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9|回复: 5

缔结连理 巫伊“联姻”

[复制链接]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9-3-7 22: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华日报

缔结连理 巫伊“联姻”

5/03/2019 20:34

巫统与伊斯兰党最高领导层领袖今晚汇聚在巫统总部,两党今日正式“缔结连理”,未来将继续为穆斯林及马来人争取权益。

在金马仑国会议席与雪州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取得双连胜后,国阵气势如虹,传了许久的巫伊合作也在今晚先开新篇章,两党在今晚共派出22名高层领袖出席,他们都是巫伊协商委员会成员,部分代表在下午3时陆续抵达位于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巫统总部。

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以两党“联姻”来形容这一次的会晤,会中将从政治平台探讨未来的合作模式,这是一项无条件的相互合作,包括在补选当中为了马来人及穆斯林的权益奋战。

他说,他们会在国会里设立主要主要委员会及反对党核心小组,但却不会组成联盟。

“主要委员会将由我本人及伊党署理主席拿督端依布拉欣带领。此外,也设技术委员会,并由两党的2位副主席为首,分别为巫统的拿督斯里卡立诺丁及伊党的依德利斯阿末。”

他说,至于委员会成员,则由各党个派出5名最高领袖出任。

“这个委员会将促成我们两党的证实合作,届时委员会将进一步拟定合作框架。”

莫哈末哈山在长达3小时的会晤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表示,有关合作也将促使巫统籍伊党的议员,在国会扮演更好的反对党角色,以监督及制衡执政党。

“我们将成为称职的反对党,针对任何课题展开辩论,并支持及捍卫国家及人民的权益。”

“任何对国家及人民不好的政策,我们将不会同意。”

莫哈末哈山说,两党也达成共识,互相尊重,并为了穆斯林的团结而寻求一个共同点。

“我们的议程并非是要造成马来人对抗非马来人,我们是要团结土著及穆斯林,并且不边缘化种族及宗教信仰者。”

身为“主人家”的巫统,除了代主席莫哈末哈山代表巫统迎接伊党一众贵客外,其他随同者包括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副主席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拿督斯里卡立诺丁、青年团团长拿督阿斯拉夫、妇女组组主席拿督诺莱妮、宣传主任拿督三苏安努亚、最高理事拿督斯里旺罗斯迪、拿督斯里理查马力肯及拿督斯里赞比里阿都卡迪等。

伊党方面则由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领衔,其他出席者包括宗教师理事会主席玛弗兹、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副主席依德利斯阿末、青年团团长莫哈末卡里尔及中委朱迪等。

莫哈末哈山续说,巫统与伊党在雪州双溪甘迪斯补选时“交换戒指”(exchanged rings),到了斯里斯迪亚补选时,我们“订婚”(engaged),之后我们决定“结婚”(married),而今则坐在一起了。

针对巫伊将使用同一标志上阵大选一事,他笑言否认,并表示说这番话的人,应该来自幸福医院(精神病院)。此外,他也表示将全国巡回向党员讲解两党合作的事宜。

依布拉欣则表示,新委员会的会议,将采取轮替方式,分别在伊党总部及巫统总部召开。

“我们并非只为马来穆斯林谋求福利,当我们称呼‘穆斯林群体’(ummah)时,我们其实是在讲全民。”



“巫伊结盟”改变大马政治版图? 希盟至少21国席会受威胁

6/03/2019 14:33

“巫伊结盟”能否改变509后的大马政治版图?依据509大选的成绩分析,希盟现有的至少21个国会议席会受到威胁,这些国席中有两位现任议员是州务大臣,6位是部长。

两名州务大臣分别是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和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查。他们在509全国大选均国州兼打,慕克里以1万8695票攻下日仑,但如将国阵和伊党的得票相加则有2万5242票。

阿末法依查则以3万8661票打下打扪,但巫伊票数相加票数是4万8289票。

这意味,假设巫统与伊党达成一对一出战对垒希盟协议,在不分裂马来票基础下,这两个巫裔社群最为熟悉的老牌政党得票将反超希盟,或可赢得有关席次。

巫统与伊斯兰党周二举行2个半小时会议后,两党在较后的联袂记者会上,宣布展开“更正式”合作,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更形容两党是“结婚了”。

伊巫合作让国阵分别在金马仑和士毛月补选取得二连胜后,已成全国政坛最热课题,一旦两党合作延续至下一届全国大选,是分分钟钟改写选举战绩。

可能受影响的部长选区分别是:赛夫丁纳苏丁(国内贸易及消费部长)、慕加希(首相署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外交部长)、祖基菲阿末(卫生部长)、西维尔(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和丽娜(乡村发展部长)。

上榜的副部长级人马则是人力资源部副部长玛夫兹。可见伊巫合作威力不容小觑,于许多年长的巫裔选民而言,伊巫合作并不陌生,因为伊党曾于上世纪1974至1978年间加入国阵。

受伊巫合作威胁的21个希盟国会议席:
议员         国席         希盟得票         伊巫相加
慕克里(土团党)         日仑         18695         25242
阿米鲁丁(土团党)         古邦巴素         29984         30350
玛夫兹(诚信党)         波各仙那         28959         41791
阿兹曼(公正党)         瓜拉吉打         36624         42543
诺阿兹琳娜(公正党)         防莫         30902         40448
佐哈里阿都(公正党)         双溪大年         45532         46723
赛夫丁纳苏丁(公正党)         居林新市         23159         31184
诺阿敏(公正党)         加央         20909         23771
慕加希(诚信党)         巴里文打         16753         25967
阿末法依查(土团党)         打扪         38661         48289
哈达蓝利(诚信党)         红土坎         21955         31690
赛夫丁阿都拉(公正党)         英特拉马哥打         28578         35143
莫哈末安华(诚信党)         淡马鲁         23998         36828
穆斯里敏(公正党)         大港         17350         23856
祖基菲阿末(诚信党)         瓜雪         29842         29879
西维尔(公正党)         瓜拉冷岳         43239         44858
丽娜(土团党)         蒂蒂旺沙         23840         26546
依丁沙兹里(土团党)         瓜拉庇劳         18045         22192
哈山巴隆(诚信党)         淡边         22435         26031
路丝娜(公正党)         冬牙巴株         32420         36722
沙鲁丁(土团党)         四加亭         21511         22771



势急心慌满街窜 风高酒醉一路飞

2019年3月07日   文:胡一刀

“月光光心慌慌,金马仑、士毛月补选之后,巫统、伊党高调宣告结婚,朝野不少人坐立不安。在朝的敏大人急欲推进马来议程,在野的马华、国大党则施压解散国阵,甚至另行组织新联盟迎战希盟、国阵两头大象?”

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是好莱坞拍了11部系列的经典惊悚片。士毛月补选之后,江湖竟也出现月光光心慌慌效应,甚至朝野政党皆显得急不择途。

尤其,当巫统与伊党宣布结婚了,马来媒体还传出来届大选,巫伊或以统一标志迎战希盟,江湖上不少人顿时坐立不安。

先说希盟部长敏大人,士毛月败选之后马上疾呼,希盟必须推进马来土著议程,以便希盟可以成为马来选民的首选。接着土团党老将莱斯雅丁也称,马来人比较难接受行动党,希盟必须淡化行动党形象。

哎呀,输了一场士毛月补选,就急着推进马来议程?敏大人有没有想过,509大选希盟主要靠非马来票支持才上台?大选胜出后执政,敏大人何以没有感恩非马来人,力推马来西亚人的全民议程?

一句说完,敏大人别把非马来票的支持视作理所当然。敢问敏大人,希盟成立的初衷还在吗?一旦非马来票反感,转投给希盟的对手,别说公正党议席超过一半不见,敏大人分分钟或拱手让出其国州议席?

敏大人派系的公正党华印裔领袖,对他推进马来议程之说粒声不出,是不是认同应重马来票而轻非马来票?

若然,希盟下届大选可以收皮矣。所幸,马老爷虽未回应,但安华却直接打脸,声称马来议程仅属敏大人之说,强调希盟不走种族路线云云。

月光光心慌慌,敏大人急不择途,欲推进马来议程,表面上看似务实主义,实际上却是投机分子?胡一刀不禁省起,509大选前敏大人死命拉拢伊党,也许骨子里敏大人亦认为种族/宗教路线才是正道?

幻想是美丽的,现实是残酷的。巫伊联姻,对马华和国大党同是晴天霹雳。两党为此私下会商,探索另行组织新联盟,而所谓联盟可能是国阵2.0或全新的联盟。

最神是,月光光心慌慌,马华同样急不择途?据称马华犹念念不忘“开除巫统出国阵”。咦,马华真的以为,和国大党联手即可逼巫统就范?

你看,不论开除巫统又或退出国阵,新的联盟或国阵2.0都好,单凭马华和国大党之力,能够在这个江湖中生存吗?马华、国大党,口口声声守护多元团结,但一个是华人政党,一个是印裔政党,多元化路线从何说起?

除非,拉拢一个马来政党加入。只是,马来政党已分成两大阵营,一边是巫统、伊党,一边是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还有其他什么马来政党?又除非,巫统再分裂出新党(凯里?),而又愿意与马华、国大党合作?

别说巫统纳兹里看扁马华、国大党没了巫统无法生存,一般咖啡店口痕友也咸认马华、国大党“死梗”。过去,马华领袖包括魏大人,多在马来票居多的选区中选,一旦失去巫统马来票支持,魏大人还能守护黑水吗?

还有还有,当希盟与巫伊两头大象打仗,这个新联盟能占什么便宜?即便马华、国大党另组第三势力,亦顶多是两头大象中间的一只小鹿?

巫统和伊党,从眉来眼去到偷偷滚床单,如今更高调宣告巫伊结婚了,你说马华和国大党不吃味就假。过去60年两党屈服于巫统淫威,原来竟是没有名和份的男女苟且?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只要遵守国阵与宪法精神 魏家祥:马华能接受与伊党合作

2019年3月08日

魏家祥强调,只要遵守国阵和宪法精神,马华能接受与伊党合作,尤其在关乎普世价值与人民利益的课题上。

他举例废除死刑的课题,马华认为政府不应该仓促行事,伊党过后也认同。他说,假设站在人民的议题上,如83%的人民反对销售与服务税(SST),其实也有合作的空间。

“我们不是要支持这个政党(伊党),但是可以在反对党立场上合作。”

此外,他也强调,伊党不能加入国阵,也没有意愿要加盟国阵,所以有关问题问题不存在。

魏家祥指出,巫伊之间的“联姻”只在政党与政党的层面合作,不代表国阵与伊党正式的结盟。

“只要他们的合作符合宪法框架,我们认为,这没有问题。每个成员党应该要拥有空间,与任何政党合作与配合,但不损及国阵原则。”

他说,以往行动党与伊党合作是有签署协议,但是反观马华却从来没有与伊党签署任何海誓山盟。

另外,魏家祥披露,随着“推动解散国阵”提案在国阵最高理事会没有获得共识,他将在本月17日将会议结果和细节带至马华中委会汇报。

“我在本次会议上也提及案由,如国阵的权力倾斜促成了该提案。”

另外,维尼斯瓦兰则表示,巫伊两党是在穆斯林群体及马来利益上达成合作,与国阵没有关系。

他认为,即便是国大党,假设有共同利益,仍可以接受与伊党合作,而且从反对党角度来看,国阵与伊党携手合作是不错的主意。

对于伊党以推动伊斯兰国为目标,投选伊党等同投选国阵,维尼斯瓦兰认为,诚信党与伊党没有不同,甚至还和行动党及土团党合作,所以这不是问题。

他也质问,行动党在过去的大选也曾和伊党合作,但为何两者的合作不受质疑,国阵成员党与伊党的合作却成了问题?

“为何他们的联姻的合法,我们不是,这不过是游戏规则。我们就是从行动党和希盟出学习而来的,我们要感谢他们。假设伊党可以接纳我们的非伊斯兰教和其他族群,这有什么问题。”



巫伊联姻若持续 来届大选会发生后308效应?

2019年3月07日

在2013年的505大选,民联稳守吉兰丹、槟城及雪兰莪。尽管伊斯兰党因为伊刑法问题与行动党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选择离开,但是已让选民看到改革的希望。(档案照)

巫统及伊斯兰党“结婚”是否催生另一个“后308?”

2008年308大选,由时任首相阿都拉领军的国阵面对当时的民联围攻,响彻云霄的“再转变”口号,虽然未能影响国阵的中央政权,但当时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却连夺国阵5州政权,结束了伯拉的掌政年代。

而11年后的今天(308),伊斯兰党的顺水人情让巫统一洗颓态,巫统从金马仑到士毛月补选的漂亮胜出,也令关心政局者开始思索,下届大选会否是另一个“后308”的催生?

这也令人省思,若巫统及伊斯兰党的“结婚”关系一直维持至下届大选,是否会让大马政权迎来308以后的第二次政治分水岭?

3月8日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成绩,创下50年来的历史纪录,为我国政局开创了一个新格局,也是促成两线制的开端。

当时的308,火箭大军直捣黄龙,将民政党的槟州政权完全封杀,更惨情的是将民政的国州议席连根拔起,自此之后民政连续3战皆墨,写下昨日梦已远的悲歌。

伊斯兰党是308最大的赢家,除了吉兰丹,尚取得霹雳及吉打州的州务大臣位子(霹雳过后因政治青蛙跳糟而再回归国阵手中),而行动党在槟州称雄,公正党则主政雪兰莪州。这个政治突破的契机也催生了两线制的形成。

在308过后,即“后308”的时代,曾经合体的“民联”有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因为伊刑法及其它种种问题与行动党闹得不可开交,导致民联开始处于分裂的阶段。

这也导致2013年的505大选,民联虽然稳守吉兰丹、槟城及雪兰莪,却失去了308时期的优势,只剩下3州属。过后,民联分裂,由伊斯兰党开明派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加上敦马哈迪组织的土著团结党组成“希望联盟”,前任首相纳吉因为一马机构弊端疑云困扰令民心思变,而成就了2018年509的政党轮替,让希盟成为大马政权的继承者。

恐影响巫裔选民偏多州属

政治观察者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坦言,他们不认为巫伊的联手,会带来政治大冲击,但还是无可避免的将对一些州属的政局产生影响。

这包括巫裔选民偏多的吉兰丹、登嘉楼、霹雳;吉打则可能受到莫大的冲击。

据了解,吉兰丹是伊斯兰党的政治发祥地,也是稳定的选票定存州。

吉打州去年的509大选,巫伊两党就获得18个州席,与希盟的18席平分秋色,虽然跳走了两只”青蛙”,形成希盟20对巫伊的16席,但只要马来票出现回流,垮台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说,登嘉楼及霹雳一向是巫统及伊党的势力范围,出现逆流也非怪事。

“除非华印选票对希盟产生质疑与厌倦并转投他党,不然单靠巫伊合作,即使能取得局部的突破也不能与11年前的308同日而语,毕竟巫伊的马来至上与宗教主义,只会令华印选票走得更远而无法产生再次政党轮替的契机。”

针对巫统及伊斯兰党合作,是否真的战无不胜?

政治观察者指这一切可从即将来临的森州昂斗补选,再一次印证各族选票的走向。

他们说,晏斗是马来人占半数的混合区,华印选票占有一定的比重。除非巫伊合作后能取走80%的马来票,不然单靠马来票,并不能确保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胜出。

巫伊合作加速马来票回流

翻开我国的政治历史书,我国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在509大选后,摇身一变成为第7任首相,缔造大马新纪录。

而509大选后的4个月内,先后进行了4场的补选,求变的选民给予希盟最大的支持力度,造成希盟无坚不摧,4比0大获全胜。

原以为这种情况至少可维持一年,可是从金马仑国席补选到雪州士毛月州席补选,情况似乎变了样,接连的两场补选,巫统获得逾半数的马来票支持,完胜希盟的行动党及土著团结团。

从各个投票区的选票分析,可以明显的看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的紧密合作之下,马来票的回流比预期来得快;反观华人票与印裔票仍然是希盟的主要票源,完完全全凸显了选票两极化的发展。

首相兼希盟大当家敦马哈迪认为败选的主因在于巫伊合作及希盟未能兑现承诺所致。

同样是未能兑现承诺,也同样对希盟推出的新政策如强制禁烟、黑鞋措施、援助金不增反减、销售税并不比消费税好等等产生不满,可是为何形成马来票转向,华印票依然留在希盟票仓的现象?

政治观察者认为,这一切全是历史因素使然,马来社会对传统的马来政党如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性质、使命、诉求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与认知。当他们对希盟的马来政党如土著团结党、诚信党及公正党不感到兴趣或有所怀疑时,态度转变是必然的事。

“反观,从独立至今,从联盟到国阵,华印选票到有很大程度靠向当时的反对阵线,主要的原因是不忿巫统的傲慢、贪污、还有顾忌伊斯兰党的宗教至上。虽然当前对新政策存有不满,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下还是持着观望的态度继续给予支持。”

选票两极化高峰期已过去

经过了熙熙攘攘的308、505及509全国大选,随着巫伊现在联手,下届大选会否产生选票两极化的现象?

马来时评人迦马认为,阿兹敏推出马来经济议程或许可以引起马来社会的关注。但是,却也可能打击及影响华社的选票,而林吉祥在这方面的说词,对马来社会不免感到滑稽,越说马来人可能越不相信。

他认为,选票两极化发展的高峰期已过,华人票投希盟已去到最高点,已没地方可去了。“当初的90至95%已是最高点,接下来要持续维持这个支持度已不是那么容易。”

“马来票并没有一窝蜂地倾向巫统及伊斯兰党,如果有就不可能出现希盟当家的景观,不过将来就可能出现力量的对比,就是马来社会会区别巫统、伊斯兰党、土著团结党、公正党或是诚信党的能耐与可信度。”

他说,选票两极化的高峰期是509大选,如今已经成为过去,当中华人几乎完全投向希盟,马来票则是有所选择,所以巫统及伊斯兰党各有斩获,反观国阵内的华印候选人则几乎全军覆没,这就是两极选票的不同点。



卸国阵总秘书无职一身轻 纳兹里:能够畅所欲言

2019年3月08日

随着国阵最高理事会议决拿督斯里东姑安南仍是国阵总秘书后,被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委任的国阵总秘书拿督斯里纳兹里表示:“我并不会因此感到难过,卸下这个职位反而能够让我畅所欲言。”

纳兹里周五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对于上午国阵最高理事会保留东姑安南的决定,他并不感到低落。

“这让我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毕竟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政治家。而且在很多方面,我不顺从但也不叛逆,能够卸下国阵总秘书的职位,能够让我自由表达本身的看法。”

他说,自他担任国阵总秘书后,往往言论都受限于这个职位,让他无法畅所欲言。

“在国阵拥有职位,我不被允许表达自我观点!有时候,我还要表演皮影戏(wayang kulit)。”

他也表示,他对任何人都没有怨恨,因为他在党内、区部及全国大选中都是一名“胜者”。

针对东姑安南依然保留国阵总秘书职,纳兹里认为,他对此事无任何意见,惟希望该职位应交由政坛经验较丰富的领袖出任,他也点名巫统前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

“我希望由希山慕丁出任(国阵总秘书),毕竟他曾担任部长,也是巫统前副主席,也担任数届的(森布隆)国会议员。”

莫哈末哈山周五强调,鉴于国阵任何议决和决定是建立在共识上,他说,国阵总秘书一职仍由东姑安南。



诗华日报

巫统献议伊党 4州组联合政府

2019年3月9日

(马六甲9日讯)巫统及伊斯兰党合作再上一层楼!巫统已提出建议,要在国阵和伊党各別所执政的4个政府,组成联合州政府。

这4个州属,分別是由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和登嘉楼,以及国阵执政的彭亨及玻璃市。

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表示,组成联合州政府的建议已在近期呈给伊斯兰党,即目前仍处于建议阶段,未展开详细的討论工作。

他说,巫统已为此建议成立工作委员会,並由巫统全国副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担任主席,带领巫统与伊党的工作委员会协调。

「巫统和伊斯兰党两党会展开合作关系,组成穆斯林社群联合政府(Kerajaan Penyatuan Ummah)。我们將从登嘉楼开始,再到彭亨、吉兰丹及玻璃市。」

莫哈末哈山也是国阵代主席,他是今日在甲州双溪南眉甘榜峇叻彭湖鲁,与甲州野新区部巫统领袖会面后,如是指出。出席者包括野新国会议员拿督阿末韩查、甲州巫统野新区部署理主席拿督罗斯兰、巫统甲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拉勿夫。

他指出,除了上述个由国阵及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他们也在考虑和探討是否要在州议席数量差距不大,即现由希盟执政的州属霹雳与吉打州,也同样与伊党合作,组成联合州政府。

他补充,伊党和国阵在霹雳及吉打州合共的州议席,与希盟所持有的议席並差距不大。

此外,莫哈末哈山对財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发表的「宣战论」表示遗憾。他反问,如果他叫我国马来人及穆斯林遵从教义,团结一致,是否也可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

「其实这是该名领导人(指林冠英)藏在心里多年的真面目。因此,马来人应该继续努力落实穆斯林社群联盟(Penyatuan Ummah),確保种族及宗教维持强大地位。」

过去,国阵和伊斯兰党在多场补选中合作,並成功在金马仑国席及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取得胜利。

而巫伊两党更在本月5日举行协商会议,並宣佈设立特別技术委员会来展开正式合作关係。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22: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共同敌人面前妥协合作,“国伊配”能否挑战希盟?

黄凯荟  |  发表于 2019年3月8日晚上10点19分  |  更新于 2019年3月8日晚上10点56分

巫伊联姻后,国阵解散不成,马华国大党则通过巫统,间接与伊党结盟。509大选的十个月后,主要在野党经过摸索与磨合,终于走在一块,一个“国阵伊党”的松散联盟俨然成型。

虽然马华中委会还未复核这项决定,但若无意外,国阵三党与伊党联手的局面将至少持续至来届大选。

从最近两场补选成绩看来,这个在野党的松散联盟战斗力十足,为希盟带来强大挑战,似已吹起第15届大选反攻布城的号角。

国阵成员党互相让步

政治时评人陈亚才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点出,在“共同敌人”之前,巫统、马华、国大党及伊党合作并不令人意外。

他指出,如同过往的在野党般,如今的国阵三党与伊党也是基于政治现实而走在一起,以决战希盟。

陈亚才认为,国阵代主席莫哈末哈山今日否定纳兹里的总秘书身份,可被视为国阵为了挽留马华及国大党所做出的妥协;而马华及国大党同意与伊党合作,则同样也是一种互相让步。

“马华与国大党可以接受伊党,某个程度上已经将姿态放得很低,做出相当的让步,主要原因当然是希望四党在一起,能在补选和来届大选提升议席方面的胜算。”

“为了共同的目标,为了共同的敌人,他们能够把彼此的歧见暂时放下。至于他们是否能够长期合作,我想来届大选谈到议席分配这类比较具体的问题时,可能会爆发一些矛盾。”

“国伊配”的两种结果

陈亚才认为,四党结盟若能有效监督执政党施政,这将让马来西亚的民主两线制更加完整。

不过,他警惕,倘若巫伊合作操弄迈向种族及宗教政治,则可能带来不利影响。

“如果这四党能够建立比较强的监督作用,当然有助于让两线制更加健康,更加完整。但是如果巫统和伊党选择走向更种族宗教的路线,对于马来西亚政治发展则不是一件好事。”

陈亚才强调,马华与国大党如今已确认留在国阵之中,这意味着两党拥有“双重身份”,除了扮演着“监督希盟”的角色,也必须在巫统伊党走向种族宗教政治之时,扮演监督制衡角色。

不过,陈亚才也坦言,依据目前的局势看来,巫统在国阵仍旧处于联盟的主导地位,国阵三党“平起平坐”仍有一段距离,马华及国大党是否能真正监督巫伊则仍是问号。

马华国大党必须制衡

另一时评人陈利威同样表示,在野党唯有保持合作,才有执政机会。

“为了保持机会,尽管有分歧,还是会继续合作……至少可以为希盟制造压力。”

跟陈亚才一样,陈利威认为,马华国大党选择留在国阵,就必须扮演监督及制衡盟党的角色。

但相比起陈亚才的谨慎,陈利威则显得较为乐观。

“如果马华及国大党放弃合作,那么就剩下伊党与巫统,这将更有可能把马来西亚推向种族宗教的极端。马华及国大党在其中可以维持平衡,这与以前行动党与伊党合作的情势非常相似。”

陈利威点出,政治局势经常充满变数,因此即便马华及国大党今时今日势力薄弱,但他仍然看好两党未来仍能发挥制衡效果。

“其实政治局面是会转变的,虽然希盟目前仍然获得大多数非穆斯林的支持,但是如果他们表现不佳,局势是会转变的。所以,虽然马华和国大党势力渺小,但这不是永远如此的。以前行动党也曾经输到剩下几个席位,在槟城甚至剩下一席。”

“在这种变动的局势底下,马华及国大党如果采取更积极主动的态度。我认为,马华及国大党毕竟存在已久,也有一定的代表性,只是因为国阵的贪腐把它们拖下水造成现在的局面。如果希盟继续表现不佳,未来有一天仍旧可能风水轮流转,谁知道呢?”

理论上有机会夺布城

然而,从过去记录看来,在巫统一党独大下,马华国大党制衡力不足,如今加上巫统的“新欢”伊党,巫伊两党势必走得更右。

从大选后至今,巫伊两党不断炒作族群课题,从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到消拯员穆哈默阿迪事件,不断以种族与宗教课题攻击希盟。

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Ibrahim Suffian)指出,巫统及伊党的联手合作将进一步加剧种族政治气焰,加深不同族群之间的分化对立。

然而,他坦言,巫伊联手,确实为希盟带来强大挑战,理论上而言甚至有机会在来届大选翻身,夺下布城。

“全国约有100个国会议席的选民结构是马来选民超过70%的,如果巫伊合作,理论上他们可能在这些议席毫不依赖非马来选票取得胜利。”

“第14届大选之中,巫统及伊党囊括了75%的马来选票。如果他们能够继续维持合作直到第15届全国大选,则意味着他们有机会拿下这100个马来选民占超过70%的国席。”

依布拉欣苏菲安续说,假如巫伊有望在半岛夺下这100个国席,则两党也将能与沙巴及砂拉越其他政党共同组成新政府。

马华国大党沦为附庸?

但对于马华与国大党的角色,依布拉欣苏菲安则认为,马华及国大党如今等同于置身附属位置,恐怕难以发挥作用。

“马华及国大党如今选择与巫统及伊党站在一起,这等同于在这场争取马来选民的游戏中,将自己置于附属的位置。”

“我认为,马华至少应该要有勇气独自走出来,那么它就不再需要为巫伊的事道歉。况且,马华的主要竞争者是行动党,这并没有跟巫统重叠。”

希盟应搞好经济民生

依布拉欣苏菲安也点出,希盟政府第14届大选主要依靠非马来选民的支持执政,而如今面对巫伊携手的共识,希盟不可能在种族及宗教课题上与巫伊有效竞争。

他认为,希盟唯有尽速落实改革,才能挽留民心。

“我认为,希盟有必要快速落实经济福利相关的政策。希盟的主要支持来自于非马来选民,它无法有效地在种族和宗教基础上(与巫伊)竞争。因此,希盟必须照顾到务实的选民所关心的问题,以证明自己是更好的选择。”

“第14届大选期间,希盟在雪州获得40%的马来选民支持,而全国则仅获得低于25%的马来支持率。希盟在雪州的成绩证明了这一点,希盟应当考虑更为中间偏左的社会经济政策,以赢取选民的信任。”



霹行动党:马华138次将巫伊比作塔利班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03月11日14:11

霹雳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抛出“塔利班论”引来巫统与伊党反击。霹雳行动党指,马华过去至少逾百次将巫统与伊党比作塔利班,并质问两党是否会叫马华收回声明。

霹雳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今天发文告声援倪可敏,指通过网络搜索得到的结果,马华领袖过去曾经高达138次,无论是明示或暗示,把巫统和伊党形容类同塔利班。

引述旧报道举证

张哲敏举例,《星报》在2016年报道,伊党当时拆除竖立在瓜拉登嘉楼市中心交通圈上已25年的海龟塑像时,前马华会长廖中莱就表示,马华“不相信塔利班的方式。”

张哲敏也引述《星报》在2015年的一则有关登州政府建议羞辱不参与周五膜拜的穆斯林报道。当时,马华伊斯兰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颜炳寿也批评,由时任国阵政府所提出的该项建议,犹如“塔利班式”的做法。

此外,张哲敏接着引用马华副主席郑联科在2017年发表的声明,暗示行动党与伊党断绝关系后,反而变得更‘塔利班友好’。

他也举出,国阵在2004年于报章所刊登的广告,以呼吁华裔选民支持国阵,以免华人的宗教信仰与文化受到威胁。在该报章广告中,更引述塔利班在2001年摧毁阿富汗巴米揚谷內山崖上的兩尊立佛像一事。

他称,上述都是马华当时反对伊党的运动,且都被记录在马来西亚综艺博客(Variety Malaysia Blog)中。

质疑会否收回声明

张哲敏说:“这些只是马华把伊党和巫统比作塔利班的部分声明。”

张哲敏也质疑,随着巫统与伊党已“结婚”,巫统前主席纳吉与巫青团长阿斯拉副是否会要求马华收回这些声明。

倪可敏是在上周五说,一旦巫统伊党执政,马来西亚将成为阿富汗的塔利班,永远走上不归路。

虽然倪可敏言论只在中文媒体见报,但也已受到巫统及伊党领袖的关注,多名领袖纷纷抨击倪可敏,更指其患有伊斯兰恐惧症。



“毫无顾忌他人感受”,行动党严厉训斥周忠信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3月16日14:30

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发文告评论基督城恐袭事件,提到巫伊结盟而掀起巨大争论。虽然周忠信已经撤回文告及道歉,但行动党今日依然严厉训斥周忠信。

柔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今午发文告,严斥周忠信“毫无顾忌他人感受的言论”。

他说,周忠信的失言,已带来严重伤害。

“虽然周忠信已撤回了文告,并向社会大众三度道歉,但我们还是必须承认和面对这次失言的严重性和伤害。我在此严斥周忠信毫无顾忌他人感受的言论。民主行动党严正看待这次的事件。”

谴责基督城恐袭

刘镇东重申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代表全党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严厉谴责造成无数死伤的基督城清真寺枪击事件。这不只是一项针对基督城穆斯林社会的罪行,而是一项针对全人类的罪行。”

“没有任何宗教允许人们向无辜者施加暴力,这次的袭击案违反了所有宗教的教义。”

刘镇东也再一次声明,行动党大力谴责发生在基督城的恐怖袭击。

至少49人遇害

周忠信昨午发文告评论基督城恐袭事件,当中提到巫伊结盟,声称巫伊结盟鼓吹种族与宗教主义政策,或会遭外国宗教组织的利用。

掀起争议后,周忠信在约3小时后,再发出讯息撤回文告,同时声称为所引起的误解,深感抱歉。到了深夜,他在面子书专页再刊登正式文告,再度表达深深的道歉。

昨日,基督城的两座清真寺发生枪击案,至少49人遇害。

根据马来西亚外交部,2名马来西亚公民在事件中受伤。但媒体报道指出,可能还有第三名受伤的马来西亚公民,但目前不清楚其伤势和情况。



诗华日报

发表伤害穆斯林感情的文告 火箭议员再次道歉求原谅

2019年3月16日

(吉隆坡16日讯)因发表“巫伊结盟恐鼓吹极端主义论”而遭各方谴责的行动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第二度道歉,以请求各造原谅。

据《当今大马》报导,周忠信昨晚深夜以马来文和中文再度发表文告。

他说,纽西兰基督城恐袭事件是让大家都难过的悲剧。

“我强烈谴责极右派白人恐怖分子的暴行,愿死者安息,伤者早日康复,对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我的初衷是要提醒大家防范极端分子。但我的文字表达,却让人误解了我的原意。在此,我深表歉意。

“(之前的)文告伤害了国人,尤其是穆斯林朋友的感情。我在此深深的道歉,并请求各方原谅。”

此前,周忠信发表文告时说,巫伊结盟鼓吹种族与宗教主义政策,或会遭外国宗教组织的利用,但这个言论掀起争议,周忠信立即撤回文告并道歉。



东方日报

倪可敏塔利班论 行动党內部有意见

最后更新 2019年03月10日 18时55分

(吉隆坡10日讯)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所发表的「塔利班论」,不但遭来巫统与伊斯兰党领袖群起炮轰,也引发行动党內部各执一词。

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兼巴罗州议员谢奥马表明,反对倪可敏將巫统与伊党標籤为塔利班的举动;行动党社青团长则力挺倪可敏,坚称伊巫结合与塔利班相同。

谢奥马提醒,行动党不只代表华族,而是超越种族和宗教界限,代表全民。

「行动党长期被政敌誹谤为沙文主义政党,必须理解,极端言论对行动党百害而无一利,反而难以破除其他人对党的偏见。」

他说,就如行动党不愿被政敌標籤为共產党一样,行动党也不应隨意將其他政党標籤为塔利班。「我们要成熟,就要脱离肤浅和狭义的思维模式。」

他说,现在行动党已经是执政的政府,对于政党政治、人民及政务等时事课题,必须谨慎发言。

「我们不能以毒攻毒,使用极端言论来对抗极端言论,我们身为马来西亚人的领袖应该拒绝这样的態度。」

他发文告说,对于巫统与伊党的最新政治发展一事,应该保持谨慎,不要效仿他们,种下种族间仇恨和偏见的种子。

「在我国的制度下,巫伊合作没有违反民主,我们不应隨意標籤为塔利班。」

李存孝却表示,巫统与伊党联手,表面上以团结穆斯林群体为名,实则只是一场追逐名利、贪恋政权的戏码。

「一方面,伊党经常向理念不同的一方冠上『异教蒙昧者』之名,更把行动党標籤为「必战之异教蒙昧者』以进行攻击。」

他说,由此足以显现,伊党思维狭隘並极度崇尚极端主义,一旦事与愿违,伊党唯一的对策便是宣战。

「纵观阿富汗,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在战爭中狼狈为奸。同样的,塔利班使用残暴手段达到斗爭目的,更甚的是塔利班已被归类为极端武装组织。」

他表示,如今连邻国都在积极呼吁穆斯林勿再使用具有羞辱意味的异教徒字眼之时,巫统和伊斯兰党还在继续煽动著极端主义。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30 23: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国会高唱《Sumandak》 诺丽达:若巫伊合作执政沙 民族传统文化恐消逝

2019年3月22日

亚庇22日讯|丹南国会议员诺丽达在国会,高唱沙巴本土歌曲《Sumandak》,质问若伊斯兰党进入沙巴,沙巴人民是否还能有电影院以及举行选美比赛?

诺丽达表示,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为单一种族和信仰斗争的模式,都不适合沙巴,也不能在沙巴生存,因为沙巴拥有与西马不同的历史文化及生活方式。

忧禁选美等娱乐活动

她说:「京那巴登岸国会议员(沙巴巫统主席拿督邦莫达),昨日很有自信表示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在沙巴并没有问题,请问他是否有问过他的后辈和亲戚,以及沙巴人这个问题,伊斯兰党若进入沙巴,我们就不能去看电影了,虽然我年纪不小,但我有时还是会去看电影。」

她说,选美活动也是沙巴的文化,如果伊斯兰党统治沙巴,选美比赛就被禁止举行,说到这里,诺丽达就在国会清唱几句沙巴人耳熟能详的《Sumandak》。

「我无意要侮辱其他人的宗教,但我要强调沙巴有本身文化和自由的生活,这种文化具有悠久的历史,也是宪法所保障的。」

修宪保障沙权益

她也对联邦政府将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感到高兴,她说,希盟执政不到1年就修改这项条文,是一项显著的成就。

她认为联邦宪法1(2)条文的修正案,是为沙巴取得立国时承诺的权益铺路,对沙巴意义深远,包括要取得石油及天然气税、移民权及公共领域等。

「我希望当这条法案在国会提呈时,国会议员都能赞成通过,不要杯葛,以尊重沙砂的权益,这些权益是沙砂领袖在立国时的意愿。」

尽速拟社媒法

另外,诺丽达也建议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透过大马通讯委员会,尽早拟定监督社交媒体的法令,以免有不法份子滥用社交媒体,破坏国家的和谐,特别是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

她说,根据资料,2017年至2018年之间,大马通讯委员会针对47宗滥用社交媒体的案件展开调查,有3047个户口被鉴定为假户口,并透过社交媒体国际公司将1163个户口关闭,但这些都不足够。

须更多拨款维修残校

在基设方面,她要求联邦教育部拨出更多款项,以修建沙巴的破旧学校,同时也修建巴达士河岸马路,同时也要求拨款协助沙巴的可可及咖啡豆小园主。

对于联邦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表示,我国应尝试开发种竹业,她也表示赞成,她说若研究竹子市场,在菲律宾及其他国家,种竹也是带来巨大利润的农作物。



「没有一个国家是由少数民族治理」沙比里:推翻希盟是巫伊的“圣战”

2019年4月1日

(吉隆坡1日讯)巫统代署理主席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巫统与伊斯兰党的斗争仿如“圣战”(Jihad),目标是要推翻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执政党。

据《透视大马》报导,依斯迈沙比里说,政府如今由非巫裔主导,拥有最多议席的是行动党。

“没有一个国家是由少数民族治理,所以我把我们的斗争视为‘圣战’,而这个斗争是要推翻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执政党。”

“当他们执政时,由于内阁是由行动党主导,所以马来议程被搁置。”

依斯迈沙比里昨晚出席一项穆斯林座谈会时,如是指出。

他说,巫伊合作,不仅能够重夺雪州,也能重新入主布城。

他说,在雪州的56个州议席中,其中34个议席以马来人占多数;而在全国126个国会议席,也是以穆斯林占多数。

“如果选举没有出现三角战,我们有机会赢得32个议席,我们有126个以穆斯林超过50%的国会议席,只要我们成功执政,东马一定会跟随。”

“如果我们能妥善分配议席,我相信我们能在雪州取得胜利,而这样的合作模式,也能够在其他州属取得胜利。我们已经计算,这样的合作模式,绝对有机会攻下布城。”

林立迎要求撤回言论

不过,依斯迈沙比里这番“圣战”言论惹来批评,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限依斯迈沙比里在24小时内,撤回这番有恶意,具煽动性的仇恨言论,否则他将要求警方采取行动。

林立迎认为,依斯迈沙比里的“圣战”挑衅可能导致流血事件,以及让无辜的人被牺牲,就只因为对方的谎言,污蔑希盟政府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执政党。

对此,依斯迈沙比里在国会澄清,他所谓的“圣战”不意味着战争,而是针对某个课题的斗争。

“圣战指的是斗争,好像我们以前说针对中介的圣战,是代表农民、渔民打击中介。”

“若我们从更广义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团结民族(ummah)指的是团结所有人,不只是穆斯林,也包括非穆斯林。”



批周忠信没教养 巫统领袖:行动党人应被射击

2019年3月17日

(吉隆坡17日讯)巫青团前直辖区州团长拉兹兰因不满行动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失言,声称所有行动党的人都应该被射击。

拉兹兰是针对周忠信发表“巫伊结盟恐鼓吹极端主义论”一事,在推特如是回应。

他之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该推文旨在嘲讽,并非是要恐吓他人。

他认为,相较于他的推文,周忠信的言论更没教养。

“很多不懂如何使用推特,我只是在评论那没教养的行动党州议员,针对基督城事件所发表的言论。”

他说,行动党在这几个月内,一再的发表憎恨穆斯林的言论,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宣战论”和霹雳州主席倪可敏的“塔利班论”。

他也认为,周忠信的言论应该受到谴责。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较后也转载拉兹兰推文,并促警方调后者的言论。

“请警方调查……持有不同意见很正常,但不能太过分。”

周忠信日前发表文告时说,巫伊结盟鼓吹种族与宗教主义政策,或会遭外国宗教组织的利用,但这个言论掀起争议,周忠信立即撤回文告并道歉。



光华日报

星寒月冷云飘渺 水远山高雾纵横

2019年8月29日  文:胡一刀

当希盟内部吵吵嚷嚷意见分歧,巫统、伊党914即将签署合作宪章,显然对希盟政权构成极大威胁,并放话欲在下届大选攻破布城!

不过微妙的是,巫统总秘书安努亚,在脸书宣传这场巫伊大集会时,英文和中文竟然译为“人民团结大集会”。其实,马来文ummah多指穆斯林群体,英文媒体翻译成“穆斯林团结大集会”可见一斑。

巫统对非马来人、非穆斯林群体,可能避免过于突出“穆斯林团结”?话虽如此,从大集会形式来看,509失去政权的巫统,如今显然受制于伊党?江湖甚至传闻,巫伊联手若拿下布城,伊党要求哈迪老兄至少任副首相!

根据巫伊领袖,巫统领导的国阵,马华、国大党都支持巫伊合作宪章,而伊党领导的和谐阵线,国民团结党、伊斯兰阵线亦同样相挺。

今年半岛金马仑、士毛月、晏斗补选,巫伊联手分头击败行动党、土团党、公正党,三场补选完胜让巫伊深信联手可攻破希盟,因之巫伊合作升级并签署宪章昭告天下。

509大选时,马来票一分为三,流向巫统、伊党和希盟。巫统领导的国阵赢得79席、伊党18席,希盟四党加上沙巴民兴党赢得121席执政。而今,随着一些跳槽行动,希盟现掌控129个国会议席。

其实巫伊早在509便已合作,只是双方皆认定可以单独执政,而且以为分头出击可分散希盟选票,所以马来区全面掀起巫统、伊党、希盟三角战。

大选尘埃落定之后,巫伊才发现大错特错。原来,其中30席三角战成绩,要是巫伊促成一对一竞选,巫统选票合起来便可胜出。然而,也有一说认为,其实巫伊这30席仅有21席较有把握。

根据有关分析,这21席包括吉打7席、霹雳和雪兰莪各3席、彭亨和森美兰各2席,玻璃市、直辖区、马六甲、柔佛各一席。

好了,依照509大选趋势,果真巫伊合作单挑希盟,巫伊或可多赢45州席,届时亦可赢得吉打和霹雳政权。在森美兰,伊党也深信和巫统合作可赢20州席执政,甚至可在小甘密击败希盟公正党大臣。

话虽如此,巫伊澄清两党仍未讨论议席分配。此前有传闻称,巫伊将平分马来区分头上阵,也有说巫伊各出战传统议席,但巫统将全力追击土团党,伊党负责攻打诚信党选区。

如果巫伊算盘正如所料,两党除了保持509的87国席,也可一举拿下多30席或21席,如此一来巫伊合作将赢127席或118席?全马合共222国席,谁赢得112席即可执政。

爪夷风波反弹高潮时,行动党老大林吉祥说,如果明天大选他将败阵,行动党亦将流失40%选票云云。不过,林吉祥最新声明又称,如果希盟不提早大选,2023年大选应可保政权。

然而,土团党策略专家莱斯胡先直称,如果明天大选希盟将输掉中央政权,“巫伊新联盟将轻易胜出大选。而且18岁投票是双面刃,大选未必对希盟有利。关键在,希盟不再听取人民的心声。”

也许,林吉祥从华社或非马来人的反弹考量,莱斯胡先则从马来人面对的困境出发?可是,如果他们担心的情况发生,非马来票大量流失了,马来票也集中投巫伊,希盟或就真的大势已去?

话说回来,随着选委会推动18岁投票与选民自动登记,来届大选的投票趋势可能将与509大选完全不同。有老江湖对胡一刀说,希盟仍有两三年时间可扭转形势,至大关键在马老爷下台、交棒安华主政。

1999年马老爷面对烈火莫熄声势大跌,2004年阿都拉上台首次领军大选,巫统借着新首相效应空前狂胜。历史会否又重演,马老爷要是适时退位,安华上台或可掀起新首相效应救了希盟?

网上觅得一句:“星寒月冷云飘渺,水远山高雾纵横。”是的,星寒月冷,水远山高,巫伊莫以为胜券在握高兴太早,希盟亦莫以为万无一失定过台油?



慕克里是这一切的缘由?

2019年8月30日  文:黄子豪

话说在前头,以下一切纯属假设,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还看现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演变,如果我们把时间调回2013年巫统党选,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发现,今天所有的一切 – 马哈迪退出巫统、土团党成立、希盟成形、改朝换代、马哈迪再度任相,都是缘于2013党选的结果。

当年,慕克里竞选巫统副主席,以微差落败于排名最后当选的希山慕丁。这算是纳吉为了护航表弟而牺牲了马哈迪之子。而这一次的落败,宣告慕克里登上终极首相大位的日子至少被拉长十年。因为根据巫统惯例,一旦巫统主席兼首相退位,署理主席将接过棒子。而新上任的主席也将在副主席当中选一人担任代署理主席并出任副首相,进位储君。慕克里无法在2013年升任副主席,也就意味他无法成为副首相的人选。马哈迪当年曾经为这个结果说了一番玩味的话 “早就预料慕克里将战败”、“巫统只要保留旧人”,不悦愤慨之情表露无遗。

这件事情,也成为了马哈迪在接下来的政治斗争中剑指纳吉的导火线。过后的事情,大家也已经耳熟能详。马哈迪成立了土团党,重新出任首相。而慕克里就成为土团党的第三把交椅。如果把慕尤丁的健康问题算进去的话,那么慕克里其实是党务上的第二把交椅。在整个希盟体系,慕克里也是仅次于正副首相、各党党魁的第二梯队人物。这和当年慕克里在巫统的地位相比,显然不能同日而语。但没有改变的是,慕克里依然没有凸显领军人物的魅力。他执政吉打州的政绩,无论变天前后,也毫无亮点。显然和乃父相距太远。

近来,坊间盛传一起政治阴谋,主要内容是说一旦伊党和巫统在未来两个月内完成合并,马哈迪下一步行动就是将土团党和他们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马来人团结政府,并且吸纳公正党阿兹敏派系、马华、国大党成立全新的政治联盟 – 国阵2.0,然后留下行动党和公正党作为反对党。这个计划看起来近乎可行,也确实符合进来各政党之间的关系 – 伊党和巫统公开支持马哈迪完成一届首相任期;阿兹敏近马哈迪而离安华;土团党在很多课题上的立场和行动党冲突不止,反而和巫统伊党的立场更吻合。

这一切看似不可避免,但是,假设马哈迪从2013年至今的政治斗争,其实就是要确保宝贝儿子累积足够的资本,在他不在后稳稳当上首相,那么以上所谓的政治阴谋就完全无法实行。因为这个局的内核,是要能确保马哈迪不在后,继承马哈迪政治资产的慕克里可以依然在巫统、伊党、半个公正党(马华和国大党可以略过)之间运筹帷幄。而这恰恰就是这个布局最大的破绽 – 他完全没有能力驾驭这些人物。

慕克里在土团党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一定是稳居最高领导人物之一。马哈迪不在后,他可以凭着土团党的党职出任重要的部长,时机应许的话甚至可以进位副首相,绝对进可攻退可守。但是如果进入巫统、伊党、公正党的政治圈,那么政治手腕比他强、政绩比他亮眼、马来意识形态比他稳固的人物太多了 – 凯里、莫哈末哈山、达基尤丁、阿兹敏,甚至阿斯拉夫、阿米鲁丁、聂阿都都是曝光率很高的人物。那时候,他拥有的党职很可能经不起别人的挑战,凭能力又无法突围,到时候终究一场空。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9-15 2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巫伊正式签署结盟宪章 支持者高喊“真主至大”!

2019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巫统和伊斯兰党今日在逾千名代表的见证下,正式签署结盟宪章,缔造历史性篇章。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是于今午在巫统总部,共同签署相关宪章。

签署仪式结束后,与会者纷纷欢呼并高喊“真主至大”(Takbir),场面轰动。

此外,国阵成员党及“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代表也在场见证这历史性一刻。

通过结盟宪章,伊党和巫统同意解决伊斯兰、马来人和土著利益被边缘化的问题。

两党结盟旨在恢复人民对伊斯兰、马来人和土著领导的信心。

宪章也涵盖更具体的巩固议程,包括加强穆斯林和马来人之间的团结。

“两党的合作基于4项原则,包括同意不相互竞争,而是为了国家目标进行协商。”

“在所有补选和大选中,支持来自巫统、伊党,甚至是国阵及和谐阵线的候选人,包括共享资源。”

除此之外,两党合作的基本原则是,同意双方合作必须揽括国阵成员党及和谐阵线。

两党也必须认同马来西亚是一个繁荣、有着多元宗教、种族和文化的国家。

另外,巫伊也将成立一个由署理主席主持的协商委员会,以确保双方顺利合作,包括共同制定政策。

签署仪式进行时,现场也播放伊斯兰乐团Brothers的《Teman Sejati》一曲,寓意抗争中的友谊。

随后,伊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和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则宣读相关宪章。



承诺若执政 巫伊:不会偏袒马来人

2019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承诺,一旦由巫统与伊斯兰党主导的新联盟执政后,不会再有《新经济政策》等偏袒马来人的政策,而且还会善待其他种族。

他说,巫伊联盟绝对不是极端主义组织,所以非马来人不需要担心。

他强调,巫伊合作并非只为了两党利益,而是惠及全民,“加深国内各族团结。”

“我们要的是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以较长远目光来看,这对我国百利无一弊,所以大家别误会巫伊合作,会危机其他政党支持者。”

阿末扎希今日出席“914穆斯林团结集会”记者会期间,受询一旦巫伊执政,是否会规划亲巫裔的经济政策,如国阵主政时期祭出的《新经济政策》时说:“你们错了,我们的政策会包容非巫裔族群。”

询及如何将合作契约延伸至两党区部、支部成员时,他说两党技术委员会仍正商讨协议细节,完成后将公告于大众。

长期以来,巫统和伊党政治论述不尽相同,前者主要争取巫裔权益,后者则以振兴伊斯兰教乃至实现伊斯兰国为目标,两党合作难免有小摩擦。

马华接受巫伊合作

阿末扎希认为,伊党与巫统合作,总好过伊党与民主行动党合作。

“两党虽主要政治论述不一,但基础理念相同,如今也为同一课题奋斗。因此我敢说,巫伊合作的负面摩擦,必然小于伊党和其他政党特别是行动党合作。”

此外他也说明,其馀国阵成员党马华、国大党都接受巫伊合作,至于协议细节,会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共同协商。

他身旁的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补充,合作协议研拟至今,马华和国大党都不曾反对。

扎希:希盟缺权威马来领袖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形容,希盟政府中缺乏有魄力与权威的马来领袖,造成如今政府管理的乱象。

他说,以巫统和伊党主导的政府,将有能力取而代之,解决如今的政治动荡。”

他表示,巫伊合作提供了各种替代政策,在表达制衡原则的当儿,提供一个更务实、实际和可持续的方向。

他指出,这项共识是为后代创建一个和平国家的最好方程式。为了确保下一代的未来能获得成功,这必须获得维护。“确保这场战斗能够继续,不要半途而废,穆斯林团结必须被维护长长久久。”

阿末扎希今日在“914穆斯林团结集会”发表致词时说,两党的共识是以信仰、信念和真诚为轴心,强化之间的团结,这不仅仅是项政治议程。

他指出,穆斯林团结,应该建立在信仰和真诚之上。穆斯林团结是伊斯兰教所主张的,是一项义务。

“一直以来,非穆斯林都通过观察穆斯林的行为和个性来定下对伊斯兰教的看法。因此,这次的团结,将恢复穆斯林成为所有人民的榜样。”

阿末扎希提到,此共识需要被视为解决当前问题的方式,以追求和平、和谐并维护人民的幸运,因此穆斯林和国家必须优先被考虑。

他说,此共识也是为了照顾和保护所有种族和民族的权利。

“历史已证明,在我们统治期间,一直坚持独立以来的宪法和社会契约。我们从不盗取任何人的权利,如果所有人都遵守宪法和遵从法治,这个国家必然和谐及安宁。”

另外,阿末扎希表示,为了能延续这份宪章,应该被避免出现纷争。穆斯林的分化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因此不应该重蹈覆辙。

“我们不应该互相竞争,历史证明,轮替最终只会带来破坏。安达卢西亚和伊斯坦布尔的悲剧,以及马六甲王朝的王朝的总结,都说明这一切。”

他提到,一直以来,马来领袖与其忠诚的朋友们,已经证明他们有责任和有能力领导这个大马这多元社会。



伊党愿与巫统登丹共组政府

2019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巫统正式与伊斯兰党结盟,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透露,同意在登嘉楼与吉兰丹,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

他说,巫伊两党正在计划,如何让巫统参与伊党执政的登嘉楼、吉兰丹州政务。

哈迪阿旺今日出席“914穆斯林团结集会”记者会期间,受询两党是否有上述计划时回应,他们这“大家庭”仍正在计划此事,适当时将公告于众。

“大家先耐心等候,我们得依据局势变化作调整。”

有记者询问,该两党会如何调整自己以应付下届大选,哈迪阿旺说,迄今唯一能肯定的是,两党不会在同一选区对垒,其他讯息则暂无法奉告。

他续说,政党会维持弹性,应付变化万千的政治、社会、经济局势。但相关具体调整计划,会在大选来临时通知大家。

询及巫伊两党会否合拼或共组另一新政党,他简单回应:“现在言之尚早。”

另一方面,哈迪阿旺指责希盟领袖,试图挑战伊斯兰、王室和土著地位,连带制造紧张气氛,破坏我国各族长久以来的和谐关系。

他也批评一些穆斯林,刻意淡化自己的身份,恐严重破坏马来人在我国的统治地位。

此外,他也向沙巴、砂拉越族群伸出橄榄枝,希望共同维护国家和谐安宁,防堵极端主义。

他说,会紧扣宪法精神,提升东马人民福祉,修补不公政策带来的福利差距。

哈迪阿旺认为,各族应细心聆听及观察,才能真正了解巫统、伊党合作实质意义,避免发表误解性言论。

他说,各族无需担忧巫伊合作的影响,因两党合作旨在修补社会裂痕,带来繁荣。

“大家无需担心巫伊合作,因《可兰经》有教导,穆斯林不应排斥族类、文化、语言不同者。只要他们愿意追随,我们都欢迎。”

“伊斯兰教义也坚持,不压迫其他宗教信仰。”

他也解释,巫伊两党会以伊斯兰模式包容国内不同族群,即塑造以巫裔伊斯兰所领导的多元社会。

“我们只是在延续争取我国独立者所做之事,以及宪法精神。事实上,是马来土著率先反抗殖民者,友族都是后来加入。”

他补充,巫伊两党有相似理念催化彼此合作,其中包括提升伊斯兰和巫裔权益、不损害其他种族及宗教权利、维护国语地位等。



当今大马

“人民期待的国家团结”,马华派员见证巫伊签章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9月14日晚上7点18分  |  更新于 2019年9月14日晚上9点37分

马华今早派出15名代表见证巫统与伊党签署合作宪章,更强调这是人民所期待的国家团结和认同。

马华总部发言人张佑铨今日也出席了穆斯林团结集会,随后在面子书贴出,与巫统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斯兰的合照。

张佑铨指出,马华出席签约仪式,是为了表达对国阵和在野党的支持。

“在到处都是马来人和土著的人海之中,我们虽然是’少数’,但一点也不觉得突兀,反而迎来亲切与笑容。”

“对我来说,这超越了穆斯林(ummah)或伊斯兰信徒的团结,是人民所期待的国家团结和认同,以维护在希盟领导下受苦的马来西亚。”

只要符合多元中庸原则

另一方面,马青总团长王晓庭也在面子书贴文表示,本身除了代表马华与马青出席集会,也是代表着其他支持马华的民众而来。

她说,只要符合宪法及秉持国阵多元文化及中庸价值,马华都会同意和尊重马来西亚在野党之间的合作。

“马华将会同意和尊重任何在野党之间的合作,只要其符合联邦宪法,坚守国阵主张多元文化和中庸的立场。”

“马华强调,所有的团结和集会都必须尊重共识原则、多元文化价值和宪法。”

“所以,在未签署任何宪章前,巫统就已与马华及国大党领袖开会深谈。”

自豪以华裔身份见证

王晓庭说,国阵同意“穆斯林团结集会”超越所有族群,并达成共识不会破坏国阵的中庸价值,也不需要妥协各自的文化。

“未来,像’多数’和’少数’的字眼也不再重要。这些数字只会分离人民的团结。”

“我很自豪,可以以马来西亚华人身份见证这个团结。”

另外,王晓庭也向《当今大马》透露,马华今日派出15名代表出席,惟总会长魏家祥身在国外,而无法出席集会。

根据王晓庭在面子书贴出的合照,未见马华其他中央级领袖的身影。

巫伊签署合作宪章前夕,马华发布简短文告表示,在当今的政治局势,巫统与伊党合作是无法避免的事。

另一方面,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日较早前受询时表示,目前没有接获马华和国大党的反对,惟将下个国阵最高理事会议定案。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8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17: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颜炳寿:马华难获非穆斯林支持

2019年9月21日

马华前副总会长拿督颜炳寿担心,随著巫统与伊斯兰签署合作协议,伊党可能在近期再次提呈《355法案》,让马华更难以获得非穆斯林的支持。

他说,非穆斯林选民对于巫伊这种“伙伴关系”大多持有怀疑的态度,他们担心这种巫伊合作,将导教我国其他社群进一步遭到排挤。

“在这种情况下,必然的结果是导致马华在所有非穆斯林占多数的议席,更难被选上。”

颜炳寿一向主张马华退出国阵,他今日接受《东方日报》的访问时,这样指出。

他说,马华现任领导层不断强调,巫统和伊党的合作,是要在共同议程上结盟以抗衡执政党。

“马华采取的立场是,继续留在国阵的框架内求存,以让国阵拥有多元种族政治力量,并且在特定的公共议题上,在不违反联邦宪法和马华的核心价值下,与其他政党合作。”

然而他指出,本身对巫伊这个“伙伴关系”,持警惕态度。

“巫伊的合作是一把双刃刀,在追求宗教发展下,无可避免的进一步把巫统向右推进,最终将导致国阵倒台。”

他也说,并非所有巫统领袖,都支持这项合作。

“有些巫统领袖支持这种‘伙伴关系’,但也有些则同样保持谨慎态度。”

他表示,伊党与巫统不同的是,伊党在马华所有的竞选选区中,并不是马华主要的对手。

“我最大的担忧是,有了这种的‘伙伴关系’,伊党可能会再次重新提呈其私人动议《355法案》,而届时巫统将处于尴尬的局,难以公开反对这项法案。”

他说,国家也因此会在种族及宗教上被分裂,而无法被挽回,国家建设的精神和基本结构也无法得到认可。



当今大马

沙中文报刊“巫伊结婚照”,巫统斥无礼要求道歉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9月23日14:43

沙巴《华侨日报》日前刊登巫伊的“婚纱照”插画掀议,巫统除了谴责该报非常无礼,也要求对方道歉。

根据网上流传报章截图,《华侨日报》上周四(19日)刊登了题为“巫伊结婚”的文章,并配上一副合成照插画,其中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身着西装,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则穿着婚纱服,挽着阿末扎希的手臂,而背景则是心型花圈。

该照片只刊登在《华侨日报》纸本报章的“论坛”页,其网站找不到有关文章。

不过,网上搜索结果却显示,文章其实乃出自《中国报》北马办事处高级记者梁杰华的手笔。该文于9月16日(上周一)在《中国报》网站刊出。

至于起争议的“婚纱照”插画,目前同样无法确定是源自《中国报》,还是《华侨日报》所自制。



逾越记者的职业道德

巫统宣传主任三苏安努亚(Shamsul Anuar Nasarah)今天发表文告,谴责《华侨日报》做法过分且无礼,并要求《华侨日报》为侮辱巫统与伊斯兰党道歉。

《巫统在线》报道,三苏安努亚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对巫伊合作持有自己的意见,但《华侨日报》的做法,已经逾越了记者的职业道德。

“(这种做法)无礼。言论自由、写作或发表看法,不代表我们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是越界。更何况是逾越了记者的道德伦理。”

“我们要求这报章道歉。为何要担心和畏惧巫统与伊党合作。大马是民主国家。巫统伊党的做法没犯错。反之,这合作有益于大马的多元种族。”

不满暗指“同性结婚”

三苏安努亚也表示,如果该报不同意两党合作,那也是个人意见。

“但是,刊出了巫统主席与伊党主席仿佛在‘同性结婚’的照片,非常的无礼。”

“我们要求这报章为这过分的行为道歉。这侮辱了巫统与伊斯兰党。”

过去数十年,巫统与伊党相互政治厮杀,但是,去年大选却驱动了国内政治势力的重新洗牌,旧时敌人如今却转为盟友,开始以“马来/穆斯林团结”的名义合作。

经过多场补选的成功试验后,巫统与伊党9月14日签署宪章,同时举行穆斯林团结集会,宣告两党正式合作。



光华日报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2019年9月15日  文:胡一刀

巫统、伊党正式结盟,表明看似势头大好,不但信心满满宣称下届大选可赢9州政权,甚至强调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也祝福!

这样说吧,从过去的势同水火,到如今的大被同眠,巫伊两党的铁粉莫不兴高采烈,但巫伊结盟似乎仍有一些矛盾和疑虑?

其一,巫伊结盟究竟以谁为主?主流媒体都报道说Umno-Pas,只有伊党喉舌Harakah与少数评论人称之Pas-Umno。

有一张巫伊联盟结构图在网上疯传:顾问纳爷、主席扎爷、署理哈迪、第一副主席末哈山、第二副主席端依布拉欣、总秘书安努亚、副总秘书达基尤丁。然而,所谓巫伊结构貌似伪造,为的是挑动伊党支持者情绪?

其二,巫统据称避免过于突出“穆斯林团结”,有意把大会主题改为人民团结集会,以凸显他们包容多元族群的一面?结果更糟,大会最终把“穆斯林团结”改成了“穆斯林统合”。

即便巫伊大会白色服饰,也是以伊党的白月亮为主。难怪有伊党支持者,在网上欢呼伊党主导联盟?奈何509大选失去政权的巫统,如今看似受制于伊党无力主导?

其三,巫统领袖对非穆斯林散发善意,末哈山安抚非穆斯林别担忧,并称巫伊不会忘记非穆斯林,扎爷保证巫伊不走种族路线,强调巫伊合作将使全民受益。问题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非穆斯林会轻易相信吗?

最神是,巫伊签署合作宪章,与会者连喊“真主伟大”,叫非穆斯林莫不如惊弓小鸟感到不安?

其四,伊党大佬哈迪声称,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也会对今天巫伊结盟感到高兴,因聂阿兹生前已同意与巫统合作;伊党老二端依布拉欣亦称,他身为聂阿兹的侄儿认定,巫伊结盟符合聂阿兹的意愿。

是吗是吗?聂阿兹向来反对伊党与巫统合作,至今聂阿兹的谈话仍在Youtube流传,他坚称1972年伊党加入国阵,是伊党与巫统合作最痛的教训。

话说,1977年吉兰丹政治危机,伊党大臣被投不信任票。最终,联邦政府颁布紧急状态,国阵开除伊党。隔年大选,巫统等击败伊党拿下州政权。何以抬出聂阿兹?也许只能解释,巫伊结盟没有得到吉兰丹多数党员支持?

其五,哈迪邀请巫统加入伊党掌控的吉兰丹与登嘉楼州政府。然而至今巫统尚未表态,也未投桃报李邀请伊党加入巫统控制的彭亨与玻璃市州政府。

今年三月,巫伊讨论合作时,巫统盛意拳拳邀请伊党,在巫伊分头执政的丹、登、彭、玻四州合组政府,惟伊党却惺惺作态称还不是时候,如今却又主动献议巫统到丹、登共组州政府?

其六,巫统老二末哈山认定,巫伊联手除可保住丹、登、彭、玻,还可赢得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与柔佛共九州政权。

如果巫伊在州议席大胜,或许拿下布城也不是问题了?关键是首相人选是谁?难怪林吉祥会问:纳爷、扎爷、哈迪三人,谁才是巫伊首相人选?

巫伊从死敌变盟友,说破不外为执政权。一位伊党领袖承认,509伊党插足三角战,是以为伊党可胜40国席,巫统则以为可凭三角战拿下三分之二国席。岂料三角战竟让希盟攻破布城上台。

其七,马华发表声明,声称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哎呀呀,当初魏大人言之凿凿,形容巫伊结盟论天真,不知现在魏大人怎么说?没有最神,只有更神,马华见证巫伊结盟后形容,这是“人民期待的国家团结和认同”?

都说,巫伊虽结盟也需争取非穆斯林票,哈迪相信非马来盟党可以扫除非穆斯林的疑虑。如此一来,是否应该恭喜马华、国大党任重道远了?

唐代元稹绝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哎呀,伊党曾经信誓旦旦,绝不与巫统政治合作,如今依依不舍的却仍是巫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10-17 03:4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