵的多数票仅仅是六百七十三张而已。而在斗湖方面,有七千四百七十二名可疑选民,但国阵多数票是四千九百四十七张。」

他亦引述马来西亚选民册分析计划(MERAP)的报告,以及综合在皇委会供证的国家登记局副总监罗斯兰的言论,指如果可疑选民甚至已经多过国阵的多数票,这证明了国阵所胜出的位子合法性是备受质疑的。

他说:「更甚至的是,苏禄军入侵事件发生地的诗南国会议席当中,有七千九百卅四名可疑选民,这是不是一个巧合而已?我认为不,非法移民甚至已经转换成公民的他们,与我国的安全问题是息息相关的!」

黄氏表示,在京那巴丹岸国会选区,总选民是两万四千七百四十七名,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二零一零年的数据显示,当地有三万一千六百零三名马来西亚公民以及十一万五千三百八十四名名外国公民住在当地,这也意味著当地的外来移民比本地公民四倍之多。

他说:「我非常同情京那巴丹岸议员邦莫达,就连谁选自己当议员也不知道,到底是非法移民或外来移民选了他,还是本地人?这也证明,邦莫达的国会议员身份有可能是非法移民所选出来的。」

他强调,我国的未来和方向,如选举选出的政府,应该由本地人所决定,而非这些非法移民乃至可疑选民,他们所获得的投票权是不合法的,「这已经危害了本地人的投票权利,也是为什麽民联频频高喊选举不公的问题,也是淨选盟提出清理选民册的动机所在!」

黄仕平也认为,政府叫人民和民联承认选举成绩,那麽政府也应该接受有超过一半的人口选择了民联,「这也意味著,国阵政府缺乏『合法性』,民联拥有一半的民意,国阵必须要学会与民联共商议题,以及共同决定国家未来,而不是继续无视民联的声音,进而抹杀一半人口的权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5-19 10:22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