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缔结连理 巫伊“联姻”

[复制链接]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25 18: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来政党应避三角战,凯鲁丁吁放眼掌政重划选区

2021/3/23 12:10 pm  更新: 2021/3/23 12:12 pm

巫统宣布来届大选与土著团结党割席后,伊党始终居中担任和事佬。原业部长凯鲁丁称,马来政党应合作拿下三分之二议席,以便推动选区重划,最终利惠穆斯林

伊党中委凯鲁丁阿曼昨日在面子书发帖写道,即便巫统、土著团结党及伊党三个马来政党有纠葛,也不应该在来届大选硬碰对垒。

“伊党认为,以超过三分之二议席赢得第15届大选,是长远的需要。到时就可以修改选区划分,这将有利马来穆斯林,也可以增加马来选民占多数州属之国席数量。”

“要达致这样的愿景,即便三个马来政党面临阻碍,我们也仍要继续捍卫穆斯林团结。”

“要赢得第15届大选,确保两角战(一对一的对垒)是重要的策略。伊党会继续捍卫穆斯林团结,让我们放眼穆斯林的长期利益吧!”

巫统年初宣布拒团结党

第14届全国大选后,伊党原先与巫统渐进合作,并共同组织国民和谐(MN)。不过喜来登政变之后,巫统及伊党加入国盟政府行列,而土著团结党、巫统及伊党之间的关系出现重组。

巫统及团结党之间的竞争关系逐渐恶化,今年初巫统证实来届大选不再与团结党合作,伊党则始终处于中间位置。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表示,巫团两党仍有可能重修旧好,以联手出战大选,希望隧道尽头仍有曙光。



沙希旦有无说过要跟党中央对着干?

2021/3/20 1:34 pm

玻璃市州巫统主席沙希旦声明依然忠于党中央,而他并未主张玻州巫统与党中央断绝关系。

沙希旦强调,他跟党中央并无问题,且与党主席阿末扎希关系良好。

不过,他也表示,玻州巫统将维持之前最高理事会的议决,即不会跟公正党主席安华与行动党合作。

他亦重申将继续支持首相慕尤丁,同时会跟伊党、土著团结党与砂盟合作。

“我将支持首相慕尤丁,因为他领导国盟政府。我也会跟伊党、团结党及砂盟合作,因为我是国盟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

他透露,由于目前还未接获巫统中央的指示,玻州巫统不会在本月杪举行的中央代表大会上提出任何议案。

有视频为证

根据《马新社》,沙希旦是昨晚向在加央向记者澄清网媒《Malaysia Now》的报道。

无论如何,根据《Malaysia Now》上载的访问视频,似乎这则报道并没出错。

视频显示,沙希旦在受访时表示,玻州巫统认为国阵与国盟应该继续协商,避免在大选中碰头。

“巫统大会后,我们看看巫统的方向会怎样。但如果巫统大会的选择跟玻州巫统不同,那么玻州将决定玻州要去哪里。”

“如果因为玻州做了这个决定,他们要踢走玻州,那你就踢吧!”

沙里尔抨击

这则报道昨日刊登后,数名巫统“反团派”领袖即在社交媒体发言,抨击沙希旦。

其中,巫统资深领袖沙里尔即在面子书上贴文说,沙希旦等玻州巫统的人可在来届大选采用国盟党徽,而不是用国阵党徽来竞选。

前首相纳吉也有转发沙里尔的贴文,并指沙里尔言之有理。

沙希旦也是亚娄国会议员。他已经不止一次说过,玻州巫统会在来届大选继续与土著团结党及伊党合作。

沙希旦这个立场有违巫统中央的决定,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之前已经致函首相慕尤丁,告知巫统不会在来届大选与土著团结党合作。

巫统大会将在本月27与28日召开,其中一项议案就是跟土著团结党断交。



丹巫统议决跟团结党割席,也要伊党快点选边

2021/3/24 4:07 pm  更新: 2021/3/24 7:53 pm

巫统即将召开党大会前夕,吉兰丹巫统昨晚开会议决,跟土著团结党割席。

丹州巫统秘书阿克巴(Akbar Salim)今天发文告说明,丹州巫统昨天召开会议时,在12个区部支持下通过上述议案。

吉兰丹巫统共有13个区部,惟唯一有不同立场的区部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所领导的格底里区部,而该区部昨天没有出席会议。

《自由今日大马》报道,阿克巴表示,格底里区部领袖之前集体写信给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表明继续留在国盟政府的立场,但这只是个别立场,未经丹州巫统的议决。

“丹州巫统将继续支持民选党主席阿末扎希的领导。”

巫统大会将在本月27与28日召开,其中一项议案就是跟土著团结党割席。

3月20日,安努亚慕沙透露,他们要求巫统继续支持国盟政府,敦促国阵与国盟立即协商议席分配,在来届大选对抗希盟。

促伊党尽速明确决定

另外,丹州巫统向伊斯兰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它决定在来届大选时,是要与巫统还是团结党合作?

“我们要求伊党尽速作出明确的决定。”

第14届大选后,巫统与昔日宿敌伊党渐走渐进,甚至后来共组国民和谐。惟国盟政府上台一年来,普遍认为伊党正渐渐疏离巫统,而靠拢土著团结党,反之巫统与土著团结党的关系却日益紧绷。

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早前表明,盼三党之间化解分歧。



无需公开迫伊党选边,安努亚暗批丹巫统耍流氓

2021/3/25 1:42 pm  更新: 2021/3/25 1:43 pm

吉兰丹巫统议决跟土著团结党割席,并要求伊党尽速选边站。前巫统总秘书安努亚秘书暗批这种举止不妥当,犹如“耍流氓”。

安努亚慕沙也是联邦直辖区部长。他昨晚在推特贴文指出,巫统与伊党的合作不应被这种“流氓行径”所破坏。

“公开向国民和谐盟友发出最后通牒的行为并不友善。”

“不是有国民和谐委员会吗?我们凭借智慧及努力,促进巫统及伊党和关系。”

“不要以流氓(gedebe,丹州方言,意即流氓)的做法破坏这层(合作)精神。我们以上苍的绳索维系情谊。”

巫统大会商割席议案

事缘,丹州巫统秘书阿克巴(Akbar Salim)昨天说明,丹州巫统12个区部已经同意跟土著团结党割席的议案。唯一立场不同的区部正是安努亚慕沙领导的格底里区部,他们昨天没有出席会议。

另外,丹巫统也向伊斯兰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该党尽速决定在来届大选时,要与巫统还是团结党合作。

巫统大会将在本月27与28日召开,其中一项议案就是跟土著团结党割席。而安努亚慕沙屡屡公开批评巫统领导层,被视为是亲土著团结党及首相慕尤丁的巫统领袖。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23: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希盟在丹登吉非威胁,阿末赛益主张全面硬碰伊党

2021/3/27 7:43 pm  更新: 2021/3/27 8:15 pm  巫统大会

登嘉楼巫统主席阿末赛益倡议,巫统来届全国大选应在吉兰丹、登嘉楼及吉打与伊党全面开打,反之在西海岸才需要协商分配,确保希盟不会渔翁得利。

阿末赛益(Ahmad Said)声称,巫统在登嘉楼胜算不差,因为登州向来是“最摇摆州属”,选民立场经常大转变。

他更形容,自己近期走访登州时,选民不断问他“什么时候要大选”,他认为这是选民不满政府,且想要“换政府”的迹象。

他因此估计,目前伊党已执政一届,登州选民来届或许会转态,改支持巫统。

阿末赛益也是前登州大臣。他是今日在巫统大会现场接受《巫统在线》直播访问时,发表上述的看法。

东海岸应有替代选择

阿末赛益主张,登嘉楼、吉兰丹和吉打这些马来人口为主的州属应有“良性竞争”,让人民有机会选择由谁来领导这些州。

“国谐等等应该启动友善竞争……在登嘉楼、吉兰丹和吉打这些马来人为主的州属,让人民有机会选择由谁来领导州政府。”

阿末赛益指出, 登嘉楼、吉兰丹和吉打这三个州属,无论马来选民投选巫伊哪个阵营,都是马来人执政,这三州的政权较不可能落入希盟手中。

因此,选民应该有机会在巫统和伊党之间做选择,而如果伊党很强,根本不必怕与巫统的竞争。

西海岸则应维持协商

不过,阿末赛益认为,巫伊两党在西海岸选区则不应该硬碰,因为多角战反而可能有利于希盟。

“在西海岸,可以,我们(国谐两党之间)可以商谈,以确保我们马来人赢得这些马来人为主的地区,不要分裂。”

“……因为在西海岸,我们面对行动党等等那些(政敌)。”

埋怨登州伊党不合作

阿末赛益也是登嘉楼基惹(Kijal)州议员,也是前登州大臣。他受询及巫统及伊党在登嘉楼的合作关系时表示,外人可能不理解登嘉楼的政治情况。

阿末赛益也称,登州伊党处处跟巫统为敌,彼此划清界限。他举例说,在登嘉楼,同一个地方要建不同的清真寺,或是伊党执政后取消了巫统时期颁布的政策等等。

他抱怨说,虽然联邦层级的巫统和伊党组成“国谐”,但召开会议并无实质讨论结果。至于地方上,登州伊党则未经协商,就擅自公布要参选8个国席中的6个,巫统才会以宣布参选全部8个国席回应。

2018年大选中,伊党成功拿下登嘉楼及吉兰丹政权。希盟虽在2018年拿下吉打政权,惟喜来登政变后希盟政权已垮台,巫伊两党获得2名公正党判将的支持下执政吉打。

近期,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也曾夸口称,伊党来届选举不仅会成为联邦政府的一分子,也会是吉兰丹、登嘉楼及吉打三州的政府。



若伊党弃国阵而去,末哈山直言“大选硬碰难免”

吴湘怡  2021/3/27 4:26 pm  更新: 2021/3/27 4:29 pm  巫统大会

巫统决定在来届大选跟土著团结党一刀两断,不过其盟党伊党却似乎没有跟进意愿。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表示,若伊党放弃国阵,则两方大选时势必要硬碰了。

莫哈末哈山今早为巫统三大臂膀主持开幕后,召开记者会时受到记者询问,是否担忧伊党选择离开巫统。

“这不是害怕与否的问题。而是伊党若与国阵同在的话,将有很多的共同利益和好处,特别是竞逐马来选区时,他们其实会更有保障。”

“但要是(伊党)不与国阵同在,(那我们)只好再次面对(伊党)。”

决定权落在伊党手上

莫哈末哈山坦言,巫统希望伊党能站在自己这一方,但事情不由巫统来决定。

“虽然巫统很想要伊党和巫统合作,但伊党将决定是否与我们同在。”

他指出,虽然伊党不是与巫统结盟,而是保持合作形式,但两党之间的合作成功巩固和加强穆斯林和马来人之间的团结。

巫统放眼大选赢80席

另一方面,莫哈末哈山指出,巫统放眼在第15届大选赢下80个议席。

他指出,由于选举无法保证全赢,因此若纳入20%败选率的话,巫统至少需竞选96席才能达到赢得80席的目标。

除了莫哈末哈山,多名巫统领袖此前也纷纷敦促伊党,要在巫统和国盟之间作选择,当中包括巫统资深领袖东姑拉沙里。

第14届大选后,巫统与昔日宿敌伊党渐走渐进,甚至后来共组国民和谐。不过喜来登政变之后,巫统及伊党尽管都加入国盟政府,但他们的关系开始疏远,伊党渐渐向领导政府的土著团结党靠拢,甚至加入了国盟。

反之,巫统与土著团结党的关系日益紧绷,今年初巫统证实来届大选不再与团结党合作,随后也出现希盟可能与巫统合作的说法。



“建议”巫统222国席全打,慕尤丁放话团结党奉陪

2021/3/27 6:59 pm  更新: 2021/3/27 8:20 pm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坚称,绝不出让任何议席后,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随即暗示他们毫无畏惧,大不了两党硬碰就是。

“那巫统最好拿完222个国会议席吧。如果他们可以赢而成立政府,那就好。”

“但如果巫统要拿全部(议席),然后我(土著团结党)也要拿全部呢。”

“我们可以一对一竞选,三角战甚至四角战(都没问题)……这就是政治。”

根据《阳光日报》,慕尤丁是今天在巴莪的记者会上如此表示,相信他是回应莫哈末哈山今早声称,绝不让出席位的言论。

不介意巫统决定割席

报道也引述慕尤丁说,不介意巫统按照计划,在第15届大选停止跟土著团结党合作。

“不过,我们不要傲慢,因为人民会生气。我了解,巫统领袖在大会中的言论,因为我也曾经出席过。”

第15届大选即将来临的传闻炙热下,莫哈末哈山今天为该党三臂膀大会主持开幕时表明,巫统仍是主导政治的首要政党,绝不出让任何议席,更不会当其他政党的“后备球员”。

“这意味着,巫统不会以任何巫统议席当赌注。巫统的议席属于巫统,从今以后都是。(议席)不是用来维持他人生存的工具。”

巫统与土著团结党的关系日益紧绷,其中一个争议点是如何处理15名巫统议员跳槽至团结党的国会议席。无论如何,今年初,巫统已证实来届大选不再与团结党合作



“你们不配谈穆民团结”,末哈山炮打团结党与阿兹敏

吴湘怡  2021/3/27 10:36 am  更新: 2021/3/27 2:23 pm  下午1点57分更新

巫统大会 面对其他马来政党不断“马来穆斯林团结”名义施压下,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毫不留情反击,提醒巫统才是马来穆斯林真正捍卫者,无人有资格以此指挥巫统。

莫哈末哈山指出,巫统自成立以来,就一贯地巩固和团结马来人和穆斯林,根本不需要一个党龄轻轻的政党来指导它做事。

他更不点名抨击,那些已离开公正党的集团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谈论穆斯林团结,因为这些人不曾为马来人利益斗争。

虽然莫哈末哈山没有点名,但相信他剑指的对象就是在去年喜来登政变过程,退出公正党的阿兹敏,转而出任国盟政府高级部长的阿兹敏。

“那些稚嫩的马来小党,你们不需要跟巫统谈论穆斯林团结。你们根本没有团结马来人和马来西亚人民的记录。”

“……不必和巫统谈论穆斯林团结,你们只会利诱和收容那些抛弃民族斗争的人,包括那些一直以来不曾停止侮辱和贬低马来人的人士。”

要死了才来谈民族团结

“他们才是真正反马来人团结之徒。他们不曾为任何形式的团结斗争。直到他们的生存地位岌岌可危,他们才吞吞吐吐地来,要谈论民族团结。”

“更恶心的是,当他们离开公正党后,也不要脸地谈论穆斯林团结。实际上过去数十年来,他们的斗争不曾为了马来人利益而做,更何况是穆斯林团结。”

莫哈末哈山今早为巫统青年团、妇女组及女青团主持年度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连番炮打土著团结党和阿兹敏集团。

揶揄应设“禁止跨党令”

莫哈末哈山也感叹,时下政局动荡混乱,民主空间逐渐受到侵蚀,就连真正代表民主价值的国会和宪法都不受尊重。

他也揶揄,国会议员不断跳槽支持国盟,政府与其落实禁止跨州令,还不如落实“禁止跨党令”(larangan rentas politik)。

“国会议员为了私利,肆意以人民委托作为赌注……他们从一个池塘跳去另一个池塘,一点也不觉得羞耻。”

“国家正处在疫情当下,相比起禁止跨州,我们更需要禁止跨党。”

虽然巫统今年初有两名国会议员先后撤回对首相慕尤丁的支持,但随后国家颁布紧急状态,接着就有三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先后退党,转为支持国盟。

其中,3月3日,砂拉越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及柔佛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宣布退出公正党。接着3月13日,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也宣布退出公正党并辞去党副主席一职,成为支持国盟的独立国会议员。

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但因为朝野各有一名国会议员逝世,还待举行补选填缺,目前只有220个国会议员。

有了孙伟瑄、锺少云及西维尔的支持,慕尤丁政权再度掌握112名国会议员支持,勉强通过一半人数。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30 10: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姑里吁伊党回归国谐,留国盟则大选兵戎相见

刘存全  2021/3/28 1:31 pm  更新: 2021/3/28 1:42 pm  下午1点41分更新

巫统大会 巫统不断施压国谐盟党伊党表态,巫统顾问局主席东姑拉沙里如今更放话,若伊党坚持要跟土著团结党一起,在大选时,巫统就会跟它兵戎相见。

东姑拉沙里也是话望生国会议员。他今天在巫统大会现场受记者询及,囯阵“独行”会否改变巫伊关系时回应说,这端视伊党的决定。

“我们的立场是通过国谐与伊党合作。当巫统议决退出国盟(政府)……我们与国盟再无关系。”

“因此,如果伊党还在(国盟),我们就会跟他们对打。有什么办法呢。”

但他补充,倘若伊党选择与巫统同在,则两党即可继续通过国谐合作。

国阵总是“独行”上阵

当记者询问,国阵不与他党结盟,是否有信心赢下大选,东姑拉沙里反问:“若没信心(胜选),如何竞选?”

“我们过去确实总是单独竞选。”

巫统本次大会最受瞩目的课题是与土著团结党的“割席”,而两党的共同盟党——伊党的动向也备受关注。

多名巫统领袖如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已公开敦促,要求伊党表态,一旦巫统与团结党开打,伊党究竟是巫统的敌人或朋友。

阿末扎希今日也温和婉转地提醒伊党,身为国民和谐成员应有的态度和立场。



柔巫统要求全面硬碰团结党,包括慕尤丁议席

2021/3/28 6:25 pm  巫统大会

巫统与土著团结党之间的对立全面升级,柔佛巫统要求党中央赋予自主权,在第15届大选跟土著团结党全面开打,甚至硬碰首相慕尤丁。

慕尤丁为土著团结党主席,他也是柔佛巴莪国会议员及甘蜜州议员。

柔州巫统主席兼柔州大臣哈斯尼表示,柔佛国阵此前基于尊重首相,议决过不攻打巴莪议席,但巫统巴莪区部却不同意。

“就算首相想要在巫统没有竞争的情况下上阵,但他们不肯。”

他接着以柔佛国阵所执行的民调结果,力证巫统应该竞选柔佛所有的议席。

团结党支持率低落

哈斯尼今日在巫统代表大会参与辩论时表示,柔佛国阵的民调结果显示,国盟在巴莪的支持率只有19.8%,但国阵有24.4%支持率,而国民和谐更有37.1%的支持率。

他更声称,国盟在柔佛马来人之间的支持率甚至只有区区的26%。

“这意味着,首相在自己的选区其实很弱。”

请求允许攻击统帅

“所以,如果这位将军明日下战场,肯定会受巫统的干扰威胁,那么在座的各位要攻下这个州属就容易多了。”

“所以我说,请给柔佛巫统自主权吧!让我们自己策划,要以什么方法、如何削弱柔佛的土著团结党,因为其主席是首相,他肯定会尽一切资源和能力,确保他和其政党继续掌权。”

哈斯尼指出,慕尤丁贵为一国之首,却还是不计忙碌亲自担任柔佛国盟主席,因此有理由相信土著团结党想要把柔佛建造为堡垒。

他表示,柔佛国阵有能力拿下柔佛,而丹绒比艾补选是最好的证明之一。

国阵才是致胜方案

因此,哈斯尼认为,柔佛国阵才是最有机会胜选的组合。

“不管党有什么决定,我们始终认为,若要胜选,国阵概念更为重要。”

今年1月初,柔州巫统一度传闻愿意让路慕尤丁在来届大选继续捍卫巴莪国席。不过,巫统巴莪区部当时已经不同意这个做法。

慕尤丁原属巫统,自1978年开始胜选为巴莪国会议员;后来他在2015年遭巫统开除,隔年与马哈迪等领袖创立土著团结党,2018年全国大选他继续蝉联巴莪国会议员。

除了巴莪以外,土著团结党在柔佛拥有两名国会议员,即昔加末(Segamat)国会议员山塔拉(Edmund Santhara)和峇株巴辖国会议员拉昔(Mohd Rashid Hasnon)。他们两人原属公正党,惟在去年喜来登政变过程叛变,最终加入土著团结党。

另外,土著团结党在上届大选,也拿下柔州的麻坡、泗加亭、新邦令金和丹绒比艾国席。不过,国阵随后在2019年补选中,攻下丹绒比艾,而其余三名国会议员已退出土著团结党,如今成为独立议员。

至于州议席方面,土著团结党在柔佛拥有12个州议席。



巫统若独力赢得70席,选后料将稳坐钓鱼台

2021/3/29 9:21 pm  更新: 2021/3/29 9:56 pm

巫统昨天召开备受瞩目的中央代表大会,会上主要呈现两派观点交锋。

其一是,巫统不能再居于土著团结党之下,务必要退出国盟政府。另一派观点则认为,巫统与团结党割席之后,独自迎战来届大选的前景堪忧。

巫统最高理事扎希迪(Zahidi Zainul Abidin)即是第二派观点的代表。他称,巫统应当与土著团结党及伊党联合出战选举,如此巫统才会表现标青,进而在组织下届政府时,占主导位置。

他认为,如果巫统孤军征战大选,不仅会在选后沦为在野党,而且还是没有盟友的在野党。

不过,数名受访的政治分析员却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扎希迪的说法有个疏漏——巫统即使脱离团伊,独自出战大选,仍可在选后再结盟,与任何新或旧伙伴共组政府。

智库灵感中心执行主任希索慕丁(Hisomuddin Bakar)指出,巫统有信心可以再次拿下上届选举中获胜的55个国会议席,包括较后议员变节跳槽到团结党的选区。

他说,巫统也可能瞄准额外赢下至少16个巫裔占多数的议席,夺取包括伊党、公正党、诚信党及团结党的现有议席,以一举赢得70个国席。

“如果伊党选择与团结党合作,巫统就会瞄准赢回他们上届大选输掉的议席,他们当时在这些议席跟伊党上演三角战,比如在登嘉楼、吉打和吉兰丹的议席。”

“还有13个土著团结党的国席。巫统很有信心可以赢回这些传统议席,包括(前首相马哈迪的)浮罗交怡国席。撇除(慕克里兹的)尤伦国席及(慕尤丁的)巴莪国席,巫统对其他国席很有信心。”

至于希盟目前掌握的马来议席,希索慕丁认为,瓜拉雪兰莪及居林万拉峇鲁(Kulim Bandar Baru)最有可能成为巫统的目标,因为这两个国席过去的选举记录都显示,选民在国阵及希盟之间摇摆。

这两个议席在第12届大选由民联拿下,后来巫统在第13届大选从民联手中夺走,而希盟又在第14届大选击败巫统。

“巫统要成为国会最大党,关键是必须赢得70个国席。选后他们可以开放和其他胜选的政党协商,并按照巫统开出的条件组成政府。”

料将会是选后结盟

他续称,由于此前的全国大选不曾有过选后结盟,因此第15届大选的选举结果预计将会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这样的情况会增加不确定因素,因为选举结果攸关于政党有无能力赢得参选的议席,也涉及了选后的谈判。”

希索慕丁也补充,选后谈判的时候,各政党都有可能与原本的政治宿敌合作,以组成联合政府。

马来亚大学政治学者阿旺阿兹曼(Awang Azman Awang Pawi) 则点出,巫统试图扮演主导角色,策略就是无需在选前做议席谈判,尤其不必跟土著团结党协商。

“这是一种策略。与其在选前争议席,不如开放所有人竞争,它可以在选后再来决定是不是要继续和国盟同在,或是组织新的政治联盟。”

他分析,巫统若独自迎战选举,预计最多可拿下70至75席,成为国会最大党。

阿旺阿兹曼也点出,巫统孤军上阵可能对选民有利,因为马来政党竞相争取的马来议席之中,选民将可以自由地投选心怡的候选人。

这有别于过往,选民经常“选党不选人”,因为特定政党的支持者被迫选择该党或盟友所派出的候选人。

巫统大会昨日议决,交托党主席及最高理事会决定何时撤出国盟政府。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今年1月曾宣称,巫统考量了国阵成员党、土著团结党及伊党的情况下,放眼来届选举攻打全国222个国席之中的96席。

这比起巫统在第14届大选上阵的议席远远为少。当时,巫统攻打121席,只赢得55席。上一届大选,巫统在47个国席中面对多角战,硬撼团结党与伊党,其中包括格底里和蒂蒂旺沙。前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在格底里,打败团结党籍的教育部长拉兹吉丁;而团结党籍的妇女部长丽娜哈仑则在蒂蒂旺沙,击退巫统的佐哈里(Johari Abdul Ghani)。

相对的,希盟在时任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的率领之下,攻下多个巫统的堡垒选区。团结党当时还在希盟阵营,共竞选52个国席,最终赢得13席。

如今,团结党却一共有31名国会议员,包括选后从巫统跳槽的议员,以及参与“喜来登政变”的前公正党党籍的议员。

巫统组织实力稳健

工艺大学(UTM)讲师阿兹米哈山(Azmi Hassan)则直指,尽管巫统部分议员叛变,但相比起其他政党,巫统的组织势力还是占有优势,有能力重夺这些失去的议席。

“如果我们看看那些遭团结党夺走的巫统议席,巫统的赢面还是非常高,而团结党想要保住这些席位则有些难度。”

“即使是像Tok Pa(日里国会议员慕斯达法)的席位。”

“我们看到慕斯达法的成功。他的魅力几乎是日里的代名词,不过他仍然需要巫统这样的组织来加持。”

“单靠团结党或国盟的旗帜,会让他难以拿下席位。对我而言,巫统和团结党的基层还是有很大分别。”

原是巫统籍的慕斯达法一共出任五届的日里国会议员,目前也是阿逸拉那(Air Lanas)州议员。在日里选区1995年设立时,他首次赢得这个议席。不过,他在1999年大选中,败给伊斯兰党,到了2004年大选,才重夺这个议席至今。

国阵在第14届大选败选后,慕斯达法曾经一度成为独立议员,随后才正式加入团结党,直到现在。

在许多民主国家,常见政党在选举后才商讨如何组织联合政府。

但在马来西亚,经常是政党在选前即结盟,壁垒分明地在选举中交锋。选举后,也常发生议员变节,以致联邦或州政府垮台的事件。



诗华日报

靠拢国盟或巫统 伊党选择定江山

2021年3月29日

(吉隆坡29日讯)巫统代表大会通过来届大选不与土团党合作;时评人认为,伊斯兰党的选择十分关键,将起有决定是否埋葬土团党,或希盟在来届大选是否还有机会重返执政。

智库灵感中心(ILHAM)执行董事希索慕丁指出,来届大选的焦点依然围绕在3大马来政党(巫统、伊斯兰党及土团党),而巫统在多数马来选区占有优势,但伊斯兰党若与土团党结合的话,实力也不可低估。

为此,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若3大马来政党分裂,尤其是伊党选择与国盟同在,并一起对抗巫统的话,那么希盟则保有重返执政的希望。

他说,希盟在混合选区及大多数非马来人选区,仍然具有优势,而希盟于上届大选在不少选区打赢三角战,也建立在伊党搅局的缘故。

“因此,这情况看起来更玩味,因目前胥视伊党的抉择,这也是一种两难的决定。”

他直言,如果伊斯兰党选择与巫统合作,那么盘面上而言,土团党有可能已经被“埋葬”。

“在多数的马来选区,巫统及伊斯兰党才有强大支持者;若没有伊斯兰党协助,土团党这样刚冒出头的新党,难以获得支持。”

他说,众所周知,伊斯兰党仍试图扮演调解者的角色,居中调和巫统和土团党,但巫统的最新立场表明伊斯兰党此举徒劳无功,巫统和土团党无法同一阵线迎接大选。

他补充,如果伊斯兰党退出国盟,巫统就达到要扼杀“杀死”土团党的目标。

他说,从伊青团团长的言论中可见依然希望协调,但也希望巫统与土团党断交的决定,不会影响巫统与伊党之间的“全民共识”合作。

另一名时评人刘惟诚则认为,伊斯兰党目前的确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虽然巫统昨天有表示不接受伊党的协调,但伊党看起来还没有放弃这个角色。

他对《东方日报》提到,虽然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发文声明较倾向土团党,但其立场无法做准,因伊党主席还没有发言。

他点出,如果伊党与巫统分裂的话,伊党可以在西马半岛竞选很多席位,包括巫统传统议席,而土团党乐见其成。

他说,伊斯兰党过去没有太多资源,但是他们目前有资本去竞选巫统传统议席。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2 11: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伊党选好了,续与团结党联手出战大选

2021/3/31 1:31 pm  更新: 2021/3/31 1:53 pm  下午1点53分更新

在巫统连番催促下,伊党终于选了一边站,而伊党选择的对象是土著团结党。

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与团结党总秘书韩沙今天发表联合文告,宣示两党将继续合作,以迎战下届大选。

根据文告,在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率领下,两党最高领导层昨天(3月30日)会面,以讨论一个更加好与更具策略意义的国盟合作方向。

达基尤丁与韩沙强调,国盟政府了解到政治稳定之重要,以照顾人民福祉,尤其是当前应对2019冠病疫情的时刻。

达成四点共识

因此,他们指出,团结党与伊党达致以下共识:

(一)团结党与伊党将继续加强国盟的合作,以迎战第15届全国大选。

(二)作为国盟的创始成员党,团结党与伊党将成立一个咨询委员会,以拟定国盟的策略与方向,尤其是面对第15届大选的事宜,包括议席分配。若委员会有任何决定,将带上国盟最高理事会,以寻求所有成员党的集体决定。

(三)团结党与伊党拒绝一切在第15届大选后,为了成立政府所组成的“新联盟”,尤其是涉及希盟与伙伴的政治重组。

(四)团结党与伊党致力推动穆斯林及社会团结,并准备与任何支持这项理念的单位合作。与此同时,两党也将拒绝一切破坏穆斯林团结,乃至威胁国盟政府的行动。

为穆斯林团结

达基尤丁与韩沙在文告中并没提到巫统。但两人表示,两党领导层是基于“时下政局”而会面。

“团结党与伊党呼吁所有马来人、伊斯兰与土著的组织,乃至全体爱国的马来西亚人民团结一心,为了更美好的国家未来,一起努力奋斗。”

巫统三天前(3月28日)表明不会与土著团结党、公正党主席安华及行动党合作出战大选,并委托党主席和最高理事会决定适当时间退出国盟政府。多名巫统领袖也一再催促,要求伊党尽速选边站。

不过,政治观察员普遍上认为,巫统以国阵旗帜独力出战大选,一旦赢得至少70个国席,将在选后审时度势,以决定与哪个政党合组政府,而可能的合作对象即包括希盟与伊党。



国谐若瓦解,分析员料伊党下届大选沦输家

2021/3/30 1:22 pm

巫统正式议决与土著团结党断交,并连番催促伊党尽快选边站。政治分析员嘉迈尔(Jamaie Hamil)认为,若伊党“弃巫择团”,伊党必定会吃亏。

嘉迈尔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指出,如果伊党坚持要与团结党同在,巫统/国阵就会与伊党分手,而届时伊党将成为输家。

他解释,在2018年大选前,巫伊两党的关系十分特殊,甚至可以说伊党的存在是巫统强大的原因之一,因为巫统总是在污名化这个对手。

“巫统执政时期,伊党是巫统的主要敌人。在许多国家课题中,巫统会怪罪伊党。”

“换言之,有伊党的存在,选民会把巫统视为比较温和中庸的政党,较容易合作的一方。”

“……所以,巫统其实需要伊党作为自己的对手,而不是战友。”

巫统获得较多好处

嘉迈尔续说,巫伊两党共组国谐时,也是两党一齐在野的时候。

他说,当时巫统在上届大选中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才会与伊党合作,盼可重获支持。

嘉迈尔也是国民大学(UKM)政治系高级讲师。他认为,即便是在希盟政府时期,国谐频频挑起的马来穆斯林课题,也对巫统更为有利。

“上届大选落入公正党手中的议席,主要是乡区议席,那些地方本来就不是伊党的选区,大部分输给希盟的都是巫统传统议席。”

“因此,当马来人情绪转向支持国谐时,其实是回去支持巫统,而不是支持伊党。”

巫统可打更多议席

如此一来,嘉迈尔说,国阵一旦决定独力出战大选,巫统将掌握更大的优势,特别是在议席分配方面。

他认为,巫统届时就不必再顾虑伊党,可以攻打两党都有兴趣上阵的议席,比如武吉干当(Bukit Gantang)国席。

伊党此前曾数度赢下武吉干当国席,但在第14届大选中败给巫统。如今,当地国会议员赛阿布胡先已蝉过别枝加盟土著团结党。

嘉迈尔更预测,巫统有能力在下届大选重新掌握马来支持。

他说,根据过往数次大选的经验,巫统的支持一直呈现这类起起伏伏的趋势,若有一届大选巫统表现不佳,接下来的那次选举他们的战绩便会反弹。

在第14届大选中,伊党共竞选了158个国席,但仅赢下了其中18个。

巫统则在参选的121个国席中,成功拿下54个,成为第14届大选赢得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

不过,多达15名国会议员较后跳槽到土著团结党,导致巫统如今只剩下35名国会议员。

伊党需要改变策略

巫统、伊党及团结党三大马来政党在去年喜来登政变期间,联手推翻希盟政府,支持由慕尤丁及团结党领导的国盟政府。不过,巫统与其“分支”团结党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并不融洽。

工艺大学(UTM)讲师阿兹米哈山(Azmi Hassan)认为,如果伊党仍指望三党大团结,则需改变运作策略。

“伊党必须退出国盟,施压团结党。因为没有伊党的团结党/国盟,很难继续往前走。”

“这么一来,我预料国盟才会对巫伊两党及国谐更为友善。”

“伊党的策略迄今是要同时留在国盟及国谐,这没办法实现,因为团结党和巫统会继续闹僵。所以,若伊党要这三个政党在第15届大选之际达成和解,则须稍微改变策略。”

阿兹米续说,伊党退出国盟其实不会损失什么,反而可以继续与巫统合作,从而获得更大的利益,即有机会与巫统谈判议席分配。

“伊党与巫统合作,意即能够一起协商议席。毕竟伊党的政治对手是巫统,不是团结党。”



哈山卡林乐见巫伊团决裂,称希盟可在三角战得利

2021/4/1 8:29 pm  更新: 2021/4/1 8:32 pm

随着巫统跟土著团结党和伊党分裂,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相信,第15届大选或再度上演三角战,而希盟将从中获利。

他今天发文告指出,上届大选共有3个政治联盟,即国阵、希盟及伊斯兰党为首的和谐阵线(Gabungan Sejahtera)。若目前的局势维持至第15届大选,到时或再度由国阵、国盟和希盟上演三角战。

至于其他政党则包括,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斗士党、民兴党、统民党和社会主义党等。

不过,他表示,一旦上演三角战,希盟将获得最大的好处。

提醒巫统基层仍强大

哈山卡林(Hassan Abdul Karim)接着在文告中逐一分析,3个主要政治联盟的强弱点。

针对国阵,他形容,马华和国大党其实已可有可无,因此只需专注分析巫统即可。而众所周知,该党跟一马公司的丑闻有所牵扯。

不过,他说,目前有330万名党员的巫统仍坐拥规模庞大、有组织和团结的基层,分裂的只限于领导层而已。其中,大部分的领袖属于被控贪污和滥权罪的“法庭簇群”,另一个“部长簇群”则效忠首相,甚于巫统主席。

“巫统已宣布会在第15届大选独行。也许,这个巫统会成为英雄,或者一败涂地。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国盟成员没共同理念

至于国盟,哈山卡林批评,国盟为了保住政权,不惜厚颜无耻地颁布紧急状态,以致否定议会民主的制衡、分权、法治和宪政原则。但他提醒,对方最终仍需在大选面对人民的考验。

“到时,选民将以怎样的态度和立场来回应,敢于重开夜市、戏院和学校,却不敢重启国会的国盟,将非常有趣。”

尽管如此,他指出,国盟在大选时将掌握国家机器,而曾在第13届大选担任国阵竞选主任的慕尤丁肯定了解,国家机关可以如何在选举中协助政党。

“不过,他应该清楚,国盟的领导层非常弱。除了慕尤丁本身,国盟还有哪位有威信的将领呢?他身边围绕着跳槽自巫统和公正党的领袖,他们被两党视为叛徒。在跳槽的课题上,巫统和公正党的命运没什么不同。”

“问题是,人民会支持国盟吗?国盟是由只为了照顾各自政治利益,以继续生存和掌权的土著团结党和伊党所组成。国盟有共同的基本原则、理念或意识形态吗?”

“或许,团结党和伊党领袖会说,他们斗争是奠基在马来人的团结上。但可以向团结党和伊党抛出一个问题:在少了巫统下,‘马来人团结’的口号是否还有意义?”

反对斗士党加入希盟

纵观目前的局势,哈山卡林认为,希盟须妥当地拟定策略来应对下届大选,而由三党组成的希盟,已无需再增减任何成员党。

他甚至直言,马哈迪和斗士党没加入希盟是件好事,因为希盟在少了马哈迪后更具有胜算。

反观,他主张,希盟须认真看待沙巴和砂拉越的政治势力和因素。

“任何想在第15届大选入主布城成为政府的人,都必须获得砂盟(GPS)和民兴党的支持。显然,砂拉越和沙巴人民很大可能难以接受,土著团结党和伊党组成的国盟。”

推出务实的竞选宣言

因此,哈山卡林建议,希盟是时候向选民解释,他们拥有共同的斗争原则,即打造一个多元族群和宗教、对全民公平、缩小贫富鸿沟的马来西亚议程,而这可以获得半岛和东马人民的支持。

不仅如此,他说,希盟需推出一个更实际、务实和消化的竞选宣言,包括把焦点放在刺激经济成长、更公平的薪资、为年轻人和失业者提供就业机会等课题。

“此外,不能忘记针对国家体制的制度改革,如国会和司法独立、公平和廉正的选委会、更专业和有公信力的反贪会和警察。”

眼见希盟的形势一片大好,他呼吁,希盟须继续团结和专注迎战大选,并“拔掉所有肉中刺”。不过,他未说明何谓“肉中刺”。

“希盟有很强及经过考验的领袖,希盟有执政的经验,可以辨识执政期间的强弱点,虽然只在位20个月。希盟拥有多元族群和宗教、希盟因改革议程而生,并拥有中庸态度和智慧,这些都是在第15届大选取胜的配方。”



诗华日报

伊党未选边站 或“2+2”迎战大选

2021年4月1日

(吉隆坡1日讯)尽管伊斯兰党与土团党昨日达成4项共识,但时评人认为,伊党未正式选边站,并指国盟、全民共识与国阵也有可能以“2+2”形式迎战来届大选。

大马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刘哲伟指出,很多人认为伊党已“选边站”,但他抱持不同见解,因为伊党与土团党虽然决定合作迎接大选,但伊党并没声明与巫统切割。

“虽然对伊党来说,与土团党合作会比较‘舒服’,但胜算则是另外一回事。”

刘哲伟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到,伊党在西马的马来选区有一票忠实支持者,而土团党则只有资源,基层相当薄弱。

他补充,从509大选后的多场补选来看,巫统与伊党联手的话,在西马的马来选区往往可以轻骑过关,而土团党与伊党结合对垒巫统的话,则较难评估胜算。

为此,刘哲伟点出,在他看来,要当“老大”的巫统与要首相职的土团党难以联手出击大选,因选区过于重叠,有很多利益上的冲突;而势力集中在西马东海岸与北部州属的伊党则可作为一个协调的角色,避免全面开打。

此外,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则对《东方日报》提到,尽管目前看起来,伊党已选择与土团党站在一起,“全民共识”似乎将被埋葬,惟每个政党都还在做对本身最有利的政治考量。

阿旺阿兹曼也举例,在一些州属,比如雪兰莪,伊党与巫统向来配合得很有默契,反而土团党遭冷待。

阿旺阿兹曼与刘哲伟皆认为,来届大选出现三角战或多角战是不可避免的事,但却不认为会全面开打,在一些选区或达到一定的默契。

刘哲伟补充,根据他的观察,一旦形成“2+2”的模式,国盟土团党若会派员竞选马华或国大党的选区,伊党届时或会号召选民投国盟,因此国阵成员党必做好流失马来选票的心理准备。

巫统在上周举行的代表大会通过来届大选不与土团党合作,巫青团更促请伊党选边站;而伊党与土团党昨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两党达致4项共识,包括将在全国第15届大选继续巩固国盟的合作,从而因此巫伊结盟的“全民共识”已被埋葬的说法。

不过,巫统总秘书拿督斯里阿末玛斯兰今日在推特贴出巫统代表大会所通过的5项提案,并强调捍卫、巩固和强化全民共识是5项提案中的其中一项。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4 13: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哈迪暗讥巫统,“议席多却没诚信,何益?”

2021/4/12 1:27 pm  更新: 2021/4/12 1:46 pm

巫统宣告要择日退出国盟政府,使得包括伊党的联邦政权摇摇欲坠之际,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醒,若是一个政党毫无诚信,即便它拥有多数议席也无益于民。

哈迪阿旺在面子书贴文,阐述伊斯兰一开始也只是少数力量,但因为伊斯兰政府公正且领袖虔诚,所以获得非穆斯林的支持。

“如果一开始就欺骗人民,以取得大多数支持,那获得大多数支持但却无诚信,(这样的政府)又有何好处?”

“单是撒谎,就足以显示它已失诚信,并会孽生恶行,包括盗窃统治。”

“领袖没有诚信则政府脆弱,最终国家将毁灭。”

领袖无诚信国家终毁灭

哈迪阿旺继续说,领袖的道德败坏及残暴,导致部分国家毁灭。

“暴政甚至是(领袖的)道德败坏、不当行为等,最终使国家走向毁灭。”

“这一切源自不忠不诚,利用知识来欺骗人民。最终,人民因为支持他而受害。”

哈迪阿旺的贴文并未点名,但大有影射巫统领袖之意。

喜来登政变后,各政党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关系不断变换。巫统和伊党原先在第14届大选后共组国谐,惟加入国盟政权后,伊党逐渐靠拢土著团结党。

今年3月底,巫统宣布“双拒独战”来届大选,同时择日退出国盟政府之后,伊党在选边呼声之下选择了土著团结党。

4月9日,哈迪阿旺声称,伊党已派代表与团结党共商第15届大选的议席分配。但这引来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不满,斥责伊党破坏了国谐框架下的决策。



伊党大长老盼巫统冷静,别拒团致希盟坐收渔利

Oct 3, 2021 3:11 PM  更新: 3:11 PM

尽管巫统已表明不愿与土著团结党协商来届大选的上阵议席,伊党大长老哈欣耶新却仍在尝试挽救这两个伊党盟友之间的关系。他呼吁巫统保持冷静,重新考虑“拒团”决定,以免引发三角战让希盟渔翁得利。

《前锋报》报导,哈欣耶新(Hashim Jasin)表示,伊党的立场十分清楚,即加强穆斯林的团结,尤其是伊党、巫统、团结党三党的关系。

“(巫统必须)重新评估,究竟谁是敌、谁是友。不要再拒绝(与团结党)合作,这只会让敌人有好处。”

“倘若不团结一致,我们会在第15届大选面对挑战。若出现三角战,有好处的不会是穆斯林,而是敌方。”

“倘若我们分裂,希盟就会得利。”

勿忘“国谐”初衷

哈欣耶新也呼吁巫统,勿忘巫伊两党当初成立“国谐”(Muafakat Nasional)所面对的困难。

喜来登政变后,各政党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关系不断变换。

在第14届大选后,巫统和伊党的关系原已逐渐密切,并共组国谐。不过,喜来登政变后,伊党加入国盟政权,并靠拢土著团结党,甚至加入团结党为首的国盟。

今年7月,巫统宣布撤回对时任首相兼团结党主席慕尤丁的支持后,伊党选择继续力挺慕尤丁。

9月30日,慕尤丁说,国盟五党已达致共识,要协商分配下届大选的国州议席,但国盟目前尚未知道巫统或国阵是否愿意协商大选的议席分配。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随后放话,巫统将捍卫上届大选赢得的国州议席,同时邀请团结党的前巫统党员回归巫统。



巫统大选或跟国盟合作?慕尤丁受促勿再存幻想

Sep 27, 2021 1:35 PM  更新: 1:37 PM

巫统元老提醒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勿要再奢望在来临的大选,巫统会跟他们合作。

巫统元老俱乐部总秘书慕斯达法(Mustapha Yaakub,下图)更进一步表示,不仅如此,巫统已做好和团结党对决的准备。

“巫统已下定决定,不会再跟土著团结党合作。恩断义绝,无法回头。”

“准备对决吧,只有最好的一方能够胜利。”

巫统或跟国盟合作?

《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报道,土著团结党宣传主任旺赛夫(Wan Saiful Wan Jan)昨日表示,即便在下届大选面对多角战,但是国盟不会受到影响。

“国盟不会被影响,哪怕(成员党间)陷入多角战。我们会和我们的创党成员,即伊党、民政、沙巴进步党、沙巴立新黨共同前进。”

而且他声称,目前还不确定,巫统届时会否跟国盟站在同一个阵线。

“目前还不确定巫统在第15届大选会否跟国盟站在同一阵线。那是他们的选择。”

巫统已有清楚议决

针对旺赛夫的说法,慕斯达法认为,这显示土著团结党仍抱持跟巫统合作的幻想。

“巫统元老俱乐部想提醒慕尤丁,巫统已明确表明不会跟土著团结党在第15届大选有任何的合作。”

“巫统大会已清楚决议拒绝土著团结党。”

“元老俱乐部清楚慕尤丁试图打模糊战。他意识到,土著团结党在第15届大选无力与巫统抗衡。”

“土著团结党没有竞选机器。他们也发现伊党不会帮助他们,因为伊党也需专注在(推动)自己的竞选机器,以赢得选举。”

他补充,土著团结党意识到,只有巫统同意下,它才能保住从巫统窃走的16个国会议席。



凯鲁丁抱怨巫统领袖,为橡胶局土地案攻击他

2021/6/2 1:51 pm  更新: 2021/6/2 2:44 pm

大马橡胶局(MRB)最近拟脱售黄金地皮而引发争议后,原产业部长兼伊党领袖凯鲁丁阿曼抱怨,自己成了部分巫统领袖的攻击目标。

凯鲁丁昨晚在面子书贴文指称,数个亲巫统的面子书专页诽谤他,而这些面子书专页跟一些巫统领袖的关系要好。

“有面子书专页在橡胶局课题诽谤我,而这些专页跟特定巫统领袖的关系要好。”

“一些巫统领袖也热衷攻击我。”

凯鲁丁也是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他声明,这并不影响他和巫统的友好关系。

“可是,这无阻我为了穆斯林社群利益,继续加强国民和谐。”

“我和巫统领导层的友好关系也不会受影响。”

橡胶局仅承认接获报价

国谐是伊党与巫统在2019年所成立的合作平台。不过,自从伊党加入土著团结党为首的国盟后,伊巫两党的关系就变得紧张。

在前原产业部长郭素沁的质疑下,大马橡胶局上周五(5月28日)承认,确实有人向它献购两块吉隆坡的黄金地皮,但目前还未售出这两幅地段。它们是位于安邦的Lot 20012及Lot 20013。

Lot 20013的地皮位于鹰阁医院(Gleneagles Hospital)隔邻,橡胶局是在去年10月开放招标租赁(lease)这片土地。至于Lot 20012地皮,橡胶局则确实是要出售,而目前仍在由房地产估值与服务局、财政部及国家文物局评估该地皮的价值。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7 13: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满伊党“一再背叛”,扎希拟重估国谐关系

Oct 13, 2021 10:42 AM  更新: 11:14 AM

尽管伊党试图拉拢巫统和土著团结党在马六甲州选中合作,惟此举已惹怒巫统。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更放话,拟重新检讨两党的合作关系

扎希昨晚接受访谈节目的访问,受询及会否以国民和谐上阵马六甲州选时,表明巫统将以国阵旗帜出战选举。

“因为国民和谐从未(向社团注册局)注册,因此,我看不到国民和谐会像过去补选那样合作的好处。”

“巫统将独自在国阵旗帜下竞选。愿上苍所愿,希望人民会选择最好的政党。”

不满伊党“一再”背叛

扎希也声称,伊党“一再”背叛下,巫统将重新评估它与伊党的合作关系。

“我们必须了解,若共乘一船,则应该信任而非背叛对方。”

“背叛一次就够了。”

“若是一再重复,不只背叛巫统,还包括其他不同政党,我认为应该要重新评估(合作关系)。”

坚决不与团结党合作

对于巫统是否会跟土著团结党在第15届大选或马六甲州选中合作,扎希也借巫统大会的议决,否定这种可能。

“我尊重巫统大会在2020年的决定和立场。巫统已有立场,而我身为党主席,会尊重(议决),即我们在第15届大选不会与团结党合作……”

“(至于马六甲州选)我认为那也是马六甲巫统党员和领袖所要的(不与团结党合作)。”

国民和谐是巫统和伊党在第14届大选之后,于2019年9月所缔结的政治联盟。不过,喜来登政变之后,伊党跟巫统的死对头——土著团结党渐走渐近,甚至最终加入国盟。

在马六甲议会解散翌日,虽然甲州土著团结党伸出橄榄枝,希望跟巫统协调甲州选举事宜,避免正面冲突,却遭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断然回绝。

而身为它们盟党的伊党,则希望它们能够在马六甲州选合作,进而维护马来穆斯林的权益。

巫伊领袖会面谈合作

尽管扎希态度坚决,但数名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却在昨天会面,更声称要加强国谐的合作。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国阵总秘书赞比里昨天就会见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以及伊党副主席依德利斯阿末。

阿斯拉夫在面子书贴出两党领袖会面的照片,并标签#国民和谐。

“让我们一起寻找共同点,并加强我们的关系。”



社媒流传疑似伊党领袖录音,质疑哈迪立场反复

Oct 9, 2021 5:27 PM  更新: 5:42 PM

社交媒体昨天流传一支,据称是伊斯兰党领袖的录音,内容为质疑该党主席哈迪阿旺的领导能力,并对后者反复不定的立场感到痛心。

该录音全长1分钟52秒,最先是由一名面子书用户发布。

根据该名用户,录音的发言者是伊党中委“Dr T”。

“Dr T”在录音中表示,哈迪阿旺相信国盟比国阵更有影响力。

“老师(Tok Guru,哈迪的尊称)相信,民调显示国盟正崛起,而国阵已没落。”

“但是,他说,我们仍然要迎合(巫统),因为巫统还有基层。”

“老师常在演说中重复这番话,但却言行不一。所以,我们很沮丧。”

不满善变及立场摇摆

此外,录音中发言者也抱怨,哈迪阿旺经常改变立场,令伊党领袖非常难过。

“这就是为何我近期要求老师去肯逸(Kenyir),我们……故意强迫老师听取我们的汇报。”

“这个是伊党的席位、这是巫统的议席、这是土著团结党议席,要赢的话,我们需要增加议席。想赢的话,条件是我们能获得23席。”

“之后,他又再度摇摆不定,老师总是在变。”

试图篡夺哈迪职位?

《当今大马》仍无法独立核实有关录音的真伪,但正寻求被称为“Dr T”的领袖回应。

发布录音的面子书用户披露,“Dr T”想要篡夺哈迪的职位,而这已是对方展开的第二轮行动。

他接着表示,自己会继续揭发“Dr T”的诡计。

伊党之前与巫统成立国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唯此联盟似乎已摇摇欲坠。

巫统与土著团结党割席,且撤回对时任首相兼国盟主席慕尤丁的支持;伊党却继续支持土著团结党,两党的关系已渐行渐远。

前年,伊党在希盟政府垮台后,联同国阵、土著团结党、砂盟等政党组成国盟政府。

今年初,巫统党内出现亲国盟与反国盟两派之争,伊党似乎也因此事而闹分歧,甚至一度传出党内有人要倒哈迪阿旺。



国盟旗帜上阵甲州选?朱迪主张伊党内部先拍板

Oct 27, 2021 12:11 PM  更新: 12:31 PM

国盟最高理事会日前议决,土著团结党、伊党及民政党将以国盟旗帜出战马六甲州选。但伊党中委朱迪认为,应先交由各党内部商议,才能拍板定案。

朱迪昨天发文告称,这件事应该先获得伊党中委会与长老会的同意。

“我呼吁这件事必须交由各党各自议决,它们是否同意国盟最高理事会的决定。”

他强调,伊党党章第81条文阐明,任何选举皆必须以伊党旗帜出战,否则必须取得伊党中委会的同意。

“显然,依据该项条文,伊党中委会必须决定选举标志,因此国盟会议的决定在拍板定案前,必须交回给伊党处理。”

“而且,据我观察,选举标志课题与伊党原则有关,需要经过伊党长老会的商议。”

他解释,这攸关党员的伊斯兰实践。

民联也曾发生类似事件

朱迪说,10年前也曾发生类似事件,伊党当时是民联成员党之一,而各成员党同意要以民联旗帜参与全国大选,但一名伊党党员当时提出,此事应该交由伊党长老会处理。

他指出,伊党党章第81条文清楚规定党徽或标志的颜色与旗帜面积,而党参与选举时,必须使用伊党党徽或标志;抑或是伊党中委会同意,且选委会或社团注册局批准的任何标志。

他补充,同样的,国谐(MN)所做的议决也必须交由各成员党内部拍板定案。

甲州选举将在11月8日提名,20日投票,竞选期长达12天。

昨天,国盟兼团结党主席慕尤丁表示,国盟最高理事会昨天(10月26日)召开特别会议,土著团结党、伊党以及民政党决定,以国盟旗帜竞选来临的马六甲州选。

根据慕尤丁,所有国盟成员党皆有出席的特别会议,包括团结党、伊党、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沙巴进步党(SAPP)以及民政党。



出于现实而非傲慢,扎希捍卫拒团拒伊立场

Oct 14, 2021 7:28 PM  更新: 7:28 PM

继表明不会在即将举行的马六甲州选举跟土著团结党或伊党合作,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说明,这种独立出战的立场并非出于傲慢。

“我的答案并非傲慢,反之是根据当下现实,脚踏实地的决定。”

阿末扎希昨晚表示,巫统在甲州选举时,不会跟土著团结党或伊党合作。

他表示,既然跟伊党所组成的国谐并没有正式注册,因此看不到跟伊党合作会有任何的“光明”前景。

针对领导国盟的土著团结党,阿末扎希表示,他必须尊重巫统大会的决议,无法跟这个聚集众多巫统叛将的政党合作。

归咎媒体错误描绘他

阿末扎希表示,不过部分媒体所报道,他在接受访问时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口出恶言。

“我不确定为何我最近的访谈言论,被描述得如此傲慢。”

“不但如此,所刊载的照片也把我描绘得凶恶。”

“但是那不是真实的我。”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晚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巫统将独自在国阵旗帜下竞选。

此外,他也批评伊党“一再”背叛,因此巫统将重新评估两方的合作关系。



“我不应酬揣测”,达基与疑似批评哈迪录音切割

Oct 10, 2021 4:10 PM  更新: 4:39 PM

社交媒体流传一支据称是,伊党领袖质疑党主席哈迪阿旺领导能力的录音,唯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与此撇清关系,拒绝回应未经证实的揣测。

达基尤丁今天在吉兰丹向媒体表示,身为有法律训练者,不会单凭揣测做出评论。

他强调,即使有人就此报警,那就交由警方调查。

“我身为法律人(律师),不会根据揣测来做评论,须先证实有关假设。”

“就算有人报案,就让警方去调查,我们遵守法律。”

“我们不应酬这种揣测。”

达基尤丁也是能源与天然资源部长。他是今天在哥打峇鲁出席一项配合种树计划举行的骑脚车活动后,如此表示。

不满哈迪立场反复

昨天,某面子书用户上载据称是伊斯兰党领袖的录音,内容为质疑哈迪阿旺的领导能力,并对后者反复不定的立场感到痛心。

根据该名用户,录音的发言者是伊党中委“Dr T”。

“Dr T”在录音中表示,哈迪阿旺相信国盟比国阵更有影响力。

“但是,他说,我们仍然要迎合(巫统),因为巫统还有基层。他常在演说中重复这番话,但却言行不一。所以,我们很沮丧。”

《当今大马》仍无法独立核实有关录音的真伪,但正寻求被称为“Dr T”的领袖回应。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16: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扎希:是时候放下与伊党的合作

2021年10月6日

(吉隆坡6日讯)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指出,随著土团党与伊斯兰党已达成共识,因此巫统是时候放下与伊党的合作,继续向前行。

阿末扎希昨晚在面子书发文指出,自己近期受访时,很多提问有关巫统与伊党所成立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是否还存在,因此他罗列了数项要点,来解释巫统、伊党与土团党之间的关系。

他指出,2020年巫统代表大会已议决在第15届大选将不会与土团党合作,因为土团党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有众所周知的隐议程。

“但是伊党领导层却明知土团党的隐议程,还誓言效忠土团党及其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就像他们知道诚信党成立的隐议程一样。”

“第二,巫统在备战第15届大选时,不能再面对全民共识所带来不确定性,因为这些不确定性将扰乱备战工作。 ”

“第三,许多人包括中间选民都认为巫统被背叛了,但就算如此,巫统也会与国阵(BN)的战友一同继续努力。 ”

他指出,由土团党与伊党所成立的国盟已宣布取得共识,包括在第15届大选的国会议席与州议席分配。

“因此,这种种迹象表明巫统需要继续向前行,立即向前迈进。巫统不能在“不确定性”中继续下去。”

针对外界质疑巫统没有努力挽救与伊党之间的 “真正全民共识”(The Real Muafakat Nasional),他指出,全民共识是基于诚实和真诚统一基础上的合作。

“巫统一直在努力,但是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因此,就让民主在第15届大选做出决定。 ”

他强调,巫统并不“死板”,如果伊党愿意,两党之间仍有捍卫“真正全民共识”的空间。



选委会前副主席:3大马来政党合作能保证大选获全胜

2021年10月4日

(吉隆坡4日讯)选委会前副主席拿督斯里旺阿末旺奥玛(Wan Ahmad Wan Omar)认为,巫统、伊斯兰党和土著团结党可能需要达成协议,才能赢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席。

根据《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旺阿末表示,3党可以签订谅解备忘录,并与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和沙巴人民联盟(GRS)合作组成一支强大的队伍,这样才能赢得逾148个议席。

“3大马来穆斯林政党签署政治协议的话,保证能第15届大选大获全胜。”

“民众意识到,只要掌握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就会产生一个强大的政府,进而促成政治稳定,继续执行对人民和国家有益的项目。”

他也认为,政府与希盟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似乎是大大有利于反对党,并为希盟提供了政治推动力,因为后者并不需要像政府一样,努力履行承诺。

他补充,在落实18岁投票政策和选民自动登记系统后,第15届大选预计有2100万名选民,其中65%会是土著或马来选民。

他说,若马来选票分裂则会带来损害,而95%的华裔选民依旧会支持行动党,而不是马华。

“华裔会支持行动党,但马来人的投票意向则会分散至8个政党(巫统、伊党、土团党、国家诚信党、大马土著党、国家斗士党、马来西亚团结民主联盟和公正党)。”



中间选民遭边缘化 各党不愿再花时间力争华裔选票?

2021年7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时评人许国伟认为,有鉴于各党已在过去的大选发现中间选民最难讨好又最无情,因此可预见来届大选时,各个政党会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本身的基本盘与支持者,此趋势再这样下去,对马来西亚是一个伤害。

许国伟说,当没有太多政党关注或愿意照顾中间选民时,更别提照顾华社的权益,因为朝野政党都相当清楚华社的要求、诉求很难满足的,因此在未来的最终情况就会像中间选民那样,各党都不愿花那么多时间放在中间及华社身上,这是一种政治现实。

许国伟昨晚连线做客《东方云Talk:大马会再“变天”吗? 》云端清谈节目时指出,华人政治并非没有戏,因不论是政党之间还是党内斗争都很激烈,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甚至来到需要团结的时候,依然无法化解,这也是华人政治为何斗不过马来政治的其中一个原因。

他说,马来政治不管斗到多厉害,在必要的时候,依然可以维持表面上的团结或必要时抱团取暖,彼此之间可以互相接纳与尊重。

他补充,马来人主导政治的因素,除了体制、人数占优之外,还有一点不得不佩服的就是当有需要的时候,真的是可以先下彼此之间的分歧或仇恨,比如伊斯兰党及巫统斗了那么多年,在2016年由巫统的原任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先伸出橄榄枝后,在2019年之后就可以开始抱团。

他点出,实际上,不见得巫统与伊党真的可以称兄道弟或者完全放下过去数十年的恩恩怨怨,但却可因拥有共同的敌人或利益时,保持表面的团结与合作。

他提到,回看华人政治,马华与华裔基层居多的行动党甚至曾同在一个阵营的民政党,彼此之间并没有如同马来政治那样的氛围。

他补充,过去一年下来,华社、华人及中间选民被边缘化,回看各个政党,很少有在乎中间选民的诉求与声音。



政府保守极端政策让大马走回头路 吴家良炮轰巫伊土侵蚀多元精神

2021年11月4日

(安顺4日讯)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炮轰巫伊土政府日益保守及极端的作风,不仅让大马非穆斯林社会咋舌,也让曾经身为亚洲多元之光的马来西亚在巫伊土掌权下走回头路,更沦为国际笑柄。

他指出,落实伊刑法有违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当初立国的初衷,与联邦法院当年宣称大马是世俗国的立场更是背道而驰。

他表示,如今巫伊土坚持在丹州实行伊刑法的举措更是严重冲击大马宪法的地位,让大马多元精神荡然无存。

也是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政治秘书的他,针对首相署副部长阿末玛祖希望其他州仿效吉兰丹落实伊刑法一事,发文告抨击巫伊土政府。

他说,独立初期,马来语的啤酒广告遍布各地,当时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社会也相安无事,和平相处。事隔60年后,巫伊土政府却禁止首都吉隆坡的中药店、便利店和杂货店售卖烈酒,霹雳州司南马县也打开缺口宣布在来年禁止卖酒,并狠批此行径完全摒弃大马开明及自由的世俗原则。

“巫伊土三大马来政党都将马来选民当成选票机器,不间断地煽动其情绪,也热衷于炒作宗教及种族课题以夺得宗教及种族话语权,让大马原本多元及包容的空间逐渐被压榨,言论自由也相对变得狭隘。”

因此,吴家良反问巫伊土政府是否有意将马来西亚推向极端塔利班国度,让极端主义在大马复辟?

也是执业律师的吴家良直言,大马已拥有足够的法律如刑事法典以应付任何罪行,因此根本不需要恶名昭彰及不符合人道主义的伊刑法来惩罚犯罪的市民。

他呼吁大马人民继续保持理智及中庸的态度,切勿被巫伊土极端分子煽动及分裂。

他抨击巫统、伊党和土团党为了争夺马来传统选票而走向极端的当儿,身处同一联盟的马华和民政党却噤若寒蝉,并奉劝马华民政党勿祸害华社,因为在大是大非的当前,沉默不是金,反而是害人精!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7 10: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伊党为愿景不执着盟友,问巫统是否当真朋友?

Oct 30, 2021 5:11 PM  更新: 5:21 PM

马六甲州选再次使得伊党与巫统的盟友关系紧张起来之际,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提醒,伊党结盟目的远超过政治利益,不会执着于特定盟友。

“我们强调,我们的协议政治目标宏大,不仅涉及选举时的政治布局。团结穆斯林是为了更重要议程,不仅仅是为了议席。”

端依布拉欣伊青大会致辞时说明,伊党的这个重要议程便是救世救国。

他进一步表示,基于上述宏大目标,伊党在结盟上十分弹性,极度愿意与人协商,即使其他政党所不愿妥协的课题,伊党也能够接受。

“我们伊党有悠远历史,我认为,其他政党在协议政治的经验都不如伊党。”

“我们愿意妥协,即使是超乎寻常且鲜有人愿意妥协的事。”

端依布拉欣举例,巫统创党人已故翁嘉化(Onn Jaafar)退党后创立国家党,当时伊党就曾将瓜拉登嘉楼让给翁嘉化上阵;巫统资深领袖东姑拉沙里退党成立46精神党时,伊党也跟他合作过。

“甚至还有其他政党,提到就让人火大。”

政治里没有友谊赛

端依布拉欣也提醒,政坛不存在友谊赛,因此巫统必须决定究竟是否跟伊党成为“真朋友”?

端依布拉欣也是环境部长。他今天指出,登州巫统数个月前宣布准备在大选时,在所有的国州议席跟伊党硬碰,而当时巫统有人就以“友谊赛”来淡化冲突。

端依布拉欣表示,他当时回应对方说,虽然足球队之间可以打友谊赛,但政治中不存在友谊赛。

“我想告诉(巫统的朋友),若我们要结盟和成为朋友,就要当真正的朋友。”

“(巫统领袖)说‘我们可以当作打友谊赛’,我谨告知,政坛不存在友谊赛。”

端依布拉欣也提醒,即便是友谊赛,也有爆发殴斗的可能。

虽然伊党跟巫统在第14届大选之后越走越近,甚至共组国谐,但是喜来登政变之后,伊党反而跟巫统的宿敌,即土著团结党靠拢,甚至加入土著团结党所领导的国盟。

随着大选将至,巫统和土著团结党的矛盾更深,而巫统更发动内部政变,夺取土著团结党的联邦政府领导权和首相职位。而夹在巫团之间,伊党如今面临两难抉择。



伊党中委吁甲选民教训巫统,“让它学会诚实廉洁”

Nov 7, 2021 8:49 AM  更新: 9:00 AM

国盟与国阵将在马六甲州选全面开打,向来对巫统诸多不满的伊党中委莫达瑟尼就直言,希望巫统在马六甲败选,以给巫统教训

伊党中委莫达瑟尼(Mokhtar Senik)昨天在面子书贴文表示,虽然珍惜国谐合作,但他希望巫统败走马六甲州选,以便这个盟友受到教训。

“我仍珍惜国民和谐,毕竟其创立旨在伊斯兰。不过,我希望巫统在马六甲州选失败,以便它可以真正了解合作、宗教、国家以及穆斯林的重要意义。”

“(我)希望巫统在马六甲败选,以便他们认识到什么是诚实和廉洁政治。”

“因此,所有的伊党选民务必给巫统上一课。”

两党将在7议席硬碰

甲州议会共有28席,伊党在上次大选在马六甲竞逐24个议席,但是全盘皆墨。

这一次,伊党将在马六甲州选中披国盟旗帜上阵,竞逐8个议席,不过当中7个议席将与巫统碰头。

伊党之前一直周旋于巫统和土著团结党之间致力避免三角战,惟昨天双方公布名单后,伊党主席哈迪也断然选边站,呼吁支持者投票国盟。

马六甲州选将在明天(8日)提名,投票日则是20日,共有12天竞选期。



甲选在7席硬碰巫统,端依布拉欣直言失望

Nov 6, 2021 8:40 PM  更新: 9:25 PM

国阵与国盟将在马六甲州选短兵相接,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表示,对于将在7州席与巫统竞争感到些许失望。

端依布拉欣今天在伊党第67届中央代表大会上,接受媒体的访问时表示,国盟与国阵的协商进行了相当一段时间,一开始进展顺利,但最终国阵还是决定要上阵所有议席。

“我们感到有点失望,(因为)撮合团结的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

端依布拉欣进一步形容,伊党将在7席与巫统硬碰,是“被迫接受的局面“。

”事实上,我们一开始协商是为了避免(硬碰),如果可以,我们愿意妥协一些席位。但由于巫统还是决定竞选所有席位,导致我们也别无选择。“

选择国盟因已正式注册

他也说,伊党与巫统通过国民和谐合作,不止是为了选举,而且也未正式注册;反之国盟则是正式注册的政治联盟。

“我们在国民和谐(的合作),不只是为了选举,也是为了团结穆斯林。所以,伊党以国盟旗帜出战,因为国盟已经正式注册(为政治联盟)。”

国盟与国阵都在今天分别宣布将出战所有马六甲议席,并公布各自的候选人。而伊党会在7个州席与巫统竞争,它们分别是瓜拉宁宜、打波南宁、榴梿洞葛、武吉加迪、鲁容、实甘,以及万里茂。

在7席当中,有6席在上届选举是由巫统拿下,只有武吉加迪是由诚信党胜出。

在这次的马六甲州选,国阵、国盟与希盟的三角战将全面开打。这也是国盟成立以来,首次在西马半岛迎战选举。



交三巨头定夺甲选事务,巫统有条件与伊党友好

Oct 28, 2021 11:53 PM  更新: Oct 29, 2021 1:29 AM  凌晨12点04分更新

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交由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兼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定夺巫统参与马六甲州选的事务。

此前,阿末扎希表明,巫统不会在甲州选与团结党合作。然而,巫统最高理事会今晚召开会议后,并没有对外宣布此立场。

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在会后发表文告说:“最高理事会授权主席、副主席和首相定夺任何有关马六甲州选的事务”。

有条件的谅解关系

另外,文告也表明,巫统继续维持与伊党的谅解与互信关系,意即“在应对马六甲州选时巩固国民和谐”。

文告强调,“与伊党的谅解关系是建立在伊党使用自己党旗帜的原则上。”

“这是为了避免双方内讧争斗,同时双方各自在选举使用自己的旗帜竞选。”

会议也议决,委任莫哈末哈山为甲州选的竞选主任。

国盟单一旗帜竞选

巫统文告强调与伊党的谅解互信,是以“伊党使用自己旗帜”竞选为前提,显得耐人寻味。

此前,国盟兼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发文告表示,团结党、伊党以及民政党议决,以国盟旗帜竞选来临的马六甲州选。

不过,伊党中委朱迪认为,国盟旗帜出战马六甲州选一事,应先交由各党内部商议,才能拍板定案。

阿末扎希已经多次表明,巫统将不会在甲州选举中,跟团结党乃至国盟联手。慕尤丁随后放话,国盟“很大可能”在马六甲州选上阵所有的28个议席。

不过,伊党则希望巫统和团结党能够在马六甲州选合作,进而维护马来穆斯林的权益。

马六甲共有28个州议席。随着4名执政阵营议员倒戈,原任政府选择解散州议会。马六甲州选将于11月8日提名,并在12天竞选期后,于11月20日投票。



拉玛分析伊党选团弃巫,断定将在甲州遭遇滑铁卢

Nov 2, 2021 1:49 PM  更新: 1:49 PM

伊党决定以国盟旗帜上阵马六甲州选后,槟城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认为,随着伊党选择土著团结党而不是巫统,伊党将在马六甲遭遇滑铁卢。

拉玛沙米也是行动党中委。他今天发表文告指出,伊党在本次州选中要选择跟巫统或团结党结盟,原本就是个艰难的抉择。

未能获得巫统原谅

他续说,伊党已在国盟执政时期背弃巫统、亲近土著团结党而与巫统关系闹僵,双方因而不可能再合作。

“狡猾的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一定知道,跟巫统的合作就是政治自杀。”

“我不认为伊党数个月前抛弃巫统,转而支持团结党的行为已获得巫统原谅。”

因此,拉玛沙米认为,伊党没有选择更有胜算,且获得更多马来选民支持的巫统合作,不是因为伊党不投机,而是与巫统关系破裂后的权宜之计。

如此一来,他判断,伊党将在马六甲州选中,与团结党一起没落。

“伊党一直假装自己有全国抱负,但马六甲可能成为它的滑铁卢。”

“或许选举结果会让人明白,伊党终究是个狭隘的政党,只能在一两个州属生存。”

“甲州选举可能是巫统或国阵再度崛起的指标,但对伊党和团结党来说,它们可能因而屈辱地退出全国政治舞台。”

滑铁卢是今天比利时的一个城市名称。1815年,曾经攻无不克的法国军事家拿破仑在此经历重大挫败,自此“滑铁卢”也成为“彻底失败”的代名词。

伊党披国盟旗上阵

拉玛沙米补充,伊党在2020年喜来登政变决定支持团结党以加入执政阵营,说明伊党只是另一个极端的宗教及种族歧视的政党,而不再有“神圣的宗教政党”之形象。

“执政多个月来,伊党获得丰厚的物质报酬及美差,形象一落千丈……盲目支持伊党多年的人开始发现,这个党跟其他世俗政党没有差别。”

伊党中委会昨天议决,将在甲州选举中以国盟旗帜上阵。

马六甲共有28个州议席。随着4名执政阵营议员倒戈,原任政府选择解散州议会。马六甲州选将于11月8日提名,11月20日投票。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2 14: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卡立诺丁称国谐名存实亡,吁巫统“重返国阵”

Nov 9, 2021 9:23 PM  更新: 9:23 PM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认为,随着伊党违背国民和谐的协议,而选择以国盟旗帜上阵马六甲州选,两党之间的结盟已名存实亡

“很明显,国谐难以为继。伊党的决定意味着国谐徒有其名,精神已不复存在。”

“呼吁以国谐团结穆斯林,听起来不错。但在政治上,其他利益优先。”

卡立诺丁(Mohamed Khaled Nordin)表示,伊党的决定给了巫统一个重返国阵的机会。

他更描述,国阵是一个“温和、多元文化和进步”的政治联盟。

取胜需靠各族支持

“巫统意识到,通往胜利的道路,需各族的支持,而非只是马来人。马来政党之间的合作,并不是成为政府的唯一途径。”

他指出,如今任何政党想要获胜,皆须仰赖更好的政策、有活力的领导层、可持续的经济规划,和理解年轻人。

“将巫统、伊党和团结党获得的总票数视为胜利指标(的想法)过于简化。马来西亚的政治没那么简单。”

“由于政治是复杂的,国阵是巫统和马来西亚最好的选择。其他的都是旁枝末节。”

伊党应与国盟一起

卡立诺丁不忘表示,巫统坚持反对与团结党合作,并不意味巫统将马来人和穆斯林的需求置于一旁。

他解释,团结党显然是为取代巫统而来的,伊党应当理解此事。

“因此,伊党不需要在巫统和团结党之间充当和事佬。巫统就不曾试图在伊党和诚信党之间,以穆斯林团结的名义充当和事佬,因为巫统知道他们的历史。”

“伊党不能以国谐束缚巫统之际,却对国盟朝思暮想。伊党应该继续和国盟在一起,不要搞混自己想要什么。”

“在政治中,任何政党在任何情况、任何时候,都不应试图从所有人身上谋取利益。”

巫统和伊党于2019年9月签署《国民和谐宪章》。

尽管国谐并非选举协议,但两党成立了联合秘书处,以探索合作方式。伊党也自2018年,多次在补选中支援巫统。

然而,在伊党去年与土著团结党组成国盟后,国谐即退居末位。

伊党更是在此次的马来甲州选中,与巫统争夺7个议席。



慕尤丁哈迪联手攻国阵,吁甲州人摒弃“旧天秤”

刘存全  Nov 12, 2021 9:27 AM  更新: 9:27 AM

马六甲州选即将进入半程选战,国盟首次向执政友党国阵发动攻势。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昨晚联手出击,炮轰国阵霸权维持多年酿成众多问题,更宣称国阵时代已结束

由于马六甲州选禁止群聚竞选,国盟昨晚选在雪州沙亚南举行选举造势活动,并通过社交媒体直播。

慕尤丁与哈迪阿旺是压轴的两名主讲人。哈迪阿旺在演讲时率先开炮。他称,国阵成立已超过60年,拥有诸多弱点,因此有必要成立国盟来摒弃极端政党,为政坛开创新格局。

他描绘,比起国阵的极端,国盟才是个中庸的政党联盟。

“我们接受人民(上届大选)投选希盟的事实,这是国阵弱点所致。国阵发表种种声明,威胁人民团结。”

“当天秤(国阵标志)已经旧了,就会有它的弱点。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改变是成立国盟——一个结合不极端、能够团结与合作的政党。当马六甲出现选举机会,我们尝试上阵。”

哈迪呼吁马六甲选民,若有意改变,就必须投选国盟。

哈迪赞慕尤丁放弃相位

哈迪指出,尽管慕尤丁在一众国会议员施压下下台,巫统执政的甲州政府却因内讧而垮台。

“为了挽救政府,我们做出调整。慕尤丁宁愿放弃相位,要这么做并不容易。”

“然后就接受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平静地接受了。联邦层级发生这些事之后,马六甲政府却倒台……因为有人推翻自己的政府。”

“这是不道德的一件事。”

2018年大选后,伊党与巫统组成“国谐”,但去年发生喜来登政变后,伊党加入土著团结党领导的国盟,与巫统的关系渐行渐远,如今更在马六甲州选中与巫统对决。

国盟共有5个成员党,即土著团结党、伊党、民政党、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与沙巴进步党(SAPP)。由于后两者以沙巴为地盘,只有前三者参加马六甲州选。

抨击巫统一再动摇政局

作为国盟主席,慕尤丁批评巫统国州议员三番四次倒戈相向,曾经导致国盟联邦政府垮台、霹雳州务大臣换人,如今则是马六甲政府倒台。

对比巫统只顾政治利益,慕尤丁声称,国盟不会为了权力而搞政治权谋。

慕尤丁举例,柔佛巫统州政府的多数优势只有两席,虽然团结党随时可以策动旗下州议员倒政府,但并没这么做。

“若我只从我党角度看问题……若我们心怀不轨,有自己的政治议程,霹州政府倒台的事件就可能重演。”

慕尤丁也指称,国盟候选人严拒滥权、贪腐与不公义。

他也隐晦地提到一马公司案,剑指身负官司的巫统领袖,包括卷入一马公司案的前首相纳吉。

他提到,在2015年,他曾因此而遭到革除副首相职位。

“今天已经证明了。若用英语,我们说这是‘vindication’(平反)。”

“这事情现在已上了法庭,我不要多谈,以免干扰司法程序。但当我担任副首相时发生了什么事,显而易见。”

慕尤丁表示,他将在近日内要求所有国盟候选人签署反贪腐的同意书,以证明他们拒贪的决心。

民智开国阵时代已完结

慕尤丁认为,国内政局已大大改变,而国阵时代也已走到终点。

“我所说的种种并非要自我吹嘘,而是显示国家政局已到了一个阶段,势必会有改变。”

“国阵的历史经历了60年,早已经结束了。”

他说,由于民众所掌握的技术更进步,而知识与技术更普及,民众思维随之改变,不会再接受贪腐、滥权以及不公政策。

本次马六甲州选共有112人竞逐28个州议席,主要有三股竞选势力,即希盟、国阵与国盟。其中,后两者都是联邦政府的执政党。

国阵、国盟和希盟各派28人竞选,意味着所有州席至少都有三角战。

马六甲选民将在11月20日投票。



虽面对倒戈,国阵指示候选人勿攻击伊党

Nov 12, 2021 11:48 AM  更新: 11:48 AM

尽管伊党所属的国盟在马六甲州选中与国阵开战,但根据甲州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阿里,国阵已指示候选人勿在竞选期间攻击伊党候选人。

《透视大马》报道,莫哈末阿里受访时称,这是因为伊党和巫统或许还能在来临大选中合作。

“或许(州选结果)会给他们一些启示……或许我们可以在下届大选为马来穆斯林的未来而合作。”

“我依然坚守巫统原则,即不管这次选举中发生什么事,巫统时时为伊党敞开门户。”

“我们没有视伊党为敌,所以我们国阵的朋友在竞选期间,不会去攻击伊党。跟伊党合作可让我们轻易赢下(更多席位),但我们已经准备好独立上阵。”

“如果伊党和我们一起,我们可以(在所有28个州席中)轻易赢下23席。”

甲选战绩是大选指标

莫哈末阿里也是双溪乌浪国阵候选人。他强调,不希望两党之间的政治分歧影响马来穆斯林社群,因此巫统将努力为马来穆斯林政党,特别是伊斯兰友好的政党提供合作。

莫哈末阿里说,甲州选举的结果将形塑国阵未来的方向。

“尽管我们在这次州选的做法不同,马六甲巫统仍开放与伊党合作的可能。”

“马六甲会是国阵(未来规划)的标准。因为这里的族群构成,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如果国阵可在马六甲赢得漂亮,将会是国阵赢下第15届大选的指标。”

有信心拿回希盟议席

莫哈末阿里也提到,国阵本次放眼拿下21个州席,包括2018年大选中以不到1000张多数票胜出的6个议席,即林鲁、打波南宁、亚沙汉、班台昆罗、霖,以及万里茂。

“在这次选举中,我们还是(与上届大选)一样有五个政党竞争。只不过团结党不再是希盟一份子,而是伊党的盟友。”

“如果团结党可以为伊党带来500到600票,或许(国阵在)摇摆席会失手,但国阵的得票还是维持原样。”

“所以如果团结党支持者没有投给希盟(而是投伊党),再加上我们(在上届大选)的得票率,国阵能够从希盟手中拿回一些议席。”

“我有信心巫统和国阵能够赢下这些选区。我有信心曾经支持希盟的中间选民会回头支持国阵,因为希盟只会许下空头支票,还制造出许多问题和诽谤。”

此外,莫哈末阿里也认为,国阵能够拿回四名倒戈议员的席位,包括他本身上阵的双溪乌浪,以及班台昆罗、彭加兰峇都,以及直落垵州席。

哈迪慕尤丁齐轰国阵

随着4名甲州议员撤回对原任巫统籍首长苏莱曼的支持,州议会在10月4日解散,州选举的提前投票日和投票日分别落在本月16日及20日。

这一次,国阵、国盟与希盟皆上阵所有28个州席,意味着三角战已在全甲州开打。

昨晚,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联同国盟主席慕尤丁,联手炮轰国阵霸权极端,威胁人民团结。



否认团结党分裂马来票,法益斯反批巫统拒合作

Nov 12, 2021 12:20 PM  更新: 1:31 PM

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法益斯表示,是巫统拒绝团结党伸出的橄榄枝,因此不应指责团结党分裂马来选票。

法益斯也驳斥团结党和巫统在马六甲州选只是“朋友之间较量”说法,认为这只是话术。

“这不符合开始以来的情况,某个组织打从开始就无意谈判,从去年底到现在一再拖累其合作伙伴。”

“团结党一再呼吁和平相处,但巫统却想独自行动。”

炮轰贪婪精英搞对立

法益斯(Muhammad Faiz Na'aman)今天发表文告举例,电影《天国王朝》(Kingdom of Heaven)中,苏丹萨拉丁(Sultan Saladin)在1187年围困十字军掌控的耶路撒冷时态度坚决,不因耶路撒冷住着无辜百姓而表露怜悯之心。

“有的人视苏丹萨拉丁为坚守原则,其他人则指责他铁石心肠。”

“无论人们如何看待苏丹萨拉丁的围困,事情源自傲慢的吕西尼昂的居伊(Guy De Lusignan),是他破坏了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和平。”

吕西尼昂的居伊是法国十字军骑士,于1186年登基成为耶路撒冷的国王。他在一年后打破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休战协议,致使苏丹萨拉丁进军耶路撒冷。

法益斯说:“我不是要将它(电影情节)与国家目前政局直接对比,特别马来人拥有不同政治平台一事,这正是马六甲州选期间巫统和团结党之间的事。”

然而,他认为,不应该动辄责怪别人分裂马来人,而操弄这种说法的人实际却是贪婪的政客。

“不要指责任何一方在国家政治中分裂马来选票,实际上这是一群利己主义、腐败和贪婪的精英,正掌控着马来西亚的老牌政党。”

“团结党不能再软弱了。我们有自己的尊严和斗争原则。”

国阵与国盟全面开打

本次州选,国阵与国盟全面开打,有许多选区,巫统直接对垒团结党,有些则是对垒伊党。

马六甲有28个州议席,执政门槛为15席。国盟成员党竞选的议席分别是:团结党(15席)、伊党(8席)、民政党(5席)。

国盟是由团结党、伊党、民政党、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及沙巴进步党(SAPP)组成;国阵则由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构组。


35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2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2 17: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巫统领袖揭谈判破裂缘由,指国盟定二严苛条件

Nov 19, 2021 5:47 PM  更新: 6:34 PM

巫统最高理事阿都拉曼达兰揭露,国阵与国盟在马六甲州选的议席分配上谈判破裂,乃是国盟提出两项不合理条件。

阿都拉曼达兰今日在面子书上传一段影片,反驳伊党副主席兼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三苏里(Ahmad Samsuri Mokhtar)关于“特定人士想要当大哥”的指控。

阿都拉曼达兰透露,双方谈判破裂,其实源于国盟在谈判期间提出令人无法接受的条件,如团结党署理主席阿末费沙于10月27日的谈判中,要求巫统不得委派足以独自组成政府的候选人数量。

“他的理由是,巫统可能会(因此)拒绝委任团结党和伊党(党员)成为行政议员、市议员和村长。”

阿都拉曼达兰表示,国盟不应对此有所忧虑,因为巫统已准备将这项细节列入书面协议中。

团结党欲择定首长人选

此外,他透露,国盟还要求,要由团结党来决定巫统的首长人选。

阿都拉曼达兰表示,巫统无法接受这两项条件。

“我们(的首长)来自巫统,就让巫统来决定谁是马六甲首长人选。”

阿都拉曼达兰(Abdul Rahman Dahlan)也透露,土著团结党和伊党代表还曾在其中一次谈判中,在会议结束前即离开会议室。

“他们走出去,留下巫统独自在会议室里。”

他补充,哪怕那次会议是由首相依斯迈亲自主持,团结党和伊党代表却依然如此。

“我看见那些代表没有尊重主持会议的首相,起身直接离开会议室,哪怕会议还没结束。”

否认国阵有人要当大哥

数日前,阿末三苏里曾声称,国阵不愿和国盟达成议席分配协议,是因为特定人士想要成为大哥(Abang Long)。

昨晚,阿末三苏里再次提起此事,认为只要那些人物没有从中作梗,伊党就能和巫统重修旧好。

阿都拉曼达兰今天驳斥阿末三苏里的指控,并指其说法不符事实。

他认为,团结党要求巫统不得上阵过多席位,这是巫统无法接受的。

“巫统不认同那样的议席谈判方式,即只拿马来议席,然后一分为二,一部份给国阵,一部份给国盟。”

“这是无法接受的公式。我认为,这否定了可能赢得那些议席的最佳方式。”

应该按照势力分配议席

阿都拉曼达兰认为,理应依据国阵与国盟各自的实力分配议席。

他表示,道理很明显,因为国盟也是依据这个方式,在其成员党间分配议席。

“团结党竞选15席,伊党只获得8席。这意味着团结党竞选的席位比伊党多一倍。所以也没有平均分配议席(这回事)。”

“为什么给巫统开出的条件,是巫统必须与国盟竞选差不多相同的议席,哪怕所有人都承认巫统的助选团、会员和区部,远比其他政党强大?”

国阵与国盟分别出战马六甲28个议席,其中有23个是重叠的议席,巫统对垒团结党有12个议席。巫统对垒伊党有7个议席。马华对垒民政党有4个议席。

马六甲州选将在明天投票。



国阵应该乘胜追击,末哈山建议首相尽早大选

Nov 21, 2021 10:05 PM  更新: 10:47 PM

随着国阵在甲州选狂胜,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建议首相依斯迈乘胜追击,近期内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寻求人民的委托。

莫哈末哈山也是国阵署理主席兼甲州选选举主任。

《马新社》今天引述他说,根据人民目前的情绪,近期举行大选对国阵最有利。

他补充,随着国阵昨天赢得甲州选举,他已经向首相传达这项讯息。

“我昨天跟首相谈过,我们得考虑提早举行第15届大选。但喜欢与否,我们需等至明年7月,因为跨党派合作协议(设下的期限)是到那个时侯。”

“尽管如此,我们也说不准,因为很多人在马六甲惨败……不确定他们会否撤销(协议),因为在政治上什么都可能发生。”

“每天的动态都在变化,非一成不变。因此,取决于国阵和巫统的检讨。”

他是今天为国民团结协会(PerSoNa)的常年大会主持开幕后,如此表示。

仍愿意与伊党合作

另一方面,莫哈末哈山形容,国阵在甲州选的胜利是人民的决定,他们传达了一个明确的讯号,即要求一个稳定及能维护国州福祉与繁荣的政府。

“这是我解读到的讯号。我对胜利感到庆幸,但这是给国阵的郑重委托,要马六甲州政府奉行良好施政。”

“我希望,这也是全国的情绪。我要感激所有马六甲人和选民对我们的信任。”

根据莫哈末哈山,国阵将在周一针对甲州选召开检讨会议,而巫统仍然愿意继续通过国民和谐与伊党合作。

国阵在甲州选中赢得28个州议席中的21席,希盟和国盟只分别赢获5席和2席。



卜艾劝伊党回头是岸,提醒慎选政治盟友

Nov 21, 2021 3:11 PM  更新: 3:31 PM

随着国阵在马六甲州选大赢后,巫统最高理事卜艾奉劝伊斯兰党“回头是岸”,并谨慎挑选政治盟友。

他是今天在面子书回应,伊党万捷国会议员聂阿都(Nik Mohamad Abduh Nik Abdul Aziz)的贴文时,如此表示。

卜艾(Mohd Puad Zarkashi)认同聂阿都所言,即国阵需感恩,别因为胜利而骄傲。

但他表示,伊党也必须更有耐心。

“要找政治盟友,而不是政治伙伴。伙伴只会考虑到好处。一旦亏损,他就会逃跑而抛下伙伴。”

慕尤丁调侃伊党?

“照理说,巫统和伊党应该结为朋友。慕尤丁说,土著团结党仍然有赚,因为赢了两席。这是调侃零席的伊党吗?”

“重返伊斯兰社群的初衷吧。”

聂阿都昨天在贴文中恭贺,国民和谐(MN)盟友国阵在马六甲州选取得胜利,同时也为伊党“致哀”。

除了提醒国阵要懂得感恩,他也呼吁,伊党反躬自省和站稳立场。

马六甲州选在昨晚落幕。国阵狂胜21席,以三分二优势重新执政;而希盟与国盟则惨败,分别仅赢得5席和两席,伊党更是全军覆没。



伊青自夸甲州选表现佳,巫青反讥原本可赢3席

Nov 22, 2021 4:47 PM  更新: 4:47 PM

伊青团团长阿末法德里声称,该党在甲州选的表现可圈可点。唯巫青团团长阿斯拉夫提醒,全军覆没的伊党若接受与巫统并肩作战的献议,肯定可赢得3个州议席。

他点出,伊党甚至可在武吉加迪州席(Bukit Katil )击败诚信党的候选人。

“要是伊党接受巫统之前的邀约,肯定能轻易在3个州选区有代表,包括巫统一早就献出的武吉加迪州席,以让伊党击败他们的宿敌诚信党。”

他是今天在面子书撰文,回应伊青团团长阿末法德里(Ahmad Fadhli Shaari)的声明。

声称可威胁国阵强区

《马来西亚前锋报》引述阿末法德里说,国盟成功赢取2个原属国阵和行动党的州席,并在数个马来议席的得票排名第二。

他也点出,伊党只以微差的79票输掉实甘(Serkam)州席,而除了鲁容(Duyong)州席,该党在所有议席的得票都增加,尽管投票率下降。

“这预示了伊党和国盟在国阵堡垒区的能力,而不容所有政党小觑。”

针对此,阿斯拉夫奉劝,阿末法德里没必要傲慢地恫言,威胁国阵的堡垒区。

“再说,伊党不是反复说要对抗行动党和希盟吗?类似的声明令我们混淆,谁才是伊党的真正敌人?”

国阵在刚落幕的马六甲州选赢得28个州席中的21席,希盟5席,国盟2席。共有三个政党全军覆没,即公正党、伊党与民政党捧蛋而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12-5 10:0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