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6|回复: 4

[转载] 最低薪资明年起全国统一:每月1050令吉

[复制链接]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7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9-6 15: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最低薪资明年起全国统一:每月1050令吉

发表于 2018年9月5日20:03  |  更新于 2018年9月5日20:05

从2019年开始,马来西亚全国各地包括半岛、沙巴、砂拉越及纳闽最低薪资标准将统一为每月1050令吉。

首相办公室发文告宣布,内阁今日召开会议并通过决议,依据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MPGN)的建议,将最低薪资提高到每月1050令吉或每小时5令吉5仙。

半岛目前的最低薪资为每月1000令吉,而东马现有的最低薪资标准则是每月920令吉。新的最低薪资标准将在2019年1月1日开始生效。

不会津贴雇主

此外,首相办公室也解释,由于政府当前财政情况并不理想,因此政府将不会为雇主提供任何津贴。

“基于政府目前面对的财政困难,政府决定将不会为雇主提供任何补贴。”

“这次最低薪资的调整幅度与国家当前的经济情况相符。我们知道大幅提高薪资标准将会对企业带来问题,甚至影响国家的竞争力。”

“因此,在未来的几年逐步提升最低薪资标准才是恰当的做法。由此,小型企业才不会因为成本大幅提升而被迫结束营业。”

文告亦指出,倘若大幅调整薪资水平除了可能酿成失业潮,也可能造成物价高涨。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执政后将在100天之内统一全国各地最低薪资标准,并且在执政的5年间逐步将最低薪资提升至每月1500令吉。



基薪涨50元忽悠工人,社党抨偏袒资方

发表于 2018年9月6日12:00  |  更新于 2018年9月6日12:13

联邦政府宣布,明年起统一全国的最低薪资,并从每月1000令吉提高到1050令吉。唯社会主义党却炮轰,如此偏低的涨幅简直是在蒙骗工人。

社会主义党劳工部主任西华兰再尼(M. Sivaranjani)今天发文告表示,虽然他们欢迎政府统一半岛、沙巴和砂拉越最低薪资的举措,但50令吉的涨幅却是欺骗大马劳工的大骗局。

她也批评,首相办公室昨天公布的最新数额,完全忽视了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的建议。

“既然如此,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的功能何在?如果咨询各造的意见只是门面功夫,不如干脆解散理事会好了?”

理事会建议1170元

西华兰再尼披露,政府过去两年曾为了设定新的最低薪资,咨询各造的观点。11月起,社党本身也出席了3场由国家咨询理事会和最低薪资技术委员会召开的咨询环节。同时,每次都强调工人真正的困境和分析为何应调高至1500令吉。

“2018年7月17日的最后咨询会上,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建议半岛的最低薪资为1250令吉,沙巴和砂拉越则1000令吉。考虑到需要划一,最终提出了1170令吉的建议。”

“但我们同时发现,资方在所有的咨询环节上都不断游说,提高50令吉就好。如今,我们看到政府照单全收地接受了资方的建议,毫不考虑工人代表的建议。”

“虽然社会主义党要求1500令吉,大马职工总会提出1800令吉,最终却是资方赢了。”

迟调整令劳工吃亏

此外,西华兰再尼提醒,政府应该提前两年检讨最低薪金,并在原定的时限到期后立即调整。别因为政府行政的效率不足,而让工人受害。

“政府每次都需耗时检讨最低薪资。虽然,最初应该在2015年1月1日落实最低薪资制,但政府第一次的研究共耗用了18个月,而迟至2016年7月才落实。”

“原本应该在2018年7月落实的新数额,如今又再推迟至2019年1月,而浪费了6个月的时间。”

“政府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嘲几乎难兑现承诺

随着只提高50令吉,西华兰再尼质疑,工人要如何承担日趋高涨的生活费,尤其是销售和服务税带来的负担。

“此项调薪无助于提高工人的购买力,或刺激整体的经济。恭喜希盟政府,这就是你们为过去61年来渴望改变的人民带来的礼物?”

“再说,随着起步只调高至1050令吉,希盟政府是否将兑现承诺,在一届任期内提高最低薪资至1500令吉。下一次的检讨落在2021年,之后首届任期就结束了。换言之,他们在首届任期只剩下一次调高的机会。所以,2021年会提高450令吉吗?”

“人民已被欺骗!1500令吉的承诺纯粹是花言巧语。另外,别忘了在马哈迪执政的22年期间,尽管工人百般施压,最低薪金法令不曾落实。马哈迪2.0时代显然会延续此戏码。”

首相办公室昨天发文告宣布,内阁召开会议并通过决议,依据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的建议,将最低薪资提高到每月1050令吉或每小时5令吉5仙。

半岛目前的最低薪资为每月1000令吉,而东马现有的最低薪资标准则是每月920令吉。新的最低薪资标准将在2019年1月1日开始生效。



“35元日薪连移工也嫌弃”,MTUC斥希盟背叛贫户

发表于 2018年9月6日13:25  |  更新于 2018年9月6日13:32

希盟政府昨日宣布,明年东西马统一最低薪金标准为1050令吉。大马职工总会(MTUC)痛斥新政府公然侵犯B40低收入群体的基本人权。

“新马来西亚政府对B40群体的持续苦状,麻木不仁且冷酷无情。”

大马职工总会(MTUC)总秘书索罗门今日发文告批评,新政府调涨的最低薪资极其微薄,甚至低于沙巴的贫穷线。

他解释,半岛的最低薪资才涨了50令吉,说明了新政府跟前朝政府一样,只会护着骄纵的商业,而不顾B40低收入群体的生存权利。

而且,东马的最低薪资虽然涨了130令吉(原本920令吉),不过,仍然低于沙巴1180令吉的贫穷线。

薪资不平等愈见明显

索罗门表示,尽管2000年到2008年的劳工生产成长率高达6.7%,可是,劳工薪资的成长率依然维持在2.6%。

“薪资不平等达到顶峰,马来西亚陷入中等收入群,正是因为我们的财富没有平均分配。”

他说,废除消费税并没有让物价降低,而且重新落实销售税,也会更进一步冲击B40低收入群体,让他们陷入债台高筑的困境。

他指出,许多大企业也开始利用机器取代人力,变得越来越不人性,同时也会继续沉迷赚取暴利,而拒绝均匀地分享财富。

“前朝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确保财富均匀分配给马来西亚人民。如今,新政府对穷人的态度似乎也是如此。”

他进一步指出,政府的态度将会让企业变本加厉,拒绝尊重劳工的基本人权。

罔顾国家银行建议

索罗门批评,新政府并没有把国家银行去年的劝告纳入考量,让劳工享有可维持生活的薪资(living wage)。

根据2017年国家银行报告,单身人士在吉隆坡的每月基本收入需达2700令吉,才有可能维持体面的生活。

他说,政府宣布本地劳工的每日最低薪资为35令吉,就连建筑领域的移工和罗兴亚难民也会嫌弃。

他补充,建筑移工现在不会领取少于每日70令吉的工资,而罗兴亚难民的最低要求至少也要每月1500令吉。

批跟前朝政府没两样

索罗门说,马来西亚劳工自1970年代以来就长期面对困境,而他们弃投前朝政府,正是抱着希望新政府能够理解B40低收入群体的困苦。

“低薪资和生活成本高涨,让我们无法过着体面的生活,尽管我们持续贡献社会创造财富,却始终分享不到体面的财富。”

“我们每天靠着借贷收入过活,无法为未来储蓄,而高阶管理层持续支领超乎想象的薪资。”

反观,他点出,最高阶层却按照企业创造出来的“市场利率”,而持续抬高他们的薪资。

他也称,新政府依然延续前朝政府的政策,为了吸引外国投资者,而鼓励廉价的劳动力。

“大马职工会欲提醒,任何政府不尊重劳工,并且任由劳工继续被操纵的话,真实愚蠢到极点,因为劳工会团结起来,对抗那些贬低他们尊严的人。”

拖延检讨落实基薪

索罗门抨击,新政府跟前朝政府一样,不断拖延检讨和落实最低薪金,罔顾贫穷劳工的权益。

他指出,前朝政府前两次检视最低薪金,分别拖延了18和6个月,而新政府明年1月才开始落实,等于又拖延了6个月。

此外,他指出,虽然马来西亚是唯一签署《国际劳工组织公约第131(最低工资确定)》的东南亚国家,可是,却没有履行该公约的基本要求。

根据公约,劳工不是商品,而且劳工薪资不能纯粹从劳工市场的供需原则来订定。

昨日,首相办公室发文告宣布,从2019年开始,马来西亚全国各地包括半岛、沙巴、砂拉越及纳闽最低薪资标准将统一为每月1050令吉。

首相办公室表示,内阁今日召开会议并通过决议,依据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MPGN)的建议,将最低薪资提高到每月1050令吉或每小时5令吉5仙。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执政后将在100天之内统一全国各地最低薪资标准,并且在执政的5年间逐步将最低薪资提升至每月1500令吉。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7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7: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哈迪:若最低薪资过高,大马失竞争力

发表于 2018年9月7日14:09  |  更新于 2018年9月7日14:12

政府宣布明年落实1050令吉最低薪金,引来社党和劳工团体批评涨幅过低。不过,首相马哈迪今日指出,如果大幅调涨最低薪金,马来西亚将会失去竞争力。

马哈迪今日在八打灵再也召开记者会时重提,政府面临财务困难,而且没有能力扩大政府开支。

“有些人认为,最低薪金应该调涨至1800令吉,有的人则说,应该是1500令吉。”

“可是,我们正处困境,大部分的钱用来偿还巨债。即使是偿还利息,已经是一笔庞大支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提高政府开销。”

“而且,我们要记得,我们正和其他国家竞争。如果成本过高,我们会失去竞争力。”

承诺5年内调至1500

政府在周三宣布,从2019年开始,马来西亚全国各地包括半岛、沙巴、砂拉越及纳闽最低薪资标准将统一为每月1050令吉。

不过,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执政后将在100天之内统一全国各地最低薪资标准,并且在执政的5年间逐步将最低薪资提升至每月1500令吉。

这引起大马职工总会(MTUC)与社会主义党等不满。其中,职总批评,新政府调涨的最低薪资极其微薄,甚至低于沙巴的贫穷线。



工作十年移工人头税新框架,雇主扛20%工人80%

发表于 2018年9月24日16:01  |  更新于 2018年9月24日16:03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政府调整在大马工作超过10年移工申请延长临时工作准证的人头税架构,以减轻雇主负担。

他说,通过新架构,每年1万令吉人头税中,雇主只需承担20%,其余由移工自行承担,而之前雇主必须缴付全额人头税。

他说,此举是鼓励雇主留住这些拥有10年经验的员工,他们可以视为熟练员工。

“送走训练有素的员工而聘请没有经验的移工,是不值得的。”

他今日在2018年大马房地产发展商公会(Rehda)总执行长系列座谈会开幕时,这么说。

要降价而非附加配套

此外,林冠英指出,若房屋发展商无法降低屋价,政府可能重新考虑向建筑材料及服务征收销售及服务税(SST)。

他说,政府已采取积极措施豁免税务,目前正在等候房地产业者降低屋价。

“我们要看到价格下降,我对附加配套没兴趣,这是毫无意义的。”

他也提到,政府反对专门为外国人而建的城镇产业发展。

另一方面,大马房地产发展商公会主席孙兴存指出,目前该公会在研究是否可能降低屋价,该报告预计将在近期公布。



亚洲时报

统一全国最低薪 沙巴涨幅130令吉 雷远生:雇主受冲击

2018年9月7日

(亚庇6日讯)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会长拿督雷远生今日表示逐年调整最低薪金及每月一千零五十令吉全国统一最低薪金标准是亚庇中华工商总会意料中的事。

拿督雷远生表示半岛目前的最低薪金为每月一千令吉,调幅是五十令吉(调涨5%)而东马现有的最低薪资是九百二十令吉,调幅是一百三十令吉(调涨约14%)。因此他相信东马一百三十令吉的调幅度肯定会为本州的雇主带来相当程度的冲击,难免为业者造成增加经商成本的经济负担与压力。

他说业者必须谨慎做好准备及寻求应对方案,因为一百三十令吉的调整并不限于新聘的员工,而原有的旧员工薪金也得根据崭新的最低薪金制加以调整,而重新调整整个企业的薪金将进一步加重经商成本,进而带来负面循环式经济效应。他补充:“有些雇主为了开源节流及生存,被逼减少员工人数的变相裁员之可能性是存在的”。

拿督雷远生表示虽然2019年1月1日开始生效的最低薪金制为本州商界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希望会员及商家保持乐观及充满期许的与政府站在一起面对当前的经济局势,并做出恰当的准备,尽量避免裁员或结束营业的行动。

亚庇中华工商总会将会继续积极与政府配合任何足以刺激沙巴经济成长包括塑造亲商利商环境、降低经商成本、招商引资、提高生产率与提升竞争力的相关政策;为发展国家经济做出努力以促进经济发展。



要达到2020宏愿 沙巴要等多21年

2018年9月7日

(本报讯)大马工业发展融资机构最新报告指出,沙巴要等到二零四一年,即是延迟廿一年才能达到「二零二零年宏愿」!

无论如何,该报告指出,大马整体可在二零二二年达到该宏愿目标,其中雪兰莪与槟城两个工业生产为主的州属都不约而同的可在今年、即是提早两年达标。

沙巴雇主总会会长叶竞文昨日指出,以油气农业为主、也是雇用最多外劳的沙巴延迟廿一年才能达到该宏愿目标,显示国内各州属经济结构差异,发展不一致。

他表示,亦因如此,沙雇总一直争取须先确保各州经济发展同步,才能划一全国最低薪金额。

他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叶氏表示,如今已宣布明年一月一日起最低薪金额全国划一为每月一千零五十令吉,雇主们只能兢兢业业的应对企业内员工薪金的涨幅。

他说:「最大的成本将是来自『流动效应』,即是为了要挽留有经验员工避免跳槽,及确保继续保持生产力而必须再增加现有员工的薪金,以使之与新进员工的基本薪金有差别。」

他表示,沙巴农渔牧业共聘请了五十八万名员工,占了全州员工最大比例;服务业乃第二大比例行业,其中批发物流饮食住宿业共聘请了四十七万名员工左右,这两大劳力密集行业如无明显提升机械化生产力,将面对成本上升的挑战。



星洲日报

叶竞文:最低薪制外劳税·沙雇主新年挑战大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7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6: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征聘雇员不应强制谙中文论 朝野青年领袖炮轰赛沙迪

19/02/2019 17:25

(吉隆坡19日讯)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发表“征聘雇员不应强制谙中文”论引起朝野青年领袖炮轰。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和马青总团长王晓庭今日双双针对此事发文告,炮轰赛沙迪种族主义。

邹宇晖认为,聘请谙中文者乃商业考量,促请赛沙迪停止种族言论。

“‘征聘上不应强制须谙华语’是愚昧和充满种族主义的,必须马上给予纠正。赛沙迪不应把企业应聘中的语言条件直接等同为种族歧视,因为大多企业是出于商业考量,即它们业务中需要使用到中文,才做出如此设定,这是技能要求,与要求谙英文一样,而非肤色限制,何来歧视?”

他说,赛沙迪认为仅有驻马的中国企业才需使用中文,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中港台以外拥有最健全的华文教育系统,栽培了许多中文人才。

他说,中文是我国其中一个重要的商业语言,加上近年来中国崛起,本地公司与中资来往更频繁,所以私人企业招聘会中文者没有不妥。

为此,他强烈反对赛沙迪欲对付在征聘中列入中文条件的公司,因为这将剥夺私人企业的商业利益,根本与设立固打制没有区别,会让国家越走越单元,越走越倒退。

“面对巫裔生不暗华语不被聘请的问题,身为青体部长的赛沙迪应该告诉学生尽可能掌握多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事事带着有色眼光诉诸种族主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巫统2.0领袖,背叛各族人民509大选对他的支持。”

另一边厢,王晓庭也批评赛沙迪眼光狭窄短视,如将私人公司聘请职员的条件也牵扯入种族性的思维,非常无理取闹。

她认为,只有种族极端主义者才会将任何事都以种族思维出发。

“每家公司对职员有不同的要求,是应不同市场的需求所定下,这是自由且开放的市场,因此政府当官者不要爽爽就定下条规、设下限制,这样只会让商家无所适从。”

她说,赛沙迪声称能讲一口流利的华语当成聘用的先决条件之举,不应出现在多元化社会的大马,也是一派胡言;因此为所谓多元就是百花齐放,而不是诸多限制,指这不可以、那又不可行,或自己可以、别人不可以。

她指出,如果个人对自己有信心,外界的各种外在因素,都不会被视为歧视自己或针对自己的;反之,只有自己对自己信心不足,甚至过于自大者才会常常认为自己被忽略、被排斥,因此她建议赛沙迪,与其在玩弄种族情绪,不如自己去进修提升自己的能力,加强自信,以便当一名真正的青年领袖。

“赛沙迪在当上最年轻部长之后,让人误以为他是青年的榜样的与模范,甚至期待他以开放的思维,推动国民团结;但是最后却发现,赛沙迪除了是首相敦马哈迪的第一号粉丝,敦马说什麽他都说赞回应之外,其他都一无是处。”

她建议,财政部长林冠英应尽快与赛沙迪见面,教导后者要放下这种落后且愚昧的种族思维,当国民团结的先锋。



我国薪金两年增幅8.2% 私人领域增长8.3%

19/02/2019 14:16

(布城19日讯)根据人力资源部国家薪金指数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期间,我国的薪金增幅为8.2%,私人领域的薪金增长率则有8.3%,比公共领域的7.8%来得高。

他今日在国家薪金指数推介礼后向媒体说,西马的薪金增长率为8.6%,比砂拉越的6.6%及沙巴5.4%高。

他说,国家薪金指数可作为雇主与雇员的参考;询及会否将国家薪金指数作为最低薪金制度时,古拉说,我国已经有最低薪金制法令来依据,无需将国家薪金指数作为强制性依据。

他续说,鼓励女性重返职场,是政府的目标,政府会透过双赢方式鼓励让女性重返职场。

古拉说,在一项由劳资市场资讯与分析(ILMIA)展开的研究也提出了数项建议,包括让60岁以上的员工重返职场。

“我已经指示部门属下机构优先让退休人士考虑重返职场,让他们在更具弹性的情况下工作。”

“例如他们不需要工作8个小时,或许只是3、4小时工作时间。”

古拉认为,许多经验丰富的人才在60岁就被逼退休是国家巨大的损失,因此在一些国家延长退休年龄。

“我们在探讨新加坡的退休与重新雇佣法令的模式,让那些在退休年龄时可延长他们的工作期限。”

国家薪金指数主要领域

(1)服务业
基本薪金指数:+10.2%
总薪金指数:+11.7%

(2)制造业
基本薪金指数:7.8%
总薪金指数:12.1%

(3)采矿业
基本薪金指数:+8.2%
总薪金指数:+1.1%

(4)公务员
基本薪金指数:+7.8%
总薪金指数:+6.4%

(5)建筑业
基本薪金指数:+1.7%
总薪金指数:+6.4%

(6)农业
基本薪金指数:+1.7%
总薪金指数:+3.1%




诗华日报

魏家祥质疑 熟练外劳税务不统一

2019年2月23日

(吉隆坡23日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质疑,延长10年以上熟练外劳工作准证的人头税,为何没有统一標准降至最低的2000令吉。

在財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宣布最新人头税政策后,魏家祥快速在面子书发文嘲讽林冠英,指其人头税政策又出现变化:「到底是『U转』还是『J转』?」

他说,林冠英宣布从2019年3月1日开始,在大马服务超过10年外劳延长工作准证,所需要的人头税从1万令吉降至6000令吉,范围为制造业、服务业(餐馆及清洁领域)、建筑业;农业及园坵业,则从3500令吉降低至2000令吉。

「人头税减少的有效期限只有一年。」

他表示,林冠英不只是「U转」,实际上是一个「J转」,这一决定无法满足全部需求。

魏家祥质疑,既然延长10年以上熟练外劳工作准证的人头税为3年,但为何只降低1年费用,而非3年。

他也指出,人头税均由僱主承担,那么为何不统一標准,即与农业及园坵业领域相同,支付2000令吉人头税,而且这才符合市场趋势。

他说,林冠英应该走到民间与中小企业对话,才会深刻了解他们面对的问题和负担。

魏家祥表示,在去年10月15日开始的国会季度上,他提出了降低人头税率的议案。「最后,政府將农业领域的征税率从每年1万令吉降低到3500令吉。」

「然而,在迫切需要有经验外劳的制造业,服务业和建筑业则不受理,在2019財政预算辩论期间,我没有放弃並反復將这个问题提交给下议院。」

他说,鉴於缺乏外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希盟政府在相关政策上的灵活性有限。



星洲日报

“古拉所提非好建议”·沙雇总呛倒行逆施

2019-02-27 12:50:59

(亚庇26日讯)沙巴雇主总会及大马职工总会沙巴分会今日不约而同,认为联邦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所提的按照不同领域各制定最低薪金制度的建议,并非是个好建议。

沙巴雇主总会主席叶竞文今日形容这是项倒行逆施的做法,并希望政府在最低薪金制度上,能有着更好的方案。

他说,政府在2013年落实最低薪金制时,就已综合各行各业的最低薪金数据,整理出最终的方案。

“当时政府强调,员工们不论任何行业背景,都能享有共同,平等的基本待遇工资,得以应付吃住行这三个基本生活条件。”

“政府也是基于此原因,在今年元旦起把全国的最低薪金统一至1100令吉,尽管各州属在经商成本的市场上有着不同的问题及情况。”

不需官方越俎代庖

叶竞文今日发表文告针对古拉昨日提出按领域区分和制定最低薪金的建议置评时,这么表示。

古拉昨日表示按领域区分较为实际和贴切,并指会把此事带到内阁及与沙砂两州政府讨论。

叶竞文不排除,古拉的相关建议或许是希望能由各个行业在1100令吉的最低薪金上,依据劳动力回酬来决定是否给予更高“入行”工资。

“但这做法也有不当之处,理应任由市场需求原理来决定,而不需官方越俎代庖设定。”

37国家分类拟薪

叶竞文披露,沙雇总于2018年所研究的最低薪金报告显示,全球在落实最低薪金制的208个国家中,只有37个是依行业分类拟定最低薪金。

他认为,每个主行业下都有其他细分的小行业,当局应依据哪个行业作为制定的基础和如何判断此事?

“况且每个行业都有不同劳动力回酬及人力需求,包括雇用本地或外劳,以及员工教育技术参差不齐,这将会增加计算最低薪金的难度。“

叶竞文补充说,政府在落实任何政策前,必须确保在征求意见或研讨数据时,应以兼听则明态度进行,否则只会使市场回到以前看哪个行业的说服力强弱来决定最低薪金的旧路。

陈雪平:生活水平不同 按城郊区分更实际

此外,大马职工总会沙巴分会副主席陈雪平也指出,相较于按领域区分,若按照城市或郊区所需的生活水平来区分最低薪金,会更为实际和贴切。

她表示,若按领域区分,届时当局必须鉴定相关领域的最低薪金是否得以应付城市及乡区的生活水平,无形中增加不少难度。

“城市和乡区的生活水平和消费不同,不过之前在制定现有的最低薪金时,已表明须确保各个领域和地区的民众所得的薪金都能应付他们的生活,这是最基础的,就算新的政策,也必须确保此事。”

陈雪平补充说,沙巴以中小型企业居多,若按照领域区分,或会对中小型造成冲击,因此政府在推行政策或决定前,都应事前作好咨询和研究的工作,不应仓促行事。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7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22: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华裔中位数薪水涨幅最低

2019年10月29日

《2018年大马薪酬调查报告》显示,尽管大马公民去年的月薪中位数增长6.6%,但华裔的涨幅最低,只有0.8%,即区区20令吉而已。

根据国家统计局于10月初出版的这份报告指出,华裔的月薪中位数是从2017年的2440令吉,增至2018年的2460令吉。

整体上,大马公民的月薪中位数是从2160令吉提高至2308令吉,即增长6.6%。

“其他”族群的增幅最高,从1600令吉增长7.9%至1732令吉,土著居次,增长7.1%至2302令吉,而印裔增长5.9%至2122令吉。

在过去4年,华裔的月薪中位数涨幅也是最低,即从2015年的2300令吉,只微涨7%至2018年的2460令吉。相比之下,大马各族月薪涨了19%,当中土著涨28%、印裔20%和其他15%。

资料显示,中位数(Median)是将数据排序后,位置在最中间的数值,即一半的数据都低过中位数。相较于平均数,中位数更能衡量某地区普通民众的收入水平,因为在贫富悬殊的地区,平均数可能被高收入者拉高。

若以州属区分,布城的薪水中位数最高,达3673令吉,接下来是吉隆坡2946令吉和雪兰莪2695令吉。

砂拉越和彭亨的月薪中位数涨幅则排名榜首,即12.9%。其他呈双位数成长的是纳闽11.5%、吉隆坡11.2%、沙巴10.7%、玻璃市10.5%和登嘉楼10.2%。槟城的涨幅则最低,只有2.5%。

高等教育毕业生于2018年的月薪中位数为3648令吉,年度涨幅为7%,中学毕业则涨5.6%至1850令吉、小学毕业生涨8.1%至1518令吉,无正式教育者涨5.8%至1166令吉。

不过,若以月薪平均数比较,华裔于去年的涨幅最高,即从2017年的3254令吉涨至3498令吉,涨幅高达7.2%,接下来是土著7%、印裔6.9%和其他6.8%,而所有族群的平均数从从2879令吉增加7%至3087令吉。

加薪看表现 员工须提高技能

大马中小型企业公会总会长拿督江华强不讳言,在目前经济放缓的局势下,有些员工没得加薪,但表现好的员工工资没受到影响。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加薪需看员工的表现,也不是所有员工工资涨幅会一样。表现普通或欠佳的员工薪水涨幅会受影响,可能没得加薪。

“今年和未来的经济捋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公司及员工都必须转型及提高技能与生产力,才能增加收入。”

他希望,雇主及雇员都能改变思维,共同面对经济的不明确及挑战,如提升创新能力及生产力,未来也必须走向数字化及电脑化,才能提高竞争力及收入。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央理事孔令龙表示,由于华裔的月薪中位数原本就比其他族群高,所以增幅较小。

询及华裔月薪平均数的涨幅比中位数高出许多,是否代表高薪员工的涨幅较高,低薪员工的薪水却没什么增长时,他回答说,由于许多华裔是专业人士或担任高职,而且在城市工作,所以薪水较高。

无论如何,他分析,我国目前有65%劳工在中小型企业工作,但局限是企业的毛利不高,因此无法给高薪,而且竞争性不够强,无法让毛利大大提高。

他说,虽然政府近年来努力推动工业4.0,包括提供低息贷款和税务优惠,但成果并非短时间内可看到。

“最重要的是企业要改变思维,踏上工业4.0的脚步,否则只会原地踏步。大马政府也应积极改善经商环境,以让企业和人民双赢,就能提高人民薪水。”



外劳多层次人头税 业者各有褒贬

2019年3月4日

(峇株巴辖3日讯)政府预计將于明年1月1日落实外劳多层次人头税,受访的各领域业者对此政策有赞有弹,他们皆了解使用外劳维持生產並非长久之计,政府此举是引领国家改变生產模式的开始,但认为政府也应给予许多机械化奖励如税务回扣。

柔南中小企业公会会长陈天聪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外劳多层次人头税政策从长远角度来看,是一项以改变为目的的政策,影响不仅在于成本增加与否,而是一个牵动著各领域未来生產模式的政策。

他认为,这项政策是国家要迎合工业4.0浪潮,减少依赖外劳的表现,製造业或企业若想长久生存下去,就要把现在多劳力生產的模式,改为更有效率的机械化生產模式。

「以前是我们要多少外劳,政府就给多少,但现在政府的举措是要把外劳最少化,但又要达到高效率產出。也许我们可逐步减少百分之十、二十或三十劳力,改为机器取代。」

他说,机械化的前期成本投入確实比劳工成本高,但后期却相对稳定且更具效率及素质,且以会计学角度而言,劳工是支出,机械才是资產。

「现在人力不能再做密集式劳工,而是要转向技术化操控机器,机器前期投入虽比劳工多,但政府也给予许多机械化奖励如税务回扣,取决在于企业愿不愿意改变。」

新山咖啡酒餐商公会財政杨运松则表示,政府实施这项措施有利也有弊,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必须在人力课题上治本,才能真正减少对外劳的依赖。

他说,如今外劳氾滥,更存在许多非法外劳,对社会造成种种负面影响,因此政府首要工作把非法外劳遣送回国,再以合法方式引进外劳,国家才有保障。

他认为,其他领域如农业要聘请本地人工作,確实非常困难,但餐饮领域却是相对容易,因此餐饮业者应踏出尝一步,以僱请本地人代替外劳。

「除了南马情况较特殊,许多人赴新加坡工作外,其他地区如北马及东马,相信还是能找到人手,这么做才能减少外劳控制餐饮业的局面。」

另外,针对政府同意餐馆让外劳担任主厨、帮厨或侍应生职位,杨运松说,这是好事,他讚扬政府规定具伸缩性,让餐饮业者能更弹性地分配工作。

农业难机械化 95%靠外劳

马来西亚菜农总会总会长陈苏潮直言,菜农也希望能减少外劳,因为如今不仅本地人不愿从事农作,就连外劳也不愿进入这个辛苦的领域。

「政府欲落实外劳多层次人头税,此举意在减少各领域对外劳的依赖,但目前农业领域能机械化的都已机械化,很多部分如割菜採收等还是必须依赖人力,目前该领域95%都靠外劳。

他说,对农业领域而言,农民能机械化產出的皆已尽量机械化,惟一些部分仍需依靠人力,因此对极度依赖外劳的农业领域来说,外劳多层次人头税政策肯定会造成负担。

「有鉴于目前整个政策实施尚未明朗化,因此农民尚无法估计受影响的程度。」

陈苏潮透露,目前在菜园工作的普通外劳,每人人头税为640令吉,平均一英亩园地就需要一个外劳,他希望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真正到园里看菜农的操作。

「若还有什么部分能机械化,政府应教导示范,让菜农学习。」

他强调,政府在实施任何法令前,应先与业者交流对话,该会可能將于3月5日会与人力资源部长古拉会面,届时將会向对方反映此事。



全马57城市最低薪1200 雇联批:根本无视雇主困境

2019年12月19日

政府宣布从明年1月1日开始,全国57的主要城市的最低薪资提高至1200令吉,大马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表示,这项宣布使到雇主们处于一个更困难的环境。

他指出,目前有许多大型企业陆续关闭分店,这表明了雇主无法维持日益增加的开销及成本。

“我们也得知已有许多企业及公司存在很多财务问题,即使媒体行业也面对很多问题,其中也有很多公司在进行裁员。”

“如今政府宣布要调涨主要城市的最低薪金至1200令吉,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

三苏丁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认为,政府仿佛无法看见雇主的困境,一心只想要调涨最低薪金制。

他认为,虽然政府表示会给予媒体公司税务减免,以减少开销,但这帮助不大。

最大受惠者是外劳

他也认为,此项宣布的最大受惠者是在我国工作的外劳,而不是本地员工。

“目前来说,都是外劳属于比较低端收入的群体,而调涨最低薪金制的最大受惠者当然是他们,不是我国人民。”

“这样的话,我相信外劳并不会在我国使用那所多得的100令吉,来刺激经济增长,反而在满足了生活的基本需求后,通通把馀款汇回自己本身的国家。”

三苏丁也质疑人资部所宣布的57的主要城市的根据,并表示全国拥有市议会或市政局城市只有15个。

他指出,财政部应在财政预算公布之前,事先与国家薪资咨询委员会(NWCC)对调涨最低薪金制做出讨论与协商。

“该委员会的功能是对调涨最低薪金制进行必要的研究,并提供适当的建议,因此财政部应事先和该委员会讨论。”



星洲日报

沙雇总狠批城市区分最低薪·恐造成工资歧视

2019-12-20 21:00:00

(亚庇20日讯)政府被批未经深思熟虑,就决定以城市及非城市来分类最低薪资,因为好比亚庇和兵南邦只是一线之隔,但前者与后者却是“城市”与“非城市”之分,两地劳工享有不一样的工资,会造成“非城市”劳工心理不平衡。

沙巴州雇主总会今日发文告,抨击最新发布的最低薪金制,将造成工资歧视(Wage discrimination)现象。

沙雇总主席叶竞文指出,以城市与非城市来分类最低薪资,已违背基本工资确保劳工薪资平等的原则。

他说,基本工资的本质,是作为一个薪金基础,让不同背景身分的劳工,享有统一的启始工资。基本薪资绝对不适合拿来解决人们所面临的高昂生活成本,更不能让它成为“城市”与“非城市”基本工资的分水岭。

城市非城市一线之隔

叶竞文表示,由不同地方政府管辖的区域界线往往都以公路为基准,划分而出的“城市”与“非城市”可能是马路的左端与右端而已。

他说,劳工如“不幸”在马路右端“非城市”工作,将妒羡马路左端“城市”的劳工所得更高的基本工资。

“同样的道理,不凑巧的在马路左端‘城市’做生意的雇主,将面临比在马路右端的‘非城市’同行更高的劳资成本。”

叶竞文说,如此相近的距离却造成很大的区别,不但非城市劳工心理不平衡,还因此推高城市雇主的成本而损失竞争力。

“沙雇总奉劝有关单位应事先详细调查与研究这提案,避免制造混乱和工资歧视现象。”

同工不同酬惹困扰

叶竞文也举例,一家公司如在沙巴有多间分行,部分在非城市工作的员工必心有不怠,因其所得的基本工资将比城市分行的同事低,虽然大家都是从事同样的工作职责。

他认为,人力资源部赶在距离2019年底前宣布提高城市最低薪金,有急进和邀功之嫌,不但忽视国家薪金理事会的功能与地位,也忘了2013年推行统一化基本工资的本意。

叶竞文也说,距离2019年结束只剩下不到两个星期,但人力资源部却要雇主们在短促的时间内调整薪金,而且还要面对劳工们因区域分别、对比得失而心存不满的情绪,是造成雇主们极大的困扰,也使得雇主劳工无法安心过年。

人力资源部宣布,从明年起,全国57个主要城市的最低薪金将提高至每月1200令吉,当中包括沙巴3个城市亚庇、山打根、斗湖及联邦直辖区纳闽。

至于其他不在57个主要城市名单的地区,则维持每月1100令吉的最低薪金。

沙雇总认为,以城市与非城市来分类最低薪资,已违背基本工资确保劳工薪资平等的原则。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7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1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新冠肺炎】三苏丁:没像私人界受疫情影响 不应付公务员特别津贴

2020年5月13日

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MEF)批评政府向公务员提供开斋节特别津贴,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私人界员工才应得到更多援助。

该联合会执行董事三苏丁直言,在行动控制令期间,私人界的员工面对减薪,津贴减少或休无薪假期的处境。

“但无论是在行动管制令或有条件行管令期间,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在工资和津贴方面都保持原样,没有受到影响,因此不应再付给特别的津贴,因为公务员实际上并没有遭受任何‘痛苦’。”

三苏丁是在接受《自由今日大马》访问时说,在行管令的局部封锁期间,小商人和自雇人士失去了收入来源。

反之,公务员的特别津贴惠及包括长期,临时和合约员工,以及全薪,半薪和无薪假的人。

早前,霸级市场“迈丁”的董事经理阿米尔便出声呼吁公务员也应分担新冠肺炎大流行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和负担。他说,降低公务员的薪水也是明智的做法,并补充说,省下来的公务员薪金可用于帮助受行管令影响最大的穷人。

他当时的一番言论:“任何收入超过3000令吉的人都应该减薪”,还引起了公务员在社交媒体上的愤怒。



诗华日报

教师薪资低? 李金桦:月薪有3千

2020年7月3日

(布城3日讯)“我要当老师”工委会主席李金桦说,许多家长认为教师的薪资较少,不足以养家糊口,但事实上教师的月薪有3000令吉,这在如今的行情来说其实相当难得了。

他说,华裔子弟不热衷当教师,也有很多家长认为教师的薪资少,但其实不然,因教师的每月薪金有3000令吉。

他呼吁所有想当教师的华裔子弟,参与第二次开放的2020年教师学士课程(PISMP)招生活动。

他今天出席由教育部第一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召开的“我要当老师”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李金桦说,在2018年教师学士课程华小组的名额有1020个,但成功被录取的只有424个,少于50%。

他说,在2019年,华小组的名额有1460个,成功被录取的有1054个。

他直言,今年首次的2020年教师学士课程(PISMP)招生,华小有1310个名额,扣除90个宗教老师,有500名申请者成功被录取。而第二轮的招生,是要填补700个华小组名额。

李金桦也直言,教师都是以学科专业资格在校内执教,他也鼓励新学员去报读比较冷门的科目,例如美术、体育、音乐和特殊教育等。

他举例,华小没有特殊教育这方面的师资,因此父母只能选择把孩子送往国小接受特殊教育。

“报读教师课程的学员少,将来老师就会不足,肯定会影响师资。华小是华教之根,我们必须好好保护。”

因此,他呼吁各方配合教育部第二轮的招生活动,提升教师的专业形象,并希望华裔子弟能够踊跃申请,将填满名额。

此外,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主席拿督王鸿财呼吁学生,选修冷门科目,同时可以选修华文为副科,毕业之后也能够教中文科目。

王鸿财建议开办讲座会与辅导,协助新学员应对教师资格测试(UKCG)。

为了填补2020年教师学士课程的录取名额,教育部再次进行招收2020年教师学士课程(PISMP)的新学员。

想要成为华小老师,包括第一次招生时已经申请,但不被录取,以及错过申请的华裔子弟,可以从7月6日至7月12日期间,通过师范课程网站(https://pismp.moe.gov.my/)申请。

董教总也在今年开始推行“我要当老师”运动,鼓励更多华裔子弟申请教育部的师范课程,成为华小和中学的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8-9 07:1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